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1 GP

第四章107 『最後的陷阱』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0-28 23:57:47│贊助:120│人氣:8557


「那麼,和商量一樣的爭取時間就拜託了」
將琉茲的搜索圓滿完成隨後和奧托合流的昴這樣說道。
昨天,早些的時候昴對奧托全部說明了事態,隨後做了兩天準備的奧托很快便察覺到了計劃開始的信號。
「雖然這沒問題,但是你不是要和愛蜜莉雅大人合流嗎?在我爭取時間的時候、如果菜月先生和愛蜜莉雅大人沒法合流的話、我做了什麼不都是無用功嗎……」
「這點上毫無疏漏、這樣說的話稍微有點困難呢。就是因為之前的疏漏才導致了如今的結果呢。只是呢,你不用擔心了」
撓了撓頭,露出難為情樣子的昴的表情漸漸繃緊了起來。
銳利的,不如說純粹是因為他那眼神本身過於兇惡的表情如果認真起來的話,讓人看到了彷彿對於什麼忍受著憤怒般的表情。
經過些許的交往,對於知道昴品格的奧托而言這不會理解錯,但是也不得不承認昴實在是有著一個兇惡的臉。相似的事情昴也是如此考慮奧托的,對此雙方都沒有自覺,這就是這對友人奇妙的共同點。
「愛蜜莉雅的所在場所我心中有數。說實話雖然聽到她不在的時候確實是很慌張……但是冷靜下來的時候就只可能在那裡不會有錯了」
「是,這樣嗎。順便一問那是……不,不問的話好一點吧」
「是嗎?說出來也沒什麼,然後對我的推理投以讚賞的目光也是可以的哦?」
「別這樣啊。今天即沒心情應付菜月先生的吹牛了、而且作為爭取時間的結果是被加菲爾捕獲吧、對我什麼都大大咧咧的說出來的話也會很麻煩吧?」
聳了聳肩說出了可能會洩露情報的危險性,昴「原來如此」的點了點頭。
事實上如今的事態就是要如此拚命的地步。奧托不認為自己是很能忍痛的一類人,體會過超越界限痛楚的事情也沒有過。
被逼得走投無路的時候加菲爾施加加害的情況下說不定嘴裡就會突然露出一些什麼知道的情報。這樣拖後腿的情況實在是敬謝不敏。
「嘛,就算從你那裡洩露出去,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
毫無氣勢的昴「那就放心的交給你了」這樣簡單的從嘴裡說出了這句話。
聽到那個奧托想著他到底是以什麼樣的立場下才會以這種態度說出來呢,說實話完全不瞭解。
僅僅如此,毫無意識的委任他人以信賴,明明別人可能辜負你。
完全沒有考慮這個,真的是十分不得了的朋友啊。
「總之、總之會盡我最大的努力。要說為什麼的話,不管菜月先生成功與否,我今後的人生都會有重大的變化啊」
「就是這樣。如果我完美的失敗的話,你的未來就沉底了。……感覺不妙的話就趕緊逃跑吧。大概今天的那傢伙可不是開玩笑的」
「……是是,我銘記在心」
對於擔心自己的話語,奧托微微放鬆了嘴唇回應道。
和昴的回合前奧托將事前的打點都如同準備時一樣做好了,阿拉姆村的避難民已經各自乘車出發了,委託作為誘餌的奧托稍微晚一點出發。
為了將加菲爾錯認為多數村民乘坐而將兩台龍車內塞滿村民的衣物,讓人容易發現的走大道也是作為誘餌的手段。
作為避難民逃跑的路線,奧托已經事前徹夜調查清楚並昏昏沉沉的教給了地龍。
沒有任何失誤,應該是這樣沒錯。
之後就是奧托純粹作為誘餌的作戰,並且讓村民逃出就可以了。
一邊為了從兩天後的大兔威脅中逃出,一邊為了昴和愛蜜莉雅的會面爭取時間。之後,加菲爾回到集落,找到昴後立馬展開修羅場,作戰本應是這樣的────。
「────」
才不會讓他這麼做,奧托如此判斷著。

※ ※ ※ ※ ※ ※ ※ ※ ※ ※

本來,奧托不是身體能力上被施與恩惠的一方。
旅行商人的職業中,為了迴避旅途中的種種危險而要學習一些護身術,但是和純粹以戰鬥為生的傢伙比起來,相差的何止一步至少十步以上。
運送著有價值的貨物的時候也會找護衛,如果有時為了抄近道而走進山脈碰到山賊的話,雖然不捨還是會丟掉行李逃命吧。
對於用暴力來正面解決事態,自己不適合這種粗莽的事情無論誰都這麼認為吧。
「這樣的我,為什麼現在會成為要作為那傢伙的對手的事態呢……」
用袖子拭去額頭上流出的冷汗,奧托努力的動著臉頰勉強露出笑容。這是作為一個商人的準則────經常將笑容掛在臉上。
就算生在商家,奧托也謹記著這個教訓成長著。原本,這是從十歲左右開始的如今約半生的經驗。
就算如此,他也不認為這個習慣很白癡。
這樣浮現出笑容的話『這就是和平時一樣的場面』這樣的欺騙著自己的身體,身體下意識的就會慢慢的放鬆起來。
手可以動。腳可以動。還可以走路。
在路不好的地面上這樣跑著完全沒有喘氣,自己也有點不可思議。突然心裡變的很輕鬆,奧托自己尚未發現的力量逐漸開花了。
「就算這樣說,到底有沒有覺醒我可不知道啊。驕傲無用,切勿大意」
奧托一邊在森林的樹木間隙中前行,一邊因為自己尚在隱藏中而催促自己時刻警戒著。
遠方被拋下的加菲爾還沒有注意到這裡。但是繼續這樣逃下去當然是不行的。持續吸引著加菲爾的注意力不讓他回到『聖域』去是他被分配的任務。
加菲爾並沒有注意到自己並沒有作為奧托對手的必要。
一邊在森林中潛行著,一邊回想起自己為了使加菲爾上鉤而佈置的一步一步的陷阱。佔據其內心的是其是否上鉤的憂慮。
沒錯。實際上加菲爾並沒有作為奧托對手的必要。
為了達成阻止『聖域』解放,他的目的如今最重要的是抓住昴和愛蜜莉雅,對於奧托的事情實際上怎麼樣都無所謂。
到此為止的奧托都並沒有燃起對抗意識,被暗算了多次的加菲爾自身本應該更清楚。
捲起的落葉和魔礦石。然後,龍車裡裝入的大量飛蟲。
這兩個並沒有造成傷害的陷阱,奧托成功將加菲爾搞的氣血上湧。
如今的加菲爾失去冷靜,完全將奧托視為要打到的對手視野變的狹隘了起來。本來並沒有這個必要。
「假如過了一段時間後可能就會察覺到呢」
所以面對著加菲爾比誰都知道這危險性的奧托,依然沒有選擇拉開距離繼續進行挑撥。
因為將其的鼻子封印了,只要不進入其視線範圍內的話就不會致命,萬一被其捕捉到的話,加菲爾有著一瞬間就足以將兩人距離縮短的巨大的身體能力差值。
正如同走鋼絲一般的緊張感慎重的對待。
「────」
潛入草木茂密之處奧托窺視著前方的光景。
眼前二十公尺外,有著搜索著周圍的加菲爾的身影。散發著刺激性臭味的是潤滑龍車車輪的潤滑油的效果,看來將其嗅覺完全封死了。以焦躁的姿態看著周圍探索著奧托的身影,周圍漂浮著受傷的野獸一般不能讓人大意的氣氛。
為了將其的意識勾引過來而做出這種管閒事的事情,最終必定就像玩火一般必定會被火灼傷的白癡般的行徑。

『那麼就拜託了!』
『是是是~』

奧托細細的說出來的聲音,回答的鳴叫聲通過其鼓膜轉變為可以理解的意思。
遵從奧托的暗號,森林中逐漸嘈雜了起來。
「啊……?」
風搖動著樹木,加菲爾臉上露出感覺些許違和感的表情。
露出那表情的瞬間,包圍著他周圍的樹木上一齊扔出的是土和糞便一起做成的泥丸子。
在樹木高處住著的松鼠做出的威嚇動作。
當然那個泥丸子本身並沒有殺傷能力,但是從四面八方一起投擲過來的話,加菲爾也慌張的四處迴避著。但是並沒有辦法全部躲開,對於沐浴了幾發後那臭泥咂了咂嘴。
「啥啊、這個!真臭啊!什麼啊這個……這也是、那混蛋做的嗎……」
將弄髒的地方在附近的樹木上蹭掉,加菲爾懷疑著如今的事件與奧托的關係。但是那疑問還在嘴裡的時候察覺到了什麼似的皺了皺鼻。
────松鼠做的泥丸子並沒有殺傷力。僅僅只能將衣服弄髒並掛上臭味。但是它那糞便一樣的臭味,吸引了森林中某種蟲子的習性。
「────嘖!」
加菲爾的腳下,土裡面有什麼在蠢動著,加菲爾為了不被糾纏住而跳了起來,爬上倒吸一口氣的加菲爾的腳下的是有著黑色的身體超過百隻腳的蟲子。
比人手臂更長的百足蟲爬上了沾著松鼠糞便的加菲爾的左腳,以奇異的口腔貪食著泥丸子的蹤跡。
「啥啊!真噁心!」
動著爪子,加菲爾將百足蟲打落。但是,地面上一個接一個爬出的百足蟲,不僅僅是加菲爾身上爭奪著其之外的泥糰子的景象,簡直就如同地獄一般的景色。
那百足蟲是一種喜好松鼠糞便中一種樹木果實的生物。
在森林中為了製作各種陷阱的必要奧托和各種各樣的生物交流過,將其分類為『可以使用的東西』記住了。
雖然看著那百足蟲那醜陋的面容相反並不是肉食性的,也不是有著毒性的類型,不過那麼多包圍在一起也有著十分的威脅性。
現在的加菲爾也────
「────嘖!啊!真煩人啊!!」
對於那百足蟲群加菲爾惱怒的唾沫橫飛的大叫著。
隨後其高抬其右腳,盡力的踏下,刺入了地面。
之後以他為中心大地被成正方形一樣切掉飛起。
「────」
對於那過於脫離常識的場景,奧托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在那被切掉的一塊大地上,因為衝擊波動不了的百足蟲群,手腳並用著將其一一討伐。浮空的大地發出激烈的聲音再次回到地面,他周圍的百足蟲全部都退治成功,殘餘的百足蟲也恐懼著重新潛入地面之中。
松鼠居住的樹木也因為大地的脫離而倒了下來,協助奧托居住在其中的居民們似乎也四散而逃了。
奧托以糖水作為交換,它們而支付的代價似乎有點太大了。
「嘛、這也是商業的一種呢……商機是否有賺頭也要看當事人的氣量呢,希望不要怨恨我呢」
在加菲爾力量的片鱗半爪下,奧托為了冷靜下來而開著反省會。隨後再次隱去聲音後退,和邁出步伐的加菲爾保持距離將其引誘至下個陷阱的所在場所。
已經兩天半沒睡覺在森林中四處行動著沒有回去了。
────這件事情辦完後我就要回去睡一次連夢都不會做的覺。

※ ※ ※ ※ ※ ※ ※ ※ ※ ※ ※

『有很厲害的要來了』
────我知道了,嗯嗯儘管我知道了。
『後面、很厲害的,非常的,現在來了』
────所以說我知道了,我這邊也完成了。
『會死哦。會死呢。可憐的』
────這麼悲觀的事情,能別再考慮了行不!?
解放了『言靈的加護』的奧托耳邊一直飛入著雜音。
那是居住在森林中的蟲子,小動物,各種各樣生物的聲音,選擇其中和自己有關的部分過濾後傾聽這是一項很難的作業。
『言靈的加護』發現開始過去了二十年,可以熟練運用過去了約十年年。在此期間,從來沒有嘗試如此亂用過。
以前為了洗清自己的冤罪而使用加護的時候,場所是在都市中,棲息的生物數量有限。
但是,在這麼廣闊的森林中,那絕對的數量超過了奧托所被允許的數量。
天空中,樹木中,樹葉上,土地中,石頭上,蟲啊,小動物啊,生存的地方要多少有多少。將那隱藏的動物全部聽到的話,那感覺彷彿超過百人以上的人類在腦中說話。
並不是用耳朵來聽。
『言靈的加護』是強調奧托的理解。也就是說,『言靈的加護』的全部都要由奧托的腦內活動來處理。
「嘖……」
腦中閃過銳利的疼痛感,上身搖晃著的奧托靠著樹木停了下來。隨後用袖子擦了擦臉上的汗,袖子上附上了血漬。
那是鼻血。附在臉上的出血是腦子超過活動界限的象徵。腦內斷斷續續的混亂著,耳鳴也毫不留情的持續響著。
「啊~、我都不知道。持續使用的話會變成這樣呢我的加護。漸漸難以控制了呢……不僅僅只有便利啊,真是困擾啊」


將鼻血粗暴的拭去,揉了揉眉間繼續向前走著。
耳鳴越發強烈了起來,但是絲毫沒有要中斷加護的打斷。本來來說,奧托────人類是不可能繼續著這樣的逃走劇的。
像先前一樣的和加菲爾同行的聲音會漸漸傳達過來。代替無法回頭的奧托,有著監視著加菲爾的眼睛。
取得和人類不同意識形態的蟲子們的協力,有著周圍人完全無法理解般的困難。
要說為什麼的話,它們和人類的思考形態完全不一樣。
喜歡著什麼,討厭著什麼。這邊的常識在那邊就是非常識。交涉的時候以什麼作為武器才好呢完全不知道。
再來同樣是蟲和動物,還存在著智能高低不同的個體差。地域差也有,同種蟲子在不同地方完全有著不一樣的喜好東西。
勉勉強強的奧托到如今為止都迴避了加菲爾的威脅,短暫時間裡的準備獲得了回報,奧托漸漸理解到自己所持有的時間和力量都快要耗盡了。
────昴現在和愛蜜莉雅見面了嗎,好好的說上話了嗎。
他和愛蜜莉雅對話的時間────哪怕稍微延長一點也好,奧托才將自己置身於苦難之中。
要是他的目的落空,沒和計劃中一樣和愛蜜莉雅見面的話,他的嘗試不就都泡湯了嗎。
為什麼自己要這樣的幫著昴呢。
奧托為了緩解痛苦的思考中突然這樣考慮到。
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有借有還的借力於他也是事實。
他認做自己為友人,尋求著自己力量,沒辦法的事情也是事實。
但是自己,卻不僅僅只是做到了那樣,連尋求幫助以上的事情都做了,自己可不認為自己是那麼拚命的男人啊。
「……啊啊,原來如此」
那個時候,突然的從腦子裡閃過的感覺,察覺到那個的時候明白了自己的理由。
然後,奧托不由得笑了起來。
注意到的話不就是十分單純的事情嗎。
奧托信任著昴,隨後借給他力量的理由一點也不吃驚。
「不能理解,放棄、那樣抱頭蹲防的樣子……我比誰都要瞭解不是嗎」
聽到他人聽不到的聲音,『言靈的加護』的力量。
聽到其他生物的聲音,知道了本不會知道的東西,對於多數人類而言自己是如同輕煙一般的存在。失去了友人,沒法和家人見面的現在,『言靈的加護』對於奧托來說是除了緊急狀況外不會使用的持有也多餘的道具。
但是因為有著那個加護才有過如今的經歷。
因為『言靈的加護』的理由大家都對奧托避而遠之,教會了自己常人無法理解自己的痛苦。將自己知道的那些說明給別人也只會當做玩笑話也是知道的。別人不管怎麼都理解不了自己,死心並懊惱著。
這全部都和在跟奧托說明前的昴一樣啊
所以奧托相信著昴,他的身影和過去的自己重合了,並且再次向前邁去。
不僅僅是他。
奧托想拯救的並不僅僅只是菜月·昴。和他一樣,奧托想將過去的自己,奧托·思文一併拯救。
「找到你了……啊!!」
「────嘖!?」
察覺到了自己內心的另一種心情的瞬間,奧托聽到了不同於『言靈的加護』其他方向的聲音,肩膀被打中衝擊滾落到地面上。
被拉到似得橫爬在地面上,滾落漸漸停止在柔軟的土地上。
「啊,呸!什,什麼……咕!」
「真可惜啊!」
從口中吐出樹葉,爬起身體的時候爪子便擊入了身體中。肺部的空氣被擠出,再次激烈的摔倒在地上。
分不清上下,腦子在旋轉著已經難以思考了。氧氣到不了腦中,彷彿全身血液在血管中凝固了一樣的激痛。
「就算鼻子不好使了我還有耳朵在。不知道你用了什麼戲法,蟲子在我旁邊嘰嘰喳喳的吵死了……不過,這樣就結束了」
「到底是怎麼樣呢。……只是追上我可不算是分出勝負了哦」
「別再滿嘴胡言了。你可是足夠努力了但是……本大爺也是已經不能再繼續浪費時間了」
在仰面躺在地上奧托的肚子上加菲爾用腳踩在上面,慢慢將體重附加在上面。
肋骨吱吱作響,明明個頭很小的加菲爾卻發出了體重以上的壓力,奧托一邊痛苦叫著一邊手腳亂晃著。
「本大爺哪怕輕輕一用力你就會變成空中飛舞的塵埃。剛才我從地面上彈起的時候你藏在哪仔細看到了吧。如果把那個換成你的身體的話。要試試嗎?」
「────抱歉我才不想變成那樣啊」
對於俯視著露出威脅表情的加菲爾,奧托以不服輸的笑容回應著。加菲爾對奧托的態度稍稍失望了一下,但是,
「還真是擺出了一副很有毅力的表情呢。在你想幹什麼之前就被我發現了,就算你這麼繞遠路也沒用呢」
「…………」
讚賞,這是站在附近的加菲爾說出來的話語。
奧托一邊聽著這個,一邊轉了轉脖子露出了小小的喘息。對於持續著露出嘶啞吐息的奧托,加菲爾瞇細了眼睛說道。
「到這裡為止,要不是你做了這麼多了不得的事情我大概也察覺不到吧……」
「────」
「對你感興趣的時候,森林中的全部都成了我的敵人。最初落葉飛舞的時候也是,葉子裡包著的蟲子也一起飛了起來。龍車中的時候也是,百足蟲也是,枯木中湧出的蛇也是,用鳥誘導我到毒花橫生的地方也是,發生的種種事情應該有他的原因」
對著至今為止張開的陷阱,加菲爾一一數了清楚。
一邊聽著他的話語,奧托一邊繼續著細細的呼吸。
和加菲爾看穿的一樣,總之在森林中到處奔跑的時候佈置的陷阱有很多。是削弱其行動力,爭取時間的手段。
無論哪一個都沒有特別的目標,能把加菲爾吸引到我這裡來就算完成任務了。
只是,如果不是偶然的話那讓人吃驚般的加菲爾踩中的陷阱數目,加菲爾中了奧托全部的陷阱,加菲爾會這樣做的理由他也注意到了。
「思考可不是我擅長的事情,就算如此也不會停止思考,我就是這樣過過來的。所以本大爺也思考過了。思考著,思考著,終於想到了。這世界上大多數解釋不了的事情一般都有著加護力量的影響。────你也有著什麼加護吧」
「……唔」
「雖然我不知道是什麼森林的加護還是土地的加護,但是只要有那些的話做出這些事也不奇怪了。粗心也是留情也是,將這一切捨去,必定要把你解決掉。……所以啊」
對於這番話語奧托完全沒有反駁的話語,加菲爾把略微抖動著的奧托的身體一腳踢開回過頭去。然後銳利的眼睛帶著一絲憐憫瞇細了起來。
「對你那放棄的惡質的眼睛在打算著什麼,我不知道也懶得知道」
「────」
回過頭來的加菲爾的眼前有著一個打開了的空間,那裡如今聚集著白色的光芒。
那是和森林中通過的光────完全不一樣的顏色,那是可視化的濃密魔力聚集在一起的樣子。
假如不小心跳進去的話會感到宿醉般濃密的魔力逐漸增強,加菲爾俯視著奧托。
「那個就是你的王牌了吧。那和如今的過家家不一樣。那就是足以擊敗我的什麼東西吧。……如果最後我也能陷入困境的話把我塞進那裡面也不是不可能吧」
「……啊,嗚」
蹲下的加菲爾將呻吟著的奧托的衣領抓了起來。
從奧托的鼻孔中因為過度用腦而導致的鼻血流了出來,臉的下半部分都被血沾染上了成了一副十分厲害的樣子,加菲爾搖了搖頭。
「雖然很厲害但是本大爺可是一步都不會踏進去的啊。認清自己的程度,成熟一點吧」
「自己的程度嗎……」
「沒錯。本大爺已經贏過你了。────雖然不知道是什麼陷阱不過你自己去嘗嘗吧」
說著如同臨別贈禮般的話語,加菲爾抱著奧托的身體輕輕的扔了出去。
被扔出去感覺到了短暫浮空感的奧托漸漸滾落到了地面上,滾落進白色魔力聚集的地帶。
濃密的魔力漂浮在空中,把腦袋已經很難受的奧托包括身體在內一起污染了。
眼睛回轉著,舌頭麻痺著,鼻血止不住的流了出來。
陷阱。最後的陷阱。被放進去的話,那會,變成什麼樣呢。
「我會看到最後的啊」
雙手交叉著加菲爾在等待著奧托的最後時刻。
那低伏在地上的樣子,視線的一段捕捉到了加菲爾的姿態,奧托將散亂的思考集中起來,漸漸理解了自己在哪裡,不得不做什麼事情,…
────和最後的陷阱,成功了的事情。
「……稍微聽我說一說可以嗎?」
「啊?」
將手支撐在地面上,拚命的爬起來的奧托。
他不會說還能動吧,加菲爾張大眼睛露出吃驚的面容。察覺到這種心情。原來如此,對於昴的話語也漸漸理解了。
做不到,想著這樣的事情對付過去的話確實也很有意思。但是實際上。性格不好的確實感到了快感般的根本停不下來。
「到這裡為止,加菲爾先生……到底弄斷了多少的樹木,踏平了多少的大地呢?」
「你這小子到底想說什麼,我不知道」
「現在我所在的地方所聚集的魔力代表著……森林的憤怒就是如此的程度啊」
訴說著的時候,因為達成感奧托忘記了疲勞和痛苦。
斷斷續續的發音確確實實傳達到了他的意思,坐在地上的奧托看著加菲爾
他鬆開了搭起的雙手,露出一副終於理解到了自己這邊想法的表情動了起來。
但是已經太遲了。
「────阿爾,多那」
滿溢的魔力在奧托全身循環著,回應著詠唱世界改變了他的形態。
────以不得了的速度和氣勢衝來的泥石流覆蓋住晚了一步行動的加菲爾,將其吹飛到森林的彼方去了。

※ ※ ※ ※ ※ ※ ※ ※ ※ ※ ※

「哈……哈……哈……啊」
雙手上半部分顫抖著,奧托繼續著飽含著疲勞感和混雜著血的氣味的呼吸。
周圍漂浮著的魔力全部因為魔法的發動而消失了。
因為魔力而產生的宿醉感遠去,代替的倦怠感侵染了全身,身體十分辛苦。
────奧托展開的最後的陷阱是將到現在為止全部的陷阱聯繫在一起的簡單的東西。
也就是奧托可以取得森林中的蟲子和小動物們協助的前提條件,為了懲罰將集落圍住的森林中作惡的敵人。
看起來加菲爾每天在『聖域』生活的時候在森林裡大步流星,對於森林的動物旁若無人般四處行動著。
鍛煉著爪子,因為鍛煉的原因將樹木砍斷,恐怕為了生活搜集柴火的事情也有過吧,長遠看來對於動物們來說也是破壞工作吧。
那一點一點的惡性累積起來,加菲爾恐怕被森林中大半數的生物認為是一個有著強大力量的壞人吧。
奧托作為交涉的就是為了懲罰加菲爾而借助森林中的生物的幫助。然後布上數個陷阱、隨後其各自發揮著其機能的時候加菲爾繼續著在森林中破壞著────森林中的住民們將自身持有的魔力集中在一個地方,將其借給奧托的這樣的約定。
如果是足以用眼睛看到的龐大的魔力的話『看到的話就肯定會認為是陷阱』。
到此為止經歷過那麼多陷阱的加菲爾肯定會敏感的避開那個地方,隨後為了報復而將失去力氣的奧托投向那個地方。
借助森林的力量,奧托自身可以使用本不能使用的魔法,通過自己的手釋放了出去。
結果釋放出的泥石流將加菲爾全身覆蓋,對於至今沒有對其造成的傷害,賦予了其最重要的傷害。
判斷奧托沒有反擊的力量的話就會大意,隨後讓其如同計劃般推動著。
全部都是奧托計劃的結果。
也就是說、
「如今就只能做到這樣了……」
「────你小子也已經使用完渾身解數了呢」
對於灰心的吐出嘶啞呼吸的奧托,從森林的縫隙中可以窺視到的加菲爾瞥著這邊。
他的衣服已經破破爛爛的了,露出的肌膚附上了被銳利的石頭切裂的傷痕。但是,腦袋和重要的地方都保護的很好,步伐也看不到受了很大的影響。
純粹力量上的差距超過了奧托想像以上的巨大。
「說實話,還真是讓我吃驚呢」
「……是這樣嗎」
「能把我逼到這種地步真的沒想到過。而且,自認自的以為你放棄了便小看了你。────我承認,本大爺對於一名男人做出了無聊的舉動」
對著露出奇妙表情的加菲爾,奧托彷彿表示著這種謝罪不需要般的搖了搖頭。
奧托想要的是他一句認輸的話語。但是,奧托使用渾身解數,計劃都完美的實行了,結果還是沒有打敗加菲爾。
所以奧托的抵抗就到此為止了。
確認手上的感情,銳利的獸爪閃過,加菲爾這次絕對不會對奧托手下留情。
那如同利刃般的爪子,就如同他對奧托的誠意一樣,會將奧托的身體切裂,將其的性命奪去。
────能做的事已經都做了吧。
全部的都使用出來,奧托有著這樣的實感。
『言靈的加護』也好,友情和借債也包含在內,自己的全部都使用了出來。
自己如果還是打不倒他的話,也沒有辦法了。
奧托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到這裡就結束了。
所以────。
「那麼再見了。────讓這一切都結束吧」
「我的個人戰,就到這裡了嗎……」
「────」
氣息漸漸變弱的低語,奧托脫力的閉上了眼睛。
想著那態度離放棄相差甚遠的時候────。
「難道說……」
難道還有什麼嗎,加菲爾再次戰慄了起來,其全身的毛髮倒立起來露出警戒的樣子環顧著四周。
周圍,四面八方什麼都沒感覺到。有什麼,如果說有什麼的話────。
「────!」
咬著牙,加菲爾磨著爪子。
呼著氣,為了咆哮而逐漸鼓起的肺部。但是,舉動產生了遲疑。看著眼前的光景,對於張著嘴的加菲爾傳來的是一聲不是吶喊的話語。
那是沒有殺意,也沒有敵意,僅僅只有著一個名字的話語。
「加菲────!!」
頭上,從樹木上跳起,落到這邊的影子。
短短的短裙若影若現,握著的杖的前端瞄準著加菲爾的頭部。
杖的前端聚集著魔力,看著那漸漸發起的光亮,加菲爾慘叫了起來
「為什麼妳會……拉拉拉拉拉拉姆姆姆姆姆姆姆姆姆啊!!」
下一瞬間,風之刃炸裂開來,『聖域』之森被暴風吹散。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68116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4 篇留言


勤勉

10-28 23:59

暗黑小蛇
讚讚

10-29 00:18

簡單說
拉姆參戰啦

10-29 00:22


"將弄髒的地方在附近的樹木上蹭掉,加菲爾懷疑著如今的事件與奧托的關係。但是那疑問還在嘴裡的時候察覺到了什麼似'得'皺了皺鼻。"...用'的'可能比較好斷句...
"────'已'不得了的速度和氣勢衝來的泥石流覆蓋住晚了一步行動的加菲爾,將其吹飛到森林的彼方去了。"...是'以'嗎?

...拉姆參戰?是被昴說服還是羅茲瓦爾的指示呢......

感謝版大的勤勉

10-29 00:24

天燁
加菲~~~~貓!!!

10-29 00:36

嵐亭緣
換親愛的拉姆續戰了嗎~感謝樓主的勤勉翻譯

10-29 00:58

Tinmay
這是何等的勤勉!!!
大腦...在顫抖!!!!!! ┏( .-. ┏ )

10-29 01:35

Safe
根據之前輪迴經驗,拉姆應該還是打不贏加菲貓的
所以看來也是出來拖時間讓486可以找EMT吧

10-29 02:39

NG的凱
感謝智將奧托驚艷的表現

10-29 10:26

Strength
真不塊是戰神奧托

10-29 10:54

楠條繪希
這是何等的勤勉!!!
脳が...震える!!!!!! ┏( .-. ┏ )

戰神奧托

10-29 13:07

Mickcy
簽到 戰神之力!

10-30 11:05

elle10368
如果加菲爾返祖那是絕對打不贏的 不過如果是一般的情況應該還是能拖很久 不然之前輪迴也不會逼得他返祖了 別忘了以前的拉姆可是鬼族第一人 雖然現在沒有角但是有羅茲瓦爾補充能量 應該還是能短時間爆發的 就之前魔獸森林事件 他丟風刃也殺了幾十隻吧 當然作者想怎麼寫就怎麼寫也說不準[e34]

11-22 19:31

艾姬多娜
大德魯伊,瑪法里恩‧奧托

02-10 16:4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1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106 『奧托・思... 後一篇:第四章108 『只有時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ine1225大家
小屋主要以繪圖為主,有興趣的不妨進來坐坐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