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時空之鑰 第五集04.

作者:纓緋│2016-11-07 10:16:06│巴幣:0│人氣:223
  靈一手拿著剛買來裝著咖啡豆的紙袋和星巴克咖啡,另一手伸進褲子口袋裡拿出了手機。
  邊喝了一口咖啡,邊按下電梯的按鍵,然後走進電梯。
  電梯門關上的一剎那,他正好在看手機,未接來電21通,未讀簡訊19封。全都來自同一個人,出自翼的手筆。
  他看著來電顯示的號碼,嘴角微勾笑了,然後將手機關機。
  
  其實靈並不是故意要讓翼找不到他。
  只是他這個夜貓子賴以維生的咖啡剛好喝完了,手邊又有一堆工作要趕,深怕自己一但睡著會擔誤正事,不得已之下在大白天上街去補充了一點咖啡豆回來。他萬萬沒想到,久違的一次外出竟然能收到這樣的效果!
  翼那傢伙原來是這樣在意他的。
  如果沒讓靈發現這個事實就算了,一但知道了,他就忍不住想捉弄翼。
  看看翼對他的事情到底能緊張到什麼程度。
  
  叮──”三樓到了,電梯門要開了。”
  
  走出電梯,恰好喝完最後一口咖啡,隨手做出射籃的動作將空杯射進垃圾箱,神準地一次命中。
  靈轉身將手高舉過頭做了伸展的動作,同時,慢悠悠地移動步伐,往自己的辦公室前進。
  
  還未走近,便發現原該上鎖的門虛掩著開了一道小縫。
  靈並不擔心遭小偷,比起入侵他辦公室的是何人這事,他更好奇那人在他辦公室裡正在做什麼。
  於是偷偷的靠在窗邊,一手背在背後,一手將百葉窗簾的葉片撐開一條細縫向內窺視。
  不看還好,一看不得了!心跳不受控制地加速──
  靈沒想到翼會這樣不請自來闖入他的辦公室。
  所以辦公室門外的密碼鎖設定的密碼沒有更換,出門前也沒將筆電關機。
  讓靈覺得尷尬的事情是自己筆電的螢幕保護程式還有桌布畫面全是上次強迫翼拍的照片。
  還有自從那天收到翼送來的CD就不曾間斷地重覆播放。
  
  『怎麼辦?他發現了嗎?』靈迅速轉身背靠著窗,兩手交握放在胸口平撫自己的心跳,邊告訴自己要鎮定。
  最後他決定先按兵不動,拿出手機來開機先看看翼傳的簡訊內容。
  懷著高度緊張的心情打開簡訊,內容很簡單,一直重覆著”我在辦公室等你,有事,速回!”
  『什麼嘛……』靈的眼神閃爍了一下,一氣之下又將手機關機收回口袋。
  又一次小心翼翼半側身用左手在百葉窗簾葉片撐開一條細縫向內窺探。
  
  『咦……照片!?他手上拿的是誰的照片?』雖然很努力幾乎把臉都貼到玻璃窗上了,仍舊看不清楚,就著電腦螢幕傳來微弱的光線,只勉強看出照片中的人物留著一頭長髮。難道是個女人!!
  雖然靈沒少做過把其他女人和翼撮合在一塊這種事,但其實那都只是想試探翼的反應。
  是抱著自己一定能贏過她們,確認翼不會被那些女人迷住這樣的優越感所做出的行動,並非真心想讓翼和哪個女人在一起。
  沒錯!!唯一真正有資格站在翼身邊的那人只有自己。
  但是那樣的自信心曾經在看到凱和瀧圍繞在翼身邊時動搖過,現在又為了翼手裡拿的那張女人的照片再次動搖了。
  如果只是一般隨便的哪個女人,翼絕對不會拿她的照片來找自己,還專程等在辦公室又傳了簡訊要我早點回來。
  難道──照片中的女人會是翼心中那個特別的存在!?
  靈越想就越不能承受這樣的結果。
  『冷靜……』他告訴自己一定要冷靜,現在衝進去從翼手中搶走照片撕掉並對著他質問絕對不是一個明智的抉擇。
  於是靈深呼吸三次,終於找回一絲理智,面無表情的走到門口,把虛掩的那扇門迅速地關上,然後曲膝背對著門滑坐在地上。
  
  被反鎖在內的翼,其實因為等太久正想留張字條跟手中那張照片一起放在靈的桌上,才提筆寫了三個字,聽見門被反鎖的喀擦聲,立即從座位上彈起來衝向那扇門,握住手把轉動並用力敲門上的玻璃窗,可惜那窗是強化玻璃無法用拳頭敲破它。
  翼當下第一個反應是靈回來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生氣了,所以故意把他鎖在裡面。但是靈一定還在外面沒有離開。
  「靈你聽得到嗎?把門打開。你對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你先開門我跟你解釋。靈……有話好好說,別這樣!」
  靈雙手抱頭捂住耳朵,不想聽翼解釋,他怕聽到的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
  
  翼找到電燈開關把辦公室裡的燈全點亮,然後拉開全部的百葉窗。
  從密閉的玻璃窗往外面走道看出去,終於發現靈躲在辦公室唯一入口的門後。
  因為隔音效果不錯,翼在辦公室內喊破喉嚨在外面只聽得到像蚊子般哼哼的叫聲,他很快的放棄這個辦法,聰明的選擇用手機播號嘗試和靈通話。
   “您撥的電話號碼未開機,請您稍後再撥……”
  該死的!居然關機。
  還好,天無絕人之路。門邊有個對外通話的對講機,翼按下了對講機等靈接聽,並且刻意走到最後面那扇窗,從那裡看著他。
  翼相信只要他有耐心,靈不可能繼續選擇無視。
  
  果然從靈坐著位置的角度,眼角餘光還是能看見翼的身影。
  靈最終還是屈服了,維持著曲膝坐著的姿勢,伸出一隻手將對講機的話筒拿到耳邊,但沒有出聲。
     
  「靈,乖。先把門打開好不好?雖然不知道又做了什麼惹你生氣的事。總之,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我跟你道歉,你就大人不記小人過,先幫我開個門吧?」翼幾乎是習慣性的條件反射,開口就說出了這句,吃定對方捨不得為難自己,先哄對方開心。比起靈不接電話不回他簡訊,還一時興起將門反鎖把他關在辦公室這件事,他更在意的是快點把手上的照片交給對方,讓靈幫忙在遊戲裡尋找狂風。不論什麼原因讓她那麼久沒上線也沒在遊戲中和他們聯絡,這對他來說都不是什麼好事──當初不應該答應凱的……
  『是為了早上記者會的事情還在記恨著吧?』翼在心想。
     
  可惜靈一向不是這麼好商量的,聽了翼這樣說,不但沒消氣,反而更加上火。
  「不知道,呵……你以為光憑這三個字就可以把所有一切一筆勾銷!?」靈對翼感到十分寒心,說話的聲音聽來有點陰陽怪氣。
  問題就出在”不知道”這三個字。
  翼今天這樣的話已經不知聽了多少次,表面上來看好像對他萬般包容忍讓,把所有責任都攬在自己身上;但”不知道”這三個字已說明對方的態度,根本不願意去想甚至不認為自己有何過錯,彷彿一切都是靈在無理取鬧。
  是……就算他無理取鬧,又如何?實在是因為太委屈。
  他活該為了想他,飯也吃不下覺也睡不著;他活該為了忘記他,沒日沒夜的工作,就怕一閒下來腦海裡又浮現他和他在一起時的點點滴滴;他活該總是心太軟,放任對方對他所做的一切視而不見,一再地”不知道”來傷害自己。雖然一切都出自心甘情願,但終究還是嚥不下這口氣。
  人的心是肉做的,傻子都知道疼,何況他一點也不傻呢!
  
  「不不不,我錯了!我真心誠意跟你道歉。」翼從靈說的話聽出自己踩中對方的雷區,靈現在真的很生氣,在事情擴大到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之前,一改打混摸魚裝傻唬弄靈的態度,這次用了比較誠懇的語氣和他道歉。
    
  靈沒吭聲等著他繼續,翼接著說:「早上我不應該像那樣從背後一把勾住你,害你栽入名信片堆中,在那麼多記者面前出糗。是我的錯,對不起!但,那不是因為我們太久沒見,一聽說記者會是你主持的,我就忍不住想快點見你給你一個驚喜嘛……再說我也跟你一起被名信片給埋了,這樣應該可以原諒我吧?」
  「哼。」
  「我想想,還有….還有我不應該在抽最後一張名信片的時候,跟全場的人串通好那樣開你玩笑,不過我只是想讓記者會增加一點點樂趣,這樣記者們回去才會有更多篇幅來報導今天的抽獎活動。當然,我應該事先知會你一聲表示對你的尊重,我很抱歉。」’
  「……只有這些而已嗎?」
  「還有,我要謝謝你假裝不知道我和瀧在抽獎的時候偷偷混進一張名信片並公佈中獎的這件事。」
  靈沒搭話,不過眉毛微挑了一下,等他說下去。
  翼又說,「不對,應該說,今天我和瀧不請自來,擾亂了整個記者會以及抽獎活動的流程,還有模糊整個活動的焦點。謝謝你臨危不亂的機智反應,順利將整件事情圓了過去。我欠你一次,兄弟!」
  「不錯,看樣子你總算還知道你多沒有良心!那麼……我走了,你在那裡面好好深切反省一下。」靈從地板上迅速地站了起來,拍拍屁股的灰塵,背對翼面向的玻璃窗帥氣的揮手告別,毫不留戀的走向電梯。
  
  靈按下了下樓的按鈕,同一時間,電梯門正好開了──
  只是沒想到,電梯裡的人正好是瀧。
  兩人在看到對方的一瞬間都愣了一下,延誤了進出電梯的時間。
  電梯門緩緩在兩人面前快要關上,靈伸手擋住了,並在電梯門重新開到底時,側身背對著電梯門把它壓在背後。
  瀧直接從他身邊經過,剛跨過電梯門的那一刻,恰巧手機鈴聲響起,很自然的接通了電話。
    
  『以為可以不在意的……即使告訴自己那只是在演戲,原來並不是真的如自己想像般地不在意──』當瀧和靈擦身而過的時候,早上記者會中發生的那些事一幕幕像走馬燈般快速在靈腦中閃過,其中也包含了那支纏綿悱惻主打禁忌之戀遊走在尺度邊緣的MV。
    
  「交代你的事情辦妥沒有?你個笨蛋,早叫你不要先斬後奏,是誰拍胸脯保證不會出半點差錯,活該被人反鎖。要不是錄音進度嚴重落後,換作我也會讓你在裡面好好反省。知道了,不多說廢話,密碼呢?掛了。」瀧按下掛掉通話的按鍵,對著門邊的驗證系統出示了自己的證件,証件掃描通過之後,打開蓋子輸入密碼,喀擦──辦公室被反鎖上的門打開了。
  
  身體不受控制的跟在瀧身後,在他掛掉電話解開密碼鎖放翼自由的那一刻,靈伸手搭上他的肩膀,在他回頭對著靈露出疑問的目光的時候,靈借力使力,一手握住他的手一手扶在他的腰際,兩人成了交際舞中女方向後仰男方向前傾緊貼著上半身的姿勢,只不過被壓在下面的那個是瀧。
  更要命的是靈的臉和他貼的很近,只差零點幾公分就真的嘴對嘴親下去了,瀧兩眼瞪的很大,腦袋整個當機。
  「喂,幫忙演一場戲,不要問原因!你只要做出該有的反應,然後馬上離開這裡。」靈在瀧耳邊悄聲說,瀧還了他一個眼神,像在問”憑什麼?”靈自信滿滿地說,「這忙你幫定了,因為你欠我一次。」
  「……」瀧很快就明白靈在說什麼,『真是倒八輩子霉!』這傢伙肯定在為早上記者會的事情記恨,而且他也很快聯想到了為什麼兩人現在會是這麼曖昧的姿勢。根據剛剛在電梯裡惡補的八卦消息來源……該死的白千,拍那鬼MV,害他平白無故被捲入翼的感情風波。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瀧雖然覺得自己實在衰到姥姥家了,還是很配合的照靈的話做了。
  
  所以當翼打開門看見的畫面是這一幕──
  從他的角度看過去,靈不知為何摟著瀧的腰強吻他,瀧似乎驚嚇過度愣了幾秒鐘,推開靈跌坐在地下,起身甩了靈一巴掌,指著他罵變態然後轉身跑走。
  靈一手捂著被甩過巴掌的側臉,另一手則是用大姆指拭去唇邊的血跡,用挑釁的眼神看著翼,緩緩轉身朝著瀧剛跑走的樓梯方向走去。
  果然走沒幾步,翼走上前去拉住他的手。
  靈沒有回頭,也沒停下腳步的意思,用力要將翼的手甩開,翼出乎意料地用了十成的力氣,比照他剛對瀧用的方式,如法泡制一回,這回是他被壓在下面。
  「好玩嗎!?為什麼那樣對瀧?解釋!我叫你解釋!聽見沒有──」翼氣到顫抖,連咆嘯的聲音都在顫抖,他竭力克制住自己,才勉強保持住一絲理智。
  「覺得好玩就做了。只不過嘴對嘴輕輕的碰了那麼一下,犯得著像抓姦在床似的對我發這麼大的火?你自己在MV裡不也跟他吻了好幾次。」靈黯然神傷,卻嘴硬說著違心的話,既然翼總是輕易地判他有罪,那他也不想再為自己辯解。靈在心想,『玩火也是會引火自焚的,呵。』
  「你也說了在mv裡;一個演員在戲裡扮演什麼角色,演出什麼內容,都是照著劇本情節跟導演要求去做的,戲演完也就完了。但這不一樣;跟我走,去跟瀧道歉!」翼聽完他說的話,還是眉頭深鎖鐵青著臉,他可以容忍他胡鬧,容忍他小心眼、愛亂發脾氣,無論他怎麼對他他都能忍,唯獨不能容忍他牽連無辜,尤其是瀧。
  「我不,我沒做錯什麼,我不要跟他道歉!」
  啪!!!
  「你打我!你居然為了他打我──」靈吐了一口血,昏了過去。
  
  翼還在氣頭上,冷冷地望著他,以為靈為了氣他又在耍什麼把戲,但是……靈臉上那抹鮮紅的血跡太扎眼,人都已昏了過去還順著嘴角泊泊往外冒,而且他的臉色那麼蒼白,分明不是健康狀態的人所應有的氣色,而且為什麼他的手觸感這麼冰冷!
  翼總算察覺了不對勁,輕拍靈的臉頰喚道:「靈,靈你怎樣了?醒醒──我送你去醫院。」
  將他打橫抱起,火速衝下樓梯趕往醫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7792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時空之鑰|網遊|狂風|夜星憐|輕小說||血影蝶映|輕鬆路線|BG向|微BL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mif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時空之鑰 第五集03....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我的全創作專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