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自第五屆御宅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歸來

作者:迫水未來│2016-10-16 00:06:26│巴幣:26│人氣:376
其實有點猶豫要不要寫這篇,或要不要發在這裡。
網路的匿名性有一個好處,就是可以在面對不同的社群時使用不同的名字,而且這些不同的名字之間不會輕易地被連接起來。換言之,利用「可以有好幾個名字」的特性,可以在面對不同社群時以你想要的樣貌存在。
以我自己的例子來說,「作為迫水未來的我」接觸的社群與主題與「使用真名的我」接觸的社群與主題基本上沒有什麼交集,換言之,認識「作為迫水未來的我」的人不知道「使用真名的我」是誰、在做什麼、是什麼社群,反之亦然。這對我來說是一件好事,畢竟對於不同人想要讓其看到的面貌是不同的,我想會這麼想的不是只有我一個人而已吧。

只是在學術發表的場合還是必須使用真名。

今天,作為其中一名發表人,個人前往了淡江大學參加第五屆御宅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終於實現了「以超人力霸王為題材寫一篇論文」的這個夢想,只是不知道最後會不會被成書後的論文集選上。如果有,那當然是很好,畢竟對於一名研究生來說學術論文的發表是很重要的。

不過寫作論文當然不只是為了上面的原因而已,尤其在御宅文化研討會的場合,更是一種「愛」的展現。雖然前文談到研究生發表論文的重要性,但是花時間精力寫一篇在學術生涯中可能不會被多數人覺得重要、要做實務時也不會被認為重要的論文(除非你就是要專門走御宅文化研究)沒有「愛」是不行的吧,而且沒有「愛」應該也寫不出精彩的論文吧。

對我來說,在書寫這一篇以飯島敏宏的巴爾坦星人為題的論文的過程中,其實也讓我對於超人力霸王有了更多的認識。正是因為喜歡,所以才選這個研究(當然五十周年應景也是原因之一),然後在研究中更加加深了自己對其的喜歡。

在這裡我想感謝擔任我那場主持人的紀舜傑教授、與談人的林齊晧先生、提問的湯以豪先生與DL桑以及賴皮桑等其他今天早上十點就來聽我不知所云的發表的聽眾。雖然我一開始就做了擺明藐視時間限制的50頁PPT,結果最後還是大致RUN過了一輪。與談人親切的講評讓我受益良多,然後也感謝特別前來的DL桑與賴皮桑,兩位的巴爾坦軟膠也讓氣氛增添了不少。(使用人偶來增添氣氛這招我是學習自永田喜嗣先生

然後合先敘明,我只有學士學位而已,不是碩士,然後當碩士生到現在也不到兩個月。

雖然說我原本以為大家都會針對航海王那篇發問,結果沒想到問的都是我這篇,不過也是滿有啟發的。不過我當時似乎沒有回答得很清楚,因此在此想稍加補充一下。

(以下粗體字者為問題的簡述)


1.巴爾坦星人的經典造型與故事文本的關聯性?


飯島曾經在訪談中透露當時設計巴爾坦星人的背景。飯島說,在那個人類還沒登上月球的年代太空中有何種又沒有何種生物根本就不知道,不過還是先確定了要做昆蟲型。而巴爾坦星人的剪刀手的藍本是克氏原螯蝦(美國螯蝦)。對日本來說克氏原螯蝦是外來種,當時佔據了河川的克氏原螯蝦生命力堅強,有著「宛如公害般的繁殖力」。換言之,個人以為巴爾坦星人的經典造型最初的原意是「異質者」,這點或許也可以在「打擊侵略者」中巴爾坦展現出的「人類無法想要的異質」(不了解生命是什麼、死後可以復活etc.)加以明證,而且選用了克氏原螯蝦為藍本,恐怕也含有「帶有侵略性」的意涵。個人認為今天(Max)中的解釋方式「因為生態毀滅而不得不進化成的帶有悲劇色彩的樣貌」應該是後來才給予的新意義。


2.為什麼要用炳谷行人來論述?

其實真正的答案很簡單,因為我很喜歡炳谷行人的學說與對於世界的觀察,真的是十分精闢與獨到。炳谷先生提出的「戰爭、資本主義經濟、生態破壞的不可分割」與飯島巴爾坦論似有互相照應之感。而為什麼會想要與日本的修憲動態參照也與我的興趣(日本國憲法第9條)有關。
不過學術論文上好像不太能只這樣說就是了。


3.在文本不足的情況下,是否足夠支撐飯島巴爾坦模型的論述。

我還是大學生的時候曾經上過一門學碩合開的課,那堂課上除了我們法學院的研究生之外,也有一名商學院的研究生來修。而在報告中也呈現了商學院研究生與法學院研究生做研究方式的不同,前者是採用廣泛式的討論(至少那位同學是這樣),而後者則偏向選定一主題而不斷深入。另外,在文化社會學的課堂上授課教授也常重覆:「社會學的研究就是『小題大作』」。或許是習慣的問題,我個人是比較偏向選定一小主題做比較深入性的研究(如果要廣的話我可能是偏向不寫成學術文字的文章方式吧,推展與連結不用那麼細緻沒關係的文章寫廣的主題比較容易...),所以,雖然說我引用了很多影像文本以外的訪談資料作為重要的研究材料,但對我來說飯島巴爾坦的文本其實不會算「不足」--我原本以為一萬字就搞定,結果最後弄到兩萬五千字。雖然巴爾坦的影像文本總和只要不到300分鐘(含OPED),但是因為其屬於帶有強烈的訊息性的作品(尤其是Max中說得非常直接,而且可能是時間不夠的關係,看的時候說教感有點強),所以其實算是夠用了。當然這或許無法建構起一個巨大的模型,不過應該也可以建立起一個雖然小但還算完整的模型了。
不過如果要做其他的主題可能就沒那麼順利了。飯島巴爾坦的文本小但還算夠,而且因為跨時間的關係可以形成一種比較。然而其他名作很多就沒有那麼多文本可以用了,雖然也講了重要的東西,但可能只有一集,文本可能太小了。而有些名作跨時間的續集(ex:「我是地球人」、「怪獸使的遺產」)是不同人寫的,雖說這其實可以有另外一種方向的研究。


4.以60、70年代來說,巴爾坦也很特殊嗎?和飯島同時空的劇本家是否也創作了類似的東西?飯島的特殊性何在。

以60、70年代來說,巴爾坦星人不算特殊的存在。當年批判核子發展、戰爭、國家權力、資本主義經濟等的怪獸.異星人並不少見,諸如被爆星人、賈米拉(故鄉是地球)、毒氣怪獸、超兵器R1號、農瑪爾特人、黑多拉、哥吉拉、地球防衛軍中的遊星人等等,而以上都不是飯島的作品。不過飯島作品的一個特殊性在於同系列(同主題)中的不同文本是處於不同的時空背景下做成的。「打擊侵略者」的時代是55年體制穩固與冷戰的時代,雖然看似對抗,但其實卻是一個相對穩定的時代。另一方面,21世紀的飯島巴爾坦則是出生在充滿了不寬容、戰爭一觸即發的新自由主義的時代。
另外選擇飯島巴爾坦作為題材還有一特點乃飯島既是導演又是劇本家,在這種情況下可以比較確定文本中的呈現就是飯島所想。


5.文章架構可以再調整。

其實寫完後我再看時就覺得本文有點混亂了。我在論述個別作品時會插入一些時空背景去解釋為何要這樣做,然後最後一節又再做一個有關時空背景的大論述。所以在做PTT時(一方面是時間的考量)我改把作品中的解題與時空背景的分析完全分開來說,只是結果就是DL說的呈現了一種前後斷裂的感覺。所以到底要怎麼調整我還在思考中。


6.為什麼農瑪爾特人是海底人(而非外星侵略者)?對於《超人七號》中對於戰爭、反戰的曖昧呈現之看法為何?

這個問題讓我想到神谷和宏的書上有提到因為製作群對於對越戰該採取的立場感到矛盾與迷失的關係因而造成了《超人七號》有點中途半端的感覺。不過因為那本書現在不在我手邊,我之後再查一下。而至於「農瑪爾特的使者」我倒認為應該從中獨立出來看較適當,雖然金城哲夫在《超人七號》也寫了好幾集,但我認為比起與當時的戰爭的關係,「農瑪爾特的使者」和金城的出身背景更有關係。金城是到本土求學與工作的沖繩人,「農瑪爾特的使者」反映出的是沖繩人的悲哀。琉球處分之後琉球變成了日本帝國的一個縣,雖名為縣,但某種程度上可謂實際意義上的殖民地。沖繩與沖繩人被本土的大和政府當成可以犧牲的對象,殘酷的沖繩戰就是為了要「保護本土」。


7.超人力霸王中的反戰一直是飯島的衍伸嗎?對於其他的円谷的創作者有影響嗎?

反戰不是飯島的專利,事實上往後的超人力霸王中反戰比「打擊侵略者」更徹底的非飯島作品多的是。不過影響我認為是有的,而主要應該是針對後人吧,對於同時期劇本家(金城哲夫、上原正三等)的影響有多大我持較保留的態度,《超人力霸王》的劇本家好幾位是名校出身的知識份子或文化人,而且還有沖繩元素,因此同會採取反戰的態度我認為是很正常的,而且《超人力霸王》是很作家主義的作品,個人尚不確定劇本家間的連絡到底有多深。不過飯島的影響我認為是不可忽視的,畢竟執導前期作品的他確實也算是確立了作品的方向,在第二集就引入了人文主義的色彩也算是傳統的奠基者吧。另外,若要談此恐怕還是要從《超異象之謎》開始談起會較妥當,可是我對這部作品其實並沒有真的很熟,不過從最近出的《ウルトラQの精神史》報紙上的書評來看在這個時代就有人文主義的元素了。


8.對於Cosmos中巴爾坦星人自爆的想法?這樣做是放棄了保護孩子的責任嗎?

個人認為,飯島在這裡並沒有觸及巴爾坦的自爆是否是放棄責任的問題,而且,雖然巴爾坦的大人自認其有該義務,但對巴爾坦的小孩來說大人的「我是對你好!」更像是一種壓迫。然後從Cosmos到Max中的過程,個人認為是一種對於暴力的再反省。(自殺是一種對自己的暴力)


9.你對巴爾坦星人的多樣性有什麼想法?

在諸多巴爾坦星人中我確實是最喜歡飯島式的巴爾坦星人的,我自己腦中中二幻想中的巴爾坦星人角色也是飯島式巴爾坦星人的脈絡之下的產物。不過我是覺得巴爾坦星人的多樣性倒也不能說不好,而且個人是認為在只有「打擊侵略者」的時代會衍伸出一堆「就是壞人」的巴爾坦星人的描寫其實並不奇怪(畢竟在「打擊侵略者」中其實訊息沒有那麼明確),只是Powered巴爾坦的設定(蝗蟲般的文明毀滅者)我是認為有點太過了,而且Powered還是初代重製耶。不過近年來,至少在影視作品上,巴爾坦星人又變得比較銷聲匿跡了,然而另一方面在現實的合作企劃中卻大為活躍(如怪獸酒場以其為店長、和全家拍的廣告中幾乎每次都有他),變得類似「吉祥物」(賴皮語)的定位,雖然這個吉祥物的呈現應該還是比較偏向「就是壞人」這一線之下的產物。
另外我想順便提一下英雄教育番組之前的同人誌《超人力霸王柒拾》中的有一篇就以巴爾坦星人為題材,他侵略(?)的方式是冒充成台北市長,挺有趣的安排。這種侵略方式雖然在其他科幻作品中有出現過,不過在円谷正典的脈絡中的巴爾坦應該是第一次用這種方式吧。



以上,希望還算有回答道問題。


然後來說一下幾篇我有興趣的論文吧。在早上我自己那場結束之後(航海王那篇也滿有趣的,雖然我自己沒在看航海王)參加的是「哲學與自由意志」,之後是「身體與性別認同」。

「哲學與自由意志」兩篇都滿有水準的,博士與博士生就是不一樣。雖然說多瑪斯那篇我還沒看懂,不過自由法與自由意志那篇算是讀過了一次。

多瑪斯那篇是跟心靈判官結合,只是好像有一部分在談希貝兒系統對於人性假設的缺失(大概,聽討論得來之心證),可是談一個存在於虛構作品中的虛構系統風險好像滿大的...應該很容易會碰到需要自己推論其(在那個世界中的)構成原理與組成的地方,這樣就作為學術研究的客體來說似乎不太適當。

有意思的是,在自由法與自由意志那篇中採用的兩個文本《安提岡妮》與《廢棄公主》都將「自然法」與「神」連接,換言之其認知的自然法皆為「自然法=神法」,而且有關於「家庭」的法都被認為是自然法的範疇。

我請教的問題是在將神的元素切割後的自然法的今天與缺乏歐洲脈絡但繼受的台灣的視野中,看《安提岡妮》與《廢棄公主》會有何啟發?

賴博士是回答說像是「你有報應啦」也是一種神法=自然法。

或許是我才學疏漏,不過至少在我的認知中我不會把我們一般會說「你有報應啦」的規範(ex:不可不孝順父母)當作自然法的一部分,我會比較將其歸類為「習俗」之類的吧。我說的自然法,倒不說是法律指導原則,是更加原理原則而非個案化的。當然這或許是我的錯誤認知,又或許這是法律人式的思考模式,畢竟如賴博士所言,「自然法不只一種系統」(雖然在此之前我一直以為我認識的那種是唯一的現在的自然法模式),對於「何謂自然法」的認知自然不止一種。

不過對於「家庭的法」(用我們的話說:身分法)是自然法的一種論,我是不太能接受就是。自然法是普遍且恆久不變的,然而身分法具有普遍且永久不變的特性嗎?

我認為是沒有,從實證研究就可以知道。舉例來說,至今中國某個少數族群使用的是一種「沒有爸爸只有舅舅」的家庭型態,這很明顯和我們認知的家庭的模型不同。又清代的時候可以合法娶妾,一夫一妻多妾的家庭型態當然又和我們現在不同。然後,雖然現在是父系社會,但以前在很多地方都是母系社會,而且我們今天還可以在父系社會中看到其遺跡,如「同姓不婚」一語即為之(文字原意:母系的姓氏叫「姓」)。

換言之,不論是同空間不同時間,亦或是同時間不同空間,沒有任何一種家庭型態是真的「普遍」的。當然這只是實然面,自然法說的是應然面。可是,你覺得「只有舅舅與媽媽沒有爸爸」的家庭模式是一種「惡」嗎?若言家庭的法是自然法,我是多少會聯想到護家盟一類的就是......。

當然啦,或許屬於自然法的其實只有是「家庭很重要」、「你對家人負有義務」而已,對於「家庭的構成方式」非屬之。

然後賴博士點出了一個重要的問題:在ACGN中常常為了故事的可讀性而在引用哲學概念等上會呈現簡化、類型化的樣貌。

確實是如此。沒錯,作為一部娛樂作品可讀性是很重要的,如果中間塞入一大堆細緻的討論恐怕很多人就根本連看都不想看了,而且為了方便故事的進行(需要明確的對照),類型化、化約化有時候甚至是一種必要,比如說如果美國隊長3中對於法案的見解分成十派這部電影拍出來恐怕應該是不好看。可是如此一來,在探討文本中所蘊含的論理時有時候就會覺得其過於簡單,不太具有學術價值。我想這是做御宅文化研究時常會碰到的問題。



「身體與性別認同」那兩篇都讓我學到了東西,我充其量只是「比較有性別意識的人」,其實並沒有真的好好看過女性主義的論述。所以本來就是抱著學習的心態去聽(雖說「哲學與自由意志」那場也是)。

不過既然與談人提到了超人力霸王與假面騎士,我就簡單補充一下吧(雖然與該本文無關)。

假面騎士確實是「人變成了超人去打壞人」,基本構造就是有人被改造了或得到一條腰帶而得到變身能力,然後用此超人的力量去打壞人。雖然有超人的力量,但還是人。

可是我認為超人力霸王就不太一樣了。超人力霸王應該是「比人還要進步的存在」,不只是擁有超人的力量,還有超人的道德與判斷能力,超人力霸王在設計的時候其實就採納了神佛的元素。不管是昭和還是平成的「人類超人力霸王」(Jack與平成三部曲),其在處於超人力霸王狀態的時候都帶有具有神祕感的氣息(好了,就是很少說話)與類似「神性」的東西。不過從Ginga以降或許超人力霸王就開始偏向類似假面騎士的模式了,也就是說「超人力霸王」有變成只是一種「超人力量的道去」的傾向。

而且超人力霸王中其實也不乏「不依靠超人的力量去戰鬥」的描寫,《超人力霸王Taro》最終話應該算是滿經典的例子吧。

不過既然談到性別,我想提兩個有趣的例子。ウルトラマン都叫「マン」(MAN)了(雖然在日文マン的脈絡下這裡可能是認知為「人」),確實在性別上是偏向以男性為底。不過有趣的是,到目前為止出現過兩個雖然叫ウルトラマン但又不是MAN的角色,那就是Ace與Justice。Ace是男女合體變身的超人,人間體是一男一女,必須兩個人才能完成變身。市川森一之所以要這樣設計,其意向乃「超越性別的完全超人」,只是Ace後來要變成男人一個人就可以變身(市川中途被退出本作的劇本製作團隊),又變回MAN了。Justice則是反過來的例子,Justice第一次登場時是沒有人間體的,第二次時才有。Justice在設計上不若過往的女性超人在身體上有與人類女性相似的性徵,是屬於占多數派的超人式的設計。然而Justice的人間體卻是女性(初期草案是男性),這或許是在暗示(至少在Cosmos世界中)超人力霸王是一種「中性」或「超越性別的存在」,而由Justice與Cosmos(男性配音)合體的Lengend又是「超越性別的完全超人」了。另外有意思的一點是Justice的戰鬥力比Cosmos還強,在造型上也更銳利,而且相較起Cosmos的溫柔,Justice是無情的正義實踐者。Justice與Cosmos的對比,成為了一個違反父權版本故事中的一種安排。



最後聽的是「虛與實」,其實我本來想聽細田守那篇的,只是又很想看乳搖那篇被大力抨擊(結果大概是因為時間關係而沒有發生此情況)。

其中一篇是講聖地巡禮,也談到了「雪洞季」,因而讓我想起一我以前想過的問題。

(現實中的)「雪洞季」是一個為了要觀光而刻意製造出來的祭典,其和真正的祭典(所謂「自然產生的祭典(←雖其也是人造物)」)不同。一個祭典/節慶的誕生是和生產、季節息息相關的,在農業時代,在重要的日子進行祭典/節慶劃分了生活節奏。雖然在今天祭典/節慶的觀光化很常見,可是在一開始,這些祭典/節慶都只是為了自己人(ex:這個村莊的人)所舉辦的。即使這些古老祭典/節慶在今天帶有了觀光的性質,但本質上還是一個為了自己的人活動,這與雪洞季這個一開始就是為了觀光(外人與金錢)而推出的雪洞季有本質上的不同。

而且雪洞季還有一個特點,那就是不管是觀光客還是當地人都知道這都只是一個「擬似祭典」。這點和台灣的聯合豐年祭(到底是誰想出把不同族的原住民全部聚在一起辦豐年祭的......如果有外國人要有「東方味」而把各種神佛的像全部放在同一張桌上舉行聯合大拜拜看漢人會不會覺得不倫不類)又不太一樣,台灣的聯合豐年祭是假中有真,而且觀光客又可能真的認為其全部為真。

我還滿想知道做聖地巡禮的人對於雪洞季這種擬似祭典有什麼看法的。

另外,據傳(我沒查證)湯桶溫泉當地原本有一個沒落中的舊有祭典,當地人打算將其與雪洞季結合。不過這恐怕有好有壞吧。原本快消逝的舊有祭典固然得到了新的生命力,但會不會反而被雪洞季吃掉呢?


大致如此,以上。

然後如議程表所示,研討會的內容很雜。好處或許是不同領域的東西都可以聽到,但壞處嘛,什麼都要收又要放在同一個活動就是每篇的報告與討論時間都被壓縮。

至於所謂的「發表人大部分表現得不是很好,講白一點就是「說得很爛」,像是時間掌控不佳、內容條理不足以及口條不順等」嘛,是,我確實是一開始就不打算好好掌控時間,我也覺得沒說的多順。可是,由於是同時舉行之故理論上一個參加者了不起只能聽一半的場,這樣就可以直接做出「大部分(在發表技術上)不好」的宣言嗎?我持非常保留的態度,而且就我所聽到的範圍來說,除去時間控制這點,我還很少看到說呈現「口條不順」狀況的。是場次A(當時我在另一地方報告)的關係所以主持人說這句話嗎?我不知道。

然後一直想要以強調「我們篩掉一半投稿論文」的方式來暗示「高水準」(客觀上是否真具有高水準另當別論)這點我也覺得有點怪。會有50篇投稿不就是因為這個研討會收件的範圍非常廣的關係嗎?所以當然稿件會很多(至少就我有限的經驗來看,一般的學術研討會的收件範圍沒看過那麼廣的),而且全稿件的水準是否趨於一致還是甚有落差老實說我們也不知道(這次徵選是先投大綱,過了才寫論文)。不過優先讓學生發表這點倒是挺感謝的。


當然是滿累人的。報告用的簡報做到今天早上兩點才完成,然後不到六點就起床,搭了兩個小時的車才從政大抵達淡江。雖然相較之下巴哈姆特站聚更加累人就是了。

有一點倒滿微妙的。雖然供餐是號稱350元的便當,但是論文又只印給發表人、與談人、主持人,聽眾沒有,而且不是你那場的你也沒有(我還是認為聽眾手上有論文比較好)。所以這個活動(主辦方)到底是有錢還是沒錢呢......。

然後淡江的兩個會議廳滿豪華的嘛,感覺比我們政大綜院裡的好。其校門口的危險程度也勝過我校。

雖然我還是搞不懂未來學到底是在做什麼.......。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546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hreekingdon幸運看見的你
給你一顆紅心~讓你能保有一整天的好心情~祝你有個愉快的一天喲(<ゝ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