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七國戰爭外傳;星空下的戰爭 =初章= (被遺忘的人們)

作者:重生葛雷斯│神奇寶貝系列│2008-08-01 12:14:39│巴幣:0│人氣:326
一切的源頭,都是司馬羊前輩
因為他的"七國戰爭"開拓我對小說的一片熱愛

這是長篇小說的後續篇
如果沒看過前篇;"七國戰爭"的人,可能會有些吃力

又因為這真的是我第一篇小說(獵捕者之風是第三篇)
所以難免文辭有些不成熟

另外
這是借用口袋怪獸等腳色擬人
不喜勿入

-------------------------------

七國戰爭外傳;星空下的戰爭
=初章= (被遺忘的人們)

「雙手舉高一點,站穩你的腳步,進行單打的時候劍身要與手臂成平行托高,這樣敵人心裡多少會產生一種畏懼效果,出其不意的對敵人突刺,還有把翅膀收進去!不要一直依靠你的翅膀!那種東西只會讓你在空中變成活靶知道嘛!」

高山國附近一座小樹林中,比雕凱利正在訓練一群近幾個月才入伍的新兵,不過、那些新兵們卻不怎麼聽的進凱利的話,滿腦子都在計劃著等會在戰術課程中要如何翹課打混而交頭接耳……。

「一群混帳東西!你,哈拉齊!」

氣急敗壞的凱利將右腳用力往前一踢,將一隻正在偷笑的熱帶龍青年哈拉齊給踹倒在地,直到這時、菜鳥新兵們才稍微靜了下來。
雖然凱利在七國戰爭中失去右腳,但經由沙漠之國精密的技術補上義肢後,現已完全恢復,且還成為用在戰場上的武器之ㄧ,不但可以收納一把小刀,在近戰中也能出其不意的對敵人進行強力踢技;雖然說剛剛那一擊凱利有作保留,但還是讓熱帶龍哈拉齊左腿瘀傷了一大塊。

「幸好現在世道和平,要是你們早生兩年、被捲入當時那場戰爭的話就要提早躺棺材了知不知道阿!你們頭殼裡面裝的到底是不是腦子啊!頭腦頭腦頭腦~!戰鬥時最重要的就是要有顆靈活的腦袋!一群不長腦的東西!竟然能充當翔空國士兵真是天大的奇蹟!」

怒吼結束、凱利深深的喘了一口氣,轉頭注意到了一旁正”站著”睡覺的漆黑噴火龍青年,脖子馬上發青。

「狄亞歐!!!」凱利再度破口大罵,驚醒了噴火龍青年。

「劍不是拿來撐著睡覺!還不快點拔出來!」

「對不起!凱利教官!」
狄亞歐大聲回敬凱利,表示自己心中好夢被驚醒的不愉快。

『真是的…你又算老幾...』
狄亞歐小聲的唸著,不滿地隨手抓起掉在地上的劍,且似乎還有些恍神而抓不太穩…在中午艷陽的照耀下,那把劍更是散發出美麗的寶藍色光芒,與眾不同。
而這把劍、是高山王巴克風親自贈送他的珍物。

這個性稍嫌叛逆的小鬼雖然身為翔空國最高階龍種族,但是跟前國王噴火龍里剎完全沒有血緣關係;
他的父親噴火龍狄亞西斯是翔空國著名的將領,與暴蠑螈迪歐將軍等如同手足、常常同時出動作戰,無往不利,在翔空軍中算頗有知名度,但是他母親卻是比比鳥族,異族通婚,證明狄亞歐身上並不存在著龍族最純之血;

糟糕的是,狄亞西斯迎娶比比鳥這種近乎無視於血統傳承的行為,也讓他在翔空國變得倍受質疑。

就在這種種惡劣情況不斷延續下,經過一年,狄亞家終於出現一線光芒,他們竟然生下了一隻“拓荒時代“後都不曾再出現過的“黑色龍“,凌駕一切階級的“漆黑小火龍“,正是這萬中出一的喜悅,他的母親當下便為他取名為“Dia’O”,這名字的意義就是最接近“神“的兒子;
也或許是因為擅自為自己的孩子取了個如此自復之名而為她帶來厄運吧,狄亞歐剛出生不久母親便死於戰火中,對他來說早已印象模糊;

七國戰爭後,狄亞西斯便帶著年紀尚幼小的狄亞歐隱居在翔空之國邊界一處鄉下村落平靜渡日;
然而這一切平靜的生活卻又在幾個月前的一次工廠意外中同時化為虛影,狄亞西斯身亡,使年僅15歲的狄亞歐成了孤兒;巴克風可憐他的處境,便親自核准他的新兵聘任書並贈與一把劍,並將它雇用到高山國附近希望能將他就近照顧。

到了翔空國名存實亡的至今,“漆黑之龍“早已只是大家口耳相傳,甚至只是以訛傳訛的卑賤傳說罷了。

「注意看清前方,士兵在作戰中只要沒長官的命令就不能擅自後退!左右兩邊也要顧到!敵人不會乖乖的只打你正面!…………」

「真是囉唆又廢話連篇啊…」噴火龍暗自叫道,事實上他並不喜歡這位教官。

時值盛夏,此基地雖然坐落在森林中但卻一點風都沒有,大地熱的像在燃燒般,整個部隊除了凱利以外每個人都懶洋洋的;狄亞歐不願聽凱利說教,自顧抬頭仰望天空;天上萬里無雲,呈現一片美妙的水藍色,就像一面清澈的湖泊,平靜的讓人安心,對翔空族人來說,雖然是大地創造了他們,但是狄亞歐並不喜歡受到地心引力的束縛;

「好美麗阿…」
”感到失落的話,就盡全力往空中飛去吧。”,這句話是狄亞歐對母親僅存的記憶,在他的心中,天空就有如母親一般的存在,是他的第二個避風港,每當跟著父親再空中翱翔時,總是感覺無限的安祥與溫暖;
雖然他不是沒有上課上到一半突然飛到空中的紀錄,但總是都被凱利抓下來狠狠教訓一頓……。

……”今天似乎也很想展開翅膀,再度衝入雲霄呢!”,這股念頭讓他情不自禁張開了雙翅,輕輕的拍動一下……。

「狄亞歐!!!!!」凱利又抓狂了,這次顯然不打算再放過他。
「斯羅,看在你是這低能兒的學長份上,給我抓住他!」

「是的,凱利教官!」
「站好,狄亞歐。」斯羅將狄亞歐細緻的雙臂反手一縛,站穩腳步。
『看吧,就跟你說不要惹毛凱利,你最好祈禱等會臼齒不會被打飛……。』

啪!
凱利緊握住拳頭,狠狠朝狄亞歐臉頰重拳一搥,狄亞歐瘦小的身影即刻被搥倒在地,其他學員幸災樂禍般紛紛轉頭看著偷笑。

「真是個打不痛的傢伙!」
「下課下課!各部隊回鳥籠,你,狄亞歐!一小時候交三份悔過書上來!」

***   ***   ***   ***

=初章-1= (迪歐的叛變)

兩年前,高山國之王巴克風與翔空國之王里剎的親友關係是眾人皆知,兩國聯盟也持續了許久,
,但是、這條友情的鎖鏈卻被里剎的固執斬斷,和平的局面化為虛無…,

翔空國執意要對草原王國出兵,但較保守的高山國王不願意支援,埋下了兩國人民仇視的種子;

接連不斷的慘烈戰爭在里剎的死及海之國被攻破後,終於畫下句點,突然失去了國王的翔空國居民們發生動亂,高山國之王巴克風為了平息人民的不安,宣布將高山與翔空兩國結合。這舉動雖然是明智的,但高山國為了應急,只好粗糙處理翔空國的遺民與法制,因此、翔空人民對高山國的不信任因此加深…。

兩年後,有名男人的舉動,將再度點燃種族之間的戰火…。


大陸東方,是山峰林立卻又寸草不生的貧瘠之地,這兒雖然沒有太多物資,但是錯綜的峽谷生態也間接孕育出一座城,人稱地底國,跟領土廣大的草原王國相比,地底國國土明顯小很多,人民數量更是只有高山國的一半,幾年前,這小國在地底國王波茲葛統治下,人民生活安逸,達到自給自足,與外界發生的衝突相對較少,但是經過七國戰爭的破壞,地底國一片滿目瘡痍,雖然戰後沙漠之國與草原王國盡力投入各種資源搶救,不過各種後遺症依然持續爆發;隨著波茲葛的死,盜匪,黑市等公然在此交易,各種疾病,感染等長期蔓延,有些國家與部落,甚至已經將這曾經祥和之地當成禁區,禁止人民與補給物資等接近,當今地底國已經陷入了無政府狀態,一片狼藉。

「等等,你不能搶走這些東西,這些補給是用來醫我兒子啊!」
地底國一處廢棄工寮,雙腳殘廢的穿山鼠老婦正抓著一位尼多族壯漢衣角苦苦哀求,這霸道的尼多王明顯就是趁著對方毫無招架之力趁火打劫,四周引來一群衣衫不整的遊民圍觀。

「哼!反正你兒子也救不活,還不如留給我們這些強者。」面對老婦的哀求,尼多王壯漢流露出相當不削的神情。
「怎麼這樣說,你心中還存在著身為地底國士兵的榮耀嗎?」
「榮耀不能當飯吃!閃邊去!死老頭!」
尼多王終於被穿山鼠老婦給拖到沒耐性,一個轉身,將老婦給踹倒;承受不住強大踢擊的老婦,瞬間昏死在地上。

「要知道,你那殘廢的兒子能爬回來,都要感謝我們啊!哈!哎呀?」
搶劫到大量物資,尼多王正準備離開,沒注意到背後有人正虎視眈眈,一個轉身迎頭撞上。
「唔唔…你誰啊!憑什麼擋在我去路?」

在尼多王背後的是隻鐵甲暴龍族,身上穿著正規軍用銀製鏈甲,腰間繫著皮革腰帶,火紅色長髮披散在腰際,身材相較之下也較為壯碩,尼多王先是被眼前這整整高他一顆頭的暴龍嚇到,接著注意到對方竟滿載著銀甲等飾品,不知是否貪念讓他燃起勇氣,竟企圖搶奪這些財物,作勢要攻擊;鐵甲暴龍二話不說,一記重臂錘迎頭劈下,尼多王承受不住衝擊直接撞上後方磚牆,整個人沿著牆角慢慢滑下,最後攤坐在地上,失去了意識,象徵尼多族的毒角也被輕易捶斷,跟著搶來的物資一同掉落在腳邊。

「我叫拿卡洛瓦!曾經是地底國的正規軍,想搶人也要看等級!」
拿卡洛瓦握緊自己粗壯的拳頭恫嚇著,火紅長髮隨之擺動,不過倒下的尼多卻沒有任何反應,拿卡不削般的往尼多王身上吐了口痰,之後便蹲下翻找著眼前這一大箱贓物內容。

肉弱強食,這就是戰後地底國的生態。

「唔,看來是有些食物,剩下的應該是用不上。」
拿卡洛瓦拆開物資包裝,裡面裝著一些硬掉的麵包,不錯的創傷藥,以及一些稍嫌破爛的布料;原本希望裡面有些企圖走私的值錢寶物,翻找一陣後卻只有這些貧賤東西,忍不住搖搖頭,將麵包塞進嘴巴,剩下的放把火燒掉。

「看這鬧的滾,沒事回路邊睡覺!」
拿卡洛瓦揮舞手臂,驅趕著阻擋在眼前的遊民,強硬之態度讓在場所有人不敢抗議,不一會兒,廣場上只剩下拿卡洛瓦,

「混帳!整個下午都沒搜到好東西……。」白忙了一個下午,拿卡洛瓦轉身坐在廢棄王城一旁的石階上稍作休息,順手從腰包中抽出一枝香煙點著,這包煙當然也是搶來的。
一位軍官從保護人民到掠奪人民,這便是一個國家已經無力化的證明,七國戰爭後地底國幸存的軍官們幾乎都卸除了軍級,逃的逃散的散,只有拿卡洛瓦一直堅持著自己的軍階,為什麼當初要如此堅持,其實從他開始搶奪財物後就忘光了。

「原本以為戰爭後地底國的實力會受大打擊,現在看到你活靈活現的我反倒是挺欣慰啊。」
忽然,從王城廢墟中傳出一陣輕蔑笑聲,拿卡洛瓦丟下煙頭,迅速握住身旁刀柄,轉頭察看著破碎大門的內部;不久,一條披著棕色麻布織披風的碩大人影慢慢從黑暗中走出;
厚重披風下依稀可見一副茉綠色重愷及一具銀製刀柄,斗篷的帽緣雖然將臉幾乎遮掉一半,但是在些微光亮照耀下,右眼的瞳孔卻有如紅寶石般清澈透量,不過左眼窩竟然是一個大空洞,來的人是地底國僅次於波士可族第二高的尊貴種族,由基拉族;班吉拉,蒙哥馬利少校。

「是你啊,蒙哥馬利。」
拿卡洛瓦看著眼前的校尉,卻不自覺的流露出嫌惡的表情。

「如何,還想跟在我身邊做一些事嗎?拿卡洛瓦。」
蒙哥馬利隨手將帽緣往肩膀一放,讓人更加清楚看見他的容貌,飽經歲月與戰火催殘的乾澀雙頰,卻有著一條烙印在左臉、十分駭人卻又相當利落得刀疤,一席整齊而乾淨的領口,下巴卻還殘留著些微鬍渣,而在光線照耀下,那個失去眼球的左眼洞似乎可以直通後腦般更顯得具有壓迫感,據說這是他在七國戰爭中,被某個噴火龍族給弄瞎的,至今依然耿耿於懷。

「跟著你做什麼?哼,七國戰爭時還做不夠多嗎?」
對於蒙哥馬利的遊說,拿卡落瓦指著後方整座廢棄王宮,神情充滿不削,甚至超越對待尼多王搶匪那樣,而是更加厭惡。
「滾吧,我還要想辦法搞到晚餐,沒時間鳥你,還有不要隨便拿你那沒眼球的左眼“看“人!超噁心。」

「我不會白白雇用你的。」
蒙哥馬利從披風中抓出一包牛皮布袋,丟到拿卡洛瓦的腳邊,從布袋的破洞中散出一些金幣,各個國的金幣都有。
「這只是訂金,還是說你依然想掛著空頭軍職,跟那些遊民搶那一兩塊發霉麵包就隨便你決定。」

拿卡洛瓦看看地上的錢袋,思索一會,一把抓進自己的背袋中,尊嚴最終還是敗給現實。
「好吧,這次的目標是哪裡?」

「這個嘛…。」蒙哥馬利重新將披風批上,看著後方早已荒廢的王城,微露出一抹微笑答道。
「高山國。」

***   ***   ***   ***

夜暮低垂,高山國邊境,一家名為”水晶港口”的酒館正興盛經營著,這家酒館雖然都是半夜才開張、店面規模也不是非常大,燈光也相當昏暗,且不時發出濃濃的酒臭味與魚腥味,但總會有各國高官與大人物等特地前來光臨,而店內今天也聚集了不少這種人;

草原國的大商人正在與高山國的將軍談論軍火交易、水之都的失意校衛正不斷的灌酒,左手緊抱著一位酒店侍女、沙漠之國的科學權威正再跟草原王國的司儀談論即將發表的偉大論文,喝酒,賭博,親熱的人通通都有,嘈雜不堪……

喧譁聲及大笑聲完全掩蓋兩年前各國間敵對的狀況。但是今天、店內某個角落的氣氛卻特別凝重………而這也是戰爭的起點。

「喂!侍女!!待客!待客啊!!」
一席洪亮的吼聲在在酒館門口喊出,聲音大到連櫻桃木桌椅都為之震動。轉頭向門口一望、發出此驚人聲量的是一名化石翼龍族壯漢,身上穿著一件破舊到不行的軍服,右肩斜背著一袋沾滿油漬的麻布袋,頭上在纏繞著骯髒頭巾以及毫無修飾的亂髮下,可以看到臉上及胸口有著無數傷疤;這位壯漢雖然穿著狼狽不堪,不過眉頭下的雙眼卻是炯炯有神。

波克基古老闆娘彎腰張望了一下,便急急忙忙的擠過人群走去。

「欸,這不是前翔空國侍衛長,人稱”空中之狐”的化石翼龍隆梅爾嘛?他怎麼突然出現?」
沙漠之國的鐮刀盔士兵好奇的打量著;若不是隆梅爾還穿著軍裝,猛然一看還真的跟一般工人無異。

「喂喂!閣下很不識大體喔!」
坐在角落的幾個鬼斯通小混混起來嗆聲,這些傢伙是高山國邊境專門鬧事的流氓,似乎是被隆梅爾的一聲大吼而打斷飲酒的興致,作勢要揍人。
「今天老子我在賭場贏了一筆,正在痛快的花,你這傢伙居然敢………」

鬼斯通話講到一半,突然之間覺得肚子悶痛,倒在地板上一陣狂吐,後面的小弟看得莫名奇妙。

「唉呀隆梅爾大人啊,沒必要跟這些傢伙一般見識吧……各位請繼續喝酒延續話題!不要太在意!」
波克基古老闆娘不喜歡客人在店裡鬧事,急忙出來打個圓場順便安撫一下鼓譟的群眾,隆梅爾那拳速度快得嚇人。

「我要見將軍!」隆梅爾不理會老闆娘的客套話,單刀直入。
波克基古先是愣了一下,接著跟身旁的兩位捲耳兔侍女示意,兩位恃女便一蹦一蹦得往店內深處一座包廂跳去。

「不要亂開玩笑了啦,將軍已經死好幾年啦?」波克基古試探性的反問。
「跟將軍說!我是讓他復活的人!」隆梅爾回答得很怪異,但是老闆娘似乎能接受?
「嗯嗯,跟我來吧!」
波克基古往店內深處走去,比一比手勢示意要化石翼龍跟著。
「感謝。」隆梅爾點點頭,跟上老闆娘的腳步。

經過了一條穿堂,他們來到了陰暗包廂面前,門口有一位鐵甲暴龍守著,從他身上的裝備來看,很可能也是軍官階級的人,但應該不是隸屬於翔空國,兩隻捲耳兔侍女正在交涉,波克基古指示隆梅爾先在這裡等他,自己先去跟他打點,不一會兒,包廂裡丟出一團紙球,波克基古打開看了一下,便用手勢招呼隆梅爾過來,鐵甲暴龍也對他擺出地底國相當標準的軍禮;
『這傢伙是地底國的人?』隆梅爾露出疑惑的神色,盯著他打量著,但是這樣的態度讓對方有些不高興。

「看啥?」
暴龍族忍受不住,反手就是要攻擊隆梅爾,沒想到化石翼龍卻早一步看穿,右手一伸硬是將暴龍制伏;波克基古只能在一旁窮緊張,一點辦法都沒有。
「太慢了!」
「嗚呃…混帳東西。」暴龍掙扎著想掙脫束縛,但是每甩動一次,隆梅爾使勁的力道就越來越大。
「哼,沒想到力氣倒是挺大,說!你叫什麼名字?為什麼能夠參與這次翔空軍密會」
「地底國校尉拿卡洛瓦,雜魚!快拿開髒手!」
『拿卡洛瓦?不就是那個“地底國最強石刃“……』

「安啦!這傢伙是蒙哥馬利直屬手下。」
「快進來吧,隆梅爾。」
許久,包廂門再度被打開,兩隻鋼鐵鳥族-薩卡兄弟站在門口迎接,鋼質羽毛在行走中互相摩擦而發出不小的噪音。
這兩隻雙胞胎鋼鐵鳥兄弟,哥哥叫薩卡賽爾,而弟弟叫薩卡阿克,兄弟間除了衣著,習慣相同外,就連體態,高度,髮型,甚至是羽毛數量與說話頻率都完全相同,弟弟阿克的右臉上倒是明顯有著一到深可見骨的傷疤;這道傷還是在七國戰爭時,為保護賽爾大哥所留下,從傷痕外觀便可猜測右眼球應該已經被劃破,想不到現在卻成了兩兄弟間唯一的差別。

「哼。」
隆梅爾充滿不削般看著拿卡洛瓦,將他甩開,便隨著薩卡兄弟走入包廂;人終於平安進入,波克基古鬆了口氣。

『蒙哥馬利…這傢伙也來了嗎?』
包廂裡面似乎稍嫌擁擠,燈光昏暗的閃爍著,環狀型的座位上幾乎坐滿了前翔空國軍官,除了一旁的班吉拉,隆梅爾嘴角不禁牽動一下。

「叱吒風雲的空中之狐終於現身啦!小女子等你等好久啦!不管怎樣先敬閣下一杯!」
首先挖苦他的人是翔空國少有的女軍官,比比鳥麗絲,雖然身為女人,但是對戰場的判斷相當冷靜,而且擁有不輸給男人的酒量,嚴格來說,剛剛敬隆梅爾的那杯酒已經可以用”桶”來計算了。

「麗絲!不要沒大沒小的,隆梅爾的職位不會比你低。」
坐在一旁的蒙哥馬利,嘴巴上斥責麗絲的輕浮,但眼睛卻一直盯著手上成堆的報告。

「無所謂啦!麗絲閣下如果哪天突然不再輕浮,那我才會覺得渾身不對勁哩…」
隆梅爾似乎對蒙哥馬利抱持戒心;整理一下衣角跟褲管,找了個空位慢慢坐下,並隨手抓了一杯好像沒人使用過的酒杯,斟滿葡萄酒,沒有講太多。

「隆梅爾閣下,想必上次的事件令你很不滿吧?」
蒙哥馬利針對隆梅爾發問,臉雖然一樣面向手上的報告,但是眼角正斜看著他,兩人對立的狀況不在話下。

「哼哼…別把老子看的太輕鬆,不要以為迪歐接納你,我就得照做。」
隆梅爾完全沒將他放在眼內,自顧看著酒杯裡的葡萄酒,蒙哥馬利微笑著,順手將公文塞進棕色皮袋,轉身走向隆梅爾。
「說的也是,但事情結果又如何?就是某個傢伙太猴急?」

碰咚!
「滾!把你的狗一起帶走!」
隆梅爾將酒杯重重的摔在桌上,完全被激怒了,蒙哥馬利也將手放到腰間的小刀匣旁,門口的拿卡洛瓦聽到包廂內有騷動,衝進來護主,情勢瞬間劍拔弩張,而薩卡兄弟像是完全不相干一般,熱烈的喝酒並談笑著。

『男人就這麼缺腦,才剛見面就吵架…嘖嘖…有意思。』
麗絲拿者酒杯,斜躺在一旁冷冷的看,期待接下來這兩人會怎樣把這裡打得天翻地覆。

「隆梅爾閣下,沙漠之國的情報探查如何?磁石計畫是否屬實?」大鉗蝠凱門焦急的問,左手不斷往膝蓋來回搓,他在七國戰爭時期曾是翔空軍中的專業暗殺者,卻在某次任務中被地底王侍衛逮到,右手臂整隻砍去,僅存的左手也受火焰刑灼傷變得遲緩,但是他依然死守著任務機密,因此整整被關了快三年,直到地底王死後才又被放出來。

「你給我小心點……蒙哥馬利…我相當了解你。」
隆梅爾右手直指蒙哥馬利,拋下一句狠話後,坐回座位,而蒙哥馬利也示意著拿卡洛瓦回門外繼續守著。

「我從前在沙漠之國服役時,認識了一位地底國的精密機械技師,名叫哈巴隆,他跟前地底國前國王波茲葛很要好,當波茲葛死在兩年前的那場戰爭時,他便展轉成為沙漠之國的機械技師,我跟他的感情還算不壞,最近重新與他做了某些聯繫,以目前地底國得狀況,要搞到這些情報並不困難。」

『咕嚕……』
隆梅爾舉起酒杯喝了一大口,似乎不是很喜歡這杯酒的味道,皺了一下眉頭。

「這幾份便是磁石戰艦的設計圖,其實原本是設計用來運輸兩國間的人民與物資…。」
隆梅爾從身旁的破舊麻布袋中掏出幾份厚重的資料,吹去灰塵,紙張已經泛黃,其中幾份還清楚可以看見修補過後的痕跡;

「原來還真的有這玩意兒,七國戰爭時沙漠之王那傢伙會這麼死心蹋地的藏著,想必是很怕被翔空國掠奪吧。」
比比鳥麗絲隨手拿幾張看看。

「貴官不妨研究看看再做打算,至於提出這作戰計畫的主角怎麼不見人影?」隆梅爾又皺了一下眉頭;

這次的叛變行動是由前翔空國的軍官們為了抵制高山國王巴克風而長期擬訂出來的,基本上這些軍官們在七國戰爭時期都是由里剎所親自培育的核心部下,本身就是極度效忠翔空主義,因此對於高山國倉促的兩國政策表示相當不滿;但是戰爭剛過兩年,許多國家正處在重建中的狀態,不管再怎麼費心召集,集合的力量還是只有一小塊鬆散的組織架構,如果這次戰爭只有高山國自己出兵當然是最好的狀況,而最壞的狀況恐怕就得要面對戰力更龐大的多國聯合部隊,沒有一點覺悟是不行的。

酒店後門外正下著小雨,一位壯漢乘著烈焰馬車趕到,從他背後大片如同鮮血般所交織的巨翅,能夠判斷出他是隻暴嶸螈族。
該暴嶸螈下車後,與馬夫談笑一陣,自行取下自己大包行李,接著將身上厚重的綠色風衣脫掉,改穿上一席淺藍色軍服,用梳子稍微梳一下頭髮,沿著額頭戴上看似十分沈重的護額,別上代表著最高戰功榮譽的十字勳章,看著某樣物品思索一陣,皺了皺眉頭,最後終於決定將代表將軍身分的“不受命之劍“繫在腰旁。
「路上辛苦,這是小費,剩下的幫我送回翔空國。」暴嶸螈禮貌性的對馬夫微笑一下,隨手塞給他幾枚銅幣,烈焰馬馬夫對他做出軍禮回應後,一個轉頭消失在樹林中。

後場木門突然被推開,正在洗碗的捲耳兔仕女轉頭注意到站在門邊的暴嶸螈,走過去趕人。
「這位客人!後門不開放,請從前門進入!而且武器不得攜入!」

捲耳兔仕女對這擅自闖入後場的客人提出警告,暴嶸螈只是搖搖頭,也沒多做回應,反而故意板著面孔看著捲耳兔,似乎在等著什麼,就這樣僵持一陣子,捲耳兔終於認出暴嶸螈胸口的翔空十字勳章,強勢的態度瞬間降到冰點,尷尬的跪倒在地上,全身抖個不停。
「將…將軍?傳說中的里…里刹之矛…請無視我剛剛的發言…我真的不知道是將軍本人。」

「我沒有要怪罪閣下,先去忙吧。」迪歐嘆口氣,驅趕著捲耳兔。
「感…感謝。」捲耳兔迅速從地上蹦起,滿臉通紅的跑向外場,暴嶸螈那對深邃雙瞳竟讓她感到無限壓迫。

「迪歐將軍!」
拿卡洛瓦做出了標準的沙漠之國軍禮,核心腳色終於要出現。

淺藍色軍服配上米白色長褲,胸口上掛滿了數不盡的勳章,左手輕輕托住扣在腰旁的不受命之劍,有點乾澀的臉頰上擁有著寶石般透徹的金黃色雙瞳,血紅色的巨大翅膀整整齊齊闔放在背後,光是從外表就能直接散發出統領者的魅力,唯一的遺憾就是在完美無暇的胸前留著一道相當駭人的劍疤;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前翔空國戰功顯赫,人稱”里剎之矛”的翔空少將;暴蠑螈-迪歐.盤達。

「願翔空永遠伴隨,隆梅爾。」
迪歐從容的走進包廂內,臉上堆滿豪爽的笑容;見到了戰場上的舊識,迪歐忍不住握住了隆梅爾的雙手,內心中充滿了無限感動。

「…可惜在這種如此具有意義的時刻,竟然失去了另一位重要人物,實在是教人灰心!」
隆梅爾感嘆著短短幾年內所發生的悲劇,想起一些不愉快的事,微轉過頭,斜眼瞪著蒙哥馬利。

「狄亞西斯會死…也只能說他太沉不住氣了,但是我永遠不會忘記他的犧牲。」迪歐將右手握拳擺在胸口,閉上自己的眼睛,這是翔空正規軍人表示對於死者的尊重。

「迪歐將軍,關於這次的強奪作戰,我希望能夠解釋一下。」
不等迪歐談話結束,蒙哥馬利將話題單刀直入;這種失禮的行為讓隆梅爾看得很不高興。
「哼…。」

「先感謝貴官對於敝人的大力協助,能夠得到閣下的軍火與情報物資對新翔空軍實質幫助相當大。」
迪歐拍拍蒙哥馬利的肩膀,對他抱持極大的信任。

「時間緊迫,奉承話其實就免了,我只是位軍火商與情報販子,無所謂效忠還是確認什麼鬼大義的…。」

「是啊!我想這點你們那個蠢蛋國王大概充分體驗到了!」
自己長久所依靠的翔空精神被污衊,隆梅爾一把抓住蒙哥馬利的衣領,罵出重話,但是他這句話也同時激怒了站在門口的拿卡洛瓦,對方即刻抽出鋼刀,抵在隆梅爾的背後,表情十分憤怒,坐在圓桌盡頭的薩卡兄弟也迅速站起、亮出武器,倒是蒙哥馬利,就算被壓制住依然面不改色。
見到這種狀況的迪歐,臉唰的一聲暗沉下來。

「唉呀呀,酒怎麼沒了呢,那邊那個地底國的小帥哥,可以幫我跟恃女再要一壺嗎?」
麗絲右手抓著酒瓶,搔搔自己的羽毛,拿卡洛瓦沒有接觸過女性的經驗,一時拿不定主意,回頭看著蒙哥馬利,氣氛終於比較平靜。
「……去吧去吧!我還需要聊正經事。」

「另外關於這次的進攻位置,我在沙漠之國約略做了一下計算…。」
蒙哥馬利拿出一張地圖,記載了所有沙漠之國的都市街道。
「東邊區域是最方便的,可靠情報指出,當天在西邊外郊會有一場演習,可以趁他們在瞎忙時中途攔截沙漠軍團,這樣要去掠奪磁石運輸艦應該會比較容易。」

「磁石運輸艦的確切位置在王宮附近?」
迪歐看了一下地圖,發現蒙哥馬利所提議的掠奪路線與預計突襲的東區似乎有段距離。

「王宮是偏向沙漠之國的西北方,我們預計要在西方埋伏,而凱門會在東邊放炸彈,吸引迦佛烈那群人的注意。 」

「也就是說,我跟麗絲要在這裡將沙漠軍團牽制住吧?」
隆梅爾稍微比對了一下路徑,麗絲也湊在旁邊看,拿卡洛瓦剛拿來的酒一口都還沒流進口中。

「是的,這裡恐怕會受到相當猛烈的反抗;另外我已經安排好拿卡洛瓦做當天磁石運輸艦船廠的守衛,裡面的技術人員也幾乎撤換成我的手下…。」
蒙哥馬利刁起一根煙,點火,斜靠在沙發上,隆梅爾則轉頭與麗絲交談。
「到時會讓沙漠之國的軍官們嚇一跳的,呼~過慣安逸生活的他們絕對想不到。」

「決定了! 」
迪歐站起身子,將劍掛回腰旁。
「以廣闊的藍天帶來意志,為了奪回原本就屬於我們的天空,為了安撫沒能實現夢想的英靈們!現在我將這場戰爭,正式定名為“黃昏劇本“!」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50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神奇寶貝系列|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link200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想養隻狗~哈士奇或柯基那... 後一篇:七國戰爭外傳;星空下的戰...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lys8028大家
中秋活動,一起來玩小遊戲跟聊天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