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神知][自作後續同人]神亦不知道的新世界~Ⅱ~(神誕篇)

作者:CLOW.READ│只有神知道的世界│2016-11-12 01:36:02│巴幣:2│人氣:672
(久未進哈拉板,在此補貼)
(原文發於2014/06/06)



《神亦不知道的新世界.二》
~神誕篇~

《神でさえ知らない新しいセカイ ~Ⅱ~》
~神の誕生日~

〝A Whole New World Even God Dosen't Knows〞
~Chapter 2 God's Birthday~



~Ⅱ—1
生日?這種東西只會隨玩家設定不同而改變的


  六月。
  
  同時也意味著考試即將來臨。
  
  6月1日(星期三)
  
  大明星.中川花音好久沒嘗試過自己上學了,今天特地早出門在學校附近下車,享受徒步返校的樂趣。
  
  不用刻意變裝是很好,但是返校路上一路進到教室,都是熱烈的目光、手機的閃光燈和興奮的耳語,這點她雖已習慣但還是有點不自在。
  
  由於高三的期考快到,而花音的長劇的拍攝和紀念專輯的錄製也剛好在不久前結束了。岡田小姐便安排她放了一段長假期,好讓她能充分準備考試和渡過暑假前的校園時光。
  
  老師宣佈這則消息的時候,課室中自然又陷入一片沸騰。
  
  當然,只有一個人例外。
 
  
 
  到了午飯時間,
  
  「花音醬,要不要來一起吃午飯?」
  步美、千尋還有艾莉,好不容易擠過了包圍圈來到花音桌前。
  
  「妳們不介意的話……」
  畢竟光是擺脫人群就很麻煩了。
  
  「沒關係沒關係!」千尋笑道,顯然並不介意這點小事。
  
  「我們也叫了月夜同學、栞同學跟結同學了!花音醬妳也一起來嘛!」艾莉一如既往的興奮。
  
  「那麼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花音高興地接受了邀請,同時悄悄瞄了一下某個座位。
  
  花音所在意的那個身影早已不知溜到哪裡去了。
  
  
  
  一行七人來到圖書館附近的桌椅坐下。閒聊著自然又談到桂馬的事。
  
  「桂馬他又跑上天台了?」月夜雖表示輕微不滿但進餐動作依然優雅,似乎也長高了一點。飯盒內外也很精緻。
  
  「他從來都不跟我們吃中飯耶。」千尋悶悶的表示。
  
  「他應該是為免再鬧出甚麼事情吧。真是的,明明不用介意嘛……」結顯然對此毫不介意。
  
  「……應該要介意吧……」栞小聲說道。
  
  自從那天桂馬認同她們的決志之後,他就沒再有任何表示。在校內他也極力維持一個人過空閒時間。
  
  艾莉曾經問過他為甚麼不跟她們多相處,他表示只是想保有一個人打遊戲的時間。
  
  這是他的官式回答吧。但在座的女孩們都很清楚,他是不希望再捲起甚麼大傳聞惹起麻煩。
  不說花音,光是一個男生天天被那麼多女生圍著過中午,一定會鬧出不少閒言閒語的。
  
  「話說回來,馬上就要到神哥哥大人生日了呢~」
  
  艾莉完全是不經意地提到。
  但其餘六人聞言忽地停下手中的筷子,桌上完全靜了下來。
  
  「……咦?」
  但艾莉沒發覺有任何不妥。
  
  「桂木的……」
  
  「……生日……?」
  
  「……艾莉同學,桂馬的生日是這個月嗎?」月夜良久才緩緩問道。
  
  「咦?我沒說過嗎?」艾莉笑容依然燦爛,「哥哥大人的生日是六月六日哦!」
  
  !?
  
  不是只剩五天嗎!?
  這消息對六人來說是晴天霹靂。
  
  「沒有沒有!」
  「妳都沒說過耶!?」
  「練習時妳也沒說過……」
  「我也是現在才知道……」
  「……!!」
  「…………!」
  
  「因為妳們沒問啊……」艾莉有點委屈地表示。這倒是事實。
  
  然而此刻在座各位似乎都已經想到同一件事了。
  
  「對了,桂馬——」「桂馬君除了遊戲之外還喜歡甚麼東西?」
  結打斷了月夜的話,問出全場最在意的問題。
  
  「感覺好像以前也有人這麼問過我……」艾莉想了一下,「但我只知道哥哥大人討厭甜食,其他的我就不大清楚了……」
  
  「討厭甜食啊……」
  
  女孩們看似有點洩氣。
  
  「只有這麼一個線索,很難決定耶……」
  
  順帶一提,在座所有女孩的生日桂馬都記得一清二楚,而且不論生日禮物還是白色情人節回禮,送的都是合用的東西,只是隨附的禮物信還是寫得很木訥就是了。(作者註:女神篇為十一月,現時點為翌年六月,因此只有結未收過生日禮。)
  
  ——他還是非常了解她們。
  但是自己又怎麼樣呢?
  明明說理解他對待自己的心理,但實際上又對他本人有幾分深入的理解呢?
  
  午餐會現場陷入沉思。
  
  「那個……?」
  只有天然妹妹還是搞不清楚狀況。
   

—2
計劃難產?


  放學後,大夥決定在花音的公寓召開緊急會議。
  
  「呃……那個……」
  
  成為焦點人物的,自然是被視作「桂馬通」的天理。
  基於六位女生的強烈要求,她不得不參與今次的合宿。
  
  『真是的……為甚麼連我也要……』
  戴安娜也被逼同場。據說這是女神們的建議——而且提出時她似乎看到有幾道不懷好意的奸笑。
  
  「我想……桂馬君應該沒甚麼特別喜歡的……」
  同樣的問題,天理回答的和艾莉一模一樣。
  
  「欸——連天理醬也這麼回答嗎?那樣根本沒戲唱啊——」
  千尋率先舉起白旗,步美甚至有點半放棄狀態了。
  
  『桂木先生確實除了遊戲之外沒別的深刻喜好了,天理也只是說事實而已。』
  
  「說是這樣說啦——」千尋倒也沒怪罪天理。
  
  「不知道對方喜歡甚麼就很難決定送甚麼啊……」結顯得甚為苦惱。
  既然不知道人家喜歡甚麼,禮物就無從安排。
  
  「送遊戲應該也沒意思……」花音緩緩說,畢竟人家光是庫存量就遠超常人想像了,買到會重複的可能性非常高。
  再說如果買錯可能還會惹怒他。
  
  「……班門弄斧適得其反的感覺吶。」
  月夜這句話深得全場同意。
  
  「除了太特異的禮物之外……較普通的東西桂馬君應該是會收啦……」
  天理只能試著打圓場,但無補於事。
  
  「………………」
  只有栞還在死命研究關於送禮給特異性格男生的雜誌書刊。
  
  「栞,有看到甚麼好主意嗎?」月夜探頭問。
  
  栞把專注看的頁面翻過來給大家看,然後大夥頓時眼前一亮。
  
  「……這個應該可以考慮吶。看來雜誌也不盡是無用之物吶。」
  
  「做這點東西難不倒我啦。」結看完後輕鬆地說。
  
  「都給結妳做完了我們做甚麼,也教教我們嘛。」
  
  「好啦好啦,雖然我手未必比桂馬君巧,但教妳們基本應該還行啦。」
  
  「那個……我自己也是沒問題的……」天理輕聲說。而且她本來就有所準備了。
  
  「我也是……」花音因為出過許多不同種類的節目而練就了不少技能,這項技能也幾乎沒難度了。
  
  「那麼順道每人各做一道派對料理吧?」結提議。
  
  「這也不錯耶!」
  
  「艾莉那邊誰去跟她說?總覺得馬上會穿幫……」
  
  「我來吧,花音醬去的話她大概甚麼都聽不進耳了。」千尋表示。花音只得苦笑。
  
  「那麼,這五天裡我們就各自努力囉!週日記得準時來我家,一起做好那個東西吧!」
  
  「嗯!」
  就這樣,定案之後女孩們又再閒聊了一陣子,直至入夜……
  
  
  
  ~6月6日,週一當天~
  
  「哥哥大人,今天有空嗎?」下課時間,艾莉走到桂馬身邊問。
  
  「沒甚麼。就直接回家繼續攻略積存的遊戲而已。平常不也是這樣嗎?」
  
  「是……是嗎……」艾莉左顧右盼,「對、對了,要不要去買遊戲?」
  
  「沒啥特別好買的吧,又不是星期四。」再說上週四買回來的都攻略完畢了。
  
  「是不是有懷舊遊戲大特賣之類的……?」艾莉才不久已經有點慌亂了。
  
  「…………」
  桂馬似有察覺些甚麼,閉眼說:
  「……也罷,偶爾去看看也沒關係。跟媽媽說我八點左右才會到家吧。」
  
  「啊……好的!!」淚花眼瞬間亮起變成笑臉。
  
  說完,桂馬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教室。
  
  旁觀的千尋、步美跟花音只得汗顏苦笑。
  
  
  桂馬獨個兒走出校門,
  
  「……唉……」
  
  ——演技太差啦,妳們啊……
  


—3
準備工作也是偶像展現實力的好地方!
  

  ~下午五點,桂木家~
  
  「我回來了~!」艾莉甫進門就大聲喊道。
  
  「艾莉妳回家啦——哎呀?怎麼今天這麼多人?」
  麻里出來迎接,發現艾莉帶著步美一行人回來,手上還大包小包的。
  
  「打擾了——!!」
  
  「歡迎妳們~」
  
  「大家是準備哥哥大人的生日會而來的哦!」
  
  「哎呀,真難得呢!」
  
  然後麻里像是家姑觀察未來媳婦似的看了看她們七人,
  
  「唔……桂馬這小子悶聲不響的……連花音醬都在?有兩手嘛。」
  意味深長的微笑,眾女孩有的臉紅沉默,也有摸摸後腦顯得不好意思的。
  
  「母親大人,我們可以借用咖啡廳嗎?」
  
  「可以啊,難得妳們肯給這個怪兒子慶生,定休提早一天沒關係的。」
  
  「真的嗎!」
  
  「需要我幫忙的時候隨時出聲沒關係哦。」麻里眨了眨眼。我可是很識趣的。
  
  「啊……是的!謝謝您!!」眾女齊聲道謝。
  
  「天理醬一會就會過來了,妳們先準備吧。如果不夠用的話可以先調用咖啡廳的食材喔。」
  
  「好的,那我們先過去了。」
  
  
  
  咖啡廳中瞬間忙得不可開交。
  
  「結,拿著那邊!小心站好!」
  
  「千尋把膠帶遞給我吧!」
  
  「好來了!」
  
  樂隊三人組負責場內佈置。
  
  「……呃啊,水溫大概加到這個溫度左右,再從高處慢慢注水沖泡……」
  
  「就是這樣,栞妳果然學得很快吶。」
  
  「沒有啦……」
  
  栞跟月夜學泡紅茶,順道準備英式茶點。
  
  「然後呢,把粉漿倒進模子,調好溫度……」
  
  「天理醬,巧克力奶油已經拌好了。」
  
  「謝謝,花音醬。這個拌得很好呢,不愧是大偶像,甚麼都會呢。」
  
  「呵呵,謝謝妳。」
  
  天理和花音則一邊監視艾莉的舉動,一邊製作生日蛋糕。
  
  「嗚嗚~~人家也要參加裝飾蛋糕啦~~」
  
  艾莉則依然是落得個雜工位置,在場內跑來跑去提供用品跟慰勞品,淚目地表示想要參加烤蛋糕的過程。
  
  「不行哦~~」
  花音笑著,忽然抓緊艾莉的肩膀,
  「桂馬君曾經交代過我盡量不能讓艾莉妳進廚房的哦~」
  略顯陰森的笑容放射出非常強大的氣場。
  
  「嗚~~」
  
  「明.白.了.嗎~?」
  
  「是……是的……」
  強大的壓迫感之下,艾莉只得順從。
  
  其他旁觀者嘛——
  「嗚、嗚哇……」
  「呃……花音醬……?」
  「那個笑容……」
  裝飾組不禁停下手來打了個冷顫。
  月夜、栞跟天理更是嚇得淚眼抱成一團。
  
  〝好可怕……〞
  花音醬=最強BOSS。
  在場一致沉默公認此事實。
  
  「呵呵呵呵呵……」
 

 
—4
意外的客人

  忙碌之間,八點即將來臨。
  
  五彩繽紛的佈置已經完成,蛋糕也裝飾好了。
  
  「好啦!艾莉妳去叫桂馬君的媽媽下來,我們就先把禮物跟自製的小吃都準備好吧!」
  
  「好的~!」說完艾莉便跑進通往內室的門。
  
  「呃啊……好像佈置得太華麗了……」
  天理環顧著咖啡廳,有點汗顏,一邊打開冰箱取出七盤小吃翻熱。
  
  「沒關係沒關係!氣氛最重要!諒那傢伙也不會不理會人家的辛勞吧。」千尋輕鬆地表示。
  
  「對啦對啦!他敢抱怨我就狠狠踹他!」
  步美放好小吃,有力地表示。
  
  「這樣可不行吶。」
  
  「……人家是今天的主角,好過份……」
  
  「沒啦沒啦,玩笑而已嘛——」
  
  步美的玩笑立刻遭到文系組吐槽——
  
  「——真是的,今天甚麼日子了還講這種玩笑嗎?」
  
  「……咦?」
  
  咖啡室的門打開,回來的是抽著一個紙袋的桂馬,以及跟在後面的藍髮少女青羽。
  
  不偏不倚,時鐘敲響八點正。
  
  「桂馬君,那邊那位是……」
  
  「喔,對了,妳們只聽過名字但今次是第一次見面吧。她就是我的獨門弟子,風瀨青羽。剛剛在逛遊戲店時遇到她,就帶她過來了。」
  
  「拜見各位準師母。小女叫風瀨青羽,人稱『舞姬』。」
  
  場內一片沉默。
  
  「……怎麼了?我有門生很奇怪嗎?」
  雖對某個用詞感到愕然但桂馬還是立刻出聲打破沉默。
  
  「呃……沒有……」
  
  「……」
  「……」
  「……」
  「……」
  「……」
  「……」
  「……」
  「師母」一詞似乎讓她們暫時短路了。  

  「哇~是青羽同學呢~!」
  「哼~連門生都有啊,桂馬。」
  從內室門中探頭進咖啡廳的麻里又再露出意有所指的笑容。
  
  「……怎麼啦,不行嗎?」
  ——剛剛青羽那句招呼話肯定是故意的吧,這傢伙……
  
  「嘛!總之!」麻里一拍掌率先打破沉默,把短路的女孩們喚醒,「大家應該有一件事要做吧?」
  
  「呃,是的……」
  
  「來三~二~」艾莉抽出裙間的拉砲,帶頭喊道。
  
  「一!!」
  
  啪!!啪!!
  
  八道拉砲同時拉響,大量彩紙碎飛落桂馬身上。同時喊出廳內大橫幅的字句:
  
  「桂木桂馬(君)生日快樂!!」
  
  「真是的真是的……」
  真是夠誇張的迎接啊。  
  

  
—5
派對開始!
  
  關了燈,點亮蠟燭,一個PFP形的巧克力大蛋糕被搬到併合的餐檯上。
    
  唱過生日歌,桂馬吹熄蠟燭,一片掌聲響起。
  
  (艾)「哥哥大人生日快樂!」
  (青)「師父,生日快樂。」
  (月)「桂馬生日快樂吶。」
  (天、花、結)「「「桂馬君,生日快樂!」」」
  (栞)「生……生日快樂……」
  (步、千)「「生日快樂囉,桂木~」」
  (麻)「桂馬也長這麼大了……日子過得真快呢……」
  
  「不用這麼大費周章吧……」
  桂馬本人自己反倒沒甚麼表情。
  
  「沒關係吧,難得大家來替你慶生,乾脆點接受不好麼?」
  麻里微笑道。
  
  「……算吧,也不會不道謝啦。」
  
  「怎麼拐彎抹角的啊。你這孩子還真冷淡呢……」
  
  「又不是第一天了……」
  
  眾女孩對於桂馬早已看穿計劃和現在的反應也沒甚麼大不滿,畢竟這算是她們的預料之中啦。
  
  「來切蛋糕吧!這是我和天理小姐一起做的蛋糕哦!」
  花音把蛋糕刀遞給桂馬。
  
  「人家也有一起做裝飾哦!!」艾莉也加了把嘴。
  
  「哦……」
  
  桂馬接過刀子,三兩下便把蛋糕切了個十六等分。
  
  這蛋糕做得非常精緻,按鈕用了不同的水果切片加上巧克力醬寫的字,PFP畫面上的地方畫了一個桂馬的頭像,當然還有生日快樂字樣的自製白巧克力牌。
  完全難以想像三小時內能親手烤出這個大而精緻的蛋糕。
  
  ——還知道我不愛吃甜的所以做了濃巧克力蛋糕啊……
  
  (步)「嗯!好吃!!」
  
  (千)「花音醬,天理醬,妳們好厲害耶!」
  
  (艾)「不愧是花音醬!」
  
  (花)「沒有啦……」
  
  (結)「真的啦,剛剛拍下的照片連我家主廚也說做得很不錯呢!」
  
  (月)「的確做得很漂亮吶。」
  
  (栞)「……好吃。」
  
  (青)「甜度跟苦澀度調得那麼好,厲害呢。」
  
  (天)「大家過獎了……」
  
  (麻)「呵呵……我家的桂馬真幸福啊。」
  
  面對麻里的調侃,桂馬雖然依然沒甚麼表情,但還是稱許地摸摸天理和花音的頭。
  「……謝謝了,做得挺好吃的。」
  
  「哎嘻嘻……」
  花音一臉愉快笑容,享受桂馬的稱讚。天理則是燒紅得有點過熱。
  
  眼見花音天理先拔頭籌,其他女孩也不甘落後,紛紛跟上。
  
  「桂馬,這紅茶是我跟栞一起泡的吶!」
  「這個烤雞是我家主廚親自教我做的哦!」
  「這道是我跟千尋一起……!」
  「還有還有……!」
  花音也再度加入戰團。
  
  只見女孩們七嘴八舌地送上食物,桂馬光是吃也忙不過來,根本無力吐槽。
  
  「啊哇哇~哥哥大人不得了了~」
  
  「呵呵……青春呢……」
  
  ——妳們別顧著看也幫忙吃啊……
  青羽有點苦笑。
  


—6
送禮時間
  

  熱鬧的派對繼續進行,大夥又鬧又跳,不亦樂乎。

  中間更有花音的獻唱環節(與在座的每個人各合唱一首歌)、以及天理和戴安娜的魔術表演環節助興。
  
  其中被逼大展歌喉的桂馬,認真的唱腔和艾莉之前聽過的夢話版竟有天淵之別。別說所有人都聽呆了,連花音都深表訝異。
  
  如是者一行人邊吃邊玩,愉快地鬧到快深夜,七個錫盆裡的料理也幾乎吃光了。(主要託步美的腹)
  
  「那麼!接下來就是送禮物的時間囉!!」
  
  對了,還有這個啊……
  桂馬沒好氣地按了按額頭。
  
  
  花音第一個先送。
  
  「因為上次桂馬君送了手錶給我,這次我也送一只給你喔。」
  
  「妳太破費了吧,這款式很貴的耶……」
  
  「嘿嘿,不只喔,還有這個!」
  
  「這是……」
  遞到手上的還有一盒未開封的新唱片和未見過的寫真集。
  
  「是未發售的唱片跟寫真集哦!裡面的特典是獨一無二的喔!」
  
  花音送的是很貴的電子手錶、最新的寫真集(初印稿)和未公開發售的新專輯,裡面還有清唱音源的附贈唱片——據說只有送他的這張有,連日後市面開賣的特裝版都沒放。
  
  〝……收我是會收啦,只是旁邊的BUG魔已經垂涎欲滴了……待會自己一人時開來聽聽吧。〞
  
  「是喔,那真的多謝了。」
  
  「哎嘿嘿,不客氣~」
  
  
  接著是月夜。
  
  「桂馬,這是上好的紅茶跟茶具套裝。打完遊戲時的空檔可以泡些紅茶來喝吶。」
  
  月夜送的是高級紅茶連茶具套裝。
  
  〝這是要我在她來的時候用吧。那我把它好好收起來好了。〞
  
  「喔,我會的。」
  
  
  「嘿嘿……接著輪到我啦。桂馬君,看看這是甚麼?」
  
  結搬出沙發後的巨大箱子,剛剛它就吸引了不少注意力。
  
  「……這麼大的螢幕啊,還是最新式的……」
  
  「是啊,用來打遊戲最棒了吧?還有這些順道也還給你喔。」
  
  後面還有一箱桂馬留在結家的遊戲。
  
  
  「嗚哇,結還是一樣誇張啊……」
  千尋還是忍不住吃驚了一下。有錢人好猛啊。
  
  「桂木,這是我跟千尋一起縫的……算是手製錢包吧。」
  
  「之前看你那個都用到快壞了……」
  
  〝連送禮也是兩個人一起送啊……〞
  
  步美和千尋拿出的是親手縫的錢包。
  
  雖然針工不怎麼樣,但設計算是不錯。
  
  「這樣啊,謝謝了。我會用的。」
  
  
  「哥哥大人,這是送給您的相本!!」
  
  「……相本?我又不照相。」
  
  「以前沒有而已,今後就可以慢慢填滿啦!用我們的照片!」
  
  
  「……呃啊……這本是我在舊書店找到的,《美少女遊戲的起源史》……」
  
  「喔喔!這本書我想找很久了!」
  
  「……真的嗎?那太好了……」
  
  
  「那個,桂馬君,這是我跟戴安娜一起做的……」
  
  「……背包?」
  
  「是的……」
  
  『那個,桂木先生有時不是要徹夜排隊等買遊戲嗎?就是給你在那時候用的。』
  
  「……謝了,天理,戴安娜。」
  
  「……不會……」
  
  『不客氣……』
  戴安娜說完就立刻躲起來了。
  
  
  「對不起了,師父,因為太突然,我沒禮物送你……」
  
  「沒關係,看到妳還這麼有精神我就很高興了。」
  
  「那麼,師父,我以後還可以跟你談新遊戲的事嗎……」
  
  「好啊,隨時歡迎。」
  
  「好的。」
  
  言談間桂馬露出自然的微笑。
  
  只是……
  
  「……感覺他們兩個很談得來耶……」
  
  「誰叫那是他的弟子嘛……」
  
  「……遊戲知識方面真的沒辦法吶。」
  
  「有點羨慕……」
  
  師徒關係竟也輕易招妒。
  


—7
送給你,送給妳們……
  

  十一點半,夜已深了。
  
  「謝謝妳們的禮物了。現在晚了,該休息了吧?」
  
  「也對啦,這麼晚了,我們該睡啦~」
  大夥今天是帶著書包一起來的,看樣子今晚是要留宿了吧。
  
  「好的~大家請跟我來~」
  
  正當艾莉要帶大夥進去內室的時候——
  
  「……慢著!還有最後一件哦!」
  ——結煞有介事的提醒,眾人才恍然,接著七個人正式地排成一列。
  
  「……還有嗎?」桂馬疑道。怎麼一字排開了?
  
  「嘿嘿……拆開這個看看吧!」
  
  站中間的結清了清喉嚨,把一個包裝得很精美的小盒子遞給桂馬。
  
  桂馬緩緩拆掉禮紙和絲帶,打開盒子——
  
  「這是……」
  
  ——是一個PFP機套。
  
  「……!!」
  
  然而,這不是一般的黑色機套,而是人手裁縫的。
  
  正面縫有眼前七個人的小頭像;
  
  後面則是桂馬與艾莉的頭像。
  
  面層還做了防水、防脫線的加工。
  
  桂馬說不出話來。
  
  「這是我們八個人……一起做出來的。」
  天理輕聲說道。
  
  「圖是花音醬設計,針線則是天理醬和結幫忙教的。」
  步美接口。
  仔細一看,艾莉、步美、千尋手上似乎有不少針傷。
  相對地,結、天理以至花音和月夜,手上明顯沒甚傷痕。
  
  「天理醬的手很巧呢。我自比不如啊。」
  「哪有,花音小姐的設計畫得才可愛……」
  花音與天理相互稱讚。
  
  「布料花紋和設計是我負責的吶。」月夜滿意地表示。
  
  「妳們……」
  
  桂馬看著充滿微笑的八張臉,一時間仍無法應對。
  
  「桂馬,有這麼多女孩子做這麼棒的禮物送給你,你應該有點表示吧?」
  麻里一直站在內室門後,看著這個場面微笑道。七個女孩又顯得有點害羞了。
  
  「媽媽……」
  
  ——……也對啊。
  
  ——……她們已經……決定追隨我了……
  
  ——那麼……我該做的就是……
  
  「……真的、非常感謝。」
  
  罕有鞠躬的桂馬,向著眼前的女孩們彎了九十度腰。
  
  女孩們先是受寵若驚似地瞪圓了眼,面面相覷,然後露出了漂亮的笑容一致回答:
  
  「不客氣!!」
  
  「……真是的,這孩子就是那麼鈍……」
  麻里笑了笑,看完感動的青春一幕,便轉身返回內室了。
  
  誰知,桂馬做出了更大膽的舉動——
  
  「——妳們先閉上眼。」
  
  「咦?」
  七人通通表示不解。
  
  「總之先閉上眼啦。」
  
  半推半就之下,七個女孩閉上眼。
  
  「在我說可以之前可別給我張開。」
  
  ——天理、花音、月夜、栞、結、步美、千尋,
  
  桂馬煞有介事地閉著眼,
  
  ——妳們願意追隨這樣的我,
  
  以最快的速度在她們每個人的左頰上——
  
  ——我很感謝妳們。
  
  各印下一吻。
  
  艾莉在旁邊看紅了臉,
  「好啦,謝謝妳們的禮物。我先去睡,妳們可以張開眼了。」
  桂馬機關槍般說完便帶著赤紅的臉拖著艾莉飛快走回內室。
  
  留下摸著左頰、臉紅了半邊的女孩們愣在當場……
  
  「啊……啊嗚……」
  「…………」
  「嗚……」
  有三個人幾乎要昏過去。
  
  「……桂馬君厲害哪,出奇不意……」
  結也半紅了臉。
  
  「好詐呢……」
  花音輕輕鼓起雙腮,但卻是幸福的神色。千尋和步美點點頭。
  
  「不過……」結率先回復狀態,笑道:「這也不枉我們這麼喜歡他啦!」
  
  「……也對呢。」
  從驚愕中恢復過來的女孩們,相視而笑。



  同時,客廳外的走廊――
  
  「啊嗚嗚……人家也好想要被哥哥大人親吻——」
  「妳是妹妹,說甚麼蠢話,給我回房睡去。」
  「啊哇哇……」
  


—8
落幕與最後的來客……
  

  麻里已經先做好客房的準備,好讓泡澡後的女孩們方便就寢。
  
  女孩們陸續泡過澡,道過晚安便上樓了。
  
  十二點,夜闌人靜。
  麻里、艾莉跟女孩們都睡著了。
  
  但是不知不覺,桂馬卻還醒著。
  
  他覺得還有事情會發生,於是換回外出衣服,獨個兒來到空蕩蕩的咖啡廳……
  
  當他亮起咖啡廳的燈光,再取出餘下的四份蛋糕放在桌面時,外面傳來了汽車的引擎聲。
  
  ——果然來了啊。
  
  桂馬緩緩走向咖啡廳門前,打開了它。
  
  外面停放了黑色長轎車。柳管家在車內向他打招呼致意。
  
  帶著禮物前來的是——
  
  「生日快樂,哥哥。」
  依然一身黑的二階堂、
  
  「桂馬仔,生日快樂哪!」
  長得和記憶中長大化的樣子一模一樣的白鳥麗、
  
  「呵呵呵,生日快樂呢,桂馬仔。」
  依然看不出歲月痕跡的白鳥正太郎爺爺,
  
  「桂馬君,生日快樂喔。」
  還有多年未見的結崎香織。
  
  「……我就奇怪你們怎麼還沒來呢。」
  
  「呵呵呵,年輕人的青春時光我怎麼能來叨擾呢?我這把年紀還是很識趣的啦。呵呵呵……」
  
  「別自己說啊……」
  
  「桂馬仔,還不讓我們進去嗎?蛋糕要冷掉囉?」
  
  「好好……進來吧……」
  
  正當桂馬把四名稀客迎進門,門外又傳來一把既熟悉又陌生的聲音——
  
  「生日快樂,桂馬——哇,怎麼這麼多貴客?」

  桂馬旋即看到一張熟悉的笑臉探進門來,對廳內的來人表示驚訝。
  
  「……爸爸……?」
  甚麼時候回來的……?
  
  「那麼久不見,你又長大不少了呢。爸爸有點寂寞呢……」
  
  「只是你不常回家而已吧。」
  
  與桂馬同一個模子似的父親.桂木桂一,竟帶著禮物回來了。
  
  「真冷酷啊~但是……」
  桂一露出跟妻子一樣的苦笑,然後換上較正色的表情,一針見血地微笑問道:
  「我看你也應該經歷了不少事情吧?」
  
  「……你怎麼知道的?」
  明明人一直待在南美洲。
  
  「嘿嘿……別小看爸爸喔。待會讓我們兩父子徹夜談談吧。」桂一裝了個酷姿,微笑道:「我很想聽聽你這陣子的經歷喔。」
  
  「……想聽的話也沒關係啦。」
  
  「但是在這之前……」桂一清清喉嚨,「你應該有句話要跟我說吧?嗯?」
  
  「好吧……」桂馬沒好氣,換上微微的笑容:
  
  「歡迎回家,爸爸。」
  
  「我回來了。」
  
  桂木桂馬的新一年,才剛開始。
  
~神誕篇.完~

本來以番外篇來寫,結果在天理誕花音誕又各寫了一篇,故正式易名加篇號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825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只有神知道的世界|只有神知道的世界|若木民喜|桂木桂馬|同人小說|原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darksilver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神知][自作後續同人]... 後一篇:[神知][自作後續同人]...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xyz12442002又一時代淚水
衛斯理,原振俠創作者倪匡先生仙逝,又一時代傳奇劃下句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