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神知][自作後續同人]神亦不知道的新世界~Ⅲ~(天理誕)

作者:CLOW.READ│只有神知道的世界│2016-11-12 02:18:35│巴幣:2│人氣:414
(原文發於2015/01/03)


《神亦不知道的新世界.三》
《常謝天道》
(天理誕)

《神でさえ知らない新しいセカイ ~Ⅲ~》
~天の理に感謝を~

〝A Whole New World Even God Dosen't Knows〞
~Chapter 3 Thanks to the Natural Laws~

—1 除舊迎新~


  二零一一年,除夕夜。

  「……♪ 決断力鈍ってるんじゃないの?……♪」

  除夕夜的東京巨蛋裡正在舉行中川花音的歲末演唱會。熱唱了將近四小時後進入安歌環節的花音唱出她最近聲演過大受歡迎的女子麻將動畫的角色歌,現場樂隊凌厲有勁的節奏和花音俐落的快舞再度帶起場內萬名觀眾們的情緒。

  「この勝ちどきが聞こえる?」
  最後一句歌詞、旋律結束的收尾動作引爆今晚不知第幾次的巨大歡呼,隨即又進了另一首歌……

  就這樣,黃昏五時開場的演唱會終於在晚上十點正式收官。

  唱了近五小時卻仍不顯疲態,花音滿足地回到後台化妝間卸妝沖澡更衣、收拾行裝準備回家時,化妝間的門被敲響了。

  「是的?」

  「花音,大除夕的辛苦妳了。收拾完成了嗎?」岡田小姐探頭進來問道。

  「啊,我好了。有甚麼事?」

  「那就行了。妳的同學——不,妳的朋友來找妳了哦。」

  「咦?」

  「妳們進來吧。」

  隨著岡田的一句話,幾位熟悉的面孔便湧了進來。

  「花音醬!辛苦妳了!很棒的表演啊!」艾莉和步美一臉興奮地抓著花音雙手。

  「謝、謝謝……」

  「果然現場看的感覺就是不一樣呢!」千尋也表示歎為觀止。

  「是啊!台上的樂隊我也很想參一腳呢!有機會的話能給我妳的新歌的鼓譜嗎?」結也難掩激動。據說這陣子她還常常去找花音的歌的樂譜。

  「這應該沒問題……」花音瞥了一眼岡田小姐,她微笑地點了點頭。事實上在今屆舞校祭再度同台演出的時候,親自在台側監場的岡田便對千尋這支樂隊產生興趣,她現在腦中甚至開始為她們構想出道計劃了。

  「演出、非常棒、是也……!」栞臉上也罕有地表現出興奮的神情。疾徐有序的歌曲編排讓她餘韻未散。

  「妳的慢歌唱得很優美吶。」月夜也微笑表示。

  「謝謝妳,月夜同學。」

  「還有,順道通知妳明天三天我替妳空出了假期。妳就趁這機會和朋友……還有那個他,」在門邊微笑看著這群女孩再度開口的岡田刻意頓了一下,花音聽到立刻臉紅了,「一起過個愉快的新年吧。新年快樂喔。」

  其實岡田也隱約察覺到花音和桂馬、以及和她的同學們之間的關係,然而她卻十分罕有地鮮有干涉。

  「啊,謝謝,岡田小姐,也祝妳新年快樂。」
  道別後的岡田隨即離開化妝間。女孩們開始一邊七嘴八舌地和花音討論起除夕夜和新年的玩樂安排,一邊離開了巨蛋,坐上白鳥家特地安排的車子前往舞島神社參加跨年祭典。

  「咦……說起來,桂馬君呢……」

  最重要的、把在場幾個女孩串連起來的中心人物卻不見人影。

  「啊啊,桂木的話他也有來啦,完場後他先送天理小姐回家了。」步美答道,「他還叫我們帶話,說花音醬妳今晚表現很好哦。真是的,自己來說不就好了嘛……」

  「這樣啊……」
  雖然有點美中不足,但聽到桂馬對自己的稱讚,花音還是很高興。

  「因為天理小姐的家人比較愛操心,誰叫她那副性格嘛。」結略為苦笑地表示。

  「而且她在三天後生日,家裡要連同過年的東西一起準備嘛。」艾莉說。

  「哦……原來她的生日是1月3日啊,跟我差剛好兩個月呢……」花音沉吟。

  「我還真的不知道吶……」

  『說起來戴安娜也沒提過哪。這麼重要的事……』伏爾甘道。

  『戴安娜這傢伙,明明這麼緊張她的宿主,怎麼就不跟我們提這些哪?太見外了吧。』阿波羅有點好笑。

  『慶祝會、要去、辦嗎?』密涅瓦拉拉栞的衣角,正好說出她在想的事。

  「當然要辦啦!」千尋大聲代栞回答了問題。

  「因為我們都欠天理醬很大的恩情嘛!」步美附和。

  「但是禮物該怎麼辦?」結表示,天理的無欲無求某方面而言和桂馬差不多,是個非常難選禮物的對象。

  「上次我們是做了個遊戲機套給桂木啦……」

  『我記得戴安娜姊姊的宿主好像擅長變那些障眼戲法……那個叫魔術來著?送那些的道具怎麼樣?』
  在桂馬的生日會上,瑪爾斯等一眾女神們雖然沒顯現但仍然對天理的表演印象深刻。

  『既然技巧那麼高超,想必例行的道具她都有了吧。』墨丘利在看逃出刀刺箱子的魔術時也難得聚精會神。這可是會瞬移術法的她所未曾看過的。

  「那麼,還是我們各自選嗎?」艾莉問。

  「人家想送些特別的說……」步美說。

  在大家思前想後,結似乎想到一些事。

  「各位,我想到一個好主意了。」

  結把自己的靈感述說完畢後,

  「嗯,我覺得這不錯呢!那套作品我也很喜歡……」花音笑道。

  「對吧?這是我之前在它的『同人作品』裡看到的哦。」

  「結的主意還真不少吶……」

  「可是,不算元旦派對,只剩下一天的時間,能夠完成嗎?」千尋算了算日子。

  「人家手也不巧啊……」步美不禁為自己笨拙的手工抱頭。

  「一人負責一個就好了,有困難的一起幫忙不就好了嘛。那時我們不也一樣嗎?」

  「……說的、對呢……」栞也覺得這個有點夢幻的主意不錯。

  「材料我家有現成的,應該沒問題吧。」結表示,「花音醬、月夜同學的手也很巧應該可以很快獨自完成,可以的話也抽空幫忙步美她們,這樣好嗎?」

  「我沒問題哦。」花音道。

  「交給我吧。」月夜也自信地表示。

  「那麼,我帶些相關的教學書過來以防萬一……可以嗎……」栞輕聲問。

  「嗯,這樣更好!拜託了喔。」

  「……好的……!」

  暢談之間,車子已經把她們送到神社附近了。



—2 新的一年~


  在元旦的中午左右,千尋一行六人連同桂馬兩兄妹一同來到天理家,邀天理一起前往舞島神社進行初拜。隨後大夥一起在桂木家的咖啡廳愉快地鬧了一整個下午(桂馬姑且願意留在會場,但是堅拒再度開口獻唱)。

  傍晚左右,各人彼此道別,回家吃新年晚飯去了。

  天理也回到家中,吃過晚飯、和父母一起看了一會新年節目,早早便入浴梳洗完畢準備睡覺了。

  『新年啊……在我們天界人來說人界的時間再長也只覺得是一瞬間,你們人類還是年復一年的愛熱鬧,有點佩服呢……』和天理過了十年多的戴安娜,這時才在鏡中表示神族的感想。

  「戴安娜妳們是女神,會這樣想也不奇怪啦。」天理微笑著整理卸下的髮辮,「但是我們人類生命始終不長,一年間也可以經歷很多事,過新年代表了我們對過去的懷緬、也有對未來一年的美好期盼哦。所以我們……不光是日本,全世界都一樣,會重視一年的終結和起始哦。」

  『對未來的期盼啊……這聽起來是很不錯的想法呢。』戴安娜想了想,微笑道:『那麼,我也祝天理新年快樂。希望妳今年也能過得幸福。』

  「謝謝妳,戴安娜。」

  今天能和這麼多朋友、以及桂馬一起度過,天理覺得非常高興。

  『說起來,妳的生日就在後天吧?』
  戴安娜可沒忘掉這麼重要的日子。

  「嗯,是啊。」

  『真失策。我應該告訴姊妹們的……』

  「哈哈,不用這樣啦。」

  『可是……!』

  「明明都是一年一次,戴安娜會對過新年納悶,對我的生日卻緊張成那樣子,有點說不通吧?」天理略為好笑地說。

  『嗚……我只是……』

  「我明白的哦,謝謝妳,戴安娜。但是不用刻意去通知別人了。我的生日能和家人跟戴安娜妳一起過,我已經很高興了。」天理微笑道。

  『天理說得也有道理啦,只是……』

  天理並不奢求有多少人向自己祝賀,能和自己覺得最重要的人們一起過,她就很滿足了。
  然而,看到戴安娜的表情變化,

  「對了,妳可不能刻意叫桂馬君過來為我慶祝哦。」
  『呃……!』
  果然,天理立刻就猜到她的下一個想法。

  『可是,這是天理的重要日子,而且他又接納天理妳們的宣示了,桂木先生說甚麼都應該……!』戴安娜企圖辯駁,希望說服天理。

  「戴安娜。」
  天理卻只是簡單的一聲,便讓戴安娜立刻閉上嘴巴。

  當然,桂馬能主動來為自己慶生,她會很高興。
  但若他是被強迫而來,那麼即使他來道賀天理自己也不會覺得高興。

  「要是妳今年真的又瞞著我去強邀他來,我真的會生氣哦。」
  天理說這句話的表情無比認真,語氣斬釘截鐵,鮮有散發的氣場沒給戴安娜絲毫可乘之機。

  『天理這樣說的話……那好吧……』
  戴安娜只得灰溜溜地表示妥協,打消原本的念頭。

  「好了,明天七香同學約了我去參拜,我得早起了。晚安,戴安娜。」
  天理關燈,蓋上被子。

  『晚安,天理。』

  雖然回想今天前往初拜的時候,千尋她們似乎都不約而同地問到自己喜歡甚麼,但天理並未有想得太多,便徐徐的睡去了。

  桌上放著一張大吉的籤紙。



—3 忙碌的生日?~


  ~1月3日~

  「天理,生日快樂。」
  一早起床下樓,便看到早已坐在飯廳的雙親微笑著。

  「謝謝,爸爸,媽媽。」

  其實昨天她也收到七香的禮物——棋子「桂馬」的鑰匙扣和預早的祝賀。明明天理好言婉拒,七香卻異常地堅持一定要請她吃午飯,結果原來是為她提早慶生。(據說是因為今天棋院有不能缺席的活動)

  「七香醬的禮物還喜歡嗎?」

  「嗯,不錯哦。我扣在書包上了。」

  「嘿嘿,因為是『桂馬』嘛~」
  面對母親忽然調侃,天理還是啵一聲臉紅,慌忙否認。
  「哈哈,跟妳開玩笑而已啦。」

  「媽媽真是的……」

  「好了啦孩子的媽,談笑就此打住吧。」不禁莞爾的父親出面打圓場,又煞有介事地表示:「而且,天理今天應該會很忙碌的。」

  「咦?」

  「喔,說來也是呢!」母親似是想起了一些事,恍然答話。

  父母兩人一致的反應,讓天理覺得更加不解了。

  〝今天不是我們一家一起過嗎?〞

  「天理,這麼突然有點抱歉,我有點事情想妳出去舞島辦一下,可以嗎?」

  母親忽然提出跑腿的要求,天理雖感愕然但也沒有拒絕。

  「嗯,可以哦。」

  天理換好衣服後,聽過母親的委託便出門去了。

  父母把女兒送出門後不久,

  「好啦,把握時間,我們也行動吧。」父親起勁地表示。
  「OK~」

  畢竟,今天這家中會迎來不少客人。當中還有大人物,當然要盡力招呼了。



  「真奇怪,爸媽這種日子應該是不會要我去這麼遠的地方跑腿的啊……」
  天理還是覺得有點納悶。

  『我也覺得有點奇怪,我跟姊妹們的通話從昨天開始就沒有任何反應……』
  戴安娜也表示疑惑,是平常談天理的事情談太多終於惹人厭煩了嗎?



  天理到家時已是中午過後。

  「我回來了。」

  「妳回來啦?先過來客廳這邊吧。」客飯廳那邊傳來母親的聲音。

  進來後天理才發現廳內裝飾得五彩繽紛,一派要開一場大生日會似的氛圍。父親還在廚房中埋頭忙著整理東西。

  「爸爸,媽媽,這到底……」

  「哼哼,這可是我親手設計的佈置哦!漂亮吧?」媽媽十分得意地詢問。

  「呃、嗯,是很漂亮,但是……」

  「好啦好啦,先別說這些,桌子上那盒子是我和爸爸送給妳的新衣服。先上樓把它穿好吧。」

  走到桌邊的母親不由分說地抱起大大的盒子塞到天理懷中,推著她離開客飯廳。

  「呃,好的……」

  看著女兒上樓後,母親一臉神氣地回到客飯廳。

  「孩子的爸,一切準備好了嗎?」

  「喔喔。當然了。雖然冰箱有點小但還是放得下。東西也都準備好了。她們何時會到?」父親也信心十足地回應。

  「天理回來之前打過電話來了,很快就會到囉。」

  「話說還真沒想到呢,天理在別的學校也有這麼多朋友,而且竟然還認識那個人……」

  「呵呵呵,這也是好事啊。而且免錢能近距離看到真人,賺翻了不是嗎?」
  提到這裡,天理母親的表情顯得更加亢奮。

  「孩子的媽,該高興的地方不太一樣吧。」父親有點汗顏。



  「媽媽真是的,明明不用那麼鋪張嘛……」
  天理一邊鮮有地小聲抱怨,一邊換上父母送給她的新衣裳。

  『雙親願意為女兒一年一次的日子大事慶祝,這是很棒的事情啊。』
  感受到強烈親情的戴安娜彷彿又得到了不少愛的力量,連她也難掩興奮。

  「我是很高興啦,但總感覺……不太尋常………」

  換好衣服的天理站到全身鏡前,

  『很漂亮哦,天理!』戴安娜兩眼發光地表示。

  「謝謝妳,戴安娜。」天理還是少不免有點害羞。

  『趕快讓妳的父母看看吧。』

  「呃……嗯。」

  正當她下樓的時候,門鈴響了。

  「天理,去應門吧。」
  母親在廳中喊道。

  「是。來了——」

  天理來到玄關前打開大門,

  「天理醬生日快樂——!!」

  迎面而來的是七句異口同聲的祝賀。

  「呃、哎……?!」

  「歡迎光臨哦~」
  母親滿臉笑容地出來迎接。

  天理頓時無法反應。



—4 親、子、友~

  「天理,這驚喜妳覺得怎麼樣?」
  時近傍晚,千尋一行正在廳中愉快嬉鬧著,天理的母親走出廚房,來到暫時休息中的女兒旁邊。

  「嗯,當初花音醬她們出現在玄關的時候,我真的有點嚇到了。但是……我很高興哦。」

  「呵呵,那麼計劃便是大成功了呢。」母親嘻嘻笑著,帶著點淘氣的表情。

  「媽媽……」

  「好啦好啦,嚇到妳不好意思。我們也知道妳不喜歡太鋪張,但是難得今天妳有這麼多朋友願意來,不大事慶祝一下怎麼行呢?」
  望著略為鼓起腮幫子的女兒,父親也來打圓場。

  「妳啊從來就朋友少,現在高中裡較要好的也只有七香醬,媽媽我可是很擔心哦……」裝了個嘆氣樣。

  「呃哈哈……」這個老問題天理倒是沒辦法反駁,只得苦笑。

  「可是呢,現在妳有了這麼多不同校的朋友,而且每個都是會為別人著想的好孩子,媽媽我放心不少哪。」
  母親望著正在即席獻唱的花音和正在旁邊愉快地助興歡呼的千尋、步美和結,滿足地笑道。

  「而且看來也有和妳比較相近的孩子們呢。」
  父親則是看著在一旁較為安靜但也充滿笑容的月夜和栞。不愧是父親,也很擅長看人。

  「嗯,她們都是很棒的朋友哦……」

  「呵呵,都託桂馬君的福吧。」母親又故意說道。

  「欸!?」
  天理又臉紅了一陣。媽媽怎麼會知道……!?

  「她們都是桂馬君的同學吧。」父親微笑著,卻仍展現敏銳的觀察力。

  「呃啊……」支吾以對。父母的反應暗示著他們知道的似乎不只這些。

  「好了,話先說到這裡……花音醬~~我想和妳合唱一首耶,不介意伯母來礙事嗎~?」
  母親忽然話鋒一轉,朝剛剛唱完一曲接受掌聲的花音喊道。

  「不會啦,我很樂意!」花音燦爛地笑著回答,母親立刻就活像個小女孩似的蹦蹦跳往客廳去了。

  「孩子的媽真是的……」父親也帶著愉快的微笑看著這幅和樂光景,「天理,爸媽都非常重視妳。所以呢……」

  父親蹲到天理面前,

  「只要天理妳覺得幸福,爸媽會尊重妳的選擇的。」

  「爸爸……」

  「好了,我該回廚房忙了。十人份的晚飯可不輕鬆吶。」說著就再度穿起圍裙,父親便再度往廚房走去。

  「啊,我也來幫忙……!」

  「不用了,今天妳是主角,不跟妳的朋友一起大鬧一番怎麼行呢?妳就去和妳媽一起吧陪妳的朋友吧。」
  父親婉拒了女兒的幫忙。
  「不用幫忙啦,妳不聽爸的話了?」

  「呃……」
  天理最終選擇聽話,
  「那麼,我就依爸爸的話,我去跟千尋同學她們玩了。」

  「嗯,盡興點。」

  待女兒走遠後,父親轉回廚房。

  「……而且,還有最後一位客人啊。」

  暗自微笑著,期待那位中心人物的到來。



  「伯父伯母做的菜真好吃啊!」
  望著吃飽喝足的步美,千尋不禁表示。

  「呵呵,謝謝妳哦千尋醬,這樣我們做菜也就值了。」
  母親樂呵呵地表示。兩夫婦為這麼多人同時做菜的機會可不多(畢竟女兒是那樣子),兩人都各自做了不少看家菜。

  「我們、幫忙收拾吧。」
  「好啊,栞。」
  月夜和栞、還有結也開始動手幫忙收拾碗筷。

  「哎呀,怎麼能讓做客的妳們動手啊。」

  「沒關係沒關係,打擾了您們這麼久,這點事我們應該做啦。」
  幫忙把餐具送回廚房的結和步美輕鬆地表示。

  「而且我們平常也受天理醬不少照顧,就當是答謝吧。」
  在廚房幫忙洗碗碟的花音也笑道。

  「真抱歉哪,要讓大明星花音醬替我們家洗碗碟……不會傷皮膚吧?」
  在一旁洗鍋子的父親歉笑地表示。傷到大人物的皮膚他們可擔當不起啊。

  「不用介意哦。我平常一個人住,做飯洗碗已經習慣了,保護措施我也有做的。」
  花音笑著揮了揮戴了洗滌用手套的手回答。

  女孩們友善的回答,著實再次讓天理的父母們感受到自己的女兒真的交到了一群知心好友。



—5 禮物與驚喜~


  半小時後,碗碟也洗得差不多了,天理的父親便說:
  「好了,妳們可以回客廳繼續玩了。接下來的讓我們做吧。」

  母親也接口,
  「妳們不是還有一件事要做嗎?」
  與七位女孩交換了一下眼神。

  數秒鐘的沉默後,七人異口同聲回答:
  「是的!」

  「咦……?等等……」
  話音剛落,七個女孩便一起又拉又推的把不明就裡的天理帶回客廳,然後煞有介事地各自拿起放在沙發側的八個盒子。

  「這些是……?」

  「要送妳的生日禮物吶。」月夜說。

  七個人,卻有八份?

  「請妳先打開這個吧。」
  拿著兩個盒子的花音先遞上了其中一個,促她打開。

  天理接過花音的第一個盒子,打開一看,

  「這是……」

  裡面裝著一個手縫人偶,頭部兩側綁著麻花辮圈圈似的造工,可以看出這是天理的人偶。

  「然後,請妳收下這些吧。」
  花音微笑著,帶頭將禮物送給天理。之後月夜、栞、結、步美、千尋和艾莉也陸續遞上。

  天理依序拆開盒子,裡面都裝有一個大小相若、以送禮人為原型的人偶。

  「這……」

  看著眼前的幾個女孩,天理一時間想不到該說甚麼。

  「記得那個我們合力把桂馬君叫回來的晚上,還有向桂馬君表達決意的一天……嗯嗯,不對,還有一直以來,妳都為守望我們做出許多努力,我們都受了妳莫大的照顧……」花音的雙手握住天理的雙手,「所以,我們一直都很想向妳道謝。謝謝妳,天理醬。」

  「接桂木回來的晚上,明明妳是最著緊的一個,我卻向妳發了幾次脾氣,還差點誤了大事……對不起哪。」步美也略顯窘態地表示謝罪。

  「在桂木拒絕我後、還有在過去之中,也多虧妳把桂木從苦痛之中拉了回來,他才能像那樣坦誠面對我們……謝謝妳啊,天理醬。」
  千尋微笑著跟天理道謝。在之前的茶座談話之中,桂馬對她的描述讓千尋感覺到天理的存在意義有多重大。
  因為天理始終如一的支持,才讓桂馬走出深淵、積極面對她們。
  所以,千尋本人也對天理充滿感謝和敬佩之情。

  「那個、因為有了妳的堅持,才會有今天的桂木君,也造就了今天的我們,所以……」栞鮮有地沒有吃螺絲,「我們很謝謝妳……」

  「謝謝妳讓桂馬回來,也因為這樣我們才能彼此坦誠相對。謝謝妳,天理。」月夜微笑道。

  「妳把哥哥大人帶了回來,也能讓我繼續當哥哥大人的妹妹,我也很感謝妳哦,天理小姐!」艾莉也衷心的表達謝意。

  「沒有妳把桂馬君送回過去,說不定我便不會有和桂馬君相遇的契機了,我的朋友小麗和白鳥爺爺可能也不會得到救贖了。謝謝妳啊,天理醬。」結也一副柔和的表情。

  「各位……」

  竟能聽到這麼直白的道謝,天理頓時說不出話來。

  「對了,妳試著把兩個人偶的左手和右手碰起來看看?」
  天理還來不及反應,花音忽然如是提議。不解的天理便拿起花音和自己的人偶試著照辦——

  兩隻手扣在了一起。
  聰明的天理立刻知道,人偶的手裡藏了小磁鐵。

  「來,接下來的也試試看吧。」
  月夜也促她趕快嘗試。

  最終,茶几上的八個人偶彼此左手扣右手、圍成了一個圓圈。

  「啊……!」

  ——就好像那一天晚上,大夥兒圍成一圈、心意合一召喚桂馬的靈魂的情景。唯一不同的是,現在這圓圈裡還多了千尋和艾莉。

  望著不知作何反應的天理,七位少女不約而同露出燦爛的笑容,再度同聲說出:
  「生日快樂,天理醬!」

  「……謝謝……!謝謝妳們……!!」
  會心的一擊,天理驚喜得幾乎落淚了。

  分別在廚房和飯廳一直看著她們的天理父母也甚感欣慰。

  然而,天理的驚喜並未到此為止。

  門鈴此時再度響起。

  「咦?這個時間還有人來嗎……」
  天理和一眾女孩都表示疑惑,

  「呵呵,中心的人物要來啦。」
  天理的父親卻心中有數似的拋下這句話,逕自出去應門。

  「爸爸……?」

  「你來啦。歡迎。」
  「抱歉打擾了。」
  外面傳來的是耳熟的、無甚起伏的男聲。

  「要我幫忙拿嗎?」
  「不,我還能拿得住。」
  「手邊那個東西我先替你拿進去吧。」
  「有勞了。」

  未幾,天理的父親便捧著和剛才天理收到的差不多大的盒子回來客廳,隨後緊接出現在客廳入口的是——

  「「「桂木(君)!」」」
  「「「桂馬君!」」」
  「哥哥大人!」
  「桂馬……!」

  ——桂馬。
  在女孩們的驚呼下進場的桂馬捧著一個更大的盒子,放到茶几上。同時天理的父母也開始擺放小碟子和叉子了。

  「抱歉來晚了。做這個花了不少時間。」

  桂馬依然是一號的表情,打開了大盒,裡面的東西使眾女孩們盡表驚訝。

  裡面是一個足夠十二人份的大型生日蛋糕。

  「辛苦你囉,桂馬君。」
  天理的母親笑吟吟地道謝。

  「不會。」
  雖然規模大了點,但還是桂馬一人力所能及的範圍之內。頂多就是要叫麻里幫點小忙而已。

  和桂馬的生日會一樣,這也是個巧克力蛋糕,上面也到處有些仿魔術道具的甜點裝飾畫(麻里作)。圓心的大空間則是用白奶油拉線寫成大字體「Happy Birthday Tenri」。

  「哇啊……」步美、千尋和艾莉看得目瞪口呆。

  「好厲害……」栞和月夜只能說出這字眼。

  「這和我家廚師有得比耶……」甚至結也有點難以置信。

  「桂馬君,你可以上電視參加料理秀了哪……你真的不考慮當我的專屬廚師嗎?」花音半驚歎半開玩笑地表示。

  「別鬧了,哪有這麼誇張。」桂馬還是一句帶過。

  「可是,這幾乎是哥哥大人一手包辦的吧……」

  「是啊。媽也幫了點忙。沒妳插手反而順利得多。」

  「嗚嗚~~這種場合不要說這種話嘛~~」艾莉淚目。

  「我說事實而已。」
  桂馬無視妹妹的悲鳴,逕自插好並點亮蠟燭。七位女孩再度唱起第二次生日歌。

  分過生日蛋糕,大夥又津津有味地吃下了這道特大的飯後甜品。

  吃蛋糕的期間,天理母親故意漏了一句:
  「果然,妳們的中心人物就是桂馬君呢~難怪整個下午都好像覺得缺了甚麼似的~」

  不僅天理,艾莉以外的女孩們不約而同地嗆了一下,各自的臉蛋都泛起深淺不一的紅暈,然後整場陷入青澀的沉默。

  「呵呵呵,好久沒感受到這種青春的氛圍囉,呵呵呵呵……」
  「孩子的媽……」

  天理父親只得苦笑,桂馬煞有介事地清清喉嚨,大夥——七個女孩還是臉紅紅的——才又開始默默地吃起了蛋糕。

  順道一提,餘下吃不完的還是給步美吃光光了。



—6 男人的約定~


  「晚安囉,天理!」
  「今天的派對,妳覺得怎樣?」
  「嗯,很愉快很好玩。謝謝妳們。」
  「是嘛,那樣我們就安心啦。」
  …………
  吃過蛋糕,時間已經不早了。女孩們在閘門前方跟天理道別,天理比平常展現了更為放鬆的笑容。

  桂馬站在玄關前,望著前方與女孩們寒暄的天理。
  「說起來,自從跟你再見面之後,天理的笑容又多起來了。謝謝你,桂馬君。」天理的父親忽然走到桂馬旁邊,緩緩開口。

  「哎……」

  「雖然你們沒說,麻里太太跟艾莉妹妹也沒多提,但是我們當父母的還是稍微看得出來啦……你和天理和那六個女孩之間,有一層外人難以解釋的關係在。我猜對了嗎?」

  桂馬沒有辯駁,也沒有否認。然後他緩緩地開口:

  「伯父……你們、不會怪我嗎?那個……」

  「說你是花心或是玩弄天理的負心漢嗎?常人的父親或許會這樣說沒錯啦……」

  天理的父親卻是看透了甚麼似的,望著大閘前的女孩們。

  「……但是呢,我從你們之間的氛圍之中感受得到,一層常人解釋不來、卻又互相許心的深厚關係。而且,從那幾個孩子的眼神之中,我看得出來——那是比當初我和孩子的媽對彼此曾經有過的眼神更深邃的……」

  「…………」

  「同樣青春過戀愛過,我能理解天理、還有那六個女孩對你的情感,」天理的父親微笑地轉看桂馬,「而我也看得出來,就如她們重視桂馬君般,你也同樣地珍惜她們。儘管你的和她們的還是有點不同啦……」

  「伯父……」

  為人父母的,都有這種能力嗎……

  「所以呢,我要拜託你的只有一件事。」

  「……請說。」

  「今後也請繼續守望著天理,不要離開她。」

  看著這位父親的表情,桂馬不知為何聯想到自己的父親桂一。

  「……我知道了。」
  因此,雖仍面無表情,桂馬的回答卻非常堅決。

  「很好。那就拜託了。」
  天理的父親滿意地笑了。



—7 信~


  度過了難忘的一天,準備睡覺的天理滿足地整理著頭髮。

  『沒想到桂木先生也準備了同樣的手製禮物呢。』
  戴安娜對桂馬的贈禮表示驚訝。她還以為桂馬會送些甚麼讓人脫力的東西。

  「戴安娜,妳這樣說有點失禮吧。」
  雖是輕微責備,但天理的話句卻是充滿幸福感。

  『我是說事實而已啊,天理。而且送禮時又那麼簡短就算了。真是的……』

  「哈哈,桂馬君就是那樣的人,沒辦法要求他那麼多的啦。而且……」

  『而且?』

  「嗯嗯,沒事了。明天要早起,我該睡了。晚安,戴安娜。」
  『晚安,天理。』
  天理關了房燈,上床就寢。

  天理的櫃頭上放著結所送的燈罩形雙層架。

  下層放的是手牽手圍成環形的八個人偶。

  上層中間放的赫然是桂馬的人偶。

  書桌上,有著一張翻轉了的信紙。

『天理:

   生日快樂。

   這是我收到結的通知和圖樣後自己做出來的。如妳知道的,我畫畫不太行,所以圖樣是花音先替我畫好再讓結傳真過來的。蛋糕本身很早就弄好了,為了縫好這個才弄得這麼晚,抱歉了。

   趁這機會我也得再跟妳道謝和道歉。

   傷害千尋的那個晚上也好,被香織刺激後放棄現實也好,都多虧有妳願意不顧一切的把我從傷痛之中拉回來,我才能重新走我該走的路。更重要的是妳願意為了我這個僅從幼稚園相識、話沒幾句的男生,默默地無條件在暗地裡付出了十年的努力和光陰。沒有妳,女神不可能得救,我也無法繼續對抗現實的壓迫。妳的付出,我非常感謝。

   至於道歉,我想妳也知道。我轉回現實後、當初重遇妳的我對妳毫無印象,然後又在要妳無條件替我守了十年之後接受我第三封信的末段那些話。我知道我那種話很忘恩負義,但我真的只希望妳不要糾葛於我而耽誤妳自己的幸福。為此,我必須向妳正式道歉。對不起。

   最後,我很感謝妳願意不捨棄我,願意在我追逐理想的路上繼續同行。

   謝謝妳。天理。

   再次祝妳生日快樂。

   桂馬』


此刻經已熟睡的天理的睡臉上,洋溢著幸福的氛圍。

~完~

此版本將補上分節副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826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只有神知道的世界|若木民喜|桂木桂馬|鮎川天理|同人小說|原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darksilver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神知][自作後續同人]... 後一篇:[神知][自作後續同人]...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nick60412大家
菜鳥電繪!想找交流的夥伴!也歡迎來小屋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