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0 GP

第四章106 『奧托・思文』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0-27 23:53:01│贊助:121│人氣:8643


吱啦吱啦的,臉上擺出一副肌膚被灼燒的表情,加菲爾將堆積的落葉粗暴的踢開。
「你還真幹得出來啊」
焦躁低語的話中也包含了些許坦率的讚賞。
輕敵即是敗因,那男人如此說道。這是無法否認的事實。
加菲爾大概沒將奧托算為戰鬥力,完全的輕視了他。
「火之魔礦石嗎……使用這完全沒有威力的東西、是想幹什麼啊」
一瞬間將視線完全覆蓋的火幕。
對於硬直的身體僅僅剎那的炙烤,加菲爾討厭的想起了那消失了的感覺。
伴隨著虛假與威脅的突然一擊。對於肌膚有著微弱的刺痛,如同太陽炙烤般的程度還遠沒到達造成傷害的程度。
只是有著必須要說出的話。
「如果剛才的是有著殺傷力的一發的話、本大爺也不會什麼事都沒有……!」
明明是致命的一瞬間,但是對於對手的判斷卻是意想不到的。
這情況下不是欠了對方一個人情的情況還能是什麼。對於本來要手下留情要奪取意識的對手,如今卻被暗算了的現狀。
這現狀對自己來說實在是太淒慘而愚蠢了。
「別開玩笑了……!」
更加焦躁了起來是因為施加了剛才攻擊的對手,無視了被火焰將意識奪走的加菲爾,一瞬間選擇了逃跑。連追擊一絲都沒考慮的行動,對應遲了是加菲爾完全的失誤。
柔軟的土地。堆積的落葉。明明是不熟悉的土地,卻意外十分靈巧的在跑著。夜中在森林裡來回散步的發言不是假的。
就算如此,如果是純粹的追跡遊戲的話,是不可能從加菲爾手中逃掉的。奧托跑了十步的話加菲爾僅僅只需要兩步。身體能力和種族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只是奧托就算這樣也有著精明的掩護措施在。
「────嘖!嗯,啊!?這個……啊!可惡鼻子不正常了」
為了追尋逃跑的奧托而使用鼻子的瞬間,加菲爾的鼻子被伴隨著刺激性臭味的陣痛襲擊了。死心的加菲爾慢慢呼吸著臉上蒙上一層陰雲,足以使視線忽明忽暗的激痛襲擊著腦袋。
如果看過去的話之前奧托站著的地上扔著一個透明的玻璃瓶。從被開瓶的瓶子中流出了無色的液體,本能的感覺到那就是刺激性氣味的由來。但是也僅僅只能做到將嗅覺割捨掉。
「那混蛋……不會以為把我的嗅覺封住了就贏得過我了吧」
咬著牙,對於手段一個接一個出現的情況加菲爾露出了盛怒的表情。
對加菲爾的對策都準備到了什麼程度。到現在的一切為止都完全的將加菲爾封死了起來。
「────」
觸摸著額頭的傷痕,為了將慌亂的氣息平穩下來加菲爾舉行著自己的儀式。
深呼吸讓心臟安靜下來,將憤怒沖走開始思考了起來。考慮起來的話,奧托沒有足以將加菲爾完全陷入陷阱的本領。
要說為什麼的話,奧托並沒有將身體投入無謀的戰鬥內。
再說起來前提是奧托如此挑釁加菲爾就很奇怪。
他的目的是爭取時間────自己吸引加菲爾的注意力,在這時間裡『聖域』裡殘留的避難民使用別的路線一個一個逃脫。
這是從奧托自己那裡說出來的,如果他說的是事實的話,現在就不應該追上去而是應該全力去停住龍車。
一瞬加菲爾考慮到用琉茲的複製體去追擊,每台龍車的出發點都不知道的如今,盲目出擊實在是太欠缺考慮了。
複製體們沒有知識和經驗,粗略的去指使她們實在是做不到。
而且她們有著定期進食的習慣沒法接受指示,不然的話會漸漸在森林中迎來活動界限而蜷縮被拋棄。
看不下去那個而四處奔走的加菲爾也很厭煩。
「結果最後能拜託的還是只有本大爺自己啊。哈!反正早就習慣了」
人手不夠,鼻子也被封印了。
就算如此加菲爾也沒有悲觀。有著自己鍛煉出的肉體。在森林中疾馳並完成目的的力氣還是殘留著的。
不管奧托的目的是啥,膽敢反抗加菲爾到如此地步。觸碰到加菲爾的逆鱗的話做好被爪牙撕碎的準備吧。
加菲爾已經不把奧托當做食用的獵物來輕視了。
將其考慮為必須要竭盡全力去狩獵的對手,必定會將其追上並捕獲。
────這樣的考慮的瞬間,加菲爾已經忘記了自己當初的目的,奧托的詭計已經完全拋在了腦後。
「你們這群傢伙還真是了不起啊。這也是那混蛋的指示嗎……說點什麼啊」
準備在森林中追逐奧托的加菲爾回頭看到了矗立原地的龍車。
避難民沒有乘坐的假貨龍車兩台。雖然是這樣拉龍車的兩頭地龍是真東西,從奧托和加菲爾見面到最後都是屈膝坐著貫徹著一副關我屁事的樣子。
「不要隨便亂動我就不會加害你們嗎。聰明的判斷啊。實際上我也不會做不必要的殺害吶」
動了動脖子,加菲爾朝著龍車拉著的客車中再次伸出了手。
為了確認村人們的臭味而拿出了散佈源頭的大量衣物。雖然剛才就很仔細的確認了,但是可能遺漏了些什麼。
朝著雜亂散落的衣服走去,加菲爾遠望著座位和角落。目所能及之處沒看到什麼東西,稍微搜索了一下後準備從客車上下來了。
「────啊?」
回頭的視線前方,客車的門內側有著似乎為了隱藏起來而貼著的什麼東西。
被風吹起的白紙,就像是為了不讓內部看到而設置起來一樣。
────有著不好的預感,加菲爾朝著門走了過去,將被風狂亂的吹起的白紙撕下在手中攤開。
然後,
『────有像這樣放在手中的價值哦』
看著上面寫的文字加菲爾的視線被盛怒的紅色充滿了。
下一個瞬間,加菲爾從座位上跳起,黑色方塊般狹小的房間中產生了爆炸。被暴風般的聲音驚動了蟲群,將加菲爾的怒號包裹在其中。

※ ※ ※ ※ ※ ※ ※ ※ ※ ※ ※

────對於幼小的奧托·思文而言,世界曾是個地獄的搖籃。
「────」
「×××××××××」
「※ ※ ※ ※ ※ ※ ※ ※ ※ ※ ※ ※ ※」
「***************!*!*」
不分日夜的,奧托的耳中持續著理解不能的話語。
在地上坐下的時候,耳邊有時會響起低語,有時如同遠方的叫喊聲,有時如同歌唱般的聲音,又有時如同臨終時的慘叫,彷彿世界時常在提醒著奧托與它的聯繫。
不管到了世界的何處,聲音都伴隨追著幼小的奧托。
沒有休息的每一日。不間斷的回聲,不協調的合唱。一切的一切都彷彿沒有任何配合的地獄的合奏曲,如日常一般在奧托的身邊持續著。


────為什麼大家可以在這麼吵鬧的世界中理所當然的生存下去呢?
連旁邊人的聲音都聽不到的地獄之中,奧托抱著如此的疑問。
被雙親抱起著的時候,露出笑臉說著什麼的時候。但是,那就算是多麼充滿著愛情的話語都到不了被巨大雜音吞沒的奧托的耳中。
察覺到兒子異樣的雙親馬上帶著奧托去找了醫生。
不笑,不怒,不哭。不會表現出各種各樣的表情,甚至連外界的一切都不為所動,奧托對世間的一切都感覺不到。
因此在雙親的擔憂下作為一個無感情的人類渡過了幼兒期。
幸運的是思文家中是可以維持中流水準的商業家族,作為給孩子求醫的積蓄綽綽有餘。
但是,奧托無論見了什麼醫生都查不出異常。當然。對於他的症狀來說,就是聽不到聲音重度的耳聾。
大兩歲的哥哥,小兩歲的弟弟。和奧托不一樣如正常人一般生活著兄弟們沐浴著雙親的愛情健康的成長著。雙親的關心漸漸從奧托身上淡薄,三人分的愛情漸漸被兩人分攤,奧托漸漸遠離了親情的溫暖。
對於這樣的兄弟和雙親,奧托也並沒有感覺到憎恨和嫉妒。那時候,憎恨著誰,羨慕著誰,亦或者正面亦或者負面的感情都不存在,兄弟對於說不上半句話的奧托很有耐心的在交往著。雙親的感到心累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吧。
如果自己處於當時兄弟二人不管是誰的立場上,像那樣的拚死的解釋也不明白,家族的溫柔也不理解。所以,奧托對於家族是十分感謝的。
就算聲音傳到不到,文字的話就可以進行溝通吧。
發現這個的是給奧托讀書的哥哥。
文字的學習當然也是十分困難的。
要說為什麼,為了認識文字而發出聲音傳達不到。僅僅是理解文字組合起來的內容,奧托就使用了超過普通孩子十倍的時間。
『────一直以來謝謝你』
第一次在紙上書寫出來的文字,看到了這個的雙親流著淚將自己抱緊,奧托至今都可以強烈的強烈的感受到。
因為自己理解了感謝的感情,自己應該做這樣的事。因為尚且年幼就這樣判斷了,自己如此義務性般寫出來的話語,使奧托的內心第一次有了波動。
────發出聲音,喉嚨干的似乎要哭了出來,恐怕是出生以來的第一次也說不定。要說為什麼的話,奧托正在進行第二次的發聲。
「Fu~a ga to ku ga o i ta ji ji ji ji」
「AGATEGATAGFATTTETAADAERTERA」
「MiーMiーMuーMiーMiーMeーMiー」
無法的理解地獄的合唱,逐漸理解到規則性的時候是,奧托第二次的發聲後不久。
至今為止蹂躪鼓膜的無數雜音如今確實減少了,而且確確實實是由奧托自己的意志來進行挑選。
然後完全的由自己的意志將周圍的聲音隔斷的是在奧托八歲生日的時候。
幾乎變為一個正常人的奧托,開始如同像給予在沙漠中落難的人們水源一般,貪婪的吸收著各種各樣的事情。
原本,奧托不得不放棄對於八歲的小孩來說需要學習的東西。文字的學習,就算增加學習的時間,就算如此奧托的理解力也比同齡的孩子差上許多。對於這些落後,奧托靠著集中力為武器一口氣將之縮短。
奧托·思文這一少年沉眠的才能逐漸開花結果。
和哥哥及弟弟相比也毫不遜色。不,是比兩人更加之上的思考力和理解力。發揮著罕見的學習力奧托漸漸在同年的孩子中展露了頭角────。
────然後,漂亮的在人際關係中失敗後被孤立了。
「為什麼大家可以在這麼困難的世界中理所當然的生存著呢」
如同心懷好感的少女般漲著臉頰,表情紅腫著奧托抱著膝蓋小聲低語著。
迎來十歲的奧托為了不讓商人的孩子之名蒙羞而努力學習著。這個時代小孩並不是在很小的時候就可以收到教育的環境。奧托無疑問是在很好的環境中長大,隨後期待著今後和同年代的孩子們一起度過的美好的每一天。
只是問題是奧托的感情表現和精神年齡的問題,比同年代的孩子們晚了7年。
對於大多數的孩子認為的肯定會失敗的事情做了之後也確實失敗了,但是對於奧托來說是可以做到的事情做了之後也同樣失敗了。只是,就算是對於多數孩子而言的時間中有著幼小的時候做什麼都被允許的事情,對於早已過了那個時候的奧托就算做了產生的也儘是些說不出來的結果。
再加上運氣不好,奧托·思文完全是一個有著不幸所加持的少年。
對於雙親而言奧托的不幸就從產後在產湯中溺水就開始了。明明沒有那個意思,從樓梯落下,吃了飯菜中夾雜著鳥的糞便,被花瓶弄濕,頻繁發生不幸的事情。
自己沒有自覺是因為從小就沒有不幸這樣的感覺而被培養長大的。
發現這感覺的時候回首自己的過去,奧托對於自己的經歷愕然了。
到底做了什麼人類才會渡過這樣被運氣拋棄的每一日呢。
「`Ōkī, tōtta, ima, tōtta, mō, itta'」
「Hikaru, hikatta, hikari ga, to oi, Hikari, Hikari, hikari tte」
「喂,魔物會來哦。喂,魔物會來哦」
再加上那時候就算有意識的將其隔斷的雜音發生了變化。
由什麼意義都沒有的合唱逐漸變成帶點什麼意思的話語。
雖然大半都是聽到了也不明白是什麼的話語,但是從不理解變為理解的事情奧托逐漸理解了那幼小時地獄的正體。
看起來自己有著可以理解人類以外生物話語的能力。
發現『言靈的加護』是奧托自己在過了十一歲的時候發現的。
之後奧托為了知道自己加護的力量的界限,跑到了鎮上各種各樣的地方嘗試著加護。經過多次失敗後,奧托發現自己可以對智能較高的生物傳達自己的意思。
隨後,在和自家飼養的地龍進行話語交流的時候被兄長看到了,自己坦率的說出了從小就有的加護。
「恩、這樣嗎。嗯……那個呢……奧托。那個力量,嗯,真厲害。恩、因為我覺得很厲害……所以。不要在別人看得見的地方使用哦」
持有加護就代表著被世界所祝福著,但是不是對於持有技能的人誰都會敞開大門歡迎你。要是對眾人有利的加護就算了,奧托那力量只能對自己使用,要是用來作惡小孩子的心裡可是有各種各樣的方法。
奧托同意兄長的意見並點了點頭。
和臉色發青移開視線的兄長做了約定,奧托決定不讓周圍知道自己有著『言靈的加護』。
這個力量不僅僅是自己,也有可能給周圍的人帶來危險。
幼小的少年心中燃起了不得不保護重要的家族的使命感。
『言靈的加護』的存在被知道,被同年代的孩子們認真的討厭是從和兄長約定後的三天。
再次悄悄的和地龍對話的時候被弟弟看到了,奧托沒辦法只能也和弟弟說明了自己的加護。然後向弟弟傳達了哥哥的擔心的話語,自己的力量過於危險,這件事作為兩兄弟間的秘密保密了下來。
然後第二天,驕傲的將奧托的力量告訴自己朋友的弟弟將他們集中了起來,奧托和蟲子們對話再次見到了數年不見的地獄。
『言靈的加護』的缺點是為了意思相通而必須要使用對方的語言。簡單來說就是奧托和地龍對話時必須要使用地龍的嘶鳴,和蟲子對話的時候必須用蟲子的叫聲。
讀不懂空氣,喜好和蟲子對話的傢伙為奧托加上這一名號的就是這一瞬間。
從那以後奧托將『言靈的加護』的封印起來,絕不會再第二次使用。多年後自己被打上的惡評被消去了,成功的從多數人的記憶中抹去了。
成功做到這點的時候奧托已經是步入少年的十四歲了。已經進入了多愁善感的年紀了。
年齡已經十四歲了,但是對於內心的成長並不能通用呢。身體開始逐漸步入大人的階梯,手腳變長的時候奧托少年有著這樣的對於他容貌的形容。
灰色的頭髮,稍帶點不幸的溫柔的面容。平靜的眼睛,對於事情拚命的性格。對於這意外容易激起母性的奧托少年也逐漸像個年輕的孩子一樣對於男女關係有著興趣────
之後使用『言靈的加護』對這小鎮上最大權利者的女兒為敵人使用後自己被流放了。
奧托少年成為十五歲的時候眼前正好是一個寒冷的季節。
事情的經過已經沒法一筆帶過,簡單來說就是被捲入了愛恨交雜的戲劇中的結果。
鎮上最有勢力的權力者的女兒的生日聚會上,她的戀人因為她和不是自己的其他男人在一起的事情發出怒吼並過來了。被當做攻擊對象的就是和她在對話著的奧托。
完全不給奧托回答的時間直接臉頰發紅的朝著奧托大罵著「喜好和蟲子對話的傢伙!」。
久違四年的被挖出過去的奧托再怎麼這個時候也不可能保持平常心。
於是奧托解開自己已經施加已久的封印,為了讓自己的嫌疑徹底洗清而全力行動著,傾聽著鎮上所有生物話語的結果就是徹底追查出在這問題之夜中和問題之女有關係的男人總共有七個,對於那個可憐的男人「看來你是第八個呢!」這樣輕鬆的傳達到。
被男人毆打後,被異性關係暴露了的女人僱傭的殺手追擊,奧托不得不從生他養他的故鄉逃脫,在父親的打理下拜託了熟人的商會轉移了。
在修行結束後作為一個旅行商人的是奧托·思文十六的時候,作為一個男人獨立了。
奧托的行商之旅正可形容為苦難不斷。
不幸的加護就算經過多年也沒有放過奧托。運送易碎品的偏偏被惡劣天氣襲擊,為了縮短行程而進入山中被山賊襲擊,和其他旅行商人組隊行動的夜裡野營時只有奧托一個人被蚊子襲擊。
就算如此不幸,奧托依然沒被毀滅的生存下去是因為其有著和不幸比肩的優秀的商業才能。
沒有大賺的事情,也沒有過很巨大的虧損。正所謂正負相抵,作為旅行商人找到了奇跡般的平衡,頹廢的就這樣過了四年到了其二十歲。
沒有想過回到朝思暮想的故鄉是因為有從故鄉被趕出來的時候帶走的,從小的時候就交往著的地龍弗魯夫(フルフー,Verhoe)
說實話對於使用兄弟們所擔心的『言靈的加護』才能溝通的弗魯夫有點複雜的心情,但是如今確實是緊緊聯繫在一起的重要的家人。
不知為何沒和其他旅行商人組隊的奧托在一個人的夜裡和弗魯夫交流來排解孤單。
趕緊睡覺吧,弗魯夫這樣彷彿掩飾害羞般的說著話。
夜裡圍著火堆發出地龍嘶鳴般的他的姿態,其他的商人會迂迴著走開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就這樣毫無變化的日子,對於旁人來說如同一杯白開水般的日子,但對於當事人來說十分拚命的日子的奧托迎來了轉機。
────錯過了商機,完全搞糟了。
那時候奧托要販賣的是油。迎來寒冷季節的北國古斯提克可以賣出很高的價值、從赤色臉頰帶著眼帶的鬍子男那聽到的。奧托將持有的鐵製品換成油,意氣風發的朝著古斯提克前進了────沒想到正碰上國交斷交的時期,將商品賣掉的目的完全失算了。
更加對他造成會心一擊的是聽到了處理掉的鐵製品在王國正在高價收購中。
察覺到了自己上當的時候,奧托注意到自己作為旅行商人的生命正處在危機中。
總之如果找不到一發逆轉的機會再起的話,那就不得不把弗魯夫賣掉了。甚至還可能哭著回到老家的可能性也有。
對於奧托來說那是決不能踏入的領域。
和家人已經5年不見了,奧托心中仍然殘留著對家人熱愛的碎片。如今的自己可以勉勉強強生存著是因為家人們對於幼小的自己沒有捨棄的原因。
自己小時候的十年,奧托已經為家人惹了一生份量的麻煩。從如今開始的一生不得不償還自己對於家人十年份的恩情。
有借有還才是正確的。因為奧托·思文是商人的兒子啊。
────因為有著說出有賺頭的旅行商人在,奧托就和他一起行動了。
要說為什麼那個委託並不需要必要的商品只需要地龍的腳力。只需要用龍車載著人帶著多數人移動即可。
不管三七二十一奧托對著弗魯夫使用『言靈的加護』目標是比誰都要早的到達約定的場所。
行駛在惡劣的道路上,走著已經不能稱之為道路的道路、弗魯夫發出「別再這樣干了吧,小少爺」這樣的制止的話語、奧托比誰都拚命的趕路著。
然後、
「哦呀哦呀哦呀……這麼著急是要去哪啊……desu!」
變成了恐怖的事情。
被瘋子一樣的人抓到並囚禁起來、奧托意識到自己的不幸真的真的迎來的最高潮。
和弗魯夫分開,身體被剝了個乾淨投進冰冷的洞窟,等待著他們奪走這如玩笑般的性命的時刻。
這時候的奧托的內心沉浸在多麼程度的絕望之中呢,到底誰可以理解呢。應該是誰都不能理解的。
要說為什麼的話,奧托動用了全部的力量為了逃走,『言靈的加護』全開摸索著從這個集團的魔手中逃脫的方法。將那奧托的反抗精神摧毀的是壓倒性的寂靜────『言靈的加護』全開的話本應該會如同幼小的時候一般地獄再開才對。
那心中忌諱的雜音一絲都聽不到。
蟲子和小動物,森林和洞窟,或者說到處都應存在的生物們,都在眼前那惡魔般的存在隱藏了身姿────奧托察覺到了地獄。那覺悟中的地獄就在其眼前,奧托完全將內心隔離了起來。
眼神失去力氣,迅速的力氣從全身消失。已經無論做什麼都已經沒用了。不管做什麼都會碰壁,最後在這冰冷的洞窟中結束。
連眼淚都流不出來的絕望感。在空虛的現實中忘記時間的流逝的時候,突然訪問的是拯救了奧托·思文命運的存在。
「歐拉!魔女教的傢伙全部都一視同仁!這也是沒辦法的呢!」
在洞窟中巨大的聲音迴響著,進入忘我境界的奧托被拉回了現實。
抬起臉用嘶啞的聲音來呼救後。隨後注意到那個現身的是,有著狗一樣長相的身材高大的獸人操著卡拉拉基腔的他將奧托解放了。
「小哥運氣真好呢!我們大概已經將那些傢伙全部殺掉了呢!稍微晚一點就沒救了呢! 千鈞一髮!千鈞一髮呢!感謝我們是當然的,之後也要感謝作為大將小鬼呢!」
「大,大將小鬼……?」
動了動被束縛住的手腳,奧托對於白癡一樣笑著的獸人的話語歪了歪頭。
他對因為疑問睜大眼睛的奧托用手掌拍了拍其的背,奧托發出了悲鳴、
「大將是大將!小鬼是小鬼!合在一起就是大將小鬼了!指示我們來到這裡的頭頭了!明明腦袋看起來很好用呢,真的是人不能貌相呢!嘎哈哈哈哈!」
「哈,哈啊……我知道了。總之、十分感謝。對了,對那個人也是……」
為了道謝而抬起頭的時候奧托突然注意到了。
獸人看著奧托的表情,露出了吃驚般的表情。不明白那反應意義的奧托,獸人意外的從懷中掏出白色的手巾遞了出去、
「怎麼了,哭的話自己一個悄悄的哭啊。男人在別人面前哭不是很不好意思嗎」
「誒──……哭?」
「撲簌撲簌的流淚了啊!那不是哭那是什麼!汗嗎!心之汗嗎!小哥,這樣的事情在卡拉拉基的傢伙裡面也算不上是笑話啊!」
獸人背對著奧托,就如同關心著奧托一般離去了。奧托半信半疑的將布移到了臉上,隨後其吸收了大量的眼淚使奧托大吃一驚。
然後察覺到眼淚的時候,一滴接一滴的不停流了出來。
「啊,可惡……什麼啊,這樣……這樣……」
對於停不下來的淚的奔流,奧托咬著牙將布蓋到了臉上。
不明白奪眶而出的眼淚的原因,腦中被支離破碎的罵聲支配著。
────從連眼淚都無法流出的絕望感中解放出來,所以如今會補償般的流著淚。
「沒,沒死成……真是,真是太好了……」
再次什麼都沒有做成。
受到的恩惠一個都沒法回報。
在那死了的話,奧托就會毫無活著的意義終結了吧。
如今因為續命的事實,奧托意識到了這一事情。
────奧托的人生因為流淚而感受到重生的實感。
誕生於這世上的第一次的哭聲。
知道家人的愛,瞭解了自己的心之所在的第二次的哭聲。
然後是第三次,從已經做好覺悟的死亡中,理解了活下去是什麼意義的今天。
────奧托·思文在這一天,再次發出了哭聲。

※ ※ ※ ※ ※ ※ ※ ※ ※ ※ ※

「────雖然這樣的爭取時間並沒有被拜託呢」
踏著地面,不合適的勤快進行著肉體勞動的奧托苦笑著。
回想起不像樣的哭泣的記憶,想要忘記般的難看,但是那不由自主哭泣的記憶是多麼重要的事情,已經連想忘都忘不掉了。
那時候、幫助了奧托的名叫里卡多的獸人,拜託其將奧托大哭的事情保密了。作為代替的,總有一天不得不回報他。
然後
「有借有還。────要說為什麼的話我是商人啊」
────拯救了其性命的大將小鬼。
對於菜月·昴,奧托·思文有著不得不報恩的借債啊。
對於拯救自己性命的恩義,哪怕耗費了自己的全部也要回報。
這是對於商人來說理所當然的事情。
更何況────
「────這可是朋友的委託啊!!」
無論是作為一個商人的奧托,亦或作為一個人的奧托,命令自己如今立足在這裡。
所以奧托·思文才會迎上如此勝算渺茫的戰鬥。
將勝算置之度外的賭注、賭上自己的全部,為了將其累積在菜月·昴的勝利之上。
這才是奧托的商人之魂及友情之證。


────遠方殘留的龍車的一角,聽到了獸人怒號般的咆哮。

有著即將開始戰鬥的預感、奧托將自己持有的加護解放────將自己的身體委任與懷念的地獄之中,為了竭盡自己的全部力量,向前邁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67160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20 篇留言

小林幸子
勤勉~

10-27 23:54

Ricky
感謝大大

10-27 23:57


基友的回合

10-28 00:06

死掉的音無
奧托帥慘了(≧∇≦)

10-28 00:43

簡單說
加護的對決!

10-28 01:03

diasee
基情四射~~

10-28 01:17

熾之音
奧托的回合!
還滿喜歡這種普通人對上比自己強好幾倍的人的戰鬥阿~

10-28 03:55


"而且她們有著定期進食的習慣沒法接受指示,不然的話會漸漸在森林中'引'來活動界限而蜷縮被拋棄。"...用'迎'會不會比較好呢?
"被雙親抱起著的時候,露出笑臉說著什麼的時候。但是,那就算是多麼充滿著愛情的話語都'倒'不了被巨大雜音吞沒的奧托的耳中。"...是'到'嗎?

...看來奧托總算從路人甲進化(?)成男配角(?!!)了...期待接下來的活躍...

感謝版大的勤勉

10-28 04:08

東堂刀華

10-28 07:34

NG的凱
奧托喔喔喔喔喔喔,男二股我全買你了!!

10-28 08:50

Guek
戰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10-28 09:12

MilieMie
看來基友1是尤里烏斯 基友2就是奧托了 真是複雜阿

10-28 09:16

Safe
突然覺得奧托有點帥!!!

10-28 15:30

伊莉雅我老婆(花)
所有配角都比主角帥系列

10-28 16:41

疾風雷雨
戰神奧托帥到爆炸啊!

10-28 17:09

異思者
可惜下一回不幸值就爆了

10-29 19:39

熾炎之翼
奧托好帥啊

10-29 23:03

不朽者
幫486QQ

10-30 19:18

elle10368
我還以為奧托的家族跟魔女教有仇呢 看來我想多了 原來是言靈加護害的 不錯的設定[e27]

11-22 18:31

stray
感謝大大翻譯

11-27 19: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0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105 『行商人的... 後一篇:第四章107 『最後的陷...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