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3 GP

【我倆的聖杯戰爭】# 序 

作者:貓耳寬│2016-10-16 21:42:35│巴幣:46│人氣:691
前言:
一、此為原創世界觀,僅借鑑FGO角色。
二、世界線是單獨的。
三、敬請安心閱讀,如認為有任何可修改,亦或OOC地方可以回文或留言形式提點。
四、編輯桑:最近B站代理了FGO,到時候要推一波型月的故事,幫忙寫一點吧。
五、我已經很克制沒寫成小黃書了。

---以下正文---
「吾之名乃茨木童子,是大江山之鬼的首領唷。」站在發光的魔法陣中心的,是一名嬌小的金髮女童,她臉上掛著傲然的冷笑,雙手抱臂,居高臨下的睥睨著眼前被突然的異相給嚇得坐倒在地的男子,昂起了下巴:「吾乃鬼,汝為人。盡管的畏怖吾吧!」
 
向前邁出一步,額前生角,四肢皆為赤紅,擁有著比起人手更適合稱呼為利爪等特徵的女童踏出了發光的魔法陣,以左手食指朝地上的男子勾了勾,帶著濃厚的桀驁不馴,開口問道:「試問,汝可是吾之御主?」
 
男子眨了眨眼,停滯的大腦在這時候終於恢復了運作,他顫抖著的將右手朝著女童方向探去。
 
「被吾之姿態所震懾住了嗎?也罷,汝在此之前不過是普通的凡人,面對鬼心生恐懼在所難免,然而汝毋須畏懼,鬼乃守信之人,既與汝訂下契約,吾即是……」
 
在女童滔滔不絕的自說自話之際,男子的手也已觸碰到她的短裙,接著在下一秒,男子的手竟是捏住了短裙下襬,用力往上掀起。
 
「原來如此,果然穿著的是禈啊。」內心的求知慾獲得了滿足,男子露出了釋懷的笑容:「不過居然是虎皮禈什麼的,雖然說與鬼的形象相當符合,但是難免欠缺了些女孩子味。」
 
然而男子的話語此時已然沒有傳進茨木童子的耳中,被掀起了裙子的茨木童子就猶如被施放了石化咒語,維持著方才的姿勢一動也不動,約莫過了三十秒之後,她的身子才微微顫抖起來,在那嬌小的身軀之中,似乎正醞釀著一股力量……
 
「汝、汝在做什麼啊!混帳傢伙!」伸手一揮,將男子的手給打開,茨木童子腳下點地,一個反躍與男子拉開了距離,利爪緊緊抓住自己的裙襬,臉色也因為憤怒而變得一片赤紅,茨木童子將嘴裡的利齒露出,朝男子齜牙咧嘴道:「很好,居然膽敢對吾開這種玩笑,就讓汝切身體會下戲弄惡鬼的代價吧!」
 
「啊,關於這件事還是先稍等一下吧。」面對怒火十足的惡鬼,男子翻身拿起原本就放置在後頭的大瓶子,盤腿坐下後,將大瓶重重放到地板上,然後伸手拍了拍大腿:「來吧,我聽說每一名鬼都是大酒豪,所以早早就準備好了。」
 
「混帳,剛做出了那種事情,汝難道還認為吾會坐下來,與汝暢飲歡談嗎?」
 
「唔?是這樣子的啊,我原本還以面對送上前的酒,只要是傳統的鬼都不會拒絕來著。」男子伸手揉著太陽穴,看似相當頭疼的沉吟道。
 
「傳、傳統……咕……」痛苦的呻吟了聲,茨木童子兩手用力抓了抓頭,將原先滑順的髮型弄得亂糟糟一片,在大聲吐出口氣後,學著男子姿勢一樣盤腿坐了下來:「……姑且先放汝一馬,然而此舉可一不可再,能否化解前嫌,就看汝準備的酒水是否能滿足於吾了!」
 
「別擔心,這可是通過特殊管道弄來的高級品,包準讓妳滿意。」男子拿出了深紅色,用以呈酒的器皿。
 
將瓶蓋揭開,一股帶著甜味的酒香頓時擴散到空氣之中,茨木童子抽了抽鼻子,本來深鎖的眉間也舒展了些,但依舊還是嫌棄的開了口:「聞起來味道雖然不錯,可是似乎不夠烈,後勁不足啊。」
 
男子搖了搖食指,一副妳還嫩著呢的表情,在將酒倒入器皿裡頭之後,將之遞給了茨木童子:「來,乾了它。」
 
低頭看了眼清澄透明的酒水,茨木童子挑起了一邊眉毛,一手托著器皿,並未多想便仰起頭一飲而盡。
 
剛剛喝進嘴裡,一股酒氣立即湧上了鼻頭,在入口時甘甜滑順,一股清涼從喉腔間流淌而過,直到落入胃中酒氣這才發作,化作暖流注入四肢百骸之間。
 
「呼~」就連吐氣時,嘴裡也都帶著酒香,然而茨木童子卻還是搖了搖頭:「好酒,不過吾還是更喜歡濃烈得彷彿要將人灼燒起來的烈性酒水……」
 
「是嗎?那麼下次的話試試金門的高粱吧。」男子摸了摸鼻子,略感可惜的打算將酒瓶收起:「剩下的部分看來就只好之後找機會,我自己一個把它們解決掉了。」
 
說時遲那時快,當男子的手還沒碰到酒瓶之前,茨木童子卻是搶先將酒瓶搶到了懷中,將虎牙露出,哈哈哈的大笑出聲:「蠢貨,即使不對胃口,眼前有酒卻不飲盡,傳出去可是會受人嘲笑的吶,此物既然是汝進貢給吾的供品,豈有收回去的道理!」
 
「……那就通通送給妳吧。」看著把器皿丟開,直接拿嘴對著瓶口暢飲的茨木童子,男子搖了搖頭,看對方的氣已經差不多消了,隨即開口道:「我說茨木童子,妳對這次的聖杯戰爭了解多少?」
 
「叫吾茨木即可,念在酒水尚可的份上,吾便承認汝的御主身分了……當然,若是將吾真的作為從者使喚,汝可是得會為這份愚昧付出代價的。」講到正事,茨木童子將酒瓶放下,用袖口抹了下嘴,側過頭針對男子的話做了回答:「不就是湊齊七位職階不同的從者,在鬥獸場之間相互廝殺?聖者即可獲得聖杯,實現一則心願……唔,吾對這所謂的聖杯倒是沒有明確的追求吶,只要能夠盡情的大鬧一場便心滿意足,至於其餘這個世界的相關知識,吾在降臨時便已經有了大略的了解……」
 
「沒問題,到這裡就可以了。」男子一合手掌,換上了副嚴肅的表情:「茨木妳聽好了,從現在開始,把妳腦中那些有關聖杯戰爭的規則通通給我忘掉!」
 
「哈?」茨木童子皺起眉頭,一副「你丫的在講什麼玩意兒?」的蠢樣。
 
「嘛,這回的聖杯戰爭與妳想像中的恐怕有點不太一樣,不管是獲得聖杯的條件,還有規則都是,不過這些說來話長……嗯,雖然可能有點無聊,但還是勞煩妳認真聆聽接下來我所說的話。」
 
茨木童子點頭,示意她正聽著。
 
而接下來男子所說的內容,卻是徹底顛覆了茨木童子對聖杯戰爭的所有認知。
 
西元二零二零年,世界末日沒有到來,網路小說中的完全潛行技術也尚未開發成功,然而世界上卻發生了一起驚人的天變。
 
在擁有著世界最高峰之稱的喜馬拉雅山脈深處出現了名為聖杯的萬能許願機,同時各地已經死去化身英靈的先人們明明未經儀式招喚,卻相繼選定了宿主,復活來到現世當中。
 
他們有些人是為了爭奪聖杯而來,有的卻只是單純好奇後世的生活而降臨,甚至最離譜的,據少部分接受了採訪的英靈表示,他們只不過一睜開眼睛就莫名其妙發現自己出現在現世。
 
同時由於英靈們的突然造訪,也為地球上帶來了全新文化以及娛樂。
 
是的,就是娛樂沒有錯。
 
根據最初聖杯戰爭規則,七名魔術師將招喚出七名不同職階的英靈進行戰鬥,每淘汰一名英靈,構成該名英靈的魔力便會被灌注到名為聖杯的容器之中,等到容器內的魔力填滿,萬能的許願機便會現世。
 
然而現在並非是常規的聖杯戰爭,一來聖杯容器位置已經固定不可移動,加上如今現世的英靈數量過多,因此出於某不可言喻的至高力作用,許願條件從注滿魔力更改成了積分賽制。
 
若是想要獲得積分,必須先經由御主發起宣戰通告並且待對方同意之後,兩邊英靈的限制才會解鎖,至於戰績將會隨比賽結束同步更新,當獲得一定的積分後,針對英靈所設下的通往聖杯容器禁制便會解開,御主以及英靈也將得到一次許願權限。
 
當然最終願望會是以什麼方式呈現,又或是通向聖杯道路其實是一條只去不回的單行道之類事情暫時沒人知曉,根據自發性佔據了大會一方裁判身分的聖堂教會調查,當前累計勝場最多的英靈與御主僅只有三十七勝,距離滿足許願的積分門檻還有很大一對距離,要知道與弱於自身太多的從者戰鬥,自身是無法獲得分數的。
 
咳,扯遠了,把話題回歸到最初提及的娛樂部分吧。
 
由於英靈之間的戰鬥往往會波及周遭環境造成破壞,長久下來明顯城市開銷也開始呈現負成長,在無法徵稅的情況下,聖堂教會提出了將英靈間戰鬥進行轉播的觀看收費制度。
 
在該制度提出之後,短時間內又經過了多次修正,最終英靈戰鬥發展成了一項全新的競技比賽,除了最單純的雙方戰鬥直到一方倒下為止的死鬥模式,還新增了限制時間以攻擊成功次數來獲取分數的點數制、多人一組的團體戰等等。
 
在賺取生活費的同時亦能迅速有規律地與不同英靈交戰累積勝場,除了少部分認為戰鬥並不應該是用來取悅大眾的頑固份子,現世超過八成以上的英靈都在與聖堂教會人員接觸的同時簽辦了參賽資格證。
 
不過考慮到從者之間的實力對比,加上如今成為了正式賽事,理所當然分區制度相應誕生,在現有的比賽基礎上,英靈比賽被分為了A、B、C、D、E五個級別,E級賽事僅限於十勝以下的英靈參加,D級賽事為十勝至三十勝,以此類推。
 
不過之前也已經說過,目前有紀錄的最高勝場為三十七場,是故目前比賽規模只到C級,但作為暫時的金字塔頂端,C級賽事舉辦場次相當稀少,因此營收主要還是來自於D、E兩級的戰鬥。
 
「這就是目前聖杯戰爭的制度,由於賽事是自行報名的,因此上場時甚至可能會面對同職階,或著是複數特定職階的對手。」講解完了規則,男子見茨木童子似乎有些恍神,忍不住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做什麼呢?」茨木童子沒好氣的將男子的手給拍開,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語道:「所以說,這次要面對的敵人不光是六名,很可能是成千上萬吶……嘛,不過沒什麼不好,所謂的祭典就是要人多才熱鬧啊!而且如果是這樣的規則,很有可能還能遇到久違的酒吞……」
 
聽到茨木童子提到酒吞,男子臉上不禁露出了有些微妙的神情,但眼下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待解決,於是清了清嗓子,再次開口。
 
「剛才也說了,前一批來到現世的從者是自行現世,不過我們的情形不太一樣。」
 
「啊,這個吾知道,吾是被汝招喚出來的,所以應該算是被動回應招喚對吧?」抱著手臂,茨木童子歪過頭:「說起來,招喚英靈時必須要準備觸媒,但吾響應招喚時並未感受到熟悉之物的氣息,所以汝這邊到底什麼狀況?」
 
「這個說來話長了。」男子將堆在魔法陣旁的成堆青島啤酒罐推到一旁,總不能和茨木童子說這次的招喚本來就是心血來潮,趁著灌了一堆啤酒,酒興上來時拿空酒罐當觸媒來著,為避免茨木童子追問,他連忙轉移話題問道:「暫且不管這些,妳對剛才我說的賽事制度還有什麼其他疑問?」
 
「沒有,將所有敵人打倒,掠奪眼前任何所見之物……就與平常沒有兩樣吶。」茨木童子抱著酒瓶,很是認真的說著:「再也沒有比閒到發慌的鬼更加可怕的東西了,本擔心響應招喚後會很無趣什麼的,但既然有著數之不盡的敵手,看來吾可以很愉快的度過這段時間啊。」
 
「妳能這麼想是最好不過啦。」男子聳了聳肩膀,站起了身朝茨木伸出右手:「我的名字是莫守,接下來一段時間就拜託妳了。」
 
「啊啊,交給吾吧!」茨木童子起身,用著怪異的赤手回握對方,儘管矮了對方大半截,卻齜著牙,無畏的笑著:「不過提醒汝啊,吾可是率領大江之鬼們的首領哦,並不習慣於聽從他人指示的立場……汝可別大意,到時被吾給切斷咽喉啊。」
 
「令咒就是為了這種時候存在的。」莫守收回手,亮出了左手手背上的三道令咒。
 
然而看到了這深紅色的紋路,茨木童子卻是眉間皺成了川字:「汝的令咒怎麼感覺氣息有些怪異呢?」
 
「這個也能察覺到嗎?」莫守驚訝的張開了嘴,但隨即又恢復正常,從旁邊電視架上頭取下了個小型的鬧鐘,放在地上:「好吧,乾脆趁著個機會一併說明好了,因為聖杯戰爭的形式不同,這次的令咒性質也有些特殊,先看好時間……嗯,十點十五分是嗎?那麼茨木,準備好要開始囉。」
 
茨木童子不明所以,但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心生警兆:「喂!汝想幹什麼?」
 
「茨木,我以令咒下令……發情自(嗶~)吧!」
 
茨木童子的雙目猛然收縮:「你這傢伙!?」
 
一陣光芒閃爍,莫守手背上其中一道紋路褪去了顏色,同時令咒的強制力發動,茨木當即跪了下來,一手朝著短裙下探去。
 
身體就像被炙熱的火焰包圍著一樣,正急遽的升溫,而這種溫度源自於體內,與平素作為魔力放出時製造出的烈火截然不符。
 
「咕!怎麼可能讓汝得逞!」用著另一手抓住那隻不受控制的手腕,茨木跪在地上,恨恨地咬著牙,竭力抵抗著令咒的效果。
 
就算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也能感覺到燥熱感不斷增加,大腦的運作效率只剩下了平時的三成,因為絕大多數理智都轉移到了下腹部,以抑制身體顫抖卻無法滿足於自身慾望的焦躁。
 
茨木抬起頭,卻看見莫守已經不在眼前,然而卻因為得知四下無人時產生的鬆懈感,當她重新提起警覺時,右手的手指已經按在了短裙內的虎皮禈上。
 
粗糙的布料手感,以及皺褶中央略帶溫度的潮溼感……
 
「哈啊……嗚……吾怎麼可以……在此認輸……」緊咬著下唇,靠著疼痛讓自己清醒過來,在一次又一次的令咒暗示中,茨木童子只覺得意識就有如在暴風雨中的小船,每次的大浪打來都險些翻覆。
 
良久,當茨木童子滿身大汗淋漓的倒在地上時,雖然一時間全身有些脫力,但她臉上卻露出了笑容,因為在剛才她已經成功的戰勝了令咒的命令。
 
閉上眼睛,正想沉浸在勝利的餘韻時,忽然一陣冰涼貼在了額前,令茨木童子瞬間睜開了雙眼,而入目的正是方才茨木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的莫守。
 
「汝這傢伙,還真有臉堂而皇之地出現在吾面前啊!」茨木童子本想立刻從地上跳起來將眼前這傢伙擊殺,但是卻因為莫守接下來的話語而停止動作。
 
「來,現在妳應該明白了吧。」拿著冰得正恰巧的啤酒,莫守將易開罐拉開,遞給了茨木童子:「現在是十點二十五分,換句話說剛才那令咒的命令效果只維持了短短的十分鐘而已,這也是妳剛才意識到令咒有些奇怪的地方。」
 
「什麼?」撐著身子從地上坐起,茨木童子感覺似乎從方才莫守的話中捉摸到了什麼情報。
 
「簡單說吧,這個令咒是下位版的。」莫守替自己也開了灌啤酒,然後亮出手背:「雖然與正常版的令咒一樣能夠對從者下達強制的命令,然而效果不強,持續時間也很短,而在戰鬥之中消耗令咒,補充魔力、恢復傷勢,甚至瞬間改變從者位置等確實也能辦到,不過必須要打個折扣才行,儘管不太妥當,不過我認為切身體會過一次應該更能理解吧?要是太過信賴令咒的話可是會很危險的。」
 
「吾本就沒有過度仰賴外物的習慣,鬼唯一所能仰仗的,便是自身的力量!」大概是接受了莫守的解釋,茨木童子暫且是沒有再向莫守動手,但依舊餘恨難平:「不過為了這種原因,白白消耗令咒什麼的,汝也可真是個不折不扣的大白癡呢。」
 
抓起了冰啤酒罐,茨木用力嗅了嗅,捏住了鼻子厭惡的撇開了臉:「這是什麼東西,聞起來簡直與馬尿無異!」
 
「是啤酒啊,妳們那個時代沒有的東西,聞起來味道確實不太好,但冰冰涼涼的喝也別有一番滋味,就當作被我騙了,嘗試喝些看看如何?」莫守舉杯,大大的灌了一口,接著舒暢的吐出口氣:「呼~爽快!」
 
看莫守不像作偽的神態,茨木童子稍微也產生了些動搖,狐疑的晃了晃手中的啤酒罐:「這東西真有這麼好喝?」
 
「見仁見智啦。」莫守攤開了雙手。
 
「好,那麼吾便……」將啤酒罐放在了地上,茨木童子拍了拍短裙從地上站起,左右張望了下,發現沒有發現目標之後,低頭看了眼莫守:「喂!吾和汝打聽一件事。」
 
「嗯?」
 
「此處解手的地方位於何處?」茨木撇開臉,刻意的不去看莫守此時臉上的表情。
 
莫守倒沒什麼奇怪反應,伸手指了個方向:「從客廳出去到玄關,廚房前面右手邊的那一間就是了。」
 
茨木童子點頭,快步離開了客廳,並成功找到了廁所,歸功於聖杯賦予的現代知識,就算看見了坐式馬桶,她也沒有什麼大驚小怪。
 
撩起短裙,將虎皮禈給解開,方才縱使熬過了令咒的強制命令,但裡頭卻已經是濕漉漉的一片,要是不清理下的話著實難受得很。
 
「可惡,就算是要讓吾明白令咒的特殊性,也沒必要使用此等方法……可惡……」接連抽了好幾張的衛生紙,其入手的柔軟滑順感幾乎讓茨木童子難以置信,不過很快的,她便意識到現在還有其他更該做的事情,為避免待在客廳的莫守察覺,茨木童子連忙拿衛生紙胡亂的在狼藉的下身抹了幾下,就打算朝馬桶裡頭扔。
 
「茨木,衛生紙用了別扔馬桶,會堵塞的。」莫守的聲音從客廳傳了過來。
 
「少囉嗦!吾知道!」茨木憤怒的把衛生紙全數丟進了廁所的垃圾桶裡頭,想了想,反正虎皮禈已經脫了,決定藉著這機會,順便解決下生理上的需求。
 
一陣稀哩嘩啦的水聲過後,坐在馬桶上的茨木正想回身再抽衛生紙,然而就在這時候,一陣溫暖的水流措不及防的噴在了她屁股上……
 
「糟糕,忘了和她說這裡宿舍用的都是免治溫水馬桶。」
 
客廳中的莫守一拍腦袋,忽然間想起了這件事來,並且廁所中的茨木童子也無比配合的,在下一秒鐘發出了足以迴響整間宿舍的大聲慘叫。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5553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4 篇留言

如月 瞬
這茨木我可以www

10-16 21:46

貓耳寬
可以什麼!10-16 21:50
天樞D奧古斯特布麗
幼女!幼女!幼女!「(」・ω・)」うー!(/・ω・)/にゃー!」

10-16 21:48

貓耳寬
茨木只是女童啦10-16 21:50
小元
居然沒成功髒髒~~(被拖走

10-16 21:57

貓耳寬
你很遺憾嗎(側目10-16 22:02
祈緣
強制發情的茨木什麼的......太棒了(出血過多倒地不起

10-16 22:15

貓耳寬
你們這些人...10-16 22:21
苦楝樹
這個茨木存在本身就足以讓FBI業績增加兩倍[e32]

10-16 22:18

貓耳寬
不就原人設嗎?10-16 22:20
苦楝樹
我已經很久沒玩FGO了
所以原人設不熟
蘿莉……而且還……

10-16 22:27

貓耳寬
嘖嘖...真是...10-16 22:56
無風
茨木的回合,直接被搞了(?

10-16 22:49

貓耳寬
並沒有O~O10-16 22:56
白髮控-戮劍心
髒髒準備

10-16 23:32

貓耳寬
準備髒10-17 00:36
Hamano-沉默
太讚啦!(倒地

10-16 23:39

貓耳寬
(掩埋10-17 00:36
只野又也
一來就發情的女童
上面這句話會被逮捕啊

10-17 00:08

貓耳寬
你看看,這些人10-17 00:36
黑い影
我比就喜歡酒吞,恩,不過沒黃段子,這不是貓寬這不是貓寬這不是貓寬(打滾

10-17 00:59

貓耳寬
嗯哼~10-17 20:32
Lud · Reficur
居然沒寫成R18的 不是要趁著酒力和令咒把茨木OO XX 再OOO嗎?

10-17 01:44

貓耳寬
哪有這麼邪惡,你們髒髒10-17 20:32
幻覺概念
以貓寬的風格,還以為會直接改打性杯戰爭...話說勇者棒棒忙小說是什麼時候哪家出版社?貓寬不工商時間一下?

10-17 13:02

貓耳寬
等到時候會一次宣傳的~10-17 20:32
提醬汁◕◞౪◟◉
ヾ(́◕◞౪◟◉)ノ髒髒

10-17 21:1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3喜歡★jordenfa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我與碧池的十三堂課】#... 後一篇:【我倆的聖杯戰爭】 #1...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ndy70152005大家
大家好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