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2 GP

第四章108 『只有時機好的男人』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0-29 23:47:46│贊助:228│人氣:8805


將魔力集中在魔杖的尖端上,編織出詠唱改寫世界。
吹起的風形成了風之刃,向著漩渦中心的存在蜂擁而至,炸裂開來並將周圍破壞殆盡。
「────!」
在漩渦的中心────翻騰的風之刃的前方站立著的是抬頭仰望天空咆哮著的加菲爾。
風之刃不斷地攻擊著加菲爾的軀體,相當尖銳的刀刃斜削著他岩石一樣的腹肌。但是加菲爾並沒有被一刀兩斷的原因是由於他向後跳了開去。
面臨著迎擊和迴避的二選一,加菲爾立即選擇了脫離。即使眼裡飄過微弱的迷惑,他也用手臂護住頭部以避免致命傷,像在地面上滑行一樣逃離了風之刃。
但是,為了確實的制勝還存在有奇襲的風之刃。
風之刃像不允許加菲爾這麼簡單的逃跑一樣,緊緊的纏住了下降的加菲爾,踢地而起的加菲爾面對看不見的斬擊咂了咂嘴,
「你們兩個,可惡────!」
大幅下降後,加菲爾叫喊著正面迎擊風之刃。
在腳跟與地面接觸的同時,以加菲爾的腳底為起點,大地從四方被截斷並傾斜升起。風之刃從正下方接近地面,砍在土地的表面消失了。
升起的地面順從重力落下,產生的巨響和灰土使周圍一片模糊。
在這天崩地裂的壓倒性的景象面前,一般人的話會失聲並身體僵硬了吧。
但是,實行奇襲的不是一般人,加菲爾這個行動也不是首次看到。
「唏!」
「呿!」
衝開煙幕、跳出來的是短裙飄揚的少女。
剪得整齊的粉紅色的頭髮下面,有著強烈意志的光輝的淡紅色的眼睛閃閃發光。手上的手杖的尖端釋放出足以扭曲空氣程度的魔力,伸出無形的風之刃。
一看就有著表面以上的射程,是風使範本一樣的精密運用。
風之刃與其脆弱的外表相反,有著比普通的刀劍還要厲害的鋒利程度。即使加菲爾將利爪放在腰處迎擊,他的指甲在風之刃面前也是形勢不利。
保持著姿勢,放下腳的加菲爾擺出向背後飛躍逃走的跡象。但是,卻被與持有魔杖的手相反的拉姆的左手擋住了。
「芙拉!」
「咕!?」
簡短的詠唱。最低級的風的一擊。從背後而來的強力攻擊打在加菲爾的背上,預先封住了他逃跑的可能。沒有多大傷害。但是,腳停了下來。
抬起頭來,拉姆已經從頭上將風之刃揮了下來,
「────」
怎樣做才是最好的,在考慮之前加菲爾的身體動了起來。
利爪和牙等,用自己的武裝對抗是風刃是不可能的。迴避,在對方搶先的狀況下很難。這樣的話,道路只有一條。
「嚕嚕嚕嚕嚕啊啊啊啊啊!!」
咆哮著,跳起來的加菲爾的雙手向揮舞的不可見的刀刃的尖端從左右夾去。對於一般的刀可以空手接白刃,但對於沒有實體,看不見的刀來說,這種行動作為防禦的手段是不可能的。
只是,雖然說是風之刃,那裡只有『存在』這一事實。刀刃的被加菲爾的手掌擊打,準度被打亂,被切裂的也只有他體表的一層皮罷了。
攻擊被破解了,當拉姆這麼判斷的時候已經遲了。
「箭矢!」
加菲爾向前一踢射了出去,瞄準著剛落地的拉姆的身體。
這踢技連大氣都能穿透,岩石也碾碎,但卻勾不到以低姿態轉動身體的拉姆。她的姿勢甚至讓人產生在地面上躺著的錯覺,再次生成的風之刃,橫著砍向加菲爾的腳下。
「────嘶!」
一隻腳在險些被切斷的時候加菲爾跳了起來。雖然成功迴避了拉姆的刀刃,但
「腳從地面上離開了呢。」
低聲細語掠過鼓膜的一瞬間,加菲爾的身體被上方接近的腳後跟打回了地面。
這異想天開的一擊,是拉姆在風之刃被甩開的姿勢下放開身體,通過縱旋轉使出來的一踢。
在空中的加菲爾無法迴避其衝擊,瞬間防住的手臂也被彈開,吹飛到地面彈起的身體直到背後撞上樹幹才停了下來。
呼了一口氣,加菲爾用憤怒的金色的眼睛瞪著拉姆。
然而,
「烏爾芙拉」
在那裡,將森林一帶摧毀殆盡的暴風集中在一起────其中心的加菲爾,被不可視的打擊在森林中蹂躪。
「呃────啊。」
猛烈的暴風蹂躪著加菲爾的身體,痛打,切裂,旋轉。與樹林混在一起。
被上下左右都分不清程度的玩弄,更何況『離開了地面』使得加菲爾無法防禦,在拉姆的魔法之前的只有被打倒一種可能。
風停了,風吹雨打後,在那裡的是氣力殆盡的加菲爾的身姿。
只不過是,身上塗滿了血,仰望著天空雙膝跪地,意識飛走了的狀態。
陷入萬全的準備的陷阱中,身中兩發超級魔法。
即使這樣還有命,他的生命力之高實在令人驚訝。或者是,預見了這種事而手下留情了吧。
確認了加菲爾的傷害,拉姆小舒了一口氣。然後她看向自己身後觀看了突襲的奧托。
「雖然已經知道了,還真是令人失望的醜陋的姿態啊。」
「對於身心都拼盡全力戰鬥的人,也不至於這樣的評價吧……」
「所有事物都是結果就是一切。順不順利,到達結果的過程對於結果都是次要的……所以我還是要說。真是令人失望的醜陋的姿態啊。」
「哇,真的毫不留情。……真是和菜月先生所說的一樣的人啊。」
對於奮鬥了的奧托一點慰勞都沒有,拉姆看著苦笑的他鼻子哼了哼。
奮戰的結果,一連串的小陷阱的挑釁效果除外,即使包含了最後一擊打敗加菲爾也不奇怪的威力,奧托給加菲爾帶來的傷害也就那樣。
只是,如果說奧托有誤算的話,
「加菲的『地靈的加護』忘了呢?」
「地靈的……什麼來著?」
奧托反問,拉姆微微歎氣。放棄了的樣子搖了搖頭,心底的輕蔑的斜眼看了看困惑的奧托,再次歎了口氣。
「要多讓人失望啊,不愧是傷付君啊? !」
「加菲的『地靈的加護』和字面一樣,是從大地接受的恩惠。只要腳能踏在地上,其身就帶有強韌的泥土的防護。────即使沒有那個,土地的屬性魔法的相性也最差了,是阿爾系統的王牌,也因此無論怎樣……」
手放在額頭上,拉姆閉著眼睛低下了頭。
「運氣實在太少,連憐憫的心情也沒有了」
「我差勁的運氣終於在這種場面下炸裂了嗎?!太可怕了!話說,如果妳知道這一點的話拉姆桑你有什麼事告訴我的話,我就可以更多地用各種各樣的形式來做貢獻啊? !」
「應該叫拉姆大人,才對吧?」
「為什麼大家都把我踢落到最下層啊? !」
無視叫喊著的奧托,拉姆邊搖動著魔杖邊去處理加菲爾了。
現在雖然已經沒有意識了,但加菲爾無盡的體力還是值得驚歎的。對於『聖域』的解放,最大的障礙毫無疑問是他。馬上將他拘留後,直到問題解決之前需要對他進行嚴密的監視────。
「…………」
接近的拉姆停住了腳步,她的眉頭微微皺起。
乾燥的嘴唇渴望著空氣,紅色的舌尖稍稍露出。然後,
「加菲」
「……真是的,真是個認真的,有時毫不留情的女人呀,你。」
對拉姆的呼聲產生反應,無力的低著頭的加菲爾抬起了頭。
睜開的銳利的眼睛中,閃爍著憤怒和敵意的光芒,露出來的犬齒喀聲直響,表明了他的鬥志還沒有衰退
奇襲應該完美的成功了。沒有比這更順利的了
儘管如此,也打不倒加菲爾·汀澤爾這個怪物。
雖然流著大量的血,但是,輕鬆就起來的那個動作,看不到很明顯的疲勞感和傷害。風之刃和打擊給予他的,到底還只是在表層的傷害。
表層皮膚被撕裂,要害受到無數的打擊,但對於他的活動造成決定性影響的傷害一個也沒有。
「被推到樹上,你在詠唱魔法的時候,就以為完美的打倒我了吧。怎麼做才好,我在那一瞬間全力使用頭腦思考了。不過,什麼答案都沒有想到啦!……所以就,放棄思考了。」
在緊急關頭停止思考,將身體的移動交給身體自身進行迴避行為。
結果,他的本能選擇了對生存的貪婪,在無法避免的暴風中受到最小的損失,完美的操控了自己。
這是作為戰鬥生物的、種族本能發展的結果。
是連面無表情的拉姆都微弱地倒吸了一口氣的戰鬥的才能。
即使純粹的能力值比不過,對於能最好的處理事物的資質不遜於任何人的拉姆來說,那是能見到與和自己並駕齊驅的人的難得的經驗。
況且在這個場合,另一方面,對手是加菲爾,這也是拉姆心中萌發出言語難以形容的感情的原因之一。
「吶,拉姆。為什麼妳會在那邊呢?要怎樣才會變成那樣啊。」
「────」
「知道嗎?在那邊建起來的那個『聖域』,我是贊成『聖域』解放的。但那傢伙,羅茲瓦爾那混蛋的意願是相反的啊?那混蛋……至少,現在,是不希望『聖域』解放的啊。」
「在拉姆的面前,很瞭解的樣子講著羅茲瓦爾大人的事呢,加菲?交往時間很長的話就知道的吧?你的戲言,拉姆是絕對不可能聽得進去的。」
「我十分瞭解妳的頑固啊。覺得那裡很好才喜歡上了啊,本大爺。所以說才,無法接受啊。不是因為羅茲瓦爾至上主義的話,為什麼會到那一邊啊。被說服的理由無法理解啊。」
因為加菲爾的話,拉姆一度閉上了眼睛。
嘴唇顫抖,像忍受著什麼感情一樣的拉姆的表情是很少見的。加菲爾睜大了眼睛看著,但是這種感情稍瞬即逝。
「拉姆是……想著對於拉姆的願望來說,怎樣能產生最大的意義而行動。只是這樣而已。」
「妳的願望……也就是」
「當然是,實現羅茲瓦爾大人的悲願。────除此之外,都不是。」
對於這樣斷言的拉姆,加菲爾深深地歎了口氣。
關於她行為和意志的矛盾,現在的拉姆是不會和加菲爾談論了。拉姆的心情是誰也不能理解吧。唯一注意到拉姆的本心的人,除了被吸引過來的男人以外────。
「真是,令人生氣的男人啊,巴魯斯。……為什麼呢,拉姆也不知道,不過……」
拉姆對於昴抱有難言的氣憤。
那是像生理性的厭惡感,或者是在接觸的時間中積累的反感一樣,這些可能都包含在內,卻想不到什麼在這以上的更加根本的原因。
就好像把什麼重要的東西從自己這裡搶走的可憎的仇敵一樣的────那種莫名的感情,拉姆對昴抱有著。
即使這樣拉姆還是不顧那些接受了昴的提案的原因,是因為他提出的提案就是那樣強烈的觸動了拉姆內心的深處。
「差不多,受到的傷害都恢復了吧。」
「咻,真是夠會亂指使人的啊……一個治癒魔法什麼的,使用了也沒多大效果啊……」
「放心吧。拉姆對於治癒魔法之類的是完全不能使用的,因為沒有必要記住啊。」
「這麼與治癒要素無關的女僕還是第一次遇見!」
發出悲鳴,奧托驅使著顫抖的雙腳站起來。
蹣跚的身體,終於停下了鼻血。即使站了起來,也仍然不是能算作戰鬥力的狀態。
不過,儘管這樣也沒有失去鬥志,加菲爾焦躁地用鼻子哼了一下。
「小子……已經是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的狀況了,剛才的戰鬥已經充分告訴你了吧。就算使用了王牌本大爺還是這樣生氣勃勃。也太不懂得放棄了吧,難得給你個台階,是男人就下去啊,喂!」
「很不巧,這麼果斷就接受現實放棄什麼的我不記得我的生存方式有這麼無恥。就算一分錢都沒有,只要身體還在就還能繼續。我的朋友至少這麼說著繼續下去了。」
「……又是,那個混蛋嗎?」
對於奧托說的朋友一詞,加菲爾咂了咂嘴。
「你那只會說大話的朋友什麼地方值得你那麼相信他。又無力,又無能,只會說個不停,只有這樣吧。對你這樣的男人,他是有價值將力量借予的傢伙嗎,啊?」
「價值嗎,有沒有呢。現在的菜月先生的話,也許沒有這個價值吧。」
「……哈?」
「然而,未來就不一樣了。」
對於意外的答案加菲爾歪了歪頭,奧托深笑著。
體力已經都枯竭了,作戰計劃的大多數招數都被破解的現在,幾乎沒有希望了,然
而奧托依然以一點不安都沒有的表情說道,
「因為我是商人啊。對於將來能給我帶來利益的對方,覺得試著對其投資也不錯。菜月先生啊……也許,以後能幹出一番大事啊!」
「────」
「不過,那也要在這裡沒有被打敗的條件下啊。所以,對於現在還只是芽的菜月先生這個人來說,能開出什麼花,能成為有多少價值的東西……為此而除蟲剪枝,就是我的作用」
真是麻煩的人啊,奧托撓著頭苦笑著,聽到的拉姆無聊的歎息道,
「老實說,巴魯斯哪裡能讓你有那種感想的價值拉姆是不知道的。不過巴魯斯是弱小的,沒用的,連茶都泡不好的無能這一點拉姆也同意加菲爾的意見。」
「那也太過分……但是,也不能說不是……」
「不過,巴魯斯在重要時刻,行動的時機總是特別好。」
無視不知怎麼回話的奧托,拉姆這麼斷定。
對於這句話,男性二人「時機?」歪著頭,拉姆仰了仰頭。
「時機啊。只有時機好的男人,這就是巴魯斯」
平時派不上用場,明明有什麼用都不知道的男人,菜月·昴這一人物,神奇的會出現在需要他的時候。
愛蜜莉雅在王都與拉姆走散的時候,是昴代替拉姆保護了愛蜜莉雅。
將受傷的他抬進府邸,在之後那幾天的期間發生的魔獸引起的騷動。即使現在已經結束,昴救出了村裡的孩子們,根絕魔獸的戰役也派上了用場。
雖然並沒有作出最大的貢獻,但是他的存在起到了作用是事實。
從王都回來了的愛蜜莉雅居住在宅邸中,村莊一帶不安穩的氣息擴散開來的時候,昴也帶著援軍回來,完美的救助村莊脫離危難。
菜月·昴這個男人,是時機特別好到異常的男人。
吸引人的要素一點都沒有,也感受不到作為異性的魅力什麼的。他有什麼地方好拉姆不知道,覺得後悔的時候也有,雖然想不起有什麼後悔的,為什麼後悔。
但無論如何,菜月·昴就是這樣的男人。
因此這次的事拉姆也────,
「巴魯斯的時機好這一點相信也無妨。────看到機會了,巴魯斯這麼想著付諸行動了,那就是能夠實現勝利的唯一途徑。」
「說來說去,拉姆桑對於昴還是多少有信任著呀!」
「應該是拉姆大人!」
「那裡是重點!?」
不管旁邊奧托鬧彆扭的事,拉姆用嚴厲的視線讓他沉默了。
然後對於昴的目的抱有肯定這一點一致的二人。成為同盟關係的事也是,這樣拖延時間的事情對昴保持沉默的事也是,互相都理解了。
對於已經充分的爭取了時間有了自覺────。
「為什麼呢,對於還想繼續戰鬥下去的想法還沒有消失這點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啊。」
「到這裡為止漂亮的中了圈套,突襲也成功了,即使這樣也打不倒真是恥辱啊。只是加菲爾而已還這麼囂張────要讓他吃點苦頭。」
「哇,太可怕了。這個姐姐,好可怕啊。那個睡覺的孩子,真的是好人嗎,會不會是菜月先生說謊了呢」
奧托嘰嘰喳喳的說著多餘的話。
拉姆確認著魔杖的手感,再次開始集中大量的魔力。
相對沒有解除戰鬥姿態的兩人,加菲爾繼續沉默了一會,便低著頭,一邊傾聽兩人的聲音,一邊慢慢的邁出了腳步。
「────」
又一次,戰鬥開始的氣息讓奧托和拉姆兩人都繃緊了身體。
但是,他和她的決心,
「────已經,夠了。」
可怕又細小的聲音,從耳邊掠過。
奧托和拉姆兩人,同時皺起眉頭。
「思考什麼的,太麻煩了────」
加菲爾以疲倦的聲音喃喃自語道。
然後,
「────────!!」
能震動整個『聖域』的森林地區一樣的野獸的咆哮,在四周響起。
森林中所有的生物都受到驚嚇,低下頭來的程度的壓迫感。
────超獸,出現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69178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4 篇留言

Ricky
頭香~

10-29 23:51

亞空
BOSS都要有的二段變身出現了(X)

10-30 00:08

淋しくて
wwwwww10-30 00:09
初聞
話說拉姆給領主治療那麼久 要不要也上身一下(?

10-30 00:13


"這踢技連大氣都能穿透,岩石也碾碎,但卻'夠'不到以低姿態轉動身體的拉姆。她的姿勢甚至讓人產生在地面上躺著的錯覺,再次生成的風之刃,橫著砍向加菲爾的腳下。"...是'搆'嗎...

...換加菲變身了?

感謝版大的勤勉

10-30 00:20

淋しくて
勾?10-30 00:25
彈力兔頭
變身士(x)金狼既視感wwww

10-30 00:35


因為是'踢技'...如果是手爪之類的技能,'勾'或'搆'應該都可以...踢的話不好形容...'掃'可能不錯...

10-30 03:02

一瓶好喝的水
拉姆大人~

10-30 09:54

豪豪
沒想到會碰上變身士三個字,同好啊!

10-30 10:56

切蓮
誰要入加菲股?

10-30 13:24

狂三我的婆拉
第一句原來是惠惠呀,還以為是拉姆呢

10-30 13:27

roccosu
Explosion! 欸?風之刃跑出來了?啊…跑錯棚了

10-30 17:04


"對你這樣的男人,他是有價值將力量借予的傢伙嗎嗎,啊?"
多了一個嗎喔
奧托依舊吐槽擔當www

10-30 17:32

elle10368
「加菲的『地靈的加護』和字面一樣,是從大地接受的恩惠。只要腳能踏在地上,其身就帶有強韌的泥土的防護。────即使沒有那個,土地的屬性魔法的相性也最差了,是阿爾系統的王牌,也因此無論怎樣……」 這句話有點看不懂 我猜意思是:因為把加菲爾逼到空中 所以他暫時沒有加護這我懂 不過後面又說屬性相性這有設定嗎? 一般設定我知道土剋水剋火剋風 但是又覺得土好像也剋風? 再後面提到阿爾系統 王牌 這就完全不懂了 我記得前面好像沒說明? 是另外有篇設定上的文章嗎?

11-22 19:49

elle10368
感覺拉姆對昴的感情可能是因為羅茲瓦爾重視昴太過異常而吃醋吧 從前面輪迴就可以知道 羅茲瓦爾寧可犧牲拉姆換掉加菲爾也從不殺昴 另一方面可能就是雷姆了 雖然記憶被竄改 但是也有可能真正的記憶只是被封印在最深處而已?

11-22 20:0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2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107 『最後的陷... 後一篇:第四章109 『錯誤的選...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iamhero9樂提
妳真是美到讓人射出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8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