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8 GP

第四章104 『θ之2』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0-25 23:54:54│贊助:1,228│人氣:8475


「以上這些就是,老身在墓室裡看到的,所有過去的碎片啊。」
說明結束的θ就像要濕潤一下乾燥的舌頭一樣,輕啜著涼透了的茶水,然後說道。
坐在床鋪上,一臉真誠的昴側耳傾聽著,在θ講述完過去後,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又長長地歎了出來。
將肺部壓縮到極限,讓濁氣,伴隨著胸中所累積的,無法言明的感情盡數呼出────之後,昴抬起了頭。
「這就是,『聖域』真正的成立經過,琉茲·梅爾的記憶。」
「至於被青色結晶吞噬之後的琉茲身上又發生了什麼事情,昴小子你也應該是知曉的。在那魔女大人研究設施深處,那塊水晶直到現在依舊和當初一樣被完好地保存著。」
「但是,您所說的那個水晶的作用和我所知道的情報完全不同。艾姬多娜她也說過,那個水晶中的琉茲·梅爾,並非與『聖域』的結界有什麼關係,而是有其他的理由才存在的……」
按照夢之城中艾姬多娜自己的說法,她將琉茲·梅爾封印在水晶中的原因,應該是原本為了實現自身的不老不死而得到的實驗結果。
製造出被封印在水晶中的少女的複製體,並將自己的記憶轉錄到那些複製體中以實現某種意義上的不老不死。然而由於艾姬多娜自身的死亡,這項存在技術缺陷的實驗也以失敗告終。而現在,也僅僅剩下伴隨著時間的流逝而不斷產生琉茲的複製體的永恆機關在持續運作了,事實應該是這樣才對。
然而在剛才θ的話語中,關於艾姬多娜那想要不老不死的野心之類的事情卻完全沒有提及。
不僅如此,在剛才那番話中,昴還聽出了不少必須在意的情報。
「艾姬多娜製造出『聖域』的真正理由……也就是,那個她想要解決的傢伙,他又是什麼人?」
「…………」
「就從剛才的話語中,雖然能知道那傢伙被稱為『憂鬱』什麼的,但那樣的傢伙至今為止我從沒聽說過,更沒有見過啊。我是第一次知道還有這種傢伙的存在。我原本還一直以為,追殺艾姬多娜的一定是『嫉妒魔女』。」
過去存在著的,將代表大罪的其餘六位魔女盡數消滅的『嫉妒魔女』。
原本昴一心以為是自己在夢之城中遇見的那個存在,對艾姬多娜窮追不捨。然而,在實際的過往中,威脅艾姬多娜的卻是完全未知的其他人物。
昴會對此感到混亂,應該也是無可奈何的吧。
然而,對於那個被稱為『憂鬱』的傢伙,昴還是想到了一些頭緒。儘管那是昴並不想去相信的頭緒。
「七種大罪分別是,傲慢、嫉妒、憤怒、怠惰、貪婪、暴食、色欲。……然而,在很久以前其實並非如此,沒記錯的話應該也還有其他的大罪被整合而捨棄了。」
像七種大罪之類的知識,對於昴這類人而言,就是能夠觸動他們心弦的關鍵詞。而昴也理所當然地接觸過這方面的知識,努力回溯著自己當時的記憶,昴的確回憶起了詳細的情況。
「沒記錯的話……應該是『憂鬱』和『虛飾』,這兩個也曾經被當作是大罪之一。」
『憂鬱』和『虛飾』,這兩者應該說是從九大罪中被剔除的,準確來說應該算是舊大罪的罪行。那麼既然有『憂鬱』的存在,就算『虛飾』同樣存在也沒什麼好奇怪的了。
然後就是,既然有與在過去無人不知的魔女們不同的,完全未知的其他大罪代表存在的話。
「如果昴小子你能夠察覺到老身不敢輕易將這份記憶說出口的理由的話,那就幫大忙了啊。」
「理由……?」
聽到θ的話語,昴眉頭緊皺。而θ則是在臉上浮現出與她的外貌完全不搭調的狡黠的笑容,
「正如剛才,昴小子你所言啊。被冠以『憂鬱』之名的存在什麼的,老身也是,除了在那份記憶中看到過他的存在以外,根本從未聽說過啊。不論向誰詢問得到的結果也都一樣。就算忘卻了大罪的魔女們的名字,但世間至少還會流傳著她們的存在,然而像『憂鬱』那樣,擁有那麼強大的力量的存在卻無人知曉……這又是,多麼令人恐懼的事情啊。」
「────」
傾聽著垂下視線娓娓道出的θ的憂慮,昴僅僅通過她的說明,就能在心中清晰地感受到那份由未知所產生的恐懼。
這的確是一個,極為詭異而可疑的事實。
『嫉妒魔女』一直在世間,作為恐怖和憎惡的代名詞而流傳至今。而其他魔女們也一樣,儘管僅僅被當作被『嫉妒魔女』吞食的存在,但還是確實地在歷史中留下了她們存在過的痕跡。
然而,名為『憂鬱』的存在卻是完全的未知。總不可能是,在昴與θ還有其他人的所知範圍中,恰好從未提起過與之相關的話題吧?
────就連曾經參加過魔女的茶會,並在茶會上接觸過所有魔女的昴,都對那個存在沒有絲毫的印象,這種事情真的可能發生嗎?
「……那位初代羅茲瓦爾,是死亡了嗎?如果真的死了的話,作為其子孫的,現在的羅茲瓦爾又是怎麼回事呢?難道是屬於原本分家的血脈之類的嗎?」
「初代並沒有戰死,老身是這麼聽說的。儘管就老身所看到的記憶中,初代當時已經是半死不活的狀態了,但應該是在那之後勉強活了下來吧。雖然說,初代應該並沒有恢復到能夠進行健全生活的程度。……自那件事之後,本應已經到達魔法的頂點的初代羅茲瓦爾,好像更加沉醉於艱深玄奧的魔法之道上了。」
θ應該也是有過為了知曉真相,而奔波勞碌試探情報的時候的吧。
畢竟不是其他人,最想要確認以『憂鬱』為起始的那份記憶的真偽的,正是θ自身。
然而,就從她沒能給出明確的答案這點,昴判斷她的努力應該並未得到回報。
「『聖域』原本的職責,就是讓『憂鬱』無法接近艾姬多娜。而琉茲·梅爾為了守護這個名為『聖域』的場所,接受了艾姬多娜的意圖,奉獻了自身。……而水晶之所以會不斷製造出複製體,也是因為在那之後的計劃嗎……?」
「對於僅僅為了展開結界而存在的裝置,製造複製體的機能是沒有必要的。十有八九,應該就是昴小子你想的那樣啊。而問題就是,之後加上製造複製體的機能的動機又是什麼。」
「如果說將那個機能附加上去的是艾姬多娜的話……她的動機,應該就是她也曾經說過的不老不死吧。但是如果真是如此……在我產生這個想法的瞬間,我又開始無法理解那傢伙究竟在想些什麼了啊。」
看到在水晶中沉眠的琉茲·梅爾,艾姬多娜又會作出什麼樣的判斷呢?
她應該是知曉『憂鬱』的存在的。根據θ的記憶,這點是毋庸置疑的。然而,如果真的知曉的話,那麼她與昴對話過程中所做出的舉動就過於不自然了。
────由此產生的,混雜其中的違和感又應該從何處找尋答案呢?
「想要得出答案,還是缺少必要的圖塊。」
咬牙切齒地,昴對著拼圖中那缺少的一塊圖塊深感厭惡。
胡亂地撓著頭髮,昴暫且中斷了為了現在就得出那個答案而進行的思索。畢竟,在那份θ過去回憶中的最後部分,昴還有絕對無法忽視的內容,
「────結果,碧翠絲到最後,還是沒能得到自己的友人吶。」
「……的確如此啊。」
正因為琉茲·梅爾的畏手畏腳,還有碧翠絲的固執傲嬌。
所以,或許就算到了最後的最後,琉茲·梅爾與碧翠絲兩人,都沒有能夠互相確認對方友人的身份吧。
溶解於水晶之中的琉茲·梅爾。她在最後遺留下來的如同詛咒一般的愛情表現,又對碧翠絲的內心造成了多大的傷痛呢?
而作為經歷過那場離別的結果,少女才會在這四百年間,不斷拒絕著來自他人的溫暖嗎?
「擁有過、失去過、痛苦過,所以就對再次擁有而恐懼不已。……雖然我也不是不能明白妳的這份感情吶。」
昴的腦海中浮現出,拒絕了自己伸出的手,對自己作出「請你給予我死亡」這種懇求的碧翠絲的身影。
之所以她無法對他人抱有期待,正是因為她那持續了四百年的孤獨,還有作為那份孤獨最初契機的,與琉茲·梅爾的永別的記憶,尖銳而深刻地傷害了她的內心。
內心受傷的碧翠絲,完全依存著艾姬多娜的指示中提及的『那個人』的存在,在四百年這段漫長的時間內內心不斷磨損殆盡的理由,昴覺得自己終於能夠有所明白了。
失去了唯一的友人的碧翠絲,她內心的傷痕在這漫長的歲月中一直都沒能痊癒。本來的話,與『那個人』邂逅,達成艾姬多娜的指示的話,碧翠絲的心傷應該就能夠痊癒,然而在那過於漫長而殘酷的歲月中,她那一直在漸漸化膿的心傷,不但沒有能夠切除,反而不斷地惡化著。
也因此,那孩子感覺自己已經到了極限。
「……碧翠絲她,與琉茲婆婆們見過面嗎?」
「並沒有啊。在老身們這樣的複製體誕生之前,碧翠絲大人就不再靠近『聖域』了,而在那之後,她也從未到訪過這裡。儘管其他的複製體們並不知曉剛才的那份記憶,但對於知曉那份記憶的老身而言,感覺還是不要見面比較好啊。」
「────」
雖然有些極端,但昴也是能夠同意琉茲θ的想法的。
琉茲·梅爾在水晶中沉睡著。作為其複製體的θ,有著與當時的琉茲完全相同的容貌。然而,在θ的心中並沒有真正的,作為琉茲·梅爾與碧翠絲相處的記憶。
在心傷尚未痊癒的現在,與θ或是其他的複製體見面的話,對於碧翠絲而言也只會徒增她的悲傷和痛苦。
但是────,
「那傢伙也是肯定有著,與θ婆婆還有其他的婆婆們見面的必要吶。」
這正是,為了讓見證著『聖域』誕生的瞬間,並繼承了琉茲·梅爾的祈願的那位少女,不再止步不前的必要之事。
「我能夠認為這就是,θ婆婆您費盡心思想要隱瞞過去的所有理由嗎?」
「……就是如此啊。這些就是全部。老身所看見的,只存在於琉茲·梅爾的記憶之中的,那位名為『憂鬱』的詭異的魔人。先暫且不管那位的存在與否,無論何處都沒有那個事實的記錄殘留,這點實在是太過詭異,完全是異常的啊。」
「對此我也有同感。而且考慮到艾姬多娜的態度,此事必有蹊蹺。」
「而且……還有一點。」
話語中斷了一下,θ在眉頭緊皺的昴面前垂下視線。停頓了一會兒,然後她將視線投向他處,
「既然這個『聖域』是因為琉茲·梅爾……老身這些複製體們的,最初的原型始祖的祈願而誕生的場所,那麼將這個她奉獻出自己的生命才製造出來的結界破壞掉,將這裡解放這一行為……又有什麼意義呢?老身並沒有這麼做的勇氣啊。」
「────」
「時代不一樣了。現在與琉茲·梅爾所生活的時代,相差了數百年的時間。就算是在對於『嫉妒魔女』最為恐懼的時期,遭受了那麼多歧視和排斥的混血種們,現在與人類的關係也在漸漸地改善著。……所以會出現希望解放這裡,將目光投向外面的世界的訴求者也是可以理解的。」
「……當然,外界還並不能說是完全接納了混血種的存在。到處還都存在會差別對待混血種的人。我認為如果離開了這裡,也一定會發生很多並不希望發生的事情。但是,」
昴的腦海中回憶起,在王宮發生的事情。
在王選大廳中,愛蜜莉雅承受著投向自己的惡意,真誠訴說著自己的想法和祈願。
她理想中的世界,一定能夠拯救這個『聖域』的住民。也一定能夠繼承並且達成,琉茲·梅爾的夙願。
「當愛蜜莉雅達成她的理想之時,被終結的『聖域』就將迎來新生。當她的所有心願都順利完成之時,這個世界對於每個人而言,應該都能算是『聖域』了啊。」
「────」
至少,愛蜜莉雅會為了那個未來而不斷努力的吧。而其他王選候補們也同樣,雖然並不能斷言,但應該還是有差不多半數候補者,會去為了那樣的未來而努力。
本來,人與人之間就不應該以其種族去區分高低貴賤。
而這種對於昴而言算是理所當然的思考,為世人普遍接受的時代也肯定會到來。
「雖然只是一個夢想。但這番甜言蜜語的確讓人心生嚮往啊。」
「是吧。那麼您,是否有些動心了呢?」
「竟然還想引誘老身這把老骨頭,昴小子你,還真是一個罪孽深重的男人呀。」
從喉嚨深處發出咕茲咕茲的竊笑,θ那張幼小的臉頰上浮現出些許老成的色彩。
聽完聳著肩的昴的打趣,θ終於露出了明快的表情
「竟然會被你那番甜言蜜語欺騙,看來老身還真是老了啊。」
「說不定只是因為您還是女孩子,所以才會受到我的危險的魅力誘惑哦。」
「撲哧」
「剛才,就算將我與其他的琉茲婆婆交流過的經歷算上,也是第一次看到您笑噴了啊!」
雙手朝天高舉,昴不斷做出參拜的動作。看到昴的搞怪的θ只是無奈地搖了搖頭,將早已喝光的茶杯放回了桌上。
然後,她抬頭看向了在牆壁上掛著的相互交叉的白銀之盾
「這個『聖域』之外的世界────全都變成『聖域』的時候嗎……」
「那個時代一定會到來的。到了那個時候,還是依舊在這裡故步自封就太可惜了啊。對著擺出一臉不相信這種可能性的表情的傢伙們,豎起中指然後自己最先去體驗那份美好和幸福,這不就是最大的樂趣嘛。」
通過達成他人斷言的不可能實現的未來,體現出自己真正的價值。
挑戰也好,鬥爭也罷,其實都是如此。
向那看似永遠無法到達的夢想之所在不斷前進,才能體會到掙扎與拚搏的美好。
「────明白了,昴小子。老身就隨你,還有愛蜜莉雅大人的想法去行動好了。」
「θ婆婆……」
「畢竟這也是最開始就已經做好的決定啊。如果最先在這裡找到老身的是昴小子的話,那老身就將那份過去全部道出,然後將之後的判斷全部交給昴小子。而昴小子你就算聽完了老身的話語,依舊沒有放棄『聖域』的解放……老身的不安也被你一笑了之了啊。」
「雖然這也並非是單純的虛張聲勢,一笑了之吶。」
「但是,這樣就夠了。嗯,這就足夠了。」
就像放下了內心背負已久的重壓一樣,θ不住地點頭肯定著昴的言行和思考。
看到θ現在的表情,昴察覺到了,現在的她終於從長年以來的擁有著無法對他人傾訴的記憶的牢籠中得到解脫,能夠再次伸手去追尋自己的未來了。
是否要握住她伸出的手,帶著她到外面的世界────這個判斷,就交給自己決定了。
「這樣的話,就沒有對『聖域』的解放持反對態度的琉茲婆婆了。」
「正是如此。……但是,那也僅僅是在能夠成功解放『聖域』,將結界解除時才會有意義的事情啊。能否突破『試練』,還是取決於愛蜜莉雅大人本人,這個事實還是沒變。」
對著因為總算消除了內心一個包袱而撫胸歎息的昴,θ像是在提醒他不要過於放鬆一樣說道。聽完θ的告誡,昴剛放鬆沒多久的臉再度緊繃起來。
成功找到了θ,這的確是令人欣喜振奮的事實。然而,尚有許多問題沒有得到解決這點也依舊沒有改變。
昴的確是在加菲爾之前找到了θ。
然而,直到現在愛蜜莉雅依舊不知所蹤。
「愛蜜莉雅大人突破『試練』的可能性,應該還是很大的吧?」
「為了增加那個可能性我也採取了不少措施了……或者應該說是,我自認為已經做了不少了。然而,那些手段好像過於奏效了,現在的愛蜜莉雅依舊處於不知去向的狀態。所以我現在也需要盡快去找到處理方法。」
「去,去向不明!?這,這真的沒問題嗎!?老身就連剛才的過去都已經傾訴出來了,要是關鍵的愛蜜莉雅大人失手的話,那老身做好的諸多覺悟不都要浪費了嗎!?」
「您的這份不安也是情理之中,所以我也沒法解釋反駁。……但是,聽完剛才θ婆婆您的話語,我又想到一些事情了。」
為了守護『聖域』,琉茲·梅爾奉獻了自己的生命。
直到最後的最後,都優先在乎他人的她的那種自我犧牲,與不論何時都會優先考慮他人而絲毫不顧及自己得失的,那位少女的性格有著很大的相似之處。
就算現在的她正因為悲傷之事的接踵而至,還有痛苦回憶的不斷重複,內心在不斷損耗枯萎著。
然而昴也無法想像那孩子會將自己被寄托的期待,還有需要完成的事情全部忘卻。
「所以我想,那孩子一定是在那個地方。」
「────」
「就算沒有任何頭緒,我也會在這個狹小的『聖域』之中拚命尋找。就算是現在,我的同伴應該也在抱怨連天地不斷尋找著吧。如果就算這樣做都找不到的話,那麼可能讓人無法找到的地方也就只剩下一個了。」
看著表現出確信的神情的昴,略顯焦躁的θ也只能長歎一口氣。她並沒有去對昴所謂的頭緒進行確認,只是說著「那麼」然後繼續著話語
「既然昴小子你說你能夠找到愛蜜莉雅大人,也確信那位大人能夠突破『試練』……那麼最後的阻礙也就只有,加小子了啊。」
「關於那傢伙的過去的話,就我從Σ婆婆那裡瞭解的碎片一樣的情報中勉強能夠理解應該是就是他與母親的離別。那麼當時和那傢伙一起待在墓室裡的θ婆婆,您是否知道其他一些事情呢?」
「那孩子極端抗拒著,與家人相關的話題吶。可能他也有關心老身的想法吧……他與法蘭黛莉卡之間發生的事情,其實也讓他忍受了相當大的痛苦。」
法蘭黛莉卡與加菲爾的離別,那是昴知曉的事情。加菲爾揮開了,下定決心到外面的世界去的法蘭黛莉卡對他伸出的手,選擇了留在『聖域』之中,就是這一具有決定性的事件。
至於加菲爾留在『聖域』的理由,應該就是為了從或許存在的威脅之中,守護著與身為四分之一混血的自己姐弟不一樣的,無法離開『聖域』的住民們。
────那個理由應該也和艾姬多娜曾經說過的,加菲爾對外面的世界抱有恐懼有關。
「與母親離別的心理陰影……嗎?那傢伙,是否對外面的世界抱有憎恨呢?說實話,在外面的世界,我還有想要得到那傢伙的幫助的事情啊。」
「昴小子與加小子並肩作戰,嗎……那還真是,唔呣。唔呣,令人愉悅的光景啊。」
想到加菲爾的事情,雙唇放鬆的θ的言行舉止中,就完全看不到年幼的色彩,在這一瞬間她的身上僅僅洋溢著關愛著孫子的母性氣息。
或許,對於四人扮演著同一位人物的,身為琉茲的複製體的她們而言,儘管並非共有卻的確是共通的感情,正是對於名為加菲爾這一存在的親愛之情。
而加菲爾他對琉茲抱有的感情,也肯定與之相同。
「……那麼現在最有必要的,就是與愛蜜莉雅見面吶。」
關於對加菲爾的攻略,為了應對最壞的情況的準備工作正在進行著。
既然已經將之列入自己與羅茲瓦爾的契約────賭局的勝利條件之中,那麼昴與他的對話就是不可避免的障礙之一。
愛蜜莉雅的『試練』突破也同樣是,羅茲瓦爾曾經斷言過「做不到」的事情,不過關於這件事,昴能夠做的努力並不多,完全就只能依靠愛蜜莉雅憑自己的力量進行攻略了。
失去了與帕克之間的聯繫,愛蜜莉雅失去了自己內心的支柱。但是作為替代,阻礙著她進行第一『試練』攻略的,『不願意接受的記憶的封印』應該也隨之解除了。
至少,如果帕克的預想沒錯的話,那份記憶應該的確被喚醒了。接受了現實的她在挑戰『試練』時,迎接她的應該是與至今為止看到的記憶完全不同的景象。
而面對著那份記憶,愛蜜莉雅又是否能夠得出和現在相同的回答呢?
────在那個瞬間,就算自己不能陪伴在她的身邊,也要用盡自己的一切手段讓她能夠堅持下去,這就是菜月·昴為自己立下的職責。
「儘管想要得到加菲爾的幫助,但是能夠請θ婆婆暫且逗留在這裡嗎?既然那傢伙不會輕易接近這裡,那麼繼續像這樣讓加菲爾那傢伙無法找到您才能更好地分散他的注意力啊。」
「而趁著加小子注意力被分散的時間,昴小子就要耍一些花招了嗎?」
「大家都像是理所當然地把我想要做的事情形容為花招或者陰謀什麼的,難道我就那麼像是會考慮那些壞事的卑劣男嗎?」
看著歪著腦袋一臉委屈無辜的昴,θ什麼話都沒有說。
感受著對方的沉默以對所帶給自己的討厭的感覺,昴在歎氣的同時撓了撓頭
「不去改變,關鍵在於今天而明天作為預防這種預定計劃能夠行得通嗎……?如果愛蜜莉雅就在我現在想到的地方的話,之後剩下的難題就是加菲爾和羅茲瓦爾了。」
那兩個人的存在,就是阻礙昴對『聖域』攻略成功的瓶頸。
然後,昴之前也仔細地與奧托商量過應該如何應對現在的困境。而現在的問題就在於時機,準備時間,還有可行性了。
時機的話隨時都可以。準備時間也有不少。至於可行性,只要時機完美加上準備時間充分,就能大幅上升。────這是理所當然的邏輯,而現實也應該是這樣的。
「不管怎樣,必須在後天來臨之前將所有的事情處理完。絕對不能在這種關鍵的時刻出錯。……難道不是嗎,θ婆婆?」
「僅僅向老身尋求同意老身也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啊。────男子漢既然已經下定決心了,那就只要努力拚搏就可以了。老身會帶著期待等待著昴小子你的成功的。」
儘管並不能完全理解昴的想法,但θ還是對他的意志給予了肯定。
她那像有些困擾的微笑,或許也是琉茲·梅爾經常會浮現在臉上的表情。而那也肯定是,碧翠絲所熟知的表情。
將加菲爾說服,支撐著愛蜜莉雅,然後去迎接碧翠絲。
自己所需要完成的責任,還有在完成這些責任時必然會面對的障礙的確很多很多。
直到現在,自己依舊沒有找到能夠驅散內心密佈的陰雲的,明確的答案。
儘管如此,昴現在的內心卻不可思議地並非那麼消極悲觀。
這正是因為,自己不得不做的事情,與自己想要去做的事情是完全一樣的。
無論前路多麼艱辛困苦,現在這種能夠看清阻擋在自己面前的高牆的狀態,總比之前那種,就連自己應該去努力的方向都完全不明白的,迷茫彷徨的狀態要好上太多了。
畢竟,現在的昴終於已經做好了,向命運這種無形之物伸手的準備了。
雙手拉扯了一下自己的臉頰,昴用這一行為讓自己振作起來。
對著睜大雙眼的θ回以微笑,昴輕輕揮了揮手作為告別,然後向著屋外走去。
然後,剛把手放在門把手上,昴就像是突然又想到了什麼一樣回頭說道。
「話說回來,明明琉茲·梅爾使用的是符合她的年齡的說話方式,但是作為複製體的θ婆婆們卻是一直使用老年人的語氣,這又是為什麼呢?是為了增加個性嗎?」
「昴小子你在說什麼啊。────老身這種說話方式,不正是符合年齡的嗎?」
就像表示憤慨一樣哼了一聲,雙手叉腰的θ挺起了她那平坦的胸部表示不滿。
然而,硬要說她的那個身姿與老成的語氣相符,對於昴而言還是相當困難的。
在腦海中描繪著與θ一樣的,就算經歷了歲月的流逝,身體卻一點也沒有成長的,身著長裙的少女的身影,昴走出了小屋,沐浴在微風之中。
帶著這份明朗的心情,去挑戰這最後的勝負。
────為了終結『聖域』,然後讓『聖域』重獲新生,菜月·昴這位弱小人類的抗爭就此開始。








延伸閱讀 wikipedia
七宗罪(拉丁語:Septem peccata mortalia)或稱七大罪,是由希臘神學及哲學隱修士 Evagrius Ponticus 定義出八種損害個人靈性的惡行,分別是『暴食、色慾、貪婪、憂鬱、憤怒、怠惰、虛飾、傲慢』。 Ponticus 觀察到當時的人們逐漸變得自我中心,尤以『傲慢』為甚。
六世紀後期,教宗 Purgatorio 將那八種罪行減至七項罪行,將『虛飾』併入『傲慢』;『憂鬱』併入『怠惰』,並加入『嫉妒』。他的排序準則在於對愛的違背程度,其順次序為:『傲慢、嫉妒、憤怒、怠惰、貪婪、暴食及色慾』。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65218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2 篇留言

死掉的音無
每日睡前的精神糧食( ̄∇ ̄)/

10-26 00:07

烤小魚
太勤勉了。。。我怠惰到跟不上更新速度

10-26 00:49

狂人
樓上未免也太浮誇了吧~

10-26 01:17

阿盛
勤勉阿!

10-26 01:43

彈力兔頭
Gp 在顫抖

10-26 02:01


...攻略(?)碧翠絲的材料(?!)收集到了,接著就是去迎接突破第一試練的愛蜜莉雅了嗎?

...這節算是把一個問題解決了,不過衍生出'憂鬱'的問題...而且強到可以跟魔女對打...

感謝版大的勤勉

10-26 05:03


看來故事加入了
舊八大罪:傲慢、憤怒、怠惰、暴食、色慾、貪婪、憂鬱、虛榮(虛飾)
後來憂鬱好像歸類怠惰之中,虛飾歸為傲慢。
新七大罪:傲慢、憤怒、怠惰、暴食、色慾、貪婪、("嫉妒")
"嫉妒"是新加入的罪

10-26 09:22

切蓮
憂鬱 是使徒還是魔女?

10-26 09:59

御奈
目前只知道那位憂鬱被稱為魔人

10-26 14:08

熾之音
魔人的情報好像還沒有很多
期待日後跟486他們見真章RRRRR

10-26 22:33

(╯°□°)╯
看的好爽

10-27 15:53

聖了
我愛那個延伸閱讀,貼心吶~
感謝大大的翻譯^^

11-16 11:5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8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103 『聖域的起... 後一篇:第四章105 『行商人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