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神知][自作後續同人]神亦不知道的新世界~Ⅳ~(花音誕-上)

作者:CLOW.READ│只有神知道的世界│2016-11-12 03:29:52│巴幣:0│人氣:565
(原文發於2015/03/03)


《神亦不知道的新世界.四》
《神身邊的光輝之星》

《神でさえ知らない新しいセカイ ~Ⅳ~》
~神の元に輝く星~
上編

〝A Whole New World Even God Dosen't Knows〞
~Chapter 4 GOD and His Shining STAR
(Part A)


~Ⅳ-1
星路起點

  「辛苦了~」

  三月一日,鳴澤電視台所辦的音樂選秀節目錄影結束。

  「千尋同學,步美同學,結同學,京同學,艾莉,恭喜妳們!」
  擔任客場嘉賓的花音向眼前的同窗們再度致賀。

  「謝謝,花音醬!」
  結帥氣地回謝。

  「這樣一來我們就是同行了呢!真是做夢也沒想過啊!」
  艾莉對這點顯然非常興奮。

  話是這樣說,在一旁的千尋總覺得還是沒太大真實感,自己的樂隊居然能走到這一步。這是她成立當初始料未及的。

  就在為天理慶生後不久,千尋等一眾樂隊成員在岡田小姐的力薦之下加入了她所屬公司旗下的訓練,有了專業的指導下進行了一個月的地獄式秘密苦練,參加了電視台的音樂選秀,昂然進入該選秀的前三甲。

  儘管不是第一名,但對於千尋、步美她們而言,這種結果已經讓她們受寵若驚了。

  「還不能自滿啊,雖然今次能拿下第三名,也打響了知名度了,但是今後的挑戰會更辛苦吧。」京未有自滿,而是勉勵夥伴們。

  「嗯,我還有全國大賽要顧呢……」
  步美在幾經掙扎後決定先體後藝的路線,現在是在運動場和錄音室兩邊跑。雖然辛苦,但步美未有認輸。

  「呵呵,我也要為大學課程備課呢……」
  結也同樣是分身不暇。臨近升學的日子,結終於說服她那強橫的母親,和家人達成了協議。家人允許結參與藝能界,但同時必須上大學接受企管訓練、將來以非常務身份準備接掌部分家業。本身成績就已經不錯的結為了做到這點,近來跟白鳥家展開了頻繁交流。

  「妳們都好厲害啊……」
  甚麼上大學、當企管之類的,千尋壓根就沒有想過。

  「妳這甚麼話啊千尋,妳現在不就是一隊上過電視的樂隊的主音了嗎?妳不也一樣厲害麼。」
  突然一把冷靜的男聲插了進來吐槽。

  「我才沒你厲害啦。有能考東大滿分也不奇怪的頭腦卻只跑去考鳴大的怪人。」
  千尋看見來人,沒好氣地回嘴。

  「這連揶揄也算不上吧。」

  「吵死啦。」

  「桂馬君!」
  花音笑了,向站在錄影廠門外走廊的桂馬招手。

  「為甚麼桂木你會在這裡啊……」步美皺皺眉。

  「花音給了我門票,我才來看看。」
  桂馬走來,向她們亮了亮票尾。

  「因為哥哥大人不愛看電視嘛。」
  艾莉笑道。桂馬不語。

  ……其實是還是因為收到花音的「邀請」郵件啦。指名出席的氣勢即使隔了一道屏幕還是強得可怕。

  花音只是在一旁擺著一副人畜無害的笑容。

  「妳們不是還要接受勝出訪談嗎?應該快輪到妳們了吧?」
  桂馬算了算時間,轉移話題。

  「喔,這樣說起來……」

  果不其然,不久之後岡田就前來通知五人要去接受組別訪談了。
  目送千尋等人離開錄影廠之後,岡田轉身問花音。
  「花音,妳今天的工作就這麼多,辛苦了。還有,我調整過妳的日程,在妳生日之前都妳可以休息一下。妳的同學我會安排送她們回家。妳能自己回去嗎?還是要和以前一樣召計程車?」

  時間已經不太早,岡田還得跟進千尋她們的訪問工作所以暫時抽不開身,於是如此詢問花音。

  「呃……嗯,不用了。桂馬君會送我回去的。」
  花音微笑回應,略帶期待地向桂馬打了眼色。桂馬只在一旁點點頭。

  「好吧,那麼拜託你了,桂馬君。」
  岡田囑託過後便快步離去,前往千尋她們受訪的房間。

  「那麼,妳收拾好後,我在後門等妳吧。」桂馬說。

  「嗯,待會見。」

  十五分鐘後,穿起用以隱藏身份的大衣和貝雷帽的花音來到電視台後門。

  「久等了。」

  「喔。還真快嘛。」
  果然大偶像換裝的速度真不是蓋的。

  「因為有桂馬君送我嘛。嘻嘻……」
  花音輕輕笑著,一把攬住了桂馬的右臂。

  「是……是這樣啊……」
  雖然多少有點適應了,桂馬顯然還是對這種親密接觸沒輒,然而他也沒把花音撇開。

  望著身邊滿臉幸福笑容的花音,桂馬略窘地輕咳一聲,

  「……我們走吧。」

  「嗯!」

  兩人避開了親衛隊的列隊,走在鳴澤市夜間的街道上。

  「話說妳那批親衛隊不是會例必守在妳出演的地方的停車場的嗎?妳這樣跟著我沒問題吧?」

  桂馬也見識過那軍容壯盛而且從來沒人逾矩追車的親衛隊。要不是披著後援會的風衣還真的會以為是不明來歷的紀律隊伍。

  「不會哦。岡田小姐會連絡後援會會長的。」

  「是喔……」
  畢竟被發現的話可是會鬧出大事的。

  桂馬算是安了心,然後罕有地帶起話題:

  「聽說妳又要參加海外的歌唱比賽?」

  「嗯,是啊。下月便要出發了。」

  花音這一年間曾參加國際知名的、在日本舉辦的歌唱節目。漂亮的成績讓她首度揚名海外,更數度獲邀到海外各地參加地區、國際性歌唱比賽。出國的頻率漸漸高了起來。為此,花音計劃高中畢業後去選修幾門外語。

  「很辛苦吧,妳還要兼顧上大學不是麼?」

  「和桂馬君比起來,這點不算甚麼啊。」花音嫣然一笑。

  桂馬決定既不捨棄打遊戲的時間、同時又計劃進修電腦和商業類的知識,甚至更私下與白鳥爺爺約好以後的事。

  於他而言,以自己的能力要應付未來這些計劃應是游刃有餘。相比花音的辛勞,這點事不值一提。

  桂馬由此感覺到,花音這句話有更深的意思。

  「……我能做到,不用操心。」
  因此他只簡短地回了一句。

  「嗯。只要是桂馬君你的話。」
  花音依然只是笑著。

  對話到此中止。

  沉默的籠罩下卻隱約有著一些安穩、幸福的氣氛。

  兩人就那樣安靜地慢慢走著,間中聽花音說些小趣事,繼續前往花音所住的公寓。

  雖然徒步回去要花不少時間,但這份安穩的幸福感、以及難得能獨處的時光,花音暗暗希望能延續更久……

  ——直到花音到達家門前。

  「……咦?」



  ~同一時間~
  另一邊廂,剛剛看著五位堂家安排的車輛載走千尋一行之後,岡田循例去了花音待過的化妝間檢查有無遺漏。

  「咦,這不是……」

  在化妝間大鏡前的桌上,擺著一條繫了桂馬人偶(艾莉送的)匙圈的鑰匙。

  匙圈的扣子明顯斷裂了,卻沒有鑰匙。

  岡田並未細想,抱怨了一聲後收起了它,打算明天才打電話問個明白。然後電召了計程車準備回家去。

  直到她快到家的時候,才想起鑰匙吊飾的外型非常眼熟。



  站在家門前的岡田小姐,以及此刻的花音,頓時冒出冷汗。



  「這東西不是扣在花音住的公寓的門匙上的嗎!?」

  「我的門匙呢!?」



~Ⅳ-2
禍不單行,焉知非福?


  桂馬堅持要看到她亮起燈來才會走,因此他還未離開,而是仰望著花音住的樓層。

  只是人上去那麼久還遲遲不見燈光,桂馬不禁起疑。

  隱約聽到花音的驚呼後不久,桂馬便看到公寓大堂的兩扇自動門打開,有人箭也似的向他衝來——轉瞬被抱住的桂馬登時被撞得往後飛,筆直撞上了行道樹。

  「桂馬君——!!」

  「嗚哇……痛死了……怎麼隔這麼久又來這招啦……」
  桂馬撐著上身,一手摸摸撞到的後腦勺。

  「對不起,可是、可是……!」

  從花音不知所措的聲音中,疑惑的桂馬立刻聽出不對勁。

  「……妳……」

  「咦?」

  「……該不會是沒法進門吧?」

  「呃……你怎麼知道……」

  桂馬沒好氣地扶起花音站好,自己也順勢站了起來逕自分析事態,
  「而且備份門匙在岡田小姐手上?」

  「呃……嗯。是的……」

  「岡田小姐正好回家了,又正好把鑰匙忘在事務所,不能趕來把門匙給妳。」

  「咦咦!?」
  怎麼他連這些都知道?

  「而且呼叫阿波羅也沒反應?」

  花音點點頭。

  「……唉………」
  桂馬又覺得頭開始作痛,然後掏出PFP準備發短訊給艾莉。

  誰料冷不防的,桂馬才剛打開郵箱,立刻就響起收訊的音效。

  〝你有郵件哦!〞

  迅速看完短訊,桂馬的眉頭鎖得更深。

  「…………」

  「呃……桂馬、君?」

  偏偏在這時候……

  「好冷!……是雪?」
  「不會吧……」

  兩人眼前開始落下小小的雪花。

  巧到不行的是,剛好經過的建築物外牆掛有大屏幕,上面正好播放著天氣預報,顯示目前這一帶因不明低氣壓籠罩而將可能有持續降雪。

  ……現實啊,你又開始耍我了是吧……

  桂馬沉著一張臉。花音無法看清他的表情,然後——

  「……花音,戴上帽子,盡量把臉遮好。快。」
  「呃、好的。」
  桂馬的語速莫名的快,花音沒有多問便照辦。

  等她隱藏好了,桂馬二話不說拉起她的左手就逕自邁開腳步。

  「哎!?咦!?」
  突然的牽手讓花音陷入慌亂。

  「別多問,跟著來就好。」
  不知為何,腳步也非常快。

  「呃、知道了……」



  出了火車站,桂馬帶著花音來到住宅區。附近已經開始見到積雪了,飄雪也明顯增強。

  大概是路上已經不再看到有人,桂馬的腳步漸漸放緩,也放開了花音的手讓她默默跟在身後。

  午夜已過,兩人在住宅區安靜的道路上走。

  然而走著走著,花音發現周遭的景色愈來愈眼熟。

  ——……這附近好像就是……!!

  突然察覺目的地是哪裡的花音,心裡再度混亂起來。

  ——不、不是吧!?

  ——可是都到這裡了,應該不會錯……

  ——這個時間,桂馬君的家人應該都在……

  ——…………

  正值妙齡的戀愛少女面對這種情況,一些念頭瞬間在腦海中掠過。

  ——呃!!我又在想甚麼啦!?

  大概是冷空氣的關係,花音雖然臉紅了但並未被桂馬察覺,不禁鬆一口氣。

  走過下一個轉角,出現在眼前的正是——

  桂木家。

  ——果然啊……

  當然,花音已不是第一次來這裡,說穿了也沒甚麼好驚慌的。

  只是眼前的光景有點不對勁。

  ——……嗯?

  這座住宅沒有任何一個窗戶透出燈光。

  花音不禁納悶,是他的家人都先睡了嗎?

  桂馬依然一言不發,帶著花音走到玄關,開門進屋。

  亮起走廊燈,門前沒有別人的鞋。兩對女用的拖鞋也好好的掛在門前的架上。

  「進來吧。」

  「呃,是的。打擾了……」

  連續兩個怪異情景、以及剛才看了郵件後沉下臉來的桂馬……所有痕跡都指向同一可能性——

  「那個、桂馬君……?」

  「…………甚麼事?」

  桂馬不自然的沉默,讓她確實了心中的結論:

  「該不會……」

  沉默。

  「你家裡、沒人在?」

  沉默。

  「而且……」

  花音欲言又止,大概是害羞起來了,話反而沒接下去。

  沉默的桂馬只是遞出他的PFP,上面顯示著剛剛艾莉傳來的短訊。

  花音接下,定睛看了看內文,雙眼瞪圓。

  「哎、咦——————!?」
  這可大出花音意料之外。



~Ⅳ-3
水的戀愛魔法

  雖說是求之不得,但突然獲得這種機會,反而讓花音六神無主。

  現在桂馬讓她先待在客廳,給了她備用毛巾擦乾雪水。旁邊是另一條浴巾以及一套艾莉的睡衣,準備讓她後來洗澡更換。

  當然,花音目前穿的是平常在電視台拍攝時預防不時之需的備用連身泳衣,剛才路上穿的全部衣服正在洗乾衣機中烘乾。

  這種時間單獨進入一名男生的家中,這家裡現在還只有他一個人,本來已經夠緊張的了。自己的衣物居然放在人家家裡的洗衣機中清洗……而自己則是穿著這樣的裝束……這讓花音又增添了許多不必要的胡思亂想,只得拍拍紅透的臉蛋好讓自己能冷靜一下。

  但想到洗衣機的一門之隔還有率先入浴、一絲不掛的桂馬,花音顯然忍不住任何想像,才剛冷卻一點的臉蛋又啵一聲漲紅。



  當花音在粉紅色的各種妄想中拼命掙扎時,另一邊廂的桂馬則是長嘆一聲,泡在自家的浴缸裡。

  沒想到事情居然會巧成這樣。

  剛才展示給花音看的短訊,內容大致是艾莉一行將連續數晚借宿結的家中,以及麻里臨時有事有一段時間不會回家的通知。

  然而事實上,桂馬並未展示另一封。
  那是天理寄來、述說春季家庭旅行中的事情的信。

  換言之,不單是家人不在,連鄰家的天理(以及老愛無事叨擾的女神)這陣子也不在家中。完全是兩人單獨相處的狀態。

  當然桂馬是絕對不會對花音做甚麼事。

  根據他的記憶,花音在私下會對自己深深信任的人有異常程度的依賴。換句話說也是個容易感到寂寞的人。

  在國內活動還好,現在她已經開始在國際嶄露鋒芒,可以預期會有更多時間不在本地,承受的壓力也將比現在更大。當然,他對花音的忍耐力有信心……

  喀噠喀噠。

  緊閉的窗戶被吹得連連抖動。看樣子在他淋浴洗身的期間外面已經增強為風雪了。

  「這種時期還真罕有啊……」

  覺得泡夠了的桂馬走出浴缸,圍好毛巾準備離開浴室,忽然啪的一聲,燈滅了。

  接著門外傳來一聲驚叫,未幾一個人影就砰的撞了進來直撲桂馬,兩人直接栽進浴缸,掀起大量水花。

  「呼啊!……好痛……——喂,花音!?」

  桂馬冒出水面呼吸,撐起自己坐了起來,才發現花音就像那天一樣幾乎整個趴在他身上,穿著連身泳衣、泡著熱水卻瑟縮發抖。依然無法習慣這種近距接觸(尤其是壓在腹邊的柔軟重量)的桂馬不禁臉泛淡紅。

  「花音?怎麼啦?」

  跟她說話她也沒給反應,只是繼續把臉埋在桂馬的胸膛上,緊緊環抱著他。無法推開她的桂馬只能暫時維持著這個樣子。

  「…………」

  在心中暗自一嘆,沒想到這種橋段會再次上演。

  他仔細一看,發現花音臉色有點發青。

  ——……是那件事嗎……

  桂馬立刻推想到緣由,然而卻想不到任何對策。唯有一手輕輕抱著她、一手在她的頭上輕輕來回撫摸。

  感受到頭上和背後的暖意,以及依靠的堅實胸膛帶來的安全感,花音心中的慌亂漸漸平伏下來。

  就這樣過了不知幾分鐘,察覺花音漸漸不再發抖的桂馬輕聲發問:
  「冷靜下來了嗎?」

  「……嗯。」

  「……那,妳可以放開了嗎?妳抱太緊讓我有點透不過氣了。」

  「啊……對不起……!」
  才剛平靜下來的花音發覺自己現在的樣子,臉蛋飛紅了一片,失措地放開了桂馬並背對著他。

  桂馬平順呼吸,準備站起,

  「那,我洗好了,我先出去吧。妳的衣服應該差不多烘乾了——」

  「那個!……」

  「甚麼事?」

  「那個…………」花音欲言又止,「可以、維持這樣多一會嗎……?」

  桂馬看到花音的表情,略感為難。

  「……啊、對不起,我沒說甚麼……」

  她的頭又垂了下去。

  …………

  「……十分鐘。」

  「……咦……」
  花音愕然抬頭望著他。

  「十分鐘,背對背。反正天冷,我不介意多泡一會。」
  桂馬說著重新坐了下來。

  「……嗯!」
  雖然眼角的淚珠仍然在打轉,但花音確實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就這樣,沉默的兩個人背對著背,泡在餘溫未退的水裡。

  花音壓著又羞又喜的快速心跳,享受著這段短暫的安穩時光。

  隨後不知過了多久——大抵超過了十分鐘——水也漸漸變冷時,電力忽然又恢復了。

  見花音不再露出害怕的表現,桂馬決定是時候離開浴室,花音也沒有表示異議。

  「別泡太久,快洗吧,會對妳的皮膚不好的。」
  臨行前不忘補上一句。

  「……嗯,我知道了。」

  桂馬說罷便走出浴室帶上了門。



  ——到底、還是不能放著不管啊……

  然後他沉思著穿上衣服,踱著慢步回房去了。



  同一時間,花音扭開淋浴的蓮蓬頭和浴缸水龍頭,重新添水。等水蒸氣開始重新溫暖這個空間,她才走出浴缸寬衣淋浴。

  ——人家又做了這麼大膽的事……!而且剛才衝進來的時候好像……

  臉蛋再度飛紅的她,又開始因為剛才的連串緊密接觸和緊接而來的種種妄想而心跳加速。

  但是,被桂馬抱在懷中的暖意、還有堅實的背的可靠感,全部都非常實在。

  ——記得桂馬君那次……也用他那大大的手輕撫過我的頭呢……

  他的手依然那樣溫暖……和以前一樣,能夠帶給自己安全感,同時有一陣強烈的幸福感覺——

  花音再度泡進浴缸,輕輕縮身讓水位浸過嘴邊,靜靜享受彷彿仍留有桂馬的溫度的水。

  ——啊~啊……人家現在不想放掉和桂馬君一起泡過的水了……



  桂馬離開後二十分鐘左右,她才走出浴室穿好睡衣。



~幕間 1~

  浴室事件的同一時間,五位堂家、結的房間。

  「好了,按這進度應該可以趕得及!」
  結一邊縫著某些東西一邊興奮說道。

  「花音醬……她應該不會有事吧?」

  艾莉選了布料和縫線繼續作業,略為憂心地問道。

  「……兩、兩個人、夜晚共處一室……」
  手拿針線教學書的栞光是想像就立刻頭冒蒸氣。

  「栞……」
  『栞~!!』
  密涅瓦慌張地扶著她,月夜則放下針線和伏爾甘一起幫忙,顯然已對栞的反應習以為常。

  「放心吧,找女神的時候雖然做過那種事,但桂木到底不是好色的人啦。」千尋輕鬆地表示。

  「…………」
  步美則是明顯臉色不佳地瞪了瞪千尋,雖說是逼不得已,但那次被害的可是自己耶。千尋只好回了個乾笑。

  「話說,真虧千尋妳能想到這個主意啊。」結暫時停下手上的針線微笑著。

  「嘿嘿,別小看我千尋大人喔!」
  千尋一臉得意地表示,手上轉著一條門匙。這東西可是她趁訪談前岡田不在的空檔溜去某間休息室才拿到的。

  『作為女神我是不太欣賞這種作為啦……』為人一本正經的瑪爾斯在一旁的鏡子中表示。

  「呃哈哈……」

  「再說本來還不是多虧天理醬給妳靈感。看妳在前天想到要問人家之前都在抱著頭抱怨不是麼。」似是為報一話之仇,步美毫不客氣地吐槽。

  「嗚呃……」
  千尋立刻「中箭」跪倒認輸。

  「好了啦步美,不過雖然很羨慕,但是難得的日子嘛。」結笑著打圓場。

  「畢竟花音醬平常就很忙,不像我們隨時能在學校和桂木相處大半天嘛。」千尋又立刻復活,再度以輕鬆的表情搭話。

  讓因公繁忙的花音在重要的日子裡多少彌補一下與桂馬共度的時間,這是她們的共識。

  「雖然妳們從現在開始也要變忙了就是吶。」月夜也加了把嘴。

  「哈哈,這倒也是啦……不過,我們不會認輸的喔。」千尋自信地表示。

  「這個當然啦!」結也眨了眨眼回道。

  「……艾莉同學,妳縫錯布了……」稍為回復狀態的栞指出。

  「咦!?啊哇哇……!」快要縫完那張布的艾莉慌忙拆線。

  月夜、結、千尋和步美看了都只能苦笑,期盼著手邊的大東西完成的一刻,不約而同地心中想著——

  ——我也想要一個呢……



~Ⅳ-4
難眠之夜


  ~三月二日,凌晨~

  略顯疲累的桂馬,安排花音睡艾莉的房間後,回到自己的神座同步玩了幾個遊戲,打完的時候時間已經過了半夜三點。

  「……今天先玩到這裡好了。」
  桂馬妥善地收起遊戲,上床就寢。

  …………

  ——她應該沒問題吧。

  桂馬刻意玩了一批遊戲讓自己放鬆下來才好入睡,但就是仍然覺得很清醒。

  看剛才浴室的意外,就知道花音明顯被勾起了被偷襲時的記憶。怎麼想都不覺得她今晚能夠安心入眠。

  畢竟那是比心靈空隙更強烈的心靈創傷——對兩人而言都是。

  雖然知道自己是後來的設局者,這份罪過亦已得到女孩們的原諒。

  對月夜,他把自己的失蹤化作新一道承諾,重獲了月夜的信任;

  對栞,他再次與栞為伴,讓她在第二度的迷茫中找出了更多的自我;

  對結,他以自己的正身明確對結表示自己應該是守護者的一方;

  對步美,他首次向攻略對象坦承自己的真實——儘管是難懂的方式——回應了步美的要求;

  對千尋,他最終向她闡明了事情因由、也針對那句重話作了彌補;

  對天理,他表達了謝意、解開遣詞用句的真意,撫平了信紙上的傷害;

  ——對被自己傷害過的數位女孩們,桂馬都用了自己的方法作出了補償。

  唯有花音——她一開始就沒將桂馬的消失視為傷害,卻成為自己當初怠忽的第一個犧牲品,對此桂馬始終於花音有愧。
  然而事後他不單仍未能給予補償,反之還屢受她鼓勵。後來還輾轉得知,花音還曾經帶他重回初識之地以歌言謝,自己卻因為靈魂交換而無法知曉,交換回來後還第二度甩了人家。

  ——…………我值得妳給我這麼大的謝意嗎……

  儘管桂馬就是獨欠花音未能給她補償,可是他也想不出他能做些甚麼。

  就在這段沉思中,過了約十五分鐘——

  叩叩叩。

  ——……唔?

  「那個……桂馬君,你……睡了嗎……?」

  ——真的來了啊……

  桂馬下床,前去打開房門。只見門前站著的是穿著艾莉的睡衣、抱著枕頭不知所措的花音。表情上略帶不安。

  「……先進來吧。」

  「呃……嗯……打擾了。」
  花音倒是沒料到桂馬這麼好說話,輕聲跟了進門。

  「……妳在這裡等我一下。」

  接著桂馬拋下這句話便暫時離開了房間。

  「…………?」

  突然被留在桂馬房間,花音顯得有點不自在。為了打發時間,她只好在房間裡四處張望。

  六台上下並排的大螢幕、後面靠牆的是一整櫃的各式遊戲主機,左側門邊放了兩個放滿遊戲的書架。架子附近延至床邊的地上都堆了不少遊戲。

  「果然整間房都有遊戲啊……咦?這些……」
  為這房間的景像不禁嘆息的花音,留意到櫃子上的一格放著的遊戲。

  儘管對遊戲不了解,但花音對自己演過的作品都有記憶——那一格放的都是花音或以角色聲優身份、或以演唱主題曲的身份參演過的遊戲。

  沒想到自己和桂馬本來就很稀少的關連之中,居然有這麼一道既明顯卻又不顯眼的紐帶在。

  光是這樣,剛才仍然籠罩自己的不安感頓時便已消失了一半。

  巧在此時,桂馬抱著一套被連褥回到房間,逕自開始鋪到地上。

  「咦……桂馬君……?」

  快速鋪好了的桂馬坐進被褥,

  「還不睡的話,妳就要有黑眼圈了。」
  桂馬的眼光望了望原本是他的睡床,催促花音就寢。

  還來不及反應的花音見桂馬已經蓋好了被、背對睡床,便只好依他的指示爬上原是桂馬的睡床。

  ——真是的……

  ——原本還想說點話謝謝他的說……

  ——不過,這也才像桂馬君啦。

  花音略鼓著腮蓋上了被子,一道非常強烈的安心感便隨之淹沒了她……

  ——啊……

  ——這是……桂馬君的氣味……

  她在被子中深呼吸,這種安心的氣息讓她忍不住貪吸更多。

  「……冷靜些了嗎?」
  聽著那些明顯的呼吸聲,桂馬實在無法安睡。

  「……嗯。」
  花音也似乎自覺做得太露骨了,雙頰略紅。
  「可是……真、真的讓人很安心呢……明明是第一次、睡、睡桂馬君的床……」

  ——……其實是第二次了。雖然上次還有羽衣墊著所以嚴格來說不算……
  聽著花音明顯害羞起來的聲音,桂馬倒是沒把事實說出口。因為沒必要讓此刻的害羞度再增加。

  「……那個,我能再提今晚最後一個要求嗎……」
  花音略為猶豫地再度開口,

  「……說吧。」

  「……可以、牽著我的手嗎……」
  輕輕伸出右手後,她的另一手立刻把被子拉過頭。

  ——……連這步都和預計一樣嗎……
  桂馬有點沒好氣地閉上眼——

  「……隨妳喜歡。」

  ——仰臥著伸出了左手。

  聽見桂馬沒拒絕,花音才放下了心。
  「……謝謝……」

  輕輕顫著的白晰小手,握上了略白的大掌。

  ——……這傢伙,手真的在抖啊……
  桂馬不再說話,別過頭去。
  他現在能做的就只是緩和她的不安。

  ——和剛才一樣的溫暖……
  花音感受著使她倍感安心的暖意從手上不斷傳來,她的手也漸漸的不再發抖……

  「……呼……」

  驚慌此刻已被徹底撫平,花音也在濃厚的安全感之中沉沉的睡去了……



~Ⅳ-5
星的甜美一天,神的秘密約定


  星期五早晨的桂木家廚房早早便升起了炊煙。

  習慣晚起的桂馬隱約嗅到樓下傳來陣陣香味,漸漸醒轉過來。

  當他坐起來時,發現自己睡床上的被鋪已摺疊整齊,窗戶也略為打開,讓陽光透射進來。

  ——這傢伙……

  桂馬花了一番工夫收起被鋪放回原處後,徐步下樓梳洗,回房更衣。

  到他走進飯廳,餐桌上已如他所料的放了兩套餐具。

  「啊,你起來了啊。早安,桂馬君。」
  穿著手套戴著圍裙站在廚房裡分菜的正是花音。

  「……早。妳何時起來的?」

  「一小時前左右吧。」頭戴粉紅蝴蝶結的花音有模有樣地兩手分別托著一盤早餐放到桌上。

  事實上她更早之前就醒了,但她可說不出欣賞桂馬的睡顏就看了半小時有多。

  「這樣啊,辛苦妳了。」

  「沒關係啦。早餐做好了哦,來吃吧。」

  「……喔。」穿好校服的桂馬坐下,「話說,妳怎麼不穿校服了?」

  「岡田小姐替我請假了。」

  ——真要說的話其實我也很想跟桂馬君一起上學啦……然後、像、像是學生夫婦甚麼的……!
  大概是開始想像自己穿校服站在桂木家廚房做早餐然後等桂馬下樓一起吃的景像吧,漸漸掩飾不住咧開笑容的微紅雙頰。

  ——……岡田小姐,正確決定吶。
  要是又讓哪邊的人看到花音居然在一個高中男生的家中走出來,到時就不只是花音的前途問題了。
  當然,看見眼前的花音的樣子,桂馬沒有說出來。

  「那麼拜託妳看家了。我會去買菜後才回來。」
  「嗯,交給我吧。」

  桂馬在玄關前穿好鞋,花音堅持主動送他。

  「東西我都告訴妳放在哪裡了吧?抱歉要讓妳做這些事。」
  「嗯嗯,沒關係,而且是我想做才做的。東西放的位置我都記好了,放心吧。」
  「啊啊。那我走了。」
  「路上小心。」

  大門關上後,

  ——……咦?剛剛的對話……不就是像妻子送丈夫出門的甜蜜畫面嗎!?

  花音的臉蛋啵的一聲泛紅,哇呀一聲捧著雙頰。

  ——哎呀不行不行!我要開始辦正事了!加油!

  然後搖搖頭,雙手握拳替自己打氣,開始在桂木家留宿的生活。



~幕間 2~

  桂馬若無其事地走進課室。

  「桂木那傢伙真的正常上學了……」
  千尋有點呆了,轉身偷偷跟步美耳語。這傢伙太浪費了本小姐製造的機會了吧!

  「真的留下花音醬一個在他家啊……」
  步美嘴上這麼說,卻又暗自鬆了口氣。



  ——眼角都有點黑……看樣子準沒錯了。

  桂馬一瞬間就察覺到千尋和步美的異樣眼光和動作。然而她們還未有自覺。

  ——真是的,又打這種多餘的算盤……雖然我也是被設計了……

  其實他來上學的另一個原因,是他還未想到如何單獨面對花音就是了。



  享受了難得清閒的早上,花音看過早上的電視後便動手為自己做午飯。

  「~~♪」

  洗完碗碟後,花音哼著自己的歌,計劃著下午幫忙做的家務流程。

  畢竟忙碌慣了,她便主動提出今天幫忙桂馬料理家務。桂馬好不容易才被說服答應。

  家有一隻打掃專家(前小惡魔)的影響力確實不是蓋的,家具即使不料理數天依然還是光潔如新。因此要做的其實沒多少。

  花音把麻里之前晾出去的衣服都收了回來,坐到沙發上摺衣服。只是偶爾摺到桂馬的衣服時,她都要費好大的勁才能忍住某種衝動。

  家務做著做著,花音覺得非常享受。

  ——這樣的家庭生活也不錯呢……

  做家務、做料理,這些其實她自己獨自居住後都必須自己完成,可是像今天這樣為了某個人而幫忙做家務和做料理到底是多久之前了?

  ——感覺好像能理解艾莉同學的心態了,雖然她的料理不敢恭維啦……

  (某隻BUG大打噴嚏)

  一邊吸塵的她不禁一邊幻想,要是當初沒踏入藝能界,現在的她會否在過今天這樣的平凡生活?

  可是,正因為她有做偶像,她才能認識桂馬、以及一眾同級好友。

  有了桂馬,她才有今天的樣子。

  桂馬讓她打破了許多過去的束縛,後來更兩度拯救了她的性命。自己對桂馬的情感早已從依賴、感謝逐漸昇華為更寬更深的愛戀和信賴。儘管知道桂馬的真意之後一度覺得可惜,但自己——以及其他宿主們——卻很訝異地並未動搖對他的感情。

  ——……真的、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了……嗯?這房間……

  想著想著,花音拉著吸塵器來到了二樓桂馬房間對面的門前。她還沒進去過。

  打開房門後發現房中排滿了許多書架,架上無一例外全是遊戲,而且分門別類做得比店家還細緻。

  「……果然桂馬君好厲害啊……」

  各種保護措施都做得非常齊全。花音不禁看得汗顏。這是博物館嗎?

  這間遊戲收藏室,看樣子是桂馬親自定期打掃的,地上和架上都難找塵垢。

  「看來這間房不用掃了……嗯?」

  在房中繞了一圈準備離開的時候,發現門後的掛鉤上掛了一把眼熟的傘子。

  「雨傘……?」

  傘子好好地捲起著,以漂亮的透明傘袋完整包著,一塵不染。
  她好奇地把它拿下來打開,看了一會才想起這把傘的花紋在哪裡看過。

  ——桂馬君……一直留著它啊……

  花音收起傘子,忍不住將它抱了入懷,緊緊抱著……

  ——為甚麼呢……明明桂馬君現在不在,卻覺得這麼溫暖……

= = = = = = = = = = = =

  黃昏。

  桂馬帶著晚飯材料和放在背包裡的另一盒東西回家了。

  「我回來了。」

  「歡迎回家,桂馬君!你要先洗澡?先做飯?還是——」

  「先做飯。」

  「嗚……」

  桂馬一下子就拆旗,花音想說戲弄一下他,結果碰釘了。

  帶著「這種老玩笑就免了」的眼神,桂馬逕自往廚房走。

  環視了客飯廳,雖然沒艾莉那種程度,但也打掃得很漂亮。

  「辛苦妳了,打掃得很好。」

  桂馬打算摸摸頭以示稱讚,花音卻鮮有地鼓著腮別開臉——雖然姑且還是接受了。

  「……又怎麼啦?」

  「沒~甚麼~」

  接著她轉身坐到沙發去,打開了電視。

  桂馬沒好氣地開始做飯。



  「…………」

  「…………」

  沉默的飯桌,兩人安靜地在吃。

  「……喂。」

  「……嗯?」

  「妳又怎麼了?」

  「沒甚麼~」依然鼓腮中。

  桂馬還是不明所以。

  「…………餵我。」
  嘴巴面向著他。

  「嗄?」

  「快點。」

  「…………」
  桂馬沒輒,夾起她碗中的一塊菜餚遞到花音面前。

  「『啊~嗯』呢?」

  「有必要嗎?」

  「有。」

  嘆了一口氣,桂馬勉強地開口說一聲「啊~嗯。」,花音這才張嘴吃下去,然後露出滿足的神情。

  「……搞不懂妳。」

  「嘿嘿……誰叫你剛才這麼快就說破人家。」

  鮮有的撒嬌後,花音露出了輕輕吐舌的淘氣表情。飯桌上的氣氛也因此才緩和下來。



  這一晚,她依然頑固地要到桂馬的房間睡。

(續下篇)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8262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同人小說|只有神知道的世界|若木民喜|桂木桂馬|中川かのん|原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darksilver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神知][自作後續同人]... 後一篇:[神知][自作後續同人]...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urikofireみんな
今天週末收假倒數中(囧😖) 今天要努力耍廢~充電!! 明天繼續一起努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