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8 GP

第四章119 『現在也、過去也、不變的愛』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1-09 23:43:57│贊助:142│人氣:9732


流著血淚,修斯緊咬著牙關尖叫著。
他陰森森的姿態,讓愛蜜莉雅不禁毛骨悚然。
就在剛才,『什麼』正想要吞噬修斯的肉體。它停止了從外側侵蝕他的肉體,轉而從內側蠕動著想要撐滿他的身體。
黑色法衣之下,修斯的肉體扭曲地跳動。
內部是怎樣一片慘狀,光是看到血正在從每寸肌膚中不斷滲出,也知道那絕對是能夠窮盡想像的噩夢正在發生。
「修斯……」
究竟,修斯到底向自己的體內注入了什麼。
而且,剛才一下就把雷格魯斯打倒的一擊是什麼呢。簡直是看不到正在發生什麼的那種能力,愛蜜莉雅對其產生了既視感。
宛若沒多久之前才看到過────
「真是漂亮的覺悟證明。貝特魯吉烏斯·羅曼尼康帝司教。」
然而,愛蜜莉雅的思考被清亮的少女聲音所打斷。
低頭看著粗喘著氣,吐著血的修斯,潘朵拉悠然地做出評論。她目睹著剛才還在身邊的雷格魯斯被送上天,那自然的美貌也沒有絲毫動搖。
「明明是沒有資質的身體,還真的吸收了魔女因子。以我潘朵拉之名,因你的覺悟和堅定地意志,授予你『怠惰』之位吧。」
「你以為我想要這樣的名號嗎?我現在想要的只有一個。即使要犧牲我的軀體也絕不會猶豫,為了那對母女的安寧!」
福爾圖娜和愛蜜莉雅已經先行從戰場離開了。
為了幫助她們逃跑,修斯真的是從字面上地用心血,以至生命鑄成了覺悟。他的回答讓潘朵拉略帶吃驚地一挑眉毛,染紅了臉頰陶然微笑道,
「愛。真是美妙呢。」
「對你來說,那絕對是無法理解的感情……デス!」
面對無論何處都顯得超然的潘朵拉,修斯擺出了抵抗到底的架勢。
痛苦地單腳跪地的修斯抬起顫抖的雙手,睜開被血染紅的雙眼大叫道。
「『怠惰』的權能────不可視之手!!」
轉瞬間,修斯身邊以不可擋之勢散發出了驚人的壓力,
然而,愛蜜莉雅的眼睛卻捕捉不到這種壓力的真身。修斯只是保持著伸著手咆哮的姿勢,她所見到的世界毫無變化。
儘管如此,
「森林,被撕裂了……!?」
修斯的四周簡直像被『不可見的蛇』席捲,破壞的痕跡擴散開來。樹木被截斷,大地被撕裂,土塊和花草在空中飛揚。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那種力量隨機地破壞者修斯周圍的一切的同時,也順應著他的叫聲向潘朵拉襲去。潘朵拉看著面前的景色像是被巨人踐踏一般地被蹂躪,但卻絲毫沒有要移動的意思。
因此,破壞力就這樣從正面吞噬了她的嬌軀────
「那個啊。」
「────!?」
「我到這裡,我在這裡,你卻無視我擅自把對話進行了下去,到底在想些什麼?就算是溫厚而寡慾的我,差不多也該要發怒了呢。」
不可見的蛇在碰到潘朵拉的一瞬間,插入衝擊的是一個白色的身影。
搖晃著不長不短的瀏海,雷格魯斯只是舉起了手就化解了衝擊波。吃下能讓常人受到致命傷而必死的一擊,巍然不動的雷格魯斯卻毫髮無損。
不僅如此,剛才還被打進地面埋入土裡,猛烈得連地面都爆裂開來,然而他別說傷口,連一絲污垢都沒有留下。
「騙人的吧……」
看到這一幕,捂著嘴的愛蜜莉雅不禁失語。
福爾圖娜的奇襲下,他完好無損地活了下來還能理解。只要戰鬥力遠勝於福爾圖娜,就說不定能抵禦那個取人性命的結界。
但是,修斯不可視的一擊就大有不同。那異於隱藏在白色雪煙中的攻擊,他被打飛,然後被砸進地面的瞬間愛蜜莉雅確實看到了。
他應該是毫無防備地被拍向地面的。
沒有受傷,搞不好還說得過去。
但身上沒有一片污漬,這就沒法解釋了。
有什麼,讓雷格魯斯不受攻擊────不,不受他人影響的機關。
「雷格魯斯·柯尼亞斯!」
「真是不愉快呢。你也不是被因子所選中,只是強行無視身體的崩壞將它逼了進去吧?那不是對按照正常過程上位的我們的侮辱嗎?我小而堅定的自尊心不是會受傷嗎?」
雷格魯斯的臉上流淌著惡意,隨著修斯揮著手而扭曲。
他的頭雖然像是被揍了一樣地偏著,但步步返回的雷格魯斯臉上絲毫沒有被打擊的痕跡。他只是不愉快地皺著眉,無防備地接受著襲來的毆打。
「這樣下去,我覺得繼續在這裡待下去也不會有什麼進展了哦。」
愛蜜莉雅正看著舊識的人賭上命的戰鬥,而艾姬多娜在她背後說道。
轉過身去,愛蜜莉雅盯著面無表情觀察著戰鬥的艾姬多娜。
「妳讓我離開這裡?修斯那麼努力,拼了命地!」
「努力的過程一定會引向期望的結果,這種論斷還是值得商榷呢。不巧的是,我沒有和妳辯論的打算。我沒有欺負弱者的興趣,而且聽到妳的聲音,哪怕只是一個字都會讓我不快至極。」
「那樣的話別出聲看著不就行了嗎。我要……」
留在這裡,見證修斯的覺悟。
雖然想這麼說,但制止她的話語的正是愛蜜莉雅自己的內心。
剛才伸向自己胸口的手也白舉了,愛蜜莉雅回想起了自己來到這裡的目的。愛蜜莉雅要挑戰『試煉』,跨過過去才來到這個地方。
現在,愛蜜莉雅看到的正是她想要忘卻的「過去」本身。
也許她該代替被福爾圖娜從這裡帶走的小愛蜜莉雅,目睹修斯確實發生過的奮戰。
────但是這樣的話,她就背叛了把愛蜜莉雅送到這裡來的昴等人的心意,也背叛了讓愛蜜莉雅與福爾圖娜逃離的修斯的心意。
修斯幫助下逃離的福爾圖娜和小愛蜜莉雅怎麼樣了呢。
必須要找到還沒有打開封印的沉睡過去,把答案揭露出來。
「哪一邊才是更明智的,就算是妳這樣的愚鈍腦子也好像想明白了呢。」
「……如妳所說呢。去追媽媽和我吧。修斯他……」
「無須擔心,那是大罪司教之間的戰鬥。形勢不會那麼簡單地,就偏向某一方呢。如果另一個人也加入的話……她插手戰鬥這一點,首先就不可能呢。」
還有些戀戀不捨的愛蜜莉雅面前,修斯和雷格魯斯的戰鬥越發激烈。
在血淚之後,修斯的鼻孔和嘴角也開始流出血來。與體內遭受蹂躪的部分成正比,他操縱的不可視破壞的精度和威力也驟增。
不過,與之對峙的雷格魯斯卻保持著異常的波瀾不驚。他毫不防備地將全身暴露在修斯的破壞之下,一臉無聊地鄙視著修斯的抵抗。
或者說那種態度,簡直讓人感覺他要是發動了攻擊,局面就會瞬間扭轉。
「哈……」
而艾姬多娜的視線所指之處,是正興奮地喘著氣的潘朵拉,胸部都為之上下起伏。
正如艾姬多娜所說,她似乎沒有參戰的意思。目睹著異常的戰鬥,還嬌喘著的美少女────暫且先不論這種異常性────
「轉移場景吧。────到逃進森林的妳和妳母親那裡去。」
「────嗯。」
聽到了愛蜜莉雅的回答,艾姬多娜將剛舉起的手打響了手指。
輕響之後,視界倏然扭曲,森林的景色也為之一變。腳下產生了地面被替換了一般的錯覺,愛蜜莉雅不由得一腳踩空。
抬起頭來。在沒有破壞痕跡的森林裡,那個熟悉的場所。
「不要!不要啊,媽媽!求求妳,不要丟下我!」
小孩子的高聲哭喊讓愛蜜莉雅條件反射般地抬起了頭。
正面,是對愛蜜莉雅來說再熟悉不過的大樹────那空心的內部只容得下一個孩子,那就是母親和自己稱為『公主房間』的地方。
在那入口處,抽泣的小愛蜜莉雅和福爾圖娜正在說話。
福爾圖娜抓住撲進自己懷裡的小愛蜜莉雅的肩,奮力的說著,
「求妳聽話,愛蜜莉雅。沒關係。很快……對,很快就能全部解決了。所以在這段時間裡,希望妳在這裡藏起來。求妳了。」
「不行!絕對不行!福爾圖娜媽媽,和修斯是一樣的表情!和修斯一樣,要做些什麼!把,把我丟下,要做什麼!」
小愛蜜莉雅為了不讓母親走開,死死地用手抓住了她。
對於福爾圖娜來說,要想掙脫的話,揮開一個小孩子的手應該不是什麼難事。但是,福爾圖娜並沒有打算無情地掙開小愛蜜莉雅的手,這一點由她看著愛蜜莉雅的紫紺色眼瞳最能證明。
福爾圖娜是愛蜜莉雅的母親,因此不會掙脫哭著依偎著的女兒的手。
「別丟下我!讓我和媽媽在一起!我,不會再說謊了!也不會打破約定了!我會做個好孩子,會做個好孩子的……所以不要,不要丟下我……」
「愛蜜莉雅……愛蜜莉雅,愛蜜莉雅,愛蜜莉雅……!」
小愛蜜莉雅因為不想和母親分別,為了不和母親分別想盡了一切辦法。福爾圖娜感慨萬分地抱緊了愛蜜莉雅,如果她不這樣把女兒的臉埋在自己胸口的話,自己現在的表情就會被看到────溢出的淚水止不住地潤濕了臉龐,福爾圖娜的眼淚就會被女兒看到。
「福爾圖娜……媽媽……」
小愛蜜莉雅沒有看到過的流淚面容,現在的愛蜜莉雅則是看得一清二楚。
愛蜜莉雅這位少女的心裡,從沒有懷疑過母親一向的高尚,偉大,堅強,值得尊敬。現在她這樣心傷,被無法忍受的悲痛擊倒,流下這樣的熱淚,是愛蜜莉雅從未想像過的。
「…………」
看著母親的淚水,一瞥過去的愛蜜莉雅的臉頰也迎來了極限。
匆忙捂上的手也已經來不及,眼角處的淚水一滴一滴地流落。
看到這份景象,看到剛才母親的臉,自己清楚地明白了。
雖然沒有過懷疑,但在這一瞬間,她又一次地確信了。
「福爾圖娜媽媽……是我,真正的媽媽呢……!」
無論生母是誰,這對愛蜜莉雅已經沒什麼意義了。
就算福爾圖娜告訴過愛蜜莉雅不要忘記真正的母親,自己只是一個代理人而已,這一點也不會變。
即使是敬愛的福爾圖娜媽媽的話,也只有這句不能接受。
「福爾圖娜媽媽……我愛妳……」
只有這份感情,決不能因他人的流言而改變。
「福爾圖娜大人!」
緊抱著小愛蜜莉雅的福爾圖娜背後,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過來。
聽到這個聲音,福爾圖娜用袖子擦了擦臉,慌亂地隱藏起淚水的痕跡,向聲源回過頭去。那是一位輕裝的精靈男性。
那是在村落居住的精靈之一,對愛蜜莉雅來說也是認識的人。
「阿奇,村子怎麼樣了?」
福爾圖娜用往常的聲音問著跑來的男性。被稱為阿奇的男性的臉上露出的表情顯示出了他注意到了福爾圖娜流過淚,但他沒有提起這點而是轉過頭去,
「哪裡都是一樣。司教大人帶來的人們和村裡的男性正在應戰,但是……」
「情況不太妙,呢。」
阿奇的回答讓福爾圖娜低下視線,為戰況的糟糕而咬著牙。
小愛蜜莉雅不安地抬起頭看著母親,一言不發地抓著衣擺顫抖著。
阿奇看到這樣的小愛蜜莉雅,
「沒關係。不用那麼害怕,愛蜜莉雅。相信村裡的大伙,還有我們這些大人吧。而且妳的媽媽,正是一個強到可怕的人吶。」
「嗯,嗯……」
「阿奇,可怕是多餘的吧。真是的……」
阿奇為了讓小愛蜜莉雅安心而說出的話讓福爾圖娜似乎因憤慨而環抱起了手。但是,想到不能一味地消極下去,也考慮到阿奇婉轉的掛慮,她點了點頭回頭望向公主房間。
「現在就算把愛蜜莉雅藏在這裡,也起不到什麼迷惑和隱蔽的作用了呢。」
「雖然很不甘心,但是繼續呆在這片森林裡沒多久就會被找到。他們的目的果然是……」
「森林深處的,封印吧。到底是從哪聽來的……連那個女人都……」
駐紮在這裡的修斯,還有襲來的魔女教的雷格魯斯和潘朵拉。尤其是對潘朵拉的存在有著執念,福爾圖娜後悔地咬著嘴唇。
然後,她拚命搖了搖頭。
「好吧,總之我會出面的。作為森林裡的第一戰力,現在可不是我在這裡磨蹭的時候!」
「不!由我們來戰鬥!福爾圖娜大人,趕緊將愛蜜莉雅帶到外面去!」
「逃離這裡有什麼用?棲息之地被剝奪……不僅僅是這種後果。不是我們被打敗那麼簡單,他們要解開封印才是問題啊!」
阿奇想要福爾圖娜打消主意而高聲叫了起來,福爾圖娜則是以更嚴厲的口吻回絕。
然後她也為自己的怒喝而感到羞恥起來,說著「對不起」,
「你該恨著我們吧。本來的話,你們沒有被捲入這種事的理由。我和愛蜜莉雅來了……才發生這種不該有的麻煩事……」
「怎麼會……!我們誰會這麼想!」
「阿奇……」
福爾圖娜滲著悔恨的話語讓阿奇以一副「只有這句話不允許妳說出來」的態度強烈反擊。紅著臉,豎起妖精特有的長耳朵激動著。
「無論何時,都請不要再把我們隔離在妳們的問題之外了!以我們的壽命,也許只是一眨眼的時間……!但我們還是一起度過了同一段時間,見證了同樣的事物!請不要忘記!」
「…………」
「有誰會討厭您!您,和您的兄長……難道要我們忘記愛蜜莉雅母親對我們的大恩,那麼不知羞恥嗎!」
感情爆發之下阿奇的傾訴夾雜了哭泣聲。
年輕的妖精大喘著氣,跪在地上抽著鼻涕,抬頭看向福爾圖娜。在這視線下,福爾圖娜一時無言地緊閉起眼睛,
「真對不起。────我剛才,差點又否定一起生活的家人了。」
「福爾圖娜大人……我,我做了越分的事……」
「不,那是很重要的勸誡呢。阿奇,對不起。然後,謝謝。」
向跪著的阿奇表明謝意,福爾圖娜向他緩緩伸出手去。阿奇在一瞬間臉上現出了猶豫,但還是抓住了福爾圖娜的手靜靜地站了起來。
然後,福爾圖娜回頭看向小愛蜜莉雅,
「愛蜜莉雅。媽媽從現在開始,必須要為了保護大家而擔負起重要的使命。所以,我們要分開一小會了。」
「不,不要。媽媽,我,我……」
「拜託。就一會,所以聽話好嗎。和阿奇一起,到森林外去吧。這片森林,要變得……很危險了。」
對一副哭臉搖著頭的愛蜜莉雅說了幾句,福爾圖娜有轉向了阿奇。
阿奇纖細的身軀因為被寄宿著決意的紫紺色眼瞳注視而微微硬直。
「福,福爾圖娜大人……我」
「阿奇,你還年輕,還有未來。請把愛蜜莉雅帶走……雖然世界上生活不易,但一定會有希望的。」
「什麼……不要說這種世界末日一樣的話!我,我還要在這片森林裡和大家一起奮戰到最後!」
「愛蜜莉雅,拜託你了。這是我和哥哥他們最重要的女兒。」
「────!」
福爾圖娜的聲音裡失去了那些堅強和高尚,變成了一個柔弱女子的聲音。
既是母親,也是女人的福爾圖娜。阿奇聽罷流下了淚。
透著嗚咽聲,他用手摀住了流淚的臉,
「太狡猾了……!知道說這樣的話我就沒法拒絕了……!我也想和,大家一起戰鬥!然而……」
「對不起。請原諒把一切強加給孩子的我們。」
福爾圖娜手放在流著淚的年輕妖精肩上,請求著諒解。
阿奇說不出一句話,但以沉默接受了福爾圖娜的請求。
然後,福爾圖娜不得不說服的在場的人,只有小愛蜜莉雅一人了。
「愛蜜莉雅。」
「討厭!和媽媽,和媽媽在一起!求妳了!我求妳了!求求妳,讓我和妳在一起!一個人……不要……」
「妳不是一個人呢。聽我說。」
小愛蜜莉雅只是哭喚著,沒有聽的意思。捂著耳朵不聽母親一切的告別的樣子,讓愛蜜莉雅真想抽過去的自己一嘴巴。
並不是想責怪她不懂事理。而是想讓她能一句一句地,不遺漏地聽清福爾圖娜說的話。
「愛蜜莉雅。」
福爾圖娜蹲了下來,抱起了愛蜜莉雅。
拉開小愛蜜莉雅拼著命塞住耳朵的手,福爾圖娜把臉貼向緊抱著頭的女兒的銀髮。像是為了避免弄壞比什麼,比誰都要可愛的事物地觸碰著她。
「媽媽,一直都在妳身邊。閉上眼睛,就會出現在妳浮現的回憶裡。抱起手,就會在變得溫暖的心中。喊出聲,就會在聲音迴響著的天空下。永遠,媽媽永遠和妳在一起。永遠永遠,直到任何時候……都在一起。」
「騙人。說謊,說謊,說謊。……媽媽,騙子……」
「愛蜜莉雅。────我們約定。」
小愛蜜莉雅把媽媽的話當做哄騙而全力避開,福爾圖娜四目對視著說道。小愛蜜莉雅聽到了母親嘴裡說出的『約定』一詞而噤聲,嚥了口氣。
被福爾圖娜伸出的手和她的視線引導,小愛蜜莉雅將小手疊了上去。
「媽媽和愛蜜莉雅,永遠都在一起。這一點,我們現在就做個約定。」
「真,真的……會在一起嗎?」
「是的,真的。媽媽,對愛蜜莉雅……莉雅的愛,比世界上的任何人都要深。」
聽到稱呼自己為莉雅的溫柔聲音,小愛蜜莉雅,愛蜜莉雅的眼淚決堤而出。
嗚咽著,痛哭著的是現在和過去的兩個愛蜜莉雅。
「福爾圖娜媽媽……我也,最喜歡,最喜歡媽媽了……」
「我愛你。最愛福爾圖娜媽媽了。最,最喜歡,最深切地愛著……」
現在和過去兩個愛蜜莉雅的感情相重合,竭力回答著福爾圖娜投來的愛。
絞盡聲音,使出渾身力氣,不這樣做的話自己心裡的那份感情就不能全部傳達到,滿溢而出的心意也不能表達出來。
「莉雅,最愛你了。」
臉頰上,眼瞼上,額頭上,福爾圖娜的溫熱嘴唇貼了上來。
就算可以和愛蜜莉雅接觸、相互擁抱,福爾圖娜也一直將作為母親的愛情表現藏在深處,絕不會做這樣的事情────正因如此,這一瞬間才是福爾圖娜從心底認同了自己作為愛蜜莉雅母親的身份。
「────阿奇,拜託了。」
「……是,明白了。」
對著女兒傳達了最深切的愛意,福爾圖娜站了起來呼叫了青年。
阿奇應聲從福爾圖娜那裡接來了淚如雨下的小愛蜜莉雅,牢牢抱住之後,福爾圖娜再次向他低頭致意。
「一定要,平安逃離哦。」
「是……是的!愛蜜莉雅,這孩子,我決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她!」
立下了絕對誓言的阿奇,讓福爾圖娜安心似地鬆緩了表情。
然後她指向了通往森林深處的路,
「請走吧。」
「────」
阿奇已經不說什麼話,就向福爾圖娜指的方向跑了出去。
被穿行於森林的青年抱著的小愛蜜莉雅從他肩邊探出頭────注視著遠去的母親,不成聲地呼喊著。
聽到她的聲音,福爾圖娜銳利的眼光真正地因溫柔而緩和了下來,
「愛著妳,愛蜜莉雅。」

※ ※ ※ ※ ※ ※ ※ ※ ※ ※ ※

被阿奇抱著,小愛蜜莉雅還是拚命盯著已經看不到母親的那個方向。
她希望只要緊盯著那個方向,遠去的母親說不定就會突然出現,期待著她也許會追趕過來。
「愛蜜莉雅……!」
小愛蜜莉雅這份執著,抱起她的阿奇也感受到了。
對於剛經歷了和福爾圖娜離別的這幼小心靈,阿奇因不知道該說什麼,表情也糾結起來。
「────真意外呢。」
愛蜜莉雅追著奔跑著的阿奇,並走的艾姬多娜說道。
還對與母親的離別依依不捨,止不住嗚咽的愛蜜莉雅只是用視線發出了疑問,白髮的魔女聳了聳肩,
「妳沒有留在那個地方,毫不猶豫地追向了過去的自己呢。我還以為就像妳之前的怠惰一樣,妳會戀戀不捨地追尋妳母親的動向呢。」
「……之前,我也說了吧。我,是想見證自己的過去……!媽媽,修斯,大家……為了他們……」
「好吧好吧。我說了多餘的話呢。」
愛蜜莉雅抽泣著的反駁讓艾姬多娜一副得不到想要回答的樣子搖了搖頭。
這種滿不在乎的態度連愛蜜莉雅都感到有些不快,但提起這一點前,被阿奇抱著的愛蜜莉雅捂起了臉。
「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因為我,我違背了約定……從房間裡出來……」
「不是。不是啊,愛蜜莉雅。不是愛蜜莉雅的錯!不是福爾圖娜,不是任何人的錯!沒有必要這樣責怪自己!」
「那,為什麼……?為什麼……告別了呢……?媽媽也好,修斯也好……為什麼會討厭我?我被那麼多人厭惡,才會這樣……」
修斯和福爾圖娜太過突然的離別讓小愛蜜莉雅的心幾乎到了崩潰邊緣。
想著造成這種狀況的原因,小愛蜜莉雅反省著自己的行為,陷入了自我否定的深海之中。
打破約定。走出了不能走出的房屋。知道了不該知道的封印。她認為一切,都是因為自己的行為引發的。
「一個人……呆在房間裡的話……就不會有事嗎?這樣的話,誰都不會離開……大家,就能……在一起嗎……」
「愛蜜莉雅……」
「我,是壞孩子嗎……?所以,才會被大家和世界討厭……變成,一個人了嗎?」
「不是……不是的,愛蜜莉雅。誰,誰都沒有討厭過妳。世界也不是想要讓妳受苦而存在……世界,都是為了祝福妳而存在的……!」
阿奇拼了命地勸說再次落下一顆顆淚水的小愛蜜莉雅。
雖然有想讓小愛蜜莉雅停止哭泣的想法,但阿奇也希望讓自己能夠相信這一點。
阿奇的叫聲無疑衝擊了看著過去的愛蜜莉雅。
不只是福爾圖娜,和修斯。愛蜜莉雅被以他為首的村落住民們守護,深愛,他們為了不讓她孤單而伸出了手來。
直到剛才的瞬間,愛蜜莉雅都沒有真正意識到這一點。
「那邊的你────!」
奔跑著的阿奇的視線裡,一個聲音尖銳的人溜了進來。
從樹林間隙中飛出的黑色法衣人物,讓瞬間停止腳步的阿奇投以警戒的眼神。然而,對方在視線下舉起了手來,
「等等,別緊張!我是羅曼尼康帝司教大人的指尖!」
「司教大人的……!」
氣喘吁吁的法衣男子報出了修斯的名字,讓阿奇露出了安心的表情。看到阿奇解除了警戒,男性走了過來,注意到了小愛蜜莉雅。
「那位少女……這麼說的話,難道福爾圖娜大人?
「請勿擔心。她……她把愛蜜莉雅托付給了我,隻身留在了那裡。福爾圖娜大人是我們村落裡最強的人,一定能打倒來犯的敵人……」
「……雖然不想這麼說,但那不太可能。」
阿奇態度一變,但男性則是壓低視線輕聲說道。
他的話讓阿奇一挑眉毛,然後男性又用嚴肅的表情歎了口氣,
「確認到了大罪司教中的貪婪,司教大人也正在迎戰。如果只是這樣,擊退其他的過激派教徒的話還有擊退他的可能性……」
「還有,什麼別的問題嗎?」
「────魔獸『黑蛇』,被帶到了森林裡來。」
「────!?」
男性的話讓阿奇露出了驚愕的表情。
他不相信聽到的內容,搖了搖,頭指向了森林。
「不可能,絕不可能!三大魔獸的『黑蛇』,比白鯨,大兔還要難以掌控。比起受暴食支配的白鯨,和能夠引導去路的大兔……黑蛇是不服從任何人的災厄!災禍中的災禍!它為什麼!」
「……魔女教的,潘朵拉大人也同行而來。只有潘朵拉大人通過權能,雖說不能駕馭黑蛇,引導它走向目的地還是可能的。」
「潘朵拉……?那種人名……」
「那是被作為秘密隱藏起來的一位大人!對於魔女教,不論是司教大人所屬的穩健派還是其他的過激派,都是不能說出口的禁忌。那位大人,現在來到這裡了。」
男性擠出的聲音讓阿奇再也說不上一句話。
之所以阿奇至今沒有陷入絕望,是因為他在自己懷裡感受到了另一個生命的心跳。他知道自己不能在這裡退縮。
「我對福爾圖娜大人說了會讓愛蜜莉雅逃離這裡。無論森林如何,只有這孩子……只有希望,必須要保護下去!」
「……讓我與你同行吧。雖然我衰老的身體不知道能幫上多少忙。」
看到阿奇態度中的抵抗沒有消退,男性無力的表情也恢復起了精神。
舞動著法衣的下擺,他的腳力對於他的年齡來說多少有些超常。這樣疾行著,他引導著通往森林外的路。
「避開過激派的信徒前進吧。至少,穿過大森林的話就有……」
希望。正當男性要指出這一點時。
引著路在前方走著的男性身體,忽然被什麼纏住了腳而摔了下去。阿奇小聲驚呼,正準備慌忙靠近倒地的男性,但是
「別過來!」
「────!?」
「失算了……竟然這麼早就來了……!」
阻止想要靠近的阿奇,男性想要從摔倒的狀態起身。然而他只是直起了上身,而地上的雙腿不知道為什麼絲毫沒有動的跡象。
只是,捲起的法衣之下────露出的男性小腿被烙上了黑色燒傷一樣的痕跡。
「黑蛇的邪舌!快逃!」
「但是!」
「已經,沒救了……」
說著讓阿奇逃離的男性的臉龐,驟然變化了起來。
法衣露出的脖子以上的肌膚,慢慢地被紅黑色的斑點所覆蓋殆盡,溫厚的面容上眼睛大張,臉萎縮到眼球似乎要掉出來一般。
雙手的手指抓撓著儘是斑點的脖子,男性嘴裡吐出了大量黃色的泡沫,
「噗,噗噗……啊,噗……」
以為那是痛苦的呻吟的一瞬間,眼窩,鼻孔,耳朵,嘴巴各處器官都流出了黑色的血,像是絞乾了男性的生命一般淌了出來。
這樣死亡的慘狀別說是阿奇,就連看著的愛蜜莉雅都無法保持平常心了。甚至艾姬多娜都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皺了皺眉。
「病魔的坩堝……病巢的魔獸,黑蛇……」
目睹著男性的末路,阿奇悄悄叫著殺死男性的魔獸。
不知道是不是對這個名字產生了反應,原本只由阿奇和小愛蜜莉雅的氣息支配的森林突然混入了別的聲音。
嘶嘶地,像是巨大生物吐著舌頭一樣。
長而細的東西,正在地上來回爬著主張著自己的存在。
雖然聲音的規模天差地別,很難符合印象,但那簡直就是蛇在獵物面前吐出舌頭爬在地上的聲音。
「────可惡!」
察覺到聲音來源的阿奇意識到自己和愛蜜莉雅正處於黑蛇的獵場裡。
明知出聲會對自己不利,除了放聲叫喊也別無他法。除此之外,想不出什麼抵抗的方法了。
不知道該往哪裡跑,阿奇離開男性的屍體衝了出去。已經顧不了福爾圖娜手指的方向了。總之現在必須先從這一危險中逃出去。要守護的東西,必須守護住才行。
這樣的,年輕妖精拚死的抵抗────
「啊────」
黑色的邪舌纏上了蹬著地面的右腳,毫不留情地撕開了肌膚。
露出的肌肉被邪舌舔過的部分印上了紅黑色的燒傷痕跡。
看到這的瞬間,阿奇把手伸向了自己的右腳────
「……弗拉!!」
毫不猶豫地,將印上燒傷的小腿一下用風刃切掉。
失去了支撐,倒下的身體靠上了樹幹。阿奇噴出了大量的血,腦內因強烈的痛感而沸騰,簡直要把牙齒咬碎地忍著,
「修瑪……!」
響起了刺破空氣的聲音,被切斷的阿奇右腿傷口凍結了起來。白色的蒸汽散開,這種強行為傷口止血的手法讓阿奇不禁慘叫起來。
他壯烈的行為讓愛蜜莉雅說不出話來。當即的判斷,對劇痛的處理。還有,即便如此仍沒有放下懷裡的小愛蜜莉雅的,他的內心的堅強。
「阿奇……?」
被阿奇把臉貼到胸口的小愛蜜莉雅沒有看到剛才阿奇的動作。而且阿奇也沒有任何想讓小愛蜜莉雅看到的想法。
他對小愛蜜莉雅,以淌著汗的臉做出了僵硬的笑容,
「什麼……都沒……沒,關係的……」
阿奇就算這樣斷斷續續地說著,也不能讓小愛蜜莉雅明白什麼。
但是,殘酷的命運卻如此嘲笑著高尚的青年。
切下腿部,又用凍結傷口來止血的,以決死覺悟進行的手法來填住的傷口────然而凍住的右腿的完好部分,逐漸像失去水分一般飢渴,如同喪失水分的大地一樣龜裂,被害開始擴散。
彷彿乾涸的大地一般,阿奇右腿開始壞死,而且壞死還將不僅僅局限於腿部。
「……愛蜜莉雅。能看到那個,兩棵樹間的白花嗎?」
「……嗯。」
阿奇背靠著樹蹲了下來。腳著地的小愛蜜莉雅順著他手指放下望去,看到了他說的白色花朵而點頭。
阿奇抹著流汗的額頭,努力隱藏起痛苦的表情,
「能,跑到那個花旁邊嗎?跑過花……一直,一直……」
「能,跑……能跑的。但是……」
「那麼,快跑────」
阿奇對著正盯著白色的花支吾著的小愛蜜莉雅說道。
很短的,送別的話。小愛蜜莉雅的眼中露出了不解,但也注意到他的樣子非同尋常,紫紺色的眼瞳也震顫了起來。
將要變成一個人了。又要,失去面前的人了。
「沒關係。愛蜜莉雅。妳,不會變成孤單一人的。」
「阿奇……」
「好了,快跑。不管聽到什麼,都不要回頭……跑起來!」
阿奇尖銳的聲音讓小愛蜜莉雅肩膀一顫,邁開步子的她就這樣跑了出去。她難忍想要回頭的心情,但剛才阿奇說了不要回頭。
阿奇的話,福爾圖娜的話,修斯的話都在小小的腦袋裡迴響著。
為了讓自己相信只要按照他們說的做,什麼都一定能變回原來的樣子。
這麼做才是現在的小愛蜜莉雅的希望,她也試圖勸說自己。
阿奇目送著奔跑向希望的彼方而消失不見,丟下自己的小愛蜜莉雅。
他長長地吐了口氣,捲起了上衣的下擺。
乾枯的侵蝕已經席捲了雙腿和腰部,到達了胸部下沿。
兩腿已經動彈不得,實際上只是碰一下就感覺要碎裂一般。
這種枯竭到了胸上,到達心臟的話,會怎麼樣呢。
嘶嘶地,像是在獵物面前吐著信子一樣,魔獸的聲音傳來。
這種聲音,像是要奪去逃跑的少女,森林的希望,以及阿奇僅剩的微弱生命燃盡的意義。
「誰,會讓你走啊……」
嘶嘶地,遠去的聲音停了下來。
像是對於還有一口氣的獵物,重燃起了失去的興趣一樣。
聲音靠近了。也就是說,感到自己的終結到來的時候,阿奇的臉露出了寬慰的神情。
那是因為自己的死靠近,就意味著死亡遠離了那個孩子。
「福爾圖娜大人……那個孩子,一定會,沒事的。」
嘶嘶地,最後的聲音正在接近。
聽到聲音,意識到這是無出其右的生命危機,阿奇卻還是因為自己完成的事而自豪地笑了起來,
「────」
這個笑容,就算乾枯殆盡,也並沒有乾涸地被保存了下來。

※ ※ ※ ※ ※ ※ ※ ※ ※ ※ ※

────阿奇手指的白色花朵,自己早已經超了過去。
「哈……哈……哈」
喘著氣,邁大自己的短小步伐,小愛蜜莉雅在森林裡奔跑著。
跑向阿奇所指的方向,總之往那個方向跑就是最好的,其他事情就不必考慮,只需要想著媽媽和修斯和阿奇,還有大家就好了。
「嗚……嗚嗚嗚!」
搖著頭。
流著淚。嘴角拚命阻止著漏出的嗚咽聲。
剛才,怎麼了,發生了什麼。
大家知道了什麼,而自己又不知道什麼呢。
怎麼做才好,什麼都不明白了。自己還有什麼能做到的嗎。
襲擊福爾圖娜,修斯,阿奇他們的人到底是誰。怎麼做才能讓他們回去。他們到底是出於什麼目的────
「封,印……」
是啊。
福爾圖娜和阿奇,說了什麼。修斯和福爾圖娜說話的同時,也說出了那是重要的東西。
這樣的話,他們的目的就是。
「────啊。」
邊想著事邊跑著的小愛蜜莉雅腳下忽然踩空,少女失去了腳下的地面,注意到自己落入了森林的窪地。
雖然她立即想要用手抓穩,但陡峭的窪地卻沒有幫她穩住身體,小愛蜜莉雅就這樣以奔跑的勢頭滾落下去。
平時的話,也許自己早已因為擦傷的痛而哭著站了起來。
然而,現在身心俱疲的小愛蜜莉雅,因為頭撞到了地面上,在短暫的時間裡,失去了意識。
「我,要……」
明明有什麼必須要做的事。明明剛才感覺到自己找到了。
不這麼做不行。心裡點燃了小小的使命感,意識卻隨之斷絕。
────於是故事暫時離開了孩子這邊,轉向了激戰的場所。
為了見證,兩個命運的終點。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80485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20 篇留言

混沌只肆個姊控OAO
勤勉

11-09 23:47


勤勉!

11-09 23:48

roccosu
勤勉~

11-09 23:54

roccosu
『不可見的蛇』 是“手”吧…

11-09 23:56

淋しくて
『見えない蛇』11-10 00:06
Jajalee
勤勉

11-10 00:08

君麻鳴人
恩!很好忠實粉絲,每天都來晚點名。

11-10 00:13

死掉的音無
睡前的精神糧食來啦( ̄∇ ̄)

11-10 00:14

阿法
怠惰洗白了!!

11-10 00:58

787877778787
最讓人哀傷的一章

11-10 01:20

阿蛋
勤勉 可憐的怠惰

11-10 01:27

殘響の風
勤勉,可惜每日糧食沒了明天待續

11-10 01:40

KlausLo
勤勉阿,怠惰是EMT教徒

11-10 02:00

嵐亭緣
怠惰和精靈好悲壯啊!

11-10 02:51

伊莉雅我老婆(花)
騙人的吧

11-10 03:23


...看來上節猜錯了...原來是'魔女因子'...
不過昴從怠惰那裡吸收的應該不是純粹的魔女因子...是被賦與了'怠惰'權能的魔女因子(還是在昴的想法中,這個力量是以'不可視之手'的模式來運用?)
那麼...如果...昴收集了七種大罪的權能...是否就算是跟莎緹拉在同一高度...從而與莎緹拉對話,了解莎緹拉...甚至於...解放莎緹拉...(純猜想)

感謝版大的勤勉

11-10 03:36

Mickcy
簽 DESU~

11-10 06:06


但還是被昂幹掉了 幫怠惰QQ

11-10 08:22

淋しくて
昴(拼音:mǎo,注音:ㄇㄠˇ)11-10 11:49
原田明
「愛蜜莉雅正看著舊識的人賭上命的戰鬥,而艾姬多娜在她背後說道。
轉過身去,『艾姬多娜』盯著面無表情觀察著戰鬥的艾姬多娜。」
這裡是不是翻錯了?自己看自己?

11-21 00:04

孤獨的暗殺者
有種悲傷的感覺啊!

03-11 14:11

サラダ
話說之前在昴的試煉中 艾姬多娜不是不知道甚麼是大罪司教嗎? 重看時才發現BUG 還是說當時是故意故弄玄虛的?

02-17 21:5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8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118 『平家星笑... 後一篇:第四章120 『艾力歐爾...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ustice00s所有朋友
小屋新增:《天氣之子》預告片聖地巡禮 和 東京電玩展美女照片選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