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Undertale--Orange(Sans & Frisk)

作者:丨布丁丶冰淇淋│2016-10-16 15:27:17│巴幣:512│人氣:700
※CP為Sans x Frisk或Frisk x Sans(但前者占比較重)
※粗字體為記憶or夢境。
※OOC盡量避免。
悲……?
※Frisk性別形象:無。




你的笑容。
你的淚水。
你所喜愛的事物。
你所憎恨的事物。

他露出了笑容。


「Sans,我想去海邊。」Frisk無意間說了這句,而Sans看了他一眼後無奈的嘆氣。「好,走吧。」「咦,真的?」

Sans牽起了Frisk的手,而後兩人就這麼消失在了原地。


湛藍的大海總是Frisk的最愛。「喜歡嗎?」「嗯,喜歡。」Frisk露出了笑容,而後悄悄牽起了Sans的手。「而且……跟Sans在一起又多了份幸福喔。」

Sans微愣,而後輕笑出聲:「是嗎。」


幸福?

Sans看著當時自己給Frisk拍的照,自嘲的笑出聲。照片上那燦爛的笑容以後看不到了吧。如此想著,Sans的心底便一陣陣疼痛。

儘管忍了許久,還是無法止住淚水。Sans看著滴落在照片上的淚水。

幸福什麼的,全都是謊言……

看向躺在黑色小盒裡的戒指,Sans只是默默的把它蓋上。

「……」如果當初沒有表白的話或許就不會這麼痛苦了。這句話他說不出口。想著那時Frisk抱著黃色花束並掛著幸福微笑的模樣,Sans閉上了雙眼。


「……Sans,你知道我的夢想嗎?」「嗯?是什麼?」「那就是 —— 」

「Sans,你在身旁嗎?」躺在病床上的Frisk說道,而Sans看著他滿是皺紋的臉不禁心疼。他握住了Frisk的手,並輕輕拿出戒指掛在Frisk的無名指上。

Frisk微愣,而後勾出了微笑。「謝謝你,Sans……」Sans聞言,握著Frisk的手不禁緊了些。「孩子、Frisk,你會沒事的。」「呵呵……」Frisk輕笑出聲。

「Sans……謝謝你……」Frisk的話語弱了下來,這讓Sans心跳漏了一拍。

「我的夢想就是 —— 」

「你能一直陪在我身邊……真是太好了……」Frisk帶著笑容說道,但眼角的淚水卻出賣了他。Sans雙手顫抖著,淚水也不禁湧了出來。

--不要離開我。

想說出口的話又梗在了咽喉。

直至身旁的機器響出刺耳的聲音來宣告Frisk的死亡,Sans卻只是抱著Frisk默默地流著淚水。


「Sans,你又要出門嗎?」Papyrus從房間探出了頭,而Sans帶著微笑點頭、背上了背包。「晚餐不用準備我的份了。」

在Sans關上門之後,房內的Papyrus傳出了嘆息。


Sans來到了Ebbot山、也就是Frisk的墓地。Frisk曾告訴過Sans,他死後想要被安葬在Ebbot山……他認識朋友們的地方。

爬到Ebbot山也差不多是傍晚的時刻,Sans抬頭看向許多耀眼的星星,而後在Frisk的墓前架好了望遠鏡,坐在了旁邊。

「嘿,孩子,近來可好?」


「死後,我希望Sans能在我的墓旁跟我聊天。」Frisk帶著笑容對Sans說道,而Sans只是嘆氣。「你怎麼可能會聽到?」「一定可以!我會待在Sans身旁聽你說話,所以 —— 」

「你總是那種一號表情,誰知道你有沒有真的笑過?今天Undyne又吐槽這點了。」Sans無奈的說著,而後看向天上的星星。「……Frisk。」

「我一定會聽到的。」
「你在我身旁嗎?」

四周沉靜了許久,而Sans自嘲的笑了下。感受涼風吹過,Sans戴起了兜帽。趴在了Frisk的墓碑上。「……你不是說謊的人,孩子。」

--但這次你說謊了。

倒不如說,是自己癡人說夢罷了。

Sans閉上了雙眼,試圖描繪Frisk的臉龐,想像他在自己身旁的模樣。

「……啊,我在想什麼呢。」


Sans翻著自己的筆記本。他總是有紀錄日常的習慣,雖然因為惰性而讓他沒寫幾個字,但這筆記本對他來說是對Frisk的重要回憶。

如果Frisk知道這本筆記本,應該會調侃跟抱住自己吧。

……Frisk……


「住手!!」Frisk撕心裂肺的喊著,但面前身著綠衣的人類卻帶著微笑揮下了那一刀。

看著面前的骷髏化作灰塵,Frisk有些顫抖的走到僅存的藍色外套前,而後淚水滴落了下來。「Sans……不……」

儘管之前這名骷髏把他殺死了好幾百遍,但最後的結局誰又能接受?Frisk緊緊抱著Sans的外套大哭著,而一旁的綠衣人類卻無情的笑出聲響。

而Sans在一旁看著,他想呼喊Frisk,但對方卻聽不到。直到另一名走到Frisk身後舉起了刀--


--「Frisk!」

Sans猛然起身,而後看向周遭,一切都安好。

他還活著、他沒有被那惡魔殺害。Sans鬆了口氣,而後看向了一旁的櫃子上,櫃子上放著他跟Frisk的合照。

雖然到了地面,但這種結局是他完全不想接受的。

但是,他可不能這麼想啊。Frisk為了讓怪物到達地面上可是經歷了許多苦難。

Sans不禁想到了他跟Frisk初次見面的時候。對方臉上有些尷尬無語的模樣不經讓他笑出了聲響。「呵……還真懷念……」

已經不能再對你玩那把戲了。

--你回來可好?

但沒有人回應。


Sans來到了Frisk的墓地,這次卻沒帶著任何物品。「……孩子。」Sans想起早上,周遭的朋友因為他窩在房內不出來而擔心的模樣,不禁嘆氣。「請原諒我。」

「我很討厭這樣的結局。」Sans話語頓了下,而後自嘲的笑了。「明明回到地面上是我的期望,現在說這話卻很怪,不是嗎?」

但卻是事實。

--多少次想要你Reset。

認為別人也不會有回憶而如此的想著。

「現在你也不在了,我甚至不確定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Sans想起之前Frisk說的話笑了聲。「但……我真的,很想要毀了這結局。」

--孩子,你聽到了嗎?

Sans輕撫著Frisk的墓碑。「抱歉,但允許我自私的想著吧。還有……」Sans轉而抬頭看向了天空,今晚的星星還是依樣耀眼。「我不曉得你們人類說的『來生』是如何,但 —— 」

--「真有的話,換我去找你吧。」

輕吐氣,Sans將雙手放進了口袋轉過身。

該收回對你的感情了。
該跟你說再見了。

即使真的討厭這樣的結局,但也沒有毀掉。

「Goodbye,Kid。」


我一直都在看著。

你的笑容。
你的淚水。
你所喜愛的事物。
你所憎恨的事物。

我永遠都在你身邊。今天你所說的話雖然很殘忍,卻讓我鬆了口氣。

看著你依然掛著笑容,我就安心了。

雖然想要拉住你、想要你陪在我身邊。

但我也要笑著,就跟你一樣。

--「Goodbye,Sans。」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551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a86087514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Undertale--男... 後一篇:Undertale--D...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gagahuhu所有人
來看看《科學超電磁砲》中「鈔」能力者的故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3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