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達人專欄] 《核煉:閃燄使者》第二十三章 雨中決戰

作者:時零│2016-10-12 11:04:05│贊助:0│人氣:43
    恐懼、訝異、內疚感,還有許多情緒在我的心中翻騰,讓我此時的心情很複雜。

    「如果沒有殺這隻狗,牠就不會被利用了。」我說,冥宙這次難得地沒有回嘴。

    這三個人出現時處的位置就在我們走過的路上,我猜他們也跟我們走同一條路,然後發現了狗的屍體。我明明把牠藏得好好的,為什麼會被發現?

    殭屍狗撲向我,並張開血盆大口。我利用行星攻擊牠的肩膀,強力的撞擊使牠偏離原本的方向而沒咬到我。

    控制屍體的帶原者指向冥宙,牠在地上滾了一圈後朝她飛奔而去。也許這個人的異能不需要用手碰,就能使自己附近的屍體成為殭屍。這隻狗是骨架非常大的狼犬,可是因為挨餓多時而顯得骨瘦如柴;如今也許是因為異能的影響,牠看起來比活著的時候魁梧許多,這才是牠該有的正常體格。

    我跑過去支援冥宙,這時那個金屬人擋在我們之間,用金屬拳頭打向我。我的恆星即將朝他的臉放出火焰。

    二打三對我們不利,我心想,現在這個距離,用超新星絕對能把他的頭炸飛,這樣敵人就少一個。

    這個想法從我腦海升起,又很快消失了。我沒有使用超新星,而是用普通的星炎噴向他的臉,噴到一點不會要他的命。

    他馬上躲到一旁,我趁機從他身邊跑開。

    冥宙已經跟殭屍狼犬開打了。她揮舞長鞭罩住自己的周圍,使其無法接近,等我離她近一點之後發現那不是藤蔓,而是剛才用來威脅我的有刺玫瑰,只是花莖跟鞭子一樣長,用異能摧動的刺鞭無視花刺造成的空氣阻力,速度與破壞力兼具,殭屍狗只有被擋在外面的份。

    牠發覺到我過來了,便將目標轉移到我身上,在牠跑向我的同時我抄起地上的一根木棍,朝牠使勁揮去,啪!木棍碎成兩截,殭屍狗看起來卻跟沒事一樣。我趕忙跳開,躲過了牠的撲擊。

    但也讓牠前進的方向偏掉,一時之間我們互相處於對方的背後。我轉過來對向牠,發現他後面的金屬帶原者已經追上來。他繞過我,直接衝向冥宙的玫瑰鞭陣,硬生生地擋下玫瑰刺,冥宙發現不妙便加緊攻勢,但是刺莖對在他的金屬皮甲上只能留下淺淺的刮痕。同時我也在和狼犬對峙,我用一顆行星拋向牠,牠似乎領略了行星的移動軌跡而輕易閃過。

    最後在玫瑰鞭打向他的胸部側面時,他將手臂一夾,用腋下夾住了玫瑰鞭,原本揮得呼呼有聲的攻勢戛然而止。冥宙試著把鞭子拉回來,但她的力氣遠不如金屬人。正當她打算召喚其他植物時,那隻狼犬放棄和我的打鬥,趁機撲向冥宙,並張開充滿獠牙的大口。

    冥宙見狀,馬上放開玫瑰鞭,側身避開殭屍狗的攻擊,卻也因為緊急閃躲而跌倒。「冥宙!」我跑向他們那裡。

    「妳沒事吧?」我焦急地問,並將她扶起來。雖然狼犬沒咬到她,但牠的爪子仍然劃到冥宙的大腿,只見雨衣跟褲子被劃開,裡面的肌膚卻萬幸地沒有受傷。

    狼犬伏低身子,一邊低吼一邊望向我們。我轉頭望著牠。牠大吼一聲朝我衝來。我將手掌對著牠,恆星在我掌前燃起。

    看著牠的臉,我別過頭。把你害成這樣,我很抱歉。

    星炎放射出來,紫色的火焰瘋狂地吞噬牠,把殭屍狗燒成一顆巨大的火球。

    離我們有一段距離的帶原者上司,領著屍體帶原者朝我們走過來。他用指尖變成槍口的食指對著我們,開始瘋狂掃射。我像之前一樣用恆星火焰張出防護屏自保,冥宙直接躲到比她高大的金屬帶原者後面,後者用雙手擋住面部且文風不動。

    這次擴散開來的星炎也很忠實地替我推開所有子彈。那個人發現槍彈對我們沒用,於是朝我走來。

    金屬人似乎沒發現躲在他後面的冥宙,他也掄起拳頭跑向我。我此刻處於背腹受敵的情況,一滴冷汗自我額頭滑下。

    這時,帶原者上司對著金屬人舉起手。「滾。」他說:「去對付那個女的。」

    之前跟火山帶原者等人打鬥時我和他們說過話,但他們完全不理我,不過金屬帶原者卻老老實實地聽從那個人的話,轉頭對向冥宙,後者的衣袖爬出藤蔓。

    帶原者上司越來越近了,我也看清楚他的容貌。我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這種相貌,他的長相非常的……平凡,平凡到一點特色也沒有,黑色的頭髮,深棕色的眼睛,與我一樣是普通的亞洲男性外表,救連身材也是不胖不瘦的勻稱體格,看起來比我大一兩歲。

    「植物跟火球……不對,是太陽。」他說的同時扳動手指關節,一臉輕鬆寫意。「你該感到驕傲的,能讓我想單挑的人少之又少,這是對你的賞臉。」

    說完,他猛地旋身,朝我送來一記中段踢。我沒想到他會想打肉搏戰,不過這比槍彈好對付,我用恆星擋住他的踢路。

    我本來打算在他收腳──如果沒被燒到的話──時用星火燒向他的衣服,或是灼傷他的皮膚。從上次在這附近的盆地對抗帶原者時,我就有想到這一點:儘管帶原者們現在是在全臺綁架核變人的禍害,但他們變成帶原者之前都是無辜的,所以可以的話我絕不會殺他們。

    可是這些利用普通核變人的罪犯,沒有手軟的必要,對手是他的話,就算要幹掉我也不會……

    ─────

    沒有頭的屍體倒下,斷頭處呈焦黑狀。倒在地上的我。周圍目瞪口呆的張博瑞和一群流氓。

    ─────

    三年前的記憶又出現了。我眨眨眼,景像回歸現實。該死,這個回憶在我國二後就沒想到了,我冒出一身冷汗。

    剛才所有的想法都發生在一瞬間,而那個人的踢腳還沒結束。他的腿竟然直直穿過恆星,結實地擊中我的左腰。疼痛在被踢的地方炸裂開來,我按著左腰退後幾部,忍不住痛得單膝跪下。他看起來一點也不壯,這一腳卻蘊含著摔角選手才會有的力量。

    我在疼痛的同時勉強望向他的右腳,因為被雨沾濕而且碰到的時間甚短,他的褲子完全沒有燒起來,但即使如此,他的腳也直直穿過恆星了啊!為什麼看起來不痛不癢?

    我搖搖晃晃地站起來,他好整以暇的慢慢等我。我太疏忽了,這個人敢赤手空拳的跟我打,就一定有能成功的依據。我本來以為他的異能就是把自己的手變成槍,不過看來沒這麼簡單,我想想,這個人的皮膚不怕燙,而且擁有超強的腿力,他沒有任何雨具,衣服跟頭髮早就淋濕了,但看起來完全不受影響……

    「你的能力就是把身體變成各種機械,對不對?」我問。以前在與不認識的核變人部良少年槓上時,我在猜測他們的能力後都會問是否正確。其實有腦袋的人都知道,把自己的能力洩漏給敵人是很不利的事,可是我以前的對手都會很老實的承認,因為敢找人打架的壞學生一定都很以自己的異能為傲,有些我猜錯的甚至會直接講出來。我相信眼前這個犯罪組織幹部沒有像不良少年那麼白癡,但還是想賭賭看。

    帶原者幹部的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你的腦袋沒我想像的笨。」我沒等他說完,就製造出一顆行星飛向他。既然不怕高溫,就用砸的吧。

    機械男孩看準寒冰行星,在即將砸向他的那一剎那一拳揮出,把冰星打得粉碎,化成消散在空氣中的一把冰屑。他的拳頭也沒有一點受傷,看來這個人的機械身體也有鋼鐵的硬度,跟旁邊那個金屬人有得拼。

    就在這時,一陣咆哮聲從機械男孩身後傳來,我向那望去,卻驚訝得心臟差點從喉嚨跳出來。

    機械男孩發現我臉色有異,也向後看去,他哼了一聲。「哦,對。」

    ─────

    「你以為用火就能把他製造的殭屍殺死嗎?」機械男孩吹了聲口哨,富饒興味地看著烈火纏身的狗。這隻狗和剛才一樣威猛地咆哮和奔躍,只不過全身被紫色火焰燃燒著,但是姿態毫無變弱,反而更加來勢洶洶。「你殺不死牠的,不管用火、用藤鞭還是什麼有的沒的都一樣,因為牠早就死過了。想殺掉已經死了的動物是不可能的。」

    他說得沒錯,我沒想到屍體控制者的異能強大到這個地步,這隻殭屍狗可能永遠殺不死。用RPG來說的話他原本是不死怪物,現在又因為我的攻擊而進化成不死火妖了。

    火狼犬張開大嘴奔向我,我正準備逃跑時,機械男孩轟地一拳,把狼犬打飛了。

    「管好你的寵物!」他朝屍體控制者吼道。屍體控制者指向冥宙,殭屍狗立刻跑向她。

    我知道他在想什麼,如果可以的話他還是想跟我單挑。這個核變人對非常有自信,而麻煩的是這股自信和他的戰鬥能力正好相配。

    我不會給他機會。我將火焰放出,就算他的綱鐵皮膚一時半刻不怕火,燒久一點總會熔化吧。我專注地盯著恆星,專注到渾然忘我,絕對不能再讓那個記憶出現。

    他發現我的想法,於是縱身一跳避開火焰,然後轉了個身到我側面。「小子,你對機械的定義是什麼?」他問,同時左手比出手刀,一股電流自他的前臂竄流而過。

    我倏地一驚,將火焰噴向他的臉部,在他的視線被火焰遮擋的那個空檔拔腿就跑。右手的槍彈和左手的電擊棒,也許他全身上下都是現代武器,又是思緒清晰的非帶原者,憑我一己之力要打倒他難如登天。

    我朝冥宙的方向奔去,她一手握藤蔓,一手用剛才抵著我的有刺玫瑰和殭屍狗纏鬥,要不是被雨沾濕,那些植物早就燒起來了;而另一邊的金屬人則和冥宙剛剛種出的捕蠅草打得不可開交,捕蠅草咬住他的頭,卻被他用雙手扳開嘴巴。

    我打算過去幫她對付狗,卻在路上踩到一個滑溜溜的東西而差點跌倒。我低頭一看,三條水蛇正匍匐著接近我。

    控制屍體的帶原者出現在我面前,他用手一比,中間那條猛地向我竄起。我用冰行星撞開這條殭屍蛇,卻在此時感到右腳一陣劇痛。另外一條水蛇咬住了我,蛇牙穿過褲管直透皮膚。

    我趕忙踢腿,使牠飛離我的腳。第一條被我撞走的蛇已經回來了,牠和唯一沒有襲擊我的蛇一邊吐信一邊看著我,看起來好像在找要咬哪個部位。

    我下意識地用恆星對著牠們,但馬上想到剛才對付狗是什麼下場,不禁感到一陣氣餒,就像機械男孩講的,要殺死這些復活的殭屍是不可能的,只有把操控牠們的帶原者打倒才能擺脫這些殭屍,可是那個帶原者站在非常遠的位置,我的行星打不到他,而機械男孩也正緩步走向我。

    想到行星,我忍不住望向自己製造出來的冰行星。行星是用我的恆星的重力場製造出來的,組成物就是空氣中的雜質,普通的行星成分跟塵土差不多,但是因為現在下雨,所以行星是由周圍的水分構成的。

    一個點子自我心中浮現。我沒有逃跑,而是將恆星變大,然後衝向那些水蛇。

    也許這出乎屍體帶原者的意料,所以那些水蛇並無動作,但過了一會牠們還是朝我撲來。我看準牠們的軌跡,將意志注入恆星。

    就是現在!我在牠們的蛇牙離我只有毫釐之差的一剎那,在牠們的身體周圍製造出冰行星。跟棒球一樣大的行星以蛇的身體為軸,將這三條蛇給套上,使牠們的身體卡在冰星內部。

    我將恆星解除,隨著恆星的消失,冰星也落了下來,水蛇胡亂擺動身體,試圖掙脫行星卻不得其果。

    金屬人仍然在跟捕蠅草交纏,也許是因為冥宙長時間忙著應付黑狗,對植物的控制力也變得比較弱,捕蠅草的動作變得雜亂無章。忽然間金屬人用雙手抓住它的莖,並張開布滿銀牙的嘴用力一咬,捕蠅草那兒傳來輕脆的「啪」,巨大的植物斷成兩截。

    金屬人在解決捕蠅草後,走向冥宙的身後。「不!」我大叫,再度創造行星擊向金屬人的太陽穴。

    金屬人見行星飛來,一拳把冰星轟碎,此時我奮力一躍,跳進他和冥宙中間,用星炎對著他的臉猛噴,帶原者來不及抵擋,便滾了一圈躲開火焰,也拉開了和我們的距離。

    「劉亞傑。」聽到冥宙的呼叫,我轉過頭。她將藤蔓揮個不停,暫時阻擋火焰殭屍狗的視線,並滾了一圈繞到我身旁。「用你的冰行星,把狼犬的火給熄滅。」冥宙在我耳邊低聲說道。

    我點點頭,將意識集中於恆星,八顆冰行星自我周圍現行。我在很小的時候就擁有異能了,最開始只能創造兩顆行星,但隨著日積月累的練習,現在能夠一口氣做出八顆,跟太陽系的八大行星一樣。

    八顆行星各自從不同的方向朝殭屍狗飛去,頭、雙肩、背心、兩條後腿、腰部還有臀部,這些冰星一一撞在狼犬身上,一遇到牠身上的火就融化成水,把燃燒牠的火焰給澆熄。

    幸好冰星是打在各自不同的位置,雖然全部融化後還是有殘餘的小火,不過在雨水的幫忙下也熄滅了。失去星火的狼犬外表跟燃燒前一模一樣,連毛也沒有減少。

    「很好,等等我會吸引牠撲上來。」冥宙低語。「我剛剛看了你用冰行星困住殭屍蛇的方法,等會兒你要再用一次。」

    「什麼?」

    「你看那隻狗。」她指向狼犬。「就算牠渾身濕透了,燒這麼久也不可能毫髮無損。我猜被帶原者變成殭屍的生物,有自我再生的能力,這樣就算怎麼打都沒用。

    「所以現在只能干擾牠的行動能力。你有沒有辦法弄出能把牠的四爪都嵌住的冰塊?」

    我點點頭,同時將能量注入雙手,把恆星調到跟籃球一樣大。能夠完全包覆住牠爪子的冰星,一定要夠大才行。

    冥宙向前一躍,將藤蔓甩向殭屍狗,牠張口咬向藤條,但藤條靈巧地滑過其口,在牠的背上「啪」的抽了一下。

    殭屍狗連血也沒流出來,但這舉動確實惹惱了牠,牠奔向冥宙,張開血盆大口,嘶吼著縱身一躍。「趁現在!」冥宙大叫。

    我抓準時機,看準牠的四只爪子,集中注意力。

    冰晶出現,空氣中的水氣在牠的四爪周圍凝結成冰結晶,最後不斷擴大,形成四顆直徑二十公分的冰星,而殭屍狗的爪子牢牢嵌在裡面。

    我解除恆星,冰星也因為失去引力,與撲跳後落地的殭屍狗一起墜落。殭屍狗本能地用四肢著地,卻因為爪子帶著滑溜的冰星而摔個狗吃屎,牠試圖站起來,卻搖搖晃晃地站不穩,然後不斷跌倒。

    「成功了!」我興奮地對冥宙說,能把握住剛剛的一剎那創造冰星,實在是令我捏了把冷汗。

    冥宙望向我,異樣的眼光中混合著意外,我不禁臉一紅。「我是說……成功了,這樣很好。」我別過頭,並用眼角餘光打量她,冥宙眨眨眼,好像對我的舉動有些納悶。

    我從以前的經驗中得知,冰行星的分子結構方式比普通的冰穩固,只有遇到我那比普通火焰還要熱的紫色星炎,才會融化得快,否則它們在室溫下能維持很久。狼犬跟那些水蛇一時半刻不會構成威脅。

    機械男望著狼犬,似乎覺得很有意思。「我果然沒看錯人。」他把眼神轉向我。「別讓我失望啊。」他把右手掌對著我,接著前臂自手肘脫離飛過來,和斷掉的地方之間有鋼線連接。

    機械手射過來的速度很快,我還沒躲開他就抓住我的胳臂,強大的握力使我咬緊牙關。

    他的鋼線咻咻咻地回縮,擁有機械身軀的他比我重,所以我被拉了過去。抓著我的力量與拉扯我手臂兩種痛相輔相成,這樣下去不行。

    於是我索性衝向他。「算你有種。」他說,左手閃過電流,我將恆星移向他的鋼線,試圖將其融化。

    機械男微微一慌。「臭小鬼。」罵聲剛落,他的雙眼忽然發紅,兩道赤紅色的光線自他雙眼射出,對準我操弄恆星的手。

    強烈的熱度忽然出現,我驚叫一聲,將手移開他的光線照到的地方,光線射到地上的一張廢紙,被雨水沾濕的指竟然出現焦痕。

    散彈槍、電擊棒、鋼鐵皮膚,又有雷射眼……同樣是帶原者組織的幹部,這個人的實戰能力跟炸彈女實在差太多了,他的弱點到底是什麼?

    我做出第二顆恆星,把它的星炎噴往機械男的臉,干擾他的視線。同時繼續用火熔連接他手臂的鋼線,鋼線被燒得通紅,我聽見「滋」的一聲,被燒紅的地方滴出液態金屬。

    機械男似乎真的火了,他放開鋼線連接的手,耐著星炎朝我衝過來,一拳打向我的肩膀。我彷彿聽到骨頭斷裂的聲音,痛得單膝跪下。

    「遊戲結束。」他咆哮道。「我本來想讓你也加入我們的行列的,臭小鬼。阻斷自己的活路,是你自作自受。」他握起雷電交加的右拳,打向我的頭……

    咻!一株綠色的植物自地上竄出,長成巨大的捕蠅草,對機械男疵牙咧嘴,它用葉子捲住機械男的右拳,然後大口咬住他的軀幹。

    機械男對捕蠅草使出雷射眼,讓捕蠅草燃燒起來,同時掙脫它的咬闔,但是他的外套卻被捕蠅草的大嘴給撕裂,一堆東西從口袋掉出來,像是鑰匙或皮夾。捕蠅草化為一團火燃燒殆盡。

    冥宙在旁邊出現,原本用手壓地面操控植物的她英姿颯爽地站起來,袖子中爬出玫瑰鞭,我彷彿看到一株藤蔓在碎掉的外套周圍萌芽,也許這和捕蠅草種子都是她趁我們打時丟過來的。

    機械男外套裡面沒有穿衣服,裸著上半身的他收回鋼線連著的右手,被我熔過的地方卻在拉回來時斷了,他咒罵一聲,轉向屍體控制者。「你們可以上了。」他說完看著我。

    「不好意思,單挑的事,我恐怕要食言了。希望在我修好手的這幾分鐘內,你們能撐得下去。」他撿起右手緩步離開,坐在附近的石頭上。我的肩膀仍然隱隱作痛。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5096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9805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後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isa880812京阿尼縱火犯
去你的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