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3 GP

第四章114 『將謊言化為祈願』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1-04 23:51:27│贊助:288│人氣:9638


地龍的嘶鳴響徹天際,彷彿是在向『聖域』的天空宣告戰鬥的結束。
將滿身瘡痍的加菲爾踢飛,對他做出最後一擊的正是這頭漆黑的地龍。
這頭被昴稱為帕特拉修的地龍,就像是與昴心意相通一般加入戰場,並在最後的時刻做出了最佳的助攻。
「────吼!」
加菲爾與帕特拉修的戰鬥,在這個『聖域』中實際上已經是第二次了。
在造訪『聖域』的第一天,拉著龍車的帕特拉修就與為了擊退『聖域』的入侵者而現身的加菲爾發生過交戰,而帕特拉修在那次戰鬥中品嚐到了體無完膚一般的失敗。
當然,兩者之間有著戰士與非戰鬥成員之間必定存在的實力差距,因此,並沒有理由去責備因束手無策而被擊倒在地,品嚐了失敗苦果的帕特拉修。而昴也是理所當然地,完全沒有為此責備過自己的愛龍。
然而,她本人────不對,應該說是作為當事者的帕特拉修並沒有這麼想。
沒能夠守護好自己的主人,堪稱奇恥大辱的那天的失敗。
對於繼承了高貴的祖龍之血的狄亞娜種來說,那是無論如何都必須親手洗刷的污名。
對於洗刷污名的機會降臨得如此之快,無法與昴通過話語交流的帕特拉修並不能很好地讓昴能夠理解自己的心情。
因此,帕特拉修將自己無法用話語傳達的心情,用行動表明了出來。
地龍的嘶鳴,正是獻給主人與祖龍的頌歌。
那嘶鳴聲中混雜著的成就感和滿足感,只要看到用鼻子親暱地蹭著暈倒在地的昴的雌性地龍的身姿,無論對誰而言都是一目瞭然。

※ ※ ※ ※ ※ ※ ※ ※ ※ ※ ※

聆聽著帕特拉修成功洗刷污名而發出的嘶鳴,愛蜜莉雅長歎了一口氣。
這場戰鬥給人以無法呼吸的錯覺。不對,應該說是讓人忘記了呼吸。
見證著眼前的決鬥,更加深刻地理解了昴所說出的自己的無力,愛蜜莉雅將兩個男人之間壯烈的戰鬥一直看到了最後。
無數次,昴口吐著鮮血,痛苦地呻吟,無力地倒下。
而每當這時,愛蜜莉雅又是多麼地想要呼喚他的名字,跑到他的身邊呢?
然而,每當愛蜜莉雅在自己軟弱內心的驅使下想要放棄等待之時,她的行為都會被「看著我」這句昴對自己說過的話語,還有就像是看準了時機一樣向自己投來的他的視線制止。
現在的場合並不允許自己隨意插手,也不允許自己輕易評價。
儘管令人焦急,即便難以忍受,自己依舊不能將目光從呈現在眼前的光景之上移開。
並非被誰指責或是強迫。
僅僅只是,自己絕對不能將目光移開,這就是愛蜜莉雅的內心在平靜中領悟到的事實。
在胸中徘徊縈繞著的,讓自己無法邁出腳步的感情究竟為何,愛蜜莉雅並不知曉。
昴是如此地堅持不懈,加菲爾又是那樣地高聲怒吼,在兩個男人粗俗野蠻的鬥毆的最後,戰鬥分出了勝負────而支持在他們內心深處的執念究竟是什麼,這對於既非當事者,亦因為身為女性而難以理解男人的理由的愛蜜莉雅而言,幾乎是完全不明白的事情。
然而,昴在剛才的戰鬥中展示出了自己的堅持和信念,並且通過借助多方的力量擊敗了加菲爾。
而這件事也確實地,讓愛蜜莉雅心中那難以言表的感情越發膨脹起來,這是無法否定的事實。
感受著自己內心的那份感情,愛蜜莉雅將兩個男人的戰鬥視為值得讚賞的行為並予以認同。
也正因為如此,她堅決不會允許有會將他們兩人的戰鬥意義玷污的事情發生。
因此────
「……羅茲瓦爾。」
輕眨了一次雙眼,將自身的迷茫捨棄的愛蜜莉雅看向前方。
正前方,愛蜜莉雅越過倒在地上的昴與加菲爾兩人,向著更前方樹叢的間隙投去了自己的視線。
────在那裡,一位魔人正在沉默地佇立著。
「像這樣一直保持沉默還真是讓人不安吶。你現在的行為,會讓我懷疑你是不是想要耍一些花招啊。」
「這~還真是,您說了一些令我意外的話啊。明~明我是拖著自己的重傷之軀,為了愛蜜莉雅大人和昴君急急忙忙趕過來的啊。」
「如果那真的是你的真心話的話,那我的確能夠放心一點,但是……」
在有些躊躇的愛蜜莉雅面前現身的,從密林中走出的纖長身影────正是羅茲瓦爾。
來到『聖域』之後的數日中,僅僅只在病榻上看到的他,現在卻不僅外出了,而且還恰好來到了這裡。對於這一異常,愛蜜莉雅的心中開始戒備起來。
本來的話對於愛蜜莉雅而言,羅茲瓦爾既是自己參加王選的後援者,也是從權勢地位上看堪稱是自己唯一友方的人物。將愛蜜莉雅從森林中帶出,給她指引了獲得王座之路,並且向她提示了拯救在冰雪中沉睡的村子裡的大家的可能性的也是他。
因此,至今為止的愛蜜莉雅,儘管知道羅茲瓦爾有著諸多的怪癖,卻也從未在真正意義上敵視他,疏遠他,或是將他視為一種威脅。
然而,這種想法現在也被愛蜜莉雅捨棄了。
「微精靈們,從剛才開始就一直騷動著無法冷靜。」
「……霍~」
「大家在對我說,它們感受到了某種非常不祥的氣息……然後,現在的我也能夠清晰地感知到。」
因為內心的緊張而聲音低沉,愛蜜莉雅慢慢地從墓室的入口走到廣場之上。
廣場上,一臉滿足的昴,和因為懊悔而嘴角扭曲的加菲爾都昏倒在地。走到站立在兩人之間的帕特拉修身邊,愛蜜莉雅在隨時能夠守護好三者的位置站定。
守護好三者────現在從羅茲瓦爾身上散發的異樣的氣息,讓愛蜜莉雅不得不抱有這種想法。
羅茲瓦爾身邊凝聚著的,過於濃密而異樣的魔力扭曲著他週身的空氣。
在他體內凝練的魔力濃度究竟有多麼地稠密呢?眼前的這個男人,就是能夠隨心所欲操縱六種屬性魔力的,作為王國第一的魔法使而聞名的,羅茲瓦爾·L·梅扎斯。
而當這個男人用盡全力使用魔法之時,他又能引發多麼巨大的奇跡呢?
「────」
體會著那過於濃密的魔力給自己帶來的,如同醉酒一般的眩暈感,愛蜜莉雅不禁嚥了口氣。
而在邊上站著的帕特拉修,也像是要將昴從羅茲瓦爾的視線中隱藏一樣擋在了昴與羅茲瓦爾之間,伸長著脖子對眼前的魔人發出威嚇一般的低吼。
帕特拉修她應該也從現在的羅茲瓦爾身上散發的不同尋常的氣息中感受到了威脅。而儘管被愛蜜莉雅和帕特拉修投以戒備的目光,羅茲瓦爾依然保持著平時的態度聳了聳肩。
「好怕好怕。我還~真不想被這~種目光盯著看啊。總~覺得,不僅是地龍,我應該天生就是不討動物們喜歡的體質吧。如果這種體質對精靈也有效的話,那我也就能~夠理解我沒法與碧翠絲搞好關係的原因了啊。」
「不要轉移話題。而且,這孩子會變得這麼不高興肯定是有其他原因的。……雖然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從以前就是這樣。」
「非~也。以前……很久以前是不~會發生這種事情的啊。在地龍尚不存在的時代我一直都是利用幽牛────法羅來這個場所的啊。」
「地龍,尚不存在的時代……」
無法理解羅茲瓦爾口中說出的話語,愛蜜莉雅皺緊眉頭。
儘管愛蜜莉雅也並非十分瞭解,但地龍已經成為與人類生活密不可分的一個物種,而其文化和歷史────這一物種與人類的聯繫應該也是有著悠久歷史的。
羅茲瓦爾所說的,是否是在特指『就露格尼卡而言』這個意義上呢?畢竟地龍究竟是從何時開始在露格尼卡普及的,因為自己的知識量不足,關於這部分的詳情並不瞭解。
面對著腦中浮現出這種疑問的愛蜜莉雅,羅茲瓦爾輕歎了一口氣。
而從他的歎息中,愛蜜莉雅感受到了某種十分明顯的失望之情。
「愛蜜莉雅大人您也不知道嗎?不~過,這也的確正常啊。儘管愛蜜莉雅大人您繼承了作為長生種的妖精的血統,但年齡上還只有一百來歲……而且其中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沉睡中度過的,那麼對於當時的世界毫無印象也是無~可奈何的吧。」
「……你還真是說了很奇怪的話啊,羅茲瓦爾。雖然你這麼說,但羅茲瓦爾你的年齡應該比我小不是嗎?那個,雖然如果單純比較醒著的時間的話的確是我小。」
在冰封中度過了百年的時間,與真實世界的時間脫節,這正是對於愛蜜莉雅而言值得羞愧的過去。
就算是在如今的整個世界都完全算得上是長者的自己,卻完全沒有積蓄任何能夠與年齡相符的經驗和知識。
包括了無法突破『試練』這一現狀,這些都是自從來到這個『聖域』之後,自己再次意識到的,自己身上存在著的諸多『不足』────其中的一方面。
然而,對與愛蜜莉雅那渺小的煩惱,羅茲瓦爾嗤之以鼻一笑而過。
對於他的反應深感意外,愛蜜莉雅驚訝地挑了挑眉。
「等一下,羅茲瓦爾。你露出這種笑容,是什麼意思?」
「────。真是抱歉。並沒~有什麼重要的含義啊。……我只是在感歎,有的時候,無知還真是能夠誕生出這種近乎可悲的滑稽狀況啊。」
「……你這,就是在嘲笑我啊。就算是我,還是能夠明白這是諷刺的吶。」
聽完羅茲瓦爾那傲慢無禮的話語,愛蜜莉雅挑著眉加深了自己的戒備之心。
就像是自己凝練出來的魔力,被縈繞在羅茲瓦爾週身的異常魔力吞噬了一樣,羅茲瓦爾對待自己的態度也發生了前所未有的改變。
至今為止的愛蜜莉雅,從未被羅茲瓦爾投以如此強烈而明確的惡意。
在愛蜜莉雅的印象中,儘管羅茲瓦爾平時喜歡捉弄人,也經常說一些目中無人的發言,而且也和昴還有帕克一樣喜歡說一些輕浮無聊的話語,但他應該是和昴還有帕克一樣,絕對不會說出類似貶低愛蜜莉雅的發言。
這既是因為出於羅茲瓦爾自身抱有的目的,他有讓愛蜜莉雅這一存在成為他的協力者的必要,還有就是對於不得不將之奉為『王』的存在,他有以禮相待的必要。
所以反過來說的話,就是現在的羅茲瓦爾並沒有在愛蜜莉雅身上看出那份價值。
或許是目睹著無論如何都無法突破『試練』的愛蜜莉雅那徒勞的努力,羅茲瓦爾已經對愛蜜莉雅失望並且放棄對於她的期待了吧。如果僅僅是因為這樣,那還算能夠接受。
然而,現在的愛蜜莉雅之所以感受到恐懼,卻是因為其他的理由。
「羅茲瓦爾……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看著昴他們的戰鬥的?」
「────什麼時候,您這個問題是什麼意思呢?」
「我,也只是在剛才……才發現羅茲瓦爾你的存在的。差不多就是在,昴和加菲爾戰鬥的過程中……昴,用出紗幕之後。」
勉強使用著殘破不堪的門,昴用出了他不知道用過多少次的魔法。
擠出了自己並不算多的魔力,就像用盡全力一樣使用著魔法,然而他那勉強使用出的魔法卻並未完全發揮效果,就雲消霧散了。
回想起來,愛蜜莉雅真正意義上有想要向昴衝去的衝動的,正是在那時。
過去,在愛蜜莉雅面前,昴也同樣拼盡全力地使用紗幕,結果卻得到了極為淒慘而壓倒性的敗北。
將那時身姿與眼前的他重合,然後心有觸動地想要出聲,這應該是沒有誰會去責備的行為。然而,當看到昴將作為殺手鑭的結晶石插入加菲爾的身體中,然後讓局勢變成勝率五五對半之時,愛蜜莉雅的心中產生了焦躁感之外的感情。
然後,感受著心中那某種緊迫感消失的愛蜜莉雅,第一次察覺到了異樣。
她感受到了,在暗中和自己一樣觀察著昴與加菲爾兩人戰鬥的存在身上散發的,異樣的氣息。
「原本我還以為,羅茲瓦爾你也會在昴到極限的時候出手。因為拉姆還有奧托君為了阻止加菲爾,好像都做了不少的努力,所以我原以為羅茲瓦爾你說不定也是過來為昴助陣的。但是……」
「正~如您所言,我是為了幫助昴君才過來的。不過,好像就算我這麼說您也不~會相信吶。」
「就算帕克不在了,我也還是能夠感知魔力的流向。儘管羅茲瓦爾你的確是一直保持著隨時都能出手的準備旁觀著戰局……但你究竟將攻擊目標,鎖定在誰的身上呢?」
「────」
羅茲瓦爾瞇起了左右異色的雙眼,注視著愛蜜莉雅。
他那異色的雙眼,在旁觀剛才的戰鬥時也是像現在這樣瞇起。做好了隨時都能釋放出龐大凝練魔力的準備,他將目標鎖定在了奮鬥著的昴身上。
「回答我,羅茲瓦爾。────你究竟想要對昴,做什麼?」
愛蜜莉雅抬起自己的手掌對準羅茲瓦爾質問道。
現在她的身邊並沒有帕克的存在。也因此,她對於魔力的操控心存不安。而對於不祥魔力縈繞全身的羅茲瓦爾抱有強烈恐懼的微精靈們也在向愛蜜莉雅訴說著它們的害怕。
既然無法完全借用它們的力量,那就只能靠自己的力量了。
「拜託了,回答我。如果不回答的話,我就……」
「事已至此,竟~然還心存迷茫無法決斷。您到底要天真到什麼地步啊。又或者說您是過於期待他人的善意了嗎?明明至今為止度過的日子裡,您應該是一直處於他人的惡意之中,但您為何還是如此破綻百出天真幼稚呢?」
「────」
羅茲瓦爾用毫不留情的惡意,打斷了就像在請願一般的愛蜜莉雅的話語。
看著躊躇猶豫的愛蜜莉雅,在異色的雙眸中寄宿著同等程度惡意的羅茲瓦爾毫不退讓。而在他體內,就像混沌一樣迴旋聚合著的複數魔力也同樣昭示著他的敵意。
過於可疑的形勢和毫不安穩的氣息,讓愛蜜莉雅不禁將手伸向自己的胸前,然後立刻因為想起了自己已經失去那習慣已久的觸感這一事實而咬緊牙關。
對於無意識間就想將不安交給帕克解決的,自己的軟弱,愛蜜莉雅深感悔恨。
就像是在掩飾自己的軟弱一樣,愛蜜莉雅更加用力地緊緊盯著羅茲瓦爾。
「我已經知道,你沒有回答我的質問的打算了。既然這樣,那麼我也────呀!」
會為了問出羅茲瓦爾的真實意圖而全力以赴。這正是愛蜜莉雅想要說出的話語。
堅定著這份決意,在愛蜜莉雅正在聚集魔力之時,她的側頭部突然被戳了一下。
對弄亂自己銀髮戳到自己腦袋的感覺表示驚訝,愛蜜莉雅向邊上看去,而在自己邊上,她看到了地龍的鼻尖。
那是帕特拉修。對於她做出的,以推搡來形容就太過有氣勢的一擊,愛蜜莉雅睜大了雙眼。然後,漆黑的地龍帶著優雅的表情,再一次用她的鼻尖戳了一下愛蜜莉雅的前額。
「妳是……」
明明無法進行話語的交流,但愛蜜莉雅還是認為,這正是地龍在為自己聲援。
────靜下心來。然後冷靜地好好想想,自己應該去做的究竟是什麼。
察覺到地龍那銳利的視線似是在對自己如是告誡,愛蜜莉雅發現現在的自己的確過於激動而變得無謀莽撞了。眨了眨雙眼,當轉身回頭的愛蜜莉雅再度徑直看向羅茲瓦爾時,她的手已經不再觸摸著胸前了。
「這還真是……對於地龍,就從來沒有過好~印象啊。」
看到愛蜜莉雅的表情發生了改變,羅茲瓦爾厭惡地評價著帕特拉修。
這正是,帕特拉修的關心,在很大程度上讓羅茲瓦爾的意圖沒能得逞的證明。也就是說,羅茲瓦爾現在,正是想要愛蜜莉雅對他出手嗎?
「羅茲瓦爾你究竟在想些什麼,現在的我完全不知道。剛才也是,如果不是這孩子阻止我的話,我肯定……然而,你好像正是在期待著我出手吶。」
「為了以防萬一,請容我事先說一句,我也是很~討厭痛的哦,您應該能夠理解吧?」
「……?痛苦什麼的,無論是誰都會討厭的吧。」
聽到緊皺雙眉的愛蜜莉雅的回答,羅茲瓦爾就像是在譏諷一樣鬆弛了緊繃的嘴唇。而愛蜜莉雅完全無法理解,現在羅茲瓦爾露出的笑容究竟有什麼含義。
總而言之,現在的愛蜜莉雅應該採取的手段並非武力。
「回答我,羅茲瓦爾。只要看到現在的你的樣子就能明白,你和平時完全不一樣。你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就像在自暴自棄一樣呢,請告訴我為什麼。」
「……自暴自棄,嗎?唔呣,這還真是意外啊。」
「用著這種放棄一切的隨意的態度,就算面對可能被魔法攻擊到的情況依然一臉平淡……這樣的你,就算否認自己在自暴自棄,我也不會相信。」
像這種厭惡著自身,就算被如何摧殘都無所謂的破壞衝動,愛蜜莉雅也是能夠理解的。儘管這種破壞衝動的針對方向是自己還是他人,這點還是有所不同的。
愛蜜莉雅正是,會將那種衝動向內心發洩的類型。而羅茲瓦爾他,大概也是這種類型吧。
「如果真是如此的話,就傾訴出來吧。雖然不知道是不是有我能夠做到的事情,但我還是會幫忙的。畢竟,至今為止我已經被羅茲瓦爾幫助了很多……」
「────不。已經足夠了啊,愛蜜莉雅大人。」
然而,愛蜜莉雅向他伸出的手,卻被羅茲瓦爾用嘶啞的聲音拒絕了。
羅茲瓦爾用冰冷的雙眼俯視著,聽到自己至今為止最為平穩的聲音而抬起臉頰的愛蜜莉雅。他那小丑妝────似乎是在笑著的他的那層化妝之下,實際上正在迫切地壓抑著自己的感情。而理解了這一事實的愛蜜莉雅不禁嚥了口氣。
在愛蜜莉雅看來,現在的羅茲瓦爾露出的,正是就像將一切都捨棄的表情。
「足夠……這又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並沒有讓您理解我的思緒的打算,至於這兩人的傷勢還有『試練』的事情……甚至就連王選這件事,對我來說都已經無~所謂了啊。────畢竟,這些都已經是注定完結的世界裡的事情了。」
「完結的世界……還有,全都無所謂了又是什麼意思?王選也好,『試練』也好,全都無所謂了……羅茲瓦爾,你到底在說什麼啊!?」
對於羅茲瓦爾突如其來的發言,無法理解其中含義的愛蜜莉雅怒聲質詢道。
羅茲瓦爾的週身縈繞著不穩的氣息。然而現在,虛無感從他的表情中不斷滲出,他身邊纏繞著的魔力甚至都被充斥其內心的空虛填滿了。
現在羅茲瓦爾的內心,就是如此地處於極度的不安定之中。
儘管能夠理解他現在的狀態,愛蜜莉雅依舊無法接受他的主張。
他想要捨棄的,全都是對於愛蜜莉雅而言的重要之物,也是昴豁出性命證明的無法言明之物。
與昴對立的加菲爾的想法,通過他的咆哮明明白白地彰顯出來了。
加菲爾他是想通過破壞墓室本身,讓『試練』無法繼續進行下去。
至於他想要從,讓『聖域』永遠無法從結界中解放這一事實中得到什麼。或許就是因為他所追求的就是毫無變化的日常,這就是愛蜜莉雅的理解。
事實上,愛蜜莉雅她自己與擁有這樣想法的加菲爾也有些許共鳴之處。
能夠止步不前,能夠一成不變。這正是一條通向安穩平和生活的,極為輕鬆的道路。
如果能夠在安詳的場所,與重要的人們一起度過幸福而平靜的日常的話,應該沒有人能夠去否定,那想要一直沉醉於這樣的時間中的想法。
然而,昴直面著這一想法並做出了否定,並通過他的堅持擊碎了這一充斥著虛假幸福的想法。
單從立場而言,愛蜜莉雅與昴一樣,都是希望改變『聖域』現狀。然而,自己如此去做的理由並不像昴那麼鮮明堅定,而且也從來沒有聽取過『聖域』中的人們的想法。
這是為了達成目的所必須做的事情,自己的行動理由僅僅如此。至於周圍人會如何看待自己的行動帶來的影響────一味關注著自身的愛蜜莉雅,就連這種理所當然的事情都從來沒有詢問過。
如果沒有昴代替自己做出詢問,並且告知自己的話,自己還是會繼續錯下去嗎?
自己肯定會再次,讓昴背負原本屬於自己的責任,然後袖手旁觀著一切。
正因為深刻瞭解了這一切,所以才有了現在的自己。
然而羅茲瓦爾他,卻想要將昴豁出性命才追尋到的現在,輕易地捨棄。
「羅茲瓦爾……你到底,想要放棄什麼?你……這所有事情的開端不都在於你和我嗎?然而你卻要半途而廢……這種做法,是不可能被原諒的啊!」
聽完愛蜜莉雅的極力反駁,羅茲瓦爾雙眉微顫。
他的雙眼中取回了些許的氣力,然後用一隻手遮住青色的眼瞳,僅僅用那顫抖著的金色眼眸注視著愛蜜莉雅。
「我,還有愛蜜莉雅大人是一切的開端……?您到底在說什麼啊。」
「呃……?」
「一切的開端是我,還有老師啊。────絕對不~是您啊。所以,想要什麼時候結束,也是我還有老師的自由。事實就是如此啊。」
「這種自以為是的想法,我怎麼可能接受!」
或許是感受到羅茲瓦爾身上散發的那非同尋常的壓迫感,愛蜜莉雅抬高了自己的音量。
緊緊盯著看不出任何感情的小丑般的羅茲瓦爾,愛蜜莉雅抬起了自己的手。
「或許最初的開端,的確是羅茲瓦爾還有那位不知名的某人……但是現在,已經不僅僅是你們兩個人的問題了。也不僅僅是我的問題。將很多的無關者捲入其中,給各種人們造成了麻煩,像這樣一直持續到現在啊!現在的一切又怎麼可能因為你的一己之見,而輕易結束啊!」
「這次的道路已經注定通向終結了。那~麼,在真正的終結降臨之前結束所有的一切又~有什麼問題呢?這回的我,果然還是不行啊……還是去期待下一回的我還有昴君吧。」
「昴……?」
期待著昴,這又是什麼意思呢?
略微瞥了一眼依然倒在地上的昴,愛蜜莉雅在心中再次堅定了,必須阻止羅茲瓦爾將話語付諸實際的行為的決心。
這是理所當然的。
畢竟昴已經將他必須做的事情完成得很好了。如果以期待來說的話,那他已經十二分回應了自己對他的期待。自己已經不應該再向他追求什麼東西了。
對於自己被給予之物,就應該做出相應的回報。
「昴為我開闢的道路通向的是結束什麼的,你又憑什麼斷言呢?原本封閉著的道路,是昴他們齊心協力重新打開的。而剛才的那場戰鬥,不就是如此嗎?」
「無論向左還是向右都是死路一條。在這種歧路之前,無論多麼拚命多麼努力,都不~過是毫無價值的行為而已啊。真正正確的道路,全部都已經記錄在這裡了啊。」
一邊說著,身著法袍的羅茲瓦爾一邊從懷中拿出了一本黑色裝訂的書。
儘管自己對於那本書並無印象,但不知為何,看到那本書的愛蜜莉雅感覺自己的胸口湧起了一陣百爪撓心的衝動,因此,她睜大了雙眼。
那是一本,讓人心生厭惡的書。
看不到標題和封皮,明明看上去只是一本平淡無奇的書本,但不知為何,愛蜜莉雅光是看到了那本書的裝訂,就感受到了讓精神不安定的壓迫感。
「那本書是……」
「『睿智之書』的複製品。或者說就將它稱為高等福音書如何呢?儘管在其他人眼中這不過只是一本排列著無法閱讀的文字塗鴉本,但對於我來說就完全不一樣。對於我來說,這就是一本記錄著應該到達的正確歷史的指引之書。」
「應該會到達的歷史……也就是說是與龍歷石類似的東西嗎……?」
「追根溯源的話都是用相同的原理,我曾經聽老師這麼說過吶。」
老師,從剛才開始也就只有當羅茲瓦爾說出這個稱呼的時候,他的眼中才會閃過些許感情的痕跡。
就像是回憶起深愛著的某人一樣,就像對那僅僅兩個字的稱呼一直抱有著無法抑制的思緒一樣,他說出那個稱呼時的聲音就是如此蘊含著複雜的感情。
羅茲瓦爾他也會像這樣理所當然地,思念著某人。明明能夠做到,但他還是做出了眼前的一切全都毫無價值這樣的判斷。
「如果歷史並非按照那本書上記錄的形式前進,那就毫無意義,你是這麼認為的嗎?就算與記述不相同,那又如何呢?只要去找到儘管與書上的記述不同,但也並非死路的道路不就……」
「您說出的話語和昴君之前的說辭基本相同吶。莫非這也是,從他那裡現學現賣的嗎?」
「────!」
看著隱約露出譏笑的羅茲瓦爾,愛蜜莉雅就像被他說中了一樣,感覺自己的喉嚨被堵塞住了。
看到愛蜜莉雅的反應,羅茲瓦爾就像是感到無趣一樣地歎了口氣。
「說著從他人那裡借來的話語,處於被他人準備好的立場之上。就連挑戰『聖域』這一行為,都是在必須這麼做這種強迫觀念的驅使下才去做的……嗯~,我並不會責怪您。只要這樣做就可以了,對您這樣說的就是我,就是周圍的人們,並非您自己吶。宛若空殼什麼都沒有的您,就只能這樣做,知曉著這點還說出這樣的話語……昴君也是,在逼迫著您做一些殘酷的事情啊。」
「殘酷的事情,什麼的……」
「畢竟按照他的一貫作風,反~正也不會對您說挑戰『試練』的必要性之類的大道理,只是單純地指責激勵著愛蜜莉雅大人不是嗎?將他那自以為是的觀念強加給您,嘴上一直說著只要去做就一定能做到這種空談一般的理論。我是知道的。我完~全能夠知道啊。畢~竟,他與我可~以說是同類啊。」
「昴與,羅茲瓦爾是同類?這又是什麼意思?」
「就是會將自己的理想,強加給自己愛戀著的女性啊。」
斷言。
閉上了一隻眼睛,羅茲瓦爾僅僅用他那金色的眼眸注視著愛蜜莉雅。他在臉上保持著無力的笑容,對著陷入沉默的愛蜜莉雅繼續著他的話語。
「為什麼您不說話了呢?他對您說過的應該全都是些甜言蜜語不是嗎?寵愛著愛蜜莉雅大人,將自己的理想強加在您的身上,就像是在溫柔地碰觸易碎的珍寶一樣細心耐心地呵護著您不是嗎?他從未考慮過,愛蜜莉雅大人您其實是既軟弱又脆弱,遇見自己恐懼的事物就想選擇逃避的,擁有這種理所當然的心態的人不是嗎?對於真正的您,他根本沒有任何的興趣。他所愛戀的,只不過是在他腦海中的那個理想化的,一直閃耀著的您的虛像而已。────難~道不就是這樣嗎?」
「────」
「我也是,和他一樣啊。僅僅只是在她的身上,看到自己理想化的虛像。真是完美,真不愧是您,沒有人能夠比您做得更好。像這樣一味地投以讚頌之言,不斷地說出憧憬之語,就像在碰觸易碎之物一樣傾注著自己的愛情……明明這些做法,其實都毫無意義啊。」
快速地說出了自己的觀點,羅茲瓦爾就像是有些焦躁一樣,視線游移著。
他的這番話,究竟是在說昴,還是在說自己呢?或許就連羅茲瓦爾自己都無法明確地區分出來。
感受著羅茲瓦爾的氣勢帶給自己的壓迫感,愛蜜莉雅略微吸了口氣。
而這也是為了在感受著現在羅茲瓦爾的態度所帶來的威壓的同時,說出自己必須說的話語。
「……你想說的就只有這些?」
「────」
「你能夠想到的,昴與你的共通點,就只有這些嗎?」
聽到愛蜜莉雅的質詢,羅茲瓦爾對她投以疑惑的目光。
他心中產生了疑惑。僅僅是無法繼續他的話語這點,就是對於愛蜜莉雅的質詢來說再清楚不過的回答了。那麼,自己果然還是必須將這番話說出口。
自己必須糾正,他那錯誤的想法。
「如果說,你想說的就只有這些的話……」
「────」
「那我只能說,昴和羅茲瓦爾你,完全不同啊。」
畢竟,儘管一直追到了墓室之中找到愛蜜莉雅的昴,的確對她說了很多的理想論,也的確沒有對愛蜜莉雅說明解放『聖域』的意義。
但是,他並沒有,僅僅只是對愛蜜莉雅說出甜言蜜語或是單純地堆砌讚美激勵的辭藻。
「昴啊,對我說過,我是一個麻煩的女人吶。」
「……什麼?」
「明明我在做著各種各樣的努力,但你卻一個勁給我添麻煩,你當你是誰啊。對於過去的事情一直耿耿於懷故步自封,僅僅抱有期待卻不想著去努力。你也只有嘴上說得好聽,但無論什麼事情都是個半吊子,簡直讓人看不下去了。────昴,就是對我這麼說了啊。」
「────」
「昴,是認真地關注著我這一存在本身的。而我現在也在想著,不能一味地讓昴看到我失敗的一面。所以,裝作注視著未來,但卻對現在的事物毫不在意的羅茲瓦爾,昴和你完全不一樣。」
如果菜月·昴是如羅茲瓦爾所言的那種,只會關注那個通過愛蜜莉雅看到的理想化的虛像的人,那麼肯定,直到現在愛蜜莉雅依舊會在墓室之中抱膝哭泣著。
如果昴不是那種在知曉自身理想之外事物的前提下,依舊堅持著那理想論的對手,那麼加菲爾也肯定聽也不會去聽昴的話語。
儘管昴看到了愛蜜莉雅的軟弱,他依舊對愛蜜莉雅說出了喜歡的告白。
雖然昴知曉了加菲爾的溫柔,他還是對加菲爾做出了去追尋改變的斷言。
無論是誰,只要是在這裡一直止步不前的人,昴都會拼盡全力去指責,去激勵,去改變。
不能在這裡止步不前,還有很多能夠做的事情,抬起頭向前看,舉起雙拳,你是沒有停下腳步的空閒的。
────悲傷也好,痛苦也罷,儘管能夠允許一時的消沉,但人是不能永遠停滯不前的。
「菜月·昴,選擇了對於這個『聖域』而言正確的選項……?這怎麼可能……如果是這樣的話,這本睿智之書上的記述……」
「腦海中的記憶逐漸復甦,讓我非常不安。而帕克的離去,更是讓我近乎崩潰。」
羅茲瓦爾因為自己的思考與昴所展現出來的答案之間的差異而困惑不已。
愛蜜莉雅將手搭在自己的胸口,並非是想去確認本應在那裡的觸感,而是在確認著心臟不斷跳動著的自己這一存在本身。
「當回憶起所有的一切之時,我一直認為,我會不再是現在的我。到了那個時候,我會成為一個與至今為止的自己完全不同的人物,我一直都是這麼想的。」
就算是現在,自己依舊是一個為自己腦海中存在的記憶而苦惱的,迷途的孩童。
而當自己完全地接受了那些記憶之時,一定會發生某種無法挽回的事情。
當接受了那些記憶之時,愛蜜莉雅眼中的世界一定會出現很大的改變。
而對於這些變化,愛蜜莉雅恐懼著、拒絕著,但是,卻被人告知完全沒有必要去為之煩惱。
無論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至今為止自己一路走來的記憶,經驗和羈絆都並不會消失。
就算之後的愛蜜莉雅會如何改變,就算愛蜜莉雅變成了與現在的她不一樣的形象,現在內心中抱有的感情也並不會褪色消失。
就算稍作停歇,即便止步不前,但只要再次邁出腳步,一切都會再度開始。
注視著自己認定的前路,然後向前邁進。
「當自己產生想要去做的感情,當自己有了希望改變的意志,當自己下定就這麼去做的決心────有人會對我說就算這樣也沒有關係,會拉著我的手給我支持和溫暖,而他也是如此告訴我的。」
「這不過是欺瞞……!」
「這並不是謊言。他對我說讓我去相信他,而我也想要相信著昴。儘管昴所說的,或許只是毫無根據的胡言。而我或許也只是並不想將他的話語當作謊言……但證明那番話絕非謊言,就是我必須去完成的事情。」
絕對不能讓他,讓昴被貼上,對一事無成而又陷入消沉無法挽救的愛蜜莉雅,東奔西跑地訴說著毫無實現可能的希望的,欺騙者的標籤。
菜月·昴,對愛蜜莉雅做出了『一定能做到』的斷言。
對於現在的愛蜜莉雅而言,這只能說是謊言。
然而,當愛蜜莉雅打破封閉自己的外殼,證明自己『一定能做到』的話,那麼那個謊言就不將再是謊言了。
到那時,人們只會將之稱為『祈願』。
「將謊言化為祈願,這就是現在的我必須去做的事情,也是我發自內心想要完成的事情。」
這正是昴努力堅持著,豁出性命地,告訴自己的事情。
這也是在愛蜜莉雅的心中,原本無法成形的思緒終於作為話語被傾訴出來的證明。
並不知道這是否就是真正的正確答案。
將尚未成形之事物,化為真實的存在,這正是現在的愛蜜莉雅需要做出的行動。
對此,愛蜜莉雅已經毫無猶豫,也不再迷茫,因為這就是她發自內心想要去做的事情。
「────!怎麼可能!」
聽完愛蜜莉雅的回答,臉色大變的羅茲瓦爾接連後退了幾步。
已然無法保持平時的淡然,而剛才在他臉上一直存在的虛無感現在也消失不見了,現在的他完全就是面帶絕望地嘶吼著,這也正是他對愛蜜莉雅的回答感到恐懼的證明。
抬起手臂,羅茲瓦爾豎起手指指著愛蜜莉雅,用彷彿被背叛的聲音嘶吼道。
「為什麼,這究竟是為什麼!為什麼您會在此時,在此地得出那樣的答案!?明明我沒能向老師傳達的思緒,為什麼菜月·昴卻能先將他的思緒傳達給您啊!?現在的他!僅僅在現在這個階段!怎麼可能將那份感情傳達到啊!」
「我已經想起了,自己究竟在害怕著什麼。現在的我也正在堅定著,去真正面對的覺悟……而你,到底在恐懼著什麼呢?」
「這不是明擺著嗎!就是現實與記述出現偏差這個事實啊!歷史無法遵循記述的內容前進的話,我就無法得到原本一定能夠實現的,與老師的再會!除此之外,還會有什麼啊!」
「但是,我並不認為,現在困擾著羅茲瓦爾你的問題是這個啊。」
「────!」
羅茲瓦爾的雙眸中搖曳著怒火。
他所道出的,都是他對於自己無法與昴的心境產生共鳴這一事實的憤怒。羅茲瓦爾應該是,從昴的身上感受到了某種,與過去自己曾經體驗過的感情相同的感覺。
而他之前說過的,自己與昴是同類人這番話語,或許也並非是揶揄或者假設,而是羅茲瓦爾在他心中固執堅信著事實應該如此這種強迫觀念。
或許羅茲瓦爾一直抱有的想法就是,就對待愛戀之人的方式而言,昴應該會重蹈他的覆轍,也會承擔與他相同的傷痛。
而現在,他的這一想法從根本上被動搖了,也因此,他的自信開始崩塌了。
目睹著眼前羅茲瓦爾狼狽的姿態,愛蜜莉雅如是認為。
「啊啊,怎麼會變成這樣……!我竟然會,讓事態發展成這樣!」
羅茲瓦爾將用手抵住嘴角,就算小丑妝正在剝落都毫不在意,只是扭曲著表情。
「難道說我接受他的賭約的時候,就已經被玩弄於鼓掌之間了嗎?將加菲爾擊敗也好,讓愛蜜莉雅振作也罷,全都是他已經計算好的嗎?……也就是說,我面對賢人的抑制力還想著要謀劃什麼這一行為本身,就是錯誤的嗎……那麼,我又是為了什麼……?」
「羅茲瓦爾?」
深陷於錯綜複雜的思考中,羅茲瓦爾完全無視了愛蜜莉雅的存在。
而拚命思考著的他現在冥思苦想的,正是應該如何修正與自己的思緒脫軌的世界的軌道。
然而,那樣的方法在現在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了。
愛蜜莉雅並不知曉,羅茲瓦爾所持有的預言書上究竟有著怎樣的記述。
既然現在的羅茲瓦爾已經被逼迫到如此走投無路的狀態。那麼想必現實與那份記述已經產生了巨大的偏差了吧。
換而言之,對羅茲瓦爾而言,現在的世界已經完全可以視為是另一個世界了────
「────啊啊,對了。」
突然地,一直處於混亂迷茫中的羅茲瓦爾自言自語道。
從那聲音中能夠聽出他恢復了理智,愛蜜莉雅期待著他能夠暫時走出那份混亂的思緒,然後通過理性的談話,尋找到雙方的妥協點────
「根~本就沒有,如此煩惱的必要啊。不管怎麼說,都有『契約』的存在。至於他是否真的得到了『真物』什麼的,根本就沒有必要去為之困惑啊。」
「到底在,說什麼啊?羅茲瓦爾,你剛才究竟……」
「沒什麼。什麼都沒有啊,愛蜜莉雅大人。讓您擔心和混亂還真是抱歉啊。您就繼續遵從他人對您的期望,然後去如我期待地行動起來就可以了。」
彎腰行禮,羅茲瓦爾保持著小丑一般的態度,向愛蜜莉雅這邊投去笑容。
愛蜜莉雅理所當然得無法接受他的回答。明明剛才還是一副混亂的姿態,卻在眨眼間就變成了如同平時一般的態度。
而且看到他現在的態度,愛蜜莉雅突然覺得剛才他那混亂的姿態顯得那麼『正經』,儘管她自己也感覺這一想法很奇怪。
「……羅茲瓦爾所期待的行為,你對我還有什麼期待嗎?」
「當然。────就是按照您的意願去挑戰『試練』,然後得出結果。」
那究竟會是怎樣的結果,羅茲瓦爾並沒有講明。
而愛蜜莉雅也隱約察覺到,他或許對無論何種的結果都有所期待。
然而完全無法理解的,就是羅茲瓦爾抱有如此期望的理由。
然後還有他表現出接受,他所認定的馬虎隨意的蠢貨得出的結論,這一態度的理由。
儘管儘是一些無法理解的事情。但是,
「那些理由,現在的你也肯定……不會,願意說出來吧。」
「…………」
「那就算了。我也沒有強行問出來的想法。而且現在的我也肯定沒有這一資格。────但是,你不要認為,你能夠將那些一直隱藏著。」
「────還真是,可靠啊。如果知曉了真相,取回了真實的自己之後,您是否還能像這樣虛張聲勢呢?」
最後的最後,羅茲瓦爾依舊對自己說出了惡意之言,但愛蜜莉雅總覺得,在他的話語中也混雜著些許的請願。
丟下那句結束的話語,羅茲瓦爾就背對著愛蜜莉雅這邊邁出了腳步。而他所前往的,應該就是作為羅茲瓦爾療養之處的暫時居所。
結果,直到他離開這裡,愛蜜莉雅都沒能知道他見證著那場戰鬥的理由。但是,在他週身縈繞著的魔力濃度就算是現在依舊沒有絲毫地稀薄,就那樣凝聚在羅茲瓦爾的體內焦躁地等待著奇跡降臨之時,
「對了。────愛蜜莉雅大人,請容許我再說一個忠告吧。」
「什麼?」
看著止步站定,豎起手指的羅茲瓦爾,愛蜜莉雅挑起了眉頭。
直到剛才為止一直進行著與敵對等同的對話,連告別也帶有惡意,對於這樣的對手,愛蜜莉雅卻沒有表現出一點防備姿態,羅茲瓦爾露出了苦笑。
「還是不~要小看加菲爾……他的固執程度比較好啊。他的執念,可不是僅僅被打倒一次就能夠改變那樣的淺薄之物。」
「────我知道了。」
愛蜜莉雅直率地接受了羅茲瓦爾的忠告。而這一次,羅茲瓦爾是真的離開了這個地方。
而目送著他離去之後,也就只有愛蜜莉雅的呼吸,還有一直緊緊盯著那道遠去的背影直到看不見的,漆黑的地龍的鼻息,在這片寂靜的廣場上迴響著。
另外就是,失去意識地躺倒在地的兩個男人發出的,深沉的吐息之音。
「────哈啊」
突然地,顫抖著雙肩的愛蜜莉雅長歎一口氣。
發現自己邊上的帕特拉修雙目圓睜地看著自己的反應,愛蜜莉雅露出了苦笑。
「嗯嗯,沒事的。多虧有妳,我也冷靜下來了。……但是,剛才還是非常緊張啊。畢竟剛才隨時可能與羅茲瓦爾開戰吶。」
「────」
「唔嗯。連戰鬥的理由都不知道,像這種戰鬥我也很討厭。而且羅茲瓦爾他,到底是為什麼會變成那樣呢?……昴的話,會知道些什麼嗎?」
一邊回應著帕特拉修投向自己那似是在擔心的視線,愛蜜莉雅一邊在仰面躺倒在地的昴身邊跪坐下來,然後溫柔地抱起渾身沾滿血跡的他。
用手指剝落著已然凝固的鮮血,輕柔地撫摸著他那浮腫的面頰。而昏迷中的昴就像感受到疼痛一般,略微繃緊了表情。
「必須要先進行治療吶。不管是昴還是加菲爾,應該都很討厭疼痛的吧。」
「────」
「啊,就算不用露出這種擔心的表情也沒有關係哦。雖然帕克現在不在身邊,所以對魔力的控制方面有點不安,但像這種簡單的治療,我還是能夠借用微精靈們的力量去完成的。」
話音剛落,愛蜜莉雅就對自己周圍的微精靈們低語起來,隨著淡淡的光暈出現在她的身邊,愛蜜莉雅也開始借助微精靈們的力量。柔和的光芒籠罩著昴和加菲爾,緩緩地治癒著他們的傷痛。
接受著治療的昴,不知為何露出了安心平靜的表情。
看到昴的表情變化的愛蜜莉雅微微一笑,然後輕輕地讓他的頭枕在自己的膝蓋上。
像這樣讓昴枕在膝蓋上,已經是第幾次了呢?
自己已經從他那裡得到了的恩惠,足以和自己對他的善意相當,甚至還遠遠超過,而自己也不知道應該如何去對他做出些許回報。
「等你醒過來,我有非常多的,想要知道的事情吶。」
輕聲低語著,愛蜜莉雅用手指輕撫著昴的瀏海。
這也讓一直緊皺眉頭的昴,略微放鬆了下來。


────而和從森林中走出來的奧托與,被他背著的拉姆會合,則是大約十分鐘之後的事情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75472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3 篇留言

啊不就好棒棒
又是膝枕啊啊(撕棉被)

11-05 00:09

無關霜月
真是勤勉啊

11-05 00:20

文海
太棒了!

11-05 00:26

在下只是個浪人而已
勤勉啊,感謝

11-05 00:31

YuLiu
勤勉啊

11-05 00:36

roccosu
其實486一開始是因為甚麼而愛上emilia 的(是美貌跟少許天然呆老好人性格?)……今次大概是第3次膝枕?

11-05 00:38

roccosu
另外:勤勉啊~

11-05 00:38

亞空
終章的事前準備已經完善,讓序曲開始吧!

11-05 00:50

嵐亭緣
我也要膝枕啊好羨慕(咬手帕)

11-05 01:20

KlausLo
膝枕阿, (翻桌

11-05 02:57


"現在的場合'併'不允許自己隨意插手,也不允許自己輕易評價。"...是'並'嗎?
"「這~還真是,您說了一些令我'以'外的話啊。明~明我是拖著自己的重傷之軀,為了愛蜜莉雅大人和昴君急急忙忙趕過來的啊。」"...是'意'嗎?
"廣場上,一臉滿足的昴,和因為懊悔而嘴角扭曲的加菲爾都昏倒在地。走到'戰'立在兩人之間的帕特拉修身邊,愛蜜莉雅在隨時能夠守護好三者的位置站定。"...是'站'嗎?
"而對於這些變化,愛蜜莉雅恐懼著,拒絕著,但是,卻被人告知完全沒有必要去為'止'煩惱。"...是'此'還是'這'呢?

標題:『將謊言話為祈願』
內容:「將謊言化為祈願,這就是現在的我必須去做的事情,也是我發自內心想要完成的事情。」
剛開始還以為是標題打錯字...但再想了一下...可能是日文的表達方式吧(記得某動畫的某回的標題是'寫作敵人,讀作好友'(印象中好像是翻成這樣))...

...帕特拉修的兩次助攻真是及時...不過地龍教的好像沒過來這邊?

...才剛從前幾回的閃光彈密集攻擊中恢復過來,沒想到又挨了一發膝枕攻擊*_*

感謝版大的勤勉

11-05 08:18

切蓮
哪邊有賣膝枕

11-05 10:31


"輕聲低語著,愛蜜莉雅用手指輕撫著昴的'劉'海。"...是'瀏'嗎?
"────而愛蜜莉雅等人與背著奧托從森林中走出來的拉姆會'和',是大約十分鐘之後的事情了。"...是'合'嗎?

...膝枕攻擊的威力果然強大...還是得求助於墨鏡的再次加護了*_*...

11-05 11:3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3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113 『奎因之石... 後一篇:第四章115 『青梅竹馬...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llison3630大家
《核爆末世》冰封時代─第三章 奧爾多夫之塵更新了 有萬字上限根隨機詞彙的凌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