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3 GP

第四章90 『───對不起』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0-12 13:19:17│贊助:1,317│人氣:9638


────明明應該已經下定決心深入她的內心了,但在看到她那濕潤的雙眸中所浮現出的感情波紋的瞬間,昴感受到有強烈的後悔向著自己襲來。
剛才的那一句話,毫無疑問就是在將愛蜜莉雅內心的傷口────將她的傷疤剝開。是在對著她那尚未癒合的傷口,用擔心作為借口胡亂地抓撓著。
而說出這句話的昴心中的痛楚並不低於她所遭受的痛苦。
「墓室裡的『試練』,是看到過去發生的事情……那個,我是從大家那裡聽說的。」
「────啊」
儘管如此,為了尋求傷痛前方的存在之物,昴繼續踏足她內心的更深處。
緊咬薄唇的愛蜜莉雅的表情動搖著,她那顫抖的眼神讓昴更加緊緊地直視著。
將關於自己直接接受過『試練』這一情況暫且保密。也不去說昴能夠做到的話愛蜜莉雅也能夠做到,這種草率的發言,而且最關鍵的是現在的昴已經沒有接受『試練』的資格了。這是昴在隨意地說謊,就算被這麼想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與其讓事態變成那樣,不如就真摯地將,自己為愛蜜莉雅著想的感情傳達給她就可以了。
「所以說,愛蜜莉雅會鎩羽而歸的理由,我認為也和那個有關。煩惱和痛苦,妳肯定是想要一個人藏在心裡……然後帶著那些負擔,妳在今晚也會去挑戰『試練』吧,我還是能夠明白這點的。」
「────」
在回歸的四次的世界中,愛蜜莉雅從未因為『試練』的內容而去依賴過昴。那也有昴認為她並沒有接受『試練』的必要,甚至有一點在蔑視她的挑戰權的想法的原因,而且愛蜜莉雅主動向昴說明的機會也從未到訪過。
關於前者的問題,在目前只有愛蜜莉雅能夠挑戰『試練』的現在已經算是解決了,而關於後者的問題,現在這個瞬間就將得出結果。
聽著昴的話語,表情僵硬的愛蜜莉雅低下了頭。
在她那有著長長睫毛的雙眼,完全離開自己的視線之前,昴繼續著自己的話語。
「即便如此,啊」
「────」
「妳所背負的讓妳不堪重負的負擔,能夠稍微讓我也分擔一點嗎?如果有著恐懼於面對的過去的話,能夠讓我站在挑戰著過去的妳的身邊嗎?」
正在低下的頭停下了,愛蜜莉雅慌張惶恐地再次看向了昴。
昴不能讓她的雙眸中映出存在不安和軟弱的自己。因此,昴毫無根據地擺出自信滿滿的姿態,挺起胸膛接受著愛蜜莉雅看向自己的視線。
毫無根據地偽裝出自信,昴對於這種事情還是很擅長的,
「回想起來的話,我到現在對愛蜜莉雅還什麼都不瞭解啊。我喜歡著妳。當然也超喜歡妳的容顏,而在一起度過的時間中接觸到的,妳的內在我也無法抑制地愛戀著。」
「────」
「就像這樣,我能夠挺著胸膛說著,我喜歡在我眼前的現在的妳。然而,妳在成為現在的妳之前究竟經歷過什麼,究竟有過怎樣的思考,究竟在想著什麼……關於這些,我什麼都還不知道。我也曾經以為自己沒有機會,也沒有必要去知道。曾經認為比起過去的事情,還是更加珍惜現在和未來比較好。……但是,」
「……但是?」
「現在的妳就處於,不得不回頭面對自己的過去的情況中,既然妳說在那個場所孤身一人會有難以承受的恐懼……成為現在的妳的契機,在妳必須面對的未來中,能夠給我與妳並肩作戰的資格嗎?」
畢竟昴能夠代替愛蜜莉雅去為她承擔降下的苦難的資格,已經被取消了。
那麼昴希望能夠得到,在愛蜜莉雅因為疲憊即將倒下的時候,能夠在她身邊支撐著她,能夠讓她依靠的資格。
儘管這可能不過是自我安慰,但用那個安慰拯救她的內心的瞬間,肯定是會存在的。
「────」
昴耐心地等待著,一直保持沉默的愛蜜莉雅的回答。
愛蜜莉雅的雙眸開始動搖了,她的眼神中傳達出她內心的激烈的糾結。迷茫與困惑,罪惡感與自我厭惡。各種各樣的感情在愛蜜莉雅那纖弱的身體中混亂著、奔湧著、破壞著。
終於,愛蜜莉雅低聲開口,
「昴,昴的存在是……那個,只要在我的身邊,就能夠成為我的幫助了……所以說,再繼續給昴添麻煩什麼的……」
「我並不會將愛蜜莉雅給我添的麻煩當作麻煩。能夠為了妳做到什麼事情,對我而言就意味著幸福了啊。在妳感覺困擾,想要有人能夠對妳伸出援手的時候,我希望我能夠成為,最初向妳伸出手的那個人,我就是這麼想的啊。」
「────」
昴對著露出脆弱的聲音,想要逃離自己的提案的愛蜜莉雅再度,宣告著。
只要愛蜜莉雅沒有露出發自內心去拒絕的姿態,昴就沒有在此退縮的打算。本來,昴就已經有著自己是在涉及她並不想說出的內容的自覺了。現在的昴的覺悟,已經不會因為她表現出消極的態度而動搖。
如果沒有這樣的覺悟的話,昴也不可能與羅茲瓦爾簽訂那樣的契約。
內心依舊處於糾結之中的愛蜜莉雅她,用力地眨了一次眼睛向下看去,
「昴是……」
「────」
「昴是,不相信我的……」
應該在那之後繼續的話語,並沒有從愛蜜莉雅的口中道出。在即將說出的時候,那卑怯的話語就已經被她自身的高潔本質而否定掉了。
對方向自己訴說真心,卻懷疑這份信任感這種事情,對於人來說是值得羞愧的行為。
過去曾經有過的,昴因為不堪重負而向愛蜜莉雅傾吐著自以為是的話語,那種行為也正是如此。
而沒有將那種話語說出的愛蜜莉雅的精神就是這樣,即便被逼至絕境,依舊保持著高貴。
也因此,昴並沒有因為聽到剛才的話語而做出回應或是刨根問底,而愛蜜莉雅則是像在後悔自己的發言一樣垂下了雙肩,
「……你想要問什麼,就問吧,昴。」
「…………」
「從我的口中說出來的,肯定只有支離破碎的話語。……所以,就由昴,你來提問吧,」
「……真的可以嗎?」
「────嗯。那肯定是,對於我來說的,另一個『試練』。」
像是放棄了一般的聲音,看著露出虛幻脆弱的微笑的愛蜜莉雅,昴在一瞬間,說不出話來。
之後像是為了清醒一樣搖了搖頭,昴像是要改變氣氛一樣用手指指著床鋪。
「總而言之,可能會是一段漫長的對話,還是先坐下吧。」
「……是,呢。」
愛蜜莉雅擺正了身體坐在床上,而昴則是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了她的正面看向她。
用手整理著因為睡眠而略有褶皺的衣服,愛蜜莉雅等待著昴的話語。
然後就在她等待的時間裡,昴因為重視這談話的關鍵性,一開始猶豫了數秒來思索從何問起,之後他組織出了自己的話語。
「在墓室的『試練』中,愛蜜莉雅你究竟看到了怎樣的過去?根據我從經歷過的人那裡聽說的情況,那個……應該是對自己來說的,讓自己後悔的記憶吧。」
為了不讓她察覺這是自己的親身經歷,昴斟酌著話語道出了問題。
第一場『試練』是去面對自己的過去。然而,昴所見的過去並非『實際發生的過去』。對昴而言的後悔的證明,就是在原來的世界的家人面前,以過去抱有的罪惡感本身作為舞台,將一個嶄新的自己展現出來。
那麼,對於愛蜜莉雅而言,『試練』又會呈現出怎樣的形式呢?
聽完昴的提問,愛蜜莉雅濕潤了一下自己乾燥的嘴唇,
「我……我所看到的過去,大概……是我沉眠之前的記憶。」
「────?沉眠之前……?」
「嗯,就是沉眠之前。那是曖昧模糊的,並不清晰的記憶……但在那裡看到的我還很年幼,所以一定就是這樣。」
像是在回溯自己的記憶一樣閉著眼睛,擺出像是在確認什麼的姿勢的愛蜜莉雅的回答讓昴產生了困惑。
昴能夠理解小時候的自己,這種描述的含義。既然『試練』是映出過去之景,回溯時間讓現在的自己去面對幼時的自己這也是可能的。
然而,沉眠之前────這樣的描述,昴並不能理解。
「稍等一下。那個,沉眠之前又是怎麼回事?這是與在晚上,普通的睡覺有不同的含義嗎?」
「嗯,不一樣。沉眠之前指的是……我在森林的大樹中,一直被冰封著沉眠之前的事情。所以說是很久,很久之前的故事。」
「冰封……這。愛蜜莉雅,這又是怎麼回事啊?」
是在故意說得難以理解嗎,這就是讓人會有如此疑惑的,與上下文毫無聯繫的話語。然而,光是在腦中想像,昴都覺得自己背後發涼百爪撓心。
感受著那股焦躁感衝擊著自己的內心,昴努力維持著自己的平靜,
「回答我吧,愛蜜莉雅。在大樹之中,被冰封著,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
「────」
略微停頓了一下,愛蜜莉雅抬頭看著昴如此說道。
「我,與森林中的大樹一起,一直被冰封著。在帕克發現我,並把我解放之前,就那樣一直,一直……在那悠久的時間中。」

※ ※ ※ ※ ※ ※ ※ ※ ※ ※ ※

『────終於,找到了啊。』
────是誰?
『抱歉,抱歉啊。讓妳孤單一人,真是抱歉。一直在尋找。一直一直,一直在尋找著妳,一直不停地在尋找啊。』
────這裡是,哪裡?好,冷啊。
『馬上就讓妳解脫出來。在這麼寂寞的地方,孤身一人……為什麼這孩子要被這樣對待呢……為什麼,我就是在這麼漫長的時間,一直尋找著這孩子……』
────吶,是誰?為什麼你在,哭泣呢?
『────妳是,比誰都要惹人憐愛的存在啊。所以,能夠再次相見真的非常高興啊。』
────如此地,高興嗎?
『就是這樣啊。我就是為了妳……為了和妳見面,才重獲新生的啊。』
────您是,誰?
『我是……我是,對妳而言第一位的同伴啊。是最為,最為珍視妳的,同伴啊。』
────那麼,您就是,我的。
『────嗚嗯,對了。就是這樣。所以,就從今天開始,我就是妳的家人了。從現在這個瞬間開始,我不會再讓妳孤單一人了。────我對此,起誓。』
────是這樣嗎?那麼,那麼的話……

※ ※ ※ ※ ※ ※ ※ ※ ※ ※ ※

「────真的是,很高興啊。」
以手抵胸,愛蜜莉雅回憶著那個幸福的瞬間。
聽著她的話語,昴突然覺得自己的口中快速乾燥起來。
在冰封中沉眠的愛蜜莉雅。
在她的故鄉存在的,祈禱之大樹。與大樹的樹幹一起被冰封著,愛蜜莉雅在經由帕克之手獲得解脫之前的時間,就是在那裡度過的。
究竟是,經過了多麼漫長的時間呢────?
「愛蜜莉雅,妳曾經生活的那個地方,是被稱作艾力歐爾大森林的場所嗎?從很久以前就被冰封的那個森林,還在逐漸擴大著冰封的範圍……」
「嗯,就是那裡。自從我醒來之後,那座森林就被稱為冰封森林了。────在我沉眠之前,和大家一起生活的時候,那裡從未下過雪,只是一個被明亮的陽光和翠綠包圍的,溫暖而祥和的場所。」
「翠綠……不對,比起那個來說,妳說的大家指的是?」
那是昴僅只稍微聽說過的土地。關於艾力歐爾大森林的過去和經歷昴並不知道。所以,昴詢問了自己在意的另一個部分。
「大家就是,在森林的村子裡一起生活著的……妖精的大家吶。」
「妖精的……也就是說,在那裡也有愛蜜莉雅的家人在一起嗎?父親和母親……該不會,還有兄弟姐妹們也都在嗎?」
「────」
看到因為自己的話語雙眸中溢滿哀傷的愛蜜莉雅,昴再次意識到自己無意識地說錯話了。
曾幾何時愛蜜莉雅應該說過了啊。只有在身邊的帕克,是對她而言像是親人一樣的,唯一的家人。
考慮到這點的話,明明就應該知道她的家人應該是以某種形式消失了才對。
「抱歉……我並不是那個意思……」
「沒關係哦。我也知道,昴是在擔心我。……但是,森林中並沒有我的家人。雖然村子裡的大家對我都很溫柔,也經常對我露出笑容……但有血脈相連關係的家人,在那個森林中並不存在。」
「……並不存在,那麼,妳的父母呢……?」
對於昴的追問,愛蜜莉雅搖了搖頭。
之後她像是想用指尖碰觸什麼東西藉以排解自己內心的傷悲,開始撫弄自己被編成三股辮的髮尖,
「自從我懂事的時候開始,父母就已經消失不見了。當時的我也並沒有認為這件事有什麼奇怪之處,也沒有過多地去在意……但是,還是有一位像是母親一樣的人物存在的。非常的溫柔、堅強、帥氣……那樣的人物,還是存在的。」
「────」
「但是那個人也好,大家也好……在我陷入沉眠的時候,都和我一樣沉睡了。直到現在他們依舊在艾力歐爾大森林中,進行著無法覺醒的沉睡。」
「────什!?」
愛蜜莉雅就像是在訴說著與自己無關的事實一樣,用淡然的語氣說道。聽完那個內容的昴就像是喉嚨被堵住了一樣,愛蜜莉雅並沒有在意他的反應繼續訴說著。
「我,自從醒過來之後就一直,與帕克一起守護著像那樣沉睡著的大家。為了有朝一日,當像我一樣從沉睡中甦醒的人出現的時候,能夠讓他不會對自己的所處的情況一無所知……就是抱著這樣的想法,一直待在了那裡。」
「……請稍等一下啊。」
話語內容中的情報量過於豐富,昴的頭腦有些來不及整理了。
在艾力歐爾大森林中,愛蜜莉雅第一次見到下雪的日子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就我所知,艾力歐爾大森林最初被冰封的時間的確是……沒錯,應該是一百年以前發生的事情啊。那麼妳又是如何得知,王選之類的事情的呢?」
「嗯。我也是,在宅邸裡學習時得知了這些事實的時候,我也是很驚訝的啊。」
「也就是說,愛蜜莉雅妳,在艾力歐爾大森林開始被冰封的時候,妳也正好在場是嗎?那麼妳知道,冰封的原因嗎?」
「────唔,我並不知道。」
搖著頭,愛蜜莉雅對昴的提問作出了否定的回答。
看著皺起眉頭的昴,她露出了有些悲傷的表情垂下了視線。
「真的是,不知道啊。在那個時候,發生了什麼……對此記憶完全不清晰。那時還小,還有當時很恐怖,我只能記得這些。但是,因為我就像那樣一直沉眠著,所以就連那份記憶都很模糊了……」
「當時還很小,類似的話語從剛才開始就聽到過好多次啊,那當時愛蜜莉雅妳大概是幾歲呢?」
「……我記得大概是,七歲左右。」
「七歲……妖精年齡的計算方式,可以認為和人類是一樣的嗎」
愛蜜莉雅點頭肯定了昴的疑問。
一般來說,年齡是隨著年數的增長而增加的。妖精是作為長壽種族而聞名的,而作為半妖精的愛蜜莉雅也是一樣。話雖如此,就算是長壽的妖精也有剛剛誕生沒有多久的時候存在,所以也沒有理由和資格去責備當時才七歲的幼時的愛蜜莉雅。
如果只是單純地計算的話,愛蜜莉雅現在應該已經是七加上一百多歲的年齡了。
「那種程度的年齡差距,就算現在察覺到也算不了什麼啊。既然對方是異世界人,那種擔心就毫無意義啊。」
「……昴,怎麼了嗎?我有說什麼,奇怪的話嗎……」
「沒有說,沒有說。只是稍微有點,意識到我和愛蜜莉雅之間存在的年齡差距而已啊。」
為了整理思緒和調節氣氛,昴說出了打趣的話語。好像是沒有完全察覺到昴的那個意圖,愛蜜莉雅也只是略微放鬆了一下擺出嚴肅表情而僵硬的臉頰,並對著昴的話語說道「是這樣吶」輕歎了口氣。
「但是,因為我在沒有意識地沉眠的時間很長,所以並沒有太多自己已經成長到與實際年齡相符程度的自信吶……」
「是,這樣嗎?雖然我也不是很清楚妖精的成長速度,以人類的標準去看的話,我認為已經足夠了哦。」
若無其事地注視著坐在床上的愛蜜莉雅,昴安慰著露出些許擔心表情的愛蜜莉雅的不安。
手腳修長,身體的起伏也已經很有女人味了。略帶憂傷的紫紺色雙眸還有夢幻一般的容顏,這些都完美構成了存在於少女與女性的狹縫之間的神秘的美貌。
愛蜜莉雅作為一名女性成長得已經很好了。
不過,昴的這種感想,與愛蜜莉雅自身的不安有點本質上的不同。
愛蜜莉雅說著「有點不對吶」然後搖了搖頭。
「讓我沉眠的寒冰,並非停止時間的流動而僅僅只會讓意識陷入沉睡。所以就算在寒冰之中,我的身體的成長依舊在繼續著。在剛剛甦醒的一段時間裡,因為身體與沉眠之前大不相同,有點不熟悉身體的支配方式,在很多事情上都失敗過吶。」
「是那樣的冰封……是這樣啊,的確是有這樣的弊端啊。」
在沉睡之前還是幼小的七歲的身體,甦醒的時候身體就已經完全成長了,那麼的確會招致混亂啊。
在漫畫或者動畫裡,只有肉體成長為大人的孩子這種類似的展開也是很常見的,但那並不是能夠輕易就適應的。大腦對身體的認知無法吻合,像愛蜜莉雅那樣經歷各種困難那也是理所當然的發展。
「被羅茲瓦爾帶出森林之後,我就在外面學習著……當知道自己沉眠了近一百年的時候,我被嚇了一跳。畢竟沒有想到我在那麼漫長的時間裡,一直沉眠著。」
「在冰塊裡還能繼續成長什麼的,如果是像妖精這種長壽種族以外的傢伙被同樣封印在冰塊裡的話,那基本上就全卷終了啊……」
這麼說著的昴突然有一種,自己在剛才,聽到了無比重要的事實的感覺。
閉上雙眼,昴靜靜地在自己的腦海中進行著數字的組合運算。計算著,加減著,然後為了進行確認又多次重新計算,然後昴心中的疑問就向著疑惑轉變了。
「愛蜜莉雅妳,剛才……的確是說過自己沉眠了將近百年吧?」
「嗯,是這樣沒錯……?」
「然後就是,在沉眠之前,妳大概是七歲的樣子吧?」
「嗯,沒有錯。昴,你有什麼……」
「愛蜜莉雅,自從妳被帕克弄醒之後,已經過了幾年了?」
至少,她被羅茲瓦爾帶出森林,就昴所知是在大約半年前發生的事情。而在那之前的愛蜜莉雅就一直和帕克一起,生活在艾力歐爾大森林裡的話。問題就在於她的沉睡,甦醒,還有直到與羅茲瓦爾見面的時間了。
聽完昴的疑問,愛蜜莉雅保持著複雜的表情,手指觸摸著自己的櫻唇,
「……大概,是七年或者六年的樣子……吧。」
「────」
聽到愛蜜莉雅的回答,昴的內心誕生的疑問變成了確定。
然後那個事實,化為了震驚在昴的全身奔走著。
誕生之後長到了七歲,之後沉睡了近百年,然後在七年前甦醒。
那也就是在,意味著這件事情啊。
────愛蜜莉雅她,實際年齡大約107歲,外觀年齡則是18歲,然後,精神年齡只有,14歲。
「實際年齡、外觀年齡、精神年齡……全部都,錯位了……」
這是只有身為妖精有可能實現的,本來的話根本不可能出現這種年齡的三重差別。
而在昴的心中,至今為止愛蜜莉雅的行為中存在的許多疑問點,也都能夠因此說通了。
作為存活了百年以上的妖精卻有些不熟悉人情世故,儘管看上去很正常,但無法否認地能感覺到她應對他人的經驗有些不足,有時還能夠看到,因為她洋溢著的孩童氣息的舉止和態度而表現出的,顯眼的可愛之處。
這些也全都是,她的人生的一大半在寒冰中度過帶來的弊端。
「14歲什麼的……不是和菲魯特沒什麼區別嗎……」
為什麼這樣的少女,卻不得不背負如此重大的責任呢。昴對所謂的王選的安排,還有對羅茲瓦爾本人產生的焦躁感越來越強烈了。
然後,昴反省著,明明自己只是想改變氣氛,但拋出的話題卻意料之外地脫線了,這個事實。然而,昴拋出的這個話題其實也並非與自己的主要疑惑毫無關係。
「妳剛才說過,自己並不知道森林被冰封的理由了吧。那麼,妳在『試練』中有看到了什麼呢?難道不是看到了那模糊曖昧的……冰封之前的記憶嗎?」
「……應該,就是這樣。我所看到的那個景色肯定是,在我沉眠之前的……真正存在過的時間裡的記憶,我就是這麼認為的。」
「既然妳會如此恐懼那份記憶的話,果然在那份記憶裡出現了將妳和其他妖精們都凍住的某種存在,而妳就是在無意識地拒絕著……」
「────不是」
「畢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妳會如此恐懼不是嗎?『試練』展現出來的應該就是,對於當事人而言最大的悔恨。那麼,愛蜜莉雅妳所看見的也……」
「我已經說過,不是了啊────!?」
構想著自己的推測,在不經意間言辭激動起來的昴,因為愛蜜莉雅的悲鳴而冷靜了下來。
儘管愛蜜莉雅她也立刻,像是在後悔自己的悲鳴一樣眨了眨雙眼,但她的眼神中依然有著無法消除的迷茫,之後的她用泫然欲泣的表情看向了昴。
「我在……『試練』展現給我看的,並不是那樣的事情。那種東西,我並沒有見到。……我,我看到的是……」
「愛,愛蜜莉……」
「────惡魔之子」
毛骨悚然地,就像是背後被放入一塊冰一樣的銳利的寒氣,貫穿了昴的背後。
雙手掩面,愛蜜莉雅隱藏了自己的表情。而在那看不到的容顏的對側,無情的話語用冷靜的聲音繼續著。
「災厄之種。銀色的禁忌之子。不應該誕生的生命。憎惡之源。無法被原諒的靈魂。惡魔。────魔女之女。」
「────」
「被溫柔對待著我的大家,被對我露出過笑容的大家,在冰冷的風雪之中,我就是被這樣地指責了,然後……」
卡嗒卡塔地,愛蜜莉雅的手足,她的全身都在微微地顫抖著。
在『試練』中需要面對的,是本應遺忘在沉睡之前的過去。只是回憶起那毫無掩飾的惡意,她的身體就被無法抑制的悲傷襲擊著。
「之後發生的事情,因為已經被冰封所以並不記得。但是,我沒有辦法再次遺忘,直到現在,大家依舊在寒冰中詛咒著我這件事。一直都像那樣,永無止境地詛咒著。」
「────」
「所以我,想要將大家從寒冰中解放出來……然後,想要向他們道歉。」
露出了泫然欲泣的表情,愛蜜莉雅就像是看到了,並不存在於此處的人們而抬起了臉頰,靜靜地低下了自己的頭。然後,


「給你們添麻煩了,真的對不起。────我,最喜歡大家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51017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5 篇留言

高橋真夜

10-12 13:23

Guek
感謝大大嗚嗚…QQ

10-12 13:46

賣萌仔
勤勉

10-12 13:49

凪のあすから
終於等到了謝謝大大

10-12 14:00

豪豪
「嗯,沒有錯。昴,"妳"有什麼……」

轉性的昴

10-12 14:03

Nic
感謝勤勉的大大們இдஇ

哇~這話的發展幾乎可以確定EMT肯定跟莎緹菈有關了啊

10-12 14:22

Sjw
這段跟冰之森那怎麼不太一樣@@
冰封的原因變成不知道
還有昴不是有聽過一些經過了,這裡看起來也像是第一次聽到

10-12 15:19

Safe
有個小疑問: 7歲被冰 + 100年時間 + 被帕克叫醒經過7年
實際年齡應該最少114,為什麼昴算是107?

雖然外觀18就夠了....(誤

10-12 16:10

淋しくて
這段經常有人搞混
是『現在』的100年前被冰凍,不是『甦醒前』的100年被冰凍10-12 16:19
淋しくて
是沉睡了『近百年』,不是沉睡了『一百年』10-12 16:22
Safe
瞭解了!!! 非常感謝

10-12 16:29

dragon0427
所以跟emt是合法的嗎(X

10-13 16:57

Mickcy
忘了簽到 怠惰了

10-13 17:21

marcoaaa
18歲騙14歲的 難怪讓他收了XD

10-14 11:42

787877778787
把女主角身世放到這麼後面才解釋,能感受到老賊惡意

11-04 18:41

elle10368
樓上 之前昴都是聽別人說的片段 真正問艾蜜莉雅是第一次吧而且詳細內情應該也只有他本人最清楚了 你這樣就像昴 最後自以為了解了結果就自說自話 連當事人愛蜜莉雅說不是還是繼續說 自認為已經了解事實 既然本人都說不是除非有證據或從中發現了矛盾拿出來討論不然應該要基於信任把本人說的話當第一考量才對[e28]

11-21 12:08

乂阿國乂
文庫版寫愛蜜莉雅被冰封了100年左右,沒有強調100年"前",所以實際年齡約114歲。

07-13 01:1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3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89 『雪之記憶』... 後一篇:第四章91 『虛偽的沉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ei0315970大家
勇造更新惹 覺得很正((自己覺得www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