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7 GP

【奇幻短篇】獵屍人的搖籃曲(下)

作者:惡顏高│2016-10-28 21:29:41│巴幣:34│人氣:247
  本文響應於巴哈社團公會【筆手話】十月徵稿活動的「搖籃曲」主題,此篇為下集,【上集連結在此】
  登場角色與設定背景,跟先前的【奇幻短篇 - 夢之王】有關。
  以下,正文開始──





【奇幻短篇】獵屍人的搖籃曲(下)





  雖然從小住在孤兒院,父母不詳,道格並不自認童年悲慘。

  許多年後,成年的道格飽閱世間黑暗,知道了其他許多孤兒院中的藏汙納垢之事,對自己的過去更有了幾分慶幸。即使設備陳舊、生活困苦,道格出身之處的老院長確實是心懷赤誠善念,竭力為孤兒們保留安身之所,鼓勵他們對未來抱持期待。

  更重要的是,在那陳舊失修的屋宅中,有「姊姊」的身影與聲音。

  同為無依孤兒,較年長者常須協助照顧年幼者,而「姊姊」僅比道格大了八歲,對道格而言卻已是無限接近母親的存在。

  自有記憶以來,這位少女就是道格心中的支柱與依靠,院內大小雜事皆賴她包辦處理,她也總是致力於關懷他人,活絡氣氛。並且,她以清澈嗓音唱出的溫柔曲調,更是能讓幼年院童們安然入睡,不受惡夢侵擾。

  那歌聲,真的很神奇。

  即便在暴雨狂雷的夜晚,從那唇瓣中輕輕流瀉之曲,照理說該被風雨掩盡,卻就是能漫盈於院童們的耳中,溫暖心靈,連風嘯雷鳴也被隔絕。

  除了助眠之曲,「姊姊」日常生活平凡的一舉一動之中,也有些奇妙之處。

  身體不適、心情難過時,只要大姊姊幾聲關懷,身心皆能輕鬆。

  偶爾,這位少女行走之時,空氣中隱約可見光芒閃動。

  受了傷,她憂心忡忡地來幫忙處理,但在包紮完成前傷口「似乎」就開始好轉,包紮完成時傷口「好像」就已經痊癒。

  別說是一般傷口了。有一次,幾個調皮院童跑到鎮外玩耍,不慎被土地中噴出的屍毒之氣感染,所有人都束手無策之時,大姊姊悲傷地摟住垂死的院童,那孩子竟在少女的眼淚之下恢復生機,屍毒之氣在一陣閃光之中消散。

  不只是似乎,不只是好像。

  至此,她的神奇天份再也無法被輕忽。



  道格十歲之時,有幾位素潔衣袍、身分高貴之人駕臨孤兒院。一番長談過後,改變了「姊姊」的未來人生。

  一段時間後,「姊姊」有了新的身份,時年十八歲的「天頌聖女」在光輝聖殿現身。

  超凡卓絕的聖力,令天頌聖女創下數次奇蹟,其名聲迅速遠揚。短短幾個月,從各國首都到黑暗魔境,各方勢力都知曉天頌聖女的名氣與威能。

  比較少人知道的是,在天頌聖女的護衛之中,有一小批年輕孩童。

  當孤兒院轉由光輝聖殿運作、孤兒們各獲安排之時,數位年輕孩子誓要守護「姊姊」。由於他們的強烈要求──或許也是為了安撫聖女──這些孩子就成為光輝聖殿的實習生。常駐於聖女身邊的他們有個護衛的名頭,這當然是象徵意義大過實質意義,真正具備戰力的護衛另有安排。

  道格,也是聖女身邊實習護衛的一員。



  從「孤兒院的大姊姊」到「光輝聖殿的天頌聖女」,為了改善院童生活、也為了幫助更多人而選擇的這條道路,並非一條坦途,甚至也不是一片光明。

  時間推進,聖女的力量更加成熟,接觸的事件也隨之複雜化,除了救死扶傷之外,聖女之力也體現在戰鬥殺伐之上。不死之屍、妖族魔類、黑夜殺手……無可避免地,聖女生活中的爭鬥與危險越發頻繁。

  數次危機過後,聖女雖得無恙,奇蹟聖力仍非無所不能。眼見一個又一個救之不及的生命逝去,聖女的悲傷難以停止。多少個夜晚,道格敲響門板,捧著宵夜給埋首文卷的聖女,都能從那強撐的笑容上看見來不及掩飾的眼下紅腫。

  憂愁與迷惘糾纏著聖女,但也沒有真正將她擊倒。除了聖女本身的堅定意志與高尚品格之外,道格等孤兒院舊伴的一路相陪,或許也是聖女維持本心的重要基礎。



  為了幫助聖女克服重重險阻,道格努力修練神聖戰技,以期有一日能成為「姊姊」身前最可靠的劍與盾。

  道格的天分不差,但也沒特別好。要想強大,除了長期磨練以外別無它途。

  然而,時間不知等待為何物。

  五年後,光輝聖女二十三歲,道格十五歲之時,命運急轉直下──

  ──既是因為不死族的魔掌,也是因為利慾薰心者的謀算。



※     ※     ※


   
  錯落頹舊的石板路上,一抹人影掠過黑夜,大衣高揚如翼。

  無數活屍遍佈四方,此刻都是仰臥平躺或倚牆而靠,全部無聲無息,彷彿它們並非什麼不死活屍,而是普通至極的死屍一般。

  遍地皆屍的山坡,幾乎可以形容為屍海,道格卻沒把恐怖環境放在眼裡,他奔躍之姿如黑鳥飛馳,寬邊帽下的雙眼直盯前方。

  夜色中,堡壘的輪廓矇矓,獵屍人的記憶卻格外明晰。

  過去,他也曾踏在這條路上,慌急奔逃。



  距今二十七年前,聖女的車隊在荒野中被不死族包圍。

  並非少數零散隊伍,而是整個大軍。當不死族越過矮丘而來之時,就像一條黑筆把整條稜線瞬間塗黑,這片死亡之色又從線延展為面,如波滔般浩蕩掩至。

  任憑黑暗邪術如何詭譎,也沒道理能徹底掩藏大軍行蹤。從勢力範圍看來,這批不死族大軍絕無可能突然出現於此,聖女車隊早該接到警告,而不死之軍的行動更像是直衝著聖女車隊而來──

  當下無力細想之事,日後看來其實也很簡單,簡單得粗糙。

  光輝聖殿內部正面臨新舊勢力鬥爭,原先處於劣勢的改革派,因為迎入天頌聖女而聲勢大漲。聖女本人無意涉入權位鬥爭,但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任何人都無法忽視的重磅砝碼,僅僅數年時間就傾覆局勢,政爭天秤逐漸向改革派傾斜,保守勢力一天比一天急躁焦慮……

  聖女的影響力太大,又不似改革派領導們那般謹慎多謀,她始終讓自己站在顯眼之處。原本,保守派先試著拉攏,後來也試過各種陰謀構陷,但都因為改革派謀士的動作與聖女本身的無窮奇蹟之力而失敗。

  久而久之,守舊派中的激進份子終於按耐不住,做了不可饒恕之舉。

  身為光輝聖殿的一份子,與本該勢不兩立的不死族互通聲息,從各種角度來看──哪怕從保守派勢力的存續來看──都只會是一顆至毒之藥,這計畫本身也不是那麼周全。但人類一向不會只照理智行動,特別是被逼急的人。



  這其中的種種陰謀,對當時正面臨死關的聖女車隊來說,皆無意義。

  曾為古戰場的荒野上,一處廢棄已久的殘破堡壘,絕非良好的逃生方向,卻是聖女一行人無從選擇的唯一去處。這件陰謀本就相當魯莽,絕非面面俱到之策,不死族那方也算是匆忙起行,這座被歷史遺忘的堡壘實乃意料之外。

  車隊入堡之後,整座堡壘立即籠罩於神聖光華之中,強力結界足以讓大軍止步,能在短瞬之間行此偉業,再次驗證了聖女之能……然而,這一切也無濟於事。

  除了天頌聖女本人之外,車隊中也不乏強者能人,但在不死大軍前難挽狂瀾。聖女的奇蹟聖力常以無窮形容,實際上也終有窮盡之時,城破仍是既定命運。

  繞城聖光逐漸轉弱,不死族突破結界破綻的次數越趨頻繁,強大的聖殿衛士們也一一倒下,絕望局勢之後等待的只有更加絕望。至於當時還只是個聖殿見習生的道格,除了看著聖女面色蒼白地低頭祈禱之外,他什麼也做不到……



  「唔?」

  回憶閃現腦海之際,奔踏如飛的獵屍人停下腳步。

  始終迴盪著的柔和歌聲,此刻戛然而止,聲停瞬間似有痛苦哽喉之音。

  ──別來,快逃──

  風中,微不可聞地傳來虛渺之語,有如幻覺,卻讓寬邊帽下的那雙眼睛為之圓瞠。

  「聖女……姊姊……」

  道格粗聲低喃之時,又有聲音響起,這次卻是尖銳高亢的刺耳長嘯,道格一聽就感到氣息不順、胸口沉悶。這一道尖嘯之聲,不像先前歌聲那樣平均遍布於空氣中,而是明確地來自前方的堡壘廢墟,同時更伴隨著某種無形波動。

  當草葉低伏之時,無以數計的碎動與低嚎之聲接連響起。

  「嘖。」

  毋須細看也知道,屍群已不再安份,正重新開始行動。道格不打算將注意力分予黑夜中竄起的無數身影,他再次施展高速步伐,直衝已在前方的堡壘大門,瞬即越門而入。這扇門在二十七年前就是壞的,當年阻擋不死族大軍只靠聖光結界。

  壁毀牆倒、道不成路、梯塌無階,這座堡壘殘破已極,離整個崩垮也只有幾步之遙,根本沒有正常的通行之徑。若是當初的聖殿見習生少年,隨便扔到廢墟的哪個角落大概都能困其至死,但對歲月淬鍊的獵屍人則算不上問題,他在破碎地形中攀踏自如,猶如一道貼牆閃現的陰影,直闖廢墟要塞的中心。

  進入內部大堂之際,濁黑邪氣撲面湧至。

  面對突襲,獵屍人雖有訝異,但也不是全無準備。他扭身蹬壁,與邪氣交錯而過,一手獵槍已然就緒,半空回身開火,彈丸轟擊使得古舊牆垣更加殘破,滿天碎石噴飛,而那大團濁黑邪氣未受太大影響,只稍微震盪便又次發動襲擊。

  凡是邪氣所過之處,牆岩爆裂、沙石融腐,氣團向外伸出的勾弧更似獠牙長爪,軌跡莫測且極具威脅。獵屍人目光略有閃爍,舉動仍是準確高效,以精妙步伐屢屢避過邪氣攻擊,特製的獵槍彈丸雖不足消滅此敵,仍有一定牽制之效。

  待得飛湧的邪氣僵止一瞬,道格放低獵槍,迅疾前衝,另一手的銀光短矛迸發青白色璀璨雷電,猶如黑鳥啣白芒,貫穿邪氣之團。

  「這……」看似一擊奏功,道格卻是一聲噫呼。這一聲中混砸了少許訝異、部分瞭然、以及更多更深的無奈苦澀。

  冒著電光的矛尖,被一隻纖白晰淨的手牢牢握住。

  白袍飄揚、金髮如瀑,一位素雅清麗的女性浮立於空,閉目垂首,其人靜謐氛圍與周遭環境截然相異,單手攔停矛尖的舉動更顯怪誕。

  「大姊姊……」道格無法自抑地低喚,粗曠嗓音卻是極為虛弱。

  彷彿回應於舊識之呼,女性身子一陣輕顫。

  她抬起頭,睜開眼,隨之,粉櫻唇瓣微啟……

  「吼嗄嗄嗄嗄嗄嗄────」

  眼內全是汙濁膿色,面孔扭曲延展,血盆巨口咆嘯出淒厲凶嚎,邪氣從轉瞬變貌的女性體內狂暴噴湧。銀光短矛飛旋離手,獵屍人被狠狠拋撞至牆上,痛咳血沫,眼仍死死盯著那團毀滅風暴,以及那不再熟悉的熟悉身影。

  「竟然……不,當然會是這樣啊……」寬邊帽已被吹飛,一頭雜草似的亂髮披散,獵屍人拭血之時咧嘴而笑,笑中只有苦悲。「早料到的事,哈哈……我居然還是猶豫了……」



  當年的襲擊,對聖殿陰謀者而言是除去眼中釘,不死族一方卻有更進一步的籌謀。

  雄踞黑暗界域一方的「凶靈大君」,本體為飄忽不定的靈質煙霧,始終渴望著能篡取一具新鮮肉體,但奪體邪法並非想用就用,對凶靈大君來說也必須審慎考慮,一定要使用在具備足夠價值的目標身上才行。

  反過來說,當中意的目標出現,凶靈大君就會不惜一切代價出手。

  篡奪身懷聖力者之軀,轉化為以黑暗之力行使聖光的聖邪異類。這種事情雖不常見,在漫長歷史中卻也早有前例,而天頌聖女的力量層次遠超歷史上所有的聖邪異類,只要能成功奪取其體,想達成更進一步的天下偉業也非狂妄。

  再拖個幾年,凶靈大君早晚也將有所行動,甚至不惜找些幌子發起戰爭,藉機將兵鋒直指聖女,而聖殿內鬥助其省略了這一切籌備。

  荒野上,屍群圍繞的殘破堡壘,繞城聖光在連番衝擊之下終也徹底告破。

  那一刻,道格正隨少數殘存人員守在大殿門口,門外走廊傳來的雜亂步伐與屍類怪吼越來越大聲,最強大的敵方頭領卻直接出現在後方,聖殿見習生少年因震驚而呆然。

  即使在結界崩垮瞬間,聖女仍奮起最後一絲力量想重新展開結界,破牆而入的凶靈大君卻連這最後一點掙扎機會也不給,神聖金輝轉眼被黑霧籠罩,邪氣旋轉凝聚如繭球。聖光被邪氣吞沒之際,聖女驚訝之呼轉為淒厲悲嚎,再趨低微無聲,只餘凶靈放聲高笑。

  然後──

  天頌聖女,創造了最後、最大的一次奇蹟。



  「大……姊姊……」

  獵槍碎裂於遠處,道格撐地半跪,血跡點點滴落,仰頭而望的雙眼中滿溢水光。

  與敵方繼續纏鬥了一陣子,獵屍人未能取回戰鬥節奏,再次被邪氣轟擊而倒,正當黑霧化做銳爪取命之瞬,邪氣團塊內部忽傳微弱節奏哼聲,攻擊之勢頓時僵停。隨而,邪氣後退並翻滾攪動,狀若一個痛苦掙扎的巨大人體,其核心部位隱隱可見另一個包裹在金色輪廓中的人形。

  斷續又稀微的哼音,卻令巨大邪氣幾欲崩潰,邪氣團再發出一道尖銳怪嚎,整座堡壘都為之搖撼。

  接著,響應於至邪之嚎,從走廊入口、牆面碎口、甚至是地面突破爆起,數道身影從各個方向進入這座大堂。有同時具備人與獸類特徵的壯碩生物、有彷如肉塊胡亂拼成的人形小山、有眼口皆血的詭異仕紳、有披盔帶甲的骷髏劍士、有半透明的殘破人影……

  「還是來了嗎……」道格搖搖晃晃地站起,從大衣下取出藏著的另一柄銀光短矛。

  當年凶靈大君率部而來,除了海量無腦活屍之外,更有各種類型的不死戰將。今日道格重回堡壘,本欲速戰速決,現在仍免不了與這些戰將對上。

  雖然喚來援手,邪氣團塊──凶靈大君仍未脫離痛苦,它沒有參與圍攻,而是化作黑暗旋風往斜上方騰起,消失在屋頂缺口處。

  「站住!」

  道格正要追趕,血貌仕紳如一道紅色銳光劈地而掠,人形肉山又將數條手臂一併砸下,頓時阻絕獵屍人的腳步。道格勉強改換身勢,翻滾迴避,銀光短矛架開獸形怪人的爪擊,但透明鬼影的陰風讓道格動作稍緩,就這一剎那,骷髏戰將的利刃已然臨身──

  比骷髏之劍更快,另一道劍光劃出,將骸骨連盔帶甲斬碎。

  「小子?你……」道格以青白電光逼退鬼影,喘過氣來,回頭詫問。

  青年劍士在獵屍人身後站定,以背相對,轉頭一望。

  「去做你想做的事吧!道格先生!」斜劍攔擋血光突擊,約翰大聲喊著,同時迴身刺向襲來獸爪。「這裡不是你的終點!你一路走來,不會是為了在這邊倒下!」

  「我的終點……」道格低低一嘆,又笑道:「傻小子,這次是我欠你們倆了。」

  另一邊,蒂雅正飄浮於空,雙臂大張,法杖浮懸於其身前。她剛結束一段詠唱,隨即雙手握住杖身,將之高舉,杖端迸現迷離詭幻之色,瀰漫整座大堂。

  「聆聽奇境王者的召喚吧──浩瀚夢囈!」

  女法師一聲喝喊,夢光籠罩而下,隱有一股難以聽明的沉沉隆響,所有不死戰將的動作遲緩,邪氣萎靡,約翰與道格則未受影響。

  對兩位年輕友人致以笑意,道格低身疾衝,抄起遺落地面的另一隻短矛,衝勢未停地踏壁上奔,沿牆直往屋頂缺口。揚起的暗色大衣下曳拉兩道銀光,如黑鳥伸白爪,展翅撲天。

  堡壘之頂,獵屍人騰躍於月光下。

  塔樓殘跡底部,聖女靜立在陰影中。

  雙矛交抵,青白電光狂漲,疾旋而衝;邪氣翻湧,如無數獠爪呈浪濤之勢而襲。

  當獵屍人與凶靈交錯之刻,輕哼之聲仍在唱著。

  

  這一座堡壘,以及附近一帶的大片區域,過去二十七年間都是「不存在」的。

  超越了「結界」、「屏障」的範疇,不阻擋任何人,卻更不會讓任何人踏入。整個地區都變得模糊矇矓,行之無路,地貌如幻,漫長的迷途之後只會走回原處,無人能抵達本該位於此地的古代堡壘。

  偶爾會有少量不死活屍在附近遊蕩,但都特別遲鈍,也構不成威脅。

  又偶爾,當有企圖闖入之人迷路太久時,會聽見一道溫柔歌聲,不知不覺間失了神,再清醒時已經自己走回正常地帶,彷彿被歌聲帶領而出。

  只有少數人知道,這裡是曾經的天頌聖女與凶靈大君最後所在之處。

  當年,天頌聖女的奇蹟聖力名響天下,卻是所有人──包括凶靈大君在內──都沒能真正揣度那股力量的底線,或許連聖女自己都不知道。

  被邪氣吞噬之際,聖女瞬間將倖存者轉移到堡壘外的遙遠荒地,不但是因為殘存之人已少,更是因為她在此之前也無法施展這種力量。瞬間轉移本該是大費周章、勞師動眾的奢侈手法,就算把聖女的一切事跡都予以無視,光這一手就無愧於奇蹟之稱。

  最後,她令整座堡壘與不死大軍消失無蹤,更是超越了聖邪力量之分的宏偉奇術,各方術法研究者提出諸般假說,未有任何確切定義。

  當年的道格,剛從突然被轉移的天旋地轉中清醒過來,就眼睜睜看著遠方堡壘與屍軍變成模糊一片,再淡化至無蹤無跡,像是從世界上被塗抹而逝。

  對十五歲的他而言,那一天,是聖殿見習生的終點,更是獵屍人的起點。

  而獵屍人道格,花費了大半生的光陰,追尋著下一個終點……



  「她,也能說是道格大叔的起點吧?」蒂雅抿著下唇,一手輕揪衣襟。

  「嗯,仔細一想……」約翰拄劍而立,語有唏噓。「道格先生一直狩獵不死族,等待著這一天,光是這段日子就比我們兩人活的年月還久啊。」

  消滅不死戰將之後,約翰與蒂雅也追上屋頂,隨後就沒有進一步動作。

  邪氣被雷電灼盡,再無凶靈尖嘯,那輕哼之歌也已經停止,唯剩夜風吹拂。在月光與塔樓陰影之間,只見獵屍人蹲跪的背影,大衣衣襬如倦鳥攤翼於地,一個纖弱身姿斜躺於獵屍人雙臂之上,似乎正細聲喃語著什麼。

  遠遠觀望著的兩位年輕人,無法介入。

  「她,會恨嗎?」蒂雅聲音稍顯嘶啞。「明明是尊貴的聖女,竟被政治鬥爭給害死。別說是跟不死族串通的保守派,就連改革派,到頭來也是利用了那起事件而成功掌權。」

  「不知道……換我是一定恨得要死吧。」約翰想聳聳肩,最後卻只是悶嘆。「說起來,道格先生那時的聖殿改革派成員,變成是現在的保守派大佬了,然後又有了群改革派……而且聽說『現在的』改革派還打算招攬他去對抗『以前的』改革派,這真是……嘖……」

  千言萬語,只能化作一聲咂舌。

  無分任何派別,道格對光輝聖殿整體都感到失望與排斥,因而不再修練聖殿武技。他從刺客暗殺者、遊俠獵手、機關匠師等各種方向中摸索出自己的道路,並透過蠻荒秘教習得操控雷電的法力,能以不下於聖光法術的效率殺滅邪祟,獵屍人於焉誕生。

  長久以來,道格四處收集情報,藉由各方高人奇術之助,觀察不存在於世間的堡壘荒野狀況,並在獵殺不死族的同時收集關於凶靈篡體邪術的資訊,期望能找到拯救聖女之法。然而,綜合各種管道所得的答案,沒有半分樂觀。

  近日,藉由賢者的建言,道格知道有人能打開前往堡壘荒野的通道,還剛好是他本來就認識的人──蒂雅。

  以前的蒂雅無此能力,她不久前剛掌握的獨特「夢屬性」魔法乃是關鍵所在。

  一切因緣在此交匯,終將道格帶至聖女身前。



  「嗯?」約翰側著頭。

  「這歌……」蒂雅緊握杖身。

  夜空下,再次響起曲聲,並非溫柔如水的女性之音,當然也不是凶靈厲嚎。那是中年男子沙啞、走音、震顫著的拙劣歌聲,卻無法令人生起半分調笑之心。

  再看遠方,道格臂上抱著的那副身軀已失其型,灰燼乾粉隨風飛散。

  風中,只剩獵屍人的搖籃曲。




  
【END】
  







~~後記~~
本來放話月初就要完成的下集,都快月底了才出來,我真是太羞恥了 (掩面
而且連《塵沫境界的化承者》的連載也開了兩次天窗嗄嗄嗄 (再掩面
這次腦洞一開,產生很多沒用上的設定,光是道格的故事就有好幾條支線。因此,雖然暫無預定,也許以後會沿用同一個世界觀來繼續創作。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6789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短篇小說|奇幻|筆手話

留言共 9 篇留言

洛雅.愛的戰士
恭喜填坑完,沒關係你看我的英雄不也隔了一個月才把中篇生出(遠目
不過這個故事好哀傷喔QAQ

10-28 21:39

惡顏高
沒關係,一個月過了還有下個月,月月過完過月月,永遠都能放眼未來……
對吧!多麼樂觀光明的思想![e17]10-28 23:09
黃勤(金絲眼鏡)
正在等你的化承者更新XDD

10-28 22:20

惡顏高
(心虛撇頭10-28 23:08
大漠倉鼠
惡顏回來啦!倉鼠也要獵屍啦!(舉起爪子

10-28 22:35

惡顏高
還以為你是舉起瓜子10-28 23:08
小伽羅
隔了快一個月,儘管是骷髏、殭屍,打不死又總是很瀟灑的主人翁們,還是回來拯救世界了 (?

總覺得會努力連仔小說的小屋主們,都是值得敬佩的,哪像本羅想寫甚麼就亂寫 (拍肩 QWQ

10-28 22:41

惡顏高
遙想往年,我也曾在小說網站開了幾個連載未完的地雷坑……想想都是心酸淚啊[e20]10-28 23:08
橘みかん
果然是各種似曾相識的奇幻設定XD
不過有各種惡意和哀傷,期待同個世界觀的後續。

只是還是要抓錯字(毆

園本,保守派先試著拉攏,

10-28 22:53

惡顏高
喔喔感謝抓錯 [e13]

全都是一抓一大把的設定啊!像這種不需太多解釋的似曾相識世界觀,在這種臨時短篇中還是挺好用的呢 [e21]10-28 23:06
珀伽索斯(Ama)
原來道格過去還有這樣的故事喔!看完後有點感動的想哭,
其實不知不覺的,真的這下集與上集真的快差一個月了,
但也還好啦!期待能看到道格的其他支線囉![e34]

10-28 23:46

惡顏高
本來計畫一週內完成的事情被我拖到一個月,唉誒 [e26]10-30 01:38
KR
本來放話月初就要完成的下集,都快月底了才出來,我真是太羞恥了-->這樣說起來,說過要參加每月之星卻到現在都還在跳票中的我,應該已經節操盡失了吧...(遠目

雖然說我完全是以獨立短篇的角度(因為我之前一直沒有補道格先生之前的故事,而且這篇還是從下篇開始看,啊呀不要打臉!),不過以獨立短篇來講,這算是一篇篇幅短小、卻又氣韻悠長的故事

許多簡單'隨處可見的架構跟劇情,因為恰當的搭配,所以產生了鮮活的畫面

顏高果然不只顏高,手筆也高啊(迷天大霧

不但不會讓我看不懂,而且還能讓我很快的進入這個世界

10-29 19:20

惡顏高
節操什麼的,就讓我們一起扔飛吧![e18]
這篇跟有關聯的另一篇《夢之王》,基本上都是臨時起意的單獨短篇,寫作之初也沒打算深入構思設定。如果接下來再次運用同一世界觀,或許就該認真規劃一下了 [e20]10-30 01:57
小羊,喪失一半ed
抄抄,都抄。 (拿起筆記本

10-30 10:30

惡顏高
炒炒,都炒。 (羊肉下鍋炒10-30 12:40
佐因
我也要有個時年十八歲的「天頌聖女」的姐姐[e33][e33][e33]

11-01 13:55

惡顏高
時年八歲不是更好嗎……嗯?怎麼有警車聲──11-04 01:2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7喜歡★eyg931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賀文 - 科幻短篇】海... 後一篇:[達人專欄] 《塵沫境界...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qwerx00612
1234567891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