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核煉:閃燄使者》第二十六章 潛入敵營

作者:時零│2016-10-18 11:19:11│贊助:2│人氣:39
    冥宙處於黑暗中。

    她試著觀察附近的景像,但是一片黑暗,什麼都看不到,什麼都聽不到。

    她注意到自己的意識有多淺薄,連看與聽的力量都沒有,當然也聞不出任何味道,仍然還在運行的感官只剩下乾燥得無法忽視的口舌──不對,還有痛,肩膀、雙臂、腰,密密麻麻的痠痛感伴隨著受過傷的疼痛。

    她勉為其難地張開眼睛,熾白的燈光又讓她立即閉上,然後眨眨眼,試圖讓雙目習慣光亮。

    等適應光後,她驚訝地發現這裡是自己的房間,還開著冷氣。自己正躺在床上,蓋著薄毯子,而床的邊緣趴著一個人,紅色的長髮跟頸間銀項鍊……是水辰。

    「水辰,起來。」冥宙坐起來搖她,並發現自己穿著睡衣,肩膀原本的位置放著一個冰枕。

    水辰被她搖過後,睡眼惺忪地起來,看到冥宙後精神好了不少。「冥宙,妳終於醒了。」她握住冥宙的手。「還會痛嗎?」她關切地問。

    「水辰,現在幾點?」冥宙沒有理會她的問題。

    水辰看看手錶。「凌晨兩點。」她搖搖頭。「你已經睡超過四個鐘頭了。」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冥宙再次看看自己的房間和睡衣。難道剛剛的戰鬥都是夢嗎?不可能,身上的疼痛已經比那時小很多了,但還是存在,在被金屬帶原者撞之後……

    金屬帶原者。冥宙想起來了,那場工廠附近的戰鬥,而劉亞傑……殺了那個人。

    她看著水辰的雙眼,不知道要先問什麼。什麼時候回來的?劉亞傑在哪裡?自己昏倒後發生了什麼事?她又想到最後一個問題水辰也不知道,應該先去找劉亞傑……一時之間,冥宙感到思緒混亂。

    「好了啦,妳先別動。」水辰把她壓回床上,並拉好毯子。

    冥宙看著自己肩膀旁邊的冰枕。「我還記得肩膀被用力撞了一下,很痛。」她說:「可是現在減緩很多,打鬥中受的傷也都痊癒了,雖然還是有一點痛。」

    「月瑤把活神水拿出來了。」水辰邊輕撫她的頭髮邊說。「活神水」是三零年代的諾貝爾醫學獎得主發明的外傷藥,只要把傷處浸泡在裡面,傷處跟疼痛就會很快減緩,缺點就是原料很貴,不是緊急事故月瑤絕對不拿出來。「她倒了半個浴缸,讓你所有傷處都能泡到。妳在裡面泡了二十分鐘後,我跟她一起替你洗澡,然後抱過來的。」

    「劉亞傑在哪裡?」冥宙問。

    「你說他?那個孩子現在應該翼火房間睡覺吧。我還記得你們剛進來時的樣子,真是慘不忍睹。」水辰說:「妳那時候還沒有清醒,是他背你進來的,你們兩個看起來都糟透了。」

    「我有事情要問他。」冥宙試著離開床,卻被水辰按住。

    「他現在也在休息,你找他也沒用。」水辰說:「熾日他們也都回來了。劉亞傑說你們已經找到帶原者的據點,熾日現在比誰都著急,不過他說要等你們都休息夠了再告訴他你們發現的事。」

    「那……天璇現在有在睡覺嗎?如果沒有的話,能不能叫她來一下?」

    「天璇啊……她現在應該醒著,跟大家在客廳。」水辰站起來。「剛才的場面很亂,其他人一個接著一個回來,看見劉亞傑這麼狼狽,都問他發生什麼事,可是那孩子看起來真的很累,所以講得不清不楚,反而讓大夥更好奇你們的遭遇,沒有人睡得著。」

    水辰離開房間後過了五分鐘,門就響起了叩叩聲。「冥宙,我進來囉。」天璇輕輕的聲音出現在門後。

    「嗯,進來吧。」冥宙說。所有女生當中,冥宙是跟她最要好的人,也許是因為天璇很文靜,而且比其他女生更了解心思慎密的自己──這是當然的,天璇的異能可以了解每個人的想法。

    天璇打開門,看到痊癒並有精神的冥宙後,露出放心的微笑。「天璇,我現在已經可以好好說話了,能不能扶我下去呢?」冥宙問,天璇點點頭。

    「謝謝。還有,等到見到劉亞傑時,幫我一個忙好不好?」

    ─────

    冥宙還沒走完樓梯,就聽到七嘴八舌的討論聲了;而在她與天璇從樓梯轉角出現時,他們才靜了下來。

    冥宙勾著天璇的頸子,在天璇的攙扶下一步一步地走下樓。水辰讓出沙發的位子,坐到茶几旁的小圓椅上,讓她們兩個坐在那。無巧不巧,冥宙的正對面就是劉亞傑,他也已經接受過月瑤的治療,也換過新衣服了,可是神情中的疲態毫無減緩之象。

    是因為殺了那個帶原者吧,冥宙心想。她想起劉亞傑當時的眼神,忍不住心有餘悸,這麼冷酷的劉亞傑,她是第一次看到。

    「冥宙,聽說妳是累到昏倒的。」熾日站在長方形茶几的末端,雙手抱胸。「如果妳仍然覺得不舒服,回去休息也沒關係。」

    「沒這回事。」冥宙將身體放鬆地靠在沙發上,其實她此時肌肉還是有點痠痛。

    「是嗎……」熾日說:「你們遇到的事,我聽劉亞傑說了大概。現在我想聽聽妳的說法。」

    「超大概的。」柳土跟右邊的奎木抱怨。「『我們找到了據點,還有敵人,打到一半就逃了。』他什麼時候學會白金式講話法了?」他左邊的白金瞪他一眼。

    冥宙知道熾日關心的是什麼。「我們看見兩個以前公司的手下,而且他們現在也是帶原者組織的人。」

    所有人陷入沉默。

    「那你們位什麼會知道帶原者的據點在石岡?」熾日問。

    冥宙把一開始聽劉亞傑提到石岡區跟黑洞白洞兄弟那裡,到她昏倒前的發生的事都交代了出來,重要的地方講得很清楚,不過戰鬥的過程一語帶過,只講了那三個人的異能,劉亞傑殺人的事毫無提及。原本這段經歷她可以說得很流暢的,不過頻頻被他人的插嘴打斷,像是「那兩個公司的人是誰?」「任文安?妳說那個藥頭?」以及「你們怎麼回來的?」之類。

    最後,冥宙說完所有過程時,用那些問題的回答作結尾。「……那兩個公司的人我不知道名字;對,就是任文安,而且他就是血刃;我當然不知道我們回來的方法,而且這並不重要。」

    等他講完以後,翼火、星海跟月瑤似乎還有問題要問,如果不是熾日舉手打斷他們的話。「冥宙,妳有在那個帶原者上司面前,展示自己的異能嗎?」

    「我比較少跟他正面交鋒,可是我有用捕蠅草咬他,還扯壞他的外套。」冥宙說到這裡,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

    熾日用手托住下巴,沉吟不語。良久後,他說道:「冥宙,把那座工廠和附近的景物回想一次,尤其是印象深刻的地方;天璇,在冥宙回想的時候把那些記憶複製下來,而且要複製兩份;白金,現在是晚上,你有辦法到外面叫蝙蝠嗎?」

    「多少?」白金問。

    「你能聯絡得到的全部,叫牠們在外面等。」

    「行。」白金點點頭,他脫下T恤,露出精壯的上半身,然後巨大的黑色翅膀從他背後綻放;口中的牙齒變尖變利,虎牙突了出來;兩隻手掌變成恐怖的爪子;全身各處也產生大大小小的變化。這就是他的異能,將自身蝙蝠化。

    他打開客廳的窗戶,直接飛了出去。熾日目送他離開家,然後轉向冥宙和天璇。「開始吧。」

    冥宙閉上眼睛,聚精會神地想著自己的經歷。也許在戰鬥中因為腎上腺素的刺激,感官會比平常敏銳,所以冥宙把戰鬥時看到的景物記得一清二楚,那間工廠的樣子也是。

    她想完後,張開眼睛看向天璇,後者點了一下頭。「先傳一份給我吧。」熾日蹲下來,好讓天璇能碰到他的額頭。

    天璇的思想複製比讀心術有更多應用範圍,其中就是可以像電腦的文件複製一樣,將同樣的想法複製很多份,再傳給不同的人。此刻天璇用食指點著熾日的額頭,把剛才冥宙的想法傳送給他。

    過了不久,白金從窗戶回來了。「牠們在外面,一百零八隻,等等還有。」冥宙望向窗外,自己栽種的櫻花樹上就停著兩隻,其他的可能在屋頂上或各種亂七八糟的地方。現在這種屋子外面是什麼模樣,冥宙根本不敢想像。

    「熾日,你到底想幹嘛?」水辰忍不住問。

    熾日沒有回答她。「天璇,把另一份剛才的想法傳給你哥哥。白金,記好了。」

    白金走到他妹妹前面,讓天璇傳送記憶。傳完後他眨眨眼。「然後?」

    「現在你也知道那間工廠跟它旁邊的樣子了,把你接收到的告訴那些蝙蝠,問牠們能不能找到,如果可以的話請牠們替我帶路。」

    「好。」白金再度跳窗而出,他一出去,其中一隻蝙蝠就飛過來,停在他的手臂上。白金以前說過,蝙蝠間有用超音波溝通的方式,而且複雜程度不亞於人類的語言,他在異能覺醒後馬上領悟蝙蝠溝通法與牠們的思維模式,也經常在晚上和找得到的蝙蝠交流,而且根據白金的說法,臺中所有他認識的蝙蝠都跟他交情不錯。

    幾分鐘後,外面傳來一陣蝙蝠吱吱叫和拍翅膀的聲音,然後白金探出頭。「幾隻認識那裡,牠們可以帶你,但我要在。」

    「做得好。」他轉身面向大門。「在我們回來以前,所有人都要保持清醒。」

    「你要去那裡?」水辰問道。

    「對。」熾日說:「現在那名帶原者上司一定告訴任文安遇到敵人的事了,一個能操控植物的核變人少女,要是那兩個公司的餘黨還在那裡,鐵定會告訴任文安就是冥宙──說不定他自己就知道了。

    現在跟之前每一場和帶原者的戰鬥不同了,因為他們已經了解自己的根據地曝光了,還是被太陽系的人知道──接下來帶原者組織會有什麼打算,應該不用我說了吧。」

    他想要先到那裡探聽情報,冥宙了解了。月瑤的瞬間轉移只能到自己看過或去過的地方,且當地景像不能跟想的有差別,而自己記憶中的工廠是在雨中的,所以月瑤無法在雨停的此時帶著熾日轉移,而熾日也沒去過,所以才要這樣借助白金的能力找路。

    熾日走出房子,過了不久冥宙聽到外面傳來汽車引擎聲,熾日載著白金前往石岡了,後面跟著一大群蝙蝠。

    「好啦,就照熾日說的。」水辰拍拍手。「去做自己的事吧,但是不能睡覺。」她講完,幾個人上樓回自己的房間,有的人直接打開電視,水辰就是看電視的人之一。

    冥宙湊到翹著腿的水辰旁邊。「我問妳,妳們在幫我洗完澡後,我本來穿的衣服丟在哪裡?」

    「洗衣籃啊。」水辰回答。

    「那……我衣服口袋裡的東西,有沒有拿出來?」

    「唔……妳衣服跟褲子的所有口袋,該掏的都掏乾淨了,東西全放在妳的書桌上。我知道妳都把種子藏在衣服裡面嘛。」

    「好,謝謝。」冥宙放心了,然後對天璇使眼色,讓她扶著自己上樓,剛剛劉亞傑在熾日走了之後馬上上去。

    她們來到翼火的房間,冥宙敲了敲門,戴著耳機的紅髮男孩馬上打開。「呦,怎麼啦?」

    「劉亞傑在嗎?」

    翼火搖搖頭。「他剛剛走到頂樓了,而且心情看起來很差,應該說從回來就是這樣。」他小聲地問:「你們在石岡到底發生什麼事啊?」

    「沒什麼。」冥宙說完,和天璇一起走往頂樓。從頂樓門口瞄過去,劉亞傑坐在圍牆下,一邊講電話。

    「就這樣,我等一下會讓他的注意力往我這,妳從這裡可以看得到他吧?」

    「嗯。」

    「好。」冥宙往劉亞傑那邊走去,劉亞傑剛好掛掉電話,抬頭看到她時一怔。

    「你在跟誰說話?」冥宙站在他前面,雙手放在背後。

    「我爺爺。」劉亞傑別過頭,數種情緒在他眼中翻騰,像是不自在和內疚。

    他還沒對我的話釋懷,冥宙知道,她想起自己對他說的,還有甩他的耳光,忽然間,冥宙發現自己對劉亞傑的看法相當迷惘。

    本來她以為劉亞傑只是個普通的核變人學生,因為異能的關係具備一定實戰能力,但見識絕對遠不如太陽系等從小就在犯罪界長大的殺手,不敢殺人是理所當然的,可是除了那兩次出格的行為,劉亞傑對她的態度很誠懇,雖然因為父母被挾持而有所警戒,但很誠懇,至少冥宙這麼覺得。也許就是這樣,我才會把他當作同伴吧,她心想,這也是為什麼在他對敵人手下留情時,我會這麼失望,還打他。

    想到這裡,冥宙蹲下來,正視他的臉。「劉亞傑,對不起。」她輕聲說道。

    劉亞傑一驚,轉過來看著她。「為什麼這樣講?」

    「不要誤會,我不是因為打了你而道歉,當然我也知道不該打你。」冥宙認真的說:「除此之外還有你之後做的,我不該認為你是軟弱的人。」一開始,冥宙只從劉亞傑殺人時的面孔中看到了冷酷,就像自己以往動手滅口時一樣,可是現在回想起來,他的眼神中還有著堅定的執念,直到冥宙倒下之前,這種堅定都沒有動搖。

    在路燈微弱的燈光下,劉亞傑臉色一沉,他用雙臂抱住折起來的腿。「想不想殺人跟軟不軟弱沒有關係。如果有制伏他但不會殺死他的方法,我就不會用那招了。」說到這裡,他頓了頓,然後靦腆的說:「不過,我也有不對的地方,妳也在的話,我就應該全力以赴的。」

    「我也在的話?」冥宙一奇。

    劉亞傑的身體抖一下,他的臉頰燒紅,而且又不敢看他了。

    冥宙懂了他的意思,原來保護自己才是他會堅決地下殺手的原因,現在連她也覺得有些害臊。

    兩人尷尬地沉默的一陣子,冥宙決定轉移話題。「一個人只會有一種異能。」她說:「可是,為什麼你丟出石頭後,石頭就變成那個樣子?」

    劉亞傑隔了一陣子才說話。「跟流星一樣。」他說:「宇宙碎屑被地球吸引進入大氣層時,會跟空氣摩擦出光與熱形成燃燒的流星,而我丟的石頭就是在飛躍過程中跟周圍的空氣摩擦,變成火石的,威力勝過普通的恆星火焰,而且可以放得更遠。」

    「這是因為恆星的關係嗎?」冥宙問。

    「對。」劉亞傑說:「我的異能除了製造恆星,也能與此同時產生特殊的空間磁場,在範圍內引發其他天文現象,不受地吸引力影響的行星也是這樣來的,這些天文現象會無視地球的物理環境,只要我找得到觸發的方法。」

    「是嗎……」冥宙想了一下,她最想問的問題該怎麼開口,劉亞傑使出流星時的堅決神情又浮現,她覺得這一招的背後可能有什麼故事。「那麼你是怎麼發現丟石頭可以變成流星的?」

    劉亞傑的瞳孔瞬間縮小,他的嘴角抽蓄了一陣,臉色十分難看。「我很抱歉,冥宙。」他的嗓子啞了。「妳剛剛跟我說的話,讓我比較好過,謝謝。可是現在,能不能讓我先靜一靜?我很累了。」他講到後面,聲音似乎哽咽了。

    「我……」冥宙講到一半就停住了,令她驚訝的是,劉亞傑的眼眶泛紅。

    最後,冥宙點點頭。「好,那我先下去了。」

    她懷著沉重的心情離開他,走到樓下跟已經到那裡的天璇碰面。

    天璇蹲那裡,她的臉色慘白,用手摀住嘴巴。「妳有複製到嗎?」冥宙問。

    「有。」她顫抖著說:「冥宙,我在複製完後就看過一遍了,可是我現在好後悔……」她說完搖搖頭,看起來好像也快哭了。

    也許我不該探取劉亞傑不想說的事的,冥宙突然感到一絲罪惡感,不過,她還是說:「把他的想法給我看吧。」

    天璇把食指點在她額頭上,把劉亞傑的想法傳給她。

    過了三分鐘後,冥宙緩緩地張開眼睛,想起自己剛剛所看到的一切,和天璇無言地相望,彼此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是她第一次覺得,普通男孩的日子,也會比殺手更辛苦。

    ─────

    「牠們說,這裡下車就可。」白金說,坐在車裡的他,仍然保持蝙蝠人狀態,這樣才能和蝙蝠溝通。

    熾日將汽車駛入這條路的一個停車格,然後熄火,跟白金一起下車。這裡原本就是偏僻的郊區,加上又在凌晨,現在這裡一個人也沒有,連店面也都關起來,沒有人注意到熾日的車前面,有一大群黑壓壓的蝙蝠,從剛剛開始就在替他帶路。

    熾日看著四周,這裡的景像跟那段記憶中的吻合,往西邊看過去,夜空中似乎有一柱巨大的煙囪若隱若現。

    「你先回去吧。」熾日告訴白金。白金點點頭,張開巨大的翅膀飛向空中,朝他們過來的路上回北屯,而那群蝙蝠也跟著他一起走。就算北屯離石岡只隔一個市區,初來乍到的他還是需要蝙蝠引路。

    他朝煙囪的方向走過去,看著自己走的街道,產生似曾相識的感覺,因為跟自己腦中的冥宙的記憶越發吻合。這就是天璇異能的功勞,他心想,許多看似不成戰力的弱小能力,都有自己存在的價值,隨著日漸成長,他對這個道理的體悟有增無減。

    很快的,他來到那片樹林,這附近就是冥宙他們戰鬥的地方,他也看到一棵底部寬大但斷裂的樹根,還有幾棵被砍倒的樹木殘骸,上面結著橘色的大果實,熾日認出這是冥宙的亞馬遜糖膠果樹。當然,還有那間廢棄的工廠。

    這間工廠只看外表的話,只是間破敗的老舊屋子罷了,而且窗戶一點光也沒透出來,完全看不出來裡面會有人,更別二十幾個帶原者與兩個幹部。

    突然間,工廠的大門動了,熾日左右張望,大門附近有一疊堆得很高的破銅爛鐵,於是他躲到那後面。

    有兩個人從大門走出來,其中一個打開手電筒照著前面的路,還有他前面的人。他們走出來後,那個走在前面的轉過頭,手電筒照亮了他的臉,也讓熾日看得一清二楚。白皙的皮膚,整齊的棕色頭髮,還有歐美人的深邃五官,就是任文安沒錯。

    現在該改稱他為血刃,熾日心想。這個人太有名了,熾日三年前開始就時常聽到任文安這個名字,摩羯座公司許多起毒品交易都跟他有關,如同犯罪界的許多買賣,不過最近因為帶原者興起,他的消息也比較少了。

    「需要幫手的話再叫我。」拿著手電筒的傢伙說,熾日隱隱約約看見背向光源的他,那個男子有著黑色頭髮,長相平凡。

    「我會的。」任文安道,另一個男的點點頭,然後他把手電筒丟給任文安,背後正中央的一片皮膚像自動門一樣打開,露出底下是金屬板。

    那塊金屬板凸了出來,變成一個連在他後面的箱子,而且下方冒出兩柱強力的火焰,熾日都聽得到火焰爆發的聲音。

    然後,那個人因為火焰的推進力,向上飄了起來,他到半空中時調整姿勢,借助火箭推進器的力量離開了。

    現在只剩任文安孤身一人,他照著手電筒,回到工廠當中,並且把門關上。

    好了,熾日心想,如果裡面真的有二十幾個帶原者,那麼要怎麼進去才不會被發現?從大門闖進去是不可能的,兩扇側門或後門也可能有帶原者把守。

    他繞過大門,走向這間工廠的右側,苦思要怎麼進去,不過在他看到側面莫約三樓高度,有幾扇破掉的窗戶時,立刻就有了點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5709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r9805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上精選啦!!... 後一篇:[達人專欄] 《高捷少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swe228所有人
大家好,最近下班時間有在寫寫小說,歡迎來看看喔~<3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3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