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5 GP

第四章118 『平家星笑的日子』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1-08 23:46:10│贊助:347│人氣:9660


在高大樹木環繞的山野小道上,愛蜜莉雅以平常的腳步悠然前進。
踩著草地,踏著地面,又注意著不踩到大樹的根或是隱蔽的花朵。明明是在夢中,腳下的土地卻有著堅硬的觸感,愛蜜莉雅覺得有些神奇。
不論普通的夢境,在這個世界中甚至能感受到樹皮的粗糙,花蜜的清香,清風的溫暖。
「明明是夢的世界,為什麼能感到各種各樣的東西呢?」
「說是夢的世界,但這只不過是一個比喻而已。實際上這裡是以『試煉』對象的記憶再現,只將其意識帶入的可以稱為另一個世界的空間。既然是從挑戰者妳身上取出的記憶,那妳自己當然能感受到這個世界的一切了。反過來,就算我去觸碰地面和樹木,也得不到任何感覺。」
「這樣啊。……那要是我暴走起來把這個森林搞得一塌糊塗呢?」
「真是野蠻的魔女般的聯想呢。雖然有觸碰的實感,但妳干涉不了這個世界。進一步說,妳也沒法接觸這個世界中重現的生物。如果是另一種『試煉』的形式那還有可能……」
「另一種?」
「問個不停呢。妳也稍微用自己的腦子思考下吧。不過,對於利用『想要的話別人就會給』這樣撒嬌活到現在的妳,也許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唔……」
走在前的愛蜜莉雅背後,是保持著一定距離,跟著她的『貪婪魔女』。
艾姬多娜話中帶刺地講解著,面無表情地嘲笑著愛蜜莉雅的無知。不過,雖說她對愛蜜莉雅反感,但這些話也有點過分了。
手摸著嘴角,愛蜜莉雅思考了起來。
艾姬多娜所說的,不可觸碰的記憶和可觸碰記憶之間的不同。在記憶中走動的人們,和只是精神狀態下的愛蜜莉雅相互觸碰的方法。
「想也想不明白呢。告訴我答案吧。」
「…………」
「怎麼了?肚子疼嗎?」
「妳這讓人反胃的態度。雖然讓我深感不快,但能這麼激發我情感的人除了他和我的友人們,也就只有妳了吧。」
「艾姬多娜,原來有朋友啊。」
愛蜜莉雅的低語似乎在說「真好啊」,艾姬多娜則是歎了口氣。
艾姬多娜看上去沒把愛蜜莉雅的話當做好心話,愛蜜莉雅猶豫著怎麼樣才能正確地傳達自己的意思。這時,
「『試煉』中得以一瞥的過去的後悔,根據人的不同也可能不是單一一個場景。」
「誒?」
「後悔著某個時間節點的過去。還有與此不同,連續性的……比如說,還有後悔著與某人的關係的過去。後一種情況,重現的過去就不是某個單一場景,而會重現『試煉』對象心裡的『那個人物』。會話交談,相互接觸,甚至相愛都是可能的。」
「……這樣啊。原來是這麼回事。」
愛蜜莉雅對艾姬多娜的說明表示理解,點了點頭。
的確,『後悔』是可能存在這種區別的。如果有人會後悔與某人吵架,那就也有人會後悔在吵架中度過的時間吧。
到底要克服哪一種後悔,這才是本人該面對的問題。
「不過,雖然妳很討厭我,但還是好好地回答了我的問題呢。」
「妳可千萬不要把我誤會成非──常好心的人啊。我沒做什麼醜事值得妳欣賞我。有問必答,只是我的本性而已。」
「好,好────」
愛蜜莉雅並不想笑,她大概明白了如何和保持著距離感的艾姬多娜相處。
她毫無疑問如蛇蠍般痛恨著愛蜜莉雅,但愛蜜莉雅卻討厭不起來艾姬多娜。因為愛蜜莉雅還沒有瞭解她到那個地步。
反過來說,艾姬多娜竟如此熟知愛蜜莉雅,以至於能夠這麼厭惡她────不過現在還沒有詢問這一點的機會。
「────哈哈!啊哈哈!我在這裡,在這裡啊!」
「啊!」
愛蜜莉雅意識分配給了身後的人,突然傳來的少女明亮的聲音讓她一驚。
停下腳步的愛蜜莉雅身邊,一位嬌小的少女從她背後超了過去。愛蜜莉雅一度因為自己竟然沒注意到靠得這麼近的孩子而動搖,但很快明白了那並不是因為自己的掉以輕心所致。
超過愛蜜莉雅的少女,奔跑時披散了背後的銀髮。
紫紺色的眼瞳,和穿舊了的兒童衣服。她毫無顧忌地在森林裡奔跑,她天真的笑容是愛蜜莉雅所熟知的。
那是幼年的自己────還不知何為『後悔』,往日的愛蜜莉雅。
「雖然說還是懵懂的孩子,但那輕浮的表情真是讓人吃驚呢。」
「別對小時候的我都說這種話。而且……這到底是好是壞,等她成長了才會清楚。」
艾姬多娜靠在樹上,對吵鬧著的小愛蜜莉雅發表了充滿偏見的評價。
愛蜜莉雅為此告誡了艾姬多娜一番,意識組成的自己卻也因為太陽穴感到麻痺似的感覺而面露不適。
斷絕了和帕克的契約之後,愛蜜莉雅的腦內被封印的記憶一一開始甦醒。
和福爾圖娜母親度過的一天天。修斯帶領的集團向村落帶來物資的事。封印的事,幫助自己逃出公主房間的『妖精先生』。然後,和不允許相見的修斯相見,成為朋友的事。
「為什麼我理所當然地忘記了這些呢……」
雖然記憶各處都殘留著空缺,但愛蜜莉雅卻不覺得奇怪,這樣活到了現在。
如果在『試煉』之外注意到了這些空白,自己產生了懷疑會怎麼樣呢────絕對會發展成無法挽回的事態。而比任何人都清楚愛蜜莉雅的異常的帕克,也是深知這種隱患,所以才什麼都沒有說吧。
逐漸甦醒的各種記憶,仍沉睡在剛打開的門的內側。
挑戰『試煉』沒能看清這些記憶,不過也足夠了。
現在,在這『試煉』中,愛蜜莉雅塵封的記憶將會被全部揭開吧。
看到這些之後,愛蜜莉雅能夠想像到自己內心會發生一些決定性的改變。
「不過,我已經不會畏懼了。」
「哭喊著像找爸爸一樣尋求那個人的幫助。妳這可憎的女人,不做與妳相稱的決斷了嗎?」
「雖然我這麼做也許他也會原諒我……但我已經不想做這種事讓我,和昴對我自己幻想破滅。雖然我很弱小,但我不想原原本本展露自己的軟弱。」
「……隨妳。我反正,只會把某個結果保留在記憶之中罷了。」
無論被施以多少惡意,都無法動搖愛蜜莉雅現在的意志。
大概是在剛才的對話中明白了這一點,艾姬多娜一臉放棄了的樣子閉上了嘴。
魔女的言辭不再肆虐之後,愛蜜莉雅呼了一口氣,集中注意於過去的樣貌。
面前是天真爛漫地奔跑著的小愛蜜莉雅。還有,
「請等等,愛蜜莉雅大人。這樣跑的話,是很危險的。」
「不危險,沒關係。修斯你才不是擦傷了膝蓋嗎?」
「我受多少傷也沒關係的。愛蜜莉雅大人受的傷才是大事。如果妳如玉的漂亮肌膚受傷的話,在下以死都無法清償。」
追著頑皮跳躍的小愛蜜莉雅的,是身披黑色法衣的高大男子────修斯。他嚴肅的面容上浮現了平和與慈祥,對不聽提醒的小愛蜜莉雅仍是平和地勸告著。
「修斯。剛才你那種說法,反而讓人覺得很是下流呢。」
「雖然那不是我的本意……但以這種眼神看愛蜜莉雅大人這樣的行為,對我來說真是……」
叫著修斯的,是在追著小愛蜜莉雅的修斯身後追來的女性────撩起銀色短髮,目光銳利的美女。
看到了她,小愛蜜莉雅像是喉嚨痙攣地吸了口氣,
「福爾圖娜媽媽……」
看到像是母親一樣的女性的健在身姿,即使她現在是在記憶之中的存在,愛蜜莉雅仍然難忍想要落淚的心情。
最喜歡。也是自己最尊敬的。如今,福爾圖娜對愛蜜莉雅來說也是和帕克相當的重要家人。
福爾圖娜站到了一臉困擾的修斯身邊,抬頭看著身材高大的他的側臉,
「不僅對愛蜜莉雅,對誰都是吧。修斯也年紀不小了。」
「對我來說,年齡是沒什麼意義的東西。在我活了那麼久的意義上,福爾圖娜大人和愛蜜莉雅大人對我來說都是小孩子一樣。」
「我對修斯來說是孩子……嗎。」
修斯的回答讓福爾圖娜低下視線,像是不太高興地自言自語著。
她的態度讓修斯困惑地皺了皺眉,福爾圖娜也沒有再多說。倒是蹦跳著回來的小愛蜜莉雅因為兩個人沒有追過來而鼓著臉,
「真是的!福爾圖娜媽媽和修斯,為什麼不追過來呢!剛才不是在追趕遊戲中嗎!這樣做是不行的吧!」
「啊啊!真的非常抱歉,愛蜜莉雅大人。本人羅曼尼康帝,真是失格……」
「不要這麼慣著她,修斯。────愛蜜莉雅,我們為什麼會來追妳,妳不會不記得了吧?媽媽,最────討厭不反省的孩子哦?」
「咿!」
笑中蘊藏著一絲怒意的福爾圖娜讓小愛蜜莉雅為之一驚。
想到自己被追的理由,小愛蜜莉雅發現自己自討苦吃。臉色發青的小愛蜜莉雅用「誒嘿嘿」糊弄著,轉過頭又跑了出去────。
「真可惜。愛蜜莉雅被福爾圖娜媽媽抓住了。」
「哇!福爾圖娜媽媽,對不起!不是,不是這樣的!是妖精先生讓我出來玩,所以……」
「把原因歸結於妖精而不是人,媽媽也討厭這樣的孩子。明白嗎,愛蜜莉雅?」
被從身後抱起的小愛蜜莉雅慌了起來,福爾圖娜則在她耳邊輕聲說道。慌亂的小愛蜜莉雅放棄了掙扎,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
「對不起,福爾圖娜媽媽。在房間裡太無聊了,我和修斯已經是朋友了所以才想去見他,就這樣出了門……」
「然後,被媽媽看見了妳卻逃跑了吧?妳也知道自己做了不好的事情吧。這可是很────不好的行為哦。」
「知道了……」
「約定是絕不能打破的。遵守約定,是很重要的。約定是基於信任的,所以打破約定就背叛了別人信任的心意,不可以。」
福爾圖娜對著泫然欲泣的小愛蜜莉雅說道。她把小愛蜜莉雅低垂著的腦袋用雙手抬了起來,兩人紫紺色的眼瞳緊緊對視,
「愛蜜莉雅,和媽媽約定。從今以後,會好好遵守約定。」
「嗯……是,我會遵守的。對不起,媽媽。」
「好。這樣就沒事了。」
聽著淚眼汪汪的小愛蜜莉雅立誓,福爾圖娜把愛女挽入懷中。
福爾圖娜溫柔地摸著抽泣中的小愛蜜莉雅的銀髮,用慈祥的呼吸接受了孩子內心的成長。然後,
「修斯?你在做什麼?」
「對,對我來說實在是太耀眼的景象了……眼淚,眼淚止不住地流出來……」
有些吃驚的福爾圖娜面前,蹲在樹蔭下的修斯用手帕捂著臉大哭。看到母女兩人的對話,他似乎情感爆發了。
在甦醒的記憶裡,還有『試煉』中看到哭泣的修斯後,愛蜜莉雅似乎想起他是個愛哭鬼,心裡淌過一陣暖流。
「不過愛蜜莉雅。妖精先生是……」
放下用開始紙擤鼻子的修斯,福爾圖娜提出了小愛蜜莉雅之前說出的證詞中的在意部分。聽到話題轉移到了『妖精』,小愛蜜莉雅從福爾圖娜的胸口抬起頭來,紅著眼圈笑道,「啊……那是」
「過來吧,妖精先生。」
小愛蜜莉雅伸著手,向世界說道。
然後,像是把小愛蜜莉雅白皙的指尖作為棲木一樣,產生的若干暗淡光輝搖曳著圍了過來。
看到這樣的景象,倒是福爾圖娜和修斯面露訝異。
「難道說……微精靈……而且這麼多……怎麼做到的……」
「……?和他們說話的話,就會有很多過來。在公主房間裡,我一個人玩的時候他們也慢慢地會過來了……」
「這種年紀就有這麼多微精靈伴隨……愛蜜莉雅大人看起來,作為精靈使有出類拔萃的資質呢。」
「精靈使的,資質?」
結束了剛才一陣的感動後,修斯恢復了平時的模樣。愛蜜莉雅聽了他的話歪著頭,他只是以平和的笑容點了點頭,「是的」,
「被愛蜜莉雅大人稱為妖精的他們,是被稱為微精靈的存在。能與世界上無處不在的這些精靈心靈相通,與之用言語訂下契約的存在。被精靈欣賞,借助他們的力量成為非凡的存在,這些人就被稱為精靈使。」
「我,能成為這樣的人嗎?」
「是的。只要愛蜜莉雅大人繼續像這樣健康成長,被精靈所偏愛……一定能被更多的精靈,和更強力的精靈所依附的吧。」
修斯的說明讓小愛蜜莉雅表情突然明亮了起來。
而福爾圖娜聽罷則是站了起來,用手肘捅了下修斯的腰,
「等會修斯。別說多餘的話。只是因為身邊有些微精靈跟隨,就是精靈使……這種事對愛蜜莉雅來說是不需要的。」
「福爾圖娜大人雖然這麼說,但愛蜜莉雅大人也不會一直這麼年幼下去。總有一天福爾圖娜大人不能在她身邊吧。這種時候,為了讓愛蜜莉雅能夠自己做自己的事,我覺得這也是有必要的。」
關於愛蜜莉雅的教育方針,福爾圖娜和修斯爭論了起來。
在邊上看著這樣的對話,愛蜜莉雅不由得想到了什麼。
「總覺得福爾圖娜媽媽和修斯,就像爸爸和媽媽一樣。」
「哈!?」
愛蜜莉雅現在所想的事,小愛蜜莉雅也一臉天真地說了出來。
看著福爾圖娜的臉紅了起來,愛蜜莉雅想著,果然過去我也是這麼認為的。
「那個,別說奇怪的話,愛蜜莉雅。媽媽和修斯已經有很久的交情了,所以說不是像妳說的那樣的關係……」
「是啊,愛蜜莉雅大人。我和福爾圖娜大人結識了很久了……那是愛蜜莉雅大人的父親和母親還在一起的時候就開始……」
「────修斯。」
福爾圖娜方纔還在拚命辯解,現在忽然低聲叫住了失言的修斯。然後修斯一臉意識到了這一點的樣子,手捂著嘴,以「非常抱歉」道了歉。
「父親和,母親……?」
「對不起,愛蜜莉雅。這我們以後再說。比起這個,妳現在該乖乖回房間了。妳隨隨便便出來本來就是不被允許的。」
「嗚……福爾圖娜媽媽好壞……」
覺得福爾圖娜在話題上有所掩飾,小愛蜜莉雅鼓著臉頰以示不服。但是,福爾圖娜好像沒有想要認真對待她的不服的意思,兩手夾在鼓起嘴的小愛蜜莉雅臉上把空氣排了出來。
呼地吐了一口氣的愛蜜莉雅的臉頰恢復了正常,福爾圖娜對上視線,
「好孩子,乖。這也不是最後一次和修斯相見的機會了。下次……還會給妳創造機會的。」
「真的?約定嗎?不反悔?」
「真討厭,這孩子。真不知道是從哪裡學到的歪理呢。」
小愛蜜莉雅搬出了之前關於約定的話,福爾圖娜只能苦笑著抱起她,
「是的,約定了。媽媽和愛蜜莉雅的,十────分重要的約定。」
「……那,明白了。我回房間了。」
福爾圖娜鄭重其事地立下了約定,小愛蜜莉雅也信服地點了點頭。
從福爾圖娜的懷抱中解放出來後,小愛蜜莉雅回到公主房間前跑到了修斯面前。對著俯視著自己的修斯,小愛蜜莉雅微笑地伸出了手,
「再見,修斯。一定會再見的,約定。」
「────是的,一定。我一定會來見妳的。我也很期待那一刻。」
修斯握起伸來的小手。
被報以微笑的小愛蜜莉雅也微笑著數次點頭,鬆開了手道了別。
就這樣,小愛蜜莉雅準備回到公主房間去────
「好像來了呢。」
艾姬多娜到剛才為止還默然注視著過去的展開,忽然低聲說道。
愛蜜莉雅卻是分外清晰地聽到了她的話,疑惑著艾姬多娜的意思,環視四周才發現了。
「────」
那是一位白色的青年。
白色的頭髮,白色的肌膚。身著簡樸的襯衫與褲子,毫無粉飾的人物。雖然五官還算端正,但缺乏引人注目的要素,只能歸為平凡一類。
如果混在人群當中一定是會被瞬間埋沒的缺乏個性的存在,現在他在這裡卻有著異常強的存在感。
「……誰!?」
在記憶中,福爾圖娜也注意到了看著自己的青年,立即抱緊了小愛蜜莉雅發出警戒的聲音。
聽到她的聲音,摸著樹幹的青年捋起了自己的白髮,
「在問別人的名字面前,首先報上自己的名字不才是正常的禮儀嗎?」


這句回答讓福爾圖娜眉毛一挑。
與此相對,少年的嘴角一歪,甚至透著淒慘的感覺。
「被問是誰,然後像我這麼回答的確太過陳詞濫調,不過遇到這種場合時想要這麼回答的心情也是誠然可以理解的吧。我們相見還都是第一次。從今往後為了建立更好的關係,必須以對等的地位相對待,那為什麼我就要被單方面地被妳高高在上地質問名字呢。關於這點,妳有沒有自覺呢。妳下意識地,不假思索地,就隨隨便便地輕視著我,就這樣。」
「……明明是個男人,卻還真喜歡長篇大論呢。」
「『明明是個男人』,這種說法中,都不知道妳在評判的男人是誰,就透出了偏見。而且這實際上數不盡的被稱為『男人』的生物,有什麼權利拿來和我進行比較?妳這種態度……我還有點不能視而不見呢。這實在是太過失禮了。妳正在輕蔑被稱為『我』的個人,和我的權利。」
對於福爾圖娜的每句話,青年的措辭都越顯瘋狂。
福爾圖娜意識到這個人十分危險,露出了警戒擺開了架勢。但是,阻止她的卻是在她身旁的修斯。
他抬頭看著白色的青年,以嚴厲的臉色開口道,
「雷格魯斯·柯尼亞斯!你為什麼會在這裡!這件事已經約定好,除我以外的任何人都不可以插手吧!」
「約定也好什麼都好,只不過是你擅自說的擅自訂下的協定嘛。用強加式的口吻讓別人服從,頂多是個精靈而已口氣倒是變得不小呢。本來,限制我的行動這種薄情的行為就不該被允許……那就是精靈?侵害我的身心也該有個限度。」
「這算什麼回答!如果你不滿意協定,在教會商談不就行了!你出現在這裡是什麼打算!而且,你是聽誰說的才能到這個地方……」
「────那是,遵照我的指示的行動哦。」
不悅地放話著的雷格魯斯,與此相對修斯也因怒意顫抖著聲音。
但是,插入兩人爭論的卻是至今為止都沒有撼動過大氣,一個女性的聲音。
聽到這個聲音,當場的所有人反應不盡相同。
修斯的眼中浮現著顫慄,福爾圖娜眼中寄宿著怒意,小愛蜜莉雅在母親懷中淚眼朦朧,雷格魯斯則是露出了不祥的笑容。
看著記憶片段的愛蜜莉雅也為發出這個聲音的存在倒吸一口涼氣,艾姬多娜卻只是閉上了眼睛。
走出來的,是一位少女。
俯視著小愛蜜莉雅等三人的雷格魯斯,身邊站著的是任何人看到她的美貌都要為之震顫的少女。
白金色的清亮長髮,簡直像是落下的陽光成形一樣散發著甘美的光輝,披過纖細的肩膀流淌在背後。
鑲著長長睫毛的雙眸則似乎能將世界吸入一樣地深藍,太過端正的臉龐擁有著連神都要在碰觸前猶豫的精緻的造型美。
嬌小的身軀楚楚可憐,以至於處在風中都會讓人感到危險。包裹全身的只是一枚白布,彷彿宣告著世界不允許除此以外的一切觸及她的肌膚。
絕非等閒之輩的存在感,以及不可能是常人的風格。
編織出的聲音蘊含了束縛聽者身心的魅力,在一瞬間就能讓在場所有人噤聲。
「怎麼啦?貝特魯吉烏斯·羅曼尼康帝司教?」


少女偏著頭發出了疑問。
投來了視線,投來了聲音。只要被少女施以一個動作,就不可避免地被全身湧出的死而無憾的幸福感所支配。
看著少女的存在,明知是過去場景的愛蜜莉雅也驟然口乾舌燥。
────那,很危險。
「為什麼,您會在這裡……不對,雷格魯斯·柯尼亞斯……!為什麼,把這位帶到了這裡來……!」
修斯緊咬著牙關,好像拒絕著從自己內側噴薄而出的感情。
────那,太危險了。
「帶出來這種說法,對於不會侵害他人意志的我來說是不可能的吧?她來也是她本人的意志。什麼都歸咎於我,真是徹徹底底的偏見呢。還是希望你不要擅自評價,被稱為我的這個人呢。」
「雷格魯斯司教。他現在已經很混亂了。還是不要,太苛責他。」
邊上的少女提醒著正在回答修斯的雷格魯斯。
此話一出,雷格魯斯抖了抖嘴角,拼著命不表露出幸福感之餘恭敬地彎了腰。
太異常了。
這被稱作雷格魯斯的極端惡分子。竟然能讓這種人如此服帖,這少女已經讓人感到了至高的異常性。
抬起視線看向少女,修斯因為困惑和驚愕而眼瞳都在顫動,他搖著頭,
「這也太……殘酷了……潘朵拉大人……」
修斯的聲音軟弱無力,少女隱約露出了一絲微笑。
少女的微笑帶來的幸福感超出了被整個世界祝福的程度。被稱作潘朵拉的那個少女對周圍投來的視線,回應的是包容一切的心懷。
張開雙手,像是要用小手懷抱一切一樣,
「那麼,那就讓我們開始吧?────為了實現,我們魔女教的夙願。」
「潘朵拉啊啊啊────!!」
少女平和的發言卻招致了福爾圖娜嘶聲怒吼。
把小愛蜜莉雅掩護在她身後,福爾圖娜兩手向前伸出,在正面展開了青色的魔法陣。以驚人的威力現出的冰槍,憑借壓倒性的密度攻向潘朵拉的正面。
「啊拉」
「被串刺起來,向哥哥他們謝罪吧!」
福爾圖娜的魔法向心不在焉地手抵著口的潘朵拉襲去。
每一柄都和成人的手差不多粗的冰槍大概有二十柄左右。不斷地生成,不斷地被射出────穿過還在發呆的少女身體,白色的水蒸氣隨之爆裂。
冰碎裂的聲音綿延不斷,,白色的煙開始籠罩四周,但福爾圖娜攻勢不減。大張著嘴的小愛蜜莉雅面前,福爾圖娜美麗的側臉因為盛怒而扭曲。她抬起雙手,
「這樣就────!!」
像是順著她揮下的雙手,能夠將森林從上方掃盡的強大冰塊開始下落。目標不變,冰塊從上方砸向潘朵拉的位置,將森林的大地以白色的末日封上墓碑。
福爾圖娜驚人的魔力,現在的愛蜜莉雅也驚訝得說不出話。
即使愛蜜莉雅能借助帕克的力量,但也不能吟唱那種程度的魔法吧。儘管自己從沒小看過母親的能力,但其實力如此凌駕於記憶之上,讓愛蜜莉雅一顫。
但是────
「那個……妳剛才完全沒把我放在眼裡吧?雖然沒把我放在眼裡,但妳的攻擊卻還要波及我,到底是怎麼回事呢?這不就是……就是踐踏我的生命,我的存在,我的權利的行為嗎?」
長篇大論的怨言話音剛落,巨大的冰塊就從下往上化為粉末。
森林的空中遍佈著冰的粉末,在這幻想式的景象裡,悠然佇立的雷格魯斯也太不尋常了。包括站在他身邊一樣毫髮無損的潘朵拉。
輕輕撣著上衣的雷格魯斯儘管受到那樣的攻擊,別說受傷,就連衣服都沒弄髒一分一毫。潘朵拉則是用手梳理著被風壓撥亂的瀏海。
大概是潘朵拉面前的雷格魯斯保護了她,但這也太異常了。到底發生了什麼,愛蜜莉雅完全不能明白。
「那就是這代的貪婪嗎。能這樣看到他,也該算是不可能的邂逅,真有趣。」
「妳,明白剛才發生了什麼嗎?」
艾姬多娜離開了樹蔭,找了個更好的觀戰位置。聽到愛蜜莉雅的問話,艾姬多娜只是橫瞥了一眼愛蜜莉雅,稍微瞇起了雙眼,
「雖然有所想像,但要確證還差得遠呢。雖然想說如果再觀察一會事態,就能明白……不過狀況好像已經不允許了。」
「什麼……」
「動起來了。」
艾姬多娜簡短的話讓愛蜜莉雅感到遺憾的同時也看向了面前。
過去的這場爭鬥雖然是福爾圖娜點燃了導火索,但卻毫無成果。
看到面露不悅的雷格魯斯往前走了一步,修斯伸出了手,
「福爾圖娜大人,快帶愛蜜莉雅大人離開!要對付雷格魯斯·柯尼亞斯,我們現在也太弱小了。」
「什麼……!看到了那個女人,你還要我退下?」
「請考慮一下狀況!現在,妳正在保護著誰!」
「────!」
對著擺出了一副想要血戰到底姿勢的福爾圖娜,修斯一聲大喝。福爾圖娜因驚愕而僵著臉,回頭一看,小愛蜜莉雅正一臉不安地抓著母親的衣擺。
「媽……媽媽!」
「愛蜜莉雅────!」
「請快退下。然後,趕緊向村裡請求救援。和我一起來的信徒們,都是和我心意相通之輩。一定能成為妳的助力。」
福爾圖娜將小愛蜜莉雅抱在懷裡,修斯以冷靜的聲音對她說道。
聽罷,福爾圖娜抱起愛蜜莉雅,不安地看著修斯。
「我們這麼做的話,你準備怎麼辦?」
「────請安心。我也不是無謀之下就留在這裡的。」
福爾圖娜憂心的眼瞳裡映出了修斯暗含緊張的笑容。
看到他的笑容,福爾圖娜像是放棄了思慮,閉上了眼睛。
「一定,會回來幫你的。」
只留下這句話,抱著小愛蜜莉雅的福爾圖娜在森林中奔跑起來。
小愛蜜莉雅在福爾圖娜懷中掙扎,從福爾圖娜頭的一側露出了臉,
「修斯────!!」
「────」
小愛蜜莉雅的呼喚下,回頭的修斯露出了有些安然的神情揮了揮手。
在這一刻,衝入森林深處的福爾圖娜和小愛蜜莉雅,就看不到修斯的身影了。
「……有點奇怪。如果我被那樣帶走了,我應該不會目睹之後發生的事。」
「不要小瞧我構建出的記憶世界哦。雖然出發點是妳的記憶,但構築是參考了我的術式和睿智之書的記載。某種程度上,將妳的意識所沒有見到的景象補充完整是很容易的。再說……」
艾姬多娜回答著愛蜜莉雅的疑問。她在不解的愛蜜莉雅身邊,視線追隨者逃脫的福爾圖娜和小愛蜜莉雅。
「如果妳要通過『試煉』的話,跟著她們是毫無疑問地正確的。妳想怎麼做?要看此處情節的發展嗎?」
艾姬多娜言下之意是告訴愛蜜莉雅應該追福爾圖娜去。她的話在邏輯上是正確的。確實,如果和『試煉』有關的是愛蜜莉雅的過去,因而此處應該優先去瞭解小愛蜜莉雅在這之後看到了什麼,做了什麼,但是。
「艾姬多娜……總覺得剛才,妳聽起來想讓我去那邊呢……」
「…………」
「我覺得……不是我想多了。妳剛才的說法和態度,很奇怪。」
「……妳怎麼想隨妳。而且,這裡也要開始了。」
沒有回答愛蜜莉雅的問題,艾姬多娜抹去了表情稍稍退後。她之所以向後退了一步,是想要避免被正要開始的戰鬥波及嗎。
無論發生多麼慘烈的受害,也不會影響到愛蜜莉雅和艾姬多娜。但是,倘若地形受到影響發生了變化,那就無法避免立足之處受到影響。
「還挺帥氣的嘛,貝特魯吉烏斯。但是,你是和誰打了招呼才做了那種事?你以為,我是來這裡幹什麼的?怎麼想,都可能沒什麼目的吧。不是對你,而是對她們。你這樣的干擾,是在妨害我該做的事情。是對於我的權利,的侵害。」
「你愛怎麼說就怎麼說,雷格魯斯·柯尼亞斯。但是,就算我賭上我的存在,也絕不能讓你們前進一步!」
「還真敢說。你是魔女教的創始人之一,之類的傳聞我沒怎麼聽說,但你只是因為過去稍有貢獻就坐在現在這個位子上。與被正常選出才位居於此的我一戰你哪來什麼勝算?」
「這……現在就展示給你看」
通過追憶過去,愛蜜莉雅心裡對他的愛也逐漸浮出回想。
他死也在所不惜的狀況下,愛蜜莉雅早就想伸出手制止他。但是,現在的愛蜜莉雅無法干涉過去的故事。
伸出的手只是穿了過去,和小時候就該握過的手無緣相會。
「那是……」
修斯從懷裡取出一個黑色的小箱子。
雷格魯斯見狀皺了皺眉,但很快明白了它是什麼而睜大了眼睛。修斯寄宿著決意的視線射向了大概還是初次面露驚訝的青年。
「你應該能感覺到。因為你也曾拿到過它。」
「我知道。正因為我知道,我才會因為你愚蠢到這個地步而合不上嘴。不知道你把它藏著打算當殺手鑭用還是什麼的,但你拿在手裡的時候為什麼還不明白呢?你啊!沒有擁有它的資格!毫無異議,這已經是注定的了!」
「……的確,我並不適合它。因此,我只是持有著被托付的東西。但是,這也是為了這種時候……」
「貝特魯吉烏斯·羅曼尼康帝司教。」
回答雷格魯斯激昂的聲音的是平靜的修斯。
而從最初開始就沒有行動的潘朵拉則打斷了他們的對話。
被叫了名字的修斯抬起頭來,潘朵拉則是以溫和的面容相對,
「旅途愉快。」
「────」
沒有任何惡意或害意或敵意或他意,單純的祝福之詞。
因此,愛蜜莉雅聽到這話止不住地心生恐怖,而修斯也一樣。
修斯的表情像是把剛才的祝福印刻在全身一樣忍受著痛苦,然後把小盒子拿在手中打開了蓋子。
收容在手掌中的小盒子裡,有黑色的『什麼』正在蠕動。
「請原諒我。富魯蓋爾大人。」
說罷,修斯將小盒子一起,把那黑色的『什麼』按在了自己胸口。
下一個瞬間,『什麼』在碰到修斯肉體後像是濺水一樣散開,爆發般地增加著體積包裹了他的全身。
「蠢貨。」
像是吐掉什麼,雷格魯斯第一次用這麼短的話發表了直率的評論。
他侮蔑的視線盡頭,被『什麼』包裹全身的修斯雙手高舉,張著嘴竭力呼喊著。既不同於痛苦,也不同於快樂,他正在被別的感情所攪亂著存在。
「────」
忽然,叫喊聲中混進了不可思議的聲音。
那是,有人拍著手的聲音。
「太美妙了。」
低聲說著,白金的少女潘朵拉送上了掌聲。
她看著仍因感情奔湧而喘氣的修斯,恍惚中臉頰為之染紅了。
她的呼吸也變得歡快,正是為面前的景象而興奮著。
「潘朵拉大人?」
對她的態度產生疑問的,不僅是愛蜜莉雅還有雷格魯斯。
白色的青年看著潘朵拉拍著手皺起了眉頭。然後潘朵拉臉上仍帶著一抹紅暈轉向了雷格魯斯,停下了鼓掌指著修斯,
「雷格魯斯·柯尼亞斯司教。」
「是。」
「來了喲。」
一剎那間,雷格魯斯的身體突然被倒吊起來,被高高地扔上了天空。
「哈────?」
像是抓住人偶的腳,胡亂地扔向天空這樣簡單地暴力。
被扔出去的雷格魯斯自己好像也不明白發生了什麼,剛還想著不禁出聲的自己是不是到達了最高點,就開始急速落向地面。這明顯超出了自由落體速度,是因為他是『一直被抓著腳』被扔出去的。
毫無辦法,雷格魯斯頭砸到了地面。
轟鳴聲和地裂聲響起的同時大地碎裂,被捲入衝擊的樹木開始一棵棵向雷格魯斯的著彈點倒下。受到追加衝擊的雷格魯斯被壓在下面,森林重歸寂靜。
愛蜜莉雅不由得失聲,剛才一連串的動作到底是什麼,她茫然地竭力思考著。
什麼答案都找不到。但是,如果有一點是明白的話,
「我剛說過了……デス」
跪在地上的黑色法衣男子,流著血淚的同時看著前方。
目睹著已經土煙繚繞的樹木間隙,喘著粗氣的是以覺悟為代價換取了賭命勝利的一個男子。
脫離了被黑色的『什麼』覆蓋的苦悶,站了起來。
修斯────不,那男人是,貝特魯吉烏斯·羅曼尼康帝。
「不會讓你們,追上那兩個人……這裡往前,決不允許你們通過────デス!!」


備註1:平家星=參宿四=Betelgeuse=貝特魯吉烏斯
備註2:デス=dusu,怠惰的口癖,請自行腦補松岡的聲音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79593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8 篇留言


潘朵拉出現啦~

11-08 23:56

君麻鳴人
樓下樓上你們黑眼圈多重了?

11-09 00:13


O <-這麼重吧

11-09 00:18

風程
沒有黑眼圈捏

11-09 00:33

文海
;w;修斯

11-09 00:33

在下只是個浪人而已
怠惰被洗白了!?

11-09 00:36

死掉的音無
為勤勉的樓主獻上gp!

11-09 00:49

嵐亭緣
怠惰是被那個什麼吞噬之後變這麼變態嗎XD

11-09 01:02

Jajalee
黑眼圈重到不行[e17]

11-09 01:16

KAYIN
太勤勉

11-09 01:52

戀空翔太
他本來就算好人吧

11-09 02:04

伊莉雅我老婆(花)
gpgp

11-09 03:03


"後一種情況,重現的過去就不是某個單一場景,而會重現『試煉』對'像'心裡的『那個人物』。"...是'象'嗎?
"「妳可'以'千萬不要把我誤會成非──常好心的人啊。我沒做什麼醜事值得妳欣賞我。有問必答,只是我的本性而已。」...這個'以'不要的話,感覺比較通順?
"「別對小時候的我'都'說這種話。而且……這到底是好是壞,等她成長了才會清楚。」...這個'都'是否可以不用呢?
"和福爾圖娜母親度過的'一天天'。修斯帶領的集團向村落帶來物資的事。"...換成'每一天'會不會比較好呢?
"「約定是'決'不能打破的。遵守約定,是很重要的。約定是基於信任的,所以打破約定就背叛了別人信任的心意,不可以。」"...是'絕'嗎?(原來從小就被灌輸這個觀念了,難怪對昴那麼堅持約定)
"能與世界上無處不在的這些精靈心靈相通,與之用言語'訂'下契約的存在。"...用'定'會不會比較好?
"還是'你希望'不要擅自評價,被稱為我的這個人呢。」"...是'希望你'嗎?
"潘朵拉則是用手梳理著被風壓撥亂的'劉'海。"...是'瀏'嗎?

就敘述看來,'那個'似乎是'怠惰因子'...因為不是'適任者',所以被吞噬了...

感謝版大的勤勉

11-09 06:08

淋しくて
1.別對小時候的我『都』說這種話:因為多娜不只對莉雅說,還對小莉雅說,因此是『都』
2.和福爾圖娜母親度過的『一天天』:這邊是那種『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了』的感覺
3.契約是用『訂』的沒錯,不是『定』11-09 06:52
亞空
司教名字都混入了星座,但唯獨怠惰的名字拿去比對、有個字多了一撇~
嫉妒魔女的名字也是有相同的刻意設定,都是不適任者的作者彩蛋啊……

11-09 07:40

本校不存在霸凌
果然怠惰是勤勉的!

11-09 17:45

楠條繪希
福爾圖娜是愛衣就好了~

愛愛愛愛愛愛

愛(衣)必須回報┏( .-. ┏ )!!!

11-27 10:45


好吧 沒人問 我來問一句 潘朵拉有人要入股嗎?( ̄∇ ̄)

12-19 11:53

Rainyzaza
我覺得那女的好醜(´・_・`)

04-11 18: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5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117 『Love... 後一篇:第四章119 『現在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over568367大家
【小說】異世界小說更新啦~快來我小屋看看吧!也歡迎寫手們加友交流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