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3 GP

第四章123B『倒映在水面上的幸福』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1-13 02:35:56│贊助:107│人氣:10143


────深吸一口氣,愛蜜莉雅再次開始挑戰才剛出來不久的墓室。
在那就連月光都被完全遮蔽的石造墓室內,唯一的光源就只剩下那發出微弱青白色光芒的牆壁而已。在大氣中存在的魔力易積集在土地上,目睹這種自然發光現象並不是多麼少見的情況。
當然,像這樣讓一座由人力做成的建築物中出現自然發光現象還是很罕見的,恐怕是在建築的結構上加以調整,然後從理論角度再現了這個發光現象吧。
就像是魔法器那樣,有著只要提供其必要的魔力就能使其發揮作用的構造────墓室的發光現象應該也是通過類似的原理再現的,在心中如此想到的愛蜜莉雅靜靜地歎了口氣。
在這座墓室之中,愛蜜莉雅也能夠隱約感知到在遙遠的某處有著微精靈們的存在。
其實有微精靈存在也是理所當然的。本來,微精靈就與大氣中的魔力同樣,都是到處都會有的存在。一般來說只會有能否感知其存在,或是是否擁有感知其存在的力量這樣的區別,現實中是不可能存在完全沒有微精靈的場所的。
至於對墓室產生某種特殊的感覺,問題也就在於為了再現發光現象而採用的牆壁的構造。
這座墓室的環境,對於墓室內外魔力的進出流動額度做出了限制。墓室中的魔力量被確保在了一個相對恆定的數量,並且還被特意設計成為內部的魔力量不會超過或是低於那個數量的構造。
用以維持牆壁發光現象的魔力量────那是就連維持微精靈的存在都不夠的微薄的量,或許也正是因為這個理由,愛蜜莉雅才會覺得墓室內微精靈們的存在感極為薄弱。就算在這種環境裡有微精靈存在,它們恐怕也只能成長得極為弱小。
「對於精靈使而言,這真是非常討厭的環境。」
得出結論的愛蜜莉雅喃喃自語道。
或許是因為突破了第一個『試練』,並因此從走投無路的壓迫感之中得到了某種程度上的解放。內心總算萌生出些許觀察四周的從容的愛蜜莉雅,在一番端詳思考之後,對墓室產生了如前文所述的感想。
這種環境對於將魔力儲存於體內進而利用的魔法使而言,算不上多大的威脅。不過,如果將儲存於體內的魔力用完的話,魔法使在這種環境中是沒有補魔手段的,因此對於原本門的數量就很少的魔法使而言這裡依舊是一個頗為為難的場所,這點並沒有任何的改變。
儘管對於現在的愛蜜莉雅或是羅茲瓦爾這樣實力高強的魔法使而言,這裡的環境對他們造成的影響可謂微乎其微。
「這麼去想的話還真是不可思議……我幾乎感知不到,明明應該就在外面的大家的存在。」
現在的愛蜜莉雅已經取回了她作為魔法使的力量,而她的魔法感知能力甚至變得比過去更為敏銳。當她還在墓室外面的時候,她就感知到了數個遠超自己控制能力的魔力的存在。
自己感知到的存在很有可能是聚集大量生物的場所散發出的魔力,甚至於是魂力。而這種感知能力帶給自己精神上的消耗也非比尋常,因此,愛蜜莉雅也有必要去盡快能夠控制這種能力。
無論如何,既然已經進入了墓室,那些想法和決定也就只能暫且擱置了。
作為替代,擺在愛蜜莉雅面前的便是名為『試練』的難題,儘管現在的愛蜜莉雅依舊不是十分清楚究竟何為真實。
「畢竟,我也算是被拉姆那樣地拜託了呢。必須要好好振作起來。」
愛蜜莉雅的眼前一瞬間浮現出了,初次向自己低頭懇求的拉姆的身影。
平時絕對不會讓他人看到自己軟弱一面的拉姆在那個時候,竟然表現得那樣真情流露。如果自己不去好好回應她的懇求,那自己又該如何去回報至今為止的日子中她對自己的幫助呢?
而且自己身上還寄托著,無法親眼見證自己的結果,先行回援宅邸的昴對自己的信賴。
正是因為昴對於『既然是愛蜜莉雅的話那就一定能夠做到』這點深信不疑,他才會選擇先行離開回援宅邸。而自己也有必要去回應昴對自己的信賴。又或者說,自己應該做得比他想像得更好,以此來給他一個驚喜。
「雖然說被信賴的感覺讓人很開心,但這個和那個是兩回事呢。」
雖然說昴的確是在趕時間,但自己確實應該好好地,對於他連自己的面都沒有見上就動身離開這件事表達一下不滿。稍微鬧鬧彆扭,讓他也焦慮一會兒,這種程度的表達不滿應該還是能夠被允許的吧。
特別是昴,畢竟之後自己還有更加更加重要的事情必須和他詳談才行。
「而且,這種氛圍……正是『試練』的感覺呢。」
在進入墓室的瞬間,愛蜜莉雅就從肌膚上感受到周圍氛圍的變化。
儘管之前自己還對於僅僅一出一進『試練』的準備就能完成這點半信半疑,但現在的墓室中漂蕩的過於清涼而清冷的空氣正在向自己如實地傳達著這一點。
並不需要多做等待。
在『試練』之間內,第二的『試練』正在等候著愛蜜莉雅。
「之前看到的是『過去』。那麼,接下來的會是……?」
等待著自己的究竟會是什麼呢?略微放鬆了一下僵硬的面頰,愛蜜莉雅撫摸了一下自己的腹部。
確認著自己是否做好了心理準備,又是否調整好了呼吸。將自己的身心狀態調整到自己能夠接受的程度之後,愛蜜莉雅向著面前邁出了腳步。
────儘管這也是理所當然,但試練之間依舊保持著一如最初的樣子,靜靜迎接著愛蜜莉雅的到來。
畢竟自己一進一出的時間連一個小時都沒有到,這也是當然的。
由於這個房間還是一如以往地匯聚著較多的魔力,因此比起通道,這邊的光線還是略微便於愛蜜莉雅確保自己的視線。而在這間小房間的深處,那扇沒有絲毫動靜的房門也依舊存在。
當自己突破了全部三個『試練』到達那扇房門之時,房門之後等待自己的又會是什麼呢?
正當愛蜜莉雅如此思考之時。
『────看看不可能發生的現在』
「────」
聽到了。
耳邊聽到的那個如同喃喃細語一般的聲音,毫無疑問正是自己的聲音。
正當愛蜜莉雅思考著『不可能發生的現在』,這句話究竟意味著什麼的時候,她的意識中斷了。
那陣強烈的感覺將愛蜜莉雅的意識和靈魂從肉體剝離開來,然後引向了有別於此世的另一個世界。
無法抵抗的愛蜜莉雅的肉體向著牆壁傾倒,隨後倒在地上。
視界變得模糊一片,什麼都無法思考的愛蜜莉雅的意識漸漸陷入了沉寂。
「……昴……」
在倒下之前的最後自己脫口而出的究竟是什麼?就連這個都無法理解的愛蜜莉雅就這樣開始了第二的『試練』。

※ ※ ※ ※ ※ ※ ※ ※ ※ ※ ※

「霍啦,莉雅。妳要去哪裡呢,快過來這裡。」
聽到這溫柔的聲音,停下腳步的愛蜜莉雅轉身回頭。
不遠處,一位留著銀色短髮的女性正在向著愛蜜莉雅招手,讓她來到餐桌邊上。儘管女性的眼神略顯凶狠。但她的聲音中卻滿溢著溫情。而不論具備何種特質,眼前的人正是對於愛蜜莉雅而言理想中的女性。
「福爾圖娜,母親大人……」
「……?是睡糊塗了嗎?看來妳昨晚又熬夜了是吧。妳也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不要總是做那種讓人擔心的事情吶。」
緩步走近的福爾圖娜一邊用像是在教訓一般的語氣說著,一邊用手指點了點愛蜜莉雅的額頭。
用手按著被點得微微發紅的額頭,愛蜜莉雅睜大了雙眼。
「哇啊!」
不經意間,愛蜜莉雅的口中漏出了感歎般的聲音。現在眼前這副光景正是如此觸動著愛蜜莉雅的心弦。
這是愛蜜莉雅第一次看見,福爾圖娜穿著這種不便於行動的圍裙的姿態。雖然那條裝飾過多而略顯花哨的白色圍裙與福爾圖娜平素的性格並不相符,但光從現在福爾圖娜這副美麗的姿態便可以看出這條圍裙還是很適合她的。
「母親大人,好可愛!」
「────。妳這孩子真是,突然之間說什麼呢。看來真的是睡迷糊了吶。」
臉頰稍稍泛紅,福爾圖娜按著愛蜜莉雅的雙肩轉過她的身體。然後推著愛蜜莉雅的後背催促她向前走。
「快去水池邊洗個臉。用冰冷的水提一提神,應該就不會像剛才那樣說一些奇怪的話了。雖然說對於莉雅妳來說,就算在清醒狀態下迷糊的天性估計也不會有什麼改變。」
「什,您在說什麼呢,母親大人。才沒有那回事呢。而且人家也明明沒有睡迷糊……而且本來,我說的話就一點兒也不奇怪。」
「『一點兒』什麼的還真是古老的說法,是在哪裡學會的呢?我真是非常擔心,是不是被大家出於惡作劇的打算告訴妳的奇怪知識影響了啊。等會兒我得好好質問一下阿奇那小子。」
有些不滿地撅著嘴,擺出一副無語表情的福爾圖娜只是點著頭自顧自地得出結論,並沒有回應莉雅的反駁。愛蜜莉雅也只能一邊為自己的抗議被母親忽視感到愕然,一邊垂頭喪氣有氣無力地向著水池方向走去。
「啊啦,早上好,愛蜜莉雅。一大早就是一副不高興的表情呢。」
「啊,真的呢。看樣子是又惹福爾圖娜大人生氣了吧?是又熬夜了嗎?」
「愛蜜莉雅也不小了。偶爾也會有想要一個人獨處的時間了吧────」
走出家門,一路上,村子裡的妖精們紛紛對向著水池走去的愛蜜莉雅打起了招呼。
悠閒坐在以打磨圓滑的粗壯樹根做成的桌子周圍的年長者們正在閒聊著家長裡短。雖然聽說大家的年齡和福爾圖娜沒有多大的差別,不過在愛蜜莉雅看來,包含福爾圖娜在內的全員都顯得非常年輕。
「早上好。大家都起得很早呢。」
「是愛蜜莉雅起床晚了些哦。幫父親大人做事雖然是件好事,但如果不稍微為自己保留一點時間的話,難得的青春時期就太過可惜了呦。」
「就是就是。難得愛蜜莉雅這麼可愛,不好好利用這段可愛的時光好好享受一番怎麼行呢。」
「要是我也像愛蜜莉雅這樣年輕可愛的話,身邊早就換了又換啊。」
在因為聽到換了又換這個自己並不理解的字眼而歪頭表示不解的愛蜜莉雅面前,女性們一邊笑罵道「別教壞小孩子~!」一邊相視而笑。雖然愛蜜莉雅還是不明白剛才那番話語的含義,但大家這麼開心那就再好不過了。
聽著大家的歡聲笑語,總覺得自己也開心起來的愛蜜莉雅逐漸放鬆了一直緊繃著的情緒。
「妳看,比起剛才那副低落的樣子,果然還是這樣的表情更適合愛蜜莉雅。所以說笑容,笑容,要記得保持笑容哦」
「────嗯」
先是指了指露出笑容的愛蜜莉雅,女性們隨後也將手指指向自己臉上露出的笑容。
感覺事實正如她們所言,愛蜜莉雅也做出同樣的笑顏對她們點了點頭。
與她們揮手作別之後,愛蜜莉雅再次向著水池方向走去。
跨越了盤結糾纏的樹根,穿梭過青翠樹葉的間隙。在前進的途中,愛蜜莉雅能夠從不遠的某處聽到潺潺的流水之聲,表情因此變得開朗起來的她加快了自己的腳步。
「到~啦!」
「嗚哇!是愛蜜莉雅啊!?」
愛蜜莉雅撩起樹枝露出小臉的瞬間,在她眼前一位正好在擦拭身體的人物驚訝出聲。轉身回頭的年輕人在認出飛身而出的是愛蜜莉雅的同時瞪大了雙眼────
「啊!」
「啊~」
在雙手捂嘴表示驚訝的愛蜜莉雅面前,因為過於詫異而一不留神,腳下一滑的年輕人向著河中跌去。
水聲大作,伴隨著四濺而起的水花,年輕人落入水中。
「阿奇!你沒事嗎?」
愛蜜莉雅從年輕人跌落的高地上向著落水的年輕人叫道。
一時之間水面上只有水泡在不斷浮現,片刻之後,一位金髮的青年浮出水面。他用手擦了擦自己的臉上的水,然後對著俯視自己的愛蜜莉雅抬起手,
「喂,愛蜜莉雅!我才剛洗完澡,妳突然出現添什麼亂啊!」
「對不起。我沒想到會有人在這裡……不過,是阿奇你真是太好了。」
「這話是什麼意思啊!」
看著拍拍自己胸口如釋重負一般的愛蜜莉雅,阿奇有些不講理地高聲抱怨道。
聽到他的抱怨的愛蜜莉雅將手指貼上櫻唇,「嗯~」地從喉嚨中發出了輕微的聲音。
「因為,阿奇和我的關係很好,所以肯定會原諒我的吧?」
「唔……」
「我呢,一直都把阿奇當作哥哥一樣看待……所以,雖然阿奇你可能會無可奈何地抱怨一兩句,但我覺得最後還是會原諒剛才的事情的,難道不是嗎?」
「『我覺得』什麼的。真是的……明明不知道別人的心情……」
愛蜜莉雅因為那毫不靠譜的根據而挺起胸膛理直氣壯。而聽完愛蜜莉雅這番歪理的阿奇也只能不甘心地嘟囔著,浮在水面的嘴角邊不斷吐出泡泡。
拜這一舉動所賜,他的話語的後半段內容被泡泡的聲音掩蓋,令人難以聽清。
「話說,其實我也是來這邊沖涼的。可以跳到你的旁邊嗎?」
「哈?笨,笨蛋,停下啊!妳要在這種開闊的地方沖涼嗎?肯定是不行的啊!更加謹慎矜持一點啊!妳要孩子氣到什麼時候!」
「誒~」
「才不是什麼『誒~』啊!」
「唔~」
「也不是什麼『唔~』!」
正在為跳入水中做著準備活動的愛蜜莉雅因為被阿奇禁止了沖涼而撅起嘴唇表示不滿。雖然不知道他究竟是因為什麼顯得慌慌張張,不過今天的阿奇真是壞心眼。
該不會是,受自己的驚嚇腳下一滑掉到河裡這件事讓他很生氣?
「阿奇,對不起。」
「哦,誒……怎,怎麼了,妳怎麼突然間變得這麼聽話了?」
「我沒想到掉到水裡會讓你這麼生氣。真是對不起。所以請讓我也稍微洗一下吧。如果不這樣做的話,福爾圖娜母親大人就不會讓我吃飯了。」
「這不完全就是小孩子的想法嘛!」
聽完顯得很乖的愛蜜莉雅的話語,阿奇雙手抱頭糾結地大聲抱怨道。
一瞬間,阿奇停下了劃著水的手,而他的身體也隨即微微下沉。也就是說,有那麼一瞬間,阿奇的注意力從愛蜜莉雅那裡轉移了。
「嘿咻~」
「啊!」
聽到了小小的口號聲,阿奇在想著是不是陽光掠過眼瞼的下一秒,他就體驗到了身體浮游的感覺。
長長的銀髮在重力的影響下比已然躍起的身體慢了半怕才飄散於空中,而腳尖向下的愛蜜莉雅也在片刻之後,氣勢十足地落入水中。
腳尖向下入水的愛蜜莉雅沒有激起多餘的水花,僅僅只是異常安靜地向著河底筆直下潛。
清澈透亮的河水之中,睜開雙眼的愛蜜莉雅注視著自己身邊隨著水流到處遊蕩的小魚還有搖擺不定的水草。腳踩在河床上,感受著河底的沙礫帶給自己的搔癢觸感,愛蜜莉雅迅速浮上水面。
愛蜜莉雅在阿奇的身邊露出臉頰,
「────哇啊~」
「才不是什麼『哇啊』!」
略微梳理了一下被浸濕的長髮,愛蜜莉雅仰泳著拉開了與大聲斥責自己的阿奇之間的距離。
雖然眉頭緊皺的阿奇露出了一副像是還想抱怨什麼的表情,但他也隨即察覺到不論向現在的愛蜜莉雅說些什麼都不會有用,長歎了一口氣的他只得跟著愛蜜莉雅游動起來。
「真是舒服呢,阿奇。」
「那說不定是因為,愛蜜莉雅妳是順從自己的意願跳下水的啊。像我的話,不僅被妳嚇得失足落水,還被妳跳下水時激起的水花濺了一身,真是受不了啊。」
「是嗎。阿奇看上去也很高興,真是太好了。」
「愛蜜莉雅妳真是想法積極啊……」
覺得自己受到了表揚的愛蜜莉雅挺著胸膛,仰面浮在水面上。
而阿奇則是在做出這種動作的愛蜜莉雅面前背過臉去,並且用手指撓了撓鼻尖。明明泡在涼涼的河水中,臉頰泛紅的阿奇是還覺得熱嗎?
「該不會,阿奇你的身體不舒服嗎?所以才會因為跌下水這麼生氣?」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自己的確是做了即使道過歉也會被理所當然生氣的事情。
就在愛蜜莉雅想要迅速帶著阿奇游上岸,然後對他使用治癒魔法的時候,
「我沒事,別在意。並不是因為身體不舒服。……那個,愛蜜莉雅。別在男性面前……不對,應該說不要在別人的面前做出這種毫無防備的事情。尤其是在關係不怎麼好的傢伙面前啊。」
「……?我和阿奇最要好了不是嗎?」
「就算是在關係好的對象面前也是一樣啊!那個……在,在我面前這麼做倒是還行……」
「在母親大人面前也不行?」
「就只能在福爾圖娜大人和我,還有女性面前啊!」
對著歪頭表示好奇的愛蜜莉雅大聲說完,臉越來越紅的阿奇咬了咬嘴唇。之後的他一邊嘟囔著什麼,一邊潛入水中,就這樣從雙眉輕皺的愛蜜莉雅眼前消失蹤影。
正當愛蜜莉雅陷入沉思之際,游到岸邊浮出身體的阿奇一邊對愛蜜莉雅喊著話,一邊順著河岸離開水中。
「好啦,愛蜜莉雅也差不多該上岸了。本來的話,睡醒之後需要做的就不是來沖涼而是洗個臉不是嗎?一大早就沖涼什麼的,我可不覺得福爾圖娜大人會這麼說啊。」
「這麼說來,的確是這樣呢。……更何況我,就連用來替換的衣服都沒帶。」
「越來越不知道到底在幹什麼了,妳啊……」
對於愛蜜莉雅這與其說是沒有防備之心,不如說毫無計劃性的行動,阿奇也只能一臉無語。
聽完阿奇的話語的愛蜜莉雅向著他上岸的方向游去,而阿奇則跑進森林中,然後拿著一條大毛巾回來了。
「用這個擦一下身體,然後姑且披著這個回家吧。真是的,不管什麼時候,妳都是個麻煩的孩子啊。」
「啊哈哈,對不起呢,阿奇。那麼我就心懷感激地借用了哦。」
就算是一向調皮的愛蜜莉雅,在這件事情上也就只能反省了。
握住阿奇伸向自己的手,愛蜜莉雅離開了河水,然後用接過的毛巾擦拭著自己的長髮。沐浴在朝陽中的濕潤銀髮閃閃發亮,而吸了水的長髮也變得頗為沉重。
「……我的頭髮,有這麼長嗎?」
「妳在說什麼呢?從很久之前妳不就一直留著嗎。還說著什麼因為和福爾圖娜大人的頭髮顏色相同很漂亮這樣的理由。」
看著用毛巾吸去銀髮中殘留的水氣的愛蜜莉雅,阿奇如是說道。
儘管這麼一說的確有就是這樣的感覺,但自己究竟是什麼時候下的決心呢?
略微考慮了一下那令自己在意的事情,思考無果的愛蜜莉雅決定將之當作些微的違和感而暫且不管。將銀髮間的水氣充分吸走之後,愛蜜莉雅開始用毛巾擦拭自己的身體。擦過身體的愛蜜莉雅將視線投向河面,為了達成最初來河邊的目的,洗臉,而向著水中伸出手去,
「────」
映於水面上的自己的面容映入眼簾的瞬間,愛蜜莉雅的喉嚨僵住了。
雪白的肌膚。紫紺的眼瞳。櫻色的薄唇,閃亮的銀色長髮。所有的一切,明明都是自己所熟知的,屬於自己的容顏的一部分。什麼都沒有改變,並沒有出現什麼奇怪的事情。
明明不應該是這樣的。
奇怪,異常,變得不一樣了,這些感情充斥著愛蜜莉雅混亂的內心。
「啊……呼……」
濕潤的雙手觸碰著自己的臉頰,愛蜜莉雅斷斷續續地進行著呼吸。
肺部就像是痙攣一般,無法順暢進行呼吸。體內傳來了內臟絞痛一般的感覺,而似癢似痛的壓迫感也在全身不停地遊走。
「愛蜜莉雅,妳怎麼了?」
察覺到愛蜜莉雅那不對勁的樣子,阿奇輕聲詢問道。
他將手放在凝視水面一動不動的愛蜜莉雅的肩膀上,從後方摸了摸她的頭髮。
「是在水裡,看到什麼奇怪的東西嗎?」
「……不是。」
「那麼是突然間感到肚子痛了嗎?我不會使用治癒魔法,所以得快點把妳帶到會使用治癒魔法的某人那裡啊……」
「也不是,那樣。」
儘管感受著擔心自己的阿奇的聲音還有手掌的觸感,愛蜜莉雅卻無法將自己的目光從水面移開。
順著愛蜜莉雅的視線看向水面,阿奇察覺到了她到底看到的是什麼。於是他略顯遲疑地用手指指向了映於水面的愛蜜莉雅的倒影,
「自己的臉上怎麼了嗎?雖然我認為和往常一樣,依舊是一張非常漂亮的容顏就是了。」
「大人的……」
「誒?」
「是一張,變成大人的臉。……我,明明沒有看到過這樣的自己!」
看著水面上浮現的陌生的容顏,愛蜜莉雅用顫抖的聲音低語道。
內心懷疑著水面映出的會不會不是自己,然而在水面中的倒影同樣伸出顫抖的手,做出了為了驗明真偽的動作之後,那種可能性也被否定了。這幅面容,正是屬於自己的。正是屬於從未見過的,陌生的自己。
「……我」
當自己察覺到那一處決定性的違和感,各種不協調之處就接二連三地浮現出來了。
保持俯視姿勢的身體上,飽滿的胸部正彰顯著存在。而滿頭的銀髮也變得如此之長。
與自己的記憶相比,手腳都變得更加修長,明明自己的身體應該和阿奇的身材大小有著很大的差別才對。
直到這時,愛蜜莉雅才意識到自己剛才與大家進行的交談,在內容上也存在著違和之處。
而且按理說,愛蜜莉雅究竟已經多少次地說過,自己已經不是小孩子了,這句話了呢?
正是如此。
「────我必須要走了。」
「愛蜜莉雅?」
站立起身,微微搖了搖頭的愛蜜莉雅轉過身面向背後。
呈現於眼前的,依舊是自己方才穿過的森林還有村落。然後在不遠的彼端,還坐落著送自己出門的福爾圖娜留守的家。
自己必須回到那裡才行。
儘管還不知道自己不得不做的究竟是什麼,但只有這點是無法動搖而必須去完成的事實。
「阿奇,對不起。我,現在得回福爾圖娜母親大人那裡去了。」
「啊,啊啊……這倒是沒關係,妳的身體沒事了嗎?」
「已經沒事了。打擾你沖涼真是抱歉了呢。這條毛巾也已經沒關係了。」
取下披在肩上的毛巾,愛蜜莉雅將之塞給了處於困惑中的阿奇。
確認阿奇收下毛巾之後,愛蜜莉雅就那樣赤足飛奔起來。現在的愛蜜莉雅必須爭分奪秒地,趕向福爾圖娜等待自己的家中────而就在這時,從自己身後傳來了,
「愛蜜莉雅!」
阿奇的聲音。
明明抱著沒有閒暇去停下來的心情,愛蜜莉雅還是停下了腳步。簡直就像是有誰在告訴愛蜜莉雅,不能聽漏阿奇的任何一句話語。
看到愛蜜莉雅轉身回頭,阿奇微微舉起了他的手。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如果覺得困擾的話,隨時都歡迎過來和我商量哦!畢竟,我是……愛蜜莉雅的,兄長一樣的存在啊!」
儘管在一瞬間遲疑了一下,但阿奇還是對愛蜜莉雅說出了堅定的話語。
這是為什麼呢?聽到這番話語,愛蜜莉雅的心中泛起了某種漣漪。
這的確是讓人聽了會非常喜悅的話語。
然而,從自己的內心深處湧現出來的,卻並不僅僅只有喜悅之情。
「嗯……!謝謝你,哥哥!」
揮了揮手,愛蜜莉雅如是回應著顏面通紅的阿奇,然後再次邁開腳步跑了起來。

※ ※ ※ ※ ※ ※ ※ ※ ※ ※ ※

「……明明應該只是去洗把臉,為什麼會搞得全身濕透回來呢?母親我覺得這很不可思議啊。」
迎接著渾身濕透回來的女兒,福爾圖娜有些驚訝地歎息道。
從外觀上看,從水池回來的愛蜜莉雅全身上下就只有頭髮好像被毛巾擦拭過,穿在身上的白色衣物緊緊貼附在肌膚上,那條完全沒有擰過的裙子的下擺還有水珠在啪嗒啪嗒地滴落。
「對不起,母親大人。稍微有點……真的是只有一點睡迷糊了而已。」
「明明是為了讓妳從睡迷糊的狀態清醒過來才讓妳去洗把臉的,妳還真是幹勁十足地消除了那份迷糊勁呢。真是的,不管幾歲了都表現得像個小孩子啊。妳這副樣子,有被誰看見嗎?」
這副落湯雞一般的狼狽樣被他人看到是很羞恥的,是這樣的意思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自己應該能夠小小地慶幸一下,回來的一路上奇跡般地沒有碰到任何人。
「嗯,沒關係的。除了阿奇,沒有其他人看到我的這副模樣。」
「是嗎……只是被阿奇看到了。嘛,既然只有那孩子的話……不過總覺得,阿奇那孩子最近看待愛蜜莉雅的目光貌似也與以前稍有不同了啊……」
「母親大人?」
「啊啊,嗯,沒什麼,什麼事情都沒有哦。總而言之,歡迎回家。」
無可奈何地看著低著腦袋的愛蜜莉雅,福爾圖娜摸了摸女兒的頭,然後牽著她的手將她迎進屋子裡。不過,直到現在愛蜜莉雅的衣服上還在緩緩滴水。
「母親大人,這樣會把家裡弄濕的。」
「只要等會兒擦一下就好了。比起那個,趕緊去拿毛巾擦擦身子,然後回房間換身衣服。等妳換好出來,我們再吃早餐。」
這座取材於森林樹木的住所,是通過向高齡的大樹注入魔力使之變形製造出來的。愛蜜莉雅與福爾圖娜的家也是由福爾圖娜親手製造的,這座建築對於愛蜜莉雅和福爾圖娜兩人居住顯然是相當空曠巨大的。二樓上有兩人各自的房間,而一樓則是用於吃飯的空間。
現在想來,這真是過於奢侈的空間利用方式。
────雖然說『現在想來』,這種說法也感覺很奇怪。
「好了,快去換衣服吧。」
「哇呼!」
正陷入沉思的愛蜜莉雅的臉上被蓋上了一條毛巾,而回過神的愛蜜莉雅則向福爾圖娜投去了抗議的目光。然而,在雙手叉腰看著自己的母親的視線下,愛蜜莉雅很快便敗下陣來。
輕嗅著碰到臉上的毛巾上散發的陽光的芬芳氣息,愛蜜莉雅一邊擦拭著自己的身體,一邊走向位於二樓的自己的房間。
回到屬於自己的房間,愛蜜莉雅頓時覺得自己的房間還真是簡樸。
儘管福爾圖娜也是一樣,不過愛蜜莉雅本來對於那些無意義的裝飾品就沒有什麼特別的喜好。房間裡有的只是最低限度的傢俱,還有一些簡單的日用品。走到裝著替換衣物的木箱前,蹲下身子的愛蜜莉雅隨便拿了一套衣服出來,然後就脫下了濕透的衣服並快速穿上了剛拿出來的那套替換品。
一如房間內簡樸的裝飾,愛蜜莉雅對於自己的衣物也沒有太多的要求。
從頭部套上一件上下一體式的短袖連身裙,順便換完內衣褲之後,愛蜜莉雅就離開了房間。────離開之際,她還有意識地讓自己忽略了在衣箱邊上的某樣東西。
「福爾圖娜母親大人。濕掉的衣服我等會兒自己會去洗的……」
「這還真是,有這份孝心真是值得誇獎呢。」
「────」
迎接將換洗衣物放入籃子後走下樓的愛蜜莉雅的,是一個男人的聲音。
聽到那滿溢著溫柔與慈愛的聲音,愛蜜莉雅摒住了呼吸,然後迅速看向了餐桌方向。
平素只有愛蜜莉雅與福爾圖娜兩人的座位的餐桌邊多出了一把椅子。而那也正是,只有在這個家中招待某位特定人物的時候,福爾圖娜才會從家裡拿出的一把椅子。
而理所當然的,坐在那把椅子上的是一位愛蜜莉雅熟知的人物。
「修斯」
「嗯嗯,真是好久不見了,愛蜜莉雅大人。那天之後,應該沒什麼變化的吧?」
「我的話,嗯,和平時一樣。修斯你才是,距離上一次見面真的是隔了非常久的時間呢。而且明明我也沒有聽說你今天會過來,為什麼會在這裡呢?」
「哦呀,是這樣嗎?事前我明明應該拜託過我的指尖進行預先的聯絡才對啊。」
相貌溫和的這位男性────修斯用手抵著自己的下巴陷入思考。性格善良的他看上去是在認真的煩惱著,不過愛蜜莉雅很快就明白了犯人的真面目。
將目光從修斯身上移開,然後看向進行料理準備的廚房,愛蜜莉雅就能看到正在用手捂嘴,忍著不笑出來的福爾圖娜的身影。
「母親大人,看來是妳保密沒說吧。」
「呼呼,何出此言呢。說不定我也只是單純地,不小心忘記了不是嗎?」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吧。而且妳還拿出了修斯專用的椅子,食物明明也是三人份的。」
「啊啦,眼睛真尖。明明平時迷迷糊糊的,卻只有在這種時候感覺敏銳呢。」
看著不滿地瞪著自己的愛蜜莉雅,閉上一隻眼睛的福爾圖娜一邊吹著口哨一邊帶著菜餚靠近。然後她將端著的盤子遞給愛蜜莉雅,
「好啦,莉雅也快點來幫忙配膳端菜。因為妳沒法親自下廚,所以飯後的善後處理就拜託妳了哦。」
「呣……在岔開話題呢。而且話又說回來,我之所以什麼菜都不會做,還不是因為母親大人妳從來沒有教過我。」
「讓妳進廚房的話,妳一定會把糖和鹽搞錯的,這個先暫且不提,我可不會讓一個連刀具的正確拿法都不會的孩子在廚房裡有立足之地哦。」
用看似合理的理由堵住愛蜜莉雅的反駁,福爾圖娜接二連三地將料理搬到了餐桌上。儘管並沒有感到釋然,愛蜜莉雅也只能垂頭喪氣地跟在福爾圖娜的身後回到餐桌。
而一直坐在餐桌前等待的修斯,看著滿桌的佳餚,嘴角綻開了笑容。
「能夠像這樣品嚐到福爾圖娜大人的料理,真的是非常光榮的事情呢。不論品嚐過多少次,這份喜悅都不會褪色啊。」
「你又隨口說出這種讓人害羞的話了啊。」
「我只是坦率地說出自己的真實感情不是嗎?」
「說的就是你這種不好的習慣啊。」
在擺放著料理的福爾圖娜身旁,修斯一臉困擾地歪著腦袋。
看著兩人那樣的交流,愛蜜莉雅不禁笑了起來。而剛才被福爾圖娜擺了一道產生的鬱悶,也在看到眼前的場景之後隨著笑聲消失不見了。
「既然那麼喜歡母親大人的料理,那麼修斯也一起在這裡住下不就行了嗎。」
「什,愛蜜莉雅────」
將盛滿蔬菜的大盤子放置在餐桌正中央,愛蜜莉雅順著話題嘗試著如是說道。愛蜜莉雅話音剛落,面頰泛紅的福爾圖娜就露出了一副慌亂的表情,然後害羞地瞥了瞥旁邊的修斯。
「不,不要說這種不經大腦的話啊。明明修斯也有各種辛苦的事情要做,像這樣能夠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來見面就已經是……」
「真是非常令人高興的提案啊,愛蜜莉雅大人。我也是,如果條件允許的話,我也從心底裡希望能夠這樣做。」
焦急否定著的福爾圖娜和冷靜回應的修斯,兩者的姿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聽到修斯的回答,福爾圖娜剛才那種激動焦急的樣子瞬間消失不見,反倒是坐到椅子上蜷成了一團。
看著並排而坐的兩人,愛蜜莉雅也面對著兩人彎腰落座。
────在愛蜜莉雅看來,眼前的光景是非常自然的事情。
「母親大人也好,修斯也好,既然都不討厭的話明明這樣做就好了。也不會有誰跳出來妨礙你們變成那樣的啊。啊……該不會,我有點礙事了?」
福爾圖娜和修斯兩人相互之間並不討厭對方,這點顯而易見的事實。
即便如此,兩人之間的交往也不會越過某條界線,或許就是因為有自己的存在才導致了這樣的情況。
然而,儘管愛蜜莉雅的內心萌生出這樣的不安,
「沒有這回事哦」
「並沒有那樣的事情啊」
那份不安也因為兩人不約而同的否定而以杞憂的形式告終。
愛蜜莉雅睜大了雙眼,看著眼前福爾圖娜和修斯兩人因為同時發言而面面相覷的尷尬表情,她不禁笑了出來。
「果然,兩人的關係真的非常好不是嗎。」
「真是的,要戲弄我們到什麼時候啊,愛蜜莉雅。修斯,你也來訓斥幾句話啊。」
「的確是呢,愛蜜莉雅大人。福爾圖娜大人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女性。那樣的人物與我這樣的人長期同居的話,肯定會因為不好的謠言而感到困擾的。」
「呼~嗯。但是關於那個呢,我覺得已經太遲了哦。」
福爾圖娜站起身,看著對自己評價過低的修斯。注視著他的福爾圖娜的視線中混雜著些許的悲傷,而注意到母親的視線,愛蜜莉雅豎起了一根手指。
「畢竟,我出門的時候經常會被大家這麼說呢。可不要給福爾圖娜母親大人和羅曼尼康帝父親大人造成太多的麻煩,什麼的哦。」
「────」
聽完愛蜜莉雅的話語,兩人同時露出了一副驚呆了的表情,這副場景總覺得既奇怪又喜感。
用手摀住嘴強忍著笑出聲的衝動,愛蜜莉雅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
「說實話。昨天晚上之所以會熬夜,也是因為我沉迷於找出修斯給我的以前的書本還有地圖上存在的差錯,不小心忘記了時間……大家還誇獎我說幫助父親的工作真是了不起呢。」
「這,這種話,究竟是誰……」
「像是對面的德赫娜,米特,還有丹瑟阿姨,都說過哦。」
「那個八卦三人組……!」
在腦海中描繪出三人的樣子,福爾圖娜恨恨地咬著嘴唇。
緊繃著銳利的眼角,福爾圖娜的表情變得稍微有點恐怖。
看到露出這副表情的福爾圖娜,說著「算了算了」的愛蜜莉雅像是在開解自己的母親一般繼續道,
「總之,大家都已經這麼認為了。我也是,那個,呃,也考慮了很多,也煩惱過一陣子,那個,那個,所以說……」
「愛蜜莉雅大人,您其實沒有必要為了這種事情如此勉強自己去煩惱……」
「不,不是的!我認為這是件好事哦?我只是,覺得母親大人被搶走了一樣,有點靜不下心而已!」
明明周圍的人們都已經做好了接受的準備,卻唯獨只有作為當事者的兩人還有自己在不安迷茫。
雖然說本來,這種事情指不定就是這樣的東西,但如果只是兩人之間的問題的話,事情應該會更簡單一點,自己的感情成為兩人之間關係進一步發展的阻礙,這種情況愛蜜莉雅還是希望盡量迴避的。
畢竟,在愛蜜莉雅看來,他們兩人是如此般配。
「我,覺得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所以,你們兩人也試著考慮一下吧。」
「────」
「不管是森林裡的大家,還是我,誰都不會妨礙你們哦。而且我也絕對不會讓任何人說,那是不好的事情或者不能做的事情的!」
拍了一下餐桌,情緒激動的愛蜜莉雅道出了這番心聲。
直到說完才意識到自己過於激動,愛蜜莉雅的表情瞬間尷尬起來。於是愛蜜莉雅在注視著自己的兩人的視線之前理了一下頭髮,慢慢彎腰就坐。
「就,就是這樣……之後的事情就交給兩位年輕人了,請吧。」
「說真的,愛蜜莉雅,這些話妳到底是從哪裡學會的啊?」
聽完羞紅著面頰的愛蜜莉雅的結語,福爾圖娜露出了已經司空見慣的驚訝表情。不過,那個表情也很快就被按捺不住的發笑衝動吹散了。
「呼,呼呼呼」
「哈哈,愛蜜莉雅大人真是……原來如此,真的是長大了了呢。之前還說您沒有變化什麼的,我實在是太沒有眼光了啊。」
「就是這樣哦,修斯。愛蜜莉雅是我值得驕傲的女兒,這也是當然的吧。」
「的確,是我看走眼了啊。」
互相對視交流著的福爾圖娜和修斯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現在兩人之間的氣氛與剛才相比更加溫馨柔和,而愛蜜莉雅也隱約意識到,正是自己剛才的一番話導致了某種變化的發生。
溫暖的氛圍,充盈於兩人之間。
而相互交錯的視線中,也肯定混雜著至今為止都不曾浮現的感情。
────那是一副,極為幸福的光景。
「……愛蜜莉雅?」
突然,將視線轉向這邊的福爾圖娜呼喚了愛蜜莉雅的名字。
聽到這聲呼喚的愛蜜莉雅吸了口氣,然後用手遮住了自己的雙眼。慌亂擦拭著即將流落的眼淚,愛蜜莉雅略顯刻意地「啊~」地出聲道。
「說不定是有髒東西進到了我的眼睛裡呢。非常大的髒東西。」
「有那麼大嗎?沒事嗎?」
「沒關係,也就只有拳頭大小而已。」
「您,您真的沒有事嗎?」
「都說了,我沒事哦!」
回應著擔心自己的兩人,愛蜜莉雅一邊擦拭著自己的雙眼,一邊站立起身。
起身之後,愛蜜莉雅就從餐桌離開,向著通往二樓的樓梯走去。
「之前有得到過很有效的眼藥。用了那個藥就會有眼睛被拿走一般清爽的感覺呢。」
「愛蜜莉雅的雙眼是很漂亮的紫紺色,可絕對不要做出那種捨棄雙眼的事情哦。畢竟那是一雙和兄長一樣,漂亮的眼眸啊。」
「那也是,和母親大人的雙眸一樣漂亮的顏色呢。」
或許是沒有想到會被這樣回應,聽到愛蜜莉雅回答的福爾圖娜楞了一下。而看到注視著福爾圖娜側臉露出笑容的修斯,愛蜜莉雅也笑了起來。
面頰含笑走上樓梯的愛蜜莉雅向著兩人轉過身,
「你們先吃吧。我很快就回來。」
「飯菜如果冷了可就不好吃了,所以真的要很快就回來哦。」
「嗯,就那麼一小會兒。」
「那麼,我會耐心等候您回來的哦,愛蜜莉雅大人。」
聽著福爾圖娜和修斯那送行的話語,愛蜜莉雅深吸了一口氣。
然後,愛蜜莉雅再一次轉過身,注視著目光落在餐桌上的兩人,
「────我,最喜歡你們了!」
說著,愛蜜莉雅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關上房門,愛蜜莉雅就像是要把體內的空氣盡數呼出一般長歎了一口氣。
感受著繃緊的體內傳來的絞痛,然後像是給自己鼓勁一般拍了拍自己的雙頰,搖了搖頭的愛蜜莉雅向著房間的角落邁出腳步。
在愛蜜莉雅放置衣物的木箱旁邊,有一個蓋著薄布的細長之物。
儘管至今為止,愛蜜莉雅都沒有想過去將手伸向那個東西,
「如果不去面對,什麼都不會開始吶。」
請賜予我,勇氣吧。
伸手輕觸自己的櫻唇,回憶著那份溫暖記憶的愛蜜莉雅用另一隻手輕輕一拉。
布片落下。
出現在愛蜜莉雅眼前的,是一面被擦亮的,能夠映出她的全身的落地鏡,
「────本應實現的幸福光景,究竟給與了妳什麼呢?」
在原本應該倒映出自己的鏡面中,愛蜜莉雅看到了站立著的白髮的魔女的身影。




備註

昴與愛蜜莉雅分別後,主線分為兩個視角,分別是在聖域挑戰試煉的愛蜜莉雅(B線)與前往宅邸的昴與加菲爾等人(A線)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83680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6 篇留言

風程
頭香 感謝更新

11-13 02:52

熾炎之翼
「伸手輕觸自己的櫻唇,回憶著那份溫暖記憶的愛蜜莉雅用另一隻手輕輕一拉。」
櫻唇XDDD抱歉我想歪了www

11-13 03:01

淋しくて
[e20]11-13 03:06
戀空翔太
謝謝大大 更新

11-13 03:25

死掉的音無
幫福爾圖娜跟修斯qq 即使是假的的但終於幸福了T_T

11-13 03:58

diasee
感謝勤勉~
話說原本期待白癡三人組的後續,看到今天標題一瞬間錯愕了
連三篇辛苦了T T

11-13 04:55

阿法
不可能實現的現在,這幸福太毒了。

11-13 08:24

roccosu
感謝更新,這根本是對 E M T 的糖衣毒藥吧…

11-13 09:09


"那份不安也因為兩人不約而同的否定而以'杞憂'的形式告終。"...是'杞人憂天'的縮稱嗎?

...看來愛蜜莉雅察覺到什麼了...雖然是她心中所期望的...

11-13 09:19

淋しくて
縮稱沒錯11-13 13:39
亞空
勤勉 勤勉 太勤勉了啊啊啊啊啊!

話說從整體來看,其實愛蜜莉亞做了兩次第二試練?
第一次因為記憶缺失,基本上也是不存在的過去

如果當初直接從第二試煉開始做,真是不知道會如何呢...

然後怎麼先跳過122了?

11-13 09:30

淋しくて
因為118~121都是B線
而122是A線11-13 13:37
你馬英九
沒有122嗎

11-13 10:19

阿蛋
122是主線A喔~~~ 122A=123B 是同時進行應該可以這麼說吧只是先看B部份而已

11-13 10:41

阿蛋
網路上有修斯 沒進化過的樣子嗎好好奇喔哈

11-13 10:42

淋しくて
只有同人腦補出來的版本11-13 13:38
roccosu
EMT 取回魔法使的力量,這是要變成主戰力的預兆嗎……擁有著比羅茲瓦爾更強大的魔法能力……

11-13 11:13

亞空
不,EMT基本上就魔力量能打平,技術還有戰鬥經驗之類的輸慘了

11-13 13:42

漫步在火坑
所以 昴把岳父打入地獄了...

04-25 21:01

SUDA
所以說是有A, B線先看的差異還說說照目錄順序看就好?

07-18 17:2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3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121 『請幫幫他... 後一篇:第四章124B『在鏡中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ariohahahah巴友們
電繪創作更新囉~有空按進來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