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7 GP

第四章105 『行商人的陷阱』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0-26 23:57:11│贊助:132│人氣:8166


「────」
動了動鼻子的加菲爾感覺到違和感停住了腳步。
踏破大地般的疾馳,如同風一樣的身體突然急停。右腳如同打樁機一般刺入柔軟的土地中,土煙四溢中壓低姿態的加菲爾疑惑了起來。
動著鼻子,嗅著周圍空氣的他的姿態其正處在將『聖域』集落周圍包圍起來的森林之中。
已經將有線索的全部場所來回巡迴了一遍,來來回回不知何為疲倦一般跑動著,找尋著早已見慣的嬌小的身影。
心臟的跳動加速了起來,原因是因為有著不好的預感。
有著對自己來說非常不妙的展開的預感。隨著外來人在這『聖域』影響越來越大,連琉茲都展開了和平時不一樣的行動────而且是和自己什麼都沒說的情況下就決定的事情。
「可惡……到底,該怎麼做才好啊」
撓著那短短的金髮,加菲爾撫摸著額頭上白色的傷疤。
困擾的時候,猶豫的時候,內心失去平靜的時候,觸摸那傷口是加菲爾的習慣,是為了讓精神安定下來的標誌性的動作。
觸摸傷疤的時候,想起了負傷時的事情。回想起負上了這一生難以抹去的疤痕,自己最愚蠢的時候的事情,立刻取回了冷靜。
知道加菲爾的人多半會給他貼上淺薄而又有著粗野的性格的標籤。那是他平時的言行舉止和態度及各種各樣的原因統合起來的結果,事實上這個印象是錯誤的。
加菲爾·汀澤爾這一人物,意外的既冷靜又厲害,時常告誡自己要多動腦子。
而且,加菲爾自己的信念────他所期待的未來,為了達到那未來僅僅有著力量的自己是不夠的,他知道著並深深痛苦著。
為了實現自己的願望,要去知道什麼,該怎麼做才好呢。考慮著這樣事情的他心無雜念般的培養出了強大的信念。
但是────
「明明應該是這樣的……為什麼,這傢伙也好那傢伙也罷都自作主張的行動著啊……」
後悔著,苦悶著,加菲爾一邊露出銳利的犬齒一邊小聲低語著。
就像描述的一樣,情況的發展在他疑惑的時候也在繼續進行著。因為其強大的信念而導致其善於強攻,加菲爾對於取巧一類事情並不擅長。
對於『聖域』解放的立場,他的回答一直都只有一個。
就算為了到達那答案過程所經歷無所的分支,只有回答這點是絕對不會退讓的。所以,他會對那思考後所得到的有限的過程多加留意。
但是在那之中琉茲的獨斷和外來人如現在一般的暗中活躍並不包含在內。
悲劇的是,就算他並不會停止思考,就算有著豐富的經驗,也有沒有異於常人的智商。有的只是以必死般的心情去努力著。僅僅如此。
「────」
嘶嘶,這般強烈的鼻息,加菲爾將金色的眼瞳瞇了起來。
嗅出了什麼,這樣確信著的時候背上的毛髮立刻倒立了起來,略微彎曲了膝蓋跳躍了起來────再次展開了行動。以樹枝為立足點,利用他們高跳並迅速的在綠林之中進行著無數的跳躍來回,追尋著嗅到的痕跡。
「鬼鬼祟祟的……想幹些什麼,啊!?」
露出牙齒,帶著略帶焦躁的聲音咆哮了出來。
發出類似貓科動物般兇猛的咆哮,加菲爾雙眸中蘊含著激怒在其中。
他的鼻子嗅到的是,過於多的生物的臭味。汗臭,踏倒的土地和青草的臭味,懷抱不安的人類身體中露出的刺激性的臭味,臭味,臭味,臭味────。
「────!!」
那完全就是彰顯著大舉移動的人類的臭味。
數量不下十,接近五十的大量的臭味。如今的『聖域』有著如此人數和在這種情況下移動可能性的只有可能是一個集團。
────羅茲瓦爾宅邸附近的村莊過來避難的,避難民們。
為了讓他們遠離危險而來避難的傢伙們。忘記了這施與他們的恩惠,在這種時機下行動起來是什麼意思。
「那個混賬……別開玩笑了!!……!」
加菲爾腦中浮現出的是短黑髮的看不順眼的少年。
眼神兇惡的,嘿嘿傻笑著的態度輕薄的引人注目的人物。明明應該是這樣的,有時又會露出看透什麼般透徹眼神的男子。
就像,看著不是這裡不知何處的眼神,對於本已經是加菲爾看不順眼的男子更是雪上加霜,所以讓加菲爾感到不快也沒辦法吧。
那個,這件事情是那本就看不順眼的男子引起應該沒錯。
對於避難民突然的行動,是那男的煽動的原因也明白了。不知為何,避難民們對那少年抱有著巨大的信賴感。
沒什麼力量,也沒感覺到什麼特別的能力,只有嘴上功夫的那個男的。對於加菲爾來說,那是世界上最應忌諱的,弱小的,愚蠢的,自私的生物。
果然應該早早的由加菲爾自己出手解決,加菲爾不由得這麼想了。
下手的機會明明要多少有多少,他實在是太過破綻百出,與此相對的,對於伴隨著痛苦的問題卻有著驚人的覺悟,於是一直袖手旁觀到現在。
猶豫的代價就是如今的情況。
比什麼都優先的是琉茲這一家人般存在的失蹤,對於威脅『聖域』平穩的傢伙們自己想幹嘛去幹嗎。什麼都不做的話避難民們也沒法找到走出結界的道路。
如果是幾天前的話,但是如今狀況卻有了變化。
「那個混蛋知道了婆婆不是普通的存在了嗎」
加菲爾稱之為試驗場,琉茲稱之為始祖之間,加菲爾家人的琉茲的根源,被稱為琉茲·梅爾少女的沉眠的結晶。
說實話,加菲爾對那結晶體中的東西不抱有一點興趣。
結晶體中沉眠的少女和家人很像,但是內在卻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如果是只有外表一樣內在卻是不同的存在這才是琉茲的話,加菲爾所掌握的就有超過二十人的存在。
對那一個一個加菲爾都抱有對待琉茲一樣的親情是不可能的,加菲爾甚至根本不會考慮這種事情。
加菲爾有著對祖母同樣複製體的自由命令權。並且加菲爾並沒有避諱使用這一權利。就算如此極力的避免使用這一權利的原因是因為加菲爾自身的性格。
與他人交往時用著命令式的方法這件事情並不喜歡。對於自己的命令唯唯諾諾的人型的存在,有一種無法言語的焦躁感。
加菲爾對於結晶體中的少女抱有的就是僅僅這種感慨。
在此以上的感情一點都沒有。本來,加菲爾也不認為自己是一個胸懷寬廣並且交友廣泛的人。
被分配的最初就不多。兩隻手,兩隻腳,一個身體。
可以獻出的東西很有限,所以對於獻出對象的考慮是必要的。
這樣的話加菲爾對於自己喜好的對象以外什麼都不會獻出。
「所以啊……認為本大爺會對你們手下留情什麼的,那是完全搞錯了喲,幼稚的想錯了啊你這傢伙。」
踏斷粗壯的樹木,跳躍著飛向森林的高空。
抱著膝蓋,咕嚕咕嚕的在空中旋轉著的加菲爾的身體,抱著捲起落葉般的壓力著陸了。地面形成了其鞋底般的印子,在樹木間隙間行走發出了如地龍嘶鳴般的聲音。
著地的衝擊分攤到地面上,加菲爾慢慢的伸了伸背。
皺了皺鼻子,並不是在使用著嗅覺而是因為憤怒。擺動著脖子,銳齒卡莫卡莫的響著,憤怒的眼睛上吊著怒視著前方。
加菲爾的正面兩台龍車並行著。
拖著車體的地龍,對於殺氣四溢的加菲爾的存在吃驚著,僅僅處於興奮狀態是因為司機拚命的指揮著。
這個司機是,加菲爾來說也是見過的人。
「還在想著是誰呢,這不是有點失禮的小哥嗎。哈!確實也沒錯呢,你這傢伙也是被那小子慫恿的嗎。」
「那個說法……不,對我的評價我可是充分理解了呢」
對於將手插在褲子口袋裡的加菲爾,車伕台上的人物────半灰色頭髮披下來的久經世故的男子,奧托苦笑著。
他巧妙著操縱著韁繩,為了讓氣息紊亂的地龍可以完全調理氣息。
「誒,真了不起呢。本大爺認真的威脅下,地龍竟然沒有不可收拾的馬上逃命真是奇怪呢。」
「不是這樣喲,我可是拚命的在說服呢。而且,你會來事先就說給它們聽過了」
「啊────?」
對於不能當做沒聽過的奧托的發言,加菲爾的耳朵抽搐般的震著。
無意識的朝著額頭上的傷伸出了手指,加菲爾為了詢問奧托的發言的真意而向前踏出了一步。
「那是,什麼意思啊?你們趁著騷動從這個場所逃出的想法,然後看到了這個情況的本大爺會笨拙的來阻止。是這個意思嗎」
「誒誒,就是這個意思。趁著突發的糾紛,從中獲得最大的利益是我們商人的基礎。而且得到了會得到很多的報酬約定,平安的結束什麼的也沒有考慮過……」
「…………」
擺出計劃被看破了的表情攤了攤手的奧托。但是,其言行舉止中都透露出來的餘裕讓看穿了的加菲爾感到困惑。
沒有計劃被打破時該有的態度。而且,現在的他的態度不就如同可以用自己的手將對手放倒時的羅茲瓦爾的態度嗎。
「那長相和態度……看起來和我在這世界最討厭的混蛋的一樣啊」
「那還真是很過分的評價啊……作為參考,能告訴我是哪方面嗎?為了今後,和你築建良好的關係。」
「哈!本大爺和你嗎?別搞笑了,白癡嗎。────本大爺最討厭的傢伙,現在也在『聖域』最好的房間裡勤快的打攪著」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對於朝思暮想的對象像那樣心醉於自己的情敵,這還真是不好受呢。我真心的也能理解你的心情」
「你那多嘴的嘴巴,看本大爺用力量把他堵上,喂」
對於奚落自己對拉姆感情的奧托,加菲爾焦躁的咂著嘴。
實際上,加菲爾如今對於這狀況也可以用力量來擺平。避難民集團的逃走在被加菲爾看見的一瞬間就算失敗了。
那些傢伙到不了外面。但是無論如何他們都要出去的話,加菲爾會考慮到稍微用點手段的必要了。
如今最重要的是趕緊收拾完這個場面回到『聖域』去。
加菲爾不得不優先考慮的最終也只有『聖域』的維持,這些只是些瑣碎的小事。
「總之,逃脫計劃現在就算失敗了。那傢伙也在的話叫他出來。別做些什麼不好的舉動,根據事情的情況可能會有些對你們來說不好經歷啊」
肚子裡積攢的憤怒,就這點程度可是沒法算完的。
而且加上,加菲爾對那少年────菜月·昴真正在考慮什麼來進行這樣的行動有知道的必要。
突破『試煉』,放出要解放『聖域』的大話就在昨天而已。
就算是考慮他放棄了,但是這也實在是太早了。如果是真的話,那這傢伙實在是太沒毅力了。
看來有將那錯誤的想法糾正過來的必要了────。
「誒,雖然很可惜,我沒法滿足你的要求呢」
「啊?」
「沒注意到嗎?對你來說,現在的我有著和你在這世界上最討厭的人一樣的表情吧。那麼,對那最討厭的人做的事和表情沒辦法思考了嗎」
「────」
間接而又委婉的話語,加菲爾無法理解奧托發言的真意。
但是,加菲爾判斷是不能置若罔聞的話語。畢竟那是有著和加菲爾討厭的男人────羅茲瓦爾一樣表情的人,那就是說企圖著什麼將他玩弄於手掌之中的事情
「……你在,計劃著什麼啊,喂!」
「沒錯。說起你和我共同知道的表情,不是計劃著什麼陰謀詭計的表情嗎?」
擺出一副有害的表情的奧托用手指擦了擦自己的鼻子。對於那個姿態,加菲爾瞇細了眼睛,如此才察覺到那違和感。
眼前的兩台龍車只有兩頭地龍和奧托的存在。
────但是,後面的龍車的車伕台上,本應有的司機卻不在。
不,不僅僅是這樣。
「為什麼,為什麼地龍都害怕的那麼搖晃著龍車了,裡面的傢伙卻一個人都沒露臉?」
「那麼到底是為什麼呢」
聳了聳肩的奧托沒有阻止靠近龍車的加菲爾。加菲爾輕鬆的上了龍車的車體,打開了客車的門。
然後,看了其中的光景,咬起了牙。
「────裡面,誰都沒有喲?」
「這種事情看到就知道了……怎麼一回事!我的鼻子確確實實在移動的龍車中聞到了大量的臭味……!」
一邊唾沫橫飛喊著一邊踏入了客車中,加菲爾的話語說到一般就中斷了。
腳下,踏入的客車中,四散著各種各樣的衣服。大量的衣服。男的也有,女的也有,大人的,小孩的衣服一起丟下,加菲爾對於妨礙了自己的鼻子過於簡單的方法氣歪了臉。
「像這種,騙小孩的把戲……!」
「如今,從和這龍車不一樣的場所,雖然出發晚了點其他的龍車已經朝著『聖域』逃出為目的出發了。已經不是你的足力可以趕上的地步了」
「竟然說從其他的場所?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不使用這森林的獸道,這街道逃出去你以為很簡單就能辦到嗎!肯定會在途中迷失並被本大爺的鼻子捕獲到。而且別以為從這結界穿過去的事情本大爺會不知道」
「也是呢,你能做到多不得了的事情我不是很瞭解。但是」
下到客車外,龍車前的加菲爾和奧托面對面了起來。對於說這話的奧托,加菲爾的一邊胸中感到了焦躁感一邊邁出了步伐。
「你也是對於我的事情一點也不瞭解吧」
「────」
「你是對於我這類人的事情完全不放在眼裡的類型呢。你是最討厭我和菜月先生那樣只有嘴上功夫的人的類型呢。所以,你完全不關心我在幹什麼,也沒有注意到我在這個場合幹了些什麼」
「你在說些什麼……?」
「我這幾天可不只是白白在森林中來回散步,到深夜還在和地龍們在龍舍過夜而已吶。不依賴這條街道逃離的方法我可是已經找出來並教給牠們了喲」
擺出一副自信的表情舉起雙手的奧托。
對於他的話語,加菲爾睜大了銳利的眼睛,並吃驚的張大了嘴。
教給別人,是教給誰呢。是其他龍車的操縱者嗎。如果是這樣的話,如今的對話就聯繫不起來。他實際上是指的在龍舍中告訴了其他的地龍。
如果這是事實的話,
「你這傢伙果然,也是那混蛋的手下吶……」
「啊勒!?那種說法,我稍微有點不能接受啊!?」
對於射來同情視線的加菲爾,奧托大聲嚷嚷著宣誓不滿。早已看慣的舉止,在『聖域』每次看到的時候奧托都會像這樣行動著。
如同往常一樣的舉止,果然這種場景是異常的。
「不管如何,首先讓你這傢伙先回去。其他傢伙也是看到了就拉回去」
「做不到的哦,已經四散而逃了。捕獲也是不可能的。對於想去捕捉其他人的你有一句口信。────避難的人們,不管是『聖域』的真實或是琉茲的事情什麼都不知道。所以,逃掉了對你也沒什麼不利。……你覺得怎麼樣?」
「事先做好準備的事情嗎?」
口信,肯定是從昴那裡傳來的。
漂亮的理解加菲爾不讓裡面的人出去的理由。逐漸被對方的思考所包圍的加菲爾被焦躁感刺激著,全力追趕避難民的理由確確實實已經不存在了。
「哪怕真的是那樣,但是」
「懷疑還是很深呢。說起來包括菜月先生在內我們並不想與『聖域』的關係惡化。當然,保證關係友好的情況下希望『聖域』能被解放……雖然如今妨礙兩邊友好關係的是你那邊啊」
「……對於想要妨礙友好關係這件事本大爺可是一點點都沒有想過。不過這是在裡面的事情呢」
「別在意這些小事啊」
「這點是絕對的,本大爺絕對不會讓步的事情」
奧托露出了呆呆的表情,加菲爾露出重重的吐息。
只是,雖然表現出懷疑的立場,但是口信的內容加菲爾相信是事實。特意過來忠告的事情也是,加菲爾不想讓任何人出到這『聖域』外的理由────如果是注意到這些的昴的話,可能會妨礙到逃跑的計劃的情報,不讓避難民們知曉這才是合理的吧。
「只是………呢。如果這樣的話……為什麼要做這麼多小動作,也要把他們從『聖域』帶出去呢。如果中間沒有任何危害理由的話,是因為對於合作夥伴信任不了嗎,還真是過分呢」
「如果是那樣,先前作出那種舉動的人也敢說呢。雖然我也有疑問,菜月先生說,這是確實的保險樣子。而且,有爭取時間的目的呢」
「────」
爭取時間,聽到了這個的加菲爾表情又緊繃了起來。
在這個場合聽到了爭取時間代表著什麼意義呢,加菲爾用舌頭打濕嘴唇說道
「有著什麼詭計……」
「為了誰都不能入內的場所裡只有男女兩人獨處的除蟲,呢」
用很累的表情但是有一種成就感的奧托搖了搖頭。
最初以開玩笑的語氣在反駁著加菲爾,但是如今那表情變了。那表情,沒有看到騙人的表情。
那麼,這句話就是事實。然後,男和女,那意味著兩人是指菜月·昴和愛蜜莉雅兩人應該沒錯。
「────」
直覺告訴加菲爾不能讓兩人見面。
他體內流著的獸人的血本能的察覺到了什麼。
臉上擺出一副被人彈了一下的表情,加菲爾朝著集落的一角返回。
這樣放置昴和愛蜜莉雅的見面不管的話,那會招致對於加菲爾來說最差的狀況。『聖域』的解放,為了不讓這發生────。
「────」
不可能發生,理性這樣向加菲爾訴說著。
被『試煉』的殘酷打擊到,喪氣的愛蜜莉雅的表情他親眼看到過。而且那少女昨天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失去了心中的支住和力量。
那樣的心被磨削,屈膝於噩夢的少女,不是一天兩天可以恢復的。
但是,本能的為了阻止那個的加菲爾詫異了起來。
『試煉』中看到的『過去』。就算直接看到的過去不同,但是看到過去是挑戰者所共同的,最被忌諱的記憶的蓋子被打開也是事實。
加菲爾因為無知踏入過墓所看到了自己的『過去』。
想起那時候的事情,全身就氣血上湧,心中空虛刺痛難以忍受。
要比那時候更強,決不能違背內心決定的事情,只考慮著這個生活著。這樣做是因為,挑戰『試煉』後內心深處被深深挖掉的一塊。
「狀況有變。我現在要馬上回到『聖域』。必須趕快找到那兩人,不讓他們改變主意的話……」
「你認為我會讓你看著你過去嗎?」
「────」
向朝著集落的方向前進的加菲爾,奧托從背後出聲阻止到。
但是,對於其加菲爾的回答是十分殘酷的。
「────哦,庫」
「吵死了躺下吧。已經不是和你玩過家家的場合了」
踏過一步的距離,堅硬的拳頭埋進了奧托的腹部。
避開骨頭,選擇內臟打入的拳頭使奧托的身體浮空,流出口水身體落到了地面上。
手下留情了。只注入了奪取意識的力量,被這樣的引誘了過來僅僅這樣回禮已經可以說最好的事情了
對著倒下的奧托咂了咂舌,加菲爾輕輕的用腳著地,
「────要去哪裡啊,喂!」
「────!?」
剛準備離開,腳步就停下了。
露出驚訝的表情加菲爾回過頭去。在那裡奧托還是站在那裡。
用手摀住腹部,一邊咳嗽一邊吐了口口水,就算如此意識也沒被切斷。
「啊?就算沒有想殺了你,我覺得也有注入了讓你失神的力氣了才對,喂」
「是這樣嗎……?那樣的話,我的耐力超過了你的想像力呢。啊啊……每天努力鍛煉總算有回報了。……旅行商人身體就是資本,雖然說也沒多結實,呢……」
對於苦笑著的奧托,加菲爾有著不好的預感轉過頭去。
再來一發,絕對要打的他取不回意識。
這次比上次更加手下留情將意識奪去,就朝著頭打吧。留下傷害的可能性很高但是意識肯定確確實實會被奪去。
「這次會更痛啊,把牙齒咬緊了……」
「又來,以我做對手就手下留情……這輕視別人的態度就是你的敗因了啊!」
對著向前彎著身子,做好深入姿勢的加菲爾,奧托大叫道。
他用充血的眼睛看著加菲爾,隨意垂下的手突然朝前揮了過去。
下一瞬間吹起的樹葉將加菲爾的視線覆蓋了,產生了一瞬間的間隙。
「什麼────!?」
一瞬間的事情,加菲爾的身體僵硬的一動不動
然後────,
「嘗嘗這個────!!」
奧托發出裂帛的叫聲的同時,被投擲出的某種物體穿過樹葉形成了光幕────。
────赤色的光輝將加菲爾的身體吞噬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66226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5 篇留言

阿盛
勤勉啊!

10-26 23:59

diasee
勤勉阿~~~

10-27 00:02

死掉的音無
為勤勉的大大獻上多娜茶( ̄∇ ̄)/

10-27 00:30


"對於避難民突然的行動,是那男的'扇'動的原因也明白了。不知為何,避難民們對那少年抱有著巨大的信賴感。"...是'煽'嗎?
"下手的機會明明要多少有多少,他實在是太過破綻百出,'於'此相對的,對於伴隨著痛苦的問題卻有著驚人的覺悟,於是一直袖手旁觀到現在。"...用'與'會不會比較適合?
"對於奚落自己對拉姆感情的奧托,加菲爾焦躁的'砸'著嘴。"...是'咂'嗎?
"那些傢伙'倒'不了外面。但是無論如何他們都要出去的話,加菲爾會考慮到稍微用點手段的必要了。"...是'到'嗎?
"對於他的話語,加菲爾睜大了銳利的眼睛,並吃驚的'長'大了嘴。"...是'張'嗎?
"他實際上是指的在龍'捨'中告訴了其他的地龍。"...是'舍'嗎?
"在這個場合聽到了爭取時間代表著什麼意義呢,加菲爾'勇'舌頭打濕嘴唇說道"...是'用'嗎?
"「為了誰都不能入內的場所裡只有男女兩人獨處的'除蟲',呢」"...理解不能...
"最初以開玩笑'耳朵'語氣在反駁著加菲爾,但是如今那表情變了。那表情,沒有看到騙人的表情。"...理解不能...會是'爾的'嗎?
"他體內'留'著的獸人的血本能的察覺到了什麼。"...是'流'的嗎?
"對著倒下的奧托'砸'了咂舌,加菲爾輕輕的用腳著地,"...是'咂'嗎?

感謝版大的勤勉

10-27 00:47

淋しくて
除蟲:打掃環境不要讓臭蟲打擾之類的意思……灑農藥(?10-27 11:14
Handi
感謝勤勉的大大

10-27 00:49

Guek
戰神的首戰啊啊 太勤勉啦!

10-27 01:00

小米
戰神奧托啊!

10-27 01:58

豪豪
對於威脅『聖域』平穩的傢伙們自己想幹嘛去幹"嗎"

是"嘛"?

10-27 06:32

亞空
補一句錯字
也有沒異於常人的智商

然後奧托上吧!

10-27 07:21


奥戰神啊

10-27 08:00

KlausLo
奧托要爆發小宇宙了

10-27 10:56

Mickcy
戰神奧托已上線 簽。

10-27 13:50

NG的凱
戰神奧托啊啊啊啊啊啊啊

10-27 19:04


"悲劇的是,就算他並不會停止思考,就算有著豐富的經驗,'也有沒有異於常人的智商'。有的只是以必死般的心情去努力著。僅僅如此。"...個人感覺,這句如果用這樣的字句,或許會比較容易理解...'也只有與常人無異的智商'

感謝版大的勤勉

10-27 19:28


我覺得
「像這樣,連小孩子都欺騙……!」
這句接上下文會不會怪怪的啊...?
會不會是
「像這樣,騙小孩的把戲……!」之類的呢?
想問問看而已XD感謝更新

10-28 00: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7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104 『θ之2』... 後一篇:第四章106 『奧托・思...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illhannr大家
小屋會更新實況影片與遊戲試玩,有空來逛逛,歡迎訂閱YT頻道ヽ(*´∀`)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