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核煉:閃燄使者》第二十二章 怒火

作者:時零│2016-10-11 19:46:48│贊助:2│人氣:36
    「亞傑,如果是指自己的話,要用am才對。is是第三人稱單數用法。」潘恩敏用鉛筆把劉亞傑寫錯的地方圈起來。

    「哦,對。」劉亞傑臉一紅,用橡皮擦擦掉自己寫錯的地方。

    潘恩敏在看劉亞傑錯誤滿滿的英文習作時,原本看得越久表情越詫異的,看是發現劉亞傑的表情後,忍不住噗哧一笑。「沒關係啦,我們班有比你還要更差的人。而且我覺得你進步的速度算很快了。」

    一個準備下班的老師經過二班教室,發現只剩他們兩人。「同學,五點半就要把鐵門拉下來囉,自己注意時間。」

    「好的!」潘恩敏回應道,劉亞傑看看手錶。「現在的確很晚,我也該回宿舍了。」他說完,從書包拿出一個本子,遞給潘恩敏。「給妳。」

    潘恩敏翻翻本子。「這是……」

    「我們數學老師上課寫的筆記。」劉亞傑說:「昨天我經過你們老師的辦公室桌子,看到了妳的考卷。如果妳覺得這一章有困難,我的筆記應該能幫上忙。」恩敏是朋友,不用不好意思,你這個傻瓜,劉亞傑心想。潘恩敏家裡有門禁,但還是留下來教自己英文,劉亞傑只有數學一科比她厲害,這是唯一能回報的方式。

    「謝謝!」潘恩敏感激地抱著本子,她的笑容總是讓劉亞傑覺得無比窩心。

    劉亞傑也微笑著點點頭。「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可以再問我。」

    「那我們就一起加油囉。」潘恩敏說,同時打開書包,把筆記本放進去,這時劉亞傑發現裡面有一本奇怪的作業簿。「那是什麼?」他問,那個本子上有一大塊黑棕色的汙漬,看起來像可樂。

    潘恩敏的笑容褪去。「喔……這是我今天打翻的,還被老師罵了一頓呢,哈哈哈。」她笑著說,同時匆匆整理書包。他們收好東西後一起關教室的門窗,把門鎖好後道別離去。

    恩敏很少喝飲料的才對,劉亞傑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想到這點,剛剛看到的那塊可樂漬讓他想到就不舒服,也許是因為這讓他聯想到吳姿郁之前倒在他衣服上的奶茶。

    ─────

    隔天早上,潘恩敏來到學校,看到座位在她前面跟左邊的朋友正在聊天,這時班上只有她們兩個。「在聊什麼?」潘恩敏把書包放下。

    她前面的阿娟面露憂色。「恩敏……」她看看一旁的凡怡,後者慎重地點了點頭。「恩敏,妳以後少跟三班那個男生在一起,可以嗎?」

    潘恩敏一驚。「三班的男生,妳是說亞傑嗎?」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就是前天打掃時間跟他們班的人打架的那個。」

    「為什麼要我少去找他呢?我們是朋友。」潘恩敏有些納悶,但是她隱隱知道阿娟這麼說的原因。

    阿娟欲言又止,最後凡怡開口了。「前天是妳告訴老師他們在打架的,對不對?」

    潘恩敏點點頭。「亞傑被那麼多人圍堵,如果沒老師來他會受重傷的。」

    「恩敏,不是我鄙視那個叫劉亞傑的男生,可是他在他們班跟很多人結樑子,妳跟他走太近,我怕妳會被波及。」

    阿娟終於開口:「對啊,而且我聽那時有在看的朋友說,劉亞傑把他們班很高的那個鄭獻宇打倒兩次,有人說他會被排擠就是因為平常也這麼兇……」

    「亂講!亞傑才不兇!」潘恩敏有些生氣了。「亞傑會被他們班的人敵視,是因為他是核變人!妳的朋友有沒有說那時候有九個人圍著他?他不還手的話就只有挨打的份了。」

    「妳別生氣,恩敏。」凡怡說:「我們本來也覺得不會怎樣的,可是昨天妳的作業簿不是被人用汽水弄髒了嗎?這是在妳前天告訴老師之後,所以我們才擔心的。」

    潘恩敏靜默不語。昨天體育課前她把作業簿放在桌子上,回來後就發現被沾滿可樂,那時班上的人都在體育館,一定是別班的人的惡作劇。

    「恩敏,小心!」阿娟突然說道,隨著「啪」一聲響,一條橡皮筋彈到潘恩敏的額頭。潘恩敏驚叫一聲,同時按住被彈到的地方,一股火辣辣的痛從那裡蔓延開來。

    凡怡衝向牆壁,往窗外望去。「誰啊?」她大叫,現在已經有幾個同學陸續到校了,走廊上有不少學生,有幾個人聽到她的聲音而轉過頭。

    凡怡盯著外面看了好幾眼,最後不甘心地回來。「妳有看到是誰嗎?」阿娟問,同時看看潘恩敏被彈到的地方。

    凡怡無奈地搖搖頭。「我不知道是誰彈的,有些人沒有理我。這太過分了,要是橡皮筋彈到眼睛,後果會很嚴重的。」她說:「不過,我看到有一個人在聽到我說的話以後,馬上加快腳步走到三班裡面。」

    「那個人長什麼樣子?」

    「一個很高的男生,皮膚很黑,還留著平頭。」

    阿娟想了想,隨即臉色一沉。「很高還留著平頭,那可能就是三班的鄭獻宇。前天就是他跟劉亞傑打最久。」她的表情比剛才更擔憂了。「慘了啦,恩敏,他們可能真的盯上妳了。」

    「我們等一下告訴老師吧。」凡怡說。

    「不!」潘恩敏一口回絕。「我……我覺得……萬一不是他彈的,到時候被叫過去,那個人可能會更討厭我……」

    阿娟和凡怡低下頭。「妳說得對,妳常常跟劉亞傑在一起,他們可能已經發現了。如果被老師罵也會以為是妳講的,到時更有可能會找妳麻煩。」

    「對啊,也許他們過幾天就玩膩了,這時候不要理他們就好了。」潘恩敏擠出微笑。

    ─────

    潘恩敏的期望到當天放學後便完全破滅了。

    她在問完亞傑數學問題,準備離開學校時,在校門口遇到五個學生,三男兩女,全部都是三班的。其中兩個就是前天跟亞傑打架的鄭獻宇跟張博瑞。

    潘恩敏別過頭,盡可能不讓他們跟自己視線交會,但還是被看到了。「欸,你看!」比較矮的張博瑞說道,其他人看到潘恩敏,馬上朝她走過去。

    潘恩敏拔腿就跑,卻不小心絆到路上的石頭,摔倒在地。

    「小心點呀,同學。」張博瑞說完將潘恩敏拉起來,他抓著她的肩膀粗魯地拉著,同時非常用力地捏,潘恩敏痛得叫出聲。

    「你是不是男生啊?張博瑞。」一個臉上有痘痘的女生喝止,潘恩敏記得她叫吳姿郁。這個女生對她露出微笑。「不好意思喔,嚇到妳了。」她說:「聽說妳是亞傑的朋友,謝謝妳一直這麼照顧她。」

    果然就是他們,潘恩敏心想。「你……你們……你們不要再這麼做了。」

    吳姿郁歪著頭。「妳在說什麼?」

    潘恩敏堅定地抬起頭。「亞……亞……亞傑是你們的同學,你們不要欺負他。」

    吳姿郁笑了。「我們沒有欺負他呀,只是想跟他玩而已。男生都喜歡打打鬧鬧的嘛。」

    「對啊,又不是我們的錯,是劉亞傑自己開不起玩笑。」那個叫鄭獻宇的男生說。

    亞傑每天都要面對這些無賴嗎?「如……如果你們以後還欺負他的話,我……我……」

    「妳想怎麼樣?」吳姿郁仍然笑笑的,但潘恩敏覺得毛骨悚然。「再去跟老師打小報告嗎?」

    潘恩敏咬緊嘴唇。「老師不會袖手旁觀的。」

    張博瑞火冒三丈地朝她衝過去。「果然就是妳!」潘恩敏嚇得尖叫,吳姿郁擋在兩人中間,鄭獻宇抓住憤怒的張博瑞。

    「不要怕,他們不會動妳的。」吳姿郁把手伸向潘恩敏的頭……然後改變方向,朝潘恩敏的書包抓去,後者握緊斜背書包的肩帶,潘恩敏也抓住書包,兩人僵持不下,最後吳姿郁放開右手,用力捏潘恩敏的手,讓她忍不住痛得放開。

    吳姿郁仍然笑笑的,不過已經漸漸變得像是嘲笑的表情,她打開書包,從裡面拿出潘恩敏那本被可樂弄髒的作業簿。「妳的作業本還真漂亮。」她說完看看張博瑞,已經息怒的張博瑞露出奸笑,從自己的書包裡找出一瓶水,倒在潘恩敏的書包裡。「我怕其他可樂滲到裡面去,幫妳洗一洗。」他惡劣地說。

    淚水自潘恩敏的眼眶中出現,她睜大眼睛,不想讓眼淚留出來,讓這些人看到。

    張博瑞再從書包裡拿起一樣東西,一開始潘恩敏以為那是電動刮鬍刀,但是形狀又不太像。張博瑞按下上面的開關,那個東西的末端閃過一絲電流,伴隨著響亮的劈啪聲。潘恩敏嚇得往後退。那是電擊棒。

    「這是我表哥送我的禮物,他跟他的小弟每個人都有一把。」他獰笑道。

    「懂了吧?」吳姿郁雙手插腰。「連劉亞傑也不知道這玩意兒,妳還覺得我們在欺負劉亞傑嗎?妳知道如果我們真的想欺負他,還有更多的方法嗎?」她抓住潘恩敏的頭髮,把她的臉拉到自己面前。「不准再打小報告,跟老師或妳爸媽都一樣。如果某人再告狀,某人跟她男朋友會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她放開潘恩敏,和其他人一起走了,一路上有說有笑,彷彿剛才的事沒發生一樣。

    ─────

    一週後

    「亞傑,對不起。」潘恩敏說:「今天我要先回家了,我媽媽要帶我去看電影。」

    「好啊。」劉亞傑指著講義道:「那這一題可以讓我先抄下來嗎?我也想做做看。」

    「當然。」她笑著說,隨即歪了歪頭。「我的臉上有東西嗎?」她摸摸自己的臉。

    「……噢,沒有。」劉亞傑低下頭。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自從上禮拜發現那本被可樂打翻的作業簿後,劉亞傑每次遇到潘恩敏,總是會觀察她,即使她看起來很正常也一樣。

    等劉亞傑抄好後,她把講義收回書包,劉亞傑睜大眼睛看著書包內部。裡面的東西都很正常,沒有被弄會或弄髒。「我走囉,再見。」她離開圖書館前對劉亞傑揮揮手。

    劉亞傑舒了口氣,他最近老是疑神疑鬼,擔心潘恩敏會被自己班上那些豺狼虎豹盯上,不過看來沒事,這幾天潘恩敏除了偶爾不會留下來和他讀書之外,都跟平常一模一樣。

    看完幾個英文句型後,劉亞傑把英文考卷放回資料夾,離開圖書館,剛出大門,便遇到二班的班導。「老師好。」

    「好。咦?」她手上拿著一本參考書。「劉亞傑,你要回班上嗎?」

    「是的。」

    「這樣啊……」老師說:「能不能幫我一個忙,把這本書送到我們班恩敏的桌上,你知道她的座位在哪裡吧?」

    「我知道。」劉亞傑接過參考書。

    「謝謝,麻煩你了。」二班班導忽然臉色一沉。「劉亞傑,你們班那些人……最近有沒有在騷擾你?」

    「沒有。」劉亞傑撒謊道,上禮拜那件事後,他們老師盯那幾個人盯得比較緊,不過在大人看不到的地方還是跟以前一樣。

    「那就好,有遇到事情記得跟老師說。」她說完看看手錶,然後即匆匆地往會議室走去。

    劉亞傑走向七年級的教室區,二班就在三班隔壁,而上禮拜他和潘恩敏在二班讀書時,就記下了她的座位。

    他剛走進二班門口,就差點和別人撞上。劉亞傑抬頭一看,發現是鄭獻宇,後面還有幾個三班的同學。「走路看路啦,智障。」鄭獻宇罵道,後面的人邊笑邊離開教室。

    為什麼他們會在二班?劉亞傑按自納悶,他前往潘恩敏的座位,將參考書放進潘恩敏的抽屜,但裡面的樣子讓他倒退一步。

    衛生紙團、飲料罐、早餐塑膠袋,各種垃圾塞滿她的抽屜,最噁心的是一推灑滿裡面的紅色碎屑,那是被弄碎的蘋果皮,如果放著不管隔天一定會長螞蟻。

    劉亞傑厭惡地將所有垃圾掏出來,倒入他們班的垃圾桶。鄭獻宇和這麼多人挑放學後的時段進來……

    一股恐懼自劉亞傑心中升起。他衝出門外,發現遠處的鄭獻宇一夥人正往學校側門走過去。

    這一個禮拜,恩敏都看起來都很正常……除了把放學後讀書的地方換到圖書館以外,劉亞傑問過她為什麼不在她的教室了,她說突然想到圖書館,而且講的時候眼神飄移不定。

    劉亞傑跟上鄭獻宇等人的腳步,朝學校側門衝過去。他隱隱猜到自己會發現什麼,那是他最不想看到的景象。

    「你看吧,我早就說過了。」張博瑞說完,抓住這個叫潘恩敏的矮冬瓜的肩膀,並使勁一拉讓她跌倒。

    「你真的是有夠無聊的。」許致丞說:「等一下老師來了怎麼辦?」

    「跑就好啦,這裡沒有監視器,沒人經過就不會被發現。」張博瑞說,矮冬瓜的眼睛噙滿了淚水,害怕地望著他。劉亞傑被欺負的時候從來沒哭過,跟這個矮冬瓜玩讓張博瑞有種以前沒有的快感,如果她也在三班就好了。

    吳姿郁雙手抱胸。「潘同學,妳今天怎麼特地繞遠路呢?」她問:「難道怕我們?」潘恩敏昨天放學從學校後門溜了,吳姿郁猜她今天會走前門,張博瑞猜側門,結果不出他所料。

    「……讓我回家。」潘恩敏邊哭邊說:「……讓我回家,拜託你們……」

    鄭獻宇他們也來了,他剛剛好像跑去給矮冬瓜的座位加料。潘恩敏看到他就更害怕了,鄭獻宇撿起地上一根粗大的樹枝用力一甩,潘恩敏嚇得縮肩膀。雖然其他人沒有出手,可是也目不轉睛地看著潘恩敏被欺負,就跟劉亞傑被整時一樣。

    「張博瑞,我剛剛看到劉亞傑走進他們教室欸。」鄭獻宇說。

    「搞不好他要偷女朋友的東西,晚上不聞她的味道就睡不著。」張博瑞講完他哈哈大笑,同時張博瑞拿出剪刀。「矮冬瓜,我來幫妳換個新髮型要不要?」

    潘恩敏大聲尖叫,站起來準備逃走,但吳姿郁把她絆倒。張博瑞抓住她的頭髮,右手的剪刀喀擦喀擦響,潘恩敏的眼中透露著無限恐懼。

    咻!一顆石頭丢重張博瑞的額頭,他痛得退後,剪刀也掉在地上。「該死……」被打的地方痛得不行,張博瑞咒罵邊抬頭。「是誰!」他大吼。

    所有人轉頭望向石頭丢來的方向,看到劉亞傑站在那裡,並緩緩朝他們走去。

    他的臉因為憤怒而脹紅,拳頭緊緊握著,緊到指甲刺進肉中並流出血。他看看潘恩敏,表情變得柔和一些,但再抬頭望向所有人時面孔又猙獰起來。

    張博瑞發現自己不敢看他的眼睛,這是他第一次因為劉亞傑而感到不安。

    ─────

    潘恩敏哭了。

    劉亞傑望著她。他已經猜到了這種情況,可是為什麼親眼看到時,還是會有心被撕裂的感覺?

    握成拳頭的雙手很痛,而且黏黏的,是因為流血嗎?算了,這不重要。

    潘恩敏跌坐在地上,抬頭看著他,眼淚撲簌簌地流了下來,而其他人──劉亞傑覺得他們根本不是人──也警戒地注視他。張博瑞,吳姿郁,還有班上每個會找他麻煩的人都沒有缺席。

    劉亞傑想到自己以前,往往會因為他們的所做所為氣憤不已。突然間,他覺得那些事情已經顯得微不足道了。

    他掃視眾人,張開嘴巴,卻發現話哽在喉嚨裡。過了良久,才將它講了出來。「什麼時候開始的?」

    其他人面面相覷,沒有人回答他的問題。

    「我問你們什麼時候開始的?!」劉亞傑的耐性終於爆發了,他大吼道:「你們以為我沒有發現嗎?為什麼你們連她也不放過?

    「我跟你們不一樣,我本來就不該在三班,我了解你們為什麼討厭我。可是這關恩敏什麼事?難道跟我做朋友的人,你們也要找她麻煩嗎?因為我是核變人,所以你們看我不順眼,可是為什麼要牽連我的朋友?」

    「亞傑……」潘恩敏講到一半就停住了,原本只是默默流淚的她終於「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她的眼淚彷彿減卻了劉亞傑的怒火。「去告訴老師這裡的事。」他溫言道,並把潘恩敏扶起來,潘恩敏顫抖著起身,並往老師辦公室奔去。

    在目送潘恩敏離去後,劉亞傑轉過頭,發現張博瑞正打算從校門偷偷溜走。劉亞傑抓起地上的剪刀,朝他的背後甩過去。

    刀刃沒刺中他,但鐵製把手還是打到他的背心。張博瑞吃痛後轉身,發現劉亞傑竟然是用剪刀丟自己,忍不住驚懼交併。「誰說你可以走?」劉亞傑冷冷的問。

    「劉亞傑,你還想怎樣?」張博瑞慌忙地說:「她又要去跟老師打小報告了,反正我明天來學校還不是要被罵?」

    「打小報告?」張博瑞剛才講了「又」字,一瞬間,劉亞傑懂了。「你的意思是說,因為恩敏跟老師舉發你們,所以你們才會欺負她的?」

    張博瑞看看四周,除了劉亞傑以外都是跟他同一國的,他恢復了平常的大膽。「對啦!我就是不爽愛告狀的人啦!本來就不關她的事還要講,會被整都是她自作自受!」

    那天去保健室的路上,潘恩敏就告訴他是她講的,劉亞傑最怕的就是他們班的人發現。恩敏會被他們盯上是因為幫了我……,想到這裡,劉亞傑感到前所未有的內疚……但這股心情也伴隨著對這些人的憤怒。他張開手掌,讓異能的能量匯集至上面,一股熱量開始凝聚於掌心,周圍的空氣產生些微的波動。

    同學們似乎察覺到了,雖然恆星還沒成形,但也有幾個人忍不住退了一步。「劉亞傑,你不准使用超能力!」潘恩敏尖叫:「不然我要告訴老師!」

    她的話使劉亞傑止住。沒有必要為了這種人害自己被退學,他的信條從心中浮現,於是他停止發動異能。

    「妳說得對。」他淡淡的說,同時一個箭步衝上去,用盡全身的力量,朝張博瑞的臉狠狠打了一拳。

    矮小的張博瑞被他打倒在地,他的口中吐出一口血,血紅色中伴隨著一點白──那竟是一顆牙齒。

    張博瑞不敢置信地摸摸自己的臉,然後又把手伸向血跡,撿起被劉亞傑打斷的門牙,開始渾身發抖。

    「你們不配我動用異能。」劉亞傑握緊拳頭。「老師怎麼罰你們是他們的事,我有我的帳要算!」他撲向張博瑞,把他壓倒在地,同時雙拳如雨點般落在張博瑞的身上,額頭、眼眶、鼻子、胸口,全身上下無處不受到劉亞傑的痛毆,劉亞傑發現自己的雙手染滿了張博瑞的髒血,可是他不在乎。

    「傻了喔?快把他弄走啦!」張博瑞被打到鼻血直流,一邊用手阻擋劉亞傑一邊大喊。

    看呆了的鄭獻宇一聽,立刻恢復或來,舉起手中的大樹枝朝劉亞傑殺奔而去。「去死吧!」他一邊大叫,一邊對劉亞傑來個名符其實的當頭棒喝。

    劉亞傑猛地站起來,用頭硬生生地去頂這一棍。啪!棍子被打斷成兩半,劉亞傑的頭頂開始冒血,他卻連眼睛都沒眨一下。

    鄭獻宇嚇得瞳孔縮小,拋下手中的斷棍。「怎麼樣?」劉亞傑說,想起剛才這傢伙往恩敏的抽屜倒垃圾,頓時怒火上衝。他伸手抓住鄭獻宇的衣領並使勁一拉,鄭獻宇比他高得多,劉亞傑卻在盛怒之下腎上腺素暴漲,竟然把他的衣服給拉破。

    鄭獻宇衣領裂開後,似乎也不爽了,他朝劉亞傑的肩膀揮拳,劉亞傑側身避開,然後對他的肚子連毆兩拳。鄭獻宇揮開劉亞傑的手,同時用腳把他絆倒,劉亞傑跌倒的同時鄭獻宇抬起腳踩向他的臉,劉亞傑趁他右腳舉起抓住他的左腳,然後用力一扳,人高馬大的鄭獻宇也跟著摔跤。他們兩人就這麼在地上扭打起來。

    所有人都睜大眼睛看他倆打架,過了不久許致丞朝他們走過去。「快去幫鄭獻宇!」他大喊,同時所有觀看的男生都朝他們奔去。

    鄭獻宇朝劉亞傑的左上臂揍了一拳,劉亞傑忍住疼痛,一腳踢上鄭獻宇的臉,這一腳正中鼻子,他彷彿聽到清脆的骨頭碎裂聲。鄭獻宇吃痛大叫,同時劉亞傑抓住他的頭,朝鄭獻宇的太陽穴來一記要命的膝擊。鄭獻宇白眼一翻,昏了過去。

    劉亞傑擺平他以後站起來,望向包圍他的眾人。所有人都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鄭獻宇是班上最壯的人,也最常跟劉亞傑爆發肢體衝突,如今卻被比他矮不少的劉亞傑解決掉。

    「……喂,劉亞傑,我沒有捉弄那個女生喔,都是他們兩個跟吳姿郁在玩她。」一個男生支支吾吾地說。

    「你說什麼啊?」吳姿郁急了。

    許致丞看看四周。「你們怕什麼啦?」他說:「他只有一個人,一起上啦!」

    劉亞傑彷彿殺紅了眼,他朝許致丞奔了過去。許致丞慌亂之中打開手上的水壺,把飲料潑向劉亞傑。劉亞傑將眼睛閉起來,有幾個男生見機不可失,壯著膽子朝他走過去,有幾個人抓住他的手腳。劉亞傑用力掙開並朝放眼所及的所有人揮拳,很多人被他的攻勢擊中,但也有更多人毆打他的背後……

    劉亞傑不知道自己打了幾個人,也不知道究竟僵持了多久。他只記得在這陣混戰的結果,是氣急敗壞的體育老師、幾個替代役還有所有警衛介入拉開其他人,才結束了這場架。

    ─────

    鄭獻宇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保健室的床上。

    他的頭上包滿繃帶,伸手揉太陽穴時發現那裡痛得不行。身上也有很多地方,散發著大大小小的疼痛。

    他放眼周圍,看見張博瑞躺在旁邊的床上,他的情況可能比自己更慘,連身體也捆了不少繃帶,還有臉上的好幾片OK蹦。

    鄭獻宇想起了剛剛那場架。「喂,張博瑞,其他人呢?」

    「走了。」他說的同時,鄭獻宇驚覺他的右門牙不見了,然後又記起是劉亞傑打的。

    「有幾個人受傷?」鄭獻宇又問。

    「我們以外,還有其他四個,不過沒人像我倆這麼慘,他們先回家了。」張博瑞說:「繼續躺著好了,反正等一下又要被那些死大人叫過去罵。」

    「……那劉亞傑呢?」

    一提到這個名字,張博瑞咬牙切齒了起來,原本空洞的眼神釋放出熊熊怒火。「那個畜生也回家了,他老爸老媽也知道了這件事,我看那爛貨離轉學不遠了。」

    「……算了。」鄭獻宇說,太陽穴還是好痛。「早走早好。」

    「沒錯。」張博瑞說:「不過在他走之前,我打算給那個傢伙辦一場歡送會,邀請我表哥跟他的小弟一起來。」

    鄭獻宇一驚,他知道張博瑞在說什麼。「喂,你還要再找他麻煩啊?」

    「你說呢?」張博瑞憤怒地轉頭。「你以為我會放過他嗎?他只不過是一個被欺負的,本來就沒有資格頂撞我們。你只是挨了幾拳而已,我可是斷了一顆牙齒!」

    「我也很不爽啊,可是……」鄭獻宇搖搖頭。「你應該也看到了吧,他今天差點使出他的能力了耶,我感覺得出來。而且你的表哥應該也是普通人吧,就算他再怎麼猛,也不會招惹核變人吧?」

    「我表哥怎麼會知道?」張博瑞質問:「劉亞傑看起來跟我們一模一樣,不說的話誰看得出來他是核變人?我才不管他有什麼鬼能力,總之我嚥不下這口氣,一定要給他好看。」

    說到這裡,張博瑞拿起了手機並撥號。「君哥,我是博瑞,可不可以幫我打一個人……」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5034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r9805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後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nice422559750.0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2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