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4 GP

第四章124B『在鏡中映出的妳』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1-13 02:40:40│贊助:132│人氣:9031


和從鏡子中看著這裡的魔女面對著面,愛蜜莉雅吐出了一口氣。
全身僅有白色和黑色兩個顏色的『貪婪魔女』艾姬多娜。
在這個能夠再現出自己的房間的夢中世界裡找到艾姬多娜,愛蜜莉雅真實的感受到了這裡真的是由自己的腦袋所萌生出來的場所。
在森林裡一直和平地,安穩地過著日子的,溫暖的世界。
福爾圖娜、修斯、阿奇,森林裡的大家相互歡笑著生活著的世界。
「可是,那樣的世界不管在哪裡都是沒有的吧……」
「這是肯定的。這裡是憑藉著妳的記憶和願望為原型而製作出來的暫時的世界。只是,司掌著『試煉』術式的世界構築力是超越人類智慧的。在這裡活著的人們,就像是扣錯了紐扣一樣細微的差異一樣,就像是和真的一樣活著的樣子喲」
愛蜜莉雅才剛剛回想起的,凍結著的艾力歐爾大森林的日常。
要是那天的災難沒有發生,森林能夠持續享受著安穩的日常的話,就能夠迎接像今天一樣的,大家都在笑著的一天了嗎。
福爾圖娜和修斯那和睦地靠著桌子相鄰而坐的樣子歷歷在目。
那是年幼的愛蜜莉雅最後的,然後也是現在記憶甦醒了的愛蜜莉雅的,打從心裡祈願著想要見到的光景。
「看到了不可能發生的現在,就沒有想過就這樣沉溺於這個世界嗎?」
像是窺視著愛蜜莉雅的內心一樣,艾姬多娜投以甜蜜的誘惑。
艾姬多娜以不變的聲音,眼神冷淡地凝視著將頭抬了起來的愛蜜莉雅。她梳著自己那像雪一樣白的頭髮,梳到了後背。
「母親還有,她的丈夫。看著兩人幸福的樣子,就沒有期望過一直保持著那個樣子嗎?難道沒有夢見森林裡的居民的樣子,親暱對待自己的朋友的態度,想著令人感到欣慰的東西生活著之類的嗎」
「……妳想要,說什麼」
「單純的嫉妒之類的而已喲。把我給找到這件事,也就是說妳對於這個世界的情景已經找到了答案。我已經明白了那份答案就是比起夢,妳選擇了現實,這種無聊的事情。反正比起隨著看到的結果逐流,想著不如留下一丁點自己的痕跡也好呢。」
「────」
「比起母親或者親近的人們的幸福,選擇了迎接她們那不幸的結局這份現實。結果來看,『試煉』的結果就是,妳終究是比起什麼都將自己的優先度擺在第一位的卑鄙的女人。」
艾姬多娜那辛辣的批判像是尖銳的槍一樣刺痛著愛蜜莉雅的內心。
聽著像是可以感到疼痛的錯覺一般的話語的利刃,明明不是真的被刀刃給刺了下去,愛蜜莉雅還是按著胸口,不經意地踉蹌著後退了一步。
面對著愛蜜莉雅這樣的反應,艾姬多娜那漂亮的鼻子發出了小小的聲響。
「有所自覺比起什麼都好。事實上,『試煉』不會連挑戰者的性格都考慮進去。只要是擁有資格的人,不論性格有著什麼樣的缺陷,像是利己主義或是自我中心都會平等地接納。放心吧。妳的目的,不久就會達成」
「朝著非常心痛的點……刺了過來了呢。妳不論對誰都是這樣的感覺嗎?」
「怎麼可能」
聽著愛蜜莉雅痛苦的發言,艾姬多娜聳了聳肩。
「我會保持惡意對待的人,這個世界上就只有妳和另外兩人了」
「全世界只有三人被選上還真是完全高興不起來。……我,不記得有說過什麼會被妳那樣討厭的話啊」
「不用擺出那麼不安的表情也沒關係喲。我討厭妳這件事,和妳是半妖精這件事沒有關係。出身的是非之類的並不是問題所在。和血統或是資質沒有關,我只是純粹的討厭妳而已。……不,這樣說也不能算是完全正確嗎」
「────?」
察覺到了後半段發言的違和之處,艾姬多娜將頭垂了下來。像是思考著什麼的樣子的魔女皺起了眉頭,愛蜜莉雅微微地搖了搖頭。
就這樣一直被那樣說著,就這樣厚著臉皮回去什麼的做不到。
更何況,艾姬多娜的話語中有著很多不得不去否定的部分。並不是為了愛蜜莉雅自己,而是為了森林裡的大家的聲譽。
「我覺得妳討厭我這件事也是沒有辦法的。我也非常明白喜歡全部人是很困難的。因為被很多人這樣說了,討厭什麼的」
「那麼,不是非常清楚隱藏在森林裡更加好不是嗎?」
「那樣是不行的。剛剛的『試煉』裡應該也有說過了。我,要將森林冷凍起來的冰給溶解掉救出大家。然後,抬起胸膛告訴大家,世界已經變成適合我們居住的地方了」
「適合居住,還真是說出了大膽的妄言呢。至今為止種族之間的差別意識還是很大,人們的心理並不會輕易接受和自己不相同的存在。正因為如此,『聖域』之類的場所至今為止還沒有喪失功用。世界上,和妳所說的不同,被害者正無止盡地持續增加著。不是嗎?」
「……沒錯」
聽著艾姬多娜嚴苛的話語,愛蜜莉雅低下了頭。
愛蜜莉雅那纖細的身體,即便是現在也還記得和帕克兩人在森林裡度過的日子。即便是現在也記得被附近的村子恐懼著,被投以不少的惡意和叫罵聲的那段時間。
從艾姬多娜那毫不留情的態度裡,愛蜜莉雅回憶起了那些日子的事情。即便抱著再也不去想的心情,不論到了什麼時候,無法治療的傷痛也還是會從傷疤不斷外洩。
「不過,我想要把它變得不一樣」
「────」
就這樣帶著那份傷痛,愛蜜莉雅以強而有力的語氣反駁著艾姬多娜。
看著艾姬多娜瞇起了雙眼,愛蜜莉雅咬著嘴唇將力量注入雙眼。
「和別人不一樣這種事情,有時候,會產生強烈的不認同感呢。數量的多寡也是,時不時會成為劃分被害者和加害者的原因也說不定」
「從歷史來看,這也是一直不斷重複著發生的喲。人無法接納和自己不一樣的事物。然後數量的多寡也就決定了力量的差別。多數派迫害著少數派。理解了真理,變得賢明的話又會怎麼做?將少數派集合起來,製作出一個弱者的樂園嗎?那不正是,『聖域』這場所的本質所在嗎」
「我認為……那也是選擇之一。可是,我想要選擇不一樣的道路。即使改變不了有著身為被害者或是身為加害者的人這件事,未來也不會是一樣的不是嗎?」
未來,這詞彙由愛蜜莉雅口中說出來的那個瞬間,艾姬多娜的表情凍結了。
對於愛蜜莉雅而言那就好像是,『就只有愛蜜莉雅,不想從她的口中聽到那樣的話』那樣的艾姬多娜的憤怒。可是,即便是這樣愛蜜莉雅還是繼續著。
「在王選進行時,我一定會做各種各樣的事情的。或許會承受比起以前還要嚴重的惡意或是叫罵聲也說不定。但是,我不會停下來,而是想要繼續地訴說。自己和別人的不同有什麼不行的。身邊的人和自己不同真的那麼可怕嗎什麼的」
「雖然希望妳不要讓我一直重複,但那可是真理。人是無法接納他人和自己的差別的。本質上,生物期望著別人和自己是相同的。喜歡著一樣的事物,愛著一樣的事物,憎恨著一樣的事物,討厭著一樣的事物────對於這樣的事情感到安心,對於能夠理解的事物抱有愛。妳的主張是不可能的。作為弱者的妄言」
「那樣的,只是停止思考不是嗎!真難看!」
「難,看……?」
聽著將聲音提高的愛蜜莉雅的話,艾姬多娜擺出出乎預料的表情睜大了雙眼。
然後對著產生動搖的艾姬多娜,愛蜜莉雅說著「就是這樣!」挺起了胸膛。
「那樣的很難看。因為身邊的人和自己不一樣,所以討厭……不是和小孩子一樣嗎。以那樣的理由就閉上雙耳來個充耳不聞的話還真是不能忍受呢。面對那種頑固的人的話,不論多少次我都會說給妳看的。比起停止思考不斷『討厭』『討厭』的叫著,為了要讓不論多少次都會不斷重複著同樣的話的我閉上嘴,稍微試著去思考還要更為輕鬆什麼的」
「多麼的自我主義。何等的自欺欺人。妳為了將自己的意見強加於人,無視別人那不想聽的心情嗎?」
「不會無視之類的哦。要不要移開掩蓋著耳朵的手取決於那個人自己。────我只是,對於聽的人和我之間誰比較頑固這點抱有自信而已」
雙手插著腰,愛蜜莉雅向艾姬多娜展現了不會動搖的意志。
艾姬多娜在聽了那個之後擺出了愁眉苦臉的樣子,將視線從愛蜜莉雅身上移開。然後,
「無論妳的主張如何,世界還是不會改變這點是毋庸置疑的。居住在森林裡,存在於冰封裡的人們────假設他們還有生命,即使將他們從溶解了的世界中帶出來,也無法做好讓世界迎接他們的準備。妳只是把對妳溫柔的人們推入驚濤駭浪之中而已。為了自己那偽善的思想」
「…………」
「想要早一片刻把同伴們解放出來。可是,解放了的話,同伴們就會被來自世界的拒絕這堵牆所折磨受苦。活著也痛苦,死亡也痛苦。對於那樣的世界的你們,妳一個人的覺悟能做到什麼。要怎麼改變。又會怎麼去改變?」
那是,來自艾姬多娜對愛蜜莉雅真正意義上的提問。
過去和不可能發生的現在,通過這兩個『試煉』艾姬多娜已經確認了愛蜜莉雅的覺悟了。那是在此之上,艾姬多娜針對愛蜜莉雅的覺悟而發出的提問。
貫徹意志的前方的展望。
為了到達想像中的未來的道路。
以什麼為基礎,將那道路構築起來的具體的根據。
對於那個質問愛蜜莉雅點了點頭,然後說道。
「那個呢,我會在『試煉』結束之後再考慮!」
「────蛤?」
「要是太過在意之後的事情,而忽略了當下的話不就本末倒置了嗎。雖然由我來說有點彆扭就是了。我認為明明眼前有著不得不跨越的高牆,如果還要注意更前面有什麼而想著要做點什麼的話,會在牆壁前栽跟頭的」
經過了『試煉』還有和昴之間的爭吵之後,愛蜜莉雅學習到了需要正確的客觀地看待自己的事情。
對於現在的自己的評價也是,完全就是打算毫不留情的給自己進行評斷的。
自己,並不是一個能夠同時進行很多事情的那麼能幹的人。
對於眼前的事情已經是竭盡全力,拚命努力了。至於能不能得到初次努力的成果卻還不知道。
有著對未來的希望,展望。
首先是把那定為目標,踏出那為了達成那個目標的第一步。
在這裡刻下的,是那最初的一步。
「……和妳進行討論是沒用的這點,事到如今倒是想起來了。和妳一起討論事情還真是愚蠢的行為啊」
「我知道妳很聰明哦,可是像這樣封鎖對方的意見還真是狡猾什麼的不是嗎,我就是這樣想的」
「是打算交換意見嗎?面對我的提出的問題,妳只是一股勁的說著漂亮話而已。忘記了呢。妳是一個無可藥救的,一個人什麼也辦不到,只會不斷依賴著身邊的人的,弱小的女孩」
「是呢……我也覺得我是一個弱小的人」
聽著那嚴苛的措辭,愛蜜莉雅垂下了眼睛,微微地搖了搖頭。
但很快地又把頭抬起來了,凝視著艾姬多娜的愛蜜莉雅說著「可是」反駁了回去。
「弱小什麼的,是那麼不好的事情嗎?」
「……什麼?」
「教會了我很重要的事情的人肯定會這麼說的喲。弱小才不是什麼不好的事情。一直這樣軟弱下去才是不好的」
腦海中描繪著的,黑色頭髮眼神惡劣的少年。
明明會感到無力而歎息,可是卻因為心地善良,將傷痛全攬到自己身上四處奔走的,重要的少年。
一邊借助著大家的力量,卻還是把自己推向最痛苦的地方的那個人,肯定會這樣說的。
「將錯就錯」
「嗯,我將錯就錯的太遲了呢」
面對臉上掛著滿滿微笑的愛蜜莉雅,艾姬多娜總算是領悟到了完全沒有爭論的餘地這件事。
艾姬多娜並沒有能夠阻止積極向前邁進的愛蜜莉雅的手段。
更不用說在此之上的干涉了,畢竟這也關乎作為『魔女』的她的矜持。
「……盡可能的,去享受剩下的『試煉』好了。結束了之後,等待著妳的是比起『試煉』還要更為殘酷的現實。然後就會體會到要守護所說出的漂亮話究竟是多麼困難的事情了」
「謝謝妳特意的提醒。我會好好的記著妳所說的話的哦。然後……」
恐怕是就快要從鏡子中消失了吧。
看著鏡子中倒影著的艾姬多娜開始模糊了起來,愛蜜莉雅繼續說著。艾姬多娜在被鏡子所相隔的世界裡皺起了眉頭。愛蜜莉雅面對著那張愁容,
「謝謝妳讓我看到了這個世界」
「────」
「雖然,這是不可能存在的世界也好,這也是我想要看到的世界這是毋庸置疑的。完全沒有想過還能夠看到這樣的日子什麼的,看到像那樣並排著歡笑的兩個人,媽媽還有……修斯爸爸。所以啊,謝謝妳」
像那樣斷言這是無法實現的世界無疑是非常痛苦的。
可是,愛蜜莉雅終究還是在不可能存在的世界裡,看到了要是什麼都沒發生的話就可能存在著的光景。
在那裡存在著的是確確實實的幸福還有,愛情,顫抖般的喜悅,悲傷。
打從心底認為能夠有與這份光景相遇真是太好了。
「……妳」
聽了那樣想著而傳遞出來的感激之情────艾姬多娜的表情改變了。
先前那像是看到討厭的東西一樣的表情,那像是忍耐著不滿般說話時的態度,那像是看不起愛蜜莉雅的行為般的侮蔑的姿勢,至今為止看到的幾種表情────那是和以上的哪個都不一樣的表情。
────艾姬多娜只是,以一副看起來就快要哭出來的表情看著愛蜜莉雅而已。
「艾姬多娜……?」
「恨,妳。────就只有妳,就只憎恨著妳」
回應著那份叫喚,向下看去的艾姬多娜發出絞痛般的聲音這樣回答道。
就這樣鏡面中的映像變得模糊,白髮的魔女的身姿在眨眼間從鏡子中消失了。取而代之倒映著的是,有著一頭銀色長髮的少女────,
「────!」
抗拒的感覺貫穿胸口,愛蜜莉雅立刻將視線從鏡子移開。
心臟快速地跳動著,呼吸也變得紊亂起來。
明明已經做好覺悟了,卻還是對在自己的眼前的鏡子中倒映著自己這件事感到恐懼。
「────」
和艾力歐爾大森林一起封入冰裡,度過了百年歲月後,才經由帕克的手拯救出來的愛蜜莉雅。────她,一次都沒有從鏡子中看過自己成長後的身姿。
理由很單純。僅僅是,害怕而已。
在沉睡中度過了百年的歲月,名為愛蜜莉雅的少女保持著年幼的心智,就只有身體作為女性成長了。
在剛恢復意識,發現到不能很好地操控著自己的身體的時候,有種自己的身體並不屬於自己的錯覺,有好幾個夜晚都在哭泣中度過。
而居住在附近村落的居民的反應無疑是在那樣的她的傷口上撒鹽。
村民們像是恐懼著惡魔一樣,恐懼著有著和『嫉妒魔女』相同身體特徵的愛蜜莉雅。即使明白愛蜜莉雅不會對他們施加傷害,保持距離的態度還是沒有改變。
愛蜜莉雅總算理解了要是什麼都不做的話,等待著的就只有被叫罵聲還有惡意侵蝕的日子了。他們所忌憚的是自己的身姿是與『魔女』的一樣的這一點,愛蜜莉雅下意識地刻進了內心深處。
正確來說是在那之後才變得拒絕照鏡子,變得不想要見證自己那被週遭的人們所討厭的身姿的。
發覺到了愛蜜莉雅的心靈創傷的帕克,把所有會映出愛蜜莉雅身姿的所有東西都排除了。甚至連愛蜜莉雅在水場汲水的時候,為了讓愛蜜莉雅不能將意識集中在水面而發出聲音這種程度的事情都做了。
────在與帕克的契約中所包含的,由帕克來決定愛蜜莉雅每一天的打扮的這個項目,實際上也是為了保護那樣的愛蜜莉雅的吧。
為了保護照不了鏡子的愛女,帕克以契約的名義將那份創傷給隱藏起來了。
「……我還真是,到底被多少人的守護著啊」
察覺不到身邊的人的思念,一個人自顧自的悶悶不樂地一路走來。
那察覺不到自己所擁有的東西的階段,已經結束了。
「────」
吸了一大口氣,憋著。
然後愛蜜莉雅將臉抬起來,抱著對於自己而言一大份決心向鏡子望去。
鏡面所倒映著的是,有著一頭銀色長髮的,紫紺色眼瞳的少女。
用那像是迎接著世界末日一樣的表情,目不轉睛地向自己凝視著。

「────什麼嘛」
不小心發出了失望的聲音。
看了在鏡子中的,成長了的自己,愛蜜莉雅像是歎氣一樣呢喃道。
「比起想像,和福爾圖娜媽媽還要更加不像真是遺憾……」
在悶悶不樂地呢喃之後馬上,世界發出了聲響,粉碎散去。
幸福的,不想放手的,卻不得不與之道別的夢的世界,結束了────。

※ ※ ※ ※ ※ ※ ※ ※ ※ ※ ※

「────啊,呼」
取回意識的愛蜜莉雅發現自己一半的身子靠在牆壁上睡著了。
屁股跌坐在地上變成了橫坐的姿勢,依靠著昴所刻下的訊息的牆壁的自己。用手撫順了蓬亂的頭髮,腦海中描繪著最後看到的自己。
那是,很多人所懼怕著的『魔女』的,然後也是昴對自己所說的「可愛」還是「喜歡」的自己的樣貌嗎。
缺乏對於美醜的理解的愛蜜莉雅,並不知道究竟哪一個才是正確的認知。
只是,福爾圖娜媽媽是愛蜜莉雅所認為的最為漂亮而帥氣的人的象徵。所以並不認為惡劣的眼神是不好的,而事實上對於昴那惡劣的眼神也並不討厭。
「才一回來就想著奇怪的事情可不行呢」
用手拍了拍雙頰,愛蜜莉雅將自己的思考給停了下來。
再怎麼說也太窩囊了。順利地完成了『試煉』回來了後,只是稍微看看昴寫下的訊息,就變得那麼浮躁什麼的。
「可是……第二的『試煉』,現在算是結束了對吧?」
喃喃自語著,站起來的愛蜜莉雅認真地思考著成敗與否。
參考臨別之際的艾姬多娜的態度的話,恐怕『試煉』已經結束了吧。和第一『試煉』不同,自己並沒有確確實實通過『試煉』的真實感。
即便如此,敞開了被囚禁著的心,並且回來了的這件事是實在的。
「────」
福爾圖娜和修斯。想起了兩人那和睦的樣子,胸口痛了起來。
但是,愛蜜莉雅收起了那悲涼的感情,轉身背對著『試煉』的房間。
如果想要進行第三的『試煉』的話,也需要像第二的『試煉』一樣來回進出一次。
就這樣憑著這份氣勢突破第三的『試煉』,將『聖域』給解放。
即便是為了昴也好,為了拉姆的祈願也好,為了實行自己對羅茲瓦爾所誇下的海口也好,行動力正是所需要的。
「────真是的,漆黑一片啊」
穿過黑暗的遺址的通道,石道反響著腳步聲的同時,愛蜜莉雅感應到了從墓所的進出口照射進來的微弱的光線而瞇起了眼睛。
月光被雲給遮著了嗎,還是說那交融與薄霧中般的淡淡光輝是星光嗎。
進入夜晚的『聖域』幾乎所有的光源都消失殆盡,由天空傾注而來的自然的光線就是切開這片夜幕的唯一手段了。
「────誒」
愛蜜莉雅一邊思考著那樣的事情,一邊走著。
因此從墓所裡出來的瞬間,那纖細的身體承受了來自多人的意識,不經意間喉嚨嗆了一下。
「啊,出來了!」
有誰,那樣提高聲量喊了出來,然後喧嘩聲就在周圍傳了開來。
在畏縮的愛蜜莉雅面前,那份喧鬧就這樣一口氣傳了開來,在那個地方的多數人的意識全都向愛蜜莉雅一人的方向集中過去。
────那是,在『聖域』裡生活著的居民們的身影。
除了加菲爾和琉茲以外的,在『聖域』裡生活著的人們。
一直到現在的日子裡,愛蜜莉雅都盡量不和他們有著必要以上的接觸。愛蜜莉雅的精神狀況並沒有從容到能夠做這件事也是理由之一,他們也沒有想要積極地接觸愛蜜莉雅也是理由之一。
愛蜜莉雅和過去一樣,對於來自週遭的視線有種無力感。
村民們對愛蜜莉雅的出身的感到厭惡,但是在解放『聖域』這點上對她抱有期待,最重要的是村民們不得不確認自己眼前站著的人物究竟合不合適────有著這樣的懸念。
因此,在愛蜜莉雅認為,在得到了將『聖域』解放的結果之前,他們大規模的出現這種事情是不可能的。
愛蜜莉雅堅信,這是第一次得到了和他們說上話這樣的結果。
那麼為什麼,現在他們會想這樣集中起來呢。
然後那也是看著愛蜜莉雅的視線之一────那不是厭惡的,而是強烈期待著的視線。
「碰到了令人不愉快的事情了嗎」
在困惑的愛蜜莉雅的面前,一位少女從居民們之中站了出來。
那是有著一頭淡紅色長髮的琉茲。
作為村子代表的她像是率領著居民們那般走了出來,向著愛蜜莉雅微笑著。
「在這裡的大伙們,大家都是原地踏步的人喲。愛蜜莉雅大人對於『試煉』究竟會得到什麼樣的結果,還有就是……『聖域』解放了之後,我們自己的未來前進的方向的煩惱也是」
「……我認為那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可是,這和令人不愉快的事情有著什麼關係呢?」
「什麼,這不是很簡單的道理嗎。和『聖域』裡的大家,加小子還有昴小子的吵架,還有愛蜜莉雅和羅茲小子的爭執之類的……嘛,還有其他各種各樣的場面哪。那些詳細的內情輕鬆地……」
「和,和他們交談了嗎!?」
看著琉茲那像是難以啟齒般搔了搔自己的臉頰的動作,愛蜜莉雅漲紅了臉。
和昴還有加菲爾的意志的碰撞之類的倒還好,那之後振作起來了的愛蜜莉雅和羅茲瓦爾的爭吵畢竟是將不成熟的意見強加於人而已。
明明已想通了,不論是被誰問到了也不會感到羞恥的,而事實上在被誰問到了以後卻還是變得感到羞恥。
「不過,即使說妳聽說了也……琉茲小姐,妳從哪裡聽來的呢?」
「唔姆,那是哪……別看我這幅樣子,我可是有著非常可怕的地獄耳哪。只要是這個『聖域』裡的話,幾乎是隱藏不了任何事情的」
「是這樣嗎。……好厲害」
聽到了琉茲的竊聽宣言,比起憤怒愛蜜莉雅首先是感到了佩服。
並沒有留意到外表像是幼女一樣的老婆婆吐了吐舌頭,愛蜜莉雅像是理解了為什麼這裡會聚集著那麼多人那樣點了點頭。
然後對著那樣的愛蜜莉雅,
「愛,愛蜜莉雅大人」
「是」
「好像參加相親一樣的開場合吶」
村落裡的其中一個居民────既然是在『聖域』裡居住,那麼那位人物也就是亞人這類的混血兒了吧。
那是一位擁有著長長的犬齒和纖細的瞳孔的男性。要麼和羅茲瓦爾同齡,又或者比之稍微年長的男性,以緊張的樣子像愛蜜莉雅面前走去。
「俺……不,我們那個……還沒,老實說,還無法下定決心」
「────」
「信任妳會是一件好事嗎,知道了『聖域』的外邊的事情又會變得怎樣。談白說,外面淨是未知的事物很可怕。我們大家,在這裡出生在這裡成長一路走來。對於外面的事物,什麼都不知道」
那也是加菲爾所主張的,『聖域』這個地方的應有的狀態。
從四百年前開始延續至今的結界的枷鎖,將在其中生存著的人們超越世代強制性的給綁在當地。沒有出去外面的手段的話,也就認為沒有必要出去也說不定。
可是,出去外面的方法以誰都得以得知的形式擺在眼前,然後,將要經由對於他們而言完全沒有任何關聯的愛蜜莉雅的手,解放開來。
對於那樣的事完全不感到不安或者反感之類的是不可能的。更何況,想要向外面的世界狂放地飛奔而去的人是非常稀有的吧。
愛蜜莉雅的內心膽怯著,加菲爾所擔心的『聖域』裡的大眾的意志並不統一這件事。
然而那正是事實,眼前的男性正在證明著這點。
「即使在外面也能夠受到羅茲瓦爾大人的關照,可那樣的話又和這裡有什麼不一樣……坦白來說,比起期待,不安的心情更大。變化,是很可怕的」
「……嗯」
「可是」
聽著他的主張,愛蜜莉雅垂下了眼睛低下了頭來。那樣的動作將那男性想要繼續的發言給打斷了。
男性伸展著身體站直了起來,以緊張的表情繼續說著。
「加菲爾的……大家聽到了,那個小子的聲音」
「…………」
「瞭解了……那個努力家在想著什麼,抱著怎麼樣的心情一路走來之類的。面對著那個努力家的黑髮的小兄弟還有,那之後的羅茲瓦爾和愛蜜莉雅大人的交談也是」
男性就這樣保持著伸直的背,露出了微笑。
愛蜜莉雅看著他那像是很後悔一樣,像是快要哭出來一樣的表情,胸口一緊。
「說真的,俺也覺得很沒出息。被只有十四歲的孩子那樣的擔心著,被二十歲不到的孩子那樣的怒吼……然後也聽到了,即使被羅茲瓦爾大人認定做不到也,完全不動搖的愛蜜莉雅大人的話語。所以,愛蜜莉雅大人」
「────是」
「不管結果如何,不過那之後會變得怎樣,我都覺得妳那挑戰『試煉』的身姿非常的厲害,值得尊敬。不過全員歸全員,並不是所有人都持有這樣的感情,況且俺也還沒有認同妳。所以,請讓我們見證吧」
什麼也,不用說出口。
承受著注入了強烈的意志的視線,愛蜜莉雅看了男性的背後────包含著作為代表的他還有其他的居民們,點了點頭。
「我明白了。絕對會順利地完成的……因為聽了你們的話啊」
「是。就這樣約定了。明明都沒有接觸過,只是憑著謠言就評斷他人什麼的……不是別人,俺們所作的事情並不是一件好事。────哇啊!」
男性將肩膀垂下。突然間琉茲從背後掐了掐他的腰。
跳了起來的男性像是抗議一樣轉過身來,但是琉茲只是用鼻子發笑。
「既冗長,又太過認真了,你呀。而且中途從『我』變回『俺』了喲。習慣了沒辦法哪」
「……對,對不起」
「不論如何,我們的意見就是和妳聽到的一樣。多管閒事了,還真是抱歉」
做著讓人微笑的日常般的互動,琉茲讓恭恭敬敬的男性退了下去。
愛蜜莉雅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氧氣還有其他的空氣成分讓胸口膨脹了起來。
琉茲的安排,還有為了見證愛蜜莉雅而前來的『聖域』的人們。
僅僅是那樣,就已經是那麼振奮人心的事情了。
「謝謝,琉茲小姐。我,接下來又能非常的努力了」
「是嗎是嗎。那麼,太好了。……畢竟,接下來應該就是最後的『試煉』了哪」
「是的。────想要馬上挑戰呢」
保持著得到力量的感覺,愛蜜莉雅為了面對墓所而轉過了身。
但,途中好像改變了主意一樣把腳步停了下來,把頭轉向琉茲,
「啊,那個……說起來琉茲小姐,沒見到拉姆嗎?我也想要好好向那孩子傳達,第二的『試煉』已經結束了這件事情的」
「……拉姆,好像有著些許的職責而不在這裡。只不過,仍然祈禱著愛蜜莉雅大人武運昌隆。『愛蜜莉雅大人做好愛蜜莉雅大人的,拉姆做好拉姆的。讓它實現吧』這樣」
還真是拉姆式的說法,即便瞭解了想要傳達的話語,愛蜜莉雅還是變得像是苦笑一樣。
拉姆的使命────那是在哪裡,和誰做出決斷呢。
愛蜜莉雅將心中稍微浮現出的些許的嘈雜給壓抑了下去。
拉姆給予了愛蜜莉雅信任。因此,愛蜜莉雅也會相信拉姆。
就像昴他們製作出了前進的道路一樣,愛蜜莉雅也會這樣繼續製作著那條道路。
「我出發了」
聽了愛蜜莉雅的發言,琉茲點了點頭,居民們的喧鬧聲從背後傳來。
抱持著比起第一次,比起第二期,還要更加強烈的決意,愛蜜莉雅踏進了墓所之中。

然後────

『面對終將迎來的災厄』

最後的『試煉』,來了────。

※ ※ ※ ※ ※ ※ ※ ※ ※ ※ ※

拉姆感到從胸口的深處,心臟的跳動稍微變得快起來了。
這種程度的敵意,從來不曾由眼前的這個人朝著自己釋放出來過。
和他接觸,和他交談,被他命令。
對於拉姆而言那些全都是至高無上的幸福,是活著的意義。
因此,即使是被敵對意識指向著,少女依舊感到情緒高漲,感到歡喜。
「……還真~是,出現在這裡了~呢」
前方,拉姆所凝視著的高個子的男性這樣呢喃道。
聽了這顫抖的美妙悅耳的聲音,甘甜的陶醉感傳遍了整個腦髓。
僅僅是沐浴著被不一樣的視線,腰以下的部位就像是隨時要崩塌了一樣。
不過,像這樣柔弱的女子的畫面當然不會讓人看到。
那樣的女人,要是手腳不能使用的話就會直接將之截斷而已。
「那~麼,為了做什麼來到了這裡~呢」
「────很簡單的事」
以和以往一樣無表情的靜謐地回應著提問。
甩了甩粉色的頭髮,拉姆從自己的裙子下擺底下拿出了短杖,面對著眼前的美男子────面對著敬愛著的主人,用杖指著,
「為了把你從魔女的妄執裡奪回來,而來到了這裡」
向著被瘋狂的愛給吞沒的,所思念的人,把自己的愛的告白給傳達了出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83683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6 篇留言

朝日奈雨香
頭香!
我好像第一次留言?
加、油、喔!

11-13 02:46

Guek
嗚嗚我想看a的劇情QQ

11-13 03:44

淋しくて
=3=11-13 04:11
KlausLo
!! 二更

11-13 03:54

死掉的音無
從裙子下襬拿出一根杖?! 對不起我思想邪惡了( ̄∇ ̄)

11-13 04:12

尤加利
怎麼藏啦…不是裙子太長就是法杖太短

11-13 08:22


"『就只有愛蜜莉雅,不想從她的口'中中'聽到那樣的話』"...好像多一字?
"對'與'這樣的事情感到安心,對於能夠理解的事物抱有愛。"...是'於'嗎?
"忘記了呢。妳是一個無可'要'救的,一個人什麼也辦不到"...是'藥'嗎?
"拉姆從自己的裙子的下擺'地'下拿出了杖"...是'底'嗎?

過去,現在,未來...恐懼的過去,不可能實現的現在,終將迎來的(災厄)未來...
"正視(恐懼的)過去,認清(不可能實現的)現在,改變(終將迎來的(災厄))未來"
...是為了傳達這個嗎?

11-13 09:48

亞空
對有魔法的世界 別在意這種事~

結果全部居民都來迎接了
就算前面是地獄,依舊是HE呢

11-13 09:50

君麻鳴人
HI

11-13 10:55

阿蛋
拉姆認真了

11-13 11:00

roccosu
多娜口中雖然說不的,還是幫助了 EMT 正視自己的現實及過去的,感謝更新

11-13 11:05

roccosu
是說最後的那張圖不太對吧…那時不是大晚上的嗎?怎會拉姆會羅茲瓦爾在白天開戰的……

11-13 11:45

淋しくて
畫師的鍋我不背[e38]11-13 13:38
火男
雷姆都能拿流星錘了,拿個法杖有什麼好奇怪的XD

11-13 12:45

暗黑小蛇
這畫師大概是,畫人不錯((但也不算很好,畫背景馬馬虎虎,畫動物爛爆((看向某加菲獸

11-13 20:40

elle10368
樓上 看看就好 大概也是隨興畫的 畢竟又不是工作沒認真考慮那麼多

11-24 01:57


有表現出來就該偷笑啦~

12-19 15:44

Jinsh
多娜忌妒著擁有昴的莉雅(???)XD

01-31 17: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4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123B『倒映在水... 後一篇:第四章125B『從復仇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