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金光同人】煙硝葬雲滅。(敬元邪皇)

作者:Noctis&Ghoul─食夜鬼│2016-11-08 23:59:56│贊助:26│人氣:374


最近的金光實在低迷到不行,而且還是沒交待魔世之後的發展......

所以我重改了這篇同人,回味一下那千年一魔,元邪皇。

這篇也將借用給布袋戲版,作為活動之用。


◎◎◎◎◎◎◎◎◎◎◎◎◎◎◎

「小元,這個給你,等人家一下!你的邪眼很漂亮,要好好保護它。我喜歡那上頭淡淡的紫色光芒。」

坐在河畔的我,望著眼前的她,那白皙、帶抹嫣紅的小臉,藍色邪月照耀下更顯得妖豔、動人。她從懷中取出一個小小的紅色半面罩後,溫柔地撫摸著我的頭,將那面罩遮住我的左臉頰。

「大姐姐......雖然我還小,但以後我要在魔世中南征北討,讓畸眼族能夠光大!」但姐姐身上那股迷濛的香氣,讓我的思緒逐漸融解,而她只是瞇起那雙邪魅卻柔和的眼睛,注視著我。

「可是其實姐姐更希望,你安安穩穩地在村子裡生活就好。我討厭戰爭,更不想你受傷。」

「那姐姐會陪我嗎?」我不自覺地伸手撫摸著那美艷的臉龐,溫暖卻光滑的肌膚,使我想要吻上幾口。

她微微地低下頭,從那薄俏、小巧的紅唇中,透出一道淡淡的嘆息聲,我聽見她吸鼻子的聲響,可她搖搖頭後,立刻抓著我的手,「傻孩子欸,當然會啊!」

她注視的那瞬間,我感覺呼吸變得急促,彷彿除了她以外的景色都變得朦朧。她將我擁入懷中,讓我貼近她那透出艷香的懷中,而我更加緊緊地抱著她,那嬌弱的身軀讓人感到安心。

我,不想放開......

姐姐的鎖骨上,那顆邪眼散發出一股很柔和的光輝,不像其他族人擁有戰鬥功用,但能讓人的心思彷彿沉溺在甜美、柔軟的夢境之中,一切都不重要,只讓人眷戀在那溫暖的懷中。

隨後我讓姐姐背靠在我的懷中躺下,我輕咬、舔弄著她的耳朵後,吻上那白皙的脖子,「有我在的話,姐姐還會害怕戰爭嗎?」

可當我說到戰爭時,那嬌弱的身軀顫抖著,「我、我害怕......會死掉好多好多族人......爹親和娘親會不見,你也會不見,不想那樣......嗚

「姐姐,妳只需記得一件事情就好。」我吻上那早已紅暈、發燙的臉頰後,「妳是我的。」

我深深地吻上她的唇。

「小元......」

可是一股噁心的氣息劃破了我們之間,使我迅速地站起身來。

簌簌簌

那是什麼?

我警覺地環視著四周樹林,一股強大的邪氣往我們這投射而來,而也感受到邪氣的姐姐,縮在我的身後依偎著,我可以感覺到她身體正微微地顫抖。

「有我在呢!沒什麼好怕的。」

一群巨大的百目蛇,從樹林間竄了出來並和我們對視著,可姐姐已經被嚇得啜泣出聲,而其中一隻大蛇被啜泣聲吸引,迅速地衝了過來,可我冷冷地看著牠,深吸了一口氣後,貫耳的雷鳴從掌心炸出,便立即揮掌出去。

強烈的雷電環繞在牠的身上,四周的陰影被那刺眼的藍光閃爍,牠身上的雷電也竄到四周後,將樹林燃燒了起來。那隻大蛇就這樣待在原地抽搐著,最後雷電從牠身上那些眼睛爆射而出,全身變得焦黑脆化後倒下。

我再度環視著剩餘的百目蛇,牠們像是發瘋似的往我們這衝了過來,一群蠢貨!我用一隻手在姐姐周遭形成保護用的雷電罩,將她包覆在其中後,再讓另外一隻手竄起了熾熱火焰。

「滾開!」

我稍微運使魔力後,用力踏一下地面,強大的震波瞬間將牠們彈了回去,四周樹林也順著震波的方向紛紛倒榻,隨即我將手上的火焰打在地面上,讓火舌往牠們襲捲而去,牠們便驚慌地彈回樹林。

這些該死的東西,敢害姐姐嚇到!

「小元?嗚嗚」我將雷電罩解開後,姐姐迅速地趴在我的肩膀上哭泣,可我只是轉過頭替她將眼淚擦乾,做出了背人的姿勢要她上來。

「別哭!沒事了!我背妳回家吧。夜也深了,我們也該吃晚飯了。不知道伯母今天會煮什麼來吃。伯母煮的肉湯,在魔世中堪稱絕品啊!」

姐姐應該還有點害怕吧?這時擺出笑臉最能讓她感到安心了。

「嗚嗚嗚,小元有沒有受傷?對不起,我什麼都做不了......

「那種東西怎可能讓我受到半點傷害。姐姐妳知道的,我的手沒那麼巧,做不出妳送給我的面罩呢!」我稍稍伸出左手摸了一下那個紅色面罩,並稍微側頭對姐姐微笑。

嗯?身體再度變得輕飄飄,思緒變得好放鬆,剛剛稍微累積的那些疲勞蒸發了......

「好,那姐姐不哭了,可是這姐姐會做的事情,嘻嘻」

溫柔的光輝籠罩在我身上......

「其實啊,妳的邪眼很漂亮呢!我很喜歡。姐姐......我們還有機會把剛剛沒做完的事情做完嗎?」

「你想怎麼樣,我都依你。人、人家是你的嘛!可我怕疼,你不可以太粗暴喔!」

她將自己的小手伸進我的衣服,撫摸著我的胸膛。




※※※




回到姐姐家後,姐姐說明了原委,被碎念一頓後,伯父和伯母便熱情地要我留下來一同享用晚餐。姐姐拉著我的手,要我在她旁邊坐好,而我望見餐桌上擺滿了許多特殊的佳餚,特別是那堆積快成小山的肉排。

那個肉的香味我記得,據說是在魔山上的某種三頭牛身上取得,但這種肉相當的罕見,可為什麼現在......

姐姐在我的餐盤中夾進了許多食物,可我只偷偷觀察著伯父和伯母的神情,他們的神情仍是相當歡樂和自在,特別是伯父他吃得相當津津有味,甚至可以說是狼吞虎嚥,可他望向姐姐時眉頭總會輕皺一下。

但姐姐沒有注意到伯父的神情,只是小口小口地吃著,面對這樣有點詭異的氛圍,我也只能默默地吃著,說不上任何的話。

隨後伯父開口問我,剛剛面對百目蛇的情況─

「小元啊,我女兒應該沒有成為你的累贅吧?以前村中有隻百目蛇襲擊,動用了不少戰士才將其殲滅啊!那東西可是相當不好對付的呢!」他輕輕地拍了一下姐姐的頭,並撫摸了一下她的小臉。

「多虧姐姐幫忙!多虧有她,我才能沒有任何損傷!」

「是嗎......那就好......唉,她身上的邪眼一點用處也沒有!她自己又很弱......小元啊,我這女兒老是黏著你玩,給你添很多麻煩了,但如果可以,還是要請你照顧她了!拜託了。」

我望見了伯父和伯母,不約而同地低著頭拜託我......一定出事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注視著伯父和伯母的表情,他們都閃過一絲的哀傷,隨即望向姐姐看後,又望回我看。可姐姐沒注意到他們那複雜的表情,只是對這情況感到尷尬臉紅,但我的內心已有種不安正在擴散。

「她是我的,這樣就很夠了。」

我摟著姐姐的腰讓她更加貼近我,並點著頭和他們回禮。

晚餐過後,趁著伯母和姐姐在收拾餐桌時,我假意要和伯父討論戰技,便和他到了外頭比試。他的神情雖相當不可置信,卻仍擺起了架式要一同切磋,可我只是站在原地,直直地盯著他看。

「發生什麼事情了?」

伯父稍微將肩頭垂下,然後輕嘆了口氣,而我只是輕皺著眉頭注視著他。

「戰事爆發了......沉淪海那方已經收到消息,有其他魔族攻過來了。村裡的戰士們明天就要啟程了,我們必須派人出去才換取村裡平安。」

我不可置信地看著伯父,內心那股不安沸騰了起來,可更多的是一股火氣,我也要上戰場!那些魔族那麼愛戰,就來戰吧!

「我和你一起去!為什麼不和姐姐說?要是你回不來了,姐姐連和你好好道別的機會都沒有啊!這輩子都有遺憾。」

我止不住地向伯父大聲起來,他卻長嘆一聲後,將頭撇了過去。

「照她那性格一定會哭哭啼啼,哀求我不要去,這樣我會捨不得......要是因此在戰場上分心,就不可能回得來了。而且你雖然很強但還小,等你長大後有更重要的事情,要為畸眼族奉獻!別就這樣丟了性命。」

伯父突然運使了強大的魔力,藍色的魔氣從他的體內竄出後,又隨即吸收回他身上並使他鎖骨上的邪眼睜開。

「所以我一定會回來!小元據說你能同時運用四種屬性的功體,和我切磋一下吧!長老們說過,你很可能有完整的燭龍之力,所以我想見識下那洪荒前的能為!你那可能一統魔世的燭龍之威!」

「伯父......」

「怎麼?你不是說我女兒是你的嗎?那證明給我看看啊!村裡可是還有其它人也想要我女兒呢。」

是嗎?我懂你的心意了。我露出了一抹微笑,也擺出了戰鬥的架式,好好地陪伯父,讓你知道我的能為。

這樣你也能放心了,對吧?

「伯父......你一定要回來!要是你沒有回來,哪怕是要將戰場踏平,我也會帶你回來!」

隨後我也運使了魔力,雷鳴和火舌從掌心炸出,一股寒氣也將地上逐漸結冰,而那強烈的亢奮感,使我的戰意高昂。

「那來吧!」

「來吧!」

當我和伯父對掌時,猛烈的光輝併射四周,一大片的火海將周遭燒亮了起來,我清楚地看見伯父微笑卻也流著淚。




※※※




藍色邪月照耀下,村中壟罩了濃厚的哀傷氣息,我望著那排排躺在地上的族人,說不上任何的話語。姐姐趴在伯父身旁,趴在已經不會再度起身,再度拍拍她的伯父身旁......而伯母只是緊緊咬著牙,站在她身旁擦著眼淚。

伯父的四肢變得殘缺不堪,連他的邪眼也被刀劍狠狠貫穿了......

姐姐趴在這樣的伯父身旁,嚎啕大哭著......

「小元,為什麼會這樣,爹親起不來了!快起來和我說說話,嗚嗚嗚」姐姐的邪眼散發出強烈的光輝,並籠罩在伯父的屍體上,那光輝越來越強烈。

「為什麼醒不來,為什麼!」姐姐嘴唇變得發白,冷汗不斷滑過那也變得慘白的臉龐,那顆邪眼也開始流出鮮血來。

「夠了!」

我硬生生地將她拉到懷中,緊緊地抱著她。她激動地哭著,最後癱軟在我身上,可我卻什麼都做不了,只能撫摸著她的背,好讓她緩和下來......

「對不起,我們戰敗投降了,我們盡力了......雖然有找到戰死的人,可是來不及找回完整身軀......

我再度環視著那些躺在地上的族人,他們有些早已被斬去四肢;有些則是被開膛剖肚,還有一些連頭都沒有了......

而倖存下來的人沒有好到哪裡去,剛剛開口說話的人,失去了一隻手和一隻眼睛。

我往村外望去一大群他族的士兵,意氣風發地進入了村內,將我們剩下的族人給團團包圍。我注意到了有些士兵已經開始對女性,投以噁心的視線,甚至不時地舔著自己的嘴唇,往自己的下半身摸去......

「畸眼族也不過如此而已!全部給我跪下!從今以後你們畸眼族得聽我們的,我們將在這邊駐紮一陣子。我們需要什麼,你們都必須準備好,食物、飲水、兵器,甚至是女人!這樣懂嗎?」

那個說著話,穿綠色戰袍,有著大大獠牙,像是將領的人,隨手就將一個女族人拉了過去後,便伸進她的衣服到處亂摸,而那女人只是激動地哭喊。

剛剛她也趴在死去的親人身旁......

看到這幕一股強烈的憤怒,使我想要運起魔力將他們全部擊殺,而姐姐整個人縮在我的身後,劇烈地發抖著,可是她緊緊勾著我的手臂,讓我別輕舉妄動。所有的族人都跪著、低頭,紛紛不敢看向他們,我也只能跟著照做......

隨後我看見了讓我不可置信的一幕,那個將領強壓著女人到親人的屍體旁,然後將她的衣服撕開後侵犯著她......

沒有人敢起身反抗這荒唐的暴行,就連我也無法,也無法......我要先保護好姐姐......

我討厭這任人剝奪的感覺。

可在這時我感受到了一股更噁心的視線往我這,不對,是往姐姐身上投射而來。

有一群戰士直愣愣地盯著姐姐看,他們那猙獰的神情,掛著一絲絲邪笑,我豎起耳朵仔細地聆聽著他們說的話,但一股更加強烈的憤怒湧了上來。

「那頭小母狗還真好看!看起來好弱,不知道我們全部一起上,她可以撐多久才不會死掉啊?」

「欸,你們說如果我們一邊打她,一邊上她,會不會更痛快啊?」

「她應該還沒體驗過戰士粗壯的本領,看看他們的士兵就知道,弱得要命呢!一想到操壞她後,就再也沒人能體驗她的風騷時,就很有征服的成就感呢!」

你們這群蠢貨,要是你們真敢這樣做,我一定拿你們的頭當我的座椅!

之後的幾天,我和伯母都將姐姐藏在家中,不肯讓她踏出家門一步,而那些人要我做什麼我就去做,哪怕是要鎮壓反抗的族人也好,哪怕是被族人辱罵是叛徒也好,哪怕是姐姐也開始不諒解我也好......

我真的不想要她受傷害,我,好自私......

可最終我失敗了......

那天當我來給姐姐食物時,那群噁心的士兵們正強扯姐姐的衣服,伯母則是倒在一旁頭破血流,昏倒在一旁。姐姐嚎啕大哭著,被他們完全嚇傻了,而當我看見他們強壓她到床上時,狠狠地搧了她一巴掌。

看到這幕,思緒化成一片空白,無數的黑線盤旋在思緒中......

「小元,快點走!不要管我!」.姐姐躺在床上奮力地哭喊著,可那些人只是越來越興奮地揍她、賞她巴掌。

為什麼會這樣?

「臭小鬼,你在看什麼啊?不對,我記得你,你好像是這頭小母狗的什麼人是吧?」他將姐姐架了起來,舔著她的臉龐,還不時地將手游移到其它地方。

你們這群螻蟻......

「滾開啊啊啊啊啊!」

身旁的事物變得異常清晰,他們噁心的臉,姐姐身上的傷口,一切都變得清晰、緩慢,一股難以形容的戰意使我的思緒融化。

腦海的畫面中,壟罩著整片天空的巨大眼睛,緩緩地睜開。

我臉上的邪眼聚了大量的魔力,一股令我逐漸發狂的戰意飆升,將面罩取下來的那瞬間,耀眼的紫色光芒爆射而出,當他們被紫色光芒照射時,全部驚呆並跪了下來。

我緩緩地走向他們,看到這群螻蟻臣服在腳前時,我露出了一抹邪笑,我要你們臣服於我、我要你們從今以後只能跪拜!

隨即我往他們的頭顱橫掃過去。

四散的腦漿和血液,飛濺到了我的臉上,而我舔了舔嘴上的血液,卻覺得一股難以壓抑的快感和憤怒,不斷襲捲腦海。

姐姐瞬間癱軟在地上,可隨後她又忽然起身,將我推了出去,我望見她的臉龐,止不住地落下碩大的眼淚。

「小元,你殺了他們......你快點跑!不要讓他們發現你,快走啊!」她邊吸著鼻子,邊擦著自己的眼淚,透過窗戶仔細地觀察著四周。

「姐姐,跟我走啊?我帶妳和伯母一起先離開!」

「要是我們走了,他們會殺其他人洩恨的!小元,你自己走啊!快走啊!」

「為什麼?」

「父親常常說,你長大以後,能光大畸眼族!」

「所以呢?」

她哭得越來越激動,並用力地想將我推出去,可她的力量終究壓不過我,隨即她倒在我的胸懷中哭泣著。

「拜託你快點走!快點走......我不要你受傷,我不要你被他們帶走......

一股揪心的感覺湧了上來,腦袋跟著感到一陣混亂和空白,始終搞不明白為什麼我明明救了姐姐,卻變成這樣,難道剛剛我看著姐姐被糟蹋比較好嗎?

無助感竄了起來,隨即變成一股強大的怒火。

「我不要!我受不了了!我要把他們趕出村子,我要踏平他們!」

可是姐姐忽然拿起那些士兵的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並睜著那雙大眼睛,咬著自己的嘴。

「走啊!快走啊!我們常去玩的河邊,有路可以走!」

「姐姐......

她將刀子更加貼近自己的脖子,甚至流出了一點鮮血。為什麼?思緒中那解不開的為什麼,讓我束手無策,我呆愣地站在原地,不甘心的感覺,原來是會想讓人哭泣的。

隨後姐姐將我推出門外,讓我快點跑走,我順了她的話,丟下了她......

我觀察四周的動靜後,迅速地離開村子,狂奔了起來,我只看得到天空籠罩著巨大無比的黑雲,但在回頭時那個我生長的村子,在視野中變得好小好小。

思緒不斷閃爍著,她那溫柔的光輝,還有她剛剛無助的眼神......

我不要這樣,為什麼我剛剛不強拉著她一起走?

「如果跑了這一次,我是不是又會繼續逃跑?」

想著姐姐,想著伯父,想到其它的族人,他們說我是能夠給村裡榮耀的人,可為什麼現在我卻要為了讓自己活下去而逃走?我不要,我不要!我寧願和他們一起死,我寧願粉身碎骨,將那些欺壓我們的人全部拖到地獄去!

「我不想拋棄我的族人!」

擦了擦自己的眼眶後,我再度奔回快消失在視線中的村莊,可是有大量的邪氣往我這聚了過來,樹林中竄出了為數眾多巨大的百目蛇,還有一些身上留有燒痕的百目蛇。

牠們圍繞著形成一個大圓,將我包圍起來,那數不清的眼睛紛紛瞪著我看。

「滾開!我沒時間了啊!」

我用盡全力揮掌出去,可是被攻擊的牠們卻立即纏繞在一起,將彼此脆弱的地方遮蓋了起來。不管我怎麼揮掌,牠們都只是重複做同樣的動作,也不攻擊我。

「滾開阿啊啊啊!」

牠們在等我筋疲力竭......察覺到牠們的意圖後,我攻得更快更猛,但每當我擊殺了幾隻後,又有其他隻補了缺口。

她在等我......

「滾開啊!滾開!」

一股無助感湧了上來,我想到姐姐趴在伯父身上哭泣的樣子,還有姐姐威脅我要我自己逃跑的樣子,可我卻在這群該死的蛇中,讓時間耗去......

我不要這樣......

唔,我的頭好疼......

我望見了腦海中那顆遮天的巨大眼睛,散發出耀眼的紫色光芒。

「臭蛇,滾開啊啊啊啊啊!」

那股憤怒和悲傷夾雜的感覺,讓我跪了下來,可邪眼再度聚集了龐大的魔力,思緒中閃爍著她的笑臉和哭臉。

我不要姐姐發生什麼事情,她不是要我好好在村子裡生活嗎?

「可我要她陪我!」

止不住的戰意湧現,我將邪眼對著那群該死的畜牲,邪眼爆發出璀璨的紫色光芒後,形成一股巨大的洪流,將那些百目蛇炸開、沖退,而那些蛇通通癱軟在原地,使我趁機迅速地衝出了包圍網。

往村子飛奔而行時,我望著那漆黑無比的天空時,滿滿的恐懼感乍現,也如同那些黑雲一樣籠罩在身上......



※※※




當我踏回村子之後,我聽聞著族人的哭嚎聲,在那些聲音中我認得伯母的聲音,只因那是最為淒厲的哭喊聲。我走進村子時,一根高大的木樁豎然而立,而一群士兵和將領環繞在木樁旁,而姐姐被綁在上面......

她的雙眼已被刀子貫穿,就連她的邪眼也被貫穿,下半身流了好多好多血......

我望見伯母癱軟在一旁,而其他村人只是看著姐姐的屍體後沉默不語,但那些士兵高喊著,要是我們敢再反抗,就會這樣殺光我們......

說完後,他們再度侵犯著她的身體......

我的思緒卻異常冷靜,只聞得到滿滿的血腥味,望著那些人的暴行後,我緩緩地走向那些人,當我走到伯母身旁時,她再度哭了出來......

「女兒她說她殺了那些人,可是她根本不會戰鬥,女兒啊啊啊啊啊!他們拿她開刀了,嗚嗚嗚嗚嗚」

伯母的控訴,使我的耳膜劇痛著,彷彿流出熱熱黏黏的鮮紅液體......

但我只是內心空洞地繼續朝他們走著。

「你是誰?找死啊!退開!」

一大群士兵瞬間往我這砍了過來,有些人砍在我的手上;有些人砍在脖子;有些人砍在我的腳,可我再也感覺不到任何疼痛了,只是聚集魔力讓傷口迅速復原。

吭、吭吭、吭吭吭

那些砍在我身上的刀刃斷裂著,紛紛墜到地面上。

其中一個渾身顫抖的士兵往我的左臉用力砍去,可是他砍斷了面罩後,就再也砍不進我的臉了,他們睜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瞪著我。

「你們很喜歡征服吧?你們很想要成王吧?成王後就可以隨意奪去他人想守護的事物,是吧?」

「怪物!殺了他!快殺了他!」

剩餘的士兵和那將領運起著功體,一道道弱小的氣勁宛如雨點般,往我身上淋下,沙塵和煙硝籠罩在我身旁,看不清了周遭的事物,什麼也看不清了......

我只看得見那籠罩這世界的黑色殃雲。

我冷冷地注視著那漆黑無比的天空後,隨即雷鳴貫耳,黑色的殃雲旋轉了起來,在漩渦處出現了一顆巨大無比,和我腦海中一樣的邪眼。在那大片黑色雲朵中,緩緩睜開的邪眼瞬間發出浩瀚光芒,所有士兵和族人全部面對我跪了下來。

「這是什麼魔力?那不就是一個小鬼而已嗎?」

「頭好痛啊,力、力量再消失,快要流光了......

「動、動不了......有、有怪物......

「王、王者......

我指著那些敵人,卻覺得黑色的深淵逐漸將我向下拉沉,可更深的是那再也改變不了的無奈。那些為什麼,為什麼我要逃跑,為什麼我沒有和伯父一起上戰場,為什麼我沒有保護好我的女人....

這些為什麼,也已經不再重要了。

「你們要戰,那來吧!」

那股瘋狂的感覺伴隨著魔力湧了上來,我腳踏的地下開始震動了起來,他們渾身顫抖,絲毫不敢直視我。

「你們愛戰嗎?來啊!」

想要將這一切踏平的慾望,使我的身體燃燒了起來,他們將自己的頭縮了起來並低下頭,紛紛臣服在塵土之中。

「你們喜歡煙硝嗎?來啊!」

強大的魔力夾雜著瘴氣,環繞在我的掌心之中,我要你們通通粉身碎骨啊啊啊啊!

「別、別殺我們!我、我不想死!」

「煙硝葬雲滅。」

一顆巨大的骷髏從我的掌心升起,化成深綠色的火焰,除了首領外的士兵,我將他們通通都燃燒殆盡,剩下焦黑、破裂四周的骨骸。

我緩緩地走向那個首領,他仍是跪著,卻滿眼是淚地盯著我搖頭。

「吾,是元邪皇!吾會證明即便只靠吾一人之力,也能踏平整個魔世!你在吾面前,只不過是隻螻蟻!而吾將成為一統魔世的王者!」

「喀拉」一聲後,我對著黑雲中巨大的邪眼高舉他的頭顱,讓鮮血淋浴在我的臉上。

隨後我走向姐姐身旁,將她從木樁解開後,我把她身上那些刀子通通折斷,扔在地板上,只想讓她默默靠在我的懷中。

「我回來了!我平安無事,你不是想要我安穩生活嗎?我不會再讓族人碰到危險的!我會終止所有戰爭,以後不會再讓妳擔心受怕了!所以再摸摸我的頭,好不好?」

她已經不會再對我說話了......

「魔世中還有很多漂亮的地方,等我一統魔世後,我們一起去玩,好不好?我會保護妳的,好嗎?」

她再也不會黏著我玩了......

我望著那些敵人的殘骸,還有那顆被我隨手亂扔的頭顱,再望回了那早已變得冰冷的動人臉龐......

她和敵人一樣,都再也不會動了。

從今以後......

我不會再讓族人消失了......

就算僅憑一魔之力,我也會力抗整個魔世,保護族人!

「所以妳醒過來好不好,再摸摸我的臉好不好?」

對不起,我回來晚了......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本人無照片或影片任何權利,一切權利仍屬於金光多媒體,僅提供交流之用。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796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金光布袋戲|元邪皇

留言共 1 篇留言

めぐみん
這樣的蟹黃我可以QQ

11-09 20:36

Noctis&Ghoul─食夜鬼
這樣的邪皇大人,我也可以QQQQ11-11 02:2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noctis3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金光心得】魔刀斷後,我... 後一篇:[達人專欄] 【黑暗系】...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thouse
「比史萊姆還不如」第二部完結,「賢者轉生(偽)」第三部傳說再啟,歡迎來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0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