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0 GP

第四章117 『Love Letter』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1-07 23:21:06│贊助:424│人氣:10561


※備註:Love Letter=情書
結束了和加菲爾的爭執,發現他那具有衝擊性的實際年齡也告一段落後的墓室前。
所有人圍在克服了面對過去的『試練』,和昴等人的隔閡也畫上了句號的加菲爾身旁,把臉湊在一起等待著交談的機會。
「不過話說回來……男人和男人的決鬥,一旦變成了大家一擁而上圍毆中學小鬼的畫面,給人看上去的感覺也不一樣了吶。這問題,你們怎麼看啊」
「不,雖然我也被加菲爾的實際年齡嚇了一跳,但還是不必把問題想得那麼深吧。作為必須所有人齊心協力圍毆才能打敗的對手,不會因為他實際只有十四歲,就對問題的實質產生什麼特別的影響哦」
「就是啊。雖然加菲是個只有十四歲的乳臭未乾的小鬼,卻有著不能當兒戲看的力量,所以拉姆們圍毆的做法沒理由被說三道四」
「你們這幫傢伙圍毆來圍毆去的吵死了啊!正好,要不要來再戰上一回?啊?本大爺可是隨時都會奉陪的!」
聽到昴,奧托,拉姆沆瀣一氣的對話,加菲爾唾沫橫飛地說道。
實際上,只要回想下他迄今為止的言行,再看看像這樣固執己見拔高聲音的樣子,原來如此,對只有十四歲的事實也不難理解了。
比起這一點,倒不如說,至今都一直把他當成和自己同齡來對待,不可否認,反而加大了解決事態的難度。
「說起來,那你是在幾歲的時候闖進前面的墓室接受『試練』的啊?就是從那時開始在固執的路上越走越遠的吧」
「雖然記得並不是很清楚……但大概,是在三四歲的時候。除『試練』以外,也沒什麼認真去記過的事了吶」
「說的也是啊。三四歲的話……不正是我還在把世界當地獄看的時候嗎」
「你突然在自言自語些什麼啊,很沉重的樣子,別說了啊。我可不想聽下去」
聽到加菲爾對往事的追述,奧托露出了帶有陰暗色彩的笑容。
奧托他自己肯定也抱有著各種各樣不堪回首的回憶吧,但要現在就把它們深挖出來追究的話到底還是超出能力範圍外了。明明就連現在,昴也已經是處在好比雙手都被無法抱攏的行李所埋沒,甚至還要用上頭頂和膝蓋才能勉強支撐住的狀態中。
「那,我可以聽聽詳細的情況嗎?」
結束了一段時間的談笑風生,愛蜜莉雅帶著緊張的神情帶頭切入了正題。
她的視線是朝著加菲爾,那麼問題的本意自然是『有關墓室的試煉』了吧。不過,加菲爾卻對這事哼了哼鼻,
「雖說要打聽詳細的情況。但本大爺和妳不管是會看到的過去還是跨越的方法都肯定各不相同吧?本大爺不認為會對妳有參考價值」
「唔,這我明白。我的『試練』是只屬於我自己的。就算向加菲爾你打聽也無濟於事的」
「────?那樣的話,妳又到底想要打聽什麼」
「跨越那裡的『試練』後……不,戰勝過去後,有覺得自己有所改變了嗎?能接受,改變了的自己嗎?」
「…………」
面對愛蜜莉雅的提問,加菲爾瞇起眼睛陷入了沉默。
感受著空氣中有點緊張的氣息,守在一旁注視兩人的昴一夥也屏住了呼吸等候回答。
一段時間的沉默。加菲爾用手指碰了碰自己的鼻尖,然後又摸了摸額頭上白色的傷痕。用像是讓手指走起路來的動作,結束了描摹縱貫前額的傷口後,
「應該把這叫有所改變了嗎,還是應該說是把失去了的重新取回了呢,本大爺也不是很清楚到底要怎麼說」
「嗯」
「本大爺額頭上的傷,是本大爺自己弄出來的。為了消去討厭的回憶啊」
用手指彈著自己的前額,加菲爾把視線轉向旁邊────正側身坐著看著自己的拉姆的方向。聽到加菲爾的話,她眨了眨淡紅色的眼睛,
「加菲」
「煩死了,什麼都不要說。要是妳真覺得我已經夠慘了的話。只是為了掩藏討厭的回憶,就把受傷的原因推給別的傢伙,覺得那樣就好什麼的。……要是之後發現,對方其實是知道真相的,卻一直都是在迎合自己什麼的,反而會讓心情壞透的」
像在發牢騷似的加菲爾,拉姆正用總覺得真拿他沒辦法似的眼神看著他。
雖然剛才對話裡的本意沒有傳達給昴一方,但那是只在那兩人間才能通曉的內涵,這一點倒是隱約能明白的。
加菲爾和拉姆之間,有著如家族般溫暖的可靠的羈絆,這一點也是。
「總之,不管是奪回了還是改變了,本大爺都不認為還會和以前一樣。因為是被妳自己的手改變了。而今後你們又會怎麼改變……就拿出不只是嘴上說說而已的地方,來給本大爺看看吧」
「嗯。要是那樣就太好了。……你那份期待,我也會努力去回應的」
對露出不快表情的加菲爾,愛蜜莉雅在微笑著的同時用一副幹勁十足的樣子予以了回應。
昴突然想到,要是只看精神層面的話,那兩人其實是同齡。
都是十四歲。
年齡正處在多愁善感的青春期中的少男少女,眼下,不得不把這片場所的未來寄托在他們的身上。
即便是昴,也因為還只有十七歲所以沒法自高自大,但情況卻變得多麼像是漫畫或動畫裡描述的那樣了啊。
「……就算一直在這裡坐著,覺悟也只會鈍化的吧」
說著,愛蜜莉雅站了起來,把黏在腰上的草拍落。
深吐出一口氣,眼神裡寄宿著堅強的愛蜜莉雅目不轉睛地看向墓室的方位────『試練』之間。
「要上了嗎?」
「嗯,這就上了。……跟上加菲爾,然後超越給他看」
「辦得到嘛?」
「我會努力的。因為,我已經不害怕改變了」
無論昴的問話,還是加菲爾的問話,愛蜜莉雅都點頭予以了回應。
昴也站了起來,走到愛蜜莉雅的身邊和她並排朝墓室的前方走去。即使無法和她一起進去,在她身邊握著她的手,也決定要一直陪在她的身邊直到出發為止。
「愛蜜莉雅大人」
突然,拉姆從背後叫住了行走中的愛蜜莉雅。
她在駐足回看的愛蜜莉雅的面前行了一禮。捏緊裙子的一角,莊嚴地,宛如僕人在向主人表達敬意一般地。
「沒有什麼宛如不宛如的吧。愛蜜莉雅碳就是貨真價實的主人」
「嘮嘮叨叨地很煩人哦,巴魯斯。請搞清楚,現在不是那樣的場合」
聽見昴的嘟噥,拉姆厲聲叱責道。然後,面對睜大眼睛看著自己的愛蜜莉雅,像是重新振作起精神似地再次低下了頭,
「請恕冒昧。拉姆是真的有在心裡想過,愛蜜莉雅大人會不會就此振作不起來了」
「……嗯。我太不中用了,對不起啊」
「是啊,太窩囊了,拉姆都看不下去了」
「喂喂」
對賠禮道歉的愛蜜莉雅,拉姆趁機予以批評。
她不知道,昴需要多大的勇氣才能在墓室裡對愛蜜莉雅傳達那句話啊。別人拚死才得以戰勝的困難,她卻輕而易舉地跨越了,昴邊對那樣的拉姆嫉妒得咬牙切齒,邊把她的話聽到最後。
「但是,愛蜜莉雅大人終究還是振作了起來,下定了決心要繼續挑戰。那是出於挑戰心嗎,還是說心底裡其實還在逃避嗎,這倒不是什麼大問題」
「…………」
「拉姆,決定過了。愛蜜莉雅大人,是否能展現出挑戰『試練』的身姿。就把拉姆的問題交給那個結果來決定怎麼解決吧。您若是在放棄的態度中逃避,拉姆便也順應世界的走向好了。但是,如果您打算抗爭的話────」
說著,拉姆朝昴的方向瞥了一眼。
昴和她話裡被隔開的部分具有怎樣的聯繫呢。為什麼她這回會幫昴等人一起和加菲爾戰鬥,莫非那裡就有能回答這個問題的答案?
「請一路走好,愛蜜莉雅大人。拉姆等候您的平安凱旋」
莊嚴肅穆地行了一禮的拉姆,是送別主人時的完美女僕的狀態。
聽完她送別自己的話語,愛蜜莉雅像是獲得了力量般點了點頭,露出了明快的表情。
看到那樣的愛蜜莉雅,昴抱起手臂點頭道,
「按剛才的順序,奧托要不也來說兩句?」
「好像形成了什麼非常難辦的氣氛了啊,這是由卑微的我來說兩句也沒問題的場合嗎!?這方面你是怎麼想的啊!?」
可能奧托也有什麼話想說吧,這麼考慮的昴向他搭話道,但看起來他並沒有準備過比剛才的拉姆更有力的發言。
考慮到現場的情況,還是就這樣華麗地收場比較────雖然他是那麼想的
「好的。請說」
「────!」
但愛蜜莉雅並不知道他的苦惱,覺得能獲得鼓勵的她反倒做好了洗耳恭聽的萬全的準備。沒注意到他驚慌失措的樣子,愛蜜莉雅神色緊張地等待著他的發言。
面對並沒有惡意的愛蜜莉雅的態度,奧托終於一臉放棄地把手搭在了額頭上。
「那個啊,愛蜜莉雅大人」
「是」
「其實因為這次的騷亂,我也付出了不小的代價。不,當然這也是有優先投資的意義在裡面的,代價本身也是一種已經算在預料範圍內了的損失……」
「那個?」
聽聞事件和金錢掛上了鉤,不精通數字的愛蜜莉雅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看著她那眉頭緊鎖的美貌,奧托咬了咬嘴唇,「也就是說啊!」,豎起了手指。
「我是看好愛蜜莉雅大人會茁壯成長的,就接受了這次的損失了。所以,為了將來能把這筆賭注贏回來,您不成功的話我會很困擾的啊!」
「……可是,我想我已經不會再長個子了。肉的話,倒是吃了就會長的」
「別用那種會讓我家寶貝天使難以理解的說法啊。其次,我覺得愛蜜莉雅碳現在的身材就已經是黃金比例了,所以就這樣保持下去就好了哦。現在就是最可愛的」
從頭到腳,昴都覺得愛蜜莉雅現在的狀態就是最好的。
當然,無論她急劇變胖還是急劇變瘦,即便發生那樣的狀況,昴也還是會愛著她的。
總之,昴的那般感慨先暫且不提,就在奧托發現自己話裡的意圖沒有正確傳達給愛蜜莉雅,而一陣張口結舌手忙腳亂的樣子後,
「……請平安無事地歸來。我會為您加油的」
「嗯,我明白了。奧托君,也謝謝你給了我各種各樣的幫助」
聽到奧托以一種實在無可厚非的形式總結完了發言,愛蜜莉雅強有力地點了點頭予以了回應。
面對垂頭喪氣的奧托,加菲爾像是安慰似地戳了戳他,昴和愛蜜莉雅把這一幕收進眼裡,隨後便重新面朝墓室的前方。
夜幕已經降臨,『聖域』已然迎來能夠順利開展『試練』的時間了。
愛蜜莉雅像是要下定決心似地,做起了最後一次的反覆深呼吸。昴一邊用側眼看著,一邊斟酌著該用怎樣的話語為她送行,就在這麼思來想去的時候,
「吶,昴」
「嗯?」
「關於墓室裡的事……」
是對『試練』有什麼不安嗎?
昴這麼想著,靜候愛蜜莉雅繼續往下說。然而,愛蜜莉雅卻遲遲沒能把下一句話說出口,只是以一副不安的表情時不時瞥向昴。
只見她的臉頰,不知為何隱隱約約地紅了。
「愛蜜莉雅?」
「所,所以說,是關於墓室裡的事啦」
「墓室裡的事……啊,難道不是指這之後,而是之前?」
「是啊。真是的」
這不是當然的嘛,像是這麼說的愛蜜莉雅鼓起了臉頰,但昴還是不能理解自己為什麼會因剛才的對話而被責怪。
誰會想得到,接下來就要挑戰墓室裡的『試練』的愛蜜莉雅,竟還會去在意過去而不是未來的事啊?一會兒未來一會兒過去的,考慮到在墓室裡等候挑戰的『試練』是『過去』,時間也好像要變得模糊了。
儘管如此,雖然因幹勁和那之後發生的諸多壯烈的事件而一時忘在了腦後,但現在回想起來,昴在墓室裡所做出的,實在是連自己都會羞愧得滿臉通紅的行為。
和愛蜜莉雅發生爭吵、謾罵、蠻不講理地說出愛她,咬住她的嘴唇奪去她的初吻────就算那是積蓄已久的第五次輪迴的鬱憤的爆發,也不能作為藉口。
愛蜜莉雅仍耿耿於懷的,恐怕也是那件事吧。
雖然看那雪白的肌膚泛出一抹朱紅也著實是件愉快的事,但因為昴也無法保持從容,所以不是看得入迷的時候。
「在墓室裡,那個,昴和我……那個了,對吧?」
「啊,啊啊……唔,是啊」
「所以說那個,事情變得相當不得了了呢。但是因為是非常重要的事……等『試練』和其他各種各樣的事都解決完了以後,再好好地聊一聊吧?」
腦子裡早已經亂成一團糟了,昴雖然心裡這麼想著,但還是只能二話不說地對愛蜜莉雅的提議點了點頭。
對昴來說是第一次,對愛蜜莉雅來說肯定也是第一次。由於彼此的心情都已相互碰撞,不得不重新磨合的事像山一樣多。而昴這邊還有著,不得不在一邊找藉口的同時採取點什麼行動的『雷姆』的問題。
話雖如此,
「啊,竟還能考慮之後的事,很從容呢,愛蜜莉雅碳」
「從容,嗎。誰知道呢。說不定只是虛張聲勢而已哦?」
「但是,能虛張聲勢也是一種游刃有餘的表現哦。肯定會一帆風順的。打個賭也行哦」
看到翹起大拇指露出閃閃發光的牙齒的昴,愛蜜莉雅像是覺得不可思議似地側過了頭。
「打賭什麼的,要賭什麼?」
「賭我和愛蜜莉雅碳的約會權」
「那,如果昴贏了要怎麼辦,如果我贏了又要怎麼辦呢?」
「要是我贏了,就能和愛蜜莉雅碳約會,要是愛蜜莉雅碳贏了,就能和我約會」
聽到昴的俏皮話,愛蜜莉雅不禁笑了出來,兩人就那樣相視而笑了一陣子。
看樣子,愛蜜莉雅的心裡已經真的沒有緊張和不安了。
「我賭,我能夠突破『試練』」
「那,我就賭愛蜜莉雅能突破『試練』」
「要是兩個人都贏了呢?」
「那就約會兩次」
「是是」
愛蜜莉雅就像往常一樣,敷衍聽過了昴的套路化的說辭。
然後一個轉身,就向前走了出去。昴邊目送著她的銀髮在夜風中飄舞,在星光下閃閃發亮的樣子,邊揮起了手。
「一路走好。要小心男子和汽車哦」
「別再說傻話啦」
伴隨著苦笑,愛蜜莉雅的身影漸漸消失在了墓室裡。
沒有光源的石砌通道,一眨眼就把吞沒在內了的愛蜜莉雅藏進了黑暗裡,從昴的視野裡奪去了。
這下,昴再也沒有什麼能夠為愛蜜莉雅去做的事了。
之後的事,就全是只能靠愛蜜莉雅自己一個人去解決突破的問題了。
「別擺出那麼忐忑不安的樣子啊,大將。作為男人很沒面子哦」
「你那種特有的表達方式,一想到只有中學兩年級,就總覺得不是那麼難以接受了啊。畢竟我也經歷過像你那樣的時期啊」
正當昴送走了愛蜜莉雅,心情還無法平靜的時候,加菲爾從旁邊走了過來,發出了勸誡。昴對他的話聳了聳肩,隨後加菲爾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似地拍了拍手,
「對了,大將。先前打架的時候,大將用來把本大爺打飛了的那個,到底是啥啊?」
「是說Invisible·Providence嗎?」
「in……什麼來著?」
「Invisible·Providence哦。也就是『不可視的神之意志』。很帥吧」
「啊,簡直帥呆酷斃了吶」
對昴的話情投意合的加菲爾。
稱它為『不可視之手』的話風評到底還是太差了,今後就使用Invisible·Providence的叫法吧。不管怎樣,加菲爾想問的應該不只是技能的名字而已吧?
「和魔法……不同吧?不知為何,總感覺氣氛不太一樣」
「硬要大致區分的話,我也還不清楚那到底是什麼啊。不過,屬於邪門歪道倒是毋庸置疑的。就算你想模仿也模仿不了的哦」
「才不會模仿呢。從看不見的地方打過來什麼的太卑鄙了啊」
「竟,竟敢說我卑鄙,你這混蛋……!」
昴本以為加菲爾在Invisible·Providence的厲害之處上和自己有著共通的認識,沒想到卻在意料之外的地方被他拆了台,不由對此感到憤慨。
對昴的回答,加菲爾則「抱歉抱歉」地以一副明顯沒有反省的樣子予以了回應,之後就再沒繼續深究了。恐怕,是察覺到了吧。作為邪門歪道的這個,不是以人類之軀可以涉足的領域裡的東西。
「……不過,這到底是出於什麼因果啊」
Invisible·Providence────毫無疑問,這是貝特魯吉烏斯的『不可視之手』。雖然威力相差甚遠,能使出的手臂也只有一條,但感覺就是那個沒錯。
為什麼昴身上會寄宿著和不祥的狂人相同的力量呢?答案,是否和艾姬多娜所說過的『魔女因子』什麼的有關?
魔女因子,從字面上來看確實不是什麼友好的東西,記得貝特魯吉烏斯好像也說過同樣的單詞。並且,昴用了類似『不可視之手』的東西的經歷,先前的戰鬥也並不是第一次。在之前的輪迴裡,為了避開巨虎化了的加菲爾的猛衝,也曾有過無意識地使用過的感覺。
也就是說,魔女因子正在昴的體內穩步而順利地扎根。
昴知道,自己已經再也沒法使用紗幕了。由於被接二連三地過度使用,長時間損耗了的魔力之門徹底失去了它的功能。好像原本就沒有的和魔法世界的聯繫,現在已經什麼也沒法感覺到了。
失去了滿懷憧憬的魔法之力,取而代之地卻出現了邪門歪道的力量,這實在是夠諷刺的。
但是,即便如此────。
「也總比落到一件像是底牌一樣的手段也沒有的地步要好得多,嗎。雖說用法上似乎還有些微妙……」
無論怎樣,自己缺乏戰鬥的手段這一點還是沒有改變。
只能絞盡腦汁賣弄小聰明,靠借助周圍人的力量在死裡求生。
昴所要挑戰的世界之壁,依舊保持著和以前一樣的高度。
「啊────,說起來啊,大將」
「什麼啊。話說,你那個大將的叫法我還沒習慣呢」
「馬上就會習慣的吧。比起這個,有件事不得不向你道歉啊」
加菲爾雖拒絕改換稱呼,卻擺出了一副難能可貴的態度,挑起眼睛向昴看了過來。剛才的愛蜜莉雅也是這樣,昴不禁苦笑,不要一個接一個地都跑過來說有話想說啊。
於是聳了聳肩催促加菲爾往下說,只見他摸著額上的傷痕,
「本大爺,剛才不是到墓裡去了嘛。所以,『試練』之間也進去了哦」
「哦哦,說起來確實是那樣啊」
「所以啊,不小心看到了。────大將的,那什麼。拚命努力的結果」
聽到加菲爾那似乎難以啟齒的發言,昴一瞬間皺起了眉,但隨後就意識到了他在指什麼,頓時睜大了眼睛。
緊接著,驚恐中的昴的耳朵就被染成了一片通紅。
被看見了。被看見了被看見了,被看見了!
「本,本大爺可不是故意的啊?但實在沒有想到,居然會有那種事……」
「煩,煩死了!快忘掉!你這,該死……我都忘了!畢竟……畢竟,你會到墓室裡去的展開什麼的,我完全沒有想過啊!沒想到會變成那樣……啊啊,可惡!」
昴雙手抱頭,來來回回地晃起了發燙的腦袋。
以一副可憐巴巴的眼神看著這一切的加菲爾,現在顯得是那麼的可恨。說不定,現在那副表情比互相毆打那時的樣子還要可憎。
「快忘掉!我就只有這一個要求!好了,談話就到此為止!結束!」
「啊,明白了。……不過,本大爺在看到那個的時候就在想了啊。看樣子大將還真是個沒有底限的大蠢蛋啊……沒有讓你死掉真是太好了啊」
「我不是說了已經結束了嗎,你是聽不懂話的小鬼頭嗎!?啊!沒錯就是個小鬼頭!」
即便被喊作小鬼,但只要加菲爾還握有昴的把柄就還是他佔上風。只見他對昴那不服輸似的喊聲一笑了之,隨後便走下了墓室的台階。
追趕著那道返回廣場上等待的眾人中去的背影,昴一邊祝愛蜜莉雅好運,一邊心想著,乾脆,要是她沒發現自己留下的『加油聲』就好了。
因為,那件親手完成的作品,若是沒第一個傳達給當事人的話就失去它原有的意義了。

※ ※ ※ ※ ※ ※ ※ ※ ※ ※ ※

而昴的那般祈求終究還是化為了徒勞,沒有奏效。
「到了……」
愛蜜莉雅穿過石砌的通道,抵達了將要進行『試練』的小房間。
在昏暗潮濕的空氣裡,她扶著隱隱發光的牆壁,邊走邊把視線轉向小房間深處的石門。門緊鎖,多半是『試練』被突破後才會打開的構造吧。加菲爾沒有穿過它就返回了。那麼,自己就。
「必須要加油,到門裡去」
在那深處,有什麼在等待著自己,並不清楚。
只是,已經從「魔女」之口得知,『試練』並不止一個,而是有多個存在。
一想起開展『試練』的魔女的事,愛蜜莉雅心裡就有一種痛癢難耐的感情蔓延開來。那是因為,那名雪白的魔女對自己────。
「咦……?」
正當愛蜜莉雅想著心事,視線徘徊,飄忽不定時,突然發現了小房間的違和感。
之前在墓室裡抱著膝蓋,坐等夜晚降臨時,愛蜜莉雅充其量只是待在了通道裡,並沒有踏進這個小房間。因此,她上一次看見這裡的樣子,還是在昨天的昨天,也就是兩天前的時候。
只不過兩天的時間裡,就有什麼變化產生了。
而就在思索著那個什麼究竟是什麼的期間,愛蜜莉雅找到了違和感的答案。
「這是……」
確認了手指觸摸過的牆壁後,愛蜜莉雅發出了呢喃。
開始習慣黑暗了的紺紫色的眼睛,把位於暗處的那個變化清晰地描繪了出來。
那是────。
「……昴這個,笨蛋」
愛蜜莉雅不禁,用含笑的語氣說出了那麼一句話。
因為事實就是那樣。只要看到這個,就會忍不住那麼想,那麼說。
「真的是,笨蛋啊」
和話的內容相反,說出它的愛蜜莉雅的表情柔和而充滿了慈愛。在觸摸過的牆壁,以及眼前的牆壁,小房間的一整面牆壁上所產生的變化。
────被雕刻著。不僅有圖案,還有文字。它們削去了牆壁,形成了大幅扭曲的樣子。
被描繪在那裡的大貓,是曾見過了好幾次變形版的帕克的畫。好幾幅那樣的畫都在同一面牆上刻著,並且還有文字圍繞在旁。
寫得很難看,就好像小孩子亂塗亂寫出來一般的イ文字,卻無疑正是那名少年為愛蜜莉雅著想而拚命努力過了的證據。
『加油!是妳的話就一定能做到的!』『我和帕克都在為妳助威,沒問題的!』『我喜歡的女孩子可是超強的!所以拿出妳的自信來!』『等這件事結束了就去約會吧,約會!』『大幹一場給他們瞧瞧吧!愛蜜莉雅!』『誰也沒對我們抱有期待。還有什麼,比一口氣扭轉這種局勢還要有趣的狀況嗎?!』『最喜歡妳了!所以我相信妳!』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昴這個,大笨蛋」
明明接下去就不得不挑戰『試練』了,明明殘忍的痛苦的回憶都在嚴陣以待,卻還假裝出一副聲援的樣子想要把人弄哭,真是何等過分的人啊。
事到如今,理解了。
終於有所領悟和明白了。
愛蜜莉雅到訪這裡時隔了2天。這些畫也好,文字也好,刻上去的機會都只有一天。
時間對昴來說是有的,他曾離開過愛蜜莉雅的身邊,並且也唯獨那段時間裡做了什麼,他執意不肯說。
「────嗯。說的沒錯啊。就讓我們一起大鬧一場給他們瞧瞧吧,昴」
彷彿很愛惜似地用手指觸碰著文字,愛蜜莉雅向被刻下的話語作出了回應。
下一個瞬間,世界的輪廓就伴隨著意識被牽引向假寐的感覺,模糊了起來。

『試練』來臨了。
曾那般恐懼過的過去,向自己襲來了。

────然而,愛蜜莉雅的唇間,卻始終洋溢著微笑。

※ ※ ※ ※ ※ ※ ※ ※ ※ ※ ※

「打破約定刻寫了情書,卻先被別的傢伙看到了什麼的……啊啊我要不行了……」
「太誇張了吧……」
圍攏著大受打擊,久久不能恢復過來的昴,加菲爾等人各自露出了無語的表情。
話雖如此,眾人也只能就這樣等候愛蜜莉雅出來了。若說是相信著而等待,倒也聽起來不錯,但對除此以外便無能為力了的等待方來說,也同樣是一段試煉的時間。
「考慮到加菲爾的時候是花了一小時左右……所以認為愛蜜莉雅也要花上同樣長的時間會比較好嗎」
「要是成功了的話,確實就會是那樣的吧……呀!?而要是啊呀!?」
口無遮攔地插嘴進來的奧托,作為說錯了話的報應,挨了幾發拉姆的肘擊。接著,看到被拉姆戳了的他,因嫉妒而板起臉來的加菲爾又彈了他的額頭。
向後仰去的奧托摔倒在了地面上,但誰都沒有理他。
「說起來,我還有事想要請問加菲爾和琉茲婆婆」
「對老身和加小子,有事想問?」
看上去似乎有些不愉快地站著的琉茲,聽到昴的話後抬起了頭。
一大早就隱去了行蹤的她,沒想到後來卻加入了要打倒加菲爾的昴等人的計劃。看起來她對那樣的自己該如何面對加菲爾仍有些不知所措的樣子,從剛才起,祖孫兩人的對話就顯得很不自然。
儘管如此,也只有琉茲單方面仍心存芥蒂,再加上加菲爾也已然和過去做出了了斷,他對她已絲毫沒懷有憎惡之類的感情了。
「沒錯。有事想問。話是這麼說,不過,就算問現在的琉茲婆婆,那是不是您所知道的內容也很難說啊」
所謂現在的,也即是指θ,不知向她打聽,她是否知道,這樣的意思。
α,β,θ,Σ,作為有四個人格統一存在的『聖域』代表者的琉茲。在解決加菲爾的問題的同時,琉茲所抱有的對『聖域』的解放是贊成還是反對的問題,昴也想要一併解決,為此,有必要確認她的想法。
最重要的是,還有好幾個沒有想通的疑點。
「加菲爾,你現在是贊成解放『聖域』的吧?」
「大將,說是贊成還是稍微有點不同啊。本大爺,輸給了大將你們。所以,不會再妨礙想要解放『聖域』的大將們的行動了。作為結果,要為了不讓將要改變的『聖域』的大家受苦而行動……這便是,現在的本大爺所身處的位置」
「是嗎,是那個立場啊」
「啊?」
豎起手指,昴制止了加菲爾的主張。
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的加菲爾,以及聽著他說話的周圍的眾人。誰也,沒覺得他的發言有違和感嗎?反倒是昴不安了起來。
「說到底,你在我們剛來到這個『聖域』的時候,立場就既不是贊成也不是反對而是類似中立一樣的……有說過和剛才一樣的話的吧?」
「……那時是因為本大爺覺得,要是被大將們知道了本大爺是站在哪邊的,就會被警戒的啊」
「但是,沒多久就反而是你對我們露出警戒了。與其說是我們搞砸了,不如說是恰恰踩到老虎的尾巴了也說不定,是什麼讓你的心境產生了那麼大的變化啊?」
實在是很不可思議。
至少,在愛蜜莉雅接受『試練』的第一天,直到接受『試練』時,加菲爾都應該也還是在表面上友好地接觸昴一行人的。
那樣的他露出敵意,毫無疑問是在『試練』失敗的那個夜晚。以昴身上飄出的魔女的瘴氣為理由,加菲爾發出了敵對的宣言。
但是,事實已經證明,加菲爾的鼻子其實是無法聞到昴身上的那個什麼魔女的瘴氣的。察覺到包圍昴的瘴氣的另有人在,而加菲爾說到底正是在被迫聽說了那件事後才選擇了敵對。
而那個把瘴氣的事告訴了加菲爾,並使他產生敵對的人正是────。
「反對解放『聖域』的琉茲婆婆,我是這麼推測的」
「…………」
俯視著沉默不語的琉茲,昴在抱起的胳膊上豎起了手指。
位於這個場所的琉茲是θ────也就是根據昴的認識來看,應該是唯一的一名一直以來都反對『聖域』解放的琉茲的複製體。
既然α和β都是贊成派,Σ是中立派,那麼θ就是在『試練』的過程中知曉真正的琉茲·梅爾的過去,從而把『聖域』的解放視作了危險的存在。如果能證實剛才的推論的話,就很難想像促使了加菲爾的心境變化的是θ以外的人了。
聽著昴的那段推論,加菲爾板著臉點了點頭。
「正如大將所說。本大爺是從婆婆那兒聽說……」
「那是昴小子想法有誤。那種事老身可沒對加小子……」
打算回應的聲音重疊在了一起,然而它們卻想要一起論述截然相反的意見。
在困惑得皺起了眉頭的昴的面前,加菲爾和琉茲面面相覷了起來。加菲爾嘴一張一合地,指著啞口無言的琉茲說道。
「在,在說什麼呢。婆婆妳不是在那位小姐接受『試練』的第一天晚上對我說過的嗎?大將身上有魔女的氣味。還說半魔的小姐也是,那兩人都是魔女的使徒不是嗎……所以,本大爺才」
「那種話,老身有說……?不,確實老身有注意到圍在昴小子身上的瘴氣,也不是沒想過愛蜜莉雅大人的來歷……但和你說的是兩碼事。老身始終都是按羅茲小子所設想的計劃作出判斷的……」
「等等!等等,停!剛才,琉茲婆婆說了吧。說妳不知道」
琉茲用否定回應了加菲爾的話。
對此加菲爾正顯出一副難以置信般的表情,但既然話是從琉茲口中親自說出來的,那事實就是如此了。
因為這個『聖域』的居民,在『聖域』裡是有著『無法說謊』的契約的。
「姑且不論本人沒認識到是在說謊的情況,至少琉茲婆婆要是對自己的行動斷言『沒做過』,就不會是假話」
「但是,本大爺確實!」
「我並不是在懷疑你啊。……只是排除了琉茲婆婆能對你說謊的事實。琉茲婆婆,剛才的發言,是全體琉茲婆婆共同的意見吧?」
聽到昴帶有確認的詢問,琉茲在臉色變得蒼白的同時點了點頭。
肯定了這一點也就是說,和琉茲α,β,θ,Σ無關,曾教唆加菲爾使他改變主意的不是『琉茲』,這麼一回事。
但是,加菲爾卻又斷言,促使自己的心境發生了變化的確實是「琉茲」。
「────」
昴抬起頭,看向加菲爾的臉。
只見他邊搖頭邊用力咬著牙齒,發出著聲音,從那樣的表情上看不出是在撒謊的樣子。說到底,他就不是會撒謊的性格。
而在長久形成的名為『聖域的結界』的偽裝被剝去了的現在,這一點就更為明顯了。
「拉姆」
「……先說好,像易容一樣的魔法可是不存在的哦。就算是羅茲瓦爾大人,也是沒法做出那樣的行為的」
「那,在你看來這又到底是怎麼回事?」
對昴的提問,拉姆沒有回答。
因為她也不知道這個矛盾問題的答案。但是,昴確信這多半是『羅茲瓦爾所鋪設的陷阱』。倒不如說,沒有其他的可能了。
「雖說我也是很想在這裡等愛蜜莉雅出來的啊……」
愛蜜莉雅進墓後才只過了十分鐘。當她突破『試練』從墓裡出來的時候,昴是想要第一個攤開雙手迎接她的。想要祝福她。
但是────。
「還是去找羅茲瓦爾當面問個清楚吧。那傢伙還在不死心地搞什麼把戲,必須要查個水落石出」

※ ※ ※ ※ ※ ※ ※ ※ ※ ※ ※

────在夢的世界裡醒來,能否叫作意識的覺醒,愛蜜莉雅並不清楚。
本應直到剛才為止都還在的石砌的小房間。被從那個『試練』之間解放出來了的愛蜜莉雅的身體,現在正處在令人懷念的森林中。
環繞四周的高大的樹木,清爽的涼風,還有腳底感受到的溫暖的大地。
種種記憶在腦海裡回閃而過。
隨著『試練』時間的流逝將會看到的,白色森林的雪景。
那片景象,現在還沒有開始上演。
森林裡還沒有下雪,綠意正柔和地歡迎著只有意識的愛蜜莉雅的歸來。
然後,
「呀。這幾天的客人還真是絡繹不絕呢」
正當愛蜜莉雅屏息凝神,確認著自身的所在時,那個聲音傳了過來。
因愛蜜莉雅的到訪,夢的世界才得以形成。在這片直到剛才為止都本應連存在也不曾有過的記憶的景色中,卻有個簡直就像是理所當然地存在於那裡的站在樹蔭裡的人物。
從頭到腳都是一身黑的打扮,頭髮和肌膚宛如散落的雪花一般純白的少女。
彷彿只用這兩種顏色,就以最明快的效果探究出了美的真髓的清麗的魔女。
掌管『試練』,給愛蜜莉雅看她的過去的墓室的主人────『貪婪魔女』艾姬多娜。
魔女借助倚靠著的樹幹站了起來,對愛蜜莉雅側過了頭。
愛蜜莉雅也從正面盯了回去,倒吸了一口氣。
「真的是,絡繹不絕啊。既有值得歡迎的客人────也有並非如此,不請自來的客人」
「…………」
「明明出了那麼大的醜態,虧妳還敢厚臉皮地回來這裡啊。這恬不知恥和不見棺材不掉淚的程度,實在是連『我』也為之震驚了啊」
盯著愛蜜莉雅看的魔女,用交織著惡意和侮蔑的話語向前者無情地施以了打擊。
冷若冰霜的漆黑的眼睛,和總是溫柔地注視愛蜜莉雅的烏黑的眼瞳毫無可似之處。正因為是迄今為止都在不講理地沐浴繁多的惡意中一路走來的愛蜜莉雅,所以能夠明白。
這是,和愛蜜莉雅已知的種種完全不在同一個次元水平上的惡意。
迄今為止愛蜜莉雅所遭受過的惡意,是被投向名為『銀髮的半妖精』的假想偶像的沒來由的利刃。
但是,眼前這名魔女投給自己的惡意卻和它截然迥異。
這不是針對『銀髮的半妖精』,而是針對『愛蜜莉雅』的絕對的敵意。
「哪怕會遇到挫折,哭個沒完,也只要能對會上自己的男人投懷送抱就當沒事發生的臭婊子。左一次右一次,褻瀆玷污只有『我』的世界的賤貨。一而再再而三,愛上被他所原諒的自己的不要臉又傷風敗俗的東西。────這麼說如何啊,魔女之女」
「…………」
幾天前,愛蜜莉雅的內心就是被這樣充滿暴力的叱責的話語給攪亂了。
雖然並沒有因為這點惡意就屈服而放棄『試練』,但無疑就是以此為開端,內心出現了損耗,從而失去了面對過去時的抵抗力。
魔女,既不希望愛蜜莉雅接受『試練』,也不希望她跨越它。
魔女對愛蜜莉雅會突破『試練』什麼的,從沒有在期待。
『誰也沒對我們抱有期待。還有什麼,比一口氣扭轉這種局面還要有趣的狀況嗎?』
原來如此,真的是徹頭徹尾和昴所說的一樣。
所以,愛蜜莉雅舉起手,豎起手指,直指向天。
就像在叱責炮轟對手的時候,在振作出心中的勇氣的時候,菜月·昴會做的那樣。
「我的名字就只是愛蜜莉雅。是出生於艾力歐爾大森林的,冰結的魔女」
愛蜜莉雅知道,就在自己報上名號的瞬間,魔女露出了掃興的神情。
於是一邊心情暢快地想著這件事,一邊把指向天際的手指對準魔女。
「我是不會向同為魔女的惡意低頭的。因為,我是個讓人覺得麻煩的女人!」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78620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31 篇留言

Ricky
頭香~

11-07 23:21

Ricky
艾姬多娜嘴也太賤……

11-07 23:22

殘響の風
勤勉的版大,辛苦了,每日一篇必讀工作

11-07 23:38

roccosu
感謝樓主的勤勉~~

11-07 23:42

Jajalee
我說樓上幾位也太勤勉了

11-07 23:44

君麻鳴人
留言樓上大大粉絲們真勤勉

11-07 23:45

暴力典藏版
看著看著 又跳出了更新 太感謝版大了!

11-08 00:09

死掉的音無
多娜吃醋了(╯з╰)?

11-08 00:11

文海
好棒

11-08 00:17

diasee
不愧是腹黑魔女

11-08 00:25

roccosu
「我的名字就只是愛蜜莉雅。是出生於艾力歐爾大森林的,冰結的魔女」
嗯…有點惠惠……www

11-08 01:00

嵐亭緣
艾姬多娜最兇欸嘖嘖

11-08 01:02

NG的凱
艾姬多娜是失戀的小太妹對情敵嗆聲嗎www

11-08 01:26

Guek
多娜多娜也真是夠嘴的欸~要不是因為我雷姆教的~我不檢舉你才怪www

11-08 01:38

伊莉雅我老婆(花)
這臺詞很惠歐

11-08 02:50

KlausLo
我只有注意"魔女的女兒" 這詞...

11-08 04:28

Mickcy
搶後宮的位置(茶vs膝枕)

11-08 05:57

dragon0427
後宮起火

11-08 06:57

熾炎之翼
火藥味濃厚...昴出來負責吧www

11-08 07:15


"和愛蜜莉雅發生爭吵,漫罵,蠻不講理地說出愛她,咬住她的嘴唇奪去她的初吻────就算那是積蓄已久的第五次輪迴的鬱憤的爆發,也不能作為'借'口。"...是'藉'嗎?
"而昴這邊還有著,不得不在一邊找'借'口的同時採取點什麼行動的『雷姆』的問題。"...是'藉'嗎?

看來多娜覺得現在的愛蜜莉雅的威脅很大,在對嗆了...

感謝版大的勤勉

11-08 07:40

SkyBlue月
我大EMT ~~

11-08 07:45

787877778787
Emt的試煉難度也是無限大,本來的就夠有問題了,還有智商300的在旁邊言語霸凌

11-08 07:53

亞空
變成486的形狀了_(:з」∠)_?!
原來多娜你還全面干涉試煉,這種情況下幾乎不可能過得了啊!

11-08 08:23

無露米歷險記
EMT好讚

11-08 13:11

Safe
奇怪...一樣指天的動作,EMT做起來就好可愛,486做起來就...恩...我就不多說了

11-08 13:52

夏娜
和愛蜜莉雅發生爭吵,漫罵,蠻不講理地說出愛她,咬住她的嘴唇奪去她的初 ...
應該是"謾罵" (斷點的地方不要亂想)

11-08 15:24

我吶兒強
感覺艾米莉亞是莎提拉的女兒欸@@

11-08 18:15


'謾罵'是沒錯...只是昴與愛蜜莉雅之間應該還沒有那麼惡劣吧...'漫'無目的的隨便亂'罵'...感覺上比較像是小打小鬧(傲嬌?!)

11-08 20:07

淋しくて
原文:暴言を吐き11-08 20:26
Nic
修...修....修羅場啊!!!!!
流著鼻血看完結尾இдஇ

11-09 02:57

kirito
多娜超級兇xd

01-21 18:59

阿嗨
多娜多娜滿滿的惡意啊~

02-09 11:0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0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116 『祖母與,... 後一篇:第四章118 『平家星笑...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ariohahahah巴友們
電繪創作更新囉~有空按進來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