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4 GP

第四章89 『雪之記憶』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0-11 00:06:25│贊助:3,249│人氣:9128


────與琉茲之間的密談結束之後,昴獨自一人漫步在寂靜的森林中。
至於琉茲則是說自己有想要思考的事情,獨自留在了水晶之前。────那大概是,她在自己的原型面前會產生的某些思考吧。
儘管對她思考的內容很感興趣,但昴不知道自己是否適合去如此深入。畢竟,剛才與自己對話的琉茲還算是己方陣營的人物。
存在四位的,琉茲的複製體。
按照剛才琉茲所言,接受過墓室『試練』的有兩位。這也就是說,有兩位琉茲曾經挑戰過『試練』。
然後就是,昴認為挑戰過『試練』的琉茲大概曾經對加菲爾說了什麼話。
作為複製體四人,有著意志並不統一的可能性。
雖然有著,為了更好地完成扮演同一個人物這一前提,但僅憑這點並不能草率地認為四位琉茲是相同的存在。儘管四個人一直扮演著同一個人物的存在,但每個人的思考方式卻是個別存在的。
那麼其中的一位,如果是有過其他的琉茲並未經歷過的體驗的那位的話,就算她有著與其他琉茲截然不同的思考也並沒有什麼可以奇怪的。
為了便於區分,姑且將四位琉茲分別以α、β、θ、Σ稱呼。
(α=alpha、β=beta、θ=theta、Σ=sigma)
對『試練』一無所知的琉茲是α和β,而瞭解『試練』的則是θ和Σ。
本來,昴是想用德語中的eins(1)、zwei(2)、drei(3)之類聽上去酷炫的數字去稱呼的,但因為想不出第四個數字而只能放棄。
總而言之,
「現在的問題就在於,想與θ和Σ見面的話,最快也要兩天後啊……」
大兔襲擊『聖域』的時間限制────嚴格意義上說,接近『聖域』的大兔被暴風雪這種大規模的魔法吸引過來的最後期限,就是五天之後。
在僅憑對話並不能期待能夠產生擺脫困局的方法的現在,剩下的三天時間絕對沒有漫長到能夠允許昴有任何的猶豫。
為了阻止『聖域』的解放,加菲爾曾經在最後將村民盡數虐殺了。
既然是能夠讓他做出這樣的事情,昴並不能期待自己能夠輕易動搖琉茲θ和Σ的想法。考慮到還需要去說服她們,昴只能覺得前路一片黑暗。
「不過,作為障礙增加的回報……也算是找到了攻略加菲爾那傢伙的突破口,了嗎?只要將關鍵的兩位琉茲婆婆盡力說服的話,問題應該就能得到解決了吧。」
如果說加菲爾的暴行是受琉茲θ和Σ的影響的話,將她們說服也就等同於將加菲爾攻略。在現在這種無法找到直接攻略加菲爾的方法的情況下,儘管說服琉茲θ和Σ很不靠譜且機會渺茫,但這對於昴而言,毋庸置疑也是黑暗中的一束光明。
現在的加菲爾並不僅有著他自己的戰鬥力,他還有著代表琉茲身份的複製體以外的複製體────沒有個人意志,純粹只是複製體的二十個「琉茲」的指揮權。
複製體們有著就連自身的死亡都毫無畏懼的,如同機械一般的戰鬥力,沒有加菲爾的許可的話,想要利用到她們的戰鬥力這件事恐怕會有相當大的抵抗吧。
在理解了這個事實的基礎上,昴不得不認為自己面對的困局依舊嚴峻無比。
將這種感傷暫且放在一邊,昴還是希望迴避與加菲爾的正面衝突。
儘管昴也知道,單純用武力讓加菲爾閉嘴是不可能的。
如果與率領著複製體,還有θ和Σ助陣的加菲爾完全敵對的話,昴這邊的勝算只會更低。
「既然已經與羅茲瓦爾交換了至關重要的契約,就不能容許失敗啊。我也沒有失敗的打算。保險會不會起作用這件事先暫且不提,能夠努力的還是親自去努力吧。」
拍了拍略顯沮喪的臉,昴搖了搖頭告誡著自己。
在那之後,他看向自己的正前方,
「無論怎樣,都需要去先考慮如何應對琉茲θ和Σ啊。雖然抓到了一點說服加菲爾的靈感……但還是先放在一邊吧。」
穿過森林,昴回到了『聖域』的村落之中。
太陽已然高懸於天際,村落裡到處都是原住民和阿拉姆村避難民開始他們一天的生活的身影。
目睹著這一景象,並且時不時地向著對自己打招呼的村民們舉手還禮,昴徑直向著與這番熱鬧的景象絕緣的場所走去。
那是與大教堂和村落,都略有距離的場所。
────昴向著分配給愛蜜莉雅的,她所滯留的寢室走去。

※ ※ ※ ※ ※ ※ ※ ※ ※ ※ ※

────閉上雙眼,直到現在都能鮮明地回憶起那時的事情。
那是銀白色的,一片銀白的世界。
在那一片銀白的世界中,幼小的愛蜜莉雅獨自行走著。
────絕對不能回憶起來!
發不出聲地吶喊著,但那並沒有傳達給低頭行走著的幼小的愛蜜莉雅。
小心翼翼地探頭探腦四處張望,卻因為自己的期待落空而陷入失落,幼小的愛蜜莉雅就那樣不斷地在風雪之中,像是在拖著腳步一樣行走著。
────快回來!求求妳了!不要再做其他事情了!
幼小的愛蜜莉雅呼出了潔白的吐息,她好奇地看著從自己口中吐出的霧氣。一次又一次,她就那樣重複著吸氣呼氣。在她的身上,只有薄薄的一層貼身裡衣,和將她那嬌小的身體完全覆蓋的斗篷一樣的裝束。
儘管那是在極寒的世界中顯得過於單薄的裝束,但這也是無可奈何。
畢竟對於幼小的愛蜜莉雅來說,看見雪景也好,感受如此寒冷的世界也好,都是第一次。
她所熟知的世界是,洋溢著翠綠而溫暖光芒的森林,與現在這個,所有的一切都被掩埋在冰與雪之下的世界並無相似之處。
本應是已經見慣的場所,卻對她露出了從未見過的表情。
幼小的愛蜜莉雅對於這一情況感到不可思議,以至於忘卻了她本來應該有的反應。
────不行!不能再繼續向前了!快回來!如果不能回來的話,那就乾脆……!
即便在像是要將喉嚨撕裂、崩潰、甚至啼血一般懇求著,幼小的愛蜜莉雅依舊沒有停下腳步。看似無情的少女的腳步依然在向前邁進,空留懇求的聲音在孤獨地迴響著。
並不習慣的雪地上,沒有穿上鞋子的愛蜜莉雅光著腳走著,她的每一步都是那麼地令人痛心。
早就連凍徹骨髓的寒冷和痛徹心扉的痛苦都感受不到的她的玉足,被雪下掩蓋的樹枝和碎石割傷,在少女走過的道路上留下了染血的路標。
即使如此,她依舊在努力地,忘卻著痛苦,隱藏著自己對於未知世界的怯懦,獨自一人前進著。這又是為了什麼呢?
────停下來吧,求求妳了……已經,不想再看到了啊……求求妳……
懇求並沒有傳達,祈願也沒有達成,希望,也都被斷絕了。
早就應該已經知曉的現實,就連夢的世界都在用這殘酷的事實摧殘著自己的內心。那也是,在向自己昭示著,過去的自己所犯下的,最大的罪惡。
「────啊。」
幼小的愛蜜莉雅那紫紺色的雙眸中,就像在遮蔽視野的雪幕的彼方看到了希望一樣明亮起來。
在她的視線前方的,正是在幼小的愛蜜莉雅的心中所知的,此世最高大樹的樹幹。被稱作『祈禱的大樹』的那棵大樹,是為了向無法看到的神聖存在獻上祈禱的神樹,也是村子裡無論是誰都珍視著的無可替代的存在。
幼小的愛蜜莉雅也堅定地相信著,只要碰觸到那棵大樹的樹幹,就能夠切身感受到巨大的恩惠。
對於這個時候的愛蜜莉雅而言,大樹依然在一如既往的場所,依舊保持著那雄偉的姿態,僅僅只是這樣都能讓她的內心振奮起來。
在本應見慣的景色變成陌生場所的現在,依舊維繫著日常的這棵大樹,就是能夠給予她如此巨大的救贖。
長歎了一口潔白的吐息,愛蜜莉雅踏著搖搖晃晃的步伐走向大樹。降下的積雪掩沒了幼小的愛蜜莉雅的膝蓋以下,僅僅在走向大樹的短短的距離中,少女一次又一次地摔倒了,在一片純白的雪原上留下了自己身體的印跡。
最終,不知多少次摔倒在雪地上,因為冰冷的雪凍得瓊鼻通紅的愛蜜莉雅到達了大樹的樹根。
安心下來的她,想要放鬆一直保持著的勉強自己的僵硬表情。但就連這樣的動作,都因為肌肉被寒冷凍得過於僵硬,只能略微放鬆下來。
「────?」
然後,向著大樹的一根根系伸出纖細的手,幼小的愛蜜莉雅像是察覺到了什麼。像是要到達根系底端一樣將手滑下,用凍僵的手指不斷挖掘被冰雪掩埋之物。
────住手!!
不斷挖著,不斷挖著。
幼小的愛蜜莉雅她,只是機械一般地,帶著內心的焦躁感,不斷挖著地面上的冰雪。
────住手! 住手住手住手住手住手!
根本不想看到。也完全不想回憶起來。
背過面頰、遮住雙眼、堵住雙耳,想要用聲音把世界撕裂。
然而,並不存在的容顏,並不存在的雙眸,並不存在的雙耳,並不能欺瞞過去的事實。
幼小的愛蜜莉雅的指尖,碰觸到了雪中掩埋的某物。
然後,少女小心地,將最後的一層積雪,用自己的手────
────住手啊!!

 ……。


 ……………………。


 ………………………………………………。



「────像妳這種人,根本不該拯救。」
「────」
「罪惡的證明。污穢的證明。詛咒妳咒怨妳咒罵妳,直到痛苦的終焉……」
「────」
「請趕緊去死吧。────魔女之子。」

※ ※ ※ ※ ※ ※ ※ ※ ※ ※ ※

「────愛蜜莉雅? 愛蜜莉雅? 喂,沒事吧!?」
「啊,呃……啊,昴……?」
被搖動著雙肩呼喚著名字,虛弱地睜開雙眸的愛蜜莉雅低聲呼喚昴的名字。她略微搖了搖頭,讓自己依舊曖昧模糊的意識清醒了一點,
「為什麼,昴會在這裡……?」
「沒有理由就不能來嗎。對於我來說,盯著愛蜜莉雅的容顏看上一整天都不會嫌煩哦。」
「不是說那個啊……呃──」
或許是意識還沒有完全清醒,愛蜜莉雅的回答中殘留著不安。
昴像是想要為她拂去心中的不安一樣,拍了拍膝蓋站起身對她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在我的面前露出這樣毫無戒備的姿態還真讓人困擾啊。雖然很高興妳能夠這麼信任我,但我畢竟還是在理性的外衣下養著一匹飢餓的狼的男性啊。我還是希望愛蜜莉雅碳妳能夠,更加明確意識到我這個人的存在啊。」
「……?我可沒有把昴忘記哦。剛才只是因為剛睡醒,所以回答有點奇怪而已……不過,我是什麼時候打起盹的呢……」
雖然依舊感覺她並沒有理解自己話語的含義,但做出回應的愛蜜莉雅的聲音已經有了明確的清醒的徵兆。確認著這一事實,看著眼前有些困惑地皺眉的愛蜜莉雅,昴用手抵住自己的下巴,
「雖然我也明白妳應該積累了很多的疲勞,但要睡覺的話還是好好地在床上睡比較好哦。像剛才那樣直接在地板上睡著什麼的,剛進門的我差點嚇得心臟停跳啊。」
「啊,對不起。讓你擔心了,呢?」
「明明已經下定決心了,卻因為又有新的意外發生讓所有的準備都白費了,剛才我就是有這種發自內心的焦慮啊。我完全可以斷言,看到今天的愛蜜莉雅碳的睡顏,讓我有了比往常更大的感動。」
實際上,要用語言和文字去描述,進入寢室的昴看到愛蜜莉雅倒在地板上內心的衝擊,實在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因為敲門沒有得到回應,昴考慮著愛蜜莉雅不在的可能進入房間,結果卻發現愛蜜莉雅倒在了床前的地板上,銀髮散亂地鋪在地上。
因為這個場景而震驚,陷入絕望的昴,又有誰能夠去責備他呢?
雖然說,抱起她的身體時感受到的身體的溫度,還有確實存在的呼吸和心跳都讓昴意識到自己剛才的絕望只是杞人憂天。
然而,
「如果只是那樣的話,就那樣讓妳繼續沉睡著也沒有關係……但因為,在睡夢中的愛蜜莉雅碳發出了聽上去很痛苦的呻吟,所以我嘗試著把妳叫醒了。我是不是不應該把妳叫醒呢?」
在昴的懷中,睡夢中的愛蜜莉雅的額頭佈滿了細密的汗珠,帶著痛苦睡顏的她的身體也在不斷輾轉扭動著。儘管昴也有過類似的經歷,但其實做夢者本人並沒有能夠從痛苦的噩夢中逃離的手段。也就只有在睡夢之外傳來的呼喚,才是最快從那痛苦中解脫的唯一手段。
而對於那樣付諸行動的昴,愛蜜莉雅說著「沒有」並搖了搖頭,
「昴能來叫醒我,真的非常感謝。因為做了個有點……唔嗯,非常可怕的噩夢……唔,真的是謝謝了。」
「是能讓愛蜜莉雅碳如此痛苦的噩夢啊。雖然,有點想要聽一聽……噩夢的內容,但總覺得讓妳回想起來,也只會讓妳更加痛苦的感覺啊。」
「────」
沉默了一會兒,之後露出苦笑的昴思考著愛蜜莉雅做噩夢的原因。
應該是消極的情況不斷累積,噩夢就是作為其結果而誕生的吧。昴還並不知道她是否還有某些具體的印象。
「……這樣嗎,那麼我就不勉強愛蜜莉雅碳了啊。」
目光游移著,愛蜜莉雅表現出不希望被深究的態度,昴判斷那應該是有著明晰的印象的噩夢。
如果是莫名其妙的噩夢的話,用語言描述也是挺容易的。但她沒有這麼做,那也正是她對噩夢有著十分清晰的記憶而且也隱約知道噩夢原因的證據。
與不願多言的愛蜜莉雅接觸著,昴有些困難地思考著之後應該說出怎樣的話題。
擺出複雜的表情煩惱著如何開啟話題,昴輕觸自己的鼻尖。而愛蜜莉雅抬頭看向那樣的昴。
「那麼……昴,你有什麼事情嗎?總不會是真的,沒有理由,只是想來看看我的臉的吧?」
「怎麼可能,雖然感覺我的行動還沒到那種令人意外程度的啊。」
「唔嗯,並沒有那回事。畢竟,昴一直都是很辛苦地,急急忙忙地到處奔走啊。只是為了我而那樣耗費時間,昴應該是不會這樣做的啊?」
「在愛蜜莉雅碳心中的我到底有多勤勉啊?我可是會從心底裡同意制定『游手好閒感謝日』的,怠惰的男人哦?」
這並非玩笑也不是誇張,昴很清楚自己的本性就是無可救藥的怠惰之人。如果沒有什麼職責或是使命的話,名為菜月·昴的人類就會毫無止境地墮落下去。
所以他在原來的世界中,並沒有疏忽日常的肌肉鍛煉,以及鑽研其它無聊的興趣和特技。因為他也明白,自己只要怠惰下來,就真的會成為無藥可救的廢人。
────儘管對於沒有目的,卻依舊堅持著那樣的努力的人並不能稱之為怠惰,但昴並沒有意識到這種理所當然的事實。
或許是對又在過低評價自己的昴有想說的話語,聽完他的回答的愛蜜莉雅的視線變得更加溫暖了。昴對於她的反應皺了皺眉,但最終,愛蜜莉雅還是什麼沒有說其他的什麼話語,
「算了。總之,昴快點告訴我你來這裡是做什麼的。快──點──哦。」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用這種孩童般的語氣……啊,對了。稍微出去散個步轉換一下心情怎麼……」
「────」
「好像那個,也不太能夠轉換心情吶。」
看著閉口不言的愛蜜莉雅,昴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撓了撓頭。
像這樣,獨自一人暫居遠離村落的位置就應該知道,愛蜜莉雅她在『聖域』裡受到的對待絕對算不上好。
『聖域』的住民和愛蜜莉雅,儘管雙方都可以說是有遠離了本來的種族的迷途者身份,但在他們的心中果然還是對半妖精這種存在抱有特別惡劣的印象吧。
阿拉姆村村民們也一樣,從魔女教的威脅中安全逃離這件事完全是昴的功績,他們對於愛蜜莉雅的直接評價並沒有改變。
『聖域』中愛蜜莉雅受到的對待,和王都中並沒有什麼區別,都是將她視為不祥之人。
只有與昴在一起的時候,她才能保持堅強的舉動,但那並不是令人愉快的事情。在一個人獨處的時候,她又應該如何應對周圍看向她的視線呢?
在還沒有將情況改善的現在,把愛蜜莉雅帶到外面去也只會給她增加不必要的負擔。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
對著自己的粗神經感到惱火,昴用拳頭打了自己的前額。
額骨與拳頭的疼痛交替著,之後昴再次面對著,因為昴剛才的行為而睜大雙眼表示驚訝的愛蜜莉雅。
「愛蜜莉雅。」
「────唔嗯。」
看著表情改變的昴,愛蜜莉雅也意識到氣氛的變化。擺正了自己的姿勢,調整了一下心態和氣氛,她用蘊含著平靜感情的紫紺色雙眸迎接著昴的視線。
看著她的態度和表情,昴意識到現在再去繞圈子已經沒有意義了。應該如何組織語言吶,昴在一瞬間煩惱著自己的開場白,
「在墓室的『試練』裡妳看到了什麼,能夠告訴我嗎?」
────紫紺色的雙眸因為恐懼和悲傷瞬間濕潤了,而昴就那樣直視著她的雙眼。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49800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4 篇留言

我有問題
12點更新 幸苦了><

10-11 00:09

朔夜
早點睡啊 大大

10-11 00:21

啊不就好棒棒
辛苦大大,太勤勉了

10-11 00:33

死掉的音無
感謝跟新 大大辛苦了( ̄∇ ̄)

10-11 00:39

Nic
大大真是太勤勉了இдஇ
祝大大好人一生平安、中大樂透!இдஇ

10-11 01:03

Safe
感謝大大的勤勉!!!感覺這輪486要開始大反攻了 超期待!

10-11 01:13

A.M.S.K.R
勤勉啊啊

10-11 01:15

Mickcy
勤勉啊!

10-11 08:54

果果
感謝大大啊QQ太勤勉了!!

10-11 14:14

一瓶好喝的水
大大辛苦啦!

10-11 18:17

安餒L7
辛苦了大大

10-11 19:02


"────不行!不能'在'繼續向前了!快回來!如果不能回來的話,那就乾脆……!"...'再'嗎?

"『聖域』中愛蜜莉雅受到的對待,和王都中並沒有什麼區別,都是將她視為不'詳'之人。"...用'祥'會不會比較好?

目錄無法直接點到這節...

感謝版大的勤勉

10-11 19:33

淋しくて
已修正10-11 22:38

ps.剛剛跳回目錄,又能點到這節了...迷惑中...

10-11 19:34

elle10368
昴也真的太不會說話了吧 雖然可能是作者故意的... 感覺他要嘛就完全不敢開口很被動 要嘛就只會說愛愛愛著艾蜜莉雅 就連現在也是直接馬上詢問 我覺得詢問之前應該要先卸下艾蜜莉雅的心房吧 所以應該是先講些表明自己的心意之類又或著先跟愛蜜莉雅講些以前相處發生的一些美好的回憶之類的先取得信任再開口詢問會好點吧[e27]

11-21 11: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4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88 『加菲爾的思... 後一篇:第四章90 『───對不...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itara0405美人魚愛好者
美人魚童話動態貼圖完成!歡迎來坐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5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