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悠久行者之歌 01.貝瓦松加 --2

作者:綺羅│2016-11-05 17:44:59│贊助:6│人氣:560
  鈴音感到自己的後頸緊繃起來。實在沒有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個樣子,半精靈肩膀上的箭還沒有拔,像是在宣告些什麼一樣將那男孩給高高舉在空中,另外一手扔掉手中的鈍劍,抽出腰上的小刀,抵住男孩脖子。
  周圍的人像是潮水一般從一旁退開,人群的喧嘩像漣漪一般擴散開來。半精靈看向箭矢的來向──鈴音所在的方向。她難掩震驚,即使是在這時候,那個半精靈竟然還帶著興味盎然的表情。

  「放下他。」弓手大步走上前,手上的長弓已經搭上第二枝箭。
  「不行,」半精靈警戒著周圍的人群,絲毫沒有要放下人質的樣子,「放了他我就不用玩了。」

  那人對著他拉弓。

  「你要來硬的?」半精靈瞇起眼睛。
  那名半身人男孩臉上的表情,鈴音大概好一陣子都忘不掉了。她幾乎可以聽到某種維持平衡的東西正要崩壞的聲響,就像山崩前滾落的小小土石。

  半精靈的視線先在守衛們的身上逗留一會兒,接著又望向出口的方向。守衛們紛紛搭上弓,高起的看台讓他成了絕佳的瞄準目標,半精靈努努嘴,似乎已經有了放手一搏的心理準備。

  「那邊的,先把武器收起來。我保證會讓你說話。」一道嗓音從競技場另一側傳來。

  半精靈轉過身,手上仍抓著小刀。
  歐利安伯爵站在高處的看台上,一手舉起,示意所有的守衛不要放箭。

  「伯爵?」半精靈舔舔嘴唇,和歐利安伯爵視線對上了,「你說過的吧?所有的人,不論種族、家世,只要有能力就能來參加比武。你是這樣子說的沒錯吧。」
  「先回答我的問題,」伯爵緊緊的盯著場中的半精靈,「你的全名是什麼?」

  「里奧,」半精靈說,「里奧‧貝瓦松加。」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打發時間。」
  「那孩子所說的,」伯爵沉聲說道,「你是否殺了他的父母?」
  他聳聳肩。
  「你有什麼要求?」
  「沒什麼要求。」里奧說,「我本來就只是來比賽的。如果你可以保證,用你身為領主的名譽保證我的安全,那我也不想讓場面再難看下去。」
  「……」歐利安伯爵思考著,一陣子沒有說話。
  「有什麼好思考的,你們一幫人我只有一個,就算我說謊我也逃不掉啊,」里奧催促,「叫你的人把武器放下。快點,這小鬼尿褲子臭死了。」

  歐利安伯爵收回了手,周圍的守衛們緩緩的將手中的弓給放下。
  「我以領主的名譽向你保證。」伯爵說。

  里奧放下手中的半身人男孩。男孩無力的站在原地,褲子濕了一大片。一旁立刻有守衛上前,里奧把半身人推到守衛那邊,臉上的表情讓鈴音讀不出來他在想什麼。

  「我不能完全相信你。」歐利安伯爵說,「如果我聽到的傳聞沒有錯,你會離開家族出現在這裡並不單純。我要你把所有事情告訴我。如果你真無任何圖謀,你沒有理由拒絕。」
  「那比賽呢?」
  「你跟你對手都晉級。」
  「很好。」半精靈滿意的點點頭。
  「守衛,」歐利安伯爵轉身離開現場,「帶他到會客室來。」


  *

  「有點可怕欸。」
  和鈴音、特倫斯一起走回居住的旅店時,克因絲心有餘悸的說。
  「貝瓦松加不是那個嗎?」鈴音歪著腦袋思考著,「神話裡面那個……蟲子?還是什麼的?」
  「貝瓦松加是追隨艾爾瑟弗墮落的十六魔神之一,象徵『貪欲』的魔神,是一隻巨大的蠕蟲……而據說,北方菲西斯地區[1]邊緣的貝瓦松加家族,就是魔神的後代……這是他們自己宣稱的啦,我自己持保留態度。」
  「魔神的後代?」鈴音像是覺得很有趣的笑了起來,推開了旅店的大門,「所以剛剛那個半精靈的曾曾曾曾曾曾曾祖父是魔神?」

  克因絲跟著特倫斯一起進門,旅店門邊貼著「半獸人與狗不得進入」的標示,在人類世界不算少見。
  旅店一樓已經坐滿了冒險者,清一色討論著剛剛的事件。馬泰爾城是座小城,連城牆都沒有,這座不算太大的旅店也充當冒險者們的落角處,因此克因絲其實並不太意外鈴音也跟他住在這裡。

  「先佔個位子吧,我先上樓去房間拿個東西。」克因絲對鈴音說,環顧旅店一樓的桌椅,「你不介意併桌吧?」
  鈴音無所謂的搖搖頭。

  「嗯,這位小姐,不好意思,我們可以跟你一起坐嗎?」
  克因絲向坐在附近的一個人問道。
  對方點點頭,什麼話都沒有說。她留著一頭滑順的長髮,身上照著兜帽,五官纖細,看起來是個半精靈,又是半精靈。


  克因絲讓鈴音在一樓顧包包,自己上樓進了房間。
  房間的格局很簡單,一張床、一張桌子,還有個低矮的小櫃子,除此之外就什麼都沒有了。雖然稱不上是舒適,不過仔細想想,若以成為冒險者為目標,之後就得習慣更多沒有屋頂的日子。
  畢竟只是個鄉下小城的小小旅店,床板不平還會嘎吱作響,櫃子也有蛀過的痕跡。入房前似乎沒有好好清理過,桌上有個黑晶色、六角柱狀的物體,可能是前一個房客忘記帶走的。


  克因絲心不在焉的將裝著師法材料的背包扔到床上,不自覺的想到關於魔神[2]貝瓦松加的傳說。
  錫琳神族,蠕蟲貝瓦松加,在「母神」德雷陶諾的手撫摸過林間的黑土時出現。他棲息在神木的根尖、巨石的背光處、肥沃潮溼的土壤間,從未在意過陽光下的世界,靜靜吸吮著樹液。
  然後,艾爾瑟弗注意到了他。墮落的主神翻開黑土,來到他身前,給了他看似祝福的詛咒。
  「吃吧,」他說,「我要擁有嶄新的身體。你吃得愈多,就會羽化為愈強大愈美好的姿態。」
  「但是,」墮落之神心思縝密,「你只有一次機會。一旦羽化你將再也無法改變。」
  於是,貝瓦松加開始進食。憧憬著羽化後的姿態,體型愈變愈大,每次想要羽化,就會立刻想到只有一次機會,應該再多吃一點。他的食量愈來愈大,成長也愈來愈不受控制,到了艾爾瑟扶揭起叛旗時,他已經巨大得無與倫比,攀附著山脈將層巒疊嶂瘋狂的塞進胃袋,卻始終沒有成為艾爾瑟弗口中那強大而美好的姿態。
  按照神話所說,直到今日,貝瓦松加仍舊沒有使用那僅此一次的羽化機會,仍然躲在某處不停吞食……

  這可能只是穿鑿附會的傳說,只是解釋蛆會變成蒼蠅、若蟲會變成蟬的神話故事,還附上了一點警世意味。雖然總是有傳聞某某魔法師跟哪個魔神做了什麼交易,卻沒有什麼可信的證據。
  想到有人宣稱這種魔神事自己的祖先,克因絲就感到有些不舒服。不管是不是真的,那個家族都以此為豪致詔告天下,他們希望是人怎麼看待自己?


  克因絲甩甩頭,像是要甩掉惱人的想法。她推開門,準備要回到樓下。
  「喂!那邊那傢伙!」
  粗魯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克因絲轉過頭,房間裡當然一個人都沒有。她用力眨眨眼,有點納悶自己怎麼大白天就作白日夢,再次推開門。

  「我就是說妳!還懷疑啊!不要當我不存在!」
  「欸?」

  不是幻覺,真的有個粗魯的聲音,是從桌上傳來的,那個黑晶色的六角柱體!
  「我、我嗎?你在叫我?」克因絲帶著警覺接進桌子。

  「沒錯,就是妳!」
  那個聲音再次傳出來。這次他看清楚了,在那黑晶色的物體上,站著一個小人,只有食指大小,雙手插在腰上,怒氣沖沖的對著她罵:
  「妳的皮帶沒有扣在正中間!」
  「……蛤?」

  「我說、妳的皮帶沒有繫好!快調整好,現在!」小人怒不可遏的朝著她大喊,「還有你左腳的靴子,鞋帶左右兩邊不一樣長;衣服袖子也是,不要兩邊秀子捲的高度不一樣,妳不知道這看起來多不像話嗎?」
  「不、先等等,你是……」

  「我叫你先把你衣著給搞定很困難嗎現在的年輕人都這個樣子嗎一點規矩都沒有連衣服都不好好穿好你知道旁邊的人看到這種打扮或有多生氣連好好穿個衣服都沒有辦法還有什麼事能做好你還給我動作慢吞吞的到底事在搞什麼鬼你自己都不會叮嚀自己要穿好衣服嗎這不應該是基本的認知嗎現在快點給我──」

  「太多了!我弄好、我弄好就是了嘛!」克因絲忍不住大叫。


  「呼──舒爽。」小人像是鬆了一口氣一樣,本來脹成豬肝色的臉也恢復了,「所以說,你這衣著不檢點的傢伙,為什麼會出現在我主人的房間?」
  「咦?」
  「我主人啊,大煉金術師菲德林女士啊。」小人懶洋洋的說,「她一向很低調,你會出現在這裡就代表她邀請你過來吧?你找她有什麼事嗎?」
  「呃、不,這裡是我的房間,我入住時前一個房客已經離開了……」
  「嘎?所以說……所以說,主人昨晚不是說說,她這次真的把我……」小人像是很震驚的退後一步。
  「怎麼了?你的主人忘記把你帶走了嗎?」克因絲有點緊張。
  沒有想到,小人挫敗的坐倒在地上。
  「主人的魔法物品都有上法術,她是不會弄掉東西的。除非……除非她自己捨棄那東西……」
  「這麼說,你……」克因絲即時意識到些什麼,連忙住口。
  「我被主人丟棄了……」小人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克因絲感到抱歉起來。

  「真是的,我又沒有做什麼不對的事。我總是很辛勤的叮嚀主人的衣著打扮、言行舉止啊!主人交給我的東西我也都很細心保養啊!為了主人的面子,在保養完成前我也堅持不讓主人使用那些書籍嘛!在主人的生活作息、人際關係、休閒娛樂方面,我也給很多建議啊?像我這麼衷心的好夥伴要哪裡找啊。」
  「……」克因絲決定不吐槽。

  「我又沒有辦法離開藏書閣,這下我只能等到下一個人來接收我……」小人難過的連肩膀都垮了下去。
  看到這樣子,克因絲也有點不忍心了。
  「既然這樣,如果你不嫌棄……」她怯生生的開口。

  多了個意想不到的同伴[3]。


  *


  伊姆沒有說話,靜靜的觀察選在自己身邊坐下的冒險者。如果可以的話,她實在不想要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她認得特倫斯背後的那把巨戟。在看過那那場令人難忘的比賽後,她大概記住了這人的外貌特徵;對那名女法師沒有什麼特別的印象,看起來像是單純而自來熟的個性。

  多注意點比較好。
  伊姆告訴自己
  這種性格或許不會有意傷害別人,不過卻容易因為無心之過而犯下錯誤。

  那兩個人之間沒有什麼特別的對話,伊姆猜測,他們大概剛認識不久。法師總是感興趣的看著店裡的人們,相較起來,背著巨戟的戰士只是安分的坐在位置上,盯著杯子發呆,像是要把自己跟周圍的喧囂隔絕開來一樣。
  伊姆不自覺的注意起他,沒有辦法的湧起一股親切感。她很理解必須和周圍保持關係的感覺。


  「你們點餐了嗎?」剛剛上樓的女性回到桌邊,在伊姆旁邊坐下。
  「剛剛去叫了些飲料,順便偷聽了些八卦。」法師少女又笑了起來。
  「你聽到了什麼嗎?」克因絲問。
  「感覺沒什麼重點欸,」鈴音說,「都是些歐利安城主的小秘密。」
  「小秘密?」克因絲感興趣的將椅子拉近身體。

  「城主家族人丁一直都很稀少,從好幾代以前是這樣,」鈴音故作神秘的壓低聲音,「現在的這位伯爵,也只有一個女兒,生不出兒子。」
  「對貴族來說,這是很嚴重的事吧。」克因絲點點頭,如果家裡沒有男丁,就沒有辦法繼承家族了。
  「可是,伯爵有個年紀相差很多的弟弟,夏馬爾‧歐利安。」鈴音繼續說,「也就是說,在伯爵膝下無子的情況下,繼承的第一順位是這位弟弟。」
  克因絲回想起下午看到的城主一家人。的確,伯爵看起來已經超過四十歲了,但是,城主弟弟頂多才二十出頭,不管是年紀上還是資格上都滿適合。

  「可是,最厲害就是這個可是!」鈴音裝模作樣的豎起一根指頭,「這位弟弟,有個嚴重的問題。」

  「問題?」
  「在這座馬泰爾城中,夏馬爾殿下是眾所皆知的大怪人。」
  「欸?」
  「雖然身為爵位的繼承者,但是他對身分地位一點興趣都沒有!」鈴音甚至沒有注意到自己說話的聲音愈來愈大,「整天關在房間裡,研究鍊金術跟數學,甚至連娶妻生子的意願都沒有。」
  「這……」
  如果他不是繼承人,那倒是沒有問題。感覺起來,這位夏馬爾就算繼承爵位,也不會太關心城裡的政治。


  旅店的侍女送上了餐點,眾人開始挖起馬鈴薯泥,食物的香味跟旅店裡溫暖的火光暫時中斷了話題。
  「那個貝瓦松加家族,是什麼來歷?」特倫斯終於開口詢問,「我只知道那是北方的貴族,不過今天聽到那個名字,好多人反應都好大。」
  「這個嘛……」克因絲的語調沉了下來。



  *



  艾利混在散場的人群當中,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他已經將身上的盔甲藏在堡壘後方的樹林裡,只穿著汗衫的他現在看起來跟個走錯路的鎮民沒有兩樣。


  當時他對著里奧‧貝瓦松加射出那一箭,並不是出於公理或正義。有個人做出了危險動作,所以他出手攻擊,這是理所當然的事。至於那孩子會不會因為他這麼做而被傷害,甚至是他是否會誤射人質,連想都沒有想過。
  在里奧的事情後,比武大會不久也結束了,歐利安伯爵跟里奧都沒有再次出現。


  散去的平民跟參賽者們,將狹窄的通道擠得水洩不通,大概也不會有人多看他一眼。人群像潮水一樣通過狹窄的城堡大門,艾利利用守衛視線的死角,邁著大步往前衝,拐過轉角,靜靜等待著任何事情發生。

  什麼事都沒有,沒有任何人注意到他。

  艾利沿著走道往前,瑪泰爾堡並不算大,扣除掉軍營跟城牆,主堡就是個兩層樓的矩形建築而已。一樓似乎是餐廳和議事廳,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只剩下精緻的桌椅在裡頭。
  他繼續向前,經過忙碌準備晚餐的廚坊,一道螺旋梯出現在眼前,旋轉向上通往二樓。艾利將耳朵貼在牆上,確定樓梯上方沒有其他人,輕手輕腳踩上階梯。

  堡壘的二樓走廊,少了那些沉重的盔甲裝飾,華貴的地毯跟氣派的大門,這裡肯定是臥房和會客室的所在了
  艾利整個人貼在牆壁上,謹慎的移動前進。他的時間不多,城裡的士兵很快就會完成清場,回到城堡裡面來。某種感覺告訴他,他已經接近了,就在不遠處。

  宛若錯覺一般,輕不可聞的某個聲音傳來。他秉住氣息,放慢腳步往前,隔著一面不太清楚的毛玻璃,他看到歐利安伯爵坐在沙發上,上身前傾,十指交合的專注聽里奧說話;里奧背對著他,只有後腦從沙發上方露出來,手臂大喇喇的搭在椅背上。房間裡只有兩名衛兵,不過看起來里奧也沒有什麼要動粗的意思。
  歐利安伯爵說了些話,模模糊糊的聽不清楚,里奧似乎笑了起來,不知道回答了些什麼。

  艾利深深吸了口氣,秉住呼吸想要聽清楚對話內容。

  「……家族……我家老頭他……一言不合……」里奧的語調聽起來有些模糊,搭在椅背上的那隻手不耐煩的揮了揮,「一年前……總之,我不會再……」
  伯爵皺著眉頭,用手抵在下巴上,專注的思考些什麼,問了個問題。
  「我不知道。」里奧回答。


  盔甲的碰撞聲響起,艾利的後頸剎那間緊繃起來。他迅速轉過身,士兵的談笑聲從旋轉梯底下傳過來。時間拖太久了,守衛已經回到堡壘當中。艾利快步往前,地毯吸收了他的腳步聲,他繞過轉角,靜靜的等待著離開的時機。


  時間流逝,從西向照進來的陽光已經逐漸黯淡。看起來,他已經錯過離開的最佳時機。繼續等待下去大概也不會有什麼結果,他決定,就這麼──

  「喂,老兄,來當小偷啊。」
  一個有些玩世不恭的嗓音在背後響起。里奧‧貝瓦松加一手插在口袋裡,不知道已經在那裡等多久了。

  艾利後退一步,什麼話都沒有說。
  「你那箭不賴啊,虧你敢出手。」里奧拉開衣領,因為艾利射的那箭,已經受過法術的治療,現在只剩下一道疤痕了。
  「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邊?你有什麼目的?」艾利不理會他的調侃沉聲問道。
  「先問問你自己,鬼鬼祟祟躲在這是要幹嘛吧。」里奧回答。
  「跟這個無關。」
  「那我的事情也跟你無關啊。」

  「喂,貝瓦松加,還在那邊幹……」士兵從遠方接近,立刻注意到了,「你這傢伙,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跟他是一夥的?」
  艾利迅速看了一眼周遭環境。雖然距離樓梯還有一段距離,不過,如果拼命一點,一口氣衝過去,還是有機會可以逃脫。
  「回話!」士兵大吼,右手搭上劍柄。

  「……這傢伙迷路了。」里奧說,「來看比賽的小老百姓,不知道吃錯什麼藥走到這邊來。」
  「你離他遠一點,」士兵低聲吼道,「我還沒有相信你,貝瓦松加。」
  里奧聳聳肩。
  「離開這裡,現在!」
  士兵的語氣很堅決,看來沒有什麼其他的選擇了。



  *



  「我看你還是承認吧,」走出瑪泰爾堡的時候,里奧這麼說,「你就是來探我底細的對吧。還特別把盔甲武器都藏起來了。」
  「……」艾利沒有回答。
  「你覺得我會忘記射了我一箭的人嗎?」里奧笑笑的,「你把裝備放在哪裡?該不會在城堡裡面吧?」

  艾利不發一語,繞到城堡後方的樹林裡,里奧似乎有些好奇的跟在他旁邊。他把皮甲從樹洞裡拿出來,這一帶的氣候溫暖而潮濕,即使是夏天,地上仍堆了厚厚一層落葉。

  他這才注意到,就在他藏盔甲的不遠處,有座不算小的土堆,將近五、六呎高,大概是白蟻的巢穴還是什麼的,底下似乎有東西竄動著。
  他走近,撥開土壤。一隻受傷的鼬,奄奄一息的倒在裡面,身上到處爬滿了螞蟻。不是白蟻,是普通的螞蟻。
  螞蟻的蟻丘通常沒有這種規模。不,就算是白蟻,也不會在人類的聚落附近建立這麼大的蟻丘,這不是他們的習性。

  「就是堆土而已,有什麼好在意的?」里奧說,「你這傢伙好奇心也太重。」

  艾利站起身,打算回去休息。一轉身,才發現後面站了個人。是個男孩,身子又瘦又小,穿著粗布衣裳,雙手壓在胸口,瞪著他們兩個。
  艾利沒有說化,站在原地觀察他,男孩像是警戒著什麼,同樣一動也不動。

  「幹嘛,你怕這小鬼對你謀財害命?」里奧訕笑著推推艾利的背,「別逗了,走啦。」

  男孩別過視線,快步逃到他們後面,沒過多久,就消失在樹林之中。
  艾利仍舊不發一語,朝著住宿的旅館前進。旅館的門上貼著「半獸人與狗禁止進入」的牌子。



  *



  當艾利跟里奧一起進入旅館的時候,突來的沉默彷彿漣漪一般擴散開來。接著,有些人起身離開了,剩下的人像是要刻意維持某種氣氛一樣,話語聲漸漸的再次揚起。
  「這些人真夠有趣的欸。」里奧惡趣的說。

  鈴音抬起頭來,視線正好和里奧對上。心裡正想著「不會那麼剛好吧」,里奧竟然就朝著他們走了過來。
  「怎麼?一臉看到鬼的樣子?」里奧笑著說。
  「為什麼要來找我們說話?」特倫斯及時開口。
  「什麼?」里奧抬起一邊眉毛,轉頭看向艾利,又再看看桌邊這群人,「噢,所以你們不認識啊?下午的時候我看你們站在一起,還以為你們是一起的。」

  「也可以算是一起的……我們是明天要參加團體比賽的隊伍。」克因絲說,「……嗯,你真的,是貝瓦松加家族,那個家族的人。」
  「是啊。要聽講古嗎?」里奧無所謂的說,「至少先給我張椅子坐下吧。」


  「關於貝瓦松加家族被冊封的原因……」克因絲的聲音有點遲疑,「那是真的嗎?」
  「嗯,全部都是真的。」里奧不當一回事的說著。
  「這麼說,你們整個家族都是……強盜嗎?」

  「是啊,」里奧問都沒有問,就拿起桌上的杯子灌了口酒,「我們家族自古以來就是靠打劫維生,從這個姓氏剛出現在這世界上時就是這樣。漸漸也有人來投靠我們,到後來,王國也管不住我們,乾脆安個貴族頭銜下來,至少要我們別幹得太明顯。」

  「……」
  雖然已經聽過克因絲說過了,但是聽到本人承認還是很震驚,尤其是他還這麼理所當然的樣子。
  「你真的殺了那個孩子的父母?」艾利沉聲問道。
  「我哪記得啊。」里奧回答,「幹這種生意,如果每死一個人就哭一次,那不是早就哭死了?」
  「……那你為什麼,會出現在比武大會呢?」克因絲試著平靜的詢問。
  「妳跟伯爵都問一樣的問題欸。」他抱怨道,「我只是來打發時間,順便賺點旅費。我已經逃離那個家族了,總得找點什麼事做吧。」
  「逃離家族?」克因絲注意到了之前不知道的情報,「你為什麼要逃離家族。」

  「我刺傷了我爸。」
  里奧顧著將馬鈴薯泥舀進自己的盤子裡,連頭都沒有抬。

  「發生了什麼事?」克因絲大著膽子繼續問。
  「因為那個女人啊……不是你們想的那種,」里奧看到他們的表情,又補上一句,「我說的是我家老頭的其中一個妾,就是生我的那個女人。」
  「……生你的那個女人?」鈴音覆述了一遍,確認自己沒有聽錯。

  「因為她不像奴隸啊,那個女的。」里奧終於把頭從食物上面移開,「太讓人不爽了……明明就只是個抓來壓寨的女人。其他人都是畏畏縮縮的,怕我們怕得跟什麼一樣,只有她不一樣……而且還會來找我說話,這到底算什麼嘛?奴隸就該要有奴隸的樣子。」
  里奧的樣子不像是在像他們闡述些什麼,倒更像是自言自語,努力思索的樣子,看起來甚至有些焦慮。
  「她的眼神真的很……怪。可以這麼說嗎?不,我也不太清楚,她每次都那樣看我到底是什麼意思,有話好好講不行嗎?」里奧語氣強烈了起來,「就算問她也不說,打她就更不說了,就只是那樣盯著人看……到底算什麼!那是在跟我們宣戰嗎?那在被打過後就應該要露出那種又恨又怕的樣子不是嗎?可是不對,她就只是……就只是繼續那樣看我,你們不懂,那不是被打得人會露出的表情,那種眼神真的很讓人火大,很……」
  他苦苦沉吟,思索要怎麼形容。
  「……很讓人火大。」他說。
  「我得搞清楚那是什麼意思……為什麼我跟家裡的老頭沒有辦法讓她屈服,為什麼不管怎麼試都沒有辦法。老頭跟老姊一點用都沒有,也根本不在意,我不要再詢問他們意見了。我知道有某種……東西,是我過去不了解的。我才不要依靠那老頭的力量,我要自己找到答案。」

  克因絲不知道要回應些什麼,只好低頭專心的吃起晚餐。
  「你有要參加明天的比賽嗎?」特倫斯問道。
  「伯爵准我參賽,」里奧的情緒似乎恢復了,「不過我也得找到隊友才行。」
  「你是戰士嗎?」
  「這個嘛……」里奧摸著下巴,似乎覺得很有趣的笑了起來。

  他攤開手掌,光芒就這麼在他掌心上一吋的位置聚集,變成了一小團光球。
  克因絲認得,這是舞光術。不過,里奧甚至沒有念咒。

  「我好像有某種血緣,天生就會施法。」他自信的說,「雖然老頭把我訓練成戰士,不過要我用點魔法還是不成問題的。[4]」
  「太厲害了吧,」鈴音笑了起來,「能施法又能進戰,這不是太犯規了嗎?」
  「過獎過獎,」雖然這麼說,不過里奧的語氣沒有一點謙虛的味道,「那麼,你們要跟我一隊嗎?」

  要求實在太突然了,克因絲一時之間不知道要怎麼回應。鈴音看看特倫絲,又看看桌上的光球,似乎興趣濃厚的樣子。
  「好啊,我覺得沒什麼問題。」鈴音說。
  克因絲暗自叫苦,鈴音又沒有多想就拉人同隊了。他以後得好好注意這種個性。

  「太好了,」里奧似乎很滿意,「旁邊這位艾利,下午那箭讓人印象深刻。如果你加入,我們就有弓手了。」
  他用手肘拱拱艾利,後者什麼話都沒有說。

  「這樣的話,我們還缺一個人。」鈴音看著餐桌旁的所有人,最後,她的視線落到了從頭到尾沒有說過一句話的伊姆身上,「這位小姐,你也是參賽者吧,要不要跟我們一隊啊?」
  隔了好久好久,幾乎像是一個世紀,伊姆才用小得幾乎無法察覺的動作點點頭。


  「唉……」克因絲嘆了口氣。總覺得,她已經沒有辦法對這亂七八糟的隊伍吐嘈些什麼了,「所以……我、玲音、特倫斯、里奧、艾利,還有這位……」
  「伊姆。」
  「伊姆小姊,我們可以報一個隊伍了。現在已經晚了,大家先去休息吧,在明天比賽前,我們可以討論點戰術什麼的。」

  實在是亂七八糟的一天。
  克因絲心想,
  出現一個貝瓦松加已經夠戲劇化了,沒有想到明天還要跟他並肩作戰,天底下還有比這更誇張的事嗎?


  他們之中沒有人料想到,這個晚上永遠改變了他們的人生。



  *



  還沒有多早,前往競技場的路上就已經擠滿了人。團體比賽似乎是比武大賽的重點,在昨天那種戲劇化的事件之後,貌似所有人的興致又更高了。

  鈴音發現,走在里奧身旁很難不成為矚目的焦點,而且身旁的特倫斯還背著那麼長的一把巨戟,走在路上,幾乎所有人的視線都會朝他們聚集過來。對此,她跟特倫斯有些不自在,倒是里奧看起來頗習慣的樣子。不、倒不如說她根本有點享受這種狀況。

  「村民好像都很興奮呢。」爬上競技場樓梯的時候,鈴音說道。
  「團體比賽比較刺激吧。」克因絲回答。
  「畢竟多人戰困難多啦!」里奧雙手抱著後腦,跟在她後面,「尤其是臨場應變能力。相信我,在實際打游擊的時候,什麼鳥事都會發生。」
  鈴音本來想回些什麼,不過一想到里奧說的實戰經驗,指的是他跟其他人去搶劫,就覺得有點怪怪的,還是別說話比較好。


  「哇噢!居然變成這個樣子了!」她站上看台,不禁驚呼起來。
  昨天還相當空曠的橢圓型場地,現在已經布置成了障礙賽場地。四方型的沙包捆成一捆,堆疊起來成為掩體;有著銳利倒鉤的圍籬矗立在沙地上;賽場正中央原本是乾爽的沙池,如今已經和成稀泥,若是陷進去似乎會變得很麻煩。
  「我們要在這種環境下戰鬥嗎?」克因絲的臉色鐵青起來。
  「掩蔽物不少嘛,」里奧拍拍艾利的肩膀,「找了個弓手真是對了。」


  太陽逐漸爬上頭頂,興奮的群眾似乎讓天氣更加炎熱了。看台邊穿梭著賣飾品的小販,離比賽開始還有好一段時間,不過大概整作成的居民都已經聚集到這裡了。
  終於,歐利安伯爵進場了,牽著夫人對著全場揮手致意,身後是家庭教師和伯爵的千金小黛;伯爵的弟弟,現任繼承人夏馬爾‧馬太爾心不在焉的踱進來,軍師盧恩學士跟在他旁邊。他們在看台上坐好,家庭教師數落著小黛把裙子拉平,歐利安伯爵笑吟吟的看著場中的群眾,對一旁的司儀點點頭。

  嘹亮的喇叭聲響起,人群間響起一陣歡呼。即使自己是參賽者,鈴音仍舊像是個孩子般興奮的咧開笑臉。
  隨著樂音漸弱,觀眾們的鼓譟野平緩下來,讓城主發言。

  「各位嘉賓,以及現場的各位英雄,非常榮幸可以跟各位共聚此地!」城主起身,宏亮的聲音傳遍全場,觀眾也回報予熱烈的歡呼。
  「接下來的比賽,我們精心準備了充滿困難的場地。各位英雄們,現在就是考驗你們勇氣的時刻!
  「各位要靠各自的智慧、經驗,還有跟隊友的默契,在場中擊敗對手。請各位不用擔心,我們有完善的醫療團隊,可以在結束進行治療,因此儘管放膽進行戰鬥。

  歐利安伯爵說著,舉起一隻手,準備宣告比賽開始:
  「那麼,我在此宣布,團體賽的預賽,正式──」

  尖銳的號角聲,彷彿撕裂空氣一般從遠方傳來。那是宣告外敵入侵的警示號。

  伯爵的手凍結在空中,笑容從臉上退去。幾聲模糊的呼喊從遠方傳來,群眾第一時間還沒有意識到發生什麼事,接著,恐懼如潮水般蔓延開來。

  南方的天空中,出現了無數的黑點。振翅的嗡鳴聲傳了過來──那是數也數不清、體型巨大的螞蟻,拍打著薄薄的翅膜,朝著城裡降落。


  鈴音站在原地,看著撲天蓋地的巨大昆蟲來襲,腳像是生了根般動都沒有辦法動,彷彿見到原本和平、安穩的生活碎裂成一百片。



───
[1]菲西斯地區
奧托柏陸塊北方地區。因為有冰霜巨人山脈阻擋,所以長期難攻不落,現在的統治政權是墨拉貢跟巴杜兩支人類部族,並且散居一些巨人部落跟極少數的矮人。
里奧的家族是在王國的邊境跟菲西斯交接處,因為天高皇帝遠所以才會囂張成這樣。

[2]魔神
泛指第二紀元結束時,跟隨著天空之神艾爾瑟弗墮落的16個錫琳神族。
艾爾瑟弗身為為坎神族首位,因為過於自大,想要推翻治高神的統治,並且向其他維坎神族宣戰。
因為自比為至高神,所以根據17名維坎神族的職責,挑選同樣的次級神當作部將。不過因為自己也害怕被推翻,所以並沒有挑選對應自己的次級神。

[3]歐希迪藏書閣
這就有趣了XD
這位小人出現的有點突兀,不過其實是有點來歷的。
在跑團的時候,克因絲的玩者用冰棒棍做了這個骰塔,然後跟我拗說有沒有遊戲內紅利。所以我就直接丟了一個骰塔造型的次元袋,在遊戲當中客串一下。












這名小人名叫歐希迪,非常的龜毛。將物品放進次元袋當中,他會盡全力打磨、上蠟、拋光,幫主人保養到完美狀態,
然而,在保養完成之前,他是不會將東西還給你的☆~(ゞω.)v

當時該名玩者露出了不知道是高興還是被梗了的複雜表情。此之為DM之樂也。

至於為什麼叫做歐希迪呢?
因為他有OCD(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強迫症)

[4]暮刃(Dusk blade)
暮刃将奥术的力量融入超凡的戰鬥技巧之中,難以區分他究竟是施法者還是一名武者。


───

靠北我到底是多廢才可以更新這麼久(崩潰
這一場劇情跟後面的很多事件相關,所以花了很多篇幅鋪陳,剛剛重看一遍,覺得有些不是很友善讀者就是了。
第一場戰役結束之後,劇情應該會簡潔快速不少(吧)

話說在Po了第一篇之後,特倫斯的玩者跑來跟我說,
跑團一年多以來,他一直以為是「貝瓦松」家,所以看到「貝瓦松加」家族,還以為是打錯字_(┐「﹃゚。)_

在跑團途中,刻意減少了背景跟D&D世界觀的衝突,以免影響遊戲體驗,
所以很多設定都是帶過沒有提。不過既然現在是我自己在寫,就讓我把種種發廚的軌跡紀錄下來吧。

貝瓦松加正確的念法應該是Bwathong’a
Bwa的念法近似於「ㄅㄨㄚ」這樣,
最後的g’a要帶點鼻音,可能有點像日文中「が」在口語中的唸法。

錫琳神族活躍的時間是第二紀元,諸神年代的時候,那時候愛隆娜大陸的主宰物種仍然是精靈,所以這名字也是用精靈語表達的,寫成精靈文字大概是長成這樣:



至於貝瓦松加是否真的是魔神的後代,就留給各位想像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7608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跑團紀錄|DD

留言共 1 篇留言

Gurthang
那該骰塔也太有心了吧……………

11-09 10:21

綺羅
去年跑這團的時候,剛好PTT有那篇骰塔自製教學,所以剛學會跑團的克因絲(玩者)就興沖沖做了一個11-10 01:4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fesoll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悠久行者之歌 01.貝瓦... 後一篇:悠久行者之歌 目錄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mile829758大家
小屋更新最新繪圖創作~歡迎大家來小屋逛逛ლ(・´ェ`・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4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