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9 GP

第四章110 『相信的理由』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0-31 23:31:32│贊助:3,294│人氣:10470


在發現抱膝蹲坐的愛蜜莉雅的那一刻,昴的心頭浮現出一股不合時宜的安心感。
其一是因為找到了愛蜜莉雅,其二是因為愛蜜莉雅的確就在這裡。
確信著不會在此外之地,希望著她會在這裡的願望,現在這二者都得以實現,盤捲盤捲在胃的深處的負重感也總算是落了下去。
「不過話說回來,有好好思考過呢,愛蜜莉雅碳。」
「…………」
「在這裡的話,的確可以把自己關起來不被任何人發現。而且本來能進入的人很有限。在他們之中也有想聚在一起不想進來的吶。」
至少────除了愛蜜莉雅之外能夠進入艾姬多娜之墓的人有三個。
一個拒絕『試煉』並對墓地見而生厭,一個看到了不屬於自己的過去於是把『聖域』的未來委託給他人,最後一人在『試煉』途中讓魔女不快並被取消了資格。
這之外的擁有資格的傢伙們,因為受到嚴格的限制守在墓地之外進不來。
真可謂,一個潛藏著非愛蜜莉雅者勿進意識的地方。
對於昴那坦率的表達著對自己讚賞之情的語句,愛蜜莉雅沒有回答。
她仍然縮成小小的一團,沉默地抬頭仰視著昴。
「────能坐在妳旁邊嗎?站著的話,說實在的已經很累了。」
「…………」
「在我的家鄉不說話表示默認。那麼,失禮了。」
沐浴在注視的視線裡,昴堂堂正正的彎腰挪到愛蜜莉雅旁邊。
兩拳之寬,自然的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這已經是昴的心臟與勇氣的所能承受的極限。如果還想要進一步拉近的話,就必須得先用態度和話語來縮短心靈之間的距離。
現在很清楚,兩人的思念之間的距離還遠遠大於一拳之寬。
「────」
「────」
就這樣坐在彼此身側,一時相顧無言。
昴耐心的等待著愛蜜莉雅開口,愛蜜莉雅注視著坐在身旁昴的側臉,幾度翕動唇瓣躊躇不安著。
「昴你……」
「────」
「為什麼,會在……這裡呢」
「非要說為什麼的話,還挺困難的。我一直在考慮愛蜜莉雅碳的事情,因此完美的尋得了愛蜜莉雅的所在之地,的感覺吧。」
這感覺還是件無上光榮的事。
至少在這個『聖域』之中,自己是最會思考愛蜜莉雅的事,最能正確的推測她的心情的人。
不過,如果真正意義上親身體會到愛蜜莉雅的感受的話,也就不會像這樣在墓地中交談了。
對於昴的回答,愛蜜莉雅睜大了雙眼。
然後,彷彿得到了和自己想要聽到的回答很不一樣的答案般搖著頭。
「不對,不是這樣,昴。不是問為什麼你過來了……要怎麼樣才……這個地方,沒有資格的人不是進不來的嗎?」
「愛蜜莉雅才是,不記得了嗎?最初那天,我為了把倒在裡面的愛蜜莉雅碳帶出來而進入了墓地。雖然也有像羅茲瓦爾那樣被魔女相當的厭惡,只是進入而已,身體就會像那樣裂開的狀況,但是我卻沒到那種程度,僅僅只是持續著像電梯到達前的漂浮感而已。還不到無法忍受的程度。」
「……是,這樣啊」
沒有人能夠進入,這種打算因為一時疏忽而事與願違。然後,她看向依舊被嘔吐感襲擊著的昴的目光充滿擔憂。
拚命的整理自己心中複雜的思緒,即使的在這種場合仍然在體諒他人的地方,太過於堅強,可愛的讓人心疼。
「為什麼……你會知道,我在這裡?」
比起沉默無言,喋喋不休的喧鬧反而讓氣氛更加輕鬆。
也許是在交談中察覺到這一點,愛蜜莉雅深吸了一口氣注視著昴,鄭重其事的問道。
疑念,求知念,以及難以處理的複雜之物盡包含在這句話中…
敷衍了事般的求知念想,以及疑神疑鬼的疑念。無論哪一個,作為愛蜜莉雅所展現之物而言都是無比罕見的。────或者,是因為昴第一次發現也說不定。
「……昴?」
「啊啊,抱歉抱歉。一直在思考我認為妳會在這的理由,是因為那個吧,對愛蜜莉雅碳的事我瞭如指掌之類的,像這樣的吧。」
「騙人。」
這並不是在說笑,而是完全將輕率的態度的清除至一點不剩。
愛蜜莉雅將下巴擱在立著的雙膝間,歪著頭看著昴。那雙紫瞳中搖擺不定的情感,那份至極迷亂似乎已為之吞沒。
那彷彿害怕被他人察覺般的情感,愛蜜莉雅移開了視線,宛如不想被昴看到那樣嘟起了唇。
「即使你那樣說,我也不會被你欺騙────因為就連我,都不是很懂我自己的事情。昴卻非常明白什麼的,那種事怎麼可能。」
「可是出人意料的,我卻看不清自己的事情。明明那些連自己的周邊都能一分不差的看清楚的人的數量也相當可觀呢。」
也不是說自己有著切身的體會。可這種事在過去總是頻頻發生。
自己是何等的亂來一氣粗暴魯莽反應遲鈍,被熱血沖昏頭腦的時候不懂得回頭的事情也不少。好幾次直到被他人指出,才後知後覺的察覺到這一點。
曾經,昴也曾像這樣,被誰從口中第一次指出。
「對於愛蜜莉雅是否在這裡,我一半相信著,另一半則是希望著。」
「一半,另一半……」
「在村落裡東奔西走,因為感覺沒辦法輕易找到,比起愛蜜莉雅碳去了什麼地方,我更加拚命的思考為什麼愛蜜莉雅會走這一點。然後,就想到了這裡。既然找到了,我也就安心了。
「……安心了,只有這樣?」
「嗯?」
看著安心地放鬆唇角的昴,愛蜜莉雅發問道。
對著那安靜的幾乎細不可聞的聲音,昴挑起眉頭,她一動不動的盯著昴,恍若要窺視至他的眼瞳深處。
「在這裡找到了我,只是安心了嗎?……不會,感到生氣嗎?」
「什麼嘛,愛蜜莉雅碳。難不成,妳一直害怕我會生氣嗎?」
對於愛蜜莉雅惶恐不安的態度,昴幾乎要忍不住笑了出來。
沒有告知去處就跑開玩消失,巧妙地在她在的地方找到她的結果,就與害怕被斥責的孩子的行為並無分別。
在知道了她的實際年齡和她的精神年齡的情況下雖然多少能理解,但這卻也是同至今為止的她的舉止不相稱的。
然而,昴也並沒有特別的去在意那個違和感,他在一旁搖著頭。
「並沒有生氣喲。雖然很著急,說實話超級慌張了,但我沒有生氣哦。 包括在這能夠找到妳這件事,我都覺得真是太好了。」
「……這樣啊」
對於消失了的愛蜜莉雅,昴所抱有的情感與惱怒不同。
假使感覺到了憤怒,那也是對於愛蜜莉雅感到不知所措時會做出乎意料做出的行為,忽略了這些徵兆的昴自身
所有事前準備都將會付諸東流的焦躁感,在找到了她帶來的無限安心的面前,也全部都拋到九霄雲外了。
所以說,愛蜜莉雅的煩惱太過於杞人憂天了。本來,打算這樣回答的。
「不會,生氣啊」
明明是這麼打算的,可愛蜜莉雅的嘟囔傳入耳中,卻完全無法教人放心。
「────愛蜜莉雅?」
「昴,不會對我,生氣啊。────連生氣,都不肯呢。」
微小的,嘶啞的聲音,在顫抖著。
訝異的昴擰起眉頭的時候,察覺到不對已經晚了。
向著下面,咬著雙唇的愛蜜莉雅睜大雙眸。
那雙眼瞳中噙滿著淚珠,就像是為了維持著不讓它掉下來的樣子。
「為什麼,不肯生氣呢?」
「愛蜜莉────」
「我,擅自做了任性的事吧?做了令人困擾的事吧。默不作聲的就消失掉,讓人擔心了吧?說不定我是逃避了,讓人很不安……諸如此類的事,我不是做了嗎。碰上這種事,不是都會生氣的嗎?就算是昴,難道不也是這樣的麼?」
遮蓋過呼喚的昴的聲音,愛蜜莉雅先一步滔滔不絕地道出自己的情感。
主張著自己行為的任性,愛蜜莉雅如同在聲討一般逼近著昴。
一邊被她那咄咄逼人的態度的壓迫著,昴終於察覺到了自己所選措辭的不當。
愛蜜莉雅,並不是對昴會發怒這件事感到恐懼。
愛蜜莉雅是在,害怕著自己的行為遭不到相應的譴責。
要問為什麼的話,那是因為────
「為什麼不願意生氣呢……?不肯生氣,不是因為根本不對我抱有期待麼?看見失敗的我,即使如此也溫柔對待我……難道不是因為根本就不覺得失望麼?不會順利的,難道昴不是這樣……想的嗎?」
「────」
那是因為,說不定,至今為止愛蜜莉雅一直都十分不安,即便如此也不曾用話語將這份不安表現出來。而或許這就是她內心深處一直潛藏著的黑暗。
多次挑戰『試煉』,每一次都帶著傷痕纍纍的心獨自一人歸來。
認為自己是極不中用的窩囊廢。也有人目睹了失敗的愛蜜莉雅那副灰心氣餒的樣子。其中也有人像昴或者帕克一樣不曾責備過她。
作為被昴或者帕克之類的存在拯救了的人,愛蜜莉雅一定,一直伴著無法拭去的不安戰鬥著。
之所以會灰心喪氣,是因為被人所期待著。
不覺得這樣的自己狼狽不堪,只是對無法抵抗的自己所表露出的厭惡罷了。
可是,不管失敗了無數次,也溫柔的安慰著愛蜜莉雅的這種做法。即使能一時讓她的心得到救贖,也一定會使她的心靈被巨大的不安焦灼著。
被昴和帕克一直溫柔對待的這件事,一定讓愛蜜莉雅覺得很害怕。
「不對,愛蜜莉雅。我並沒有抱著那種想法。」
愛蜜莉雅內心翻湧的情感究竟何等湧猛,後知後覺的理解了的昴發言道。
現在,不在這裡勸住愛蜜莉雅的話事態會變得難以掌控。如果就這樣被她拒絕下去的話,就算伸出手也會變得遙不可及了。
因此在頃刻間,連思考應該說些什麼的餘裕也沒有,就拔高了聲音。
「對妳生氣什麼的我做不到,不是因為我帶著這種想法……」
「既然這樣……!為什麼!為什麼……沒有,遵守約定呢……?」
「────!」
瞬間被堵的啞口無言,被提到的話題讓昴的表情瞬間僵住。
愛蜜莉雅口中的『約定』。那是昨夜裡,昴和她兩人之間的交換之物,而那個約定是否得以正確的實現────
「到早上之前,明明希望你能一直握住我的手!昴也是,明明知道做了約定……為什麼,要把手鬆開呢?為什麼,不願意遵守約定呢……?」
「────」
「昴,昴也是……帕克也是,打破……約定,不管到哪裡都是一樣。把我丟棄在一邊不管在哪都是……騙子。昴這個大騙子。帕克這個大騙子……騙子,騙子……騙子……」
對於毀約這件事情,她予以聲淚俱下的激烈地譴責。
垂著頭,揮灑著熱淚的愛蜜莉雅用頭撞著昴的肩膀。用幾乎沒有什麼力氣的拳頭捶打著昴的胸膛。威力什麼的,本應等同於不存在的。然而,此刻卻猶如被貫穿一般的痛徹心扉。
這一切,都是因為昴沒有察覺而忽略掉的,愛蜜莉雅所承受的痛苦。
她所承受的那份,源自昴和帕克的,一味強加在她身上的痛苦。
「約,約定是很重要的……明明之前,之前也說過的!對於精靈術師而言,對於我而言約定很重要……所以,希望你能夠遵守……對於沒有遵守約定的事,昴明明應該道過歉了……然而卻,又一次,打破了約定……」
「……愛蜜莉雅」
「打破約定,是不行的……撒謊,是不行的……得遵守約定才行……因為,不這樣做的話……不這樣做的話,我……對母親大人和修斯……」
保持著把臉靠在昴的肩膀上的姿勢,無處宣洩的愛蜜莉雅的情感是那般彷徨不安。翻湧著的感情和被背叛的悲痛,導致連腦中的思緒都變得紛繁雜亂起來。
結結巴巴的語句支離破碎,結果愛蜜莉雅像個孩子一般泣不成聲。
「撒謊,是不行……是不行的……」
露出來的聲音悲痛地顫抖著,昴深深體會到了什麼叫抓心撓肺般的痛苦。
『約定』────那是,昴和愛蜜莉雅之間曾多次產生歧義而又眾所周知的詞語。昴曾經輕視過這個詞語,卻深深傷到了愛蜜莉雅,導致彼此間產生了隔閡。
再會之後確認了所謂約定的意義,兩人結下了如同羈絆般的約定。
然而就算知道了,『約定』也不是什麼溫和的聲響,,而是一直以不輕的份量束縛著二人。
更何況,說到『約定』時愛蜜莉雅的樣子,與平常簡直太過迥異了。有什麼,組成愛蜜莉雅的根本裡,有什麼重要的部分被束縛著,她被所謂的約定所束縛著。
「────」
把頭埋進環抱的雙膝間,愛蜜莉雅現在正不住的哭泣著。
只要再多看一眼那樣子的她,昴的心就會被罪惡感切成殘片。
該從口中說出些什麼,聽著啜泣的聲音不斷入耳,一邊拚命的思考著。
從口中傾吐些謝罪的話語就可以了麼。表明自己已經了悟的態度就可以了麼。拚命的去安慰她就可以了麼。傳達了自己對她無盡的思念就可以了麼。
不停思考的昴的大腦中在旋轉迴環。卻甚至連接近正確答案的蛛絲馬跡都抓不到。
將什麼,為什麼,要怎麼做,該如何做,要做什麼,首先──。
「────」
思考著,思考著,思考著,昴在思考的漩渦中閉上雙眼,接下來。
該怎麼做才好,像是終於找到了問題的答案一般回過神來。
「愛蜜莉雅。──我,喜歡妳喲」
「────」
明明是在這種場合,出口的非常卻還是不合時宜的話語。
「……誒?」
聞言愛蜜莉雅發出驚訝的聲音,抬起頭來。
睜開依舊滿眼淚水的紫紺色雙眸,愛蜜莉雅的視線捕捉住昴,淚珠上映出昴那歪斜的倒影────因此,他保持著那份直視自己的內心也不會動搖的強大。
所以,對於該傳達什麼,已經不再有迷茫了。
「每晚每晚地,都在那不停地挑戰那一個『試煉』。『試煉』是什麼啊。不就是過去嗎。對於過去的事,再不要一直給我磨磨唧唧的卡在那裡過不去啊。」
「……啊,唔」
「如果讓人代替妳去做的話。『因為那是我不得不做的事』,又會說著這樣的話固執己見。那麼能夠順利的越過去的話就算了,如果結果還是一樣的話不就只是嘴上說說嗎。那麼多次看著妳失敗樣子的人也會洩氣的啊。」
「昴……」
「結果僅僅是因為寵物兼保護者不在了,自己一個人就連站著走路都做不到了嗎?嚎啕大哭著讓人擔心不已,寵物也拋棄任務了麼?可喜可賀啊,真是不能再好的狀況了,叫人已經無法奉陪了。」
對昴那彷彿嘔吐式一般的措辭,愛蜜莉雅彷彿看到了什麼不可置信的東西一般睜大了眼睛。濕潤的瞳孔因為過於吃驚連眼淚都看不見了,唇瓣已經發不出有意義的聲音,只是輕微的顫抖著。
毫無疑問,不會更深,愛蜜莉雅的心被重重挫傷了。
在此之前名為菜月·昴的這個人類,在從來不曾對她表現過的此等惡意與嫌惡面前,被撕裂至支離破碎。
愛蜜莉雅的表情歪曲著。
湧出淚水的心殤悲痛,被激怒後的大發雷霆,斷念被打擊後的空虛,都不存在。
受到並不算激烈的罵聲,愛蜜莉雅的表情產生了變化。那是,怎麼也無法稱為合適的表情,而是與之完全不同的東西。
────愛蜜莉雅的嘴角邊,浮現出無比乾渴的笑容。
「沒……錯呢。就,就算是昴……對於,我的事,會這麼想,也是理所當然的……」
「────」
「因為全是些殘酷不堪的,就算說了也沒有辦法的事情……我,自從來到『聖域』……不對,從很久以前開始……就一直很迷茫,總是這樣……所以,我……」
「的確是呢,自從來到了聖域,就沒有遇到什麼好事,雖然這種話由我這個人來講可能不適合,但這次遇到的事也過於殘酷了,這是我也無法辯解的」
昴肯定了顫抖的愛蜜莉雅的自我否定。
受到這份肯定,愛蜜莉雅的咽喉中像被堵住般發出了類似痙攣的聲音。把類似於嗚咽的聲音吞下去,愛蜜莉雅的臉上依舊浮現著帶著痛色的笑容。
「所以啊,我……帕克也是,昴也是……會拋棄我,也是理所當然的……」
「的確如此。在這麼多各種各樣的不堪之後,即使如此也看不到好轉的跡象。比起想做些什麼的心情,不管怎麼樣都無藥可救的心情會更加強烈不是理所當然的麼。」
對於被昴所賦予的否定,愛蜜莉雅給出了答案。
截取了那個答案的末尾部分,昴對她刻薄地做出評價。
「──可是」
在迎接那個終結之前,昴斬斷了否定的話語。
愛蜜莉雅仰起頭看著昴。瞳孔中浮現著的,是只有昴才能看懂的表情。
──那是,與曾經昴浮現出的感情一樣的東西,所以。
「我,喜歡著妳。──愛蜜莉雅」
曾經的昴沒能逃避,用同樣的話語,昴也絕不會讓愛蜜莉雅逃避的。

※ ※ ※ ※ ※ ※ ※ ※ ※ ※ ※

瞳孔周圍的纖長睫毛輕顫著,愛蜜莉雅被昴的話語奪去了意識。
對著連機械的思考都停止了的愛蜜莉雅的姿態,昴漸漸放緩了臉色。
即使安下心,那也絕不是因為嘲笑,非要說的話,那便是懷念。
包含愛蜜莉雅所渴求之物在內,把一切都叫喊出來的方式讓人懷念。
「我,喜歡著妳呦。喜歡妳喜歡妳喜歡妳,無可救藥的喜歡著妳」
「什,喜歡我的什麼……突然就,這麼說出來……」
「喜歡那超級漂亮的銀髮,喜歡那宛如靈潤的寶石的紫紺色瞳孔,超喜歡那光是聽著就會像做夢一樣的聲音。還有纖長的手腳啊白色的肌膚啊,身高差也不能再理想了,只是待在一起我都要受不了,會心跳不已,無可抑制的喜歡著妳」
「────」
「也喜歡那有點脫線的性格,面對任何事都會努力去做這一點也可愛,會為了某個人而拚命也讓人尊敬,我覺得蔑視自己這一點卻不能置之不理。妳所有的表情,所有的感動,在妳身邊一直感受著這些,真是最棒的事了……我,一直是這麼認為的。」
「在這種時候……不要開玩笑了!」
愛蜜莉雅的念想流利地,像從嘴中滑出來般滿溢而出。
昴的話語卻將其拋開,愛蜜莉雅拔高音調疾呼出聲。
晃動著肩膀,揚起秀眉,愛蜜莉雅把話題切換回來,對著昴那彷彿在逃避譴責一般把之前一切當做不存在的態度,露出了怒意。
「突然說出這種事是要做什麼!事情明明就不是這樣的不是嗎!像我這樣的是不行的,全部都還不夠,昴明明這樣說過不是麼?已經不能再陪伴我了,已經看不下去了……我,像我什麼的,這樣……」
「啊啊,沒錯啊。妳展現出了自己沒用的地方,只會嘴上說漂亮話,得到的卻總是不盡人意的結果。我本來就是個急性子,耐心什麼的早就該耗盡了,如果不是愛蜜莉雅的話。」
「為什麼!!」
一邊肯定著那窩囊的結果,昴卻否定了其中最重要的部分。
像是對此無法認同一般,彷彿是無法饒恕的事一般,愛蜜莉雅拔高了聲音。
「不管是不行抑或無法拯救,全都,都是在說我吧?然而,為什麼要忽略那一點呢。為什麼要原諒那樣的事呢。為什麼……」
「只是那個回答的話,已經說過很多遍。因為,我,喜歡妳啊!」
「────」
面對愛蜜莉雅那聲淚俱下的反駁,昴再一次當著她的面拔高了聲音。
被他的氣勢壓倒一般,愛蜜莉雅向後退,與此對應者昴拉近兩人間的距離。彼此保持著呼吸聲重疊交錯的距離,兩人仍舊像那般對視著。
「我喜歡妳。因此,不管妳展現出多麼不好的地方,我也只會將其看作發現了愛蜜莉雅的另一面。即使缺乏力量也會在這裡不懈努力的這點我會一直支持下去,不管妳對自己抱以何等的嫌惡,我都不會討厭妳的。」
「────」
「就算妳深深厭惡著自身的一無是處及悲慘不堪,以為周圍的人都會像這樣否定妳從而煩惱不已……我一直對妳抱有期待,因此絕不會對妳懦弱的理由置之不理的。」
愛蜜莉雅的瞳孔在顫抖。
那個是,剛剛注視著昴的那種目光──填充在其中的,是心安理得地接受了否定,自我沉淪地享受在放棄之中,在滿地殤歎中尋求靜寂的那份懦弱。
愛蜜莉雅否定了自己。自己已經束手無策了,大家都是如此認為的,深知自己無力回天了,甚至抱著自己第一次得到拯救了的心情。
知道會這樣,包括打算從此放棄的事情,也瞭然於胸。
因為,曾經菜月·昴也是,像這樣自暴自棄,儘管如此最後也沒能放棄。
「我是發自真心的。在我看來,愛蜜莉雅的優點全部都宛若星輝。當然,不會全都是優點這種程度的事,連我也明白啊。妳不……妳不是天使,也不是女神,只是普通的女孩子。會為了辛酸或痛苦的事情而哭泣不已,碰見討厭的事情也會像常人一樣逃避。想要選擇些儘是輕鬆快樂的事情,就算是妳也會有這種想法的。」
「────」
「但是,那份弱小之處,包括那甚至稱得上醜陋的部分,都是我喜歡的愛蜜莉雅的整個存在。所以……就算是現在我也,並沒有對妳失去希望。」
「──!像那樣的!不,不要太過妄下斷言了!」
從昴的口中紡織而成的,思念的形狀。
隨著那份思念徐徐入耳,愛蜜莉雅就像是抵禦不了混亂般反駁道。
「明明都像那樣作出否定,說了那麼多像『不行啊』之類的話,即便如此還喜歡我什麼的……不,不可能相信的!昴為什麼,這般的信任我呢,像這樣的……我,完全無法理解!」
「錯了!從頭開始就出錯了喲!因為什麼出於什麼而去信任,所以才喜歡。────不是這樣的。我喜歡著妳。所以,才相信妳。是這樣的!」
「僅僅是喜歡著,這無法成為信任的理由!」
「──!如果僅僅是喜歡無法成為信任的理由的話,就不會因為喜歡某個人,寧願為了像妳這樣的麻煩女,經歷了如此痛苦的回憶還助其一臂之力了!」
高昂的聲音,猶如彼此的情感互相碰撞著。
用手撐著牆壁昴站起來,相對的,愛蜜莉雅也隨之起身。
能撞到額頭的距離,彼此橫眉冷對,昴和愛蜜莉雅的情感在互相呼喊著。
唾沫橫飛,面紅耳赤,說著「你是錯的」,在此之前,兩人之間,從未有過像這般交換著喧鬧不堪的話語。
「我喜歡妳!到了腦子都已經不對勁,到連去死也心甘情願的那般喜歡著妳!所以不管是痛苦還是辛酸都忍耐著,現在是快要吐了一般站在妳的面前!」
「那種事情!我,並沒有希望過!儘是說些一廂情願的事……昴才是,壓根沒有考慮過我的心情!像這樣……因為我的錯昴成為眾矢之的的,總是在不停地受傷……該用怎樣的心情來看待才好,我完全不明白!」
「妳當然不會明白了,壓根沒有思考過啊!我一直在考慮的,都是如何在妳之前就解決問題的方法!該如何做才能在妳眼前上演最好的場面,如何做才能在妳面前得到最皆大歡喜的結果……人家已經付出了這般那般的辛苦了,至少給我露出符合想像的可愛的表情啊!」
「不要把我說的像人偶一樣!讓我開心什麼的,既然你是這麼想的話……為,為什麼要打破約定呢!我拜託你做的事,明明就沒有遵守的說!為什麼,不去遵守它呢! 對我的事情,其實還是討厭的吧!」
「是喜歡的!!」
「騙子!!」
面對把針對自暴自棄心情的想法全部傾洩而出的昴,愛蜜莉雅的高音將其重疊覆過。
曾經,為了將這份思念送出口,究竟繞了多少遠路呢。為了傳達那應該傳達的話語,昴到底跨越了多少障礙呢。
直白廉價不加任何華麗修飾的愛的告白,不過那全部對於昴來說都是肺腑之言,全身全心,連靈魂都絲毫不差的被浸透的真物。
「不是在騙人!我喜歡著妳!妳才是,是如何看待著我的事呢!一直端著故弄玄虛的態度!看到妳那可愛的表情彷彿有一絲曙光的態度,妳知道我的心在多麼劇烈的搖顫麼! 不要開玩笑了!」
「沒,沒有在開玩笑! 明明是一直很普通的,不要說奇怪的話! 現在,要考慮的事情有那麼多明明很不妙的,問我怎麼看待昴什麼的……那種事情無法思考!不要這樣!不要讓我困擾!」
「感到困擾的到底是哪邊啊!是我!還是妳啊!」
「是昴!讓我感到困擾好吧!?」
沒有絲毫邏輯性,都是過於情緒化的衝突。
就如同炸毛的孩子之間互相瞪視之時展開咒罵那般,昴和愛蜜莉雅也正高聲主張著彼此各自的情感。
兩人的聲音在這昏暗的,狹窄的墓地中迴響,長時間充斥著靜寂的場所經歷著自建立以來不曾有過的騷動。彷彿要將在墓地沉眠的存在都喚醒一般的激烈衝撞,兩人邊喘著粗氣,這沒有結果的嘴炮之戰迎來了終結。
「不管你再說什麼我都無法相信你!昴是大騙子!打破約定,即便如此還平心靜氣的出現在我面前……你,你以為我沒有注意到麼!因為我一直有好好看著!昴是否有好好的遵守著和我的約定,我一直有在好好看著!」
「不要做壞心眼的事情啊! 用尷尬的偽裝去試探別人的舉動,難道不覺得羞恥麼?」
「打破約定的騙子,沒有資格說這種話!」
「我打破約定的事情,和這件事情不能混為一談吧!」
對冷靜地想要轉換問題的昴,愛蜜莉雅氣得臉頰通紅,情感將近脫節,連半句話也回不上來。
愛蜜莉雅劇烈喘著粗氣,猶如擠牙膏一般吐出話語。
「為什麼……為什麼,要打破約定呢……?」
「……對於打破約定一事,我感到很抱歉。很想握著妳的手,就一直這樣持續到早晨。這種心情是真實的。」
「我沒有在問這個。────為什麼,要打破約定呢」
「……說不出口」
咬緊牙關 ,面對愛蜜莉雅的質問,昴做出了無比困擾的反應。
對於那將這期間提及的疑問避而不談的態度,愛蜜莉雅長長的歎了口氣。
「無法遵守約定。將其打破的理由,也不肯告訴我。……於是,還要對我說什麼呢。喜歡我,既然這麼說了的話……給我好好的,這麼做啊!不然的話我……無法相信……」
「愛蜜莉雅」
「遵守約定,一起陪我待到早晨的話!我肯定,就會相信昴了!相信著昴,肯定就會托付一切了! 可是,昴卻打破了約定……所以我,已經不行了……不管是昴還是帕克,都把我棄置不顧了……」
表情皺成一團,愛蜜莉雅把手指插入自己的銀髮中,低伏下臉。
與剛剛為止的火熱激情不同,矛鋒一轉,愛蜜莉雅緊緊抱住自己的身體。
「帕克消失之後,我腦海中浮現出許多片段……在我的腦海裡,不曾見過的景色,沒有記憶的對話,不停地湧現而出……」
「────」
「在此之前,明明是打算好好記住的,浮現出的記憶卻都是沒有印象的……但是,那確實是我的記憶……在回想的時候,明明應該存在於腦海卻已經遺忘的記憶不停地浮現出來,我很不安……」
愛蜜莉雅所稱述的記憶────其為,帕克以他和愛蜜莉雅的羈絆作為交換從而強喚出來的,她一直不敢正視的原本的記憶。
為了封印不願憶起的過去,愛蜜莉雅以帕克作為蓋皿封閉了自己的記憶,中斷了和帕克的契約,失去桎梏的記憶溢滿而出,這份真正的回憶將要將她的內在埋葬填滿,不留一絲空隙。
可是那份回憶,於她而言,卻是帶有自我變質意義的戲劇性產物。
「我一直依賴著帕克,逃避的事情不計其數,我終於察覺到了這一點……帕克他一定,是為了教會我這件事而消失了的,但是,害怕,我很害怕,帕克不在了,真正的記憶湧現出來……我害怕,我也會像那樣消失」
「────」
「這些回憶全部,湧現出來的時候……我,肯定會變成另一個我了。現在的我,擁有的記憶和本來有所分別,對自己的起點深信不疑……但是,如果我憶起原本的起點的話……努力至今的我,一定會化為泡影的……」
以虛偽的記憶作為出發點,愛蜜莉雅的覺悟和決心都是在此之上構成的。
那麼,取回原本的記憶之時,最初的形態因此改變之時,愛蜜莉雅現在的覺悟與決心,至今為止走過的道路,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因為重要的既非開始也非過程,而是最後。』
「────」
兀然之間,腦中響起了一道聲音。
本應耳熟能詳的遙遠的聲音,對於昴而言是近在身邊,卻已經難以再會的人的聲音。
離別之際的最後的最後,贈予昴作為難題的多嘴之言。
啊啊,是這樣啊────抱著這般的想法。
無論是何種初始的方式,走上何種的道路,直到最後的最後的最後之前,那是對錯與否,何人又擁有判決的權利呢。
「不管愛蜜莉雅回憶起什麼樣的記憶,也不會有任何改變喲。我,喜歡妳。一直,會喜歡著的。」
「────。無法,相信啊。昴著喜歡的,被這樣說了的我………………不,不在了的話,還能,像這樣的………………」
「我要說 。就算發生了什麼,妳也不會不在的。我,喜歡妳。」
「……明明就是,在騙人。明明,沒辦法……相信……」
「────那麼,我來讓妳相信。」
用顫抖的聲音,用顫抖的眼瞳,愛蜜莉雅拒絕了昴。
無法用語言來溝通,就算是表明態度也無法理解。既然這樣,能想到的,除了用行動表明以外別無他法。
所以。
「昴……」
「討厭的話,就躲開。」
呼吸聲欲將重疊的距離────不,是欲將無法遮掩二人呼吸聲的距離。
將手伸到愛蜜莉雅的肩膀上,昴漸漸靠近她的臉頰。看著靠近的昴,愛蜜莉雅的眼瞳中浮現出困惑的神色,身體僵硬起來。
一秒,等待。
甩開的話,即到此為止。
「────」
但是,愛蜜莉雅閉上了眼睛。
那是放棄麼,抑或是迷茫的盡頭麼,昴不得而知。
「──唔」
「────づ」
彼此的氣息纏綿悱惻,愛蜜莉雅屏住呼吸,昴因疼痛而緊皺眉頭。
微弱的呻吟,勢必是因為牙齒的激烈碰撞而導致的,體會著最初猶如針扎那般的微弱疼痛,然而那份疼痛,在那強烈的熱度面前卻迅速地於腦中一隅消失殆盡。
柔軟的唇瓣。接觸緊貼的接吻。
對愛蜜莉雅來說是初次,對於昴而言是和她的第二次接吻。
與冰冷的,充滿『死亡』的味道的第一次不同,第二次的吻,是火熱的『生命』的味道。
「────啊」
非由任何一方主動,嘴唇卻分開了。
緊貼在一起的面孔也緩緩分開,彼此都好像忘記了要呼吸這件事一般對視著。
面紅耳赤的表情。濕濡明亮的瞳孔。映在愛蜜莉雅眼中的自己,也是一副心亂神迷的樣子。
從那羞恥不已的狀態中搶先回歸自我的昴,像是終於想起來了呼吸一般回過神。
「我喜歡妳」
「────」
「不管我看到妳多麼不好的地方,或者是會像這樣發生口角,就算這樣我也會一直喜歡愛蜜莉雅的。這一點是永恆不變的────所以我,一直相信著妳。如果非要問為什麼的話」
「因為喜歡,所以……」
引申著昴的話語的語尾,呆愣著的愛蜜莉雅用指尖觸碰著自己的唇,像是為了再次確認那柔軟的嘴唇上遺留下來的感觸般,眼淚奪眶而出。
白皙的臉頰上的眼淚,猶如月華一般閃爍著光暉滾落而下。
「沒有印象的記憶滿溢而出,對此會感到不安是理所當然的。不曾瞭解的自己將要浮出水面,會產生恐懼的心情我能夠理解,但是,然而不管是愛蜜莉雅至今走過的道路,還是那份思念都是絕不會改變的。」
「為什麼,能夠說出……這樣的話呢……?」
「重要的並非開始。而是最後。────我的,在世界上最尊敬的女士這麼說過」
在平時有著世界上最能諒解惡習的性格,可卻教會了世界上最重要之事的母親。
雖然不能說是清楚的了悟了,至少認為自己很想要去瞭解。
一起去瞭解是不行的,因為這麼想的孩子就在眼前。
在從始至終不安地站著的愛蜜莉雅面前,昴做出一副安然自得的樣子聳了聳肩。
什麼都是浮雲,像是要踹飛那份不安一樣。
「沒關係的,愛蜜莉雅。無論妳想起了什麼,我都是妳的夥伴。把忘掉的事情全部回想起來也沒有關係。如果這樣還是會恐懼的話,就去尋找吧。」
「去尋找……,去尋找什麼……」
「就像我一直抱著喜歡愛蜜莉雅的心情從而勇往直前一樣,愛蜜莉雅也懷著在意周圍事物的心情去前進,是重要的心情啊。」
為了某個人,愛蜜莉雅甚至不惜犧牲己身,
總是這樣捨己為人的她的身姿,高潔美麗,雖然昴最喜歡這樣的她了。
為了『某個人』的話語,極度溫柔,亦極度悲傷。
因為為了某個素不相識的人的心情,肯定不及為了某個熟識的人的心情。
「雖然我很想期待,那重要的心情是朝向我的呢。」
「我的……重要的,心情……」
又是否聽進昴的話語了呢。愛蜜莉雅將手交疊在胸前伏下目光,她的手指所觸碰到的,是之前帕克一直依存的結晶的位置。
羈絆已化為齏粉的現在,像是為了確認一般伸出手指,但卻除了空氣外再無他物。攪動一片空蕩的指尖。然而,愛蜜莉雅卻緊緊地握住了那隻手。
「全部取回後,這份記憶其中……會不會有呢,我的,重要的心情」
「啊啊。肯定會有的。繼續走下去的理由」
「──嗯」
半信半疑,要這麼說的話雖然已經沒有在懷疑了,儘管如此也不是完全消化吸收了的表情。
看著微微點著下巴的愛蜜莉雅,昴微瞇著眼抬頭看向天井。
自己也像這樣被提點鼓舞之時的話語,感覺更加富有力量。
感覺是被是被更加溫柔的話語,用更加嚴厲的話語,用更加強力的話語所救贖了。
────我,能夠成為愛蜜莉雅的力量嗎?
「────」
此時無論是說話還是提問,如果那樣做的話狀態未免過差。
喘著氣,在脫力的過程中所忘記的不良狀態使得昴的腳跟搖搖欲墜,不自禁地用手扶著牆壁,差點就忍不住吐了出來。
「昴?」
「我很好……雖然很想這麼逞個強,但是有事啊。現在,已經相當危險了。總而言之,不管是要吵架還是要討論,都等到出去再繼續吧。」
「真是的……明明沒有那種打算的說」
對於鐵青著臉硬要逞強的昴,愛蜜莉雅的唇邊緩緩凝出一抹微笑。
只是,沒有力氣還拚命裝得跟平時無異的樣子卻異常的固執。又一次,她內心沒有得出明確的答案。不安,也沒有乾淨地拭去。
邊用手扶著牆壁,邊向著墓室的外面走去。
在緩緩行走的昴的背後,迷茫的愛蜜莉雅像是想觸碰他般一會兒伸出手來又縮了回去。剛才的唇齒交融,不管怎麼說肯定對她造成了不小的影響。
現在回想起來,也會對做了如此大膽的事情而感到臉頰發熱。
只是,那種種感傷,現在已拋卻腦後。
「────」
為了愛蜜莉雅,昴作為愛蜜莉雅的同伴,為展示這一點的最善之事。
那便是將早已決定的任務做一終結,將她,與她的思念堅守至底之事。
所以──
「我,不得不去啊,做我應做之事。」
到達了墓室之外。
明亮的陽光,迎接著自暗處走來的兩人。
然後
「────喲,真是久等了啊」
「嘁」
對這麼說著,擺著手的昴,那人不屑地咂了咂嘴。
「────並沒有,在等的說」
────那位全身染著鮮血,寄宿著敵意的加菲爾正站在那裡。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71643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30 篇留言


勤勉!

10-31 23:33

高橋真夜
睡前必看

10-31 23:36

roccosu
好興奮好興奮!! EMT EMT EMT

10-31 23:47

KlausLo
要看完才能睡

11-01 00:07

熾炎之翼
好看

11-01 00:10

崩羊OuO
Kiss辣~(/>A<)/

11-01 00:10

嵐亭緣
勤勉的kiss啊啊啊

11-01 00:30

死掉的音無
好甜阿( ̄∇ ̄)

11-01 00:45

Guek
閃屁啊嗚嗚 當486你在kiss的時候你有想過雷姆嗎!!沒有486你只想到你自己嗚嗚嗚!!快醒來啊雷姆你的女主角地位不保了啦QQQQQQQ

11-01 01:07


心痛蕾姆。。

11-01 01:34


...(被閃瞎了眼,接受墨鏡保護中,暫時看不出錯字*_*)

...感覺上...愛蜜莉雅現在就跟昴通過第一試練時的情況類似...在告別了過去時,獲得了繼續下去的支撐,因為這支撐,才能繼續往前邁進...如果,昴沒有雷姆的支撐...昴應該也過不了第一試練吧...

感謝版大的勤勉

(繼續閉目養神,恢復視力中)

11-01 05:17

Mickcy
啊~EMT被拯救啦

11-01 06:43

NG的凱
怎麼整篇文都是空白的,是不是出了錯誤了!?

11-01 08:57

雨清靈
很閃很閃很閃WW 但昴之前不是說已經好好的把手握到早上的嗎?為什麼EMT說486沒有陪她到早上?
引用97-98章
「屋裡沒人……怎麼可能啊。本來,我就是與醒來的愛蜜莉雅好好地打過招呼才離開建築的……然後,我才來這裡的。」
無法掩飾自己對於拉姆的發言感受到的內心的衝擊,昴努力回憶著清晨發生的事情。
如她所願地從昨夜到今早一直,緊握著她的手,在清晨醒來的愛蜜莉雅看到坐在床沿注視著自己睡顏的昴,嘴邊浮現出平靜的微笑。

11-01 09:05

new head
充滿『死亡』的味道的第一次 第一次是何時?

11-01 11:08

淋しくて
4-6811-01 12:20
紫桐
還是正牌女主角比較強大阿XDDDD看得我好閃

回樓上『死亡』的味道 可以看第四章68

11-01 12:11

Mickcy
@雨清靈 請思考拉姆&劍鬼打架時用了什麼 自然而然就瞭了哦?

11-01 12:51

伊莉雅我老婆(花)
忘記戴墨鏡看 眼睛好痛 還有暫時不會再死了吧 可是拉姆…

11-01 16:42

lam ye
引用4-78

「我、愛你。────是你、給予了我光明,是你、在黑暗中拉著我的手、向我展示外面的世界,是你、在我孤獨膽怯的夜裡、一直握著我的手陪伴著我,是你、用一個吻、讓我知道自己不再是孤單一人,我任性的從你那裡獲得了太多太多........所以、我愛你,因為、因為是你給了我一切。」

艾米妳是??

11-01 16:55

roccosu
那不是茶會中 satella 的話嗎?

11-01 18:28


(藉著墨鏡的保護,慢慢的看)
"在發現抱膝蹲坐的愛蜜莉雅的那一刻,昴的心頭浮現出一股不'和'時宜的安心感。"...是'合'嗎?
"確信著不會在此外之地,希望著她會在這裡的願望,現在這二者都得以實現,盤'捲'在胃的深處的負重感也總算是落了下去。...用'卷'會不會比較好?
"在知道了她的實際年齡和她的精神年齡的情況下雖然多少能理解,但這卻也是'同'至今為止的她的舉止不相稱的。"...用'與'會不會比較好?
"羈絆已化為齏粉的現在,像是為了確認一般伸出手指觸到'卻的'除了空氣外再無他物。攪動一片空蕩的指尖。然而,愛蜜莉雅卻緊緊地握住了那隻手。"...用'的卻'會不會比較順?

回lam ye:也許是作者埋的伏筆...個人覺得這節所展現的,是為了將來的同調而引導的結果...
第四章74:"「顯而易見的事,那就是『嫉妒魔女』啊。雖然相對於真貨來講,那種冒牌貨也算是差得遠了。選取作為容器的肉體還遠未成熟,不管怎麼說封印一個都沒有解除。缺乏魔女因子的狀態下,不可能發揮出全盛時期的力量。」"...或許,這可能是其中一個封印?

感謝版大的勤勉
(也感謝墨鏡的保護,總算跟平常一樣找字了)

11-01 20:47

歪地人
感覺是單身狗爆氣的時候了

11-01 22:03

切蓮
這篇怎特別長

11-01 22:55

吾名惠惠
看著我頭好痛啊

11-01 23:14

雨清靈
@Mickcy 重點是現在的486明顯知道自己早上不在,還去作了某件事而不能說給EMT聽啊~ 在知道自己跟本沒有握EMT手到早上而跑去作別的事~
如果486是中了拉姆幻術的話,那他不會像以下的一樣知情啊QQ

「為什麼……為什麼,要打破約定呢……?」
「……對於打破約定一事,我感到很抱歉。很想握著妳的手,就一直這樣持續到早晨。這種心情是真實的。」
「我沒有在問這個。────為什麼,要打破約定呢」
「……說不出口」

11-02 08:41

elle10368
回樓上 我猜昴是自以為做得天衣無縫吧才會覺得艾蜜莉雅不是因為握手的關係才突然不見的吧 他想說艾蜜莉雅睡著了 然後就跑出去準備 然後差不多天亮艾莉蜜雅要醒來之前再跑回去握手直到醒來 但是艾蜜莉雅他是假睡想知道昴是不是會遵守約定 就這樣銃康了 至於是跑出去準備甚麼昴為何不想說就不得而知了

11-22 21:35

elle10368
另外之前雖然也有假設昴被拉姆設計了 但是從這章就知道 那是絕不可能的 因為這篇有提到 當昴跟羅茲瓦爾談話的時候 拉姆被奧托說服了 既然是站在同一陣線那怎麼會做出賣的事情呢 當然如果是羅茲瓦爾直接命令倒是有可能 但是前面沒有直接點名他要拉姆做甚麼事情 而且拉姆被命令的事情也沒說有沒有事先透露給昴跟奧托

11-22 21:49

elle10368
話說加菲爾出現在昴面前代表拉姆 奧托失敗了 但我不認為他們會在這邊馬上領便當 畢竟他們戲份都很重 拉姆都還沒講到她的內心世界應該會至少先描述才死 當然最慘的是番外才描述...奧托是這章才出現的角色戲份又重感覺應該也不會死這麼快 雖然最終結局倒是有可能領到便當就是了...拉姆太過死忠死了就象徵忠義 奧托如果死也是象徵友情吧 感覺這作者應該不會無死亡來個歡樂大結局才是...

11-22 21:59

浮在水下的蝌蚪
真的。。。太棒了  我太喜歡RE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說不出內心的澎拜了  

01-31 22:53

憨憨綸綸
感謝版大的勤勉!!
雖然本篇已經發很久了~但劇情讓我浮起來

07-05 01: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9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109 『錯誤的選... 後一篇:第四章111 『加菲爾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irsky00大家
小說更新囉,歡迎大家前來坐坐看看喔,您的GP就是我的創作動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5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