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核煉:閃燄使者》第二十七章 覺悟

作者:時零│2016-11-12 11:47:10│贊助:6│人氣:170
    之前一直忙著貼高捷少女的二創文,現在要回到我的老本行了。對劇情有所遺忘或是沒看過核煉的讀者,不妨回顧一下: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Category.php?owner=r9805chen&c=364227
─────
    「熾日回來了!」奎木打開房間的門大喊。

    在冥宙離開以後,我在頂樓待了一陣子,最後回翼到火的房間,他坐在自己的床上聽音樂,我則躺在睡袋上瞪著天花板。冥宙講的話、金屬人的死狀、還有國一時的事輪番占據我的思緒。

    「亞傑,你要下去嗎?」翼火看著我,微微皺眉。

    「要。」我翻個身站起來,聽熾日講他發現了什麼情報,也許能阻止我腦中凌亂的想法,反正現在什麼也做不了。

    我跟他們兩個下樓,其他人也已經來了。熾日坐在沙發上,用眼鏡布擦拭自己的鏡片,樣子看起來和出門前沒有多少差別。

    水辰從廚房走出來,丟一罐礦泉水給他,熾日喝了一口,然後看到我已經下樓。「你們遇到的那個,可以把身體變成機械的帶原者長什麼樣子?」他問我。

    我想了一下,跟他耗了那麼久,對他的長相我是很清楚的,可是真不知道該怎麼講,他長得太……「很普通。」我說:「黃種人的皮膚,黑色頭髮的男生,除此之外我不知道他有什麼特徵了,五官跟體型也很難說有什麼特別的。」

    「我還真想看看他長什麼樣子。」翼火打趣的說:「能長到完全沒有特色,也算是一種特色了。」

    「那我想我應該是找到了。」熾日說:「在那間工廠,我遇見兩個神智清醒的人,其中一個就是任文安。」

    熾日一說完,全場登時譁然,熾日等他們討論完以後又說:「另外一個我就不認識,可是他可以從背後長出火箭噴射器,當時我看著他用火箭噴射器飛向空中,然後離開那間工廠。他應該就是你們說的能夠機械化的核變人。」

    冥宙抬起頭。「熾日,那個人是不是向南飛的?」

    熾日眉頭一皺。「我沒注意他飛走的方向,怎麼了?」

    「在我們跟蹤那兩個公司的餘黨時,聽他們說過,彰化的帶原者上司現在在臺中。」她拿出一個皮夾。「在與那個機械能力者對戰時,我用捕蠅草咬壞他的外套,其中他的皮夾也掉了出來,然後我趁他不注意時用藤蔓把那個皮夾捲走,就是我手上的這個。

    「他也是帶原者組織的人,知道任何一點關於他的資訊都是有用的,所以我剛才在我房間搜查這個皮夾,看有沒有身分證,或是其他幹部給他的信件。」

    「妳有找到有用的東西嗎?」熾日問道。

    「我想有。」冥宙說:「裡面只有錢和幾張發票,找不到任何有個人資料的證件或信。」她打開皮夾,拿出那些發票。「可是我看了一下這些發票,買的只是一些電池或小工具,接著我又上網搜尋發票上的便利商店門市,除了其中一家是在臺中以外,其他的全部都在彰化。」

    「你的意思是說,他就是彰化的帶原者幹部?」水辰問。

    「應該就是了。」

    熾日把擦好的眼鏡戴上。「那個男子告訴任文安,出事了可以叫他,看來是要離開這附近的意思。」

    「那兩個公司餘黨也有說,彰化的上司打算離開臺中回去。」冥宙說,我記得他們是有這麼講沒錯。

    「記然如此,不是很好嗎?」地婭說:「冥宙說那個人很有本領,他離開臺中的話,對我們是好事,對吧?」

    「老實說,除非他的實戰能力是碎蹄那種層次,否則不管那個人有沒有留下來,對他們在臺中的陣營都影響不大。」

    「熾日,什麼意思?」水辰忽然戒慎起來。

    熾日又喝了一口水。「今天晚上,任文安就要率領他旗下的帶原者,把我們全部殲滅。」

    熾日的話說完,在場的氣氛凝結了,客廳在寂靜無聲中過了一秒。

    兩秒。

    然後,一半以上的人從坐的地方跳起來。

    「大師兄,他們快到了嗎?」柳土率先表態,然後警戒地看一看周圍的窗戶,一邊摩拳擦掌。

    「熾日,要不要把天璇他們先帶走?」地婭問。

    「先出去?」白金又變成了蝙蝠人狀態,動作已經準備好跳出窗戶。

    「坐好啦,你們這些笨蛋。」水辰托著臉頰,有些無言的看著站起來的人。

    「我會說『今晚』,是因為現在是凌晨四點。」熾日說:「我打聽到的不多,但我想任文安知道工廠被發現後,原本打算馬上派帶原者來這裡的,不過由他所講的話判斷,他決定在全臺中所有他管轄的帶原者都集合後,今天晚上十點後再攻過來。」

    「熾日,你有潛進去看工廠的內部嗎?」冥宙問。

    「有。」熾日說:「我在工廠的高處發現幾扇破掉的窗戶,那間工廠沒有分樓,那幾扇是普通人無法爬到的通風窗所以沒人注意,加上天色暗,我就爬了進去。」我想起在三汀山時熾日用引雷攀登峭壁的方式,知道爬牆對他來說易如反掌。

    「工廠的內部很空曠,有一些廢棄的工具和廢鐵被堆在角落,而且沒有燈,夜晚的光源就是任文安帶的幾把手電筒,所以他們沒有發現貼在鐵皮屋天花板上的我。

    「當時任文安坐在一邊的牆角,其他帶原者或站或坐的處於中間,我看到的就有二十二個,不包括沒被光照到的。」他講到二十二個帶原者時,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不太舒服,我相信我也是。

    「我接近任文安處的牆角,仍然保持在天花板上,那時他正在說話,所以更不容易注意到我。」

    「跟誰說?」水辰問。

    「那兩個公司餘黨的其中一個,就是在冥宙的回憶中,撞到劉亞傑的那個人。」熾日道。我跟冥宙對看一眼,因為我們都知道他,但我又馬上想到剛才在頂樓和她的對話,紅著臉低下頭。

    「雖然工廠裡沒什麼噪音,不過我在三層樓高的天花板,仍然無法聽清楚任文安說的話,那個嘍囉也是在他出去後我才認出來的。我想接近,可是考慮到很有可能被發現,別說跟二十幾個核變人打,光是要逃出來都有問題。

    「之後那個嘍囉跟他交談完,就一個人出去了,於是我也從通風窗離開,並跟上他的腳步,最後在他進入汽車之前用引雷拉住他的肩膀,他才注意到我。

    「他看到我的臉之後就暈倒了。我把他拖到更遠的地方再把他弄醒,之後問了他任文安的計畫。」

    「那個人怎麼說?」水辰問。

    「任文安告訴他的不多。」熾日道:「他只知道任文安已經聯絡部分帶原者了,要在今天全部到達工廠聽候指示,而任文安交代他的工作就是連絡其他公司的餘黨加入討伐我們的行動。除此之外他只告訴我時間,至於從哪條路接近、有多少人會來,他都不知道。」

    「等一下,現在那個人在哪?」奎木問。

    「我把他殺掉後埋在更遠處的樹林裡。」熾日說:「下過雨後土變得比較軟,挖起來方便。」

    「……喔。」奎木點頭。

    「任文安或許會叫其他人通知那些餘黨,也許不會,不過沒關係,那些普通人不成戰力。」熾日道:「我想問你們,接下來你們想怎麼做?」

    「你是說要躲在哪裡嗎?」翼火悠哉地說:「我覺得到其他縣市是個不錯的選擇,既然他們打算過了白天再來,時間足夠,我們甚至可以到屏東或臺東,看他們怎麼打。」

    「要逃自己去逃。」柳土不屑地輕哼。「他們想來就來啊,兵來將擋,水來土淹。」

    「就算真的只有二十二個,除一半還是比我們所有人中有戰力的多。」翼火說:「反正我們要對付的本來就不是帶原者,來日方長嘛。」

    白金有些責怪地看著翼火,後者用手擋住門面。「冥宙已經告訴亞傑了喔,沒關係啦。」他說,可是我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

    熾日將投靠在沙發上。「也許你們聽了會很驚訝。」他說:「但是這次,我的想法跟柳土一樣,是時候跟他們做個了斷了。」

    翼火跟星海驚訝地望向他,冥宙也差點站起來。「熾日,你真的這麼想?」她問。

    「帶原者遍及全臺各地,就算我們逃到別的地方,任文安只需打電話給那裡的同夥就能追擊我們。」熾日說:「今天就會有一群帶原者來到這裡,我不知道他會預留多少帶原者守著那間工廠,但今晚絕對是那裡的防守最薄弱的時候,要擊敗他們的話,這麼好的機會以後不會再有了。如果能生擒任文安,就可以逼問他他們組織的計畫,還有公司現在的情況。」

    「可是……就算他們真的不在乎引人注目打進來好了,那我們要派誰守著這裡?他們的人數是我們的兩倍以上,要攻打工廠還要守著這裡,是不可能辦到的。」

    熾日雙手抱胸。「冥宙,還記不記得我以前教你們的戰略課?」

    「記得。」冥宙說。原來專業殺手不是只要練習怎麼打架就好。

    「那妳還記不記得,讓拿破崙首度敗北的俄羅斯軍,是用什麼戰術獲勝的?」

    冥宙睜大眼睛。

    「今非昔比了,冥宙,妳說彰化的帶原者有四十幾個,其他縣市的更不知道有多少,公司的餘黨肯定很想要我們的命,跟性命比起來,一棟房子不算什麼。」熾日說道。如果你也看過自己家被炸成廢墟,才有資格把話說得這麼滿,我心想。

    他繼續說:「我們可以先住在之前租的公寓,這裡就留給他們吧,反正他們要的不是這裡,而是我們的命。我們所有人對付兵力被分散的工廠,才是最有機會成功的方法。」

    水辰站起來走到熾日背後,雙手按住他的肩膀。「老實說,在你說要滅掉公司之後,會有什麼瘋狂的想法我都不意外了。」她露出微笑。「我同意。」

    「哈!我早就說過了吧,人多又怎樣?一夫當關,萬夫莫敵啦!」柳土拍手笑道。

    「同意。」白金也點點頭道。

    冥宙縮回沙發中,低下頭思考著什麼,這時我舉起手。「熾日,如果你們要攻進那個工廠,能不能讓我先找地方安置我爸媽?」我說:「……當然,如果你們要,我也會參戰的。」

    「真的假的啊?熾日,亞傑也要去嗎?」地婭問。

    「別忘了他會跟我們在一起的原因,我們也許今天就能見證,神之語所說的災厄使者。」熾日老實不客氣地說:「劉亞傑,希望你能為今晚做好心理準備。」

    「好。」我說。

    「別忘了他剛剛說的。」水辰說:「那對夫妻總不能留在這裡吧?」

    「還有我們。」月瑤說完指指天璇和星海。

    熾日開始思考。「等等我會聯絡附近的飯店,先訂一間套房,今天晚上劉姓夫婦、你們三個、還有那名女子的石像都待在那裡。」他說完指向地婭:「地婭,妳也不用去工廠,和月瑤他們躲在旅館房間。」

    地婭一驚。「為什麼?」

    「帶原者還是有可能找到你們,而月瑤的瞬移一次只能帶走一個人,四個人跟一尊等人大小的石像,如果被他們發現了,需要五趟才能帶完,還是有可能被他們傷害,我需要具有實戰能力的人幫忙守著。妳的異能不適合正面迎敵,不過把房間內的各處安置石化血,可以起到很好的防禦效果。」他說:「而且帶原者們還是有可能有計畫奪回上司,必要時妳可以用那名女子的石像作為威脅他們的籌碼,冥宙說過帶原者是聽得懂人話的。雖然這個假設機率不大,但聊勝於無。」

    原本沉默不語的冥宙抬起頭。「熾日,如果朝我們進攻的帶原者,發現找不到我們以後,也許會折回工廠。」原來她剛剛是在思考今晚交戰的謀略。「就算我們襲擊工廠後,發現情勢不利還是可以逃跑,但如果被回來的帶原者前後包夾,我們不可能逃得了。」

    熾日又想了一陣,最後他拿出手機撥號。

    「楊龍,是我。」熾日道。

    「熾日?你想幹什麼?」楊龍的聲音從手機傳來。

    熾日開始把攻打帶原者的計畫告訴他們,其他人面面相覷,不曉得熾日葫蘆裡賣什麼藥。

    「……冥宙說得對,在我們戰鬥時,需要有人牽制住原本要對付我們的帶原者。」熾日說:「你們願不願意幫我們?」

    電話的那頭一直沒人回話,我聽見楊龍跟河馬他們竊竊私語的聲音。「也許會有十幾個帶原者到你們那兒。」他最後說:「你要我們僅僅四個人在那裡埋藏,在他們撲了個空以後出來干擾他們,替你們爭取出風頭的時間?冒著生命危險好幫助你們?」

    熾日抿起嘴唇。「不願意也無所謂。」

    「行,我做。」楊龍說:「反正對付他們也是核管署的本分,從這件事看來我們目標一致。」

    「好,多謝。」熾日說:「之後我會再找你討論計畫的細節。」他將電話掛掉。「從現在開始,所有人都回房間休息,不准再做其他事,要為今晚的決戰做好準備。」

    「要不要派人輪流值班守夜?」冥宙提議:「任文安可能等不到白天就先叫帶原者進攻,或是派人打探這裡。」

    「有道裡。」熾日點點頭。「由我先開始吧。水辰,到了早上八點記得起床交替。」

    「好啊。」她聳聳肩。

    於是,除了他們兩個,所有人都回到自己的臥室,客廳總算真正的熄燈了。

    ─────

    這一夜太混亂了,就算沒有到工廠的人,也因為發生太多事而沒時間休息,導致大家都很累,翼火爬到床上後馬上就睡著了,可是我回來後就睡了一下子,所以現在精神不差。

    我在確定他真的睡著以後,便把手機拿出來,躺在睡袋上看。剛剛走回來的路上,我就感覺到它傳來一陣震動,那時我猜有人傳訊息給我。

    果不其然,點進聊天室軟體的頁面後,就看到楊龍傳的訊息。「亞傑,現在有空嗎?有空的話記得打給我,不方便的話就傳訊息。」

    「什麼事?」我打回去。

    「我有聽到熾日說的襲擊工廠的計畫,有些地方聽不太清楚,但大致上了解。」他寫道:「我也知道預言的事,他們期望你就是解決帶原者事件的人。

    「亞傑,我知道你這幾天對付了不少帶原者,也很相信你的能力,可是我也聽說過那個叫星海的孩子的預言是很籠統的,不足以過度採信,也許他們說的人根本不是你,你沒有必要跟著他們一起去送死。如果今晚真的到了工廠,記得盡你所能的想辦法逃離那裡,太陽系的人也許會因為戰鬥而忽略你逃跑的事。」

    「我知道。」其實我早就覺得預言說的災厄使者是言真。「但是我怕他們如果活下來了,知道我臨陣脫離他們後,會對我父母不利。」雖然我這樣寫,但其實我心裡已經不怎麼覺得太陽系會濫殺無辜了,但想到這裡,我又很訝異自己會有這種想法。

    楊龍已讀了,不過沒有回話。我等了五分鐘才看到他的訊息出現。「亞傑,你對帶原者的事有什麼看法?」

    「什麼意思?」

    「我只是問一下。」他寫道:「你原本只是一個普通高中生,現在卻捲入這麼多事件中,其實這些事原本就不是你該碰到的。我很好奇你現在的想法。」

    現在換我已讀不回了。楊龍的問題出乎我意料,但也戳中我這幾天一直沒多想的事。

    其實一開始知道太陽系因為受到他們騷擾而想調查,我是沒什麼想法的,但是他們制定的許多計畫,還有投入的許多心力,都讓我覺得有些好奇,要不是冥宙之前說出他們會這麼做的真正原因,我可能還會納悶下去。我本人倒是對帶原者的事沒什麼看法,我會跟著太陽系只是想看好爸媽,什麼犯罪組織對我來說都不重要,就算因為受熾日擺布而遇上這麼多麻煩事,我也只是自認倒楣罷了。

    我想起那個被我殺掉的帶原者,忍不住心頭一縮。這一瞬間,已往都不曾有過的想法浮現。

    「楊龍,多虧你這樣問我,讓我想通了一些事。」我打了這些字:「我想今晚就算有機會逃走,我也想對抗那個叫任文安的人,把他制伏。」

    「為什麼?」他這次回得很快。

    「楊龍,在工廠附近的戰鬥中,我殺了一個帶原者。」我寫道。

    楊龍過了一陣子才回覆。「是嗎。」他一定以為這是我第一次殺人。「亞傑,我想你一定很難過,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抱歉。」

    「沒關係。」我寫:「如果我沒這麼做,很可能就跟冥宙一起死了,我不會後悔。」

    「那就好。」他寫道:「我們在以前的任務中偶爾殺過歹徒,屍體我也看過不少,我懂這種感覺。你可以這麼快穩定情緒,這樣很好。」

    「我的同學還有很多朋友都有異能。」我寫道:「我們的敵人不是帶原者,而是那些控制他們的人,他們的存在不止對我的那些朋友,以及所有臺中的核變人危險,那些被他們操控的人是更嚴重的受害者。我親眼看著那個沒有想殺我們的受控制者死在我面前,如果說我沒有罪惡感,那一定是騙人的。」

    剛剛打電話給爺爺時,我就有闡述自己的心情,能有人聽我說話,感覺真的很棒。「無辜的帶原者死了,可是控制他們的人還活著,而那些人才是我們真正的敵人。

    「自從回來之後,那個人的死狀總是出現在我的腦海,我想我必須為那個人的死做點什麼。我認為打倒任文安,解除臺中的帶原者危機,就是最好的方式,那個叫任文安的人一定要付出代價,跟我一樣,今晚的襲擊就是可以盡我所能的機會。」

    在他已讀完,又過了整整五分鐘。「我懂你的想法了,亞傑。」他打的字終於浮現:「既然如此,你今晚就好好表現吧,我相信你的實力。」

    接著,楊龍又打上一小段:「還有,一定要活著回來,這樣才能看我們給你準備的驚喜。」

    「什麼?」我不解地寫道,但他卻已經下線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828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Loli♥
WW頭香

11-12 11:51

時零
[e35]11-12 11:5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r9805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四... 後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異...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o156849音遊同好們
各位ㄤㄤ早上好(?),今天終於把(自己的)手機音遊介紹完惹,希望各位指教一番,或是乃打打招呼~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