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3 GP

【短篇】神吶,蒙您垂聽

作者:貓耳寬│2016-10-26 02:51:31│巴幣:46│人氣:967
男子頹然的坐倒在沙發上,任由柔軟的皮革將自己深埋。
 
光著膀子的他渾身遍佈冷汗,就彷彿剛從水裡撈出來似的,而位於男子身前相對的,則是一張寬大的雙人床。
 
上頭並非空無一物,只見一名維持著匍匐姿勢的女孩正躺在床中央的位置,渾身衣服凌亂,樸素無華的純白色內褲就懸掛在她左腳的腳踝邊,要掉不掉的。
 
哪怕將臉藏在蓬鬆的枕頭之中,寂靜的深夜裡,依然能聽見女孩那壓抑著的嗚咽聲。
 
在沒有開燈,窗簾緊拉的房間裡頭,只有從門縫間滲透進來的走廊燈光是唯一的照明。而透過那微弱的光線,得夠看見潔白的床單上赫然有著點點血跡,正默然控訴著方才男子的暴行。
 
「我犯下了無可挽回的大錯……」
 
──────
 
「米爾神父,您今天起得真早。」
 
走在大街上,身上穿著神職人員衣袍的男子忽然間被路邊的小販給喊住,轉身看去,一名中旬的歐巴桑正以爽朗笑容從攤位上小跑過來,不由分說的將兩顆蘋果塞入神父的懷裡。
 
「艾達嬸嬸,這是?」接過了兩顆蘋果,米爾尚摸不著頭緒。
 
「這麼早起來,肯定還沒吃過早餐吧,拿這個墊墊肚子。」
 
親切的歐巴桑大手重重在米爾的背上一拍,力道之大險些讓米爾下意識叫出聲來,並且還不給他任何的謝絕機會,塞完蘋果立馬就掉頭離開,走了幾步後歐巴桑這才回過頭來,舉起手臂大力揮了揮:「加油啊,唱詩班那群小丫頭可折騰的呢。」
 
對此,米爾也只能苦笑以對。
 
在返回教會的路途上,除了先前賣水果的歐巴桑之外,還時不時有著其他的小販上前攀談,並且每個人離開前總會留下點商品給米爾,關鍵是還不容拒絕,等神父回到教會的大門前時,本來出門前還空著的兩手上居然多了兩個大紙袋,在裏頭還裝滿了雜七雜八,或是雞蛋或是新鮮蔬果等商品。
 
這樣的熱情,是自小在王都教會長大的米爾從未見聞過的,最初剛到任的時候,他總是被這裡的居民們弄得手足無措,即便是到現今也不能說完全適應。
 
不過現在兩手都正忙著,該要怎麼開門才好呢?
 
就在米爾煩惱之際,忽然頭頂上傳來了一陣小女孩們的驚呼:「米爾神父回來了!」緊接著屋內一陣急促的下樓聲傳來,約莫在幾十秒之後,教會的大門就由裡而外被推了開來,然後就是一群身上穿著唱詩班以黑白兩色為主服裝的活潑女孩們迎了上來。
 
裡頭年紀較長的女孩趕緊上前接過米爾手中的紙袋,慰問道:「神父,您採買辛苦了,趕緊進來休息吧。」
 
「謝謝。」米爾點頭道謝,然後冷不防的背上一重,竟是有人直接跳了上來。
 
不請自來的是唱詩班之中年紀最輕的女孩,正值連狗見了都會繞道而走的年紀,堪稱熊孩子一枚,頭上紮了個雙馬尾,活力十足的問道:「米爾,這是今天的午餐嗎?」
 
「愛紗,妳要叫米爾神父才對!」
 
「咧,才不要~米爾就是米爾嘛!」對剛才責問的女孩做了個鬼臉,愛紗兩手攬著米爾的脖子:「米爾,我要玩騎馬。」
 
「不行唷,神父要準備等一會兒的禱告才行,愛紗也是,妳昨天交代的功課也沒準備好吧?到時候可是會被蒂法修女處罰的唷。」方才說話的那名最年長的修女伸手彈了調皮孩子的額頭,把紙袋交給其他人之後,不由分說將愛紗抱了下來:「要是愛紗表現得不好的話,米爾神父之後可是會被教訓的。」
 
「诶,不要嘛!」
 
「那麼我們就趁修女來之前,再加緊排演幾次吧。」
 
「喔~」雖然有點可惜,但一聽到自己若表現不好可能會牽連到米爾,熊孩子也只好朝神父揮了揮手:「米爾,晚點見。」
 
「加油喔。」
 
露出溫和的笑容,目送著幾名唱詩班的女孩離去,米爾這才呼的長長吐出口氣,正如先前年長女孩所說的,接下來他必須為了準備之後的禱告前往禮拜堂,也多虧了幾名女孩們的幫忙,把他手裡的紙袋接走了,讓他可以少跑廚房一趟。
 
轉身朝向禮拜堂走去,當來莊嚴的大門前的時候,米爾一向平穩的心境猛然出現了跳動,尤其是當推開門,見到正跪在神像前垂首禱告的身影時,情緒波動轉瞬間到了最劇烈的高峰。
 
穿著皎潔猶如禮服般的白色連身裙,陽光穿透玻璃,毫不吝情的揮灑在女孩身上,而那櫻粉色的唇瓣一張一闔,彷彿正低聲呢喃著什麼。
 
當米爾推開禮拜堂的大門之際,女孩的禱告正巧也到了尾聲。
 
「……願我的祈禱,蒙您垂聽。」
 
閉上眼睛,當女孩轉身看向米爾時,方才那不食人間煙火氣息的模樣已然褪去,在那欠缺表情的臉上,掛上了弧度向上的微笑。
 
「米爾神父,路上辛苦您了。」將手輕輕的拉住裙襬,女孩微微躬身,向出現在面前的神父問安。
 
「早安,莉亞。」神父張了張嘴,看著眼前的女孩,眼神之中蘊含著無數混雜成一團的情緒,但最終這些都歸於平靜,在輕輕頷首後,米爾開口問道:「今天的狀況如何。」
 
「是的,托您之福。」女孩將長髮撩起撥於耳垂之後,露出皎白的後頸,輕聲道:「今日『神』的耳語較往昔又更加清晰了些。」
 
「是嗎……」米爾的話語低沉到連他都難以置信是出自於自己的嘴裡。
 
莉亞,無師自通掌握了神術的女孩。
 
僅僅十歲就已經擁有了無詠唱施展大治癒術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傳說她還能夠聽見神的耳語。
 
在最初莉亞說出這番話語時,所有人皆將這當成了小女孩的異想天開,然而隨著莉亞口中所述逐一應驗,眾人也從完全不信,逐漸變成了懷疑,並且到最後,當莉亞在未受禮的情況下施以神術,拉回了性命垂危的重傷患之後,莉亞徹底被村民們當作了聖女般的存在。
 
這也是米爾之所以會出現在這個城鎮的主因───教會派了他過來,近距離觀察莉亞是否真的擁有成為聖女的素質以及能力。
 
當然,對外並不會真的打出這般理由,因此米爾僅僅只是以一名普通外派神父的身分來到了這裡,若非如此,本地的修女也沒有膽量指著他的鼻子罵。
 
而在這一年的觀察時間之中,米爾也認可了莉亞身上的素質,正如當地民眾之間傳說的,這名女孩似乎真的能聽見「神諭」。
 
定時的提交報告送往王都,歷經了漫長的時間,米爾終於收到了來自教會最高領導者的指示,在施加了最高級別的保密魔術的信函中,教皇讓他待在當地教會待命,然後等待從王都派遣的聖騎士到達。
 
然而自收到信之後已經過了數個月,別說是看到來自王都的聖騎士身影,就連信件上的往來也突然間徹底斷絕,無論米爾寄出多少信件,始終無法得到任何教會的任何回覆。
 
假使沒有幾天之前發生的事情,米爾現在肯定會無比擔憂關於信件的事情吧……
 
「米爾神父,今天的神諭部分,也需要您的協助……」
 
正當米爾走神之際,忽然之間感覺到有人在身旁輕輕拽了他的衣袖,隨即反應過來,只見名為莉亞的少女正怯生生的站在右側,一貫缺少了明顯表情的臉上,有著淡淡的紅暈。
 
「神諭……今天也是嗎……」轉頭看著年幼的女孩,原本打算隱沒起來的記憶逐漸復甦。
 
在幾天前的夜晚,當時米爾正翻著教典,打發著睡前的閒暇時間,然而門外卻傳來了叩叩叩的敲門聲。
 
將門打開,站在房間外頭的赫然是剛沐浴完,髮絲尚有些濕漉的莉亞。
 
她抱著枕頭,光溜溜的腳丫踩在木質的地板上,仰起頭用楚楚可憐的大眼望著米爾,看起來有些惶恐的請求幫助。
 
她聽見了神諭,卻不知該如何是好……
 
就當米爾彎下身,寬慰著不知該如何是好的少女,並邀請她進房坐一會兒的時候,女孩墊起了腳尖,毫無徵兆的將雙手攬住了米爾的脖子,並緊緊貼上米爾的唇,就當神父愣住的時候,女孩用舌頭頂開了米爾的牙齒,將一顆球狀物送入了神父的口腔之中。
 
下意識的吞嚥動作,讓米爾錯失了將口中異物吐出的機會,然後一股熱血上湧,不等米爾催吐,他便徹底的失去了意識……不,這麼說或許不正確,應該說他的意識在吃下異物的剎那間,便從身體中抽離了出來,就像是旁觀者一樣,全程目睹了接下來的一切。
 
失去掌控的身體將女孩嬌小的身軀粗魯的推倒在床上,撕扯開她單薄的白衫、扯去她作為最後防線的布料,將自己那猙獰的前端抵在女孩的私密處,將那層有著純潔象徵的阻礙徹底撕裂開來,然後將白濁的慾望,悉數注入女孩那嬌小的體內。
 
當事後恢復了身體的掌控權時,襲來的罪惡感幾乎要將米爾擊垮,即使很可能是被下了藥,然而他對可能成為教會下一任聖女的女孩做出了這一番獸行卻是血淋淋的事實。
 
就當米爾準備自裁以洗淨罪孽時,身上裹著被單的莉亞掌心中,出現了在之前從未見過的強烈聖光。
 
「米爾神父,這是神諭唷……」捧著聖光形成的光球,臉上難掩疲態的女孩對著神父露出了淺淺的笑容:「神對我訴說著,這只是最初的試煉……」
 
這是屬於米爾與莉亞之間不可告人的祕密,從這天開始,除了普通的神諭啟示之外,莉亞時不時會收到名為「試煉」的指示,而這些指示無一例外,全是與肉體上的親密接觸有所關聯。
 
有誰知道在彌撒的時候,莉亞就藏在桌面下,用丁香祀奉著米爾的肉蛇?
 
有誰知道在一場葬禮的弔唁儀式時,未來的聖女位於教堂外,將雙手撐著牆壁,任由神父在她的體內衝刺?
 
每當完成一次「試煉」,莉亞的神力也會變得越發龐大、純淨,這也是米爾能堅持至今的最大原因。
 
儘管不明白為什麼「神」會下達這些指示,但莉亞的成長卻是如此的顯著。
 
虔誠的神父努力的學著放棄思考,並拋棄掉身而為人的道德觀。
 
肉體碰撞的聲音在空曠的禮拜堂響起,與之相伴的還有淫靡的水聲,還有未熟女孩的喘息。
 
在一陣苦悶的呻吟後,神父將生命的濃汁深深注入女孩孕育下一代的房間,頹然坐倒在地。
 
「神啊……我該何去何從……」
 
用手背遮蓋住自己的雙眼,在一陣悉窣聲後,神父的下身傳來了一陣被某物緊緊包裹住的濕溫感……
 
──────
 
「神啊,請賜予這可憐之人安息。」
 
替身穿鎧甲的男子闔上雙眼,嬌小的身影從貓著腰從載貨用的馬車中鑽了出來。
 
在月光的荒野上,穿著漆黑色法袍的女孩將準備好的火把扔進了馬車裡頭,不久之後,木製的馬車便連同著裡頭堆滿的屍體付之一炬。
 
來自王都教會的聖騎士算上這一批的話,已經是第十五人了。
 
從懷中取出米爾神父的親筆信,讓它也成為助燃的燃料之一。
 
女孩轉身背對燃燒著的馬車,雙手十指相扣,低聲誦唸著禱告詞。
 
「神吶,蒙您垂聽。」
 
「感謝您,您解放了人們內心的枷鎖。使他們明白何為真正重要之物。我們不應作偽、掩飾,應當保持淫亂,不擇手段追求所愛之人,迷戀於他、欽慕於他,並用他的體液作為裝扮,以蜜糖般的喘息作為禱詞奉獻於您。」
 
「請寬恕那些不知愛為何物的罪人,因為他們是盲目、無知的,當靈魂脫離軀殼之時他們的罪已經洗清,請接引他們到您沒有秩序、沒有規定,秩序與倫理觀都傾覆,只充滿愉悅喘息聲的聖國,讓他們成為座下英靈,在沉溺歡愉同時守望您的子民。」
 
「有此實績,您的信徒‧黑暗祭司莉亞,方能擁抱深愛之人,在他耳旁輕聲低語───您的默默付出,並非虛無。」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653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6 篇留言

如月 瞬
那麼………入教申請要去哪裡拿哪裡交?(?

10-26 03:34

貓耳寬
入哪個教?10-26 13:27
巨像古城大鷲の桐生醬
先不提入教聲請......狐神大人的後續呢......

10-26 05:21

貓耳寬
哪一篇~?10-26 13:32
維爾斯特
簡單說。追求愛情不擇手段?

10-26 08:00

貓耳寬
也許(?10-26 13:32
天樞D奧古斯特布麗
樞仔想要入教!!!!

10-26 08:09

貓耳寬
有兩個教派喔10-26 13:32
吹雪
所以說,要怎麼樣才可以入教呢?

10-26 11:58

貓耳寬
有兩個教派喔10-26 13:32
百合子
所以送信的全都被幹掉了,一定是邪神大人的指示

10-26 15:13

貓耳寬
嘛,這篇其實有兩個不同的神10-26 15:35
sanmoelen
所以我說那個縮圖呢?

10-26 15:30

貓耳寬
沒那東西10-26 15:34
I can fly
怎麼後面黑化了...

10-26 17:03

貓耳寬
神不一樣,只是神父沒發現10-26 17:15
月の辰
請問報到處在哪?我受到神的啟發,突然想信教了...

10-26 17:46

貓耳寬
信什麼(X10-26 23:11
小元
可惡...想入正派的(?)

10-26 20:28

貓耳寬
哪個才是正(?10-26 23:11
如月 瞬
當然是莉亞妹妹的教派囉www

10-26 21:30

貓耳寬
投敵了10-27 00:22
小元
請讓我加入神父教派吧...。這樣可以被調教。(???

10-27 00:01

貓耳寬
你這個人...(?10-27 00:21
吹雪
一團蘿莉歌唱班+上可以被調教,當然是正教

10-27 01:07

巨像古城大鷲の桐生醬
無氣力少年與白狐幼女的後續.....

10-27 03:12

才人(霞是我老婆)
縮圖是千年戰爭的西拉比??

10-27 18:59

提醬汁◕◞౪◟◉
ヾ(́◕◞౪◟◉)ノ嘎

10-27 19:4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3喜歡★jordenfa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我倆的聖杯戰爭】 #1... 後一篇:【我與碧池的十三堂課】#...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q23074285巴友們
歡迎喜歡音樂的朋友來本小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5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