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2 GP

第四章91 『虛偽的沉眠』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0-13 18:09:35│贊助:314│人氣:9412


聽完愛蜜莉雅那近乎哭訴的祈願,昴的大腦全被貫穿全身的後悔之念所佔據。他因為讓愛蜜莉雅回憶起悲傷的記憶,使她哭泣而產生的罪惡感在不斷折磨著他的內心。
從斷斷續續的愛蜜莉雅的話語中能夠感受到的,就是她對在艾力歐爾大森林中一起生活的人們的親愛與感謝之情。但那些也都在雪落之日出現了轉折,她那原本溫暖的記憶也開始向聽到的憎惡與仇恨之言後的悲痛轉變。
昴並不知道,在寒冰中被封印的他們,在那被冰封的時間裡究竟在想什麼。但是原本確實存在的愛蜜莉雅的幸福溫暖的時間,就那樣被厚厚的寒冰無情地封印了,直到現在也依舊沒有溶解的徵兆。
「……那些人們,究竟是為什麼會對愛蜜莉雅說出那樣的話語呢?就剛才我聽到的描述中來考慮的話,也就只有將那座森林冰封的……是愛蜜莉雅妳本人,才能說得通啊。但是,引發那種令人震驚的現象,當時還年幼的妳真的做得到嗎?」
「────我不知道。那個時候的我比現在還要不諳世事,不知道自己能夠做到什麼又無法做到什麼,只是一味的向著大家的好意撒嬌而已。但是……不借助帕克的力量就能獨自冰封一整座森林的力量,就算是現在的我也沒有吶。」
「有帕克在的話,就能做到?」
「────」
昴繼續追問著不安地訴說著的愛蜜莉雅,而她只是沉默著縮了縮下巴。
那份消極的肯定,大概就是對於昴把自己當作將森林冰封的人物,這種誤解抱有恐懼吧。但實際上昴並沒有這種想法。
這並非偏袒,只是純粹的順序上的問題。
「不用露出那麼不安的表情也是可以的哦,我並沒有像妳現在心裡想的那種想法啊。愛蜜莉雅與帕克的初見,是在大森林被冰封好久之後才發生的……那正是,百年以後的事情不是嗎?冰封和帕克還有愛蜜莉雅,順序完全相反了啊。」
「誒,嗯……的確,是這樣呢……」
聽完昴預估了自己心態的宣言,愛蜜莉雅說著明白了,有些安心地露出生硬而堅強的表情點了點頭。
抑制著想要對她的反應皺眉的衝動,昴在努力保持著平靜的表情交談著的愛蜜莉雅面前抱起胳膊。
────少許的違和感,在傾聽愛蜜莉雅不斷訴說的話語時也曾經出現過。然而,現在這個瞬間,昴是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強烈的違和感。
這也是當然的。菜月·昴在現在這個時間點之前,從未踏足過愛蜜莉雅的內心還有她的過去,只是單純地對她的外在表層有著寵溺一般的愛戀。
也因此,這也是對於昴而言,不得不從這裡開始的『試練』。
儘管昴已經失去了接受墓室內『試練』的資格,但自己是否還有站在愛蜜莉雅身前,在她的身邊,作為她的依靠和幫助的資格,昴的『試練』就是為了確認這點而存在的。
「我已經明白了,在墓室的『試練』裡,愛蜜莉雅妳看到的景色了……那麼逆向思考一下,愛蜜莉雅妳為什麼會覺得自己無法將之跨越呢?」
「那是……嗯,那個。」
愛蜜莉雅的視線游移彷徨著。那種反應並不是在迷茫是否應該回答,而是在尋找著將心中那曖昧的回答明確地化為語言的方式。
愛蜜莉雅對於『試練』的突破,並沒有明確的方向。僅僅才在第一次的挑戰中,她就被突然提問了自己長年的煩惱,而她現在就是在自己內心尋求著最佳的答案。
原本,墓室中的第一『試練』就是,對本應面對卻作出迴避的過去得出自己發自內心的回答────只要將那個回答展現出來,就能夠將『試練』突破,這就是艾姬多娜曾經說過的規則。
肯定也好,否定也罷,無論得出的是怎樣的答案都能夠成為突破口。
將愛蜜莉雅被親切對待自己的人們否定這個現實,作為悲傷的記憶而接受。而將這份及記憶放棄,就是突破第一『試練』的條件嗎?
放棄過去曾經棄置不管的記憶────又應該怎麼做,才能消除她內心的迷茫猶豫與悲傷痛苦呢?
昴無法向愛蜜莉雅做出明確的提示。然而,就算很勉強,但昴至少是跨越過第一『試練』,也曾接觸過第二『試練』,所以他能夠明白。名為艾姬多娜的存在的為人,僅僅通過幾次的交流,昴還是能夠有所瞭解的。
────『試練』應該是不會提出,對於挑戰者而言不可能跨越的問題的。
考慮到設置『試練』的艾姬多娜的目的,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艾姬多娜所欲求的是能夠滿足她的好奇心的,名為結果的寶物,那是只有在突破『試練』的瞬間才會更加閃耀之物。至少,那個魔女應該就是這麼想的。
而對於那個結果,挑戰者無論肯定否定,都能夠成為答案。
也就是說,愛蜜莉雅應該已經滿足了墓室內『試練』的通關條件。找到了那個條件,對於自己過去也做出了了結,這應該就已經是答案了啊。
考慮到這些的話倒不如說,有問題的並非『試練』本身────
「而且像這樣一直無法找到某種答案地去挑戰,也肯定只會得到同樣的結果啊。」
「────昴又是,怎麼想的呢?」
「…………」
「剛才的說的……關於『試練』,關於我的過去……聽到這些,你又是怎麼想的呢?應該怎麼做又不該做什麼,有像這樣想到什麼嗎?我,又應該怎麼做才好呢……」
一直沉陷其中。恐怕在昨晚,『試練』結束回到暫居之處後也是,就連睡眠的時間都被侵蝕著,她就是這樣在內心不斷自問自答著。
她正是將自己置於,會將自己逼至絕望的,能令意識消逝、精神損毀的思考漩渦之中。
「剛才愛蜜莉雅妳的確是說過,想要對從冰封中解脫的大家傳達感謝之情的吧?」
「嗯。」
「為什麼,妳會有這種想法呢?」
明明愛蜜莉雅就是從那些原本對自己親切的人們那裡,受到了堪稱殘酷的對待。
愛蜜莉雅又是為何會有希望拯救在寒冰中沉睡的他們的呢?
「在妳心中留下的最後的記憶,應該就是被他們否定的記憶不是嗎?被那些過分的話語指責著,被那些憎恨的話語咒罵著……儘管如此,妳又是為什麼會想要拯救他們呢?」
「────如果我現在對昴說一些過分的話語,你會產生不再幫助我的想法嗎?」
「────」
昴不禁陷入了沉默。
愛蜜莉雅就是用她那紫紺色的雙眸,誠懇地注視著昴。在她說出自己的想法的同時,她那浮現軟弱感情的雙眸中所包含的迷茫,消失了。
「雖然與大家在一起,回想起最後的記憶時的確會很痛苦吧……但是,就算是最後發生的事情,也無法抵消在那之前與大家一起度過的那段溫暖的時間。我與大家之間,也是有著許多美好的回憶啊。」
「…………」
「將那個事實遺忘,只去想著自己被大家傷害的回憶,像那樣將全部都否定,我認為這樣做是不行的啊。我希望把大家都拯救出來,然後再一次一起幸福地生活……雖然感覺這有些貪心,但我就是這麼想的啊。」
這麼說著,愛蜜莉雅用手摀住自己的嘴窺探著昴的神色。
她的那個表情在昴看來,就像是在恐懼著,不經意間說出內心中醜惡的貪婪而被輕蔑。
看著露出那種不安神情的愛蜜莉雅,昴思考著。
────不得不將那個願望當作是貪心,這就是她的生存方式嗎?
「────昴?」
「沒什麼,只是又想了想,事情正如,愛蜜莉雅所言啊。」
就算在最後接觸的時候,對方抱有著想要殺死自己的想法,但那並不意味著,至今為止積累的羈絆和回憶會就此消失
就算曾經被雷姆和拉姆像是要置自己於死地對待過,昴也會為了拯救她們而奔波勞碌。就算經歷過以王都為起點的輪迴,昴也一直堅持著同樣的想法。
就像昴的想法一樣,愛蜜莉雅她也是這麼想的────僅僅只是這樣而已。
「────」
然後,在感覺到安心感的同時,昴察覺了至今為止最大的違和感。
為什麼,至今為止的自己會沒有察覺到,那麼顯而易見的違和感呢?
「────昴?」
看著表情有些僵硬地看向自己的昴,愛蜜莉雅的雙眸疑惑地動搖著。雖然知道這會給她帶去不安,但昴還是無法取回平靜。要說為什麼的話,
────在愛蜜莉雅的心中,對過去發生的事情的回答早就已經找到了。
「────」
在冰封的艾力歐爾大森林中,曾經與她朝夕相處的妖精一族都在寒冰中一直沉睡著。愛蜜莉雅回憶起森林被冰雪覆蓋的那一天的過去,儘管遭受了自己相信的人們心中的惡意,卻依舊堅定地說著想要將他們拯救出來並且向他們傳達自己的感謝之情。
那正是,面對想要視而不見的過去,她所作出的能夠作為答案的決定。
承認了過去的自己的愚蠢,並向雙親告別,既然昴的這個決斷能夠滿足第一『試練』的突破條件,那麼愛蜜莉雅的這種決意也應該是足以被承認的珍貴的決斷啊。
然而現實就是,『試練』依舊沒有承認她滿足了通關的條件。
又或者說是因為昴把她搖醒,導致『試練』中斷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但是在至今經歷過的輪迴之中,在第一天之後────昴將愛蜜莉雅的『試練』中斷的那次之外,她接受的『試練』也都以失敗告終。
是因為對於提出問題的『試練』而言,愛蜜莉雅的答案並不合適嗎?
「但是,應該不會這樣啊……」
既然對『試練』做出裁定的是艾姬多娜的話,對於給出的答案是否滿意也要看魔女的心情嗎?但是,按照艾姬多娜的立場來說的話,她應該並非是重視給出了怎樣的回答,而是重視著是否回答才對。
無論是以何種形式呈現,否定挑戰者得出的答案也不像是她的風格。雖然並不像她的作風────假如說是真的,存在艾姬多娜她單純不接受愛蜜莉雅的答案的可能性的話,昴也是能夠想到一些可能的原因的。
然而,昴那想到了那個原因的心被苛責著。
畢竟如果承認了那個原因,也就意味著,『只有愛蜜莉雅』是絕對,不可能突破這個『試練』,這一推測的成立。
「像那樣的事情,怎麼能夠承認啊……拜託妳了哦,艾姬多娜。」
「昴,你怎麼了?我,又說了什麼奇怪的……」
「沒什麼,並不是愛蜜莉雅的問題啊。要說有問題的,也應該是出題者吶。……妳的確是說過要將寒冰溶解去拯救被冰封的大家,那些冰塊還沒有溶解嗎?在被羅茲瓦爾帶出來之前,妳和帕克兩人不是一直都在森林裡生活的嗎?去嘗試的時間和機會,應該有很多才對啊。」
儘管明白自己的問題略顯殘酷,但昴還是向愛蜜莉雅提出了詢問的話語。
在已經瞭解了愛蜜莉雅的過去的現在,昴提出的這個疑惑也意味著,讓她去親手將寒冰的封印解除,然後再次去接受獲得解脫的人們的憎惡。
愛蜜莉雅本人,應該也對此多次煩惱過的吧。她在自己抓著的皓腕上留下了指甲的痕跡,垂下了視線。
「雖然在帕克的幫助下嘗試過很多次……但還是沒能把寒冰溶解掉。」
「無法溶解掉,是因為精神方面的問題嗎?還是說,是物理方面的問題呢……」
如果是精神方面的問題的話,昴並沒有為此而責備她的打算。
無論是誰,都不可能輕易地去做那些,明知道會傷害到自己的內心的行動。
然而,對於昴的疑問,愛蜜莉雅以「應該是物理方面的問題」弱弱地回應著。
「那個冰,是比較特殊的冰……從表面上看很堅硬,想要將它融化也做不到。如果不是造成冰封的施術者本人去解除,或者用更加強大的手段,那麼只能拿它束手無策……所以,我才會接受羅茲瓦爾的提案……」
「提案……?」
「啊……」
看到皺起眉的昴的反應,愛蜜莉雅像是把不應該說的事情說漏嘴了一樣用手摀住了自己的嘴角。
然而,在沉默著注視自己的昴的面前,愛蜜莉雅也只能垂下了雙肩。
「羅茲瓦爾他……和我約定好了。」
「────」
「他帶來了一個徽章,然後讓我握住徽章……確認了寶石散發出紅光之後,他就說出了關於王選的事情,之後……他這麼說了,」
在森林中有能夠讓徽章發光,具備成為王選候補者資格的愛蜜莉雅存在,這也是在福音書上記錄的內容吧。
在腦中想像著帶著妖豔笑容的羅茲瓦爾,向著愛蜜莉雅伸出手說道────
『────只要妳能夠坐上王座的話,妳的那個想要讓這座森林的冰雪融化的願望也就能夠達成了吧。』
「……那種話,妳相信了嗎?」
「大概是因為束手無策想要尋求依靠的心情吧。雖然他並沒有告訴我,融化冰雪的詳細方法……但我還是接受了那個提案,和羅茲瓦爾一起離開了森林。帕克他……也沒有反對我做出的決定,只是什麼都沒說跟著我一起。」
「這就是,愛蜜莉雅決定參加王選的理由……妳曾經說過的,因為一己之私參加王選的理由就是……這麼回事啊。」
愛蜜莉雅曾經說過,自己與其他的候補者們不同,是因為一己之私而參加王選的。至今為止昴都在迴避著去瞭解詳情,而現在的昴也終於能夠理解當時這句話語的含義了。
「……你會對我,感覺輕蔑嗎?」
正在昴因為自己心中一直存在的一個疑惑得到解答而思考時,愛蜜莉雅突然低語道。
抬起面頰,愛蜜莉雅顫抖著櫻唇,膽怯地看著昴。
「其他的候補者們……明明大家,都是有著遠大的目標和出色的覺悟才決意挑戰王選的,而我卻是因為非常,非常自私的理由參加……」
「希望拯救村子裡的人們,這種心意我認為也是非常寶貴的啊。拯救人數的多少,並不會令妳的卓越之舉所散發的光芒變得黯淡。而且……妳在王選大廳裡說過的話語,也並非在說謊不是嗎?」
「王選大廳裡,我說過的話……」
「就是希望獲得平等的對待,啊。我並不認為那番話語,是妳在說謊啊。」
最初,那可能只是為了尋求自己內心中無法決斷的事態的解決方法。然而,愛蜜莉雅知曉了外面的世界,知曉著百年時間的漫長,經由不斷認知現在的世界,應該又有了不同的想法。
在王選大廳中她所說的話語,昴並不認為那只是敷衍了事毫無誠意的演說。
如果她的那個想法,那份希望贏得王選的心情直到現在也依然相同的話,昴就沒有理由也沒有資格去輕視、去貶低。
「所以說,就算不露出這種不安的表情也是可以的啊。我是愛蜜莉雅的同伴,就算來依靠我也沒有問題,這份心情從昨天晚上開始就不曾改變過。就算妳想借我的肩膀去依靠,我也只會堅定地說沒有關係啊。」
「啊……那個,昨天的事情是……」
「不要道歉啊,會顯得我有點悲慘的。嘛,我能夠對妳說的就是,我會一直待在能夠讓愛蜜莉雅碳依靠的位置上,隨妳利用隨妳使喚。儘管堅強的,孤身一人解決所有的愛蜜莉雅的確會很優秀,但稍微有一點軟弱的,在大家的支撐下前進的愛蜜莉雅不也是很好嗎?」
拍著胸口,昴略微放鬆了嘴角對愛蜜莉雅訴說著自己的想法,突然地,愛蜜莉雅也像是安心一樣地歎了口氣。然後,她就像將那份安心向全身擴散一樣晃動著上半身,
「總覺得,突然放心了啊……」
「畢竟妳才做了噩夢而且睡姿也不好啊。不要勉強自己,稍微睡一會兒也沒關係哦。我會什麼都不做地,只是在這裡守護著妳的。」
「雖然我對你說的『什麼都不做』,感覺好在意……」
在意著無關緊要的話語,愛蜜莉雅依舊搖動著自己的銀髮抵抗著睡魔的誘惑。看著睡意朦朧的她,昴伸出手指抵住她的額頭,輕輕發力讓她那纖細的身體躺到床上。
「啊……」
「好了啊,快點睡吧。」
昴不由分說地用手指對準了,仰躺在床上的愛蜜莉雅。
昴小心翼翼地將毛毯蓋在她那纖細的身體上,把自己原來坐著的椅子拉近了床沿,在能欣賞愛蜜莉雅的睡顏的位置坐了下來。
「畢竟一直在說話,腦中也一直在思考著,如果因為我的話語能讓妳有一點的安心的話……那就好好地休息一下吧。到了晚上,就又是不努力不行的時間了啊。」
「……像這樣地撒著嬌,真的好嗎?」
「不用在意啊。盡情像我撒嬌好了。就算在我的縱容下長滿蛀牙也沒有關係哦。」
(備註:撒嬌=甘えな;縱容=甘やかし;甜=甘い……所以會提到蛀牙)
看著聳著肩的昴,躺在床上的愛蜜莉雅輕笑著。之後愛蜜莉雅一直注視著昴,從毛毯中緩緩伸出一隻手,
「────手」
「嗯?」
「既然能夠讓我盡情撒嬌的話,能夠……握住我的手嗎?只是在我睡著之前的時間就可以了,不行嗎?」
「沒有問題啊,就交給我吧。」
輕握住愛蜜莉雅伸出的纖細嬌小的手,在手掌中感受著她那柔荑的纖細柔軟和潔白光滑,昴看著她微笑著。愛蜜莉雅也對昴還以微笑,聽從了昴的建議,輕輕地閉上了雙眼。
從她躺下到昴聽見她進入夢鄉的輕輕的呼吸聲,並沒有過去太長的時間。
「……真希望妳能夠做一些好夢啊。」
注視著在床鋪中,露出安靜的睡顏的愛蜜莉雅,昴伸出手指輕輕拂過搭在她的前額的幾根銀絲,之後,他的視線落在了直到現在依然握緊的雙手上。
如果能夠通過像這樣感受著他人的存在,讓她從夢中的孤獨裡稍微獲得一些解脫就再好不過了。在房間中獨自一人,不斷地被痛苦的噩夢折磨這種事,對這位少女而言實在是太過殘酷了。
「話說回來……還真是,知道了很多啊。」
就這樣輕握著她的手在椅子上坐直了身體,昴在自己腦中思考著剛才的談話內容。
愛蜜莉雅的過去,還有挑戰王選的理由。將她帶出森林的羅茲瓦爾的提案,還有被逼迫得走投無路只能接受那個提案的愛蜜莉雅。
而最重要的,就是愛蜜莉雅所面對的『試練』,還有本應已經找到答案的她卻沒有被承認的『試練』的真實意圖────這些都以尚未明晰的形式存在著,愛蜜莉雅就這樣陷入了沉睡,而昴則是依舊陪伴在這裡。
「────」
昴靜靜地注視著愛蜜莉雅的睡顏。
並不是因為對她那憔悴的樣子感到痛惜,才將狀況的解決推後。將不得不得出的答案暫且推後,像這樣半是強迫地讓她睡著,昴也是有自己的理由的。
會讓昴有這種想法的理由,實在是過於勉強────在清醒著的愛蜜莉雅身邊,昴應該也做不到那件事。
「但是,就現在的情況考慮的話……也只能這麼認為了啊。」
過去的輪迴的記憶,和剛才談話中令人在意的內容,還有其他的一些情況的證據讓昴意識到了那個可能的事實。能夠確認的方法只有一個,而現在昴就能輕易地使用那個方法。
然後就是,如果自己的這個想法是屬實的話,那麼毫無疑問就能夠成為打破眼前困局的一束光明────
深吸了一口氣,屏住呼吸。
傾聽著自己的心跳聲,昴為了確認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確,伸出了自己的手。
與輕握愛蜜莉雅的昴的右手相對的,昴的左手向著浮現出安詳睡顏的愛蜜莉雅的雪頸────向著那潔白的,纖細的雪頸緩緩伸出,然後。
「────你,其實並沒有沉睡吧。」
指尖感受到的,是冰冷而堅硬的觸覺。
感受著自己虛張聲勢一般的聲音,昴說出來組織好的話語。
在短短的沉默令昴內心的焦躁感越發強烈的時候────突然地,
「真是,多虧你能夠發覺吶。────我真是高興啊,昴」
從觸摸著的綠色結晶石中,傳來了直接在昴的腦中響起的,中性的精靈的聲音。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52101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6 篇留言

疾風雷雨
喔喔 是戰犯帕克 感謝樓主的勤勉

10-13 18:25

夏娜
帕克你這辣雞...

10-13 18:38

無關霜月
這帕克實在是太怠惰了 跟樓主的勤勉產生了巨大的對比

10-13 18:48

亞空
艾米陣營兩大戰犯

然後昴的直覺果然都很準啊~

10-13 18:50

Lino
糞隊友其之二

10-13 19:04

天命愛好者
帕克應該是被多娜多娜的契約綁住了吧…?

10-13 19:11

一瓶好喝的水
帕克明明也是為了莉亞好

10-13 19:47


就目前看來...感覺上帕克類似監督者...立場似乎傾向於莎緹拉...可能怕被多娜察覺,所以不敢出現...只要愛蜜莉雅死了,莎緹拉的願望(?)就不能達成,帕克就會把世界冰凍...

感謝版大的勤勉

10-13 20:08

凪のあすから
感謝

10-13 20:33

Guek
看來帕克股要跌了

10-14 10:58

NG的凱
應該是契約的問題,不過帕克真的也太怠惰了!

10-14 12:52

秋玥
「雖然我對你說的『什麼都不做』,感覺好在意……」

是 雖然你對我說 嗎?

10-14 16:54

伊歐
我對.你說的 加個於會比較通順一點而已

10-15 17:05

lifeagain
帕克.......看來有筆帳要好好算了

10-20 19:53

787877778787
帕克前面的劇情顯示有跟多娜簽訂契約

11-04 18:54

elle10368
肯定跟契約有關 前面平行世界 艾蜜莉雅跟貝魯吉烏斯戰鬥的時候 帕克不顧契約的結果就是自身消失 雖說是平行世界而不是現實但是應該也不至於會弄出一個謊言的世界 畢竟艾姬多娜只對過程結果感興趣 而且他也從不說謊(不過會利用事實的片段來誤導別人) 而創造出的世界是由試煉者本身的記憶推演出來的 而昴完全不知道帕克跟誰簽訂過甚麼契約 剩下來的肯定是由全知的艾姬多娜來補足 所以真實性非常可靠

11-21 13:4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2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90 『───對不... 後一篇:第四章92 『謊言』...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hh10120大家
奇幻小說更新!歡迎大家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