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評墨邪錄〈上〉

作者:劉四│2016-11-07 18:06:08│巴幣:6│人氣:332

. 前言   

   二十二集的墨邪錄完結後,直到東皇戰影第九集,邪皇入侵九界的故事才正式劃下句點。早先幾檔劇集結束之後,總會有些整體講評或打分數的文章,而現今正當大家忙著關注海境、東瀛兩線未來走向時,劉四邀請大家再度回顧墨邪錄這段劇情,一同來為這部劇集做點評論分析。
   每個人賞析一個作品,都有自己的著眼點,劉四以為不論武俠小說或布袋戲,主要包括武、俠、情三要件,因此本篇文章,便分為這大三項來陳述個人心得。
 

. 墨邪錄之「武」

   前陣子爭論得沸沸騰騰的海境線,或許根本原因不在宮廷戲不討喜,而是海境並無皇世經天寶典、寰宇詔空神卷之類令人振奮的皇家獨門武功吧。布袋戲是十分陽剛的戲劇,劇集成功與否,武戲起碼肩負了三分之一以上責任,是故三十一集的墨邪錄中,隨著邪皇的征戰,展開了一連串大型戰役,依先後順序是──邪皇入侵人世,首戰為魔世與中原通道口的地門之戰。順利進入人世後,緊接著和俏如來為首的中苗聯盟,展開第二場墨家鉅子之戰。得勝之後,邪皇便積極破壞六絕禁地,先後進攻金雷村黑水城。隨著邪皇動機的明朗,群俠與勝絃主察覺邪皇有異,於是勝絃主協同西經無缺及玄狐,向邪皇發動攻擊,不料應龍師突然現身,致使戰況丕變。為阻止邪皇繼續破壞剩餘禁地,俏如來針對邪皇體質特性,於無極山與玄狐聯手對抗邪皇,可惜仍敗於邪皇的四元之力。中原聯軍在無極山之役失利後,擬擒拿五百人質在無極山斬首,迫使元功未復的邪皇現身。這場戰役,闇盟兵將全數犧牲,邪皇肉身戰死。最終,為與邪皇展開最後一戰,群俠聚集伏羲深淵,玄狐犧牲性命,助廢蒼生改造墨狂,而俏如來得銀燕之助,成功降低邪皇所造成的破壞。  

   以上是邪皇的幾場主要戰役,另外還有溫皇對西經無缺、西經無缺對應龍師、應龍師對公子開明、銀燕對雁王、銀燕對東門朝日、邪皇對天地不容客等等重要戰鬥,蹤觀整部墨邪錄,是打打打、滿滿武打的一部劇集,並且幾乎都是大戰,但這些戰鬥在大家心中印象又是如何?

   我想能以劇情編排及影視呈現兩方面來審視。個人認為表現最好的戰役是黑水城之戰,這場戰鬥節奏十分緊奏:魯缺、廢蒼生、大匠師手操家私,輪番快攻邪皇,史艷文從旁贊掌協助,驚險之際,憶無心勉強救援,有豁命一搏的緊張感,其中,魯缺一開始持刀撲擊邪皇不成,摔個倒栽蔥,頭陷入土中,這個動作效果十足。〈以下圖片均出自金光布袋戲〉



當然,最深獲好評的是當家武戲保證─史艷文至陽至剛的「純陽貫地」,以及陰陽合招「天地一氣」,打得真是漂亮!!



最後還有一個大家振奮不已的亮點,那便是藏鏡人攜帶效能如飛盤的新穎武器登場。


  總而觀之,黑水城之戰不論操偶、剪接、武功設計,都無懈可擊,連台詞也寫得十分感人。

 
   至於表現最差的戰役,我想應該是金雷村之戰。這是鱗王復生後第一戰,或許對鱗王期望過高,以至於沒有展現特出武功,加上操偶有失水平,評價自然就拉低不少。不過,真正讓人失望的是水淹金雷村部分。這一段全部仰賴後制,主要問題是沒有做出相應氣勢及美感。故事寫得很棒,台詞相當感動人,配樂很有感染力,可惜就是畫面不到位,特別是大水湧向魔軍畫面,甚至顯得草率、不自然。


  
        或許布袋戲是在棚內以木偶拍攝,有一定的局限性,要演出洪水之類的大場面,可能是強求。之前,利利斯大曾提出布袋戲不宜演出攻城戰的建議,所謂八大藝術,各有其表現方式,文字敘述能輕易呈現的,視覺影像不一定容易達成,這點可能要謹慎。

 
   接下來,我想嘗試分析一下金光武戲的整體特色我做了三點歸納。首先,值得注意的第一個特色是,金光在戰鬥當中,旁白用得很精簡,也就是金光的武戲不是靠「講」出來,而是以畫面實際「演」出來。要「演」得好,得藉由畫面、口白、音效三者來營造。金光非常擅長讓畫面本身「說話」,除了以十分精細的分鏡、大量特寫鏡頭、各種角度的拍攝,來製造豐富多變的畫面,促使戰鬥節奏緊湊、有張力之外,拍攝團隊還有不少令人驚艷之舉。例子之一是,戰鬥一般時候,拍攝者總以觀戰者〈即第三者觀眾〉的視點來拍攝,觀眾看到的是戰鬥過程,而金光時常有效運用蒙太奇原理,透過幾個鏡頭的巧妙組合,也將戰鬥者的心理感受傳達給觀眾:例如邪皇自雲霄俯衝大地,準備給廢氏一族及史艷文致命一擊,此時加入史豔文等人的臉部大特寫,我們便能解讀史豔文等人的驚慌感。


     邪皇急速俯衝而來。

     史艷文慌忙抬頭觀視。

     最近的東皇戰影,也有不少這類畫面,傳達對戰者的心理狀態,使觀眾感同身受。


     魁儡劍客衝殺過來。

     衣川紫感到殺機迫近。

     魁儡劍客即將揮刀斬殺。

     衣川紫心想難逃一死。

   重要人物的退場,都是一等一的傑作,如西經,簡單的飛灰煙滅,只留下最後深情呼喚:「無燄...」,便已餘韻無窮。二十二集中,元邪皇肉身死亡,元靈慢慢消散,飄散滿天的紅點,引人不勝感慨,更有幾分瑰麗美感。


    邪皇元靈飄散。

     滿天的紅點有幾分瑰麗美感。

     這是錦煙霞的退場。濃雲密佈的天空,灑落細細雨絲,告訴我們錦煙霞沒了...

   我個人很喜歡阿殤中邪皇致命一掌之後、這個沒有聲音的兩三秒鏡頭。紅的色塊漸漸瀰漫整個畫面,顯示阿殤承受這掌後所受到的猛烈傷害,沒有聲音的畫面,也透露了阿殤腦中一片空白。沒使用角色狂吐血鏡頭,整個畫面處理得很美。


  
   
    第二個武戲特色是,金光的戰鬥,都是「跑全場」──不是採定點對打,一旦開打,戰鬥者便衝向對方,展開激烈廝殺,雙方走位忽左忽右,動態十足。這樣的武打套路較複雜,要是定點對打,單想招式拆解即可,不過這樣十分死板,要求畫面靈活,戰鬥富可看性,必須武打動向、招式猜解兩者綜合考量。讓人讚賞的是,金光的武戲,動中更是有動──墨邪錄中,戰鬥者攻向對方時,不單是直接、筆直地衝殺過去的單一動作,很多時候都是加入翻滾動作,使武打動作複雜化,畫面的呈現更躍動。


西經由邪皇後方,以前滾翻方式向邪皇攻來。

西經以側滾翻方式攻向邪皇。邪皇手持大刀,像打棒球一樣,把西經打飛。

勝絃主在空中旋轉兩圈,撥動絃音氣勁協助西經。

    不由得讚嘆布袋戲的操偶技術居然進步到這等地步!而舊的傳統技巧在新劇中也得到妥善運用,例如拋偶。

憶無心被邪皇打飛。


   第三個武戲特色是,每場戰役,戰鬥長度都相當長,超過十分鐘以上的戰鬥比比皆是,且戰鬥過程十分波折,常有出人意表發展,有時須分成上下兩集,一場戰鬥才全部完結,戰役的安排可說已達變化之極致。精彩必看的戰鬥有許多場,如勝絃西經對邪皇、西經對溫皇、銀燕對東門朝日等。

 
   每部作品定有缺點,如有些場面,是也達到了大戰架勢,就是少了點驚豔。個人認為元邪皇的獨門招式,沒特別設計動作,影響了畫面效果。譬如史艷文的「純陽貫地」,雖是特定動作,可是每次一出現,該場武戲就增色不少。反觀邪皇的「上窮下達斬曦月」、「煙硝葬雲滅」淪為口號,感覺不具實際效用。不過,墨邪錄大戰場次很多,要場場滿分難度過高,基本上,每場都是水準之作。另外,西經傳授劍無極的無招之招、 止戈流的再進化,都是武功「理論」更上層樓的表現。

 

. 墨邪錄之「俠」  
    
    俠」是布袋戲的思想部分,也是編劇所要傳達的信念所在。傳統的善惡二分世界裡,「俠」是重信重義、打抱不平、懲兇除惡、框扶正義,大俠之形象,既偉大又高超。可如今武林,是善惡交雜的年代,新一代魔頭,不再是十惡不赦的惡人,也可以是有情、有義、有苦衷的角色。反觀武林正道,遭遇了從未有過的複雜局勢,堅守俠道亦或維護大局,成了抉擇兩難的課題──過往的行俠仗義,變得顧忌重重,甚至行為舉措,屢屢挑戰正義底線,舊時代的俠義標準,在新劇裡也可能是主角的良心枷鎖。也正因為種種試煉,主角在面臨得失煎熬,幾經人性掙扎之後,最終顯現的俠義之心,更顯得難能可貴。而透過幾位主角的心路歷程,「俠」這個傳統理念,在今日得以呈現新的面貌,在思想多元的現代,依舊能夠散發光彩。

   那麼,墨邪錄的「俠」元素是否運用得宜?「俠」的精神是否再度打動人心?墨邪錄的主題是「親情」,整檔故事圍繞著邪皇的九界攻略而展開:千年前元邪皇深感九界形成後,喪失了燭龍之力的畸眼族人,只能成為能力平庸的魔世一族。為了振興畸眼族,也因遠祖的血緣羈絆,元邪皇決心破壞九界,使大地再度恢復為適合畸眼族生長的洪荒世界。不料,在人世遭遇達摩等中原高手圍殺,激戰以後,邪皇兵敗身亡,遺骸散落四處,只餘一股意念存留世間。千年之後,因緣巧合,邪皇再度復活,為了完成前生未了之志業,再度踏上征途,迅速向九界展開進攻。由於影形弔魂罪的配合無間,加上聲東擊西的策略運用得當,邪皇成功地破壞了全數的六絕禁地。

   考驗來了!當邪皇僅差一步即將成功,雁王唆使應龍師擒拿五百名畸眼族民,逼迫深受重傷的邪皇現身拯救。這個陷阱,對邪皇、對正道都是難題。本來邪皇一現身,便有生命危險,且撇下這五百人,就能實現執念千年的回歸大計,何不直接攻取九脈峰?可是,在眼前的是活生生的五百族民,與未可知的復育成果相比,是個看得見的生命重量,豈能輕易割捨?而正道一方,勝絃主、西經料準愛惜族人的邪皇必會踏入羅網,牢牢掌握了殺死邪皇的可能機會,選擇犧牲全體兵將,周詳佈置殊死戰役,只願魔世所有子民,永世不再遭受戰火侵擾。負責前哨戰的鐵鏽求衣,先遭史家父子拒絕,後遭軍長小弟駁斥,寧願一肩背負卑鄙惡名,也要在九界存亡之際,極力阻止邪皇。俏如來的決定,是影響墨邪錄結局的主要關鍵。並非為了響亮的史家名聲,而是手段怎樣卑劣,計謀如何險詐,俏如來認為總該有個底線。正所謂「行一不義,殺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為也」,絕不能為了目的而不擇手段。於是,俏如來不願參與圍攻,而是偕同理念相同的劍無極,把即將被處死的畸眼族人拯救下來。

   這段戲,沒有人做錯,大家都非常「正義」,非常有「俠義」。這些人「為與不為」的掙扎當中,反倒俏如來是最輕鬆的,因為他選的是眾人的道德標準,不需受良心譴責,還能義正辭嚴告誡他人。而最顧全九界安危、努力維護眾人立場的鐵鏽求衣,卻得遭受他人最多的責難,可能還摻上個人的良心不安。負責主要戰鬥的闇盟,選擇壯烈陣亡,來換取魔世安寧,他們為九界眾生獻上個人性命的大愛精神,早已超越世俗的小節小義。不過,顯然編劇在此設置了一個理想──因俏如來不願殃及無辜的堅持,讓愛惜族民的邪皇,願意出手幫助銀燕,來償還俏如來救助族人的恩情。

   那時銀燕因食用彼岸蟲過量,神智陷於夢境而脫身不得。感念俏如來的救援以及銀燕收埋族人之恩,邪皇願意在壽元將盡之時,犧牲功體進入夢境幫助銀燕脫困。這是「以仁義待人、人報以仁義」的良善理念,也是這齣戲想帶給觀眾的正面思想,但這個轉折,卻使得邪皇形象前後不一:在戰俘事件之前,積極破壞九界、只想光大畸眼族的邪皇,縱使萬千生靈塗炭,也要蠻幹到底,顯得十分自私無情。策略運用方面,懂得利用敵人矛盾,也懂得分散敵人兵力的邪皇,怎麼看,都是個精明幹練的魔頭。但在戰俘事件後,邪皇卻成了個有情有義的魔世族長,行事風格也流於感情用事。雖說俏如來有恩於己,但在九界復始大計之前,邪皇是否願意暫時擺下回歸大業,鼎力幫助銀燕脫困,都不一定有充足的動力,況且在壽命有限情況下,硬要償還史家兄弟恩情,總覺得說服力不足,這個轉變,轉得較為突兀。

   墨邪錄後期,沒那麼受到大家認可,或許這個轉折是問題的其中之一。不過,個人還是相當肯定編劇們的努力,創作都該具有作者要傳達的主旨,除了發人省思的人性呈現之外,帶給觀眾的價值觀應該是良善、正向、進取、積極的。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7818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liusi05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姓名運勢比一比〈赤羽信之... 後一篇:評墨邪錄〈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r26620972《沉莫-南方金雪》
「若自己始終無法成長,就如同地上小草,任人踩踏。若已茁壯成大樹,也請守護你枝葉下,所珍愛的小草們。」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4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