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核煉:閃燄使者》第二十五章 第二發流星彈

作者:時零│2016-10-17 11:27:54│贊助:2│人氣:207
    屍體帶原者從遠方走過來,朝被冰星卡住的三條水蛇望了一眼,那些殭屍蛇就停止不動了。緊接著,兩隻飛鳥和一隻大老鼠分別從遠方的樹上和水溝出現,停在屍體帶原者的腳邊。

    我懂了,他能控制的屍體數量有限,必須先收回賜予三條水蛇的力量,才能讓其他三個屍體復活。

    他指向我們,三隻新的殭屍襲向我們。我知道不能再用星炎對付他們了,於是用兩顆冰星撞飛那兩隻殭屍鳥;而冥宙伸出藤蔓,把準備咬向她小腿的大老鼠捲起來。大黑鼠被擒住時吱吱怪叫,冥宙噁心地把牠甩飛。

    在我們忙著對付這些屍體時,金屬人趁我們注意力被引開,趁機從背後偷襲。當我聽到他的腳步聲而轉頭時,他偌大的拳頭已經迎風而來。我將右手恆星對準他的臉放火,同時抬腳踢向他的肚子,抵住他的攻勢。我倆僵持了一會後,他退到一旁。

    「劉亞傑,動物就交給我,你專心對付他。」背後的冥宙喊到。「我的植物無法傷到這個帶原者,只有你可以。」

    我應了一聲,並全神貫注地盯著金屬帶原者,以防他的一舉一動。此刻那個機械男正打開自己的肚子,從裡面拿出新的鐵鏈和一些工具打算修好斷手,偶爾望向我們的戰況,屍體帶原者的殭屍無法消滅是很麻煩,但以冥宙的力量應付得了,現在是名符其實的二對二。

    金屬帶原者朝我猛踏一步,我本能地用恆星準備好,沒想到他竟然在下一刻轉身就跑。

    剛剛那一腳只是爭取時間的虛招,我不知道他想做什麼,不過仍然追了上去。他跑向腳被冰星卡住的殭屍狗,後者還在嘗試站起來。金屬人把牠抬起,然後朝我這邊狠狠丟過去。就算知道狼犬已經死掉了,我還是得說這招真的有夠沒品。

    殭屍狗一開始被抓時似乎很驚訝,不過在拋過來的過程中很事向地改變姿勢,張口打算咬我。

    金屬人拋過來時離我有段距離,我只要退到一旁就可以避開了,但是我發現他把狗當武器丟我的目地可能不止要打我。

    現在狼犬是用四肢著地的姿勢飛撲過來,如果我避開牠的四爪就會落地,冰星也可能因此敲碎,到時這隻兇猛的殭屍又會是一個麻煩。

    危急之中,我做出了一個瘋狂的決定。我沒有逃也沒有閃,而是朝那隻狗衝過去!

    我離開金屬人瞄準的位置,鑽到殭屍狗咬不到的範圍,然後抱住牠的肚子,讓牠的背撞向地面。如此一來,冰星就毫髮無傷。

    雖然解決了殭屍狗的問題,不過金屬人還是沒有放過機會。他在我轉頭過來對付他前跑到我後面,對準我的背重重一拳,力量大得我向前飛去,在地上滾了一圈才停下。

    我趕忙爬起來,並擦掉沾在臉上的汙泥,按住疼痛不已的脊椎。金屬人已經追上來打算繼續打,這時我發現我身後有一棵巨大的樹。於是我跑到那棵樹附近,將恆星製造好並接近樹幹。超新星。

    沒有錯,就跟上次和能量吸收者小過兩招時的戰術一樣,超過三層樓高的大樹在樹幹被炸裂後倒了下來,不偏不倚地導向金屬人。

    我上次不該用這招的,因為對手有可以吸收位能的能力,不過這對金屬人來說是個威脅。在樹倒下來時他還在跑,在煞車並準備躲開時已經來不及了,於是他雙手舉起,硬生生地擋住倒下來的大樹。

    如果是一般人,這樣接住巨大的榆樹一定會被壓死,可是金屬人用手托著樹幹中部,苦撐了一陣子後才倒下。巨樹壓在金屬人的背上,他擺動四肢試圖逃離。

    我跑到金屬人那兒,此刻的他有如籠中鳥,只要趁現在在他的頭旁邊使用超新星,就能永絕後患了。我把手掌對著他。

    ─────

    被火石炸掉頭顱的屍體。燒焦斷頭處。周圍的血液。

    ─────

    我一愣,隨即拍了自己一巴掌。劉亞傑,你這個豬頭,現在不是打架,不殺人就等著變成帶原者吧!我搖搖頭,將剛剛的畫面甩出腦袋,然後再把手掌對準金屬人的腦袋,準備使出超新星。

    如果炸爛他的頭,會不會看起來跟那個流氓的死狀一樣?

    我的手顫抖個不停,最後我離開大樹,離開帶原者。現在他是不可能離開大樹的壓制的,還是去幫冥宙吧。

    我跑向冥宙的戰局,路上朝機械男坐著的地方望了一眼。他的手已經修好了,不過看來沒打算出手,他用修好的右手托著下巴看冥宙戰鬥,就像去馬戲團看猴戲的觀眾一樣。

    冥宙正忙著跟三隻鳥交纏,藤蔓舞得呼呼作響。我發現那隻大黑鼠從冥宙的側面出現,爬向她的腳邊,於是用冰星把牠撞開。

    「那個製造殭屍的帶原者呢?」我問:「也許把他打倒就能讓這些殭屍停止。」

    冥宙聽到我的話聲後,又有兩條藤蔓從她左手袖子裡長出來,她使植物們用更快的揮舞,然後把三隻鳥綁起來。

    她轉過頭。冥宙的眼神嚇了我一跳,就跟發現我今天救狗時看著我的神情一樣冷酷,但是又混合著不可置信的怒火。「你為什麼就這麼過來了?」她柳眉倒豎。「我剛剛有看到你跟那個帶原者的戰況,他現在還被壓著,對不對?為什麼不把他殺了?」

    我一時語塞。「他動不了了,構不成威脅。」我支吾道。

    冥宙一副快被打敗的表情。「你以為這樣就安全了嗎?我沒有辦法傷害到他,只有你的恆星可以!你到底……」

    她的話說到一半就停了,因為逐漸接近我們的沉重腳步聲。我們朝側面望去,瞳孔同時因為驚訝而縮小。

    壓著金屬人的斷樹用莖的斷裂處著地,並且直立著,它的茂密枝葉彷彿有生命般靈活地擺動,簡直就像被冥宙操控的藤蔓。這麼巨大的斷樹,就算是力大如牛的機械男也不可能抬起的,不過在我望向它一旁的屍體控制者時,馬上恍然大悟。

    超新星炸得很徹底,使巨樹的莖完全斷裂,和根部沒有一點連繫。巨大的斷樹殘骸從原本的生命體變成了死物,符合了屍體帶原者的異能施用條件,於是他把斷樹變成了殭屍!

    金屬帶原者朝我們猛衝而來,位處上坡的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狂奔,然後在我們來得急反應之前,他以風馳電掣之勢「砰」地撞向冥宙。

    冥宙來不及抵擋,她纖細的身驅被金屬人狠狠撞開,向後飛了好幾公尺後才落地,「啪」的一聲掉在泥地上。

    「冥宙!」我駭然大叫,拔足衝向冥宙。她臉色慘白,身子因為痛楚蜷縮起來,掙扎著站起身。

    「妳沒事吧?」我十萬火急地伸出手,把她扶起來。不幸中的大幸就是她的墜落點是雨後的鬆軟泥地,如果是堅硬的地面,骨頭一定會斷;但即便如此,她一定受了很嚴重的傷。

    在我的攙扶下,冥宙搖搖晃晃地站起來,過程中仍然顫抖著,劇烈的疼痛讓她不斷喘著氣。等她能夠好好站穩以後,她收回抓著我肩膀的右手。

    然後,用最大的力量搧我一巴掌。

    這一掌打得突如其來,一時之間我腦袋空白,我眨眨眼,迎向她的目光。

    「快逃走,我拖住他們。」她靜靜地說:「神之語不會出錯,不能讓能打敗他們的你被殺。」她按住被撞的左肩。「是我不對,我不該對沒殺過人的人有期望。」

    如果她聲嘶力竭地大聲罵我或繼續搧我,我還不會那麼難受。她眼神中的怒火已經被澆熄了,取而代之的是心灰意冷的失望。

    我低下頭,無言以對,冥宙拖著顫抖的身驅,面向嚴陣以待的金屬人。

    她的話……還有那雙眼神……。我想起這幾天發生的事,冥宙說話的態度跟一開始一樣冷淡,但她在我遇到爺爺那天,回來後替我擦藥,在這兩天的探查行動中也會採納我這個外行人的意見。我跟她從來不是朋友,也說不上有多親近,不過冥宙始終把我當成一起共事的合作同伴,也對我有對同伴該有的信任……直到剛剛為止。

    那些成為帶原者的人,原本都是無辜的,所以我不想要他們的命,可是如果我們被他們擊敗,就會變得跟他們一樣,或是被殺死。

    我咬緊嘴唇,任憑內心被兩個聲音拉扯,是要懷抱罪惡感殺死帶原者好活命,還是被抓或光榮戰死?

    冥宙剛剛看我的眼神再度閃現。於是,我做出了決定。

    我撿起地上的石頭,並點燃恆星。我的覺悟加強了意志,使得這顆恆星綻放出比之前更明亮的光彩,所有人都將視線轉移到我這。

    「妳說得對,冥宙。」我緩緩走向金屬人,和冥宙擦肩而過。「我不像你們太陽系有經驗,不過架也沒少打過。」

    她無言地望著我,似乎覺得我怪怪的,沒有錯,現在的我的確不正常,我知道。

    「善良是好事,小亞,沒有人希望自己的手被血腥沾滿。」三天前,爺爺這麼對我說。「但以後要是遇到危險,絕對不要手軟,想想我們或是你的朋友,就會知道活下去有多重要,為了你自己,也為了我們。」

    這幾天,我一直再思考這個問題,我也知道今非昔比,涉入犯罪事件是會有性命之憂的,可是在爺爺告跟我說這些之前,我都決定繼續遵行我的原則,也不要殺死他們。

    冥宙剛剛那一耳光把我打醒了。之前的想法跟現況完全不適用,這跟之前對付那兩個帶原者不同,那次我是一個人在戰鬥,我想就算我因為我的原則而被他們擊敗也不會後悔。

    可是現在不一樣,我應該早點發覺。不止是因為面對三個帶原者,或是近在咫尺的工廠內的眾多敵人,而是我身旁還有冥宙這個同伴,如果我不用盡全力,受害者不會只有我。

    我站在冥宙和金屬人之間,昂首面對帶原者,並握緊手中的石頭。

    金屬人盯著我,怕我會有什麼絕招,過了幾秒後,他停止等待,朝我猛衝過來。

    我冷冷的凝視著他,國中那件事的畫面再度出現,可是我沒有猶豫。

    最後一次這個招術用已經是三年前的事了,最後一次用,也是第一次。我維持恆星,並丟出手中的石頭。

    在恆星的作用下,飛石和空氣摩擦出光與熱,化為一顆閃耀著絢爛紅光的流星,挾帶著懾人的威勢像前奔馳。

    在場的所有人都震驚地看著我的流星彈,金屬帶原者停止奔跑,對飛向自己的火石不知所措,我彷彿從他的眼中讀到了恐懼。

    他試圖閃開,但沒用。流星以電光石火之勢砸向他的頭,高速的畫面在我堅若磐石的眼神中成為了慢動作,紅色火石離金屬人越來越近,二十公分,十公分。

    然後,正面擊中。

    流星轟然炸裂,伴隨著劇烈的聲響還有奪目的光芒,照耀所有人的臉。

    金屬人的屍體失去了頭,他的頭顱隨著流星的衝擊爆開,血肉與破碎的頭骨灑落一地,其中一滴血噴到了我的臉上。死亡的金屬帶原者也在失去生命後停止了異能,恢復原本的肉身,他頸部的斷頭處正在冒煙,並且完全燒焦。

    和三年前那個流氓一模一樣。

    ─────

    雨已經停了,泥土和青草在雨後散發它們獨有的氣味,摻雜在血腥與焦煙中。

    我看著被我殺掉的那個人,這次和三年前不同,我的內心相當的淡然平靜,跟第一次取人性命後縮在暗巷抱頭顫慄完全相反。

    不過除了屍體帶原者以外,震驚明顯的寫在所有人臉上。機械人的眼光閃爍不定,張著口說不出話來;冥宙臉色變得更蒼白了,平時冷靜又慧黠的紫色眼瞳緊緊地看著我。

    我迎向她的眼神,抿著嘴沒有說話。那個流氓的死狀又浮現了,和眼前的視野交錯著,但是這無法影響我了,現在除了帶著冥宙離開這裡以外,什麼都不重要。

    機械男從訝異中恢復神智,眼神也銳利起來。「你真的很奇妙,小鬼。」他握緊右拳。「在剛剛發現你時,我本來打算轟掉你的腳,接著把你變成帶原者;再你想燒我的鐵鏈後我就不想讓你活了;不過從剛剛那一招看來,你加入我們還是很有用。」他說:「而且,你把我朋友的一個帶原者毀了,我總得抓一個新的賠他。」

    我準備好恆星,冥宙也意識到狀況不對,藤蔓從她袖口爬出。

    「別著急,小鬼,我剛剛就說過了,你的能力證明你有活命的資格,而且我家老大也要我們辦事要以效率優先。」他對著屍體帶原者大吼:「傻著幹嘛?去告訴任文安啦!」

    他一吼完,帶原者馬上離開這裡,朝工廠奔去。「他要叫其他帶原者來。」冥宙說完,忍不住又痛得按住肩膀。「要逃只有趁現在,幫我拖住那個男的幾秒。」接著,她從口袋裡掏出一把種子,使勁朝外丟出去,使種子大範圍地落在我們和他之間。機械人發現情況不對,於是縱身一躍朝我們衝過來。

    我又拿起幾枚石頭,看準機械人丟過去。看著變成流星的飛石,他警惕地不斷閃避,同時冥宙將手按在地上。

    散落一地的種子因為異能顫抖不已,逐一向上竄升,變成七八棵巨大的樹,和剛才的榆樹一樣高聳,上面結滿了許多橘色的果實。機械人冷哼一聲,穿進樹叢間繼續接近我們。

    冥宙的額頭出現涔涔汗水。「把那些果實弄下來砸他,然後放火燒樹。」

    我連續投出石塊,流星的威力把其中兩棵樹弄倒,卻被機械人敏捷地全部避開,不過左邊的樹上的十幾顆巨大樹果,在他的身邊落地,大量的白色黏汁從果實中爆開,濃稠的果實黏液灑在他身上,我走向樹叢,對其中一棵放出星炎。

    樹木之間彼此相鄰,很快火就蔓延到其他樹上,頓時這幾顆大樹全部燒了起來。我看見處於火海中的機械人對火視若無睹。「雕蟲小技。」他冷笑,並穿過火勢跑向我們,不過當他離開樹叢的那一刻,卻跌倒在地。

    他摔倒的姿勢非常僵硬,我赫然發現他全身原本白色的果實黏液,此刻形成了薑黃色。原來如此,這些果汁是天然糖膠,在火的加熱下逐漸硬化並將他固定住,此刻的機械男毫無移動的餘力。

    「該死……你們這些王八蛋……」他咬牙切齒地說,卻因為連雙眼處也沾有固化的糖膠,因此看不到我們。

    我轉過頭,準備逃離這裡,卻發現冥宙因為使用異能過度再加上受太多傷,已經昏倒在地。我立刻將冥宙抬起來並背到後面,頭也不回地逃跑。

    ─────

    我順著走來的路,用盡全力地跑個不停,再加上剛剛的打鬥累積的疲勞,我很快就累了,也許是因為如此,我感覺不到將頭靠在我肩膀上的冥宙有沒有呼吸,這讓我心焦如焚並加快腳步。

    當我跑了十幾分鐘後,終於到了有人的市區,現在還不算太晚,還有不少行人在路上走動,以及許多亮著燈的店面,就算帶原者們真的追過來,也不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動手。

    許多行人看到我,全部嚇得別過頭,有一個小姐甚至直接跑走。我想到現在身上有不少打鬥後的血跡跟髒汙,背後還背著一個昏迷的女孩子,樣子一定很恐怖。

    我在街上隨便亂走,最後在一間已經關門的飲料店門口停住,將冥宙放到地上,然後我也靠著店面拉上的鐵皮坐了下來。

    我把手指放到冥宙鼻子前面探她的鼻息,還好,呼吸微弱但很平穩。我打開背包,拿出裡面的水瓶時,才發現背包外層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割裂了一條縫。現在的我們看起來一定很像遊民。

    我一邊喝著水,一邊看著眼前的馬路,很多車輛在這個時段仍然奔馳於路上,我不清楚從這裡到太陽系的基地要多久,也不確定能不能叫到計程車。

    我拿出手機,正打算打電話給熾日,又想到他也許也在跟帶原者戰鬥,或是執行別的任務,於是我撥打了另一支號碼。

    過了十幾分鐘,一臺我搭過的汽車停在飲料店前面,副駕駛座的人把車窗搖下來。

    「亞傑,為什麼你每次遇到敵人都挑石岡?」楊龍說著的同時,從駕駛座下車的河馬對我揮手。

    ─────

    我抱著冥宙一起進入後座,讓她靠在座位上,結果車子剛發動她就身體一歪,頭倒在我的大腿上,我把冥宙扶正並繫好安全帶,這次她改成向左倒,臉緊貼著玻璃窗。

    「楊龍,我們要去哪裡?」我問。

    「送你們回太陽系的基地。」楊龍說:「要是熾日知道你們兩個在我們車上,可能會以為我們另有陰謀,何況現在大部分的醫院都關門了。」

    「亞傑,我昨天有聽你跟楊龍述說的計畫,那你們有真的找到帶原者的句點嗎?」開車的河馬問道。

    「有。」我告訴他們關於廢棄工廠,還有遇到機械男的事。

    「亞傑,這次沒能幫上忙,我很抱歉。」神田煬重重拍一下腦袋。「以後如果遇到可能有危險的事,一定要打電話告訴我們,我們會暗地裡協助你。」

    「沒關係,我們也成功逃出來了。」我說,這時冥宙的手機響起,我代她接了電話。「喂?」

    「是我。」是那個叫柳土的男生的聲音:「你們現在回去了嗎?」

    「還沒。」

    「是喔。那好,大師兄說可以回去了。」柳土說:「今天真是超衰的,我跟大師兄一直在外面找,一個都沒有,打電話問其他人也是一樣,最後我們又去了其他區,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結果他又跟昨天一樣帶我們繞圈圈。」他咒罵一聲,然後又頓了頓。「對了,為何冥宙的手機是你接啊?」

    「冥宙現在不方便接電話。」我說,太陽系的豪宅從窗外映入眼簾。「請你告訴熾日,我們已經完成任務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5605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10-17 12:53

時零
謝謝!10-17 13:2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r9805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後一篇:上精選啦!!...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qezc53221234大家
大家好!小屋奇幻小說 奸商皇女 改後已更新 歡迎喜歡蘿莉養成向的各位來觀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