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達人專欄] 《核煉:閃燄使者》第二十四章 步步相逼

作者:時零│2016-10-16 11:32:37│贊助:0│人氣:52
    「我不要轉學。」劉亞傑斷然拒絕。

    「為什麼呀?」媽媽急著說:「亞傑,現在發生這樣的事,難道你還不想轉學嗎?跟那麼惡劣的同學在一起有什麼好?」

    「錯的人是他們,為什麼是我轉?」劉亞傑輕撫身上的傷口。「我轉學以後,他們也不會受到任何懲罰,這樣太不公平了。」

    鄭獻宇的爸爸打電話來道歉了,爸爸坐在雙人沙發上,一邊跟他講電話,一邊看著坐在旁邊昏倒的爺爺。今天爺爺出去跟老朋友喝酒,是醉醺醺地回家的,聽到學校發生的事後狂怒無比,拿著手槍就打算出去,說要找張博瑞的家長「談一談」。爸爸媽媽不知道神智不清的爺爺想做什麼,但還是趕緊攔住他,不過兩人的力氣都不如爺爺,最後爸爸索性拿廚房裡的平底鍋把他敲暈。

    「……我知道了,希望如此。」爸爸說完掛掉電話,臉色凝重地看著劉亞傑。「亞傑,你應該在他們第一次找你麻煩就告訴我們。」

    「……對不起。」劉亞傑低下頭。今天的事情牽涉太多人,學校也瞞不住了,主任們知道再繼續隱瞞只會被媒體抨擊。劉亞傑還記得爸媽聽到消息後火速來到學校時,表情有多心碎,這比被打更讓劉亞傑難受。

    「你可以先不要罵你兒子嗎?亞傑有多難過你看不出來?」媽媽不悅地說,然後抱住劉亞傑。「我知道你很討厭那些同學,他們這樣子的確不應該。」她溫言道:「我們也知道那些壞學生應該受到懲處才對,但是更過分的是學校的做法。」

    「你媽說得對。」爸爸生氣地說:「你們老師講得很婉轉,但這些事情就是很早就發生的,他們自己處理卻不通知我們,這算什麼老師?」

    「怕家長追究到自己頭上的老師啊,這不是廢話?」爺爺忽然醒了,幸運的是此刻的他看起來神智清明。

    「如果他們在第一時間告訴我,我當然不會想這麼做。」爸爸兩手插腰。「他們不希望事情鬧大事吧?好啊,明天我就要通知臺中各大報社,還有能聯絡上的所有新聞局。」

    「別這樣。」爺爺扶額。「你想想,等記者或其他鬼媒體來訪問這件事,他們會不找小亞這個當事人嗎?這樣只會讓小亞以後的人生更難堪罷了。」

    「難道你想就這麼算了,讓亞傑一個人受委屈嗎?爸!」爸爸急了。「真不敢相信,剛剛拿著槍要出去的人是你啊!」

    爺爺想到自己的酒後失態,不好意思地咳了咳。「我當然不想放過他們,可是媒體輿論的力量不夠強,也不夠持久,何況事情鬧大名聲受損的也不只那所見鬼了的學校。」他說:「當警察有一個好處,就是等你在法警界交的朋友夠多,告人的時候找律師很方便。」

    「爸,你想對學校提告嗎?」媽媽皺眉。

    「不只學校,還有那些死小孩的家長。小亞,想辦法聯絡你那的女生朋友的家長,他們應該也會贊成。」

    「爸,我不是希望他們能逍遙法外,可是我聽說亞傑今天也有打人,而且還把其中兩個同學打成重傷。次世代核變人傷害普通人的罪是很重的,就算沒有用異能也一樣。真的提告很可能對我們不利……」

    「在法警界混夠久還有一個好處,就是你可以知道哪些是法官有腦子,哪些沒有。」爺爺說:「之後我會想辦法跟每個人打聽小亞在學校發生的事,跟老師或他們學校的學生,連那些壞小孩也是,再從聽到的每一種說法決定要找什麼人來幫我們。法律是為了保護無辜的人才制定的,我不想靠關係打贏官司,可是規定是死的人是活的,如果我打聽的結果能證明小亞和那個女學生完全是受害者,我會用上能用的一切人脈,也會確保外人不會知道官司的事。」

    「就算學校真的敗訴,受害者也只會有學校老師而已,大不了還有張博瑞他們的爸媽,可是我的同學不會受到任何傷害,他們才是元兇。」劉亞傑說。

    爺爺陷入沉思。「麻煩的就在這裡,那些死小鬼最可氣的地方就是他們只是小鬼。」他說:「不過如果學校真的被判敗訴,他們也不會好到哪去,就算少年隊不來、他們不會進觀護所,幾支大過也少不了的。說真的小亞,要是我是你,一定會用異能把那些欺負女生的臭小鬼燒死,他們的行為低劣到連我聽了都很憤慨,記過什麼的實在太輕了,但這也是唯一的方法,」

    媽媽打個岔。「提告什麼的之後再說,現在要先解決亞傑的事吧。亞傑,如果爺爺的計畫都成真,那麼那些人也會受到懲罰,這樣子轉學你也能甘心了吧?」

    劉亞傑搖搖頭。「我不知道潘恩敏接下來會不會離開樹江國中,她會被我們班的人纏上都是因為我,如果潘恩敏沒有轉的話很可能繼續被我們班的人欺負。」說到這裡,他打定主意。「也許今天的那場架能讓他們有所警惕,不過明天到學校,我會想辦法讓他們知道,誰敢動她我就跟誰拼命,就算要打得跟今天一樣也是。」

    媽媽聽不下去了。「你在說什麼啊?你以為這樣逞英雄就會有用嗎?到最後只會跟你們班的人衝突越來越多而已。」

    「她是我朋友!」劉亞傑有些火大了。「恩敏是我在學校唯一的朋友,互相幫忙有什麼不對?」

    「亞傑,你別生氣。」爸爸說:「你媽是擔心你,而且你明天不用去上課了,我會幫你請假,請到轉學手續辦好為止。不管官司能不能打成,我也不會讓你繼續待在這種學校,今天傷成這樣,你再過去上學我也不放心。」

    「可是……」

    「別再說了,小亞。」連爺爺也站在爸媽那邊。「等到你到新學校以後,我會幫你關注那個叫潘恩敏的女生的情況,出事我會以警察的身分介入,讓那個狗屁學校不敢不處理,你放心好了。你的那些同學全部都是敗類,沒有必要為了敗類耗費精神還得委屈自己。」

    劉亞傑氣餒地低下頭。老實說,現在比起所謂的公平,恩敏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爺爺從來沒說過謊,他保證會關注恩敏,亞傑也很放心,但是想到自己即將離開學校……「明天讓我去,我就答應轉學。」劉亞傑斬釘截鐵地說。

    「咦?」爸爸一驚,他原本以為劉亞傑還會硬撐。

    「明天我要去學校,再上這一天就夠了,我要跟恩敏道別。」劉亞傑說:「今天那場架連我自己都嚇一跳,我相信明天沒有人會敢來惹我,所以不用擔心。只要明天再讓我去學校一天就好,不然我還是不會轉學的。」

    爸媽和爺爺面面相覷。「聽小亞的吧。」爺爺說:「小孩子也是要尊重的,如果他堅決反對的話,我也不會希望他不甘不願地轉走。」

    「好吧。」爸爸點點頭。「老婆,明天早上妳自己顧一下店,我載亞傑去學校。」

    ─────

    隔天早上到學校,劉亞傑沒到自己班上,就先到二班教室,幸運的是恩敏已經到校了。

    她正在跟座位旁的兩個女同學聊天,以前劉亞傑經過二班時也常看到她們三個嚼舌根,不過潘恩敏今天說話的聲音比以前小,也沒像以前那麼活潑。

    她座位後面的女生發現劉亞傑,便伸手點了點恩敏。「欸,恩敏。」

    恩敏轉過頭,發現劉亞傑後站了起來,向他走過去。後面那個女生有些擔憂地望著恩敏,而另一個女同學有些不滿地看著劉亞傑。

    她們也知道恩敏會被騷擾跟我有關係,劉亞傑苦澀地心想。

    「亞傑,什麼事?」恩敏問。

    「可以出來說嗎?」劉亞傑說完,帶著潘恩敏走出教室。

    他把昨天爸媽與爺爺的決定告訴潘恩敏,包括要轉學的事,恩敏聽完垂下眼皮,露出哀傷地微笑。「是嗎?所以……今天是你最後一天來學校了,對不對?」

    「恩敏,我……」

    她搖搖頭。「到新環境去,對你也比較好。不用擔心我,真的。」

    「我有給過妳手機號碼對吧?如果有事情,一定要告訴我喔。」劉亞傑說:「就算他們不怕我,學校也會擔心警察。」

    「好,我知道。謝謝你,亞傑。」潘恩敏的笑容不減,但是她眼眶泛紅。「早自習快到了,我要先回去了喔,再見。」她轉過身,跑回二班教室,劉亞傑聽到她抽鼻子的聲音,但是他不敢叫住她。

    劉亞傑也回到了班上,當他踏進教室大門的那一刻,所有看到他的人全部安靜了下來,原本嘈雜的教室話聲瞬間減少一大半。

    背對著劉亞傑的鄭獻宇還在跟別人說話,他站在課桌椅的空隙間,擋住了劉亞傑走向自己位子的路。「借過。」劉亞傑說。

    鄭獻宇轉過頭,看到劉亞傑後臉色一白,匆忙地讓開。往太陽穴來一記膝擊就這麼老實,劉亞傑心想,如果我在第一次打架時就像昨天那麼狠,會不會讓他們很早就怕我?

    他掃視眾人,大部分的人都沒有低著頭假裝在做自己的事,有幾個跟他眼神對上的立刻轉移視線。

    每個人看起來都不太自在,而且是那種害怕的不自在……不對,除了張博瑞以外,劉亞傑在望向張博瑞時他把視線轉開,但劉亞傑知道他剛剛一直在盯著自己看,張博瑞看起來也不自然,不過與其說是害怕,比較像是作賊心虛的不自然。他剛才看著自己的神情很古怪,讓劉亞傑覺得毛毛的。

    早自習鐘響起,老師也走進教室。因為昨天的事,他跟爸媽還有潘恩敏的家長不停地賠不是,也和鄭獻宇等人的父母交涉了非常久。他似乎也察覺到班上氣氛不對,所以沒對昨天的事說什麼,早自習就這樣寂靜地度過了。

    ─────

    放學後,劉亞傑獨自離開校門。昨天爸媽來到學校,聽完劉亞傑受到同學排擠的事後,他們馬上替他辦了宿舍的退社手續,這也是他昨天得以回家的原因。

    今天很平靜地度過了,沒有同學再找他的麻煩;也沒有老師把人叫去問話,唯一讓劉亞傑擔心的就是中午經過二班時看到的景象。

    恩敏的座位上空無一人,劉亞傑那個早上瞪他的女學生說,早自習的時候恩敏一直趴在桌上,大家原本以為她不舒服,老師把她拉起時發現她竟然在哭,昨天起就很擔心她的二班班導立刻打電話給恩敏的爸媽,把她接回家裡。

    今天早上可能是我最後一次看到她了,劉亞傑悶悶不樂地想,同時走向捷運站,他跟爸爸說放學自己回去。

    捷運站離學校有約八分鐘的路,劉亞傑緩緩地走著。突然間,他感到背脊發毛。

    怎麼回事?他轉過頭,後面都是普通的行人,有下班的上班族,也有跟劉亞傑一樣往捷運站的樹江國中學生,沒有鄭獻宇或吳姿郁等會找他麻煩的人。我只是神經過敏罷了,他心想。

    不對,在那個上班族的背後,有一個穿花襯衫的中年男子,襯衫領口處那邊沒扣釦子導致胸口整個敞開,露出明顯的刺青。他的褲子口袋露出一截似乎是短刀刀柄的長片,再加上眉目兇惡,他旁邊的人都和他保持距離。劉亞傑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出現的。

    臺中的治安算比較差的,現在的時間又接近傍晚,偶爾會有小流氓在這個時段出現於大街小巷,劉亞傑不以為意,事實上,發現不是張博瑞等人還讓他比較高興呢。

    他繼續走自己的,過一會有一個穿背心、手臂上也有刺青的吸菸男子迎面而來,他往劉亞傑後面一瞥後跑了過去。一陣子後劉亞傑忍不住好奇地轉頭,發現吸菸男子跟穿花襯衫的大叔攀談起來,在發現劉亞傑看著自己時不但沒有發怒,反而別過頭。

    他轉頭的樣子,就跟張博瑞早自習時一樣。想到這裡,劉亞傑忽然有些不安。

    到了一條巷子的轉角處,劉亞傑過了馬路後拔腿就跑,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跑,不過警戒的直覺驅使他這麼做。這樣很沒道理,那兩個流氓應該只是順路罷了,自己又不認識他們……不過這個想法錯了,劉亞傑在跑的過程中回頭一瞥時,驚懼地發現他們兩個竟然追了上來。

    劉亞傑想到自己背著書包,長久下來是跑不過那兩個大人的。為什麼他們要追我?他心想,算了,只要在人多的地方這些人就不會拿自己怎樣,而此時是下班巔峰時段,往捷運站的人越來越多。

    他看到前面的路口因為紅燈停了一大堆人,不禁心下一寬。那兩個男子還在自己後面,其中一個正在講電話。

    距離綠燈還有一分鐘多,而他們已經追上來了。不過沒關係,這裡人很多,而且路上就有一個指揮交通的警察。

    那個帶刀的流氓出現在劉亞傑旁邊,他低下頭對著劉亞傑的耳朵說道:「你馬子在我們這裡。」

    劉亞傑沒有反應。一開始,他懷疑自己聽錯了。「什麼?」

    「不準喊人,臭小鬼。」流氓說:「也不準耍花樣。你想見她的話,跟我們走。」他把手按在劉亞傑肩頭上使勁捏,而警察沒有注意到這邊。

    劉亞傑咬牙忍痛。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流氓會找自己,而且還知道自己認識恩敏?劉亞傑懷疑他說的是不是真的,也許有哪個綜藝節目的攝影師正躲起來,等等就會跳出來和自己說是開玩笑的……不對,如果是整人節目怎麼可能捏這麼大力?

    恩敏應該早上就回家了,更何況這個男子說話的口氣怎麼聽都很可疑。可是……如果他講的真的是事實……

    「是誰指使你們的?」劉亞傑流下一滴汗。

    流氓加重手勁。「少廢話。你想不想看到你馬子的手指被剁下來?」

    危急之中,劉亞傑想起一件事:以前不知道聽誰說過,張博瑞的表哥是流氓。

    一時之間,恐懼與怒火充斥他的胸膛。「好,我跟你們走。」

    ─────

    等待著劉亞傑的,是一條一端堵死的暗巷。稍微有一點常識的臺中人都知道,沒事絕對不要接近這條街,到了晚上,這條充滿酒吧與地下賭場的街道就是混混的世界,從剛走進街區時看到的滿地垃圾,和一看就不是善類的男女行人,劉亞傑的害怕就愈發高漲。

    暗巷的尾端是第三個流氓,他原本蹲著滑手機,看到劉亞傑後就站了起來,還從地上拾起一條尾端有鐵球的鐵鍊。「就是這小鬼?」他不屑地問。

    帶小刀的流氓踢了劉亞傑一腳。「阿君那個表弟也夠俗仔,他說看這小子不爽才想揍他,可是你記不記得那小子斷了一顆牙?」他嗤之以鼻。「小鬼,聽說你很能打是不是?你的好同學張博瑞做了什麼啊?」

    另一個抽菸的混混往暗巷外一探。「君哥來了。」

    一陣刺耳的摩托車聲音颳過馬路,隨後一輛造型酷炫的機車停在暗巷口。

    機車騎士取下全罩式頭盔,並把那頭染成紅色的龐克頭甩了甩。男子的身材高壯精實,穿著皮夾克和黑牛仔褲,有著從衣領伸出來蔓延到額頭的藤蔓刺青,雖然看起來還只是個高校生,頭髮也被安全帽壓得有點難看,但這些都阻擋不了渾身散發的乖戾氣息。而他後面緊抓著他的肩膀,身形瘦小得多的乘客是……張博瑞!

    他一跟劉亞傑視線對上,就露出缺了門牙的猥瑣笑容,眼神中蘊藏著熊熊怒火,還有對等會發生的事情的期待。

    「潘恩敏在哪裡?」劉亞傑冷冷的問。

    那個叫君哥的高校生大笑起來,接著是張博瑞,然後那三個流氓也笑了。「博瑞,你竟然說對了。」君哥按住張博瑞的肩膀。「把他馬子掰出來,這個白癡就會聽我們的。」

    原來如此,看來他們說抓走恩敏,只是為了吸引我的注意。想到這裡,劉亞傑反而放心不少。

    「劉亞傑,聽說你真的要轉學了,對不對?」他大聲說:「你早就該這麼做的,應該說你根本不該出現在我們班上。少了你這個廢物加敗類,我們班就天下太平了。」

    「這個廢物加敗類不會欺負女生還要帶人,自己打不過別人就找幫手。」劉亞傑回嗆,被四個流氓圍住他其實怕得要死,但他無法忍受自己在張博瑞面前示弱。

    「你少囂張了,劉亞傑。」他說:「我有四個大哥助陣,還有好幾樣傢伙,你又有什麼?」

    「門牙。」劉亞傑說。

    其中一個流氓忍不住吃吃笑,張博瑞氣得滿臉通紅。「今天你死定了。兄弟們,給我上!」

    帶小刀的流氓捶了他一拳。「君哥,管好你表弟的這張嘴,不然我怕忍不住手癢拔掉他的其他牙齒。」他瞪了張博瑞一眼,後者忍不住縮一下。

    君哥把張博瑞推到一旁。「以後我會好好教導他人情世故。如果你手癢,就去拔那個小鬼的牙齒吧。」

    「好!」他殘酷地微笑,和君哥以及抽菸的流氓走進暗巷,把劉亞傑的去路堵死。張博瑞躲在他們身後,用看好戲的眼神望著他們。

    等他們走進一段距離後,君哥從口袋抽出電擊棒。「上!」他喊道,三個人同時往前衝。

    劉亞傑下意識地往後跑,剛轉過頭就看到帶鏈子的混混,於是趕緊止住腳步並回頭。這條暗巷相當寬敞,抽菸的流氓和牆壁之間的縫隙足以讓他穿過。

    他在三人越來越近時,衝向那條縫隙。如果可以的話絕對不要使用異能,他心想,昨天忍無可忍之下差點召喚出恆星的念頭心有餘悸,而且媽媽也才說過核變人對普通人施以異能傷害後果有多嚴重,萬一危急之下誤傷這些人……。等真的要被打了,再放出恆星也不遲,他打定主意。

    他成功穿過縫隙,但是君哥迅速抓住他的衣領一拉,把他弄倒在地上。「你昨天跟全班打還打贏是不是?」他惡狠狠的說:「把你的本事拿出來啊!還是沒有馬子,就變成鱉三了?」他一腳踹下去,劉亞傑滾了一圈躲開。其他流氓一臉戲謔地看著他,劉亞傑知道他們對幫張博瑞報仇沒興趣,只是單純的想揍人才來的。

    他爬起來,想再度逃離暗巷,可是君哥渾身散發的氣勢逼得劉亞傑不敢接近,這時他感覺背後被人揍了一拳。

    伴隨著痛楚和慘叫,劉亞傑向前一傾,這時君哥一腳踢中他的胸口,劉亞節痛得差點昏倒,並感覺到口中泛出血味。

    後面那個帶鏈子的流氓雙臂穿過劉亞傑的腋下,再向上扳固定他的肩膀,使其無法掙脫。

    君哥摸摸下巴,然後拿出電擊棒。「這是博瑞拜託我準備的歡送大禮,希望你轉學愉快啊。」他按下開關,電擊棒滋滋作響。

    劉亞傑瘋狂地掙扎,但無法脫離背後大漢的束縛。他望向巷外,又多了兩個凶神惡煞的流氓,不過他們正在守住巷子,以防外人偷看。

    沒辦法了,劉亞傑閉上眼睛集中精神,然後把意志力集中在手掌。一股熟悉的熱感出現在右手,他張開眼睛,紫色的恆星已經慢慢成形。

    所有在場的人都倒抽一口氣。「這小子……」後面的流氓嚇得趕緊放開他,劉亞傑落地。君哥和另外兩個流氓都到退好幾步。

    劉亞傑讓恆星稍微放出一些小火花,在場的所有人都嚇得臉色發白,劉亞傑左手按住胸口,現在還是隱隱作痛。

    「他……他……他是……是核……」

    「快跑啦!」抽菸的混混拔腿就跑,另一個雙腿抖個不停,幫忙擋住巷口的流氓沒看清楚裡面的景象,露出納悶的表情。

    「回……回……回來啊!」張博瑞大叫:「他只有一個人……全……全部一起上的話……」

    君哥猛然掐住他的脖子,用力摜在旁邊的墻上。「他是核變鬼!」氣到太陽穴上爆出青筋的君哥大吼道:「你這個王八蛋!居然叫我們對付核變鬼?!」

    「放……放手……」頸部壓力過大的張博瑞支支吾吾地說。

    「待會再找你算帳。」君哥放下他。「快跑啦!喂,莊伯言,趕快出來!」

    莊伯言應該就事後面那個大漢,劉亞傑轉過來,那個人拿著鏈子卻臉色發白。他的身前是劉亞傑;身後是牆壁,沒有可逃跑的地方。他渾身顫抖,小便從褲襠處低下來。

    只要你們放我走,我就不會攻擊任何人,劉亞傑打定主意。正當他想這麼說時,莊伯言忽然大叫一聲,將手中的鐵鏈猛甩向劉亞傑。

    這一招大出劉亞傑的意外,他本能的要放出星炎,但又想到可能誤傷流氓;不過如果不反擊的話,帶有尖刺鐵球的鐵鏈就會甩到自己,到時一定頭破血流……百忙之中,他瞥見地上有一顆石頭。

    在鐵鏈飛過來的時間只有一瞬,劉亞傑卻有無數念頭閃過,慌亂之中他想也不想地撿起石頭,朝那條即將飛來的鐵鏈丟過去。

    當石頭離開他的手的那一刻,弔詭的事情發生了。

    出手的石塊閃耀著絢爛紅光,下一秒竟然化成一顆跟棒球一樣大的火石,宛如流星一般在空氣中燒出斑斕的光跡。

    火石打到鏈條的那一剎那,鏈條瞬間崩斷向兩旁飛去,劉亞傑躲過了鐵鏈的攻擊。

    而發光的火石沒有停止,它直直朝目瞪口呆的流氓的臉飛去,高速飛馳的火石,在劉亞傑的眼中成了慢動作。

    火石砸中他的臉,轟然炸裂。

    流氓的頭被火石的高熱還有衝擊力粉碎。他的屍體晃了晃,然後向前傾倒,斷頭處還有燒焦的痕跡。

    劉亞傑跌坐在地,與其他圍觀的流氓一樣,震驚得說不出話。他右手的恆星仍然閃爍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5492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9805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後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oy55559all
阿彌陀佛(ゝ∀・)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2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