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達人專欄] 三流

作者:教授│2016-10-27 04:45:56│巴幣:36│人氣:452
  畢業那年,我才知道高一的陳同學退學已久,而且退學後的日子過的並不好,最後陳選擇在公寓自殺。人是沒死,不過是醒不來了。

  陳的成績並不理想,那時老師還指派我去教他數學,又過了一陣子,老師還多指派了國文小老師江同學跟英文小老師蔡同學去。這件事情令我印象深刻,老師是那種不願意放棄末段學生的人,但是江就不是了,他一開始除了拒絕幫忙之外,還順便數落了陳。

  「垃圾的困境是垃圾自己愛才這樣的,我幹嘛把我的時間跟著這種廢物賠進去?」江當時這樣在辦公室對老師咆哮。因為騷動太大了,其他沒課的老師過來勸阻,跟江講了很多大道理,江才勉為其難的接下工作。

  江成為了我們這群協力者裡頭唯一有錢拿的,因為只有錢才能弭平他的怒火。原本老師也要發給我跟蔡薪水,但我跟蔡都拒絕了,畢竟我們覺得只是舉手之勞而已。一開始我跟蔡還偷偷嫌棄江的小心眼,但開始幫忙之後我們才明瞭為什麼江當時接工作會如此的憤怒。

  原本是跟陳說好,每天放學固定發題目給他回家操作,這些題目他可以挑喜歡的時間來問我。陳沒有一次答案正確過,起初我以為他是真的不會,直到有次題目的答案清一色必定是有小數點的個位數時,他給的數字都是幾十、幾百、幾千,去詢問陳怎麼錯的那麼離譜?是不是只是亂填答案?他老老實實的跟我說「是的,對」,然後叫我不要管他。

  至於蔡那邊的情況,似乎也不太樂觀,因為他給陳的題目,不論是語法也好還是選擇題也好,陳都只是胡亂猜題或是亂填幾個他知道的英文字詞,蔡因為人很內向,所以每次只能當場放過他,就這樣讓問題一直重演。

  我跟蔡為這些事情焦頭爛額,反而是一開始最生氣的江看起來卻是怡然自得。

  「死白痴,我早就講沒必要跟廢物瞎鬼混。」跟蔡去問江的時候,江如此回我們。

  「我一直覺得很奇怪,你好像提到陳思能就一定會講得很難聽,你是不是很早就知道陳思能的情況是這樣?」蔡皺緊眉頭地問。

  「小可愛,你知道我是什麼社團的人嗎?」江咧嘴的笑了笑。

  「吉他社?」蔡答道。

  「對的,那小可愛,你知道陳思能他媽的也是吉他社的人嗎?」

  「呃……你這樣一講我好像有點印象。」

  「那你這腦殘問他媽這什麼低能垃圾問題?」

  江用力的站起來,嚇到了我跟蔡,但他只是把椅背轉到前面,趴在椅背上坐著而已。

  「吉他社沒事會抽點時間填詞作曲,這是前前社長開始的優良習慣,接著我跟思能小可愛一起進社團打拚。到這裡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人回應,江吹了一下自己的瀏海後繼續說。

  「陳思能老是跟我們講他的曲子跟詞多用心啊……Bla bla bla,然後實際表演之後才發現他媽的根本就是在亂搞一通,我們給他建議後他居然回我們什麼『可以拜託你們用大腦去思考我詞的意境嗎』、『你們也不是什麼大師要指教我什麼』、『我的吉他老師比社團老師強,他都在活動擔任評審』……等等等。他媽的根本就只是自我意識過剩好嗎!」

  「好,等等,先回到正題。你的國文怎麼教他的?」我在江準備開口先打斷了他的話,看能不能把問題拉回正軌。

  「題目扔給他,跟他說:你愛寫你寫,不寫拉倒。反正你程度就這樣了,在想讀哪所大學之前先想想你有沒有辦法從高中畢業吧。」

  「你幹嘛這樣羞辱人家?也太低級了吧?」蔡似乎聽到有些上火。

  「你不要自我意識過剩,會有人來羞辱你嗎?不至於吧?」

  「他自我意識過剩也只是在吉他社的時候啊!沒必要連他的成績這些不相干的事情一併罵下去吧?」

  江哼哼的笑了幾聲,說道:「套句我朋友說的,屎就是屎,我沒有必要去咀嚼、體會一坨屎的口感層次,能明白嗎?」

  江的笑聲停了一會後又繼續,蔡好像想回他什麼但是又不敢回,這次對於協助課業的問題就這樣不了了之。

  「我想我們直接放棄幫忙吧,就結果看來我們三人都對思能的學業沒有幫助啊。」我向蔡提議去找老師把工作推掉,蔡沒多說什麼,只是點點頭。

  而後我、蔡跟江都卸除了職務,陳的成績依然低落。

***

  確定好高二分班情況的那一年,我看見陳躲在樓梯口哭。原本我不想理他,可是看他好像沒有衛生紙了,我只好過去幫他忙。

  禮貌性的問他一句怎麼了,原本我期待他回一句「沒事」然後打發我走。可是我沒想到他開始跟我抱怨一大串。

  「我已經很努力了……為什麼大家都要嫌棄我!」

  「我的吉他是存了……嗚……好久的錢,跟媽媽拿了一點,才買下來的,為什麼要這樣把我的吉他……嗚嘶……砸壞?」

  「我……我……嗚嗚……」

  眼前的人實在是很難讓我把他跟「自我意識過剩」幾個字聯想在一起。眼看他衛生紙又快用完了,我把我剩下的衛生紙全都給了他。

  「誰砸壞了你的吉他?你需要我幫你什麼嗎?」

  「江……江奕綸……」

  也是,我問這麼什問題,會這樣幹的人也沒幾個吧。

  「我去幫你買幾包衛生紙好嗎?你在這裡等我好嗎?」

  「好……」

  當時去合作社的路上,我一直在想這是怎麼一回事。然後我碰到了江,江在吃他的洋芋片,而後我跟他打了聲招呼,接著用力往他的臉揍下去。

  我還記得當時有人嚇到尖叫起來,原本我還想補江幾腳,不過被教官制止了。我跟江被帶去教官室詢問是不是有什麼糾紛,當我很猶豫要不要把江的事情跟教官說時,江開口了。

  「抱歉,教官,我跟清雲同學就是兄弟一場。啊兄弟嘛!難免有些摩擦,我想可能是有什麼誤會吧?如果他不想講我覺得也沒關係啦,我等等跟他談談就好了!」

  「你以為這裡是哪裡?兄弟?你以為你在混幫派啊江奕綸?動手動腳就是不對,我管他想不想說,他就是要給我說!林清雲你最好給我把事情講清楚!」

  我依然在猶豫要不要把事實說出口,教官的咆哮聲不知道是不是迴盪在整個校園裡。我不知道陳此時是不是依然在等我的衛生紙。

  「其實我跟林清雲有感情上的糾紛啦,只是我不好意思講。教官,真的,我們覺得這很難堪,我也不想講,我想他不想講真的有他的理由啦,拜託啦教官!」

  你他媽誰跟你有什麼感情糾紛啊?還是你他媽現在是在暗示我你也是同性戀?

  江說完話以後,教官只是繼續瞪著我。

  「你的同學處處護著你,看他這樣子也不是什麼壞胚子,值得你這樣惹上風險來揍他?感情糾紛這種事情你們有問題也可以找教官協助啊。」

  教官嘮叨了一堆處理感情糾紛的辦法,然後告知我可能會吃上大過以後,把我跟江從教官室放了出去。

  衛生紙還沒買,我想趕快回去找陳,但是江拉住了我的手。

  「你還沒跟我解釋你幹嘛揍我啊,大哥。」

  「下次再解釋,我現在有點忙。」

  江果斷的放開了我,我用最快的腳程去找陳,但是當我回到樓梯間的時候陳已經不在了。

***

  早上的時候,江拿了一杯很貴的飲料放在我桌上,他自己也買了一杯在喝,然後坐在我前面同學的位置上看著我。

  「我比較不懂禮數,可能哪裡冒犯了你,先跟你說聲道歉。這杯飲料是補償你的,希望你能收下,也希望你能告訴我原因。」

  「你他媽是不是砸了陳思能的吉他?」

  「是,所以這就是你揍我的理由?」

  「陳思能昨天在樓梯間一直哭,你知道嗎?是有什麼理由可以讓你這樣糟蹋人家?」

  「因為陳思能說我是個三流的創作者,所以我拿他的吉他砸他,順便把他的吉他給砸爛,這就是事情的經過,你清楚了嗎?」

  我有些狀況外的看著江,江則是鎮定的看著我。

  「我的老師跟我爸,花了不少心思教我去作詞作曲,我可能不是個很優秀的創作者,因為我還在摸索,但是鑑賞能力上是不會到三流這般程度的,我也是花了很多時間在跟這二位長輩學習音樂。」

  江吸了一口飲料,繼續說:「因為要比賽,社團總得把一些不夠資格的剔除,所以在排定要推出去比賽的人選時,我們一致決議要把陳思能給排除。接著陳思能就說了:憑什麼像江奕綸這種三流創作者有資格批評他的東西?像江奕綸這樣的腦殘才應該被剔除,不知道是哪些白痴教他彈吉他的。」

  「前幾次侮辱我,朋友叫我忍著不要跟這種白痴計較,我也是嘴炮完就算了,但是侮辱我爸跟老師這就不一樣了,我想他如果知道我爸跟老師都是很有名的創作者,應該會嚇的半死吧?但是我不想跟他講太多什麼身家背景,我覺得暴打他一頓勝過千言萬語。」
  
  我覺得有些羞愧,羞愧自己沒搞清楚就去揍人。雖然江的行為也不是正確的,但也是情有可原的。

  「好了,幫我保密,我只需要大家知道我會彈吉他、懂音樂,我不需要讓人知道我出自哪,能明白嗎?還有,我他媽的如果真的是三流創作者,我想我根本沒辦法贏得任何比賽、接棒社長的位置、甚至是得到我爸和老師的認可。」

  「好,我不會跟別人講。對於揍你這件事情我感到很抱歉,希望我能補償你什麼。」

  「小可愛你他媽在三八什麼?我沒有要跟你計較就沒事了,就這樣。腦殘也要有個限度。」

  江離開了剛剛的位置,回去他的座位忙他的事情。

  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了我揍江的事情,但是沒人知道原因是什麼。陳也知道,不過我想他可能是我跟江之外可能會知道我揍人理由的人。當我向他道歉放鴿子一事時,他反而跟我說了聲謝謝,所以我想他應該知道吧。

  此後我不再去想江跟陳的事情,江跟陳看起來也很正常,然後我們就分班了。就這樣直到高三畢業,我才知道陳在分班後就退學了,還有自殺的事情。

  事情是江告訴我的。因為摔爛吉他這件事情,江的父親非常憤怒,壓著他去向陳家人道歉,而後他父親一直跟陳家人有很淺的良好關係,或許是基於一種補償心態吧。江是這樣說的,他說就跟他把頭剃光是一樣的道理,都是為了懺悔。

  江常跟我說,如果陳沒有這樣百般侮辱他,他也不會抓狂;可是如果他自己也沒有拿吉他打人、砸爛吉他,也許對方不會退學而且還活的好好的也說不定。江後來只要想到這件事情,都會問我:他是不是就是悲劇的元兇?然而我只能回答他:不知道,也許事情無法挽回了也只能不去在意,更何況也許殺死陳的是退學後的種種不快,所以你大概不是兇手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6640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廢文魚缸|柳與暮

留言共 11 篇留言

Noctis&Ghoul─食夜鬼
看到沒有衛生紙時,我忽然有種被抽離出來的感覺,然後笑了WWWWWW

嗯,看完後忽然覺得一股,「江同學和蔡同學有事嗎?」,一個有點小白,一個有點小衝,湊在一起這個是要鬧哪樣啊?

然後主角有點容易被帶風向,而且好像不看交情或是保留懷疑,不管誰說什麼就全信了OAO

10-27 05:14

教授
我以為蔡同學是最沒事的居然XDDDD10-27 05:18
Noctis&Ghoul─食夜鬼
因為我剛剛想到一個問題,萬一他有女友,女友和他說誰誰誰偷摸她,或是哪個變態騷擾他,那還不人仰馬翻?

然後再慘烈一點的,那女友只是覺得好玩,或是根本誤會人家,那蔡同學不就糗大了OAO

10-27 05:23

教授
我想你可能誤會了什麼或是我現在熬夜傻了XD
蔡負責當英文小老師
陳跟江有社團摩擦,主角介入了江跟陳的紛爭~
大概是這樣吧,以上四位照我的設定其實都是男生10-27 05:35
Noctis&Ghoul─食夜鬼
不是啦,我的意思是按照那種聽幾句話就打人的性格去推敲,這個性格很容易被慫恿去打人OAO

特別是有這種性格的人,假設有女友這樣

10-27 05:40

教授
這倒是,我懂你的意思了[e5]
10-27 05:43
Noctis&Ghoul─食夜鬼
ㄎㄅ,第一個留言的蔡同學,我是要打男主角的!!OTZ

10-27 05:41

教授
難怪wwwwwwwwwwwwwwwwwwwwww10-27 05:43
Noctis&Ghoul─食夜鬼
所以我猜是我熬夜熬傻了XDDD

10-27 05:43

兔二:滾你奶奶的
「屎就是屎,我沒有必要去咀嚼、體會一坨屎的口感層次,能明白嗎?」

超能!

10-27 10:19

教授
應該有學到精髓10-27 17:11
芭蕉葉
先笑N熬夜熬到失去分辨能力

這故事感覺隨時都發生在我們周遭……
永遠都有個做事做不好,但不肯接受自己無能,到處討拍,甚至抹黑指責自己的那個人。

10-27 15:09

教授
總覺得你好像知道些什麼XD

個人是覺得不願面對、討拍都還情有可原,那是成長的必經路徑。

但是抹黑、侮辱,我想好好談都不至於需要如此。10-27 17:20
Black
沒辦法小屋留言,只能在這留言,祝賀大大聖誕快樂~ヽ(^。^)ノ☆我很喜歡你寫的文~

12-25 16:14

教授
謝謝,也祝賀你聖誕快樂XD
明年希望有力氣上傳新東西!12-25 17:46
Lyre
哟喔~好無聊就過來晃晃了[e7]

這篇寫得好真實呀
該不會有部分親身經歷?[e1]
以主角的視角來看,有種身在局中,卻又走不進局裡的感覺

整篇看來,江和陳都太容易被情感擺布了
而最後,陳選擇以自殺逃避
所以說,許多人為甚麼會自殺
我想是不斷累積壓抑的情感在獨處時發酵
尤其在夜深時,容易胡思亂想
腦中的聲音迴響久了,便揮之不去
最後造成的結果就是悲劇

(話說納蘭性德有一首詞,很適合這樣的情境:
殘雪凝輝冷畫屏,落梅橫笛已三更,更無人處月朧明。
我是人間惆悵客,知君何事淚縱橫,斷腸聲里憶平生。)

所以遇到灰心事,還是不要想太多
當作大夢一場,醒來就過了吧[e7]

...
...
唉呀...可惡我跑題了[e5]
本來是想講江說話猴塞雷的說......[e7]
對了,主角安慰陳同學時應該要拿毛巾給他,用衛生紙多浪費

最後依我閱文無數(X)的腦袋來看,
你的文筆真的很吸引人[e7]
真棒,真棒~

03-09 01:07

教授
謝謝你的誇獎XDD

遇到灰心事真的不要一直集中注意力去想。
人物的塑造上有參考一些活人所以只能說是小小小部分的事實存在吧!03-09 10:14
✦七維
教授您好,這裡是過路人一枚,因為喜歡,所以想留點什麼,若有冒犯之處還請提醒指正。

很喜歡您的文筆,整篇下來覺得很流暢也很對胃!

如果只看前面的話,會先入為主以為江同學是本篇的反派角色,陳同學一定是有什麼苦衷,而主角與蔡同學便是拯救&化解這段衝突的人,不過結果卻超乎預期的不是這種王道劇情,看完之後更喜歡了XD

陳同學的「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這點由江同學來呈現,作為旁觀者的主角帶著讀者一層一層看下去,覺得非常有趣。原先以為幫陳出頭的主角會選邊站,或者作為調劑站在江陳兩人之間,結果都沒有,了解原委之後他選擇了不再插手,這樣帶著些許無奈的中立表現實在讓我很喜歡。

角色而言私心很喜歡江同學,儘管和主角相比他看起來自私又現實,算是扮演了一個霸凌者的角色,但了解他與陳同學在吉他社的相處後,也是情有可原了;從文末他的反省來看,他和陳同學肯定不是從一開始就如此惡劣吧。

雖然是短篇,但覺得角色們的性格都很鮮明,而且不是平板的那種(有點不會講,比方說角色設定是易怒,變成整篇文都在生氣的角色)。有了前面的故事,到最後一段的後日談時,覺得是整篇的靈魂表現Q艸Q。

感覺江同學是個非常直接且坦率的人,如果這是長篇連載,我一定是他的粉絲XDDD
那句他朋友說的:「屎就是屎,我沒有必要去咀嚼、體會一坨屎的口感層次,能明白嗎?」,有夠實際的XDD

06-10 11:15

✦七維
不過,也說說讓我覺得有點出戲的部分吧>艸<

我對主角形象從開始讀到結尾是:好心善良但無奈→衝動的正義感表現→中立無奈。

先說結論,整篇看下來,我腦中主角的形象其實是偏向客觀、中立的角色。不過這樣的主角,居然因為陳同學的一席話,就問也不問地揍了江同學,從這點上感覺這人有點衝動,雖然也不排除他可能對江本身就沒什麼好感,但後續兩人還是能心平氣和的對話,甚至向江道歉,表示他應該還是個明理的人,所以那段揍人讓我感到有點意外就是XD(雖然意外,不過人本來有許多不同面相,所以其實還是能接受的。)

題外話,戴上阿腐濾鏡後(?),覺得教官那段江同學的應對跟主角心理的吐槽超可愛XDD,若不是文章軸心有點沉重,不然覺得兩人有點歡樂萌XD

江同學用「小可愛」這詞來稱呼主角和蔡也讓我有點出戲,以姓名來看背景應該是台灣吧,這種有點油(無貶意)的說話方式會讓我想到日本動漫就是了XD,而且另外兩人居然沒吐槽XDDD
(刪除線)如果只對主角用小可愛這稱呼就……我非常可以(/刪除線)

不小心就爆字數留了兩段了,希望不會造成壓力……總之很喜歡這篇,感謝教授讓我看到這麼有趣的作品!

06-10 11:15

教授
不會造成壓力,感謝你的熱情回覆~
至於為什麼會放小可愛一詞,主要是我在拿捏置入口頭禪的效果,
不過對於如何無痕的置入顯然我還是沒有太多想法XD

至於「理智的人突然揍人」,
我想如果能透過外在的描述營造出角色內在可能有著怒濤般的狀態,
也許直接呈現出揍人就會更為貼近人性了!

很感謝你的留言,讓我想了很多可以嘗試的角度XD06-10 21:2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x789413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我們不適合... 後一篇:[達人專欄] 潛台詞...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eluoniya想看麥塊小說的人
第二章更新嘍,求支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