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艾莉絲7 黑了心理系一把

作者:西河│2016-11-04 23:14:21│贊助:4│人氣:201
  心理師很訝異收到我的來信。最後一次晤談不太愉快,隔了三個月,我們倆便音信全無。而這次匆匆的隨筆很快地得到回音。他表示自己明天上午十一點有空。
 
  我們保持著尷尬,誰也沒有開口。他首先和我客套的聊起天氣,最近的狀況,有一搭沒一搭的談著。直到我把我的問題攤在桌上,這股氣氛才消彌。
 
  他搖搖頭。「看來,你把我當成某種神祕學專家了。」
 
  「你不正是做這個的嗎?」
 
  「其實,」他苦笑著。「心理學是一門嚴謹的科學,只是一般坊間的叢書給人錯誤的認知。認為它只是鄉野村夫的漫談,要不就像是占星術那類的迷信。而且一部分的……也許是很大部分的門生,喜歡把它談成一種玄學。最糟的就是榮格,大量的象徵,弗洛依德也是,連榮格都懷疑他。」
 
  我看連他自己都不太相信。「所以你們做什麼?」
 
  「研究腦,研究人類,測測反應時間,判斷力,把人丟進一個情境裡會有什麼樣的感覺。還有提供心靈成長的服務。」
 
  「誰會需要這種東西?」
 
  「廣告商、政客、高級主管,政府機關。什麼東西能夠吸引你?什麼文宣能夠使你瘋狂,他們為了提升員工效率無所不用其極。」
 
  這簡直就像是一個從上到下的犯罪集團,不過言歸正傳。「你能解釋這張畫嗎?」
 
  「我不敢說我能,但我會盡力。」他搓著手,把指頭推成塔。「但是,你必須答應我,接下來每一個問題你都必須誠實回答,因為你每一句話都會影響判斷。首先,你能告訴我這張卡是從哪來的嗎?」
 
  「這是一個……教會的女士給我的。」
 
  「你參加教會?」
 
  「沒有。呃,我和一個朋友……我陪一個朋友去參觀這教會的禮拜,因為那裡的家長指稱那個教會洗腦他們的兒子。我們去那明查暗訪。然後臨走前,那位女士給了我這卡片。」
 
「這張卡片有什麼讓你奇怪的地方?」
 
  「這個卡片透視了我的未來。」
 
  「未來?」他有失專業的叫道。
 
  「我並沒有瞎說,這卡片裡的內容確實是我的未來。就在我接過紙卡後離開艾倫頓到車站的時候,當時的景象,就和這畫一模一樣。這幅畫正是當時我思考卡片回頭時所看到的視角,分毫不差。看報的人就坐在那兒。垃圾桶的位置,站務人員。可是,她為什麼把卡片給我?我們只見過短短兩次,這兩次間,我們並沒有什麼交集。為什麼她會畫出這種東西?還能精準認定這是屬於我的?她要警告我什麼嗎?這幅畫交到我手上有什麼意義?」
 
  「你能……」他盯著這張畫許久,轉著各種角度,希望能從中洞悉它的涵義,但我看出他已經繳盡腦汁,仍無半點頭緒。「說一下那位給你卡片的女性的概括嗎?」
 
  「她不是很特別的人。」我說。「她有點怪,就是那種精神病會常有的表現。你知道,與這個世界有著隔閡。」
 
  「有什麼你覺得奇怪的地方?」
 
  「呃,大概就是那些畫吧。教會那邊為她專門設立一個畫室。還有人說她之所以會那副精神破碎的樣子和她之前遇到的慘事有關。」
 
  「那個慘事你知道是什麼嗎?」
 
  「我不知道,連裏頭的神父都不清楚。他剛去那實習時這個女士就已經在那裏了。」
 
  線索並不充裕。結果這位心理醫生並沒有說出什麼我認知以外的東西。但一個能連結未來的異人,他窄小的眼睛閃過亮光。「我從沒聽說過這麼離奇的事。」他說。「如果你允許,我想親自見見這位女子。實際的接觸對解釋這幅畫有幫助。」
 
  我抱持懷疑的態度。現在,我已經徹底把他當作江湖術士了。我擔心,要是沒經過同意把我和雅薇絲之間的秘密告訴第三者,很可能破壞我和雅薇絲的互信。我本來打算寫一封信詢問她的意見。但是,我渴望探知神秘背後的原理實在太過強烈。冒著被永久驅除的風險,我倆一致認為周五傍晚會是個好時間。並講好,聲稱這位心理師是我們米爾頓太太請來的醫生。禮拜六,我們在車站會合。吹著晚風,在艾倫頓附近的旅店下榻。準備明天早晨前往杜信教會一探究竟。
 
  在這之前卻遇上了一件我始料未及的事。
 
 
 
  在禮拜六之前,我回到大街上。覺得口乾舌燥,於是到附近一輛快餐車點了杯飲料。想好好地坐下來喝一杯的時候,忽然撞到正在行走的男士。
 
  「喔,我真的很抱歉。」
 
  「沒事。是我自己走路不小心沒看路。」
 
  「幸好飲料沒灑出來。」
 
  這位先生回頭,對我露出微笑。「對了,你是附近大學的學生嗎?」
 
  「是。」
 
  「正巧,」他說。「我剛好要去你們大學聽演講,只是我對這裡人生地不熟,你能帶我到你們學校嗎?」
 
  這位尼爾森先生,是一個和藹、中等身材,看起來像是學者的黃種人。很有修養,有些駝背。他手腳很長,細長的手指像爪子。他說他來自亞洲某個國家。我聽了大喜,便和他談起之前讓我危機纏身的清代瓷器方面的知識。他的知識讓人稱奇。
 
  「我依稀記得有人以這樣一句話反對達爾文:『當你踢到一個石頭時,你會覺得它的構造簡單,當你踢到一個手錶時,你會覺得它的構造是複雜的,你會說,這個手錶是人做的。所以,當你踢到一個生物時,生物的構造比手錶還要複雜。這就代表創造生物的是一個比人更高的存在。』」
 
  這聽起來像是詭辯,但它在邏輯上無懈可擊。我小心的回應。「它聽起來滿合理的。」
 
  「哈,說這話的人根本是庸才。」尼爾森先生笑著。「你看這些在接上跑的車子,你會怎麼想?」
 
  「它是人發明的啊。」
 
  「你會這樣說是因為你身處在這個時代。可是一百年前的人想的到一百年後的今天,人類發明的出這種東西嗎?最近有一篇論文探討基因改造的可能性,其實這件事人類早就做過了,就是孟德爾,但先知都不是他那個時代的人。說出那句話的人思想只能推到他那個時代。我相信,人類總有一天能憑自己的力量創造完全新的物種。就算是最精確無誤的推理,也會導致錯誤。因為真理超越了人類的認知。所以我們必須很小心,必須從多個方面去思考。」
 
  尼爾森先生講起話來有些自大和自吹自擂,但卻令人信服。他這人很不同,總是用明事理的態度面對那些令人費解的問題。我正要描述,那是個見過世面,老練的笑容。和他談吐,會發自覺自己是多麼渺小。
 
  「你聽的演講內容是在說什麼?」話題中斷了一會兒,我客套的說道。
 
  「喔,是關於一些哲學的討論。我怕說太多惹你厭煩。」
 
  「這裡就是我們學校的正門口。」我伸手一掃。
 
  「就是這裡啊~~。」尼爾森先生向我謝過。隨後從皮夾裡掏出鈔票。
 
  「啊,我不需要……」
 
  「拿去吧,年輕人。善行需要被多多鼓勵。我的看法是,好的行為需要好的回饋。」
 
  他瞇起眼睛看我。如果非拿不可的話,拿點小錢其實不失禮貌。「好吧。」
 
  「謝謝。接下來的路一定一帆風順。再見了。」
 
 
 
  這真是美好的一天。我把玩著鈔票,有股心血來潮想要把這張紙鈔錶框起來。晚上,我決定一個人過,於是溜出宿舍,跑到雅薇絲另一間租的公寓;因為我常常抱怨那間”辦公室”太過髒亂,於是又有一個集會所。我特地叫了一份披薩。平靜的時光多麼難得。正當我放鬆準備解決那本小說的最後幾章,外頭忽然響電鈴。
 
  「我不記得我叫了其他外賣啊?」
 
  門一開,一個小個子男人站在外頭,對我笑了笑。
 
  「請問你找……」
                                                                                      
  話未落,他毫不客氣的走進來,四處查看,把自己當成這裡的主人。
 
  「這裡就是艾莉絲的新房間啊。」              
 
  「請問你是?」我有些不耐和威脅的說道,但被他氣定神閒的態度打了不少折扣。
 
  「還特地準備兩個,就這麼不想被找到?你是哪位?」
 
  他反問我。這句話之突然,一時間我找不出任何話。這位小先生有著令人肅然起敬的特質。他觸碰這裡每一個物品,並不急著我的答案。要是雅薇絲會怎麼回答?
 
  「這件房子是我朋友的。」
 
  他的兩眼聚焦在我身上,頗具威脅。「你是她室友。男朋友?」
 
  「喔,天啊,不是。」
 
  他似乎對這答案非常滿意,於是點了頭,投射過來的壓力瞬間消失。「也是,你看起來不像,稍微平庸了點。而且,要是你真是的話,我會為你感到擔心。」
 
  「為我?」
 
  「我不是有意要這樣說。只不過……雖然我跟她已經很久沒見面。不過你現在也是令人困擾的存在。你;艾爾‧傑生先生。」
 
  「你……你是怎麼知道這個名字?」
 
  他背著雙手。緩緩道來。「你必須小心選擇你的朋友,傑生。我可以叫你傑生嗎?」
 
  我沒有回答他,他繼續說。「其實我早該來了。不過基於某種原因,我只能選這個時候。我想她能夠諒解,現在是非常時期。」
 
  「你跟她是……朋友?」
 
  「她這個人很難相處,你說是吧?」他選了張椅子坐下來,拍了拍扶手。「舒服,至少錢有花對地方。應該有人跟你說過別和這個女人扯上關係吧?嗯?」
 
  他和雅薇絲好像很熟。我忽然覺得是在別人家裡。「我還不曉得你的大名。」我過分有禮的說。「雅薇絲應該會想知道今晚的拜訪。你不介意讓我告訴她吧?」
 
  他嚴肅的看著我。「我記得你以前也是個滋事份子,」他說。「我一開始看錯你了,你這人有些骨氣。也許你不很清楚,身處在危險中的你,也許這是你遠離危險的僅存機會?」
 
  「你要表示什麼?」
 
  「你站在哪一邊?如果你回答錯了,我可以讓你在世上合法的消失。」
 
  他威脅的說,而且,任何人都聽得出來,這絕不是虛張聲勢。但是,如果正面回答,一定會被他殺掉。「這跟你沒關。」
 
  「大大有關。」
 
  「你說完了嗎?」
 
  「你說呢?」
 
  我和他對望,在他極其嚴肅的注視下,有種東西好像看透你,那種壓迫是會叫人讓步。最後,他只是釋懷地笑了一下。「感謝你的招待,傑生。我希望今晚的見面你可以守口如瓶。我想我們可以是朋友,相信不久,我們還會見面。」
                                               
  這短暫奇異的拜訪在我心中留下陰影,壞事前的徵兆往往來的詭異又突然,突兀的序曲。他是敵是友?我想他殺死我應該是易如反掌。難道我被盯上?這人來這邊要給我下最後的通牒。他和雅薇絲似乎有一段過往,看得出他關心她。可是這傢伙年紀太過,都可以當她爸爸了。唉,我不想想,他是不是嫉妒我在這裡?我看著鏡中自己,不是壞蛋,我無害、溫順。套一句辛辣的說法:「文人有什麼用?」
 
  對,窮緊張什麼?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嗎?我是做了什麼?他說:「你必須小心選擇你的朋友。」
 
  難道我朋友中有人想要對雅薇絲不利?要是真的是這樣,我一定會把這人揪出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7541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推理|黑幫|艾莉絲|AL221|雅薇絲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cubs20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艾莉絲6 有一批外國的殺... 後一篇:艾莉絲8-(某一個學長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yu15826大家
人偶之心已經更新,對機器人題材感興趣或喜歡這類題材的人可以來我的小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