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4 GP

第四章98 『餘溫漸消的床鋪』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0-19 23:27:33│贊助:2,308│人氣:9217


────閉上雙眼,至今依然會鮮明地回憶起那片景象。
銀白的雪。放眼望去一片銀裝素裹的世界。
幼年的愛蜜莉雅甦醒後,呼出了白色的氣息,接著發現外界完全被雪景籠罩。
為什麼我在這?內心產生了疑問。然而,並不能找到答案。
想不起之前的記憶,意識也昏昏沉沉的。
慢慢地起身,走到窗前向外看去。原本司空見慣的翠綠森林中的村子,現在已經被白雪完全淹沒,處於凍結的冰封狀態。
對於初次看見雪景的愛蜜莉雅而言,她並不能清晰地認識到這就是名為『雪』的現象。然而,本能上感覺到的冰冷和可怕在幼小的少女的內心留下了鮮明的印象。
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愛蜜莉雅沉默著,帶著僵硬而恐懼的表情跑了起來。
在大樹上挖洞而造的建築────從陳舊的家中飛奔而出的瞬間,似是要將身體切碎的刺骨寒風,像是要將腳心刺穿的逼人寒氣,紛紛向少女襲來。
跑出屋子沒過多久,她就因為腳陷入鬆軟的積雪而面朝下地摔倒在地。
那是深入骨髓的冰冷,就像雪白粉粒一樣的雪之結晶。初次如此地靠近從天而降堆積在地面上的冰粒,愛蜜莉雅的心中產生了恐懼。明明美麗得令人為之顫抖,卻也寒冷得讓人心生恐懼。
跟在身上捲了一塊薄布一樣毫無差別,愛蜜莉雅那簡樸單薄的衣物並不能為她阻擋充斥外界的寒氣。從靈魂深處蔓延開來的顫抖,既為寒冷逼迫,亦為恐懼侵蝕。
積雪掠奪著溫暖的體溫,心神似乎都要被這冰天雪地勾扯而去。愛蜜莉雅嗚咽著撣去全身沾上的碎雪,再次跑了起來。
沒有停止的跡象,白雪似是永無止盡地從天而降,在半空中翩躚起舞。喘息著,時而因為抬頭令白雪飄進喉嚨,愛蜜莉雅忍不住咳嗽著,也依然在奔跑。她的側臉顯而易見有著淚痕劃過。
為什麼自己會在哭呢?難以理解現狀。
只是好害怕。好害怕。為什麼自己會變得孤身一人呢?大家都到哪裡去了呢?總是溫柔的,對自己笑容以對的,會對自己伸手幫助的大家,他們都去哪兒了呢?
正想在腦海中浮現出大家的音容笑貌,但愛蜜莉雅卻感覺自己的思考產生了停滯。
在腦中浮現出的村裡人們的容顏────那些音容,那些笑貌,全都被塗上了漆黑的陰影,在愛蜜莉雅的腦海中,他們的存在全都被奪走了。
「────啊」
混亂地搖著腦袋,愛蜜莉雅流著淚繼續奔跑著。
不能再去想這些了。只要想到大家的事情,就會被那漆黑的陰影吞噬。最喜歡的大家,都在從自己的腦海中消失著。
但是,如果不去想大家的事情的話,自己就真的是孤單一人了。在這個寒冷的,一切都被白色覆蓋的世界中,孤身一人────那是,幼小的愛蜜莉雅並不能承受的恐懼。
幼小的愛蜜莉雅是那樣的無力、又是那樣的無知,在這白色的終焉之中,她除了顫抖什麼都做不了。
雪依然不斷落下,就像在嘲笑顫抖的愛蜜莉雅一樣,將她捲入銀白色的漩渦中。那嬌小的身體避無可避,逐漸墜入純白的終焉之中。
────誰都不在。誰也見不到。大家,已經就連『────』都做不到了。
「────不要!」
在這銀白的世界中失去自己的歸宿,已然被凍僵的手腳無法動彈,愛蜜莉雅如同孩童一般哭了出來,然後無力地跪倒在地。
膝蓋以下深深陷入柔軟的積雪中,明明應該是冰冷無比,卻並沒有感受到那份徹骨之寒。她那如同白雪一樣的肌膚,被那些真正的『雪』凍得通紅。
就像想從自己面對的一切中逃脫一樣,愛蜜莉雅抱著頭深埋在積雪中。
雪毫不留情地不斷落下,逐漸在幼小少女的身體上堆積起來,愛蜜莉雅那嬌小的身體眼看就要消失在那片銀白之中────
「────愛蜜莉雅!!」
閉著雙眼,在不知不覺中陷入沉眠的愛蜜莉雅,聽見了像是打碎寂靜一樣的熟悉的響亮呼喚。
勉強睜開被長長的睫毛點綴著的眼瞼,愛蜜莉雅像是跳起一般地支起身體。然後,她那輕巧的身體被強行從雪中抱起。
「────啊」
「沒事的,愛蜜莉雅。沒事的,什麼事都沒有。太好了……能夠找到你……」
儘管想要出聲,然而因為近乎極限的寒冷而有些被凍傷的喉嚨僅僅只漏出了些許的吐息。然而,雖然知道愛蜜莉雅現在的狀態,對方還是緊緊抱住幼小的愛蜜莉雅,從心底裡為她的平安而喜悅,就連說出的話語都在顫抖著。
短短的銀髮貼在臉頰上,抽動著凍紅的鼻翼的愛蜜莉雅盡其所能地用全身表達著她的感情。對於對方給予自己的極大的關愛,她也想用行動向其表示自己同樣的喜悅之情。
能夠再次地體會,被像這樣抱起,在懷抱中交談的幸福。
並非所有的一切都走向了終結,在這片給予愛蜜莉雅絕望的白雪中,還是尚有溫暖就在現在自己的眼前。
緊緊抱著因為喜悅和寒冷而顫抖的愛蜜莉雅,銀色短髮的女性再次繃緊了之前因為安心而有些放鬆的表情,環顧周圍之後邁出了腳步。
然後,呼出潔白吐息的她將嘴唇靠向懷中的愛蜜莉雅耳邊,
「愛蜜莉雅,聽好了啊?現在的妳什麼都不明白,肯定會有很多擔心的事情吧……但是全部都,沒問題啊。全部都是,有辦法去解決的。就算現在我和妳分離了,妳也絕對不是孤單一人……」
儘管愛蜜莉雅並不能理解,女性那竭盡全力的話語中的含義。然而,光是想到會與眼前這位女性分離,內心就充斥著恐懼,伸出僵硬的手指似是不想離開對方一樣緊緊抓住女性的前襟,雙眼含淚的愛蜜莉雅拚命地搖著腦袋。
對於幼小的,什麼都不知道的愛蜜莉雅而言,向著對方訴諸衷情就是現在的她唯一能夠做到的事情。
只要一直這麼做,愛蜜莉雅就能一直去做那個被所有人都關愛著的愛蜜莉雅。一直都是這樣的,所以無論是現在,還是未來也都是────
「────!」
「不行的,這是不行的,愛蜜莉雅。就算在這之前這樣都能有效,但是在以後就不能依靠這種方法了啊。妳必須成為一個堅強的、理智的、勇敢的孩子。如果不能變成這樣的話,妳就無法接受現在的妳的事情,而迎接妳的也肯定是悲傷的結束。這對於我……對於大家,對於兄長而言都是不願意看到的悲傷結局啊。」
「────啊」
拚命地搖著腦袋。
即便如此,對方依舊似是無情地拒絕了愛蜜莉雅的懇求。這樣做是不行的,女性就是這樣指責著幼小的愛蜜莉雅的任性。
無法相信。痛苦得無法忍受。
至今為止一直都是,就算嘴上說著這樣做是不行的,但最後還是會遷就自己的任性。然而,為什麼這次就不行了呢?
在這個至今為止最為痛苦、最為艱辛、最為恐怖的時候,為什麼從小到大一直都會奏效的方法卻失效了呢?如果還有更加正確的方法的話,那又是為什麼至今都不讓自己知道呢?────大家都,變得好討厭啊。
「────!」
「對不起啊,愛蜜莉雅。對不起。真正重要的事情,什麼都沒有教給妳,什麼都對妳隱瞞著……請妳原諒,一直將妳當作可愛的公主一樣的我……還有大家……」
────不想原諒。不想原諒。不想原諒。不想原諒。不想原諒。不想原諒。不想原諒。
「請妳不要去討厭,在妳身邊,珍視著妳的笑容的人們,他們那些善意的謊言……」
────討厭。好討厭。好討厭。好討厭。好討厭。好討厭。好討厭。好討厭。好討厭。
「────」
討厭謊言。謊言是令人討厭的事情。謊言只會誕生許多的悲傷。謊言就是,讓所有的一切無法如同想像的一樣的原因。謊言,會讓愛蜜莉雅孤身一人。所以,愛蜜莉雅討厭謊言。
正因為討厭謊言。正因為討厭著騙子。所以,『────』大家了。
「我們的可愛的愛蜜莉雅……總有一天,妳肯定……」
「────」
不成話語的聲音顫抖著。已經,什麼都不想再聽了。無論聽到了什麼話語,也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凜冽呼嘯的寒風,愛蜜莉雅的悲啼,都將那位女性的話語的結尾從世界中抹消了。
聆聽著愛蜜莉雅的拒絕,注視著在懷中掙扎著的她,銀髮的女性露出了悲傷的表情,然而,隨後她就像是毅然將那份悲傷捨棄一樣繼續前行。
「────啊」
────然後,真正的終焉降臨了。
緊抱著愛蜜莉雅奔跑的女性,因為捕捉到了眼前的存在而停下了腳步。
因為略微的搖動而抬起頭的愛蜜莉雅,在她的視線中────她察覺到,抱著自己的女性的臉上,露出了自己從未見過的僵硬表情。
她的表情中浮現出的感情錯綜複雜,驚訝與悲傷、憤怒與歎息、厭惡與憧憬,然後還有,些許的安心感混雜其中。
迎面而來的,裹挾著白雪的寒風吹得更加凜冽了。
在這就連睜開雙眼都有些困難的暴風雪中,愛蜜莉雅因為極度的恐懼,用手摀住了自己那近乎凍僵的耳朵,發出了絕望的悲鳴。
然後────。
然後────。
────────。
──────────────────。

※ ※ ※ ※ ※ ※ ※ ※ ※ ※ ※

『聖域』第五天的清晨────這對於菜月·昴而言,作為突破此次輪迴的最關鍵的一天,以一個最壞的消息拉開了序幕。
「巴魯斯。────愛蜜莉雅大人她,到哪裡去了呢?」
「────哈?」
正在水池處進行洗漱,在用沾濕的毛巾擦拭身體的昴,聽到了沒有絲毫畏縮地踏足,有著赤裸上半身的男性們存在的場合的拉姆的話語,因為過於驚訝而有些呆住地回答道。
現在的時間是清晨剛過沒有多久,按照原本世界的說法應該是八點左右。紛紛起床的避難民和村子裡的住民們中的男性們,現在都聚在水池這邊進行著沖涼。
然後,毫不扭捏地走進滿是裸男的地方的拉姆最先說出的,就是向昴詢問愛蜜莉雅的所在的話語。
因為有女性擺出理所當然的姿態進入了這裡,幾位男性紛紛因為羞恥心使然而速速退散,而昴卻連出言捉弄那幾位男性的從容都沒有。
畢竟現在的他,完全無法理解,剛才拉姆說出的話語。
「妳剛才說……愛蜜莉雅她怎麼了?」
「就像拉姆剛才說的一樣啊。拉姆剛才想要去照顧愛蜜莉雅大人的起居,然而屋子裡卻沒有人存在。拉姆還以為,是巴魯斯把愛蜜莉雅大人帶出來了……」
「屋裡沒人……怎麼可能啊。本來,我就是與醒來的愛蜜莉雅好好地打過招呼才離開建築的……然後,我才來這裡的。」
無法掩飾自己對於拉姆的發言感受到的內心的衝擊,昴努力回憶著清晨發生的事情。
如她所願地從昨夜到今早一直,緊握著她的手,在清晨醒來的愛蜜莉雅看到坐在床沿注視著自己睡顏的昴,嘴邊浮現出平靜的微笑。
在當時,昴認為她沒有受到往常低血壓的影響而迷糊,甦醒的她的意識完全是清晰的。愛蜜莉雅將視線落在兩人依舊緊握的手上,之後她對著想要繼續昨晚的對話的昴輕聲說道,
「我想要一點時間,在腦海中整理一下想要說的話。等拉姆幫我梳妝洗漱完畢之後,我肯定會好好地,說出來的。」
說著,她催促著昴離開房間。
儘管昴的心情略微急躁,但考慮到愛蜜莉雅現在的心情,過於逼迫對她而言過於殘酷了。更重要的是,現在的愛蜜莉雅至少表現得還算冷靜。如果過於著急地向她尋求答案或許會起到反效果。這樣思考著,昴接受了愛蜜莉雅的說法。
「這樣說著,然後我就離開了,想著之後的事情就先交給妳了……」
「所以,就在拉姆過去之前就離開了建築……就是這樣嗎。是嗎。────真是失態啊,巴魯斯。」
「────」
對於拉姆那冰冷的指責,昴無言以對。實際上,因為愛蜜莉雅的樣子而有些放鬆,就連親口與拉姆交接這件事都沒有做,這正是昴的疏忽。然而昴完全沒有想到,愛蜜莉雅會在這種時候發生這樣的意外。
「莫非她是有點事情要去做……」
「巴魯斯是在說,拉姆是那種,在來到這裡之前就連周圍情況都沒有確認過的粗心大意的人嗎?」
「我並沒有,那個意思……但是,那又是為什麼……」
「妳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嗎?」
對於無言以對的昴,拉姆毫不留情地追究著。
和平時一樣冰冷的拉姆的視線,在這個瞬間其中的寒意更加明顯。那是在昨晚與昴進行談話時,也露出過的,與像是很無趣地瞥了一眼昴的視線相同的目光。
看著她的雙眸中浮現出的失望與氣餒,昴垂下了視線。
「────愛蜜莉雅她選擇了逃避,妳是想這麼說嗎?」
「還有什麼其他的可能嗎?還是說,『聖域』解放的反對派他們,一直在虎視眈眈地等待著巴魯斯和拉姆同時不在愛蜜莉雅大人身邊的時機,然後正好在今早,付諸了行動……你認為,這可能嗎?」
「……並不是,沒有這種可能啊。」
「竟然想要依靠這種可能性,巴魯斯的內心還真是無可救藥的醜惡啊。不管怎麼說,愛蜜莉雅現在不見蹤影的事實依然沒有改變。就算無視了那位大人沒有離開這個『聖域』的方法,現在的這個情況依舊很糟糕啊。」
儘管擺出了嚴肅的姿勢,但拉姆還是小心地控制著自己的聲音不讓周圍的人們能夠聽到。對於她而言,愛蜜莉雅放棄挑戰『試練』這個情況也是需要隱瞞的事實,如果讓周圍人知道了,那也肯定會對羅茲瓦爾的聲名造成不好的影響。
正因為她判斷這是必須慎重對待的問題,所以她才下此判斷並付諸行動。
「愛蜜莉雅……」
抬起臉,昴用擔心的聲音輕聲呼喚著她的名字。
正如拉姆所言,就算愛蜜莉雅想要將一切拋棄不管選擇逃避,包圍『聖域』的結界也絕對不可能讓她逃到外界去。
一直被『聖域』束縛著的愛蜜莉雅她,無論怎麼逃跑,都不可能做到真正的逃避。
她並不是就連這樣的事實都無法察覺的愚鈍的少女。然而,假如說正是因為她被逼得走投無路,才會在即便理解了那個殘酷事實的情況下,依舊選擇了逃避的話。
「那就一定是,我和帕克的責任啊……」
這是並沒有完全預想到,與自己的契約斷絕會讓愛蜜莉雅受到如此巨大打擊的,帕克的判斷失誤。
這也是僅僅通過內心受傷的愛蜜莉雅的表面狀況做出判斷,誤認為她已經冷靜下來,卻沒有發現她其實是在裝作平靜這個事實的,昴的過錯。
如果愛蜜莉雅真的選擇了逃避,那麼就一定是這雙重的過錯帶來的結果。
「如果說愛蜜莉雅是出逃並躲起來的話……巴魯斯,對她的藏身之所你有頭緒嗎?」
「等等啊。不要用著一副已經肯定她是逃走的口吻啊。而且,不管她想要到哪裡去,她也不可能不被這個『聖域』裡的人們發現地到哪裡去啊。在這個『聖域』裡,愛蜜莉雅她去過的地方,也幾乎沒有啊。」
用手制止了想要直接定下結論的拉姆,昴如此訴說著。
被昴用手制止住的拉姆歎了口氣,然後微微點了點頭,
「拉姆承認這個結論下得有點草率了,但是現在又應該怎麼辦呢?男性們應該並沒有看見過這點,因為巴魯斯你本人就在這裡所以也應該明白。那麼是要去期待留在大教堂裡的女性們是否目擊過嗎?」
「如果是阿拉姆村民們的話,看到愛蜜莉雅一個人步履蹣跚地走著,他們應該會跟她搭話才對啊。最壞情況下,也可能被『聖域』裡的某些人看到……先向這些人詢問一下,再下結論也應該不算遲。」
快速地說出自己想到的對應方案,但是昴自己其實隱約明白,這不過是在拖延結論的到來而已。暫且擺出聆聽昴的提案姿勢的拉姆,應該也抱有同樣的想法。
作為昴與拉姆之間的共識的,就是愛蜜莉雅是以自身意志選擇不見蹤影的,還有就是讓太多人知道這一事實會很糟糕。
儘管兩人一個是在擔心愛蜜莉雅,另一個則是在考慮羅茲瓦爾,這點並不相同。
「如果有人能夠盡早發現的話,那就仍有一絲希望。但是,必須考慮到最壞的可能性。你應該明白吧,巴魯斯。」
「……儘管我,並不想這麼做啊。」
拉姆的提醒,正是在告誡著昴不要從最壞的可能性上移開視線。
離開建築物的愛蜜莉雅選擇了逃避『試練』,然後就那樣不見蹤影,當這個事實讓『聖域』中的人們知曉的時候────人們與愛蜜莉雅之間,一定會產生無法彌補的裂紋。
要在事態變成這樣之前找出對應方法,那也只有知道這個事實的昴等人去奔波勞碌了。
「如果說再怎麼問,再怎麼找,都尋找不到的話……」
「如果真到了那個時候的話,那就只能將能用的手段全部用出來,徹底地搜遍整個森林了。」
「……那可不是,一兩天內就能完成的工作量啊。」
抬起臉,昴眉根深鎖地凝視著,包圍『聖域』的廣袤森林。
儘管『聖域』因為有結界阻隔,被斷絕了與外界的接觸,但周圍的森林如果只是想要讓一個人藏匿的話,那完全是足夠廣袤的。更不用說,假如說愛蜜莉雅真的想要躲在森林中的話,她也沒有長時間停留在同一個場所的必要。
今天,然後還有明天。離賭局和契約的最後期限還有不到四十八小時的時間了。
昴必須在這段時間內找到愛蜜莉雅,讓她去挑戰『試練』並且將之突破。
────這真的做得到嗎?
不是其他人。正是需要把愛蜜莉雅逼迫到這種程度,卻沒有察覺她內心的混亂的自己,去給予被逼至絕境的愛蜜莉雅前進的力量。
「你這也太高估我了啊,帕克……」
「……巴魯斯你果然與,愛蜜莉雅大人與大精靈大人之間契約的斷絕這件事情有關係啊。」
「從讓她心中最重要的心靈支柱消失,這個意義上看的話,的確不能說沒有關係。但是,這件事會讓她徹底消沉而選擇逃避這種情況……不管是我還是那傢伙,都沒想到。」
應該是有某種契機,把愛蜜莉雅更加逼至如此絕境。
回憶起昨晚和今早的冷靜的愛蜜莉雅的話語,昴也只能夠這麼去認為。
「────」
該不會,昴突然有了一個推測。
自己這邊應該是認真地確認過,再去繼續行動的。
然而,假如說,愛蜜莉雅她察覺到了的話────。
「────菜月先生!」
表情僵硬的昴,被突然響起的高聲呼喚而驚得肩膀一聳。
定睛看去,在村子的中央────一位在大幅度揮手的灰髮青年從廣場那邊拚命地向這邊跑了過來。
那是並沒有加入清晨的沖涼,而是本應留在大教堂與村民一起準備著早餐的奧托。
血色盡失的他跑到昴的面前,雙手撐著膝蓋劇烈地喘息著。
「我,我有不得不告訴菜月先生的事情。雖然還有不少其他瑣碎的事情……總而言之,有兩件大事。一好一壞。」
「雖然也對你想說的事情很在意,但還是想先問你一點事情。愛蜜莉雅她,有出現在大教堂附近嗎?比如說有誰提到過這樣的。」
「────?並沒有,今早我並沒有看見過愛蜜莉雅大人。大教堂那邊的大家,也沒有提到過這種事情。」
奧托對於暫且無視了自己帶來的消息,反而先問了一些不知所云質問的昴露出了些許不悅的表情。對於即便不悅仍舊禮貌回答的他的答覆,昴和拉姆的表情都明顯陰沉下來。
儘管奧托從兩人的反應中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勁,但他還是判斷,比起去追究這個,自己帶來的情報的優先度應該更高,
「那麼,好消息和壞消息……想先聽那一個呢?」
「儘管很討厭這種好壞消息打包一起來的感覺……那麼,先說一下好消息吧。」
聽到壞消息時,恐怕又需要為了在腦中思考對策而花費不少時間。就算沒有那個壞消息,現在愛蜜莉雅不知所蹤就已經是最壞的情況了。現在還是想暫且避免再次到來的壞消息使事態進一步惡化,以至於自己更加苦惱的情況。
對於昴那暫且想要緩衝一下的判斷,奧托雙手抱胸點了點頭,
「說到好消息的話。就像之前與菜月先生說好的,我與避難民們已經商量好了。各自進行著瑣碎的準備,想要出發的話今天不論何時都能隨時出發。也拜託他們能夠應對這邊的突然指示了,就算是現在也能出發。」
「────是嗎。抱歉啊。本來的話這明明應該是由我去和大家商量,然後徵求他們的幫助的啊。」
「幸好,在這幾天裡我與大家的關係也加深了不少。考慮到今後還要與他們相處,能夠有這樣的機會也真的算是一件好事。總之,這邊已經準備完畢了。」
用明確的聲音回應著昴對他的慰勞之語,本應因完成任務而自豪的奧托的表情卻並不明朗。應該是有某種問題的嚴重程度超過了,剛才那份好消息給他帶來的喜悅。
承受著無言的注視,昴催促著奧托一直等待說出的另一件事情────也就是,那個壞消息。
「那麼,壞消息又是什麼呢?」
「就在剛才,憤怒的加菲爾怒吼著來到大教堂,好像在生氣地尋找著菜月先生。」
「在找我……?為什麼?這回至今為止,我應該還沒有做什麼會惹到他的事情啊……」
這回的昴一直將說服加菲爾作為最後的勝負要去完成的結局。因此他與加菲爾接觸時一直小心注意著,所以就算在與奧托商量還有與羅茲瓦爾的賭局成立之後,昴也盡量避免著與加菲爾的交談。
也因為這個原因,直到今早為止,昴與加菲爾都沒有像模像樣地見過面,然後就迎來了這個關鍵的日子────
「如果可能的話,最理想的狀態還是在與琉茲θ婆婆談過之後,再與那傢伙交涉啊……」
「就是這個啊。」
對於昴那希望按照順序進行攻略的話語,奧托突然豎起了手指。
看到他的舉動的昴睜大了雙眼。他並不知道,奧托指出的『那個』究竟是什麼。
對著依舊處於疑惑中的昴,奧托臉色陰沉地說道。
「那位琉茲婆婆好像從今早開始就去向不明瞭。而加菲爾現在就是拚命地在村子裡尋找著。而且關於這件事情,他好像還想來找菜月先生問話吶。」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58756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7 篇留言

Ricky
第一個流言~

10-19 23:33

Ricky
可是不是第一個給gp…

10-19 23:34

roccosu
整話的重點: 回憶+ EMT 故意失蹤
只好期待下話啦…感謝翻譯~

10-19 23:45

簡單說
上一篇最後EMT那些話跟這一篇有出入,這伏筆是考驗啊!不能接關的勇者與教徒們對EMT的考驗啊!

10-20 02:22


...若跟前篇合起來看...琉茲婆婆可能是被拉姆帶走了...為的是不讓昴知道加菲爾的試練內容...昴可能被拉姆施放幻覺,以為是看著愛蜜莉雅起來才離開,但是是被誘導到空房間看到幻覺...愛蜜莉雅可能又去挑戰試練了...

感謝版大的勤勉

10-20 04:48

re愛好者
大大理解能力太強啦!

11-01 00:13

elle10368
樓上 前面的推測還算能夠認同 不過後面說艾蜜莉雅去挑戰卻不太可能 艾蜜莉雅連現在唯一的昴都當成了騙子 那他怎麼可能會想去挑戰? 艾蜜莉雅最看重約定了 明明說好要牽手一晚卻發現人不見了 他一定很傷心憤怒 而且就事實來說現在是早上 試煉是晚上怎麼可能現在跑去試煉呢

11-21 20:1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4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青文 文庫版 譯名... 後一篇:第四章99 『封閉之所獨...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vi32vi各位
小屋更新繪圖~歡迎來晃晃~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0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