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約定與糖果(萬聖節短篇 Ver1.2)

作者:七咲千影│2016-10-31 03:29:49│贊助:8│人氣:386
約定與糖果




  霧隱迷濛的夜晚裡,我獨自一人迷走在宛如迷宮的街道中。

  此時無論是哪裡的店家或者住家,都緊閉著門口和窗戶,宛如把房屋變成了避難所一般,而冗長又曲折的巷道也空無一人,這裡彷彿在一夕之間成了了無人煙的死城。

  儘管我試圖向屋內的人們問路,但任由我怎麼樣地去敲打門扉,裡頭依然默不作聲。

  一個直至昨日還生氣蓬勃的城鎮,為何會有如此的劇變呢?



  那是源自於我從小聽聞的傳說,這個城鎮每年會有一天發生濃霧,而對於這來得毫無預警的天氣,人們則避之唯恐不及。

  這座城鎮的人們認為,這股莫名的濃霧會帶來人外的怪物,因此每當濃霧日的到來,家家戶戶都會閉緊門窗並且足不出戶,好來避免受到遊走在城市中的怪物攻擊。

  當然了,這種不知由何而來又沒有根據的說法,並沒有說服所有的人,每幾年總會有些好奇心旺盛的人試著上街尋找怪物的蹤跡。

  至於他們找到了沒有?

  結果並沒有人知道,因為那些人自那天之後就人間蒸發了,就像是和濃霧一起被帶走似的。
這就是當地人稱的霧隱日。



  「這下完蛋了,今年準要輪到我成為失蹤人口了。」

  在一直寂靜無聲的街道上,我一個人感嘆地說著,而這也是這片讓人分不清楚方向的濃霧中,唯一的聲音。

  我之所以會在這一天身處於家外,並不是受到這天的神祕所吸引,純粹只是前一天沒抓好返家的時間,結果就被這片濃霧給抓住了。

  而在不知不覺間,我也晃到了城鎮中我所不熟悉的區域,不管我靠近到的是哪棟建築,都不是我日常中有印象的地方。

  「喂——有沒有人啊!」

  果然不管是店家還是住家,都沒有任何人回應我焦急的嘶吼,最後我也只能繼續毫無方向性地往各處走走看。

  不知走了多久,我變得敏感的聽覺終於捕捉到了些其他聲音。

  循著咖吱、咖吱的聲音,我走到了一個狹窄的死巷之中,從聲音的大小來判斷,我應該已經離發聲源很接近了。

  踏著戰戰兢兢的腳步接近,發出聲音的真面目逐漸從霧中顯現出來。

  一個披著紅色斗篷的小孩,以背影出現在我的視線裡,只見她蹲在地上不知道在做些什麼。

  「那個……你也是在霧裡面迷路了嗎?」

  聽見我的叫喚,她將正面轉向了我,然而她那不知道正在咀嚼著什麼的血盆大口,一轉身就嚇得我跌倒在地上。

  「哥哥沒事吧?」

  小女孩非常鎮定地向我問道,語氣非常地平淡,一點也不像是走失的模樣,這股異常感讓我忽然緊張得全身發熱。

  眼前的小女孩非常地不妙,嘴邊布滿著紅色的鮮血,披風下的手上拿著短鐮刀,一目了然地讓我感覺到自己似乎打擾到了她的用餐時間。

  雖然想起身趕快跑開來,可是雙腳已經嚇到不聽使喚地攤在地上。

  「妳、妳……在吃什麼?」

  腦袋一片空白的我,不知為何在此時卻閉不住嘴地問道。

  「不知道,小鷺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可能曾經和哥哥是一樣的東西。」

  說完之後,她又蹲下去撿起地上的肉塊並放進嘴中,而她所給予的答案也讓我解開了疑慮。

  眼前的小女孩所咀嚼的,很可能正是和我身體一樣構造的生物,人類。

  背脊豎起一陣寒意,可是全身上下只剩下一張嘴能動的我,除了繼續和她對話以外別無他法。

  「那、那、那個東西……好吃嗎?」

  「哥哥也要來一點嗎?」

  「不、不、不、不、不,我只是問問看而已。」

  她把散發著血腥味的肉塊緩緩地遞過來時,我急忙地拒絕道,並且在內心懊悔著,為什麼剛才偏偏我的鼻子沒有先一步地察覺到那股腥味。

  不知是否因為我的問題而產生了她的好奇心,只見她似乎很認真地在咀嚼著味道,接著吞下肉塊後,她搖搖頭地對我說出結論。

  「小鷺覺得不好吃,但是小鷺餓了,所以沒辦法。」

  聽到她這麼一說,我靈機一動地想到了在我衣服口袋裡還有著一袋餅乾糖果,於是我驅使著自己顫抖不已的手,將那袋零食拿向她。

  「要不要試試看這些?」

  「唔嗯,小鷺吃吃看。」

  她行動笨拙地接下我手上的袋子,從裡頭挑選了一小顆糖果,連包裝紙都不拆就把它往嘴裡塞。

  「啊啊,外頭的紙要拆開來啦。」

  「嗯……?」

  她看了看,摸了摸那顆糖才意會到我所說的,這次才正確地開始品嚐糖果的味道。

  也許是甜味在嘴中擴散開來了,她第一次露出了滿足的笑意,雖然嘴邊的血跡讓她看起來有些恐怖,可是多虧那張笑容,我心裡對她的恐懼已經沒有一開始那麼強烈了。

  「這個好好吃喔,小鷺可以全都吃掉嗎?」

  「我就只有那麼一袋而已,慢慢吃比較好,不過在那之前……。」

  我撐起終於恢復狀態的身子,小心翼翼地靠近她,並以手巾將她嘴邊的血跡給擦拭乾淨。

  「這樣就乾淨多了。」

  「謝謝哥哥。」

  至近這麼一看,我才發覺小女孩斗篷下有著一頭褐色的長髮,雖然穿著的衣物十分破爛,不過整體看起來似乎和一般小孩沒有太大的差異。

  可是交流至今的感受卻也直覺地告訴我她的異常,她絕對不是普通的小女孩,至少普通的小孩不會手上拿把鐮刀又大口大口地吃著生肉。

  「哥哥迷路了嗎?」

  「啊哈哈哈,看得出來嗎?在這種天氣裡面迷路真的是很困擾啊。」

  「那小鷺帶哥哥回家吧,不過下次看到小鷺的時候,哥哥要再給我一包這個喔。」

  「嗯,如果妳能送我回家的話,我下次會再帶不同的糖果給妳的。」

  儘管她的行為與常人有著如此的偏差,但是看起來並非是會對人存有惡意的感覺,感受到這點的我也稍微放心了些。

  雖然並不抱著太大的希望,但我仍然接受了她的提議,並把我家大致的位置告訴她,然後在她的帶領下踏上了路程。

  「說起來,我好像還沒問過妳的名字呢。」

  「小鷺叫做羽鷺喔,哥哥呢?」

  「威德,溫恩威德。」

  「好奇怪的名字。」

  「妳的也是啊……。」

  羽鷺,這種類型的名字,感覺實在不像是本地人,不過事到如今,在剛才那麼多和常理脫軌的情境下,這點小事也不值得太在意了,只有一點不管怎麼樣仍令我心裡糾結著。

  「小鷺,我這麼問可能挺失禮的,不過妳是……人類吧?」

  對於我突如其來的問話,小鷺只是顯現出疑惑的神情看著我,並以奇特的方式回答道。

  「不知道,但是小鷺就是小鷺。」

  由於她那副和一般人沒有兩樣的外觀,使得她的回應更讓我感到困惑,截至目前的互動來看,她似乎連一般的常識都有所缺乏,而我唯一知道的是她比我更了解這片霧,於是我便將問題轉往這方面。

  「那妳為什麼會在這片霧裡面?」

  「唔……小鷺一直都在這裡,剛才是因為小鷺餓了,所以想找東西吃。」

  「但是這片霧裡應該找不到什麼好吃的東西吧?怎麼不等霧散了再去找?」

  「沒辦法呦,小鷺不能離開這裡,要不然會發生嚴重的事情。」

  她面有難色地解釋著,可是我卻仍一頭霧水不懂她所說的話。

  「嚴重的事情是指……?」

  「會有不該跑出這裡的東西跑出去,應該……。」

  「雖然這裡看起來什麼都沒有就是了。」

  想想從我身在霧中到現在,一路上除了我和小鷺以外,也就只有我剛看見小鷺時所瞧見的屍骸。

  如果說這裡有什麼是小鷺口中所說的,不該跑出這裡的東西,我想也就只有那具屍骸了,雖然已經悲慘地被她給捕食了。

  但那原本真的是和我一樣的人類嗎?

  我的心中莫名地浮起了這個疑問,畢竟當我看到時早已化為一堆肉塊了。

  思緒雜亂的我決定先暫時拋下這些無解的問題,總之現在最重要的是先想辦法回家,這些奇怪的事情還是等這片濃霧過去之後再來考究。

  之後我們在霧中一邊閒聊一邊行進,就在我正因談話而開始喪失了時間感時,我們卻已經站在我所熟悉的房屋門前。

  「竟然真的到了……。」

  「嗯,下次小鷺會再來這裡找溫恩哥哥,再見了。」

  「謝謝妳了,我會準備好糖果等妳來的,到下個霧隱日時記得要敲這家的大門喔。」

  簡單的道別後,小鷺便走進霧中消失了蹤影,而不久之後,濃霧似乎也跟著她的腳步煙消雲散,各個緊閉的屋子也開始打開門窗,一切又回到了霧隱日之前的模樣。



  我將那次不可思議的遭遇告訴了鎮上的其他人,而作為霧隱日外出者中唯一的生還者,多數人也將我的經歷納入了傳說的備考。

  奇怪的是自那天之後的每個霧隱日,我卻都不見小鷺前來的模樣。

  擔心著是不是小鷺忘記了我家的位置,於是我每一年都會拜託鎮上的人在家裡備好一些糖果,以便小鷺找錯門時也能拿到糖吃。

  長年累月的時間經過,這個城鎮雖然生氣越來越蓬勃,可是相反的,每年的濃霧卻越來越淡了,而由於霧已非是能完全遮蔽大部分視線的程度,人們也漸漸開始不再忌諱那天的外出。

  儘管如此,我仍然等不到小鷺的前來。



  無妻無兒的我,每年除了等待霧隱日的到來以外,經常會去我一位早已和妻子共築美好家庭的朋友家聚一聚。

  「今年也等不到那個小女孩嗎?」

  晚餐飯後,威廉如往年一樣在霧隱日過後對我如此問道。

  「是啊,我真擔心這一生會沒辦法完成那個約定。」

  「說不定意外的明年會忽然出現。」

  看著和我一樣年邁的他笑著鼓勵我,我也覺得自己得要抱著希望等待下一個霧隱日才行。

  「你還是一樣樂觀啊,不管過了多少年。」

  「哈哈,人老心不老可重要了……不過話又說回來,這麼看來那個小女孩或許真的就是傳說裡人外的怪物也說不定,當時你怎麼還能這麼冷靜地去和她對話?」

  「老實說,我也曾經這麼想過,但是那時的她真的只是純粹想要帶我回家而已,也許她真的是讓人失蹤的主因,可是我相信她並沒有惡意。」

  「這樣啊……不過至少那次的事情沒有讓我失去你這個朋友。」

  威廉感慨地對我說著,接著忽然像是想到什麼似地對我問來這麼一句。

  「這個故事你會介意我告訴我的孫女嗎?雖然年紀還小,不過她挺喜歡這類的故事。」

  「無所謂,我本來就沒打算隱瞞,何況知道這件事情的人鎮上也數不清了。」

  見我同意之後,他便對在一旁看著書本的小女孩喚道,踏著小步伐走過來的小女孩有著一頭褐色的長髮,不禁讓我想起了當年的小鷺。

  「你孫女和小鷺也有幾分相似。」

  「真的嗎?不過我的孫女可是心地善良的常識人喔。」

  「我知道啦,我也差不多該走了。」

  背向開始對著孫女說起我多年前事蹟的威廉,我孤單地踏出他們家中,回到直至今日依然沒有變化的住所。



  如今的我已成了高齡的老爺爺了,雖然每年仍挨家挨戶地拜託住民們備糖,可是歲壽將盡的我也慢慢意識到,自己可能這一生中都無法達成當時與小鷺的約定了。

  然而就在我已經逐漸不抱希望的那年霧隱日,我家毫無預警地響起了敲門聲。

  我撐著老邁的身子努力地上前應門,而這道門扉一開,一個我期盼已久的紅色斗篷身影正映在我的眼下。

  「小鷺……?」

  「唔……嗯,按照約定,我來要糖了。」

  雖然她口語上有些微的變化,但是對於這一刻期盼已久的我心中只充斥著無盡的喜悅,已無暇追求那一點小事。

  「呵呵呵,總算是讓我等到妳了,妳真是個搗蛋鬼,竟然……竟然讓我忙了這麼多年。」

  「……。」

  紅色的身影並沒有多作回應,我想小鷺應該也餓了很久吧,於是便以現在的自己最快的速度去家中的廚房拿出今年準備的糖果。

  「來吧,這是那時候約定好的糖果……我、我可是特別挑了很多好吃的喔。」

  「謝謝。」

  「小……鷺,明、明年也要再來喔,哥哥會再準備其他的糖果來招待妳。」

  「嗯,明年我也會再來的,掰掰。」

  待小鷺離去之後,我一個人安了顆心地躺在床上,期待著下個霧隱日到來的同時,意識也逐漸沉入了夢鄉。



  那一天的夢中,我再次身處於那個既陌生又有些熟悉感的濃霧之中,而手裡則拿著一袋應該早在今天就遞出去的糖果。

  「看看我,竟然執著到連作夢都不忘帶著它了。」

  神奇的是,儘管這裡的場景如此的真實,但我依然能意識到自己並非身處於現實。

  一邊說著的同時,我一邊撫摸著自己本來該滿是皺紋的臉,而那觸感意外地滑順,彷彿我又回到了第一次碰到小鷺時的年紀。

  就在我正對自己的處境感到有些茫然時,眼前一個熟悉的身影緩緩向我走了過來。

  「抱歉,讓哥哥等了這麼久。」

  那個聲音、那副模樣以及那令我無法忘懷的笑容,無疑是在濃霧中指引我歸路的小鷺,她以和當時沒有分別的樣子出現在我眼前。

  「小鷺……雖然這是夢境,但是能這麼快再見到妳,我真的很高興。」

  我露出了欣喜的神情,並將自己手上的糖果遞給了小鷺。

  「小鷺也很高興終於能見到溫恩哥哥,而且還能再次吃到這麼好吃的東西,可是……。」

  小鷺臉上的喜悅中,不知道為何也帶著一些悲傷的表情。

  「怎麼了嗎?是不是糖果不夠?」

  她搖了搖頭的否定,見我摸不著頭緒的模樣,她才緩緩地對我道出真相來。

  「哥哥,這裡不是夢喔,但是小鷺這次不能再帶哥哥回家了,因為那裡已經不是哥哥能待的地方了。」

  「為什麼?那現在的我究竟……!」

  我的話語還尚未吐完,思緒就先一步地幫我到達了結論,或許現在的我已經……逝世了。

  感覺理解到這一點時,自那次相會時一直存在著的許多疑惑也迎刃而解了。

  「哥哥好像了解了,那哥哥願意跟著小鷺走嗎?」

  看見她那有些寂寞的笑顏,我更確信了自己目前的處境以及對那次經歷的推斷,小鷺並不是那個霧裡面的怪物,剛好相反的,小鷺是試圖不讓那些異界的死者穿過濃霧來到現世的存在,至於那片霧或許正是連結冥府與現世的一個暫時的通道,而我只是幸運地能在碰上那些死者前得到小鷺幫助的一個迷途者。

  「沒辦法了,我就跟著妳去吧,不過可別把我吃掉喔。」

  「不會啦,小鷺不會再因為肚子餓就亂吃東西了,因為小鷺已經有這個了。」

  她一手牽著我的手,另一手舉起我交給她的糖果並對我宣言道。

  看著她那和身分不符的美麗笑容,我不禁感謝起命運給了我與她的這一段不可思議的緣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7065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湛藍琴海
剛才忽然發現,其實這篇在我受理的評文中,但我卻不知不覺提前看了orz 不過沒關係,等到要正式評文時我會重新細讀的。

12-11 16:42

七咲千影
我還以為我記錯評文順序了……,那麼就等正式評文時琴海的光臨了。12-11 23:42
狠心先生
暖暖的,結尾讓我有一點想哭QQ約定啊,真是沉重又甜蜜的負荷

12-20 23:09

七咲千影
謝謝閱讀,其實我是屬於感覺不到自己筆下內容感情的類型,無論我打算在裡頭放入什麼感情。

約定感覺有時候既是束縛,但也是讓人往目標前進的動力。12-21 00:31
湛藍琴海
不好意思,最近實在忙不過來(若七咲有注意到的話,我連回留言的時間都慢了),因此這周無法更新了,這樣自然是無法評文,因為評文是很花腦筋的orzzzzz

不過,下周應該就會有空了,因此下周一旦更新,一定就是更新七咲的評文,那請七咲再等等了(汗

01-08 13:21

七咲千影
琴海也辛苦了,我前陣子也多少能稍稍地體會到寫評文需要花的腦力,評文方面照著琴海的狀況來調整節奏就可以了,若有什麼忽然的靈感爆發,其實我也滿期待能看看琴海寫的文。01-09 00:07
湛藍琴海
評文終於發表了,真的不好意思久等了,傳送門: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448665

01-15 15:28

七咲千影
辛苦了。01-16 00:42
湛藍琴海
不好意思現在才回,其實之前就看過了,只是在想該怎麼回而已orz

其實因為時間隔有點久了,也無法跟之前的版本對照,因此我也不確定前面有多少變化,只知道結局是整個大修,感覺合理也飽滿多了,補強了「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通道」的感覺。感覺更加溫馨,也更有餘韻了。

不過,這段解釋「小鷺是試圖不讓那些異界的死者穿過濃霧來到現世的存在,至於那片霧或許正是連結冥府與現世的一個暫時的通道,而我只是幸運地能在碰上那些死者前得到小鷺幫助的一個迷途者。」我不太理解,異界是指人死後的世界(冥府)嗎?若那片霧是連結冥府與現世的通道,那為何一年只有一次呢?每天都有人死啊,但霧隱日一年只有一次,因此除了霧隱日外,要超渡死者就要用別的方法的意思嗎?

此外,其實說起來,還真是不巧,溫恩剛好就是在霧隱日當天逝世,雖然有點過於巧合,不過畢竟要配合這篇故事的主題,我就不挑了XD

02-16 19:24

七咲千影
讀者願意留下一些感想,對我來說就是滿大的鼓勵了,倒不是太介意等待的時間。

結局的走向方面其實和原定並沒有太大的差異,不過有補強了之前寫得太過於隱晦的內容。

嗯,異界是指冥府沒錯,我有時候會很在意同一句裡面一個詞出現得太頻繁,所以會試著用其他的詞去填補。

關於霧隱日的部分,其實可以直接視為超自然現象,最後隨著城鎮生氣蓬勃的發展逐漸消失,這裡我是這樣設定的,現在回頭看一下應該是我沒有描寫清楚的關係,後期的霧隱日已經只是一般霧稍微濃一點的天氣而已,不再是突然出現的冥界通道。

溫恩逝世的那天的確是有些過於巧合,不過個人是覺得當一個人認為完成了畢生的願望後,對於活下去的執著就會較於淺薄,而已沒有家人的溫恩對周遭也較無掛念,所以最後決定還是保留這個設定,讓他和冥府的指路人小鷺在同樣的地方再次相會。

最後,謝謝琴海的再次閱讀。02-17 02:1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x2000a20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通往幸福的盡頭... 後一篇:來自友人的寫手35問(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fapp大家
小屋內容新增,歡迎大家到我的小屋,免費以及輕鬆愉快學日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