創作內容

30 GP

【試閱】千年樹的輪轉之詩

作者:錯字女王月亮熊│2016-11-13 13:06:01│贊助:60│人氣:1217

★高冷系少女,與神木系父親(偽)的新感覺養育系!
★現代魔法師隱居於都市叢林的生存之道,就靠這根木頭了!


建議搭配音樂ヽ(✿゚▽゚)ノ

ChapterⅠ 被復活的魔法杖

  
  
  「無名的魔法啊,請聽從我的召喚……」
  
  ──!

  當我的意識恢復過來時,首先感受到的是「沉重」。
  緊接著,「痛楚」、「窒息」、「無力」、「動彈不得」、「疲累」……各式各樣的奇異感受從四面八方而來,麻痺了我的思考。
  
  「你將擁有肉身,將從地上而起,將遵從我的旨意。」
  那道陌生的聲音仍然持續著。
  
  我深吸了一口氣,發現體內還有一個陌生的東西,劇烈地向我宣示它的存在──
  那個名為「心臟」的物體。

  ……這是怎麼回事?好像有哪裡不大對勁。
  我不應該擁有這麼奇怪的東西吧?

  「我在此正式起誓──無名的魔法啊,我將賜予你魂魄之源。」

  等等,這個吵鬧不停的聲音到底是誰?
  到底是誰一直在講話──
  
  「從今而後,你的名字是……」
  
  所──以──說──

  「這 到 底 是 怎 麼 回 事 啊 啊 啊 啊──!」
  
  我猛然睜開雙眼、嘴巴張大、渾身冷汗地從地上彈坐而起。
  或許是我的反應太過激烈,坐在我面前的嬌小生物也瞪大眼睛,驚訝地與我對視。
  
  「那個,我還沒完成儀式……」
  「這是怎麼回事啊啊啊啊──!」
  
  「你坐好,我先完成……」
  「這是怎麼回事啊啊啊啊──!」
  
  「乖,冷靜,我……」
  「這是怎麼回──」
  
  那個生物突然用手中的木杖,往我頭頂重重敲下去。
  
  「冷靜!」
  「……是。」
  
  與那柔弱外表不符的凶猛力道完全讓我聽話了。
  定神一看,我才發現那是一名人類少女。在明亮的光線下,除了嬌小的身材之外,她還有著一頭接近亮銀的淡金色長髮,雙眼是透澈的淺藍,以及粉白無瑕的稚嫩臉龐。
  
  再往周圍看去,我們似乎身處於一個狹窄的房間內,坐在柔軟的深色地毯上,四周則擺放著桌椅與書櫃,滿滿的書堆超出櫃子所可以負荷的數量,只能四散在地,勉強擠出足以容納我們的空間。
  
  「如果你不介意,可以等我完成魔法儀式之後再來發問嗎?」
  少女面無表情地說著,將手中的木杖指向我。
  
  隱隱感受到一陣威嚇的我只好安靜下來。

  「很好──無名的魔法啊,我乃魔法師東罌,將賜予你一切魂魄之源。從今而後,你的名字就叫──泡泡餅乾人。儀式結束,你將成為聽從我命令的奴僕。以上。」
  
  「…………」
  「我准許你說話,泡泡餅乾人。」
  
  「我不想叫那個名字。」
  聽見我的反駁,少女停頓了幾秒,然後低頭看向手邊攤開的魔法書。
  
  「奇怪,按照書裡寫的反應不該是這樣啊……將魔力濃縮之後放進屍體中,並賦予其姓名,便能取得屍體的操作權,維持最低限度的活動……但屍體不會擁有自我意識,也不會思考。照理來說應該要這樣才對啊,怎麼會嫌棄我取的名字……?」
  
  哦……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我終於明白發生在我身上的是什麼事了。

  「妳叫東罌,是個魔法師。」
  聞言,她微微抬頭,有些彆扭地皺起眉頭。

  「嗯。」
  「我想妳應該是施法失敗了吧。」
  「──!」
  
  這句話彷彿讓她遭受了莫大的打擊,少女的雙肩迅速拱起,露出驚訝的眼神瞪著我。
  忽然間,她手上的魔法書炸開了。
  紙頁與書皮四射散落,充滿攻擊性地在房間內飛揚。
  
  「你的意思是說──」
  伴隨著她冰冷的音調,我身旁的書堆也跟著炸了開來。
  
  「我不斷凝聚魔力,製造了你,還替你起了名字──」
  轟!轟!轟!以我們兩人身旁為起點,一疊疊的書堆不斷在房內炸裂。
  
  「努力研究並學習書上的魔法,結果換來的卻是個嫌棄我的取名方式,甚至還用施法失敗──這個絕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的字眼──來形容我的愚蠢魔偶嗎?」
  
  就在她說完這些話的同時,整個房間已經被捲起的發黃紙張包圍起來,像颶風般在我們的頭頂飛舞。
  
  「嗚啊……等等,我不是魔偶!」
  我低頭閃過那些紙片,然後像是想起什麼似的,連忙在口袋翻找出一根木杖……不,應該說是稱之為「魔杖」的存在,接著再度扯開嗓子大喊:
  「我不是什麼魔偶──我是這把『魔杖』啊!
  
  唰!
  在空中繼續被撕裂的碎紙停止飛揚,如雪片般撒落在我們兩人之間。
  少女仍然驚訝地看著我,但情緒顯然已經平靜下來。
  
  「你說你是什麼?」
  少女放下手中那根圓滑、筆直、樸素得沒有半點個性的杏木魔杖。
  而我手裡的魔杖造型完全不同,是表面經過打磨、杖體微微不規則彎曲、呈現圓潤灰白色澤的麻櫟樹魔杖。
  
  「就跟妳手裡的工具一樣,我生前……應該說在變成這副模樣之前,我是這具屍體所使用的魔杖──接受使用者的魔力,在杖體內重新組合,並將各種法術展現出來的魔法道具。」
  
  我微笑起來,試圖展現善意,好讓眼前的少女放下戒心。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你一直以魔杖的姿態生存著?」
  「對。不過在成為魔杖之前,我是一棵樹。」
  
  「樹……怎麼可能?照理說不會有這種事……等等,文獻研究似乎曾經提過──」
  東罌發出低吟,連續變換了好幾個沉思的姿勢,不時緊皺眉頭,好一會才緩緩說道:
  「泡泡餅乾人,稍等,讓我先釐清一下狀況。」
  
  「……我真的不喜歡那個名字。」
  「那你有自己的名字嗎?」
  
  我迅速思考了一下,卻翻找不出任何關於自己姓名的記憶。
  「沒有。」
  
  「那麼我就暫時叫你泡泡餅乾人。泡泡餅乾人,不管你之前是什麼東西,總之讓我先說明一下這具屍體──這個男人呢,因為某種原因死在房間內,被我發現了。」
  東罌一邊說著,一邊伸出雙手在我面前比劃。

  我想了一下,才明白她口中的「男人的身體」,指的就是我現在所使用的肉體。
  「這男人不會是被妳殺死的吧?」

  「很遺憾的,不是。他大概是在進行魔法實驗時,不小心摧毀了自己的靈魂吧──是具才剛死去,還很新鮮的屍體── 一般來說,看見屍體的我應該要先報警,但是誠如你所見,我也是個魔法師。」

  她突然拍拍自己的胸口。我困惑地偏著頭,不明白其中有什麼關聯性。

  「聽不懂嗎?也是,畢竟你的腦袋只有泡泡餅乾等級。」
  「泡泡餅乾到底是……」

  「聽好了,我既然身為魔法師,看見可以利用的研究機會,當然沒有理由放過吧?就跟在路上看見別人丟棄的垃圾,想要撿回家去回收再利用是一樣的意思。」
  「所以妳想將屍體納為己有……」

  「是的,無論是拿來進行實驗、做成聽命於人的魔偶,或是運用在其他層面上都很方便。」
  「所以妳……對我施展了……」
  
  她沉默了幾秒,隨即挺起胸口,神情不露半點罪惡或歉疚。

  「是的。我濃縮了這個空間內可得的魔力,灌注進屍體裡,想將你變成能夠隨我操控的魔偶。大概就是在這個時候──把屍體口袋內的魔杖……嗯,也就是你的意識──一併灌注到屍體裡頭了吧。」
  
  「這種事很常發生嗎?」
  「從來沒聽過這種事,我只是胡亂猜測,順便藉機跟你對話而已。」

  「…………」
  「依照剛才對話的內容來看,你的反應怎麼看都不像是樹木會有的吧?」

  「植物同樣是有感受的,也會思考,並不是非得會說話才代表我們具備知識。」
  「唔……是這樣嗎?確實是有文獻提過樹木擁有靈魂的說法……」

  「所以我是樹木、是這把魔杖,請妳務必相信我!」
  「哦?」

  她突然伸手過來,對我的臉又捏又揉,疼痛的感覺讓我忍不住想閃躲。
  「痛痛痛……放手!」
  「這樣的話更好了。」

  「咦……」
  「身為樹木,你不但具有好惡與情緒,甚至擁有豐富的知識,能正常地思考及對談,和一般的人類沒什麼兩樣──這難道不值得研究嗎?」
  「呃……?」
  
  我突然背脊一寒。
  因為東罌的表情不再顯得抗拒,而是微微偏過頭,雙眼看起來有些失焦。

  「根據靈魂學數百年來的研究,魔法師從來無法領略靈魂轉移與複製的技術,而我今天不但把靈魂成功放進屍體裡,而且還是樹木的靈魂!沒想到我只是想做個魔偶,卻意外挖掘到更大的驚喜,這絕對不能錯過……」
  
  我悄然湊近少女,才發現她嘴裡正喃喃念著魔法理論與公式,完全沉浸在計算的思緒當中,雙頰甚至浮現興奮的紅暈,指尖也貼在臉上,輕微顫抖著。
  
  魔法的過去、魔法的未來……她的思緒似乎盡是充斥著這些念頭。
  雖然我不太瞭解狀況,但總覺得那應該不是什麼好事。
  
  「魔法師人類,既然妳已經知道真相了,我們可以……就此告別了嗎?」

  我緊張地說。沒想到她抬起頭,以銳利眼神謹慎地掃視我的全身。
  看到她露出這種眼神,我立刻瞭解自己的處境了。
  
  「這怎麼行呢?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她隨即露出了奇特的微笑──我頓時明白少女所說的「看見可以利用的研究機會,當然沒有理由放過吧」是什麼意思──東罌此刻的表情,充分詮釋了這句話的含意。
  
  「呃,妳的意思是說……」
  「總之先從名字開始,讓我們好好認識彼此吧。既然你不喜歡『泡泡餅乾人』這種稱呼,不如自己取個名怎麼樣?畢竟沒有名字會很難溝通。」
  
  「但我只是支麻櫟樹魔杖──」
  「哦,『麻櫟』是嗎?也行,念起來挺順口的。你稱呼我東罌就行了。」
  
  「…………」
  少女就這樣無視我的意願,逕自達成了協議。
  
  「反正你也沒有別的地方可以去嘛,不如我們各退一步,我先教你學習如何以人類的身體生活,正好也能藉機觀察你的行動,絕對不會傷害你。」
  「讓、讓我想一下……」
  
  這樣真的好嗎?我突然要開始以人類的姿態生活了?
  正當我感到一陣混亂時,心跳卻突然因為東罌在此時露出的表情而漏了一拍。
  她直直地朝我望來,強烈的意念與悲傷讓那雙眼睛盈滿純粹,彷彿能直接穿透我的內心、用那片湛藍勾住我的靈魂。
  
  「就這麼約定了。麻櫟,今後請多多指教。」

  擁有用那樣眼神的她,或許是因為太奇特了吧?我竟然對這句話毫無抵抗能力。
  「……好。」

  「很好!那你先起來吧,別一直在地上坐著,何況這裡需要好好地整理一番。」
  聽到東罌這麼說,我立刻困惑地動了動指尖,又動了動腳趾。

  「東罌,我不知道該怎麼『起來』。」
  「咦?」

  她先是一愣,隨後才發現我自從坐起來後,就一直維持著同樣的姿勢,沒有變換過。

  東罌嘆了一口氣,喃喃說道:
  「看來在正式研究之前,得先從『做人』開始教起呢……」

  少女朝我伸出了手。
  
  §
  
  記得打從擁有意識以來,我就只是棵普通的麻櫟樹。

  跟其他樹一樣行光合作用、靠土地與雨水生長、用根莖與枝葉去探觸這個世界。即使沒有人類的五感,但我仍能以自己的方式理解這片土地,以及世界運行的方式。
  千年歲月不知不覺地流逝。成長為一棵巨大古樹的我,每天努力伸長枝幹、占領更大的面積接收陽光,地底下的根也深長得足以奪走其他幼樹的養分──奪走其他同類的性命,同時也賦予許多生物更廣大的生存空間──這樣的我,幾乎可以說是森林界的霸主。

  正當我覺得自己強大無比、孤傲自恃地生存著時──
  
  我被人類攔腰砍下了。
  
  還來不及感到諷刺,我就被人類精製成名為「魔杖」的道具,從一棵供養生命體系的巨大麻櫟樹,淪為人類施法用的工具。
  我開始跟在人類身邊,正式接觸他們的生活,以及由他們打造的世界,甚至瞭解他們使用的語言。
  但那並不代表我能馬上習慣人類的肉體。
  比方說……
  
  「──聽好了,你先抓住我的肩膀,聽見我的口令之後,將左腳往前抬。」
  在第十五次嘗試起身失敗後,東罌再也看不下去,只好親自將我扶起來,教我人類移動時的正確方式。
  
  「呃、呃?左?左腳是這隻?」
  「對,就是那邊,把你的腳抬起來……對,就是這樣。還有,別擅自移動你的手,如果摸到不該摸的地方,我可是會用魔杖捅穿你的身體哦。」
  
  「嗚……人類的身體未免太不方便了吧!」
  我忍不住抱怨起來,伸手貼向她的肩膀。
  
  沒想到肩膀的觸感比想像中柔軟,隆起的部位完全無法讓我穩穩扶住。
  情急之下,我只好用指尖施力捏緊──
  砰!東罌用魔杖將我揍倒在地。

  「才剛警告完就來揉我的胸部,你是故意的嗎?變態!」
  「對不起,我以為那裡是可以握住的部位!哇啊啊啊痛痛痛────」
  「你看我的身體像是拐杖還是扶手嗎?」
  她的眼中隱隱燃起殺意,用魔杖戳刺我的腦門。
  「好痛!我可以用爬的就好嗎?」
  「當然不行。快點,你只要踏出這步就行了。」
  
  東罌憤怒地不斷催促,我只好努力以她為支撐點,試圖站起身來。沒想到腳步一個歪斜,我再度跌到地上,這回還華麗地翻了個滾。
  儘管理論懂是懂了,然而實際做過之後才發現,理想與現實果然有著天壤之別。
  不知道跌了幾跤之後,我總算學會如何站穩身體。雖然四肢感覺相當緊繃,不過視野變得更寬闊了,周圍的事物似乎也看得更加清楚。
  
  「麻櫟,你知道嗎?人類的『行走』,其實是持續重複著將身體向前傾、踏出步伐穩住上半身的動作,嚴格說起來並不安全,甚至十分容易中心不穩,可以說是建立在『跌倒』的前提上,來維持『前進』的。」
  「……為什麼人類要將自己置於危險之中呢?」
  
  「因為不這樣做就無法前進,這大概就是我們的生存方式吧?順帶一提,在家裡走動時最好穿著鞋子,會比較安全。」
  「鞋子?你說這個嗎?」
  
  低頭一看,我才注意到自己的腳上也穿著所謂的鞋子,材質是皮革,造型有些復古。除此之外,我的身上還穿著一件長大衣,裡頭套了件白襯衫,下半身則穿著透氣的深棕色長褲。
  東罌的打扮與我的風格差異很大。她穿著淺褐色背心裙與白色長袖襯衫,纖細的雙腿套著長筒靴,模樣看起來既甜美又充滿氣質,很難想像這樣看似文靜的少女,下手竟然會那麼毒辣。
  
  「看來你懂的知識還不少嘛。也就是說,身為魔杖時的你仍然保有意識嗎?」
  「嗯,這點其實連我自己也很意外。」
  
  「意外?」
  「還是一棵樹木時,我是透過樹根感受外界的;但成為魔杖之後,一旦魔法師握著我,我就能接收到他腦中的訊息,即使是相當瑣碎的基礎知識都會傳入我的意識之中,所以我才有辦法和妳交談。」
  
  「哦?還有其他的嗎?像是使用者的情緒、記憶之類的?」
  「唔……抱歉,完全沒有。」
  
  東罌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這樣啊。」
  「對了,妳能想辦法讓我回到魔杖裡,或是樹木裡嗎?人類的肉體真的很不容易操縱耶,動作太多太複雜了!」
  「你說得倒簡單,要知道,這世上還沒有任何一個法師能將靈魂成功寄放在物品裡。」
  「但妳不就把我放進人類的肉體裡了嗎?」
  「……你的存在說起來應該算是個意外。先把魔杖交給我吧,我來研究看看能怎麼幫助你。」
  「好的!」
  
  我伸手在褲子口袋掏摸,然後交出半截魔杖──等等,半截?
  
  「──啊!」
  我和東罌同時叫出聲來。
  
  不會吧!我斷掉……不對,是魔杖斷掉了!
  似乎是因為剛剛跌倒太多次,放在口袋的魔杖就這樣被我坐斷了!
  
  「你在搞什麼啊?竟然把自己的身體弄斷了!」
  「完了!這下該怎麼辦?」

  東罌匆匆在地上找到另外半截魔杖,隨即卻搖搖頭,將魔杖收了起來。
  「不行了,它已經是普通的木頭,就算你成功回到其中,也很可能無法維持意識。」
  「怎麼會這樣……」
  「麻櫟,魔杖一旦斷掉就無法修復,畢竟裡頭引導魔力的結構相當複雜,不是隨便黏黏就好。為了更順利地把你送回去,看來只能重新替你找棵樹或魔杖才行了。」
  
  「讓我進去妳的魔杖呢?」
  「拜託你先用腦袋想想再發言,要是你進去我的魔杖,接下來我要用什麼施法?」

  呃……也是。

  「而且,既然你保有這麼清楚的意識,普通木頭肯定無法承受,必須找到神木等級的才行。我記得身為樹的你好歹也活了上千年吧?」
  「是這樣沒錯……也就是說,我暫時只能從人類身分開始生活了嗎?」
  「沒錯。我衷心地建議你,還是快點習慣這個新身分吧。」
  
  ……看來我的神木人生一去不復返了。
  我嘆著氣,動了動這雙還不甚靈活的腳,鞋底滿是灰塵與碎屑。
  
  東罌說在家中要穿鞋,我想大概只有一個原因──我一路從房間內走出來,發現這個家中到處散落破碎的碗盤、書頁、鬧鐘、桌椅、奇怪的零件……等等殘骸。
  與其說是住家,不如說更像是垃圾場。
  
  「唉,也只能這樣了。話說回來,為什麼這個家裡到處都是垃圾?」
  「你剛剛不是也見識到了嗎?那些炸裂的書本。」
  「哦,原來這些垃圾都是妳搞出來的啊?」
  「請不要說得這麼難聽,我只不過是情緒稍微激動起來就會那樣。起初只是產生裂痕,但後來隨著年齡慢慢增長,情況越來越嚴重了,害我最近甚至連手機都沒辦法使用,真麻煩……」
  「手機?」
  「啊,家裡很少使用那些科技產品,你應該不曉得那是什麼吧。」
  「嗯,不曉得。」
  
  東罌突然雙手一拍,匆匆跑進其中一個房間,然後拿出某個薄板狀的金屬物。
  「唔……太久沒用了,灰塵積得有點多。麻櫟,聽好囉,這是筆記型電腦,如果你想學習什麼知識,只要上網查一下──」

  她口沫橫飛地說著。然而就在她掀開金屬薄板的瞬間──被稱作筆記型電腦的存在爆炸了。

  它就像是從來沒有組裝過似的,零件隨著東罌施力全數掉落在地,與地上的殘骸融為一體,連同它應有的功能性一起回歸虛無。
  我看著剩餘的外殼被東罌丟進垃圾堆。

  「妳剛剛說這個叫作……」
  「忘了它吧,麻櫟,我們到客廳去。」

  少女臉上的驚愕表情只維持了數秒。東罌馬上抬起頭,露出一抹試圖掩蓋所有意外的恐怖微笑。

  「……是。」
  於是她帶我來到客廳,讓我坐在大沙發上,面對布滿薄薄灰塵的電視機,接著脫下長靴,抱著雙腿縮在我的身旁。
  這次東罌學乖了,要我自己操作遙控器。
  電視機鮮豔的色彩與豐富的音樂立刻吸引了我。我按著按鈕,興奮地不斷轉台。
  
  「你在找什麼?」
  「這個箱子太棒了!我想找關於魔法的內容。」
  
  「……你絕對找不到的。」
  「咦?為什麼?」我驚訝地看著她。
  
  「魔法師在這個世界裡躲起來了,因為我們是不受歡迎的『現代魔法師』。」
  東罌靠在柔軟的沙發上,輕輕聳了聳肩。
  「為什麼不受歡迎?」
  
  「有很多原因──無法普及、無法輕鬆學習、無法取代科技……這麼說吧,『現代魔法』是一門藝術、是絕對孤高的存在,在全世界的七十億人口中,只有近百人能夠真正通曉並施放法術,成為了現代魔法師。」
  「沒想到人類的數量已經變得這麼多了……」

  聽見七十億這個天文數字,我頓時感到背脊一涼。

  「何況真正有在持續研究魔法的,就我所知大概不到五十人。真要說原因的話,就是停滯了。」東罌伸出手指晃動。
  「停滯?魔法不是很好用的能力嗎?」

  「魔法是人類思維的昇華、是信仰終極的真理、是介於現實與未知之間的夾縫──照理說應該是這樣的。但或許是太過超前了,對普羅大眾來說反而無法理解,就像要小孩開大車一樣,能夠駕馭的人實在太少了。」
  
  「唔……也就是說,這個時代無法擁有足夠的資源發展魔法?」
  「差不多就是這樣吧。」

  就在我們談話的同時,電視機裡突然出現了一群人,大肆拋出火球與雷電,喊著各種招式的名稱互相搏鬥。
  
  「可是妳看,不是還有人在使用魔法嗎?」
  「那是遊戲,簡單來說就是假的。」

  「假、假的!?」
  「如果想要殺人,刀槍比魔杖更好入手吧?比起下咒,直接在網路上搜尋個人資訊、加以毀謗不是更快嗎?要是想延命,憑著現在的醫療資源也不是什麼難事。正因為這個時代過於方便,魔法已經成為與娛樂密不可分的詞彙,變成氾濫卻又虛假的那一面了。」
  
  ──還真是個真假難分的世界啊。
  沒想到從成為魔杖的那刻起,我不但淪為工具,而且還是面臨失業危機的工具。
  
  結果現在卻又意外地成了人類,這算是……重新來過的機會嗎?
  不過生而為樹,我並沒有什麼特別的遺憾。至於成為魔杖的幾十年間,我只是不斷聽從魔法師的指令,讓魔力在我體內定型,施放出操作者指定的效果罷了。
  
  儘管比當樹的過程還要無趣,卻也不到「好悔恨啊」、「好想重來啊」的程度。
  但是既然成為了人類,是不是應該思考一下今後的打算?
  而且,我似乎漏了向東罌詢問一件最重要的事情。
  
  「東罌。」
  「嗯?」
  
  「我該怎麼攝取養分啊?人類應該跟樹木一樣,需要補充水分與營養吧?」
  「……你想說的是『食物』嗎?」

  「只要能夠淋在身上就行了。」
  「除了靠曬太陽來轉化成維生素D之外,人類的肌膚是無法吸收營養的。」

  「什麼?那你們是用腳吃東西的嗎?」這次我真的嚇到了。
  「……當然是用嘴巴啊。」

  「哦,我懂了,要淋在嘴巴上。」

  聽見我這麼說,東罌哀怨地伸出雙掌遮住臉龐,發出無力的呻吟:
  「呃啊啊……我來找美食節目給你看啦!看來如果不教你怎麼吃飯,你真的會餓死吧?」

  「真的,感覺要學的事好多啊,哈哈哈!」
  「別隨便附和我!討厭,我該不會還得教你怎麼洗澡吧?」

  「洗澡?雖然知道是什麼,但那是很重要的事情嗎?具體來說要怎麼做?」

  有那麼一瞬間,東罌似乎露出了非常鄙夷的眼神──但只有一瞬間──她沉下臉來,以異常堅決的聲音冷冷說道:
  「我決定了,不准你再問我這些問題。」

  「咦!」
  「明明是想抓你來做觀察與研究的,為什麼變得好像在教小孩一樣?我才不幹呢!」

  「那……我該怎麼適應人類生活?」
  「我已經想好了,明天一早我們就上街,把你丟到圖書館裡就行了。在這之前,你先去好好睡個覺,畢竟身為人就是要睡覺嘛……沒錯,讓我帶你去你的臥房吧。」

  「可是我還不想睡啊!」
  「──去 睡 覺。」

  少女用魔杖抵著我的頭。

  「是……」
  被東罌充滿威脅感的口吻嚇到,我聽話地站起來,跟著她走到臥房。

  看來她雖然聰明,但只要一提到魔法以外的話題,馬上就沒什麼耐性了。
  明明說好要教我學習人類生活的,變成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關於睡覺就簡單多了,你只要躺在床上,眼睛一閉,就會慢慢進入夢鄉囉。」
  「哦。」

  為了避免再被她用魔杖抵著頭,我決定乖乖爬上床。
  這間臥房寬闊且乾淨,傢俱很少,東西擺放得相當整齊,看不到一絲垃圾與殘骸……大概是這個身體原本使用的房間吧?至少我很確定絕對不是東罌的地盤。
  
  「現在躺好。」
  「嗯。」
  
  「對了,把鞋子脫掉,不然會弄髒床的。」
  「好……呃,我搆不到。」
  
  「那就坐起來脫了再躺回去啊。竟然連這點都想不到,真是個笨蛋。」
  「……妳確定要對一棵才剛體驗半天人類生活的樹如此刁難嗎?」
  
  「哼!你可以躺回去了。很好,就是這樣,維持八個小時就行了。我會從旁觀察你入睡的模樣,你盡可能放輕鬆,當作我人不在這裡、也不曾嘲笑過你,這樣想就好。」
  
  為什麼有種被敷衍的感覺?她一定是想省麻煩才會叫我睡覺的,一定是。
  不過話又說回來,曾經身為魔杖的我,要發呆個半天一天並非難事。
  比起睡覺、吃飯與洗澡,倒是有件不曉得該不該問的事,數度哽在我的喉嚨,隨著時間流逝又吞了回去,遲遲開不了口。或許現在是個好時機?
  
  「東罌,我有問題。」
  「睡覺時不准講話與提問……啊,但是跟魔法有關的可以。」
  
  ……果然,這才是她要我「睡覺」的真正目的吧。

  「那我問囉──這具屍體跟妳的關係是什麼?」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少女沒有回答。

  燈關了。

  
  東罌坐在床旁的椅子上蹺著腳。由於光線昏暗,我的眼角餘光無法捕捉她臉上的表情,只能聽見她淺淺的呼吸,以及在開口的瞬間,彷彿要窒息一般的吸氣聲──
  
  「看來你果然不是我認識的人的靈魂呢……」
  「我早就說過了吧,我是樹。」
  
  「我知道,但我不相信你──直到現在你問了我這個問題。」
  我這才回想起,今天一整天她的魔杖都沒有放下,像是在警戒似的一直對著我。
  
  「……所以這具屍體是?」
  「他原本是我父親。」
  
  「父親?」
  「想像一下大果樹的果實落到地上後,在大果樹旁長出小果樹……就是那樣的關係。」
  
  「那肯定是很重要的關係吧?」
  「不,我只是領養來的,就像大果樹旁突然長了株茶樹那樣突兀。」
  
  「所以妳父親的死不重要嗎?」
  「我不在乎,看我想把屍體做成魔偶就知道了。」
  
  她的口氣相當平淡,甚至有種奇怪的透明感。
  
  「不是不重要,而是不在乎?」
  「這跟魔法的話題沒有關係,你要是再追問下去的話,我是不會回應的。」
  
  「那我想──」
  「晚安,麻櫟。」
  
  「……哦。」
  
  命令般的語氣逼我閉上雙眼。我反覆回味東罌剛剛說那些話時的語氣,腦中浮現出果實落地、長出小樹的畫面,也試著想像坐在我身旁的她……

  夜色籠罩著小小的身影,瞳孔映著點點星光,但我仍然無法想像她此刻的表情。
  
  她在哭嗎?我好像聽見她啜泣的聲音。
  我很想出聲確認,卻又害怕被她責罵,只好默默地聽著。
  
  我閉上雙眼,假裝熟睡,直到倦意確實襲來,讓我陷入深沉的黑暗為止。
  
  
  
  東罌說得沒錯,睡覺確實是很簡單的事情……
  
  是入睡前的清醒太難熬了。
  
  
 


 

【後記】

出書後內文還會再微調一點點。
因為紙本稿時我也修了不少細節(詳見修稿日記
雖然可能比對不出來XD,總之只是提醒下。

在寫這本的時候又經歷了些事情,所以......我大概也無法客觀看待這本書。
總之,那些小小的願望、小小的孤寂、小小的聲音。

如果某天能傳達到就好了。

謝謝大家。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8392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角川輕小說|千年樹的輪轉之詩|月亮熊|這次一樣有合法蘿莉|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留言共 13 篇留言

快來拍打餵食OwO
期待!!

11-13 13:07

錯字女王月亮熊
謝謝^^
希望喜歡~11-13 13:10
竊笑的貓
世界觀可能是NO胖(X

11-13 13:08

錯字女王月亮熊
我上一本書的封面也是NO胖,我已經快習慣了XDDDD11-13 13:09
小羊,喪失一半ed
閱讀這篇文章,好像跟泰森、阿里等傳世拳王對擂!
原來這就是職業重量級拳王的力量嗎! (鼻青臉腫

11-13 13:09

錯字女王月亮熊
[e40]沒那麼誇張啦!謝謝留言~11-13 13:44
芽豆靈
從樹生變杖生再變成人生XDDDDD

11-13 13:22

錯字女王月亮熊
FOR LIVING (LOL)11-13 13:41
天樞D奧古斯特布麗
奴哦!!!!!!(意義不明)

11-13 13:33

天樞D奧古斯特布麗
這次的比硬不行感覺更有趣的說!

11-13 13:34

錯字女王月亮熊
能讓老朋友有這種想法,就是我最大的安慰了^^11-13 13:43
困困困
好看耶~

11-13 22:51

困困困
幾號開始賣啊?

11-13 22:56

錯字女王月亮熊
謝謝困困!11/28開賣^^11-14 11:09
天樞D奧古斯特布麗
我下午人在外頭,所以用手機只能打短短一行

首先,我個人認為熊姐在輕小說文字的掌控上更熟練了,其實硬不行裡頭有不少段落會讓我覺得很煩躁(抱歉我這麼說,但是我覺的熊姐應該比較想聽真話)

然而這些讓人覺得煩躁的語句到了千年樹之後,已經婉轉而且收斂了許多,應該說是更自然了。

到時後一定要買一本來支持ˋWˊ!!!

11-13 22:58

錯字女王月亮熊
的確,《硬不行》有很多地方沒有掌控好,
所以這次嘗試改變其實讓我非常擔心沒做好(抹汗),或是讓人覺得不夠輕,但我是以「至少不能連老讀者都不喜歡」為原則去改變筆法的!
看到老友願意說真話,意義非凡。11-14 11:13
錯字女王月亮熊
再次感謝啾吱!11-14 11:15
阿欷
看完大概只有泡泡餅乾人有留在腦袋裡(幹

11-14 10:00

錯字女王月亮熊
何等優秀的取名11-14 10:13
久遠燈火 長天無垠
想到≪哈利波特≫(年齡自爆?)……
從養父>小孩的轉變,雖然還是同具身體,但「內在」完全不同。

11-14 14:18

久遠燈火 長天無垠
附:「人類是在重複『跌倒』的前提下不斷『前進』。」
感覺超有深意的,或是說哲學?

11-14 14:18

SLAND
一棵麻櫟樹可以做幾根魔杖?

11-14 16:21

錯字女王月亮熊
目前做了(消音)根XD
所以(消音),之後會(消音)XD11-14 17:0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0喜歡★shiungk200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梓繪】錯字女王王王ㄨㄤ... 後一篇:【漫畫】ChapterⅠ...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 ① 奇幻創作系列 ╮ (0)
尋龍手誌 (21)
藏神鄉 (22)
岡堤亞的傷醫 (8)
渡鴉之末 (26)
芬布爾之夢 (5)
長夢 (3)

╭ ② 病態愛系列  ╮ (0)
我將她囚禁的那段時間 (10)
斯德哥爾摩情人 (12)

╭ ③ 短篇創作系列 ╮ (0)
愛情&青春短篇小說 (13)
醫療&社會短篇小說 (9)
奇幻&科幻短篇小說 (8)
其他同人、綜合小說 (17)
噗浪角色扮演企劃 (2)
寫作心得分享 (61)

╭ ④ 暴雪同人專區 ╮ (0)
[WOW]就讓青銅龍拆散你全家 (5)
[WOW]我們是快樂的天譴軍 (15)
[WOW]已宰的羔羊 (46)
[WOW]existence (22)
[WOW]從未回去 (5)
[WOW]艾澤拉斯賞景誌 (4)
[WOW]綜合短篇集 (10)

╭ ⑤ 其他創作  ╮ (0)
【阿熊繪】不畫的漫畫家 (85)
【梓梓繪】我有蘿莉魂我超強 (14)
【詩】原來我會寫新詩 (16)
【攝影】iphone萬歲! (38)
【書蟲】偶爾唸唸書的心得 (29)
【影音】電影心得、音樂歌單 (25)
【遊戲】玩得不三不四但就是很愛 (27)

╭ ⑥ 公會、合作  ╮ (0)
【塔客協會】創作交流公會 (31)
【夜暮之曲】RPG公會 (2)
【Cyber嚴選】網路小說電子報 (1)
【錯字王國】奇幻推廣粉絲團 (5)
【ѡ✦魔女茶宴】 (1)
【HGWS】 (1)
【出版】我才不是台灣角川原創小說作者 (86)

╭ ⑦無人知曉的秘密 ╮ (0)
【夢日記】偶爾發病的日記 (12)

未分類 (396)

Finale8763發財之刃
發財之花讓我發財啊啊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