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1 GP

【日誌】那些我們創作者所謂的活著(公會合集出版有感)

作者:十六夜郎│2016-10-17 09:38:35│巴幣:82│人氣:547
  「我只想證明一件事,就是,那時魔鬼引誘我,後來又告訴我,說我沒有權利走那條路,因為我不過是個蝨子,和所有其餘的人一樣。」
  ——杜斯妥也夫斯基《罪與罰》

  2014年06月09日,十六夜文藝創作交流會創立。
  2016年10月15日,公會首次實體合集正式販售。

  在這兩年多來的時間內,發生的事情難以一一細數,當中有許多重要卻不能立即想起的事情,陪伴我們這兩年來的時光,幾乎就能直接當作我在巴哈姆特上的重要里程碑。

  15號販售結束後陪女友回去的路上,女友問我怎麼沒有在作品後面放個後記,其實我覺得寫了前言,告訴讀者為什麼要寫這本書就好,至於後記,我想就等結束後再寫較為適宜些。

  一如以往寫日誌的習慣,先在開頭寫些輕鬆的部分。

  本次15日的販售圓滿達成,和我自己的預估販售量差不多,感謝任何一位我有叫得出名字以及叫不出名字的顧客,真的十分感激。我們當天的第一位客人,是一位年約16、17歲的少年還有他的父親,原以為是一般的參觀者,結果好像直接來到我們攤位買了我們的刊物。

  記得我那時候和少年說可以先看看書的內容再決定是否購買,那少年他都知道,他是特地來買書的。我還笑著回答:「是嗎?我還以為大家要買書會去誠品或金石堂……」

  他購買了這本書後就離開了。其他人之後就問我是否是我們公會的成員,我說不認識,但連我們公會的夥伴都說少年和他父親直接進來,買了書就走,應該是隱藏讀者的樣子,連我都聽得半信半疑。如果真的是知道我們這本書就親自過來購買的話,我要特別對那個少年和父親致上謝意,如果可以的話,希望能告訴我你是誰。

  15日的汐止很冷,大雨幾乎沒有停歇的時候。各位參與擺攤甚至特地過來選購書籍,還能待到和我們一同吃晚餐的人,回去的時間想必都已經十分的晚,在此我要說聲「辛苦了」,感謝各位能夠風雨無阻的來到現場。

  關於這次合集,需要感謝者實在太多,凡舉現場擔任排版顧問的夏懸、根本不是來顧攤的高職好友、提供我很多建議的yan、水冥音、十月、彬彬、冰糖、魚。以及其他未能前來但有參與合集的各位,封面設計的微風等等……一個多月來的努力都辛苦了。

  此外,極光文創的各位也替本次合集出版製造了一個很棒的環境,泡芙很好吃,當中成員對此做了諸多努力,也特別感謝主辦單位的安排還有印刷廠的幫忙以及配合,更因能見到許多相識許久今日才見的好友,甚感喜悅,期待今後還能有機會賣書以及與各位相會。

  我在撰寫這篇文章以前,有先去GOOGLE看看別人的心得文是如何寫的,但幾乎沒有人和我想寫得類型相同,之後也就沒有參考的想法了,索性關掉自己寫自己的。

  大部分看到的都是講述關於出書有多喜悅,然後自己為了這個有多早起床,籌備過程、辛酸血淚、與父母意見不合、與同伴如何如何,到最後書本賣不出去有多難受,從無到有,以及歸途上的所感。

  我認為,這樣固然能夠完整呈現創作者的心路歷程,但我想真能完整契合創作者的心靈的,也僅有創作者自己本人,縱然這是創作者必經路程之一,可終歸還是獨自的記憶,與他人連結相對稀薄。當然我不否認這樣寫的好處,作為一個心得記錄,這樣或許是再好不過的了,可我想說的是其他東西。

  我想講的可能很多,下面的話題可能讓人看了更為厭煩,不過,無所謂,我寫自己想寫的。就像我15號當天在台上拿著講稿感覺自己只講了5分鐘,事後看了錄影才知道自己講了17分鐘的經驗分享。而內容關於刊物的其實並不多,對於出版刊物的想法並不是太興奮,當然有喜悅,只是因為自己突破了一個關口,自然而然會朝向更遠的地方邁進。

  我因為這本書感到最高興的幾個時期,第一個是我們開始準備做合集的那天;第二個是和印刷廠聯繫上,而對方答應可以幫忙;第三個是檔案從WORD檔被轉換成PDF檔案,覺得忙碌終於值得了;第四個是印刷廠把書寄到我這裡來的時候,覺得辛苦沒有白費,我們終於做到了的時候。

  這四個高興的時期都各開心了一天。

  因為接下來每一天,對我而言都是新的戰爭。我們只是跨越門檻,卻永遠不是到達終點。穿越了一道窄門,眼前的路又更荊棘遍地、寸步難行,門是又窄又遠,而走到現在的痛苦固然使我每個晚上都睡不好覺,但過去就是過去,痛苦之後帶來的喜悅便令我忘卻煩憂,那喜悅雖然轉眼即逝,卻是讓我繼續向前的動力,我在快要完成合集的時候,腦海想的已經不是要賣多少本、金額如何分配,而是開始思考下一本書要如何做才能更好,因為想得有點後面,所以編輯這本書的細部我就不再多提。

  在開頭的部分,我引用杜斯妥也夫斯基《罪與罰》的句子:「我只想證明一件事,就是,那時魔鬼引誘我,後來又告訴我,說我沒有權利走那條路,因為我不過是個蝨子,和所有其餘的人一樣。」

  其實我在合集作品《夜書登科錄》裡傳達了很多類似概念,或者是「夢想」和「理念」:

  「作家都是這樣的傻瓜。無論何種作家,都總惦記著自己身為作家的壽命還剩下多少時間,在這當中有人能輕鬆活著,有人卻膽顫心驚。活著的人會在某天抵達生命終點,可對作家壽命無多的人而言,每一個製造新世界的今天都會是晚年。任何時代都有作家擔心自己邁入晚年而拼命掙扎,只求別回歸凡塵。」

  究竟是我們有了自己的理念,才朝著目標向前。還是理念選擇我們,才使我們走向目標?

  依稀記得曾有人勸我不要繼續寫作,因為其印象中的作家性情都頗為怪異,此外,也許是當時我的情緒問題使得周遭有著這樣的想法,認為寫作使我個性轉趨憂鬱、浮躁。究竟何者是因、何者為果?

  我當時給的解答是,我認為並非投入寫作而使性情憂鬱,而是本身性格憂鬱才選擇投入寫作,藉以抒發自己情緒。但不可否認的是,的確我有因為創作問題而陷入情緒低潮,可沒有創作,我便沒有情緒抒發的管道。

  我認為投身創作領域的人,普遍性格就與大眾不同,這是我身為創作者聊以慰藉的自傲以及安慰。正常人如果會算簡單的機會成本,就能明白創作的投資報酬率是何其的低,當然創作種類繁多,在此僅以普遍大眾所認為的寫作、繪圖為內文所提及的創作。

  前面提及《罪與罰》這本書,當中概念因為不是重點我就不闡述,但我們也許能舉它當例子。有了罪過才會受罰,罰並不會單一而存在,必須犯罪才能罰。

  同理,倘若將罪換成創作;罰換成思緒負面。有了創作(罪),才會產生負面思緒(罰),不過罰並不一定是壞的。對我來說,有時候創作的罪會產生喜悅的罰,這和痛苦的罰是並行的,懲罰並非都讓人痛苦,如同《罪與罰》最後,主角因為犯罪而被放逐,反而因此獲得心靈的解脫。

  我剛才忘記提到罰其實是一個贖罪的概念。換個角度想,這次把罪與罰倒置,罪變成情緒,罰變成創作,是否也行得通?

  因為我們有作為人基本的喜怒哀樂,然而生活所擁有的事物沒辦法使我們躁動的心得到安慰。於是,因為有了情緒(罪)才得到讓我們走向創作(罰)的這個結果,而這個結果又轉變為使我們情緒得到平穩,甚至喜悅(贖罪)或者是變成另外一種負面情緒來源(罪)。

  簡而言之,我們都走向了創作一途。何者是因、是果,那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是創作者,沒有什麼比這更重要的了。想要怎麼走都在於自己,何時踏入何時退出,這種沒有任何人逼迫的抉擇反倒最為殘忍。

  我在《夜書登科錄》裡寫道:「作家都是傻瓜」,這個觀點其實我看過一些作家公開發表過,因為我們都知道這條路比起大部分的路是坎坷難行,淘汰率異常的高。我在巴哈姆特認識的創作者,光是現在有接觸並夢想當上出名的作家的人,就比起我從小到大知道的作家名稱更多了(我指的是會在報紙上、課本、書局裡書本看到的作家),即便如此,我們依然這麼走下去,即便錄取率是萬分之一,也要篤定那萬分之一的希望嘗試抓住,但只要失敗,那一切後果自己承擔,因為你在過程中就已經承受眾人的質疑,並發誓堅持到底而與眾人對抗,失敗後外在的痛苦絕對有增無減,落井下石這件事無論在哪都會有。

  當中會遭遇的痛苦,其實我也沒有全部嘗過,但這比起我編寫這部合集的感想更為重要。如同剛才節錄《罪與罰》的例子,有個魔鬼引誘著我們投入創作,可是卻又常常在午夜夢迴,哪次看到作品沒得獎、小說沒人回應、被他人指責、被愛人要求放棄,不然明天就沒有錢買東西吃了的時候。魔鬼悄悄在你身旁,用一種比起先前誘惑你更語重心長的語調對你說:

  「嘿,為什麼要那麼辛苦呢?和其他人一樣過普通日子,就沒人質疑你了,你也會輕鬆些的。你看,你的愛人不正打包好行李,你不做出回應的話,愛人明天就搬走了哦。」

  所以,作家是傻瓜。就像外面賣愛心筆的,大家都知道買愛心筆的人很傻,但問題就是有人買,魔鬼就是為了那幾個人而存在,他們往往接受了魔鬼的誘惑踏入這個創作世界,卻又拒絕承認自己沒有權利繼續走這條路。一意孤行的結果,就是淘汰、後悔莫及,不然就是繼續努力還有到達終點……不,文學之路是沒有終點的。所以《罪與罰》那句話,主角才會說:「我只想證明一件事。」因為魔鬼告訴他,他不過只是個蝨子,和其他的人一樣。

  他不想和別人一樣,因為他自命不凡,覺得只有傻瓜才會遵從那些既定的道德、傳統、規範,於是他之後將他自認為對社會有害的人殺了,沒想到殺了兩個人之後就精神混亂,不斷催眠自己這是為了大眾,為了實現理想,有必要這麼做,因為他的不凡,所以也有資格這麼做,同時卻又陷入了憂鬱、焦慮,自我否定的良心譴責和歇斯底里。

  所以他只想要證明一件事。他到底有沒有資格走在這條不凡的道路上?

  「不凡」,多麼美妙又讓人痛苦的詞彙啊。

  「如果你想要你從未擁有過的東西,那麼你必須去做你從未做過的事。」
  ——毛姆《刀鋒》

  要如何知道自己能否有那個能力去做某件事,最初的方法是評估,之後就有了實踐。《罪與罰》的主角認為自己不凡,因為從古至今的英雄都踏過屍體殺過千萬人,所以他也可以,但英雄只有那幾個,想當英雄的人是何其之多。

  主角讓我感動並認同的一點就在於——他認為他是那其中一個。

  當然,失敗的人誰也不在乎。其實我做這部合集的時候,也沒做所謂的評估動作,就是想到了就去做。照理來說,巴哈姆特的創作公會一直以來都很多,但能夠真的去印製作品集,或者是將網路上的東西變成實體的本子的公會,依我來看是少之又少。

  ——你們怎麼不去做看看呢?怎麼沒有人想到呢?

  做出來的時候我想著這樣的問題,但為什麼別人不去做,我也不去思考了,如果有別的公會比我們早做這件事,先在此替這個先驅者致上敬意。我想可能是大多創作公會雖然是公會,可就算是會長、幹部階層,實際上出本都只想到自己的本子吧。

  對這個社會而言,我們總是聽著大家說著:「有理想很好啊,就去做吧!」、「夢想就是跪著也要走完的路。」,但這種話聽多了,越聽越虛偽。同為創作者的人說這種話倒是無所謂,可是由其他人並不是真的那麼支持你的人來說多少就有點讓人反感。

  我們實際上都孤單的要命,所以這部合集才有印出來讓大家看到的必要。因為,即使我們受到鼓勵,但實際上什麼幫助也沒有。不是要說一定要人幫助才能努力這種事,而是有些人總愛一邊鼓勵一邊扯後腿。努力有時候也會受到他人的指責或者是質疑。

  「我唯一擔心的是我們明天的生活能否配得上今天所承受的苦難。」
  ——杜斯妥也夫斯基《罪與罰》

  約翰藍儂有過一段故事,不曉得各位有沒有聽過。在他五歲的時候,他的媽媽告訴他,快樂是人生的關鍵。等到約翰藍儂上學以後,老師問同學說,長大後的志願或夢想是什麼。

  約翰藍儂回答老師當初他媽媽告訴他的話,也就是他對老師說,他長大的夢想是「快樂」。老師聽了他的答案,說約翰藍儂搞不清楚他問的題目。而約翰藍儂卻對老師說,是你們沒搞清楚什麼是人生。

  約翰藍儂直到最後都沒有放棄他的音樂,就像我們或其他人一樣,為了創作、藝術,或者其他務實的東西一直努力,只是彼此做出的抉擇不同罷了。如果我們對於現在做得事情感到快樂,那這樣的人生,又有何不可?

  其實很多人都遭遇過約翰藍儂那時候發生的事情,即使是別人先詢問我們自己的個人意見、未來打算,在自己回答的時候,一開始都會被鼓勵,覺得有夢想真好,我家的孩子要是和你一樣有主見就好,或者是說,這樣比只會死讀書好多了,但等到你真的實踐,一心一意地努力朝著夢想前進,真的使出跪著也要走完,流落街頭也在所不惜的態度時,他們往往臉色鐵青,說你是不及格,不了解題目、不懂什麼叫做志願、夢想。

  所以我認為,追求夢想與堅持理念的第一件事,那就是先別管別人怎麼說,了解自己比別人怎麼看待自己重要,而了解自己,也比追求成功更為重要。別人的成功對你而言並不見得快樂,如果自己真的追求到了,那不過只是別人的成功與快樂,一輩子活在別人的掌聲當中,我認為沒有比這個更為悲哀的事情。

  所以我們才會被魔鬼給誘惑到,又不肯放棄,不是嗎?

  「我知道這世界我無處容身,只是,你憑什麼審判我的靈魂?」
  ——卡繆《異鄉人》

  其實走在自己想走的路上,很多人都會想問,自己這樣做下去會有什麼結果,想著公司營運如何、夢想堅持如何、還能走下去多久如何之類的問題,然而這個問題,縱然我們問了再多的專業人士或者是有錢人、達成夢想的人,也只會得到一些道理和建議,很多事情就是這樣。提得出問題,實際上根本沒有正確解答,而每個人的解答也都不同,只能靠自己去嘗試解決問題。

  而在這當中的痛苦,同時也等同於你對於理想的堅持,如果遇到一點小事情就能讓你放棄,那不過就代表你對於理想的堅持也就這種程度罷了。就像當初魔鬼誘惑你踏入寫作,沒多久你又離開。但這不見得是壞事,說不定你就不是這塊料,早點離開或許就能早點找到更適合你的道路。

  這很殘酷,可人生有那個不殘酷?

  其實沒有才能的人有很多,我只是說創作的才能。我不認為有人是完全沒用的,如同我先前在巴哈小屋介紹上寫著,即便再怎麼乾枯的樹枝,都曾有過盛開的花朵;再怎麼惡劣至極的人,都會有真心替他人著想的一面。

  並沒有人是純粹的好與壞,就如同假設我今天想做好人,但一定也會有人因為我的成功而眼紅然後私底下說我壞話;如同我今日被眾人欺負,也一定有人會因此可憐我。創作不擅長,那或許適合讀書、運動、發明等等……其實沒有任何人是無處容身的,真正無法容身的世界,僅是在於自己的心中。是自己認為自己無處容身。此處不容,期以他處。共處於普天之下的眾人,也都應培養自己的宏觀視野,避免以一面之詞定奪他人全部。

  最近入秋,天氣逐漸轉涼。老實說煩雜之事也漸漸多了起來,合集事務尚且告一段落,但現實生活以及巴哈上需要我處理的事情有增無減,惹得自己心煩意亂。老實說,這些苦痛便是創作者的日常,更是我們的必經之路。

  爬得越高,遭遇的挫折也就更大,然而度過那些風雨,更能顯得自己的頑強以及挫折的層級還是不足以打倒自己。

  在我一年前的作品《大作家》藉由著名作家之口,向主角提及了三點創作者必須特別注意的要點,這些要點至今我仍偶爾翻看,藉以警惕自己。

  不過在那之前,大家應該聽過「渣圈圈」理論吧?就是一群廢渣互相取暖,讓自己顯得比較沒那麼廢。我那篇作品裡面有這麼一段提到類似的事情,其他關於作家的三點提醒,還請有興趣的各位自己點進去看了:

  大家都是熱愛創作的人,但是與我不同,他們都不懂得進步,盡是寫些難以入目的文章,並且互相阿諛、奉承,甚至會拿出明顯比他們實力高深的作家作品,一群人在一起大肆批評一番。

  這裡所謂的批評和討論、評論,有著明顯的差別,這點老師你必須能夠分辨。

  那邊的作家都不是什麼正經的傢伙,不懂得讓自己進步,滿足於自給自足的小圈子裡。對於身在同一個團體這件事,我由衷的感到厭惡,認為要是我成為這種人的話就完蛋了。

  之後,他們幾乎是一時興起,有了決定大家合力完成一部小說的想法。他們還不斷互相鼓勵,說著肯定能大賣,要讓世人都跌破眼鏡之類的話語。在他們決定這麼做的隔天,我就因故辭退了工作。他們還說出要是他們成功的話,我沒辦法分杯羹之類替我惋惜的模樣。

  大約是一年後,他們真的將合力創作的小說推出去賣。結果如我所想,賣出去的量慘不忍睹。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關於文人相輕、暗地詆毀之類的事情,因為涉及到個人隱私,在此就不便透漏。還望老師以後能小心並且深加體會。

  沒想到一年後我們公會真的能把合力創作的作品拿出去賣,不過不是共同完成一部小說。但我們公會是不是渣圈圈,時間和結果會給我們答案,而且我從來沒想過這件事,我對於自己以及公會一向都滿懷自信。

  真的一直思考別人是不是把自己當作廢渣還是自己圈子是渣圈圈看待的人,我認為對於自己所愛不夠自信正是廢渣的一大特點,還望各位能三思,給自己多點鼓勵。選自己所愛,愛自己所選。這是有其道理的,不然只會不斷種下負面的因,產生自暴自棄的果。


  此外,一改前面的說法,我先前說得好像都是要廢材滾蛋,離開創作圈,但實際上我認為,無論是任何人,不管有沒有能力,喜歡創作就好好創作,因為沒有比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更讓人喜悅的了。我認為創作者,便是即便沒有成功,也能因對創作有熱誠而能持續下去,關於這點,我想無論是誰我都會給予鼓勵。對於創作都是負面情感,一直想著別人不支持我就沒辦法寫,就不是我會給予鼓勵的類型,這我會定義成還沒有確定自己的夢想,於是隨便抓一個東西來應付自己的普通人。這與才能無關。

  那些在空閒時間,比方15號擺攤的時候,就有幾個妹子在沒有客人來的時候在攤位上畫圖,或者是在通勤時,會思考自己新的、喜歡的創作題材,而不是思考怎麼樣才會被人喜歡的題材的人,這種才是創作者,他們能夠在被人喜歡的時候得到自信。另一種我應該會稱之為表演者,他們以為自己奪得掌聲就能得到自信,實際上是為了讓自己得到安慰。

  我重新定義一下。我認為如果對於自己所愛滿是懷疑,寫文章總是想著讀者會不會喜歡,知道不喜歡就別發了。如果不知道讀者的反應,事後反應冷淡,一定要自嘲一下早就知道別人不喜歡以減低自己挫折感。如果讀者很喜歡,就一定要貼到網路上大肆炫耀,希望表現是人之常情,可是一天講個三、五次,今天講完兩、三天後又說,這就太過頭了。我的《夜書登科錄》裡面有一段就是在講,要是那麼在意別人怎麼看待自己作品,非得要別人鼓勵才能持續下去,那這種不要也罷。

  說點其他的事情。其實我們創作者本身就對於同是創作者的人會有不理解之處,就像在同班、同職場的人,也都會有相對應的摩擦,更何況是非創作者的人呢?

  就像我從前不住在台灣,不少親戚在我離開家鄉時都說為什麼我要去做那些不切實際的幻想,不好好待在故鄉過輕鬆的生活,他們也有說我明明程度不夠好,為什麼卻總想著自己一定要闖出一片天出人頭地。在製作這本合集的時候,也不乏親戚指責我為什麼一定要當做最多事,也是最累的那個,當個做最少事的人不是最輕鬆嗎?可是說著這樣的話的同時,卻又指責我不願意吃苦,為什麼現在不努力去念書,以後才能出人頭地。

  看吧,這就是創作者的痛苦。除了一戰成名,否則就是得先維持這個樣貌過好一陣子的生活。

  坂口安吾在其作品《青春論》中提到:「明白這靈魂的孤獨之人幸福嗎?這樣的道理是否紀錄於聖經或任何經典之上?或許有吧。但是,我卻認為不明白靈魂的孤獨之人比較幸福。滿足地吃著老婆的炸肉排、安心入眠、直至死去的人比較幸福。」

  這就是我們的孤獨。如同前面有提到的,《罪與罰》的概念,無論創作是罪還是情緒是罪,正因有了孤獨需要排解,正因周遭無法使自我得到安慰,便主動尋求管道,到後來,雖說惡魔使我們踏入創作,但我們卻早就忘了,當初惡魔是用「創作本身」,還是「情緒的平和」來誘惑我們了。是我們有創作,才去追求情緒的平和與喜悅,還是我們有了情緒,才去尋求創作本身來抒發呢?

  但不管是哪個,要說放棄的話,現在的我是做不到的。我至今仍替我踏入創作引以為傲,但同時也好似染了毒癮,不是放不下,是放不了。我已經無法想像沒有創作的我自己的模樣,正如同我羨慕坂口安吾所說的,那些安心入睡直到死去,也不曾思考過什麼活著的意義、價值的人,這種人最幸福。看吧,我連這篇的標題都是《那些我們創作者所謂的活著》,怎麼活著都要和別人解釋,這就是我們的孤獨了。

  老實說我也曾因那世間的不理解而憤恨、抱怨,除了創作者本身的文人相輕,世間的某些人,甚至會強硬灌輸、指責你,要你放棄這些不切實際的東西,好好找點正事來做,否則就是不務正業。但我想,「不務正業」到底定義是什麼?恐怕因人而異。我也曾因此費盡唇舌想將自己的理念灌輸他人,可至今想來那不過是種強壓意識的暴力,以致將自己降低至與對方同等的論調,此後,我走我的路,對於他人的不理解就欣然接受,也完全不會認為他人可悲與庸俗,反倒有種自己與眾不同的驕傲與自己正身處在等待有朝一日自土壤冒出頭來,迎接陽光前所忍受的孤寒的期待。

  《異鄉人》裡有著類似的想法:「彷彿那場暴怒凈化了我的苦痛,在布滿預兆與星星的夜空,我第一次敞開心胸,欣然接受這世界溫柔的冷漠,體會到我與這份冷漠多麼近似,簡直親如手足。」

  但這只是暫時性的,此後同樣會面對一樣的難受與磨難,只希望我能夠漸漸貫徹這樣的信念,樂天知命,將他人對自己的評論欣然接受,改善而為之,那便是我目前需要學習的。

  「讓我卸下所有重擔吧,變形成無人了解但最真實的我自己。」
  ——卡夫卡《變形記》

  而我們必須從創作者的孤獨中所學習的,並不是責怪那些不懂我們的人,不應該否認任何人的創作理念,更不該因他人比我們更受歡迎就懷恨在心、眼紅忌妒,如果對方有值得學習的地方,那就該學習,正因投身創作的人往往格外孤獨,所以更該利用自己的優勢讓讀者能從創作中看見自己身為創作者的世界,體會創作者在遺世獨立的過程當中所產生的苦澀與甘美,並因體會了孤獨,從而在與他人相處的時候,溫柔地陪他人過完每一個孤單的今天。畢竟對於孤獨的人來說,日復一日的活著也需要努力,而我們正是那需要努力以及幫別人加油打氣的人。

  對於名利追求的無為,才是真正的有為。用心做好每一件自己所愛的事,方能成就他人不斷左顧右盼而不能得的大願。

  現在已經早上九點多了。昨天收到繪師微風寄給我的公會新LOGO圖檔,他至今也替公會做了不少事,又是職業繪師的身分,很高興公會以及合集有他在。這次合集大家都辛苦了。我想起合集尚未定型,連我自己放在裡面的作品都還沒寫好的時期,在一次吩咐相關事宜以及順道陪成員解惑的一個夜晚,叮嚀好相關事項過後,因為和我對談的成員要去睡了,我便與該成員說了聲:「辛苦了。」

  「我只是做了自己的本分,都沒幫上忙……」

  我回答:「你寄文章給我就是幫忙了,還有之後匯款的金錢你自己扣掉我之前和你說的那個價錢。」(之前曾與對方說好,要他扣除掉一定金額,由我來支付,我怕對方負擔太大。)

  「不行……這樣就幫不上你了。最辛苦的明明是你。」

  「沒關係,我做這個也是經驗。那價錢的事情之後再說吧……」

  他說這樣的話:「謝謝你夜嵐,謝謝你讓我認識了你。」

  之後因為需要資金充足了,我就要求其餘成員別匯款給我,但明明希望不匯款的,卻在幾天過後,收到該成員寄送金錢給我的消息——金額比說好的還高。

  那些與他人連結的情感,便是使我繼續下去的力量的其中之一。

  在這邊我以我們《十六夜文藝創作交流會聯合作品集》的前言作為結束:

  「我在這邊應該提醒大家注意的是,無論實現夢想的有無或當中受盡多少折磨,我們應當在面對自己想要做的任何一件事上頭,付出自己最大的努力。創作如此,生活亦然。而使我們即便在回首過往的時候,也能夠毫無愧疚地面對過去的自己。在這當中期許我們能夠於自我的生命歷練下產生與眾不同的果實,體認到夢想以及對生命的熱誠還有隨之而來應當付出的代價和理想的可貴,在這過程中把這樣的理念傳遞給我們的後輩。」

  如果各位想要支持我們,可是又沒有錢或因其他緣故沒辦法購買這次合集,可以丟紅心給我們合集裡的任何一個人作為鼓勵。

  感謝各位兩年多來對本公會的支持以及鼓勵。

  祝你們都能有個美好的明天。

  寫作之人,願你順遂。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5600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十六夜嵐|十六夜文藝創作交流會|【Zean】十六夜文藝創作交流會|公會合集|作品集|同人本|微風|夏懸|夢想|理想

留言共 9 篇留言

ilwiKAMINA
如果遇到這種親戚,我大概直接挑他邏輯不好XD(理工脾氣)

現在想想,我不願任何一位現實認識之人知道我喜歡說故事,理由也差不多是這篇所言的荊棘吧!
我小學就有,藉由美勞克或者某些家長組之舉辦的活動,在勞作上寫些東西,可是卻被大人們用他們大人的立場潑冷水的經驗.(就像這篇說的老師只則學生不懂問題)
(這可能也是從小就長的不可愛,不會被哄的好處,不會中二期才碰到第一滴冷水)

也真的恭喜你們可以在現實出書[e12]而且還有公會以外的人直接來買,真的很厲害,也是因為你們的勇敢[e30]

10-17 10:56

十六夜郎
社會很殘酷,但是,世界上沒有任何人是無處容身的,就像我文內提及的,真正無法容身的世界,僅是在於自己的心中。是自己認為自己無處容身。此處不容,期以他處

至少你還有巴哈這片小天地。我們出書的勇敢當然值得鼓勵,但某方面而言,這也是一種與社會的宣戰

很可悲的

當我們走這條路走得越遠,那便是更加與社會大眾的概念背道而馳。走得越遠,越勇敢,更代表著我們自我的傾向也越深,得承擔更多的輿論、考驗,哪一天倒下,承受的傷害將會更多

而且得自己承擔,因為選擇走這條路的人,是我們自己

但,正因為如此才更顯得理想的可貴10-18 16:10
阿喵 ❖ 協奏曲
排版和內容好像小說的日誌XD
恭喜出書啦~ 感覺邁出好大一步[e19]

話說春上村樹又槓龜諾貝爾了!
居然是Bob Dylan拿獎,如果Bob Dylan拿獎,那李宗盛也可以靠歌詞拿獎了~
不過文學一直都是很主觀的東西,看看評審團陣容,華語人是想拿獎真的是天荒夜譚...

10-17 13:47

十六夜郎
謝謝,其實我也有關注這次文學獎,他真的超衰......雖然我不喜歡吃他的文風,但他的文學之路的確就差這個獎項就已經能功成身退了。祝福他下次能夠得獎
這次得獎者讓我有驚訝一下,沒想到這種類型的也可以得獎。不是諷刺還是調侃,只是我以為只有正統的文學才能得獎,這次倒是代表今後文學獎開啟了新的局勢,並不是壞事

不過,去年中國作家莫言以《紅高粱》得到諾貝爾文學獎,也代表著華文界也是有一定優勢,並不是天方夜譚啦~川端康成的《雪國》也是以完全日文書寫然後得獎的

只是,我也不否認歐美文學比起我們這邊的更有優勢,畢竟,評審因素10-18 16:13
Onikis@國家級邊緣人
把夢想放到全世界,我們並不顯眼,但我們仍是獨特的存在。
或許創作的確只是個在周圍弄個小圈圈,藉此劃地為王的世界,很可能每位創作者都只是在電腦、稿紙或是任何創作工具前的國王、王后,但那又如何?
你苦心經營的王國,那都是日日夜夜耗費心思、力氣與汗水打造而出的,我們不能要求所有人都能理解與接受這近乎是空頭王位的存在,我們也知道未來這條路並不好走,只憑將夢想當燃料是不切實際的,但至少身為一名創作者,身為一名曾經在作品埋頭至天明的創作者,我想就只有一句話能夠象徵著你我心中曾經經歷過的痛楚、悲傷,完稿時的愉悅和成就感。
--「辛苦了。」

10-17 13:59

十六夜郎
感謝你,我們彼此都為此努力著,無論是自己的天地,還是讓這塊天地分享給眾人
如同你把比賽訊息告訴在這裡的夥伴,我也把大家的文學盡量帶到現實世界

預祝一切順利、順心、筆順
寫作之人,願你順遂10-18 16:15
奇異果幻想曲
由於今年實在太忙,錯過了這次的活動>W< 不過還是要說聲辛苦啦![e12]

10-17 14:42

十六夜郎
謝謝啦~10-18 16:15

喜歡輕易思考的部分,流鼻涕嘍~

10-17 15:29

十六夜郎
感謝XD10-18 16:15
夏懸/我愛MKM汪汪
能從0開始一步步陪你們到現在這地步真的很高興
雖然其實也沒幫上甚麼忙,不過這次的活動就如你演講說的,是很值得驕傲的一件事
加油!之後有啥活動再一起奮戰吧[e12]

10-17 17:22

十六夜郎
感謝,你的指導就是一種傳承,今後我也會將這種意志傳承給後輩
希望以後還有一同奮戰的機會!10-18 16:16
梨香白兔子
(⁄ ⁄•⁄ω⁄•⁄ ⁄)本來蠻嚴肅的,直到看到對話ww真是的
夜嵐辛苦了,有機會的話下次再一起加油 (拍拍

10-17 18:04

十六夜郎
害羞嗎XDD
很高興因為這次活動認識了你,以後有機會再一起奮戰10-18 16:16
凍結
果然我還是喜歡你十六夜嵐的樣子。

很榮幸是這次合集的創作者之一,雖然我只是提供文章,再來就是很廢地什麼事也沒做。這個世界上有太多雜念,人會被自己假想出來的恐懼束縛,到最後什麼事也不做。這的確只是我們的第一步,而且一旦跨出去了,未來只會越來越嚴苛。但是那又怎樣呢?在這個過程的我們是快樂的,創作者一直是條艱辛的路,非常吃力不討好,然而我們卻還是一頭栽了進去,或許這不是因為我們特別奇怪,而是在創作本身帶給我們的意義勝過了有形的所有,得到了靈魂的滿足。

我很遺憾的是沒辦法上台北見證這個過程,你十七分鐘的演講我有聽完,愛心筆真的很鬧。到了最後我只想說,希望你,希望我,希望所有走在這條路上的作者們,仍能繼續堅持這個美好的夢。

願我們一切順利。

10-17 19:58

十六夜郎
謝謝凍結,其實好像也很久沒有這樣發認真的文章在巴哈了
稿子拖了很久,沒想到十個月沒有發文章,算是突破自己的拖稿紀錄。我也很喜歡能夠和你在巴哈用這樣的關係對談的時候,總覺得有些久違和懷念

今後我們會越做越大,像是印本子的事情,因為我們有了經驗,下次一定會越來越好的,請放心
我們一直都很樂在其中,然而得到了什麼,就得相對應的失去、損失些什麼,這是代價,但這同時也是我們走這條路的必然性

站得越高、走得越遠,必須承受的苦難也就越多
期望未來我們都能一切順利10-18 16:19
annie魚仔
我不太會講高深的話,不過看完你的日誌我第一個想講的是:
創作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個詛咒,至於這是個怎麼樣的詛咒就要看你怎麼去解讀,去怎麼樣使盡力氣得去操作它了
第二個想講的是:
我很感謝十六你提出邀約(雖然我本來就有計畫要去)讓我看到我暫時以為沒機會看到的事情跟東西:3

然後辛苦了

10-18 17:55

十六夜郎
謝謝魚魚,很高興你有來,而且很高興你能陪我女友說說話,不然她會滿孤單的,謝謝你那天有照顧她
我那天也有特別照顧你喔><

不過,創作當作興趣固然讓人感到幸福愉快,可認真看待反而會很嚴肅,甚至得承受某種程度的悖德
你算是第一個剛加入沒多久就參與我們現實活動的成員,希望有機會還能出來聚一聚10-18 19:1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1喜歡★x111101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十六夜嵐】十六夜文藝創... 後一篇:太宰治簡述、私小說、無賴...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riangle360🐊喜歡動畫的你🐊
【新番超快評】精靈X日常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368218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