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3 GP

第四章87 『鬼在外、兩個小丑在內』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0-09 15:00:24│贊助:1,484│人氣:9510


向氣喘吁吁、衝入房間裡的昴投來的是驚詫的視線。
那兩位都是在昴看來,和如此驚訝的姿態毫無關係的人。看到他們這樣的反應,昴不禁一陣竊喜,臉上兇惡的笑容也進一步加深了。
「────賭?」
瞇著眼低語的是躺在床上的羅茲瓦爾。
平時應是打扮成小丑模樣的臉,現在卻卸了妝露出了素顏。在輪迴之中,昴只看見過一次的羅茲瓦爾的素顏。
白色化妝下的肌膚是藍白色的,消去眼線後的眼神比起銳利多了一分純樸,和羅茲瓦爾的個人形象相去甚遠。化妝後看起來是精於心計的可疑面孔,僅僅通過卸妝就瞬間變成了一個純樸的好青年。
漂亮的人自然狀態下也漂亮,昴這樣短評著羅茲瓦爾的素顏,昴以笑容回答了羅茲瓦爾的低語,
「是啊,來賭一場吧。賭上我和你的願望……認真地,一局定勝負。」
「────」
豎起一根手指,昴一臉正氣地對羅茲瓦爾立下宣言。羅茲瓦爾則是瞇起了眼睛,聽了昴的提案沉吟了一番。不過,在羅茲瓦爾說出什麼之前,插入兩人視線之中是一個人影────桃紅色的女僕,拉姆。
「等會,巴魯斯。還以為你突然衝進來要做什麼……難道說是要給療養中的羅茲瓦爾大人加重負擔?太過不敬了吧。」
「以現在的立場考慮,把病人傷者作為放水的理由還不夠呢。巧舌和腹黑都與這些沒有關係……我要來做些胡鬧和無理的事。」
「巴魯斯────」
「不管被誰怎麼說!」
拉姆的眼中混雜了煩躁與危險。然而在她行動前昴搶先跺響了腳。他指著懷著警戒駐足的拉姆,
「我可沒有停止的理由或是猶豫的必要。這種事情,在我和你之間也該發生過吶,羅茲瓦爾。」
「────嗯。」
「還是說,這樣的展開和你的日記本上記載不一致,你因此在鬧了彆扭失去了幹勁?為了下一個你,稍微做些拼一點的事的氣概呢?」
「……真是有趣的說法呢。下一個我,嗎。」
以不直接提及『死亡回歸』的形式,昴為了傳達給羅茲瓦爾自己的意思而組織了話語。拉姆雖面露不解皺了皺眉,羅茲瓦爾卻好像表現出了認可。
缺乏生氣的表情恢復了些血色,羅茲瓦爾對站在面前的拉姆說道,
「拉姆。保持冷靜……不,稍~微出去一下可好。」
「……!但是,羅茲瓦爾大人。」
「沒關係沒關係。就算只剩下兩個人,昴也沒有那麼輕率到想要來襲擊我,不~是嗎。反擊也是簡單至極的,是~吧。」
「啊啊,真可恥呢。要是比試武力的話,我都沒把你拉下床的自信。」
看到揮舞著空手以示肯定的昴,拉姆像是咬著牙,露出了悔恨的表情,然後又以帶有憂鬱的表情看向羅茲瓦爾,
「────還請,不要勉強自己。」
就說了這麼一句話,拉姆莊嚴地行了一禮,走向了房子的出口。路過昴身邊時,瞄了昴一眼,
「────羅茲瓦爾大人要是出了什麼事,我可不會原諒。」
「妳還是擔心下他不要自暴自棄鬧出什麼亂子來吧。」
目送著聳了聳肩的拉姆,昴看到門關上才重新面向羅茲瓦爾。羅茲瓦爾的表情像是在盤算著什麼,閉上一隻眼將昴映在黃色的眼瞳中,
「你的臉色比起昨晚與你分別時,有~著相當大的變~化嘛。短短幾小時裡,有什麼心境的變化了嗎?」
「心境變化倒是沒錯呢。被說教了一番,通過互毆確認了友情……不,說是互毆也太一邊倒了,不像是進行確認的感覺。」
摸著被奧托揍過的臉,仍有些紅的臉頰讓昴回憶出了早上的感覺。
看上去瘦弱的奧托竟然意外地擁有不錯的體力。大概經歷過的修羅場比起昴來也不是一個數量級的吧。昴來到這個世界以來也自認為度過了不少修羅場的磨練,但看來還是差得很遠了。
「這麼看來,這個世界到底是有多殘酷啊……」
「是嘛是嘛。嘛~,昨天我就覺得對你逼得還~不夠緊,現在又看到你這麼早就回來了,我的判斷果然沒有錯呢。」
「托你的福我真是被逼到懸崖邊了……我真是太過單純了嗎。」
通過奧托的話語和拳頭,昴乖張的脾氣才得以矯正。
真是非常野蠻、單純的方法。被朋友痛打來糾正自己再怎麼說也太小兒科了,要是發生在別人身上昴一定會深深瞧不起的吧。
「不過我也不覺得不好。在走投無路之時不知如何是好,借助朋友的力量才找到出路,也意外地令人心情愉快。」
「真天真呢。青澀,年輕。……這個世上的苦難,到頭來只有自己能解決。向朋友求助這樣的,怠惰的想法對你來說是不需要的。」
「依靠別人,依靠交情,依靠感情……這也不行?」
「不~行呢。」
「是嘛。────這樣的話只能比試一下了。」
羅茲瓦爾的表情變了。昴走近床上的羅茲瓦爾,打響了手指,又指著羅茲瓦爾。
「就像我剛才說的,來賭一把吧。賭注是願望,一局定勝負。」
「我就先聽一聽~吧。」
確認了羅茲瓦爾沒有一上來就否決了提案,昴將手指指向天井,確認了前提條件。
「這次,我不會順你的希望行動。不僅是這次,之後也沒有這想法……但這樣說的話我和你的想法也不會有交點。所以,定下一個期限吧。」
「期限?」
羅茲瓦爾問道,昴則是「啊啊」地點了點頭。
潤濕了嘴唇,昴緊盯著羅茲瓦爾的雙眼說道,
「這一次輪迴,我會以我自己的方法突破。如果失敗的話……下一次我就按你的期望行動。這就是,期限。」
「────擁有重新來過力量的你,要放棄這一權利嗎?」
「你也說過吧。逼我逼的還不夠緊。我也這麼覺得。────要是總想著依靠重新來過解決這樣一帆風順的事,最後結果就是那種樣子。」
當然,昴並不打算從根本否定這種想法。
在這殘酷的世界,沒有『死亡回歸』昴能做到什麼?將至今為止依靠『死亡回歸』獲得的恩惠全盤否定,昴還做不出這麼不知羞恥的事。
但是,只是換一種思考方法。盡其所能,如果最終還是『死亡回歸』的話那就甘願接受。但是如果不是這樣,在能夠活下去的時候死了的話,
「那就是對那些會為我哭泣的人的褻瀆。這種事,我絕不會做了。」
「為此,就對自己設下了限制~嗎。對我來說算的上是求之不~得的條件,你會遵守它的保障呢?」
「保障,啊。」
「是的,保障。這很重要~哦?不~管怎麼說,能夠重來的你當~然可以無視這個約定咯。失敗了,依靠從頭來過回到昨晚,這~樣就能去嘗試別的方法了吧?」
「羅茲瓦爾」
羅茲瓦爾說著自己的憂慮,昴靜靜地叫了他的名字。
與此同時說話一頓的羅茲瓦爾在昴的目光下稍稍瞪大了眼。然後,昴維持著聲調不變接著說,
「你覺得,我會這麼做嗎。」
「────」
「如果你覺得我會這麼做……這就無法成立了。就是這樣。」
羅茲瓦爾聽著昴的話瞇起了眼睛,然後抬起雙手歎了口氣。
他以「不不~」繼續道,
「話我會繼續聽下~去。判斷,放在最後就行了。」
「……啊啊,那我繼續說吧。如剛才所說,劃定期限。我在這次,這一次裡將傾盡全力。不行的話就按你說的去做。不論如何……這麼做都不行的話,估計也沒可能了。」
「看起來也不像是信心滿滿呢。不過,只是有覺悟嘛……這~樣的話,我也必須做出相應的回應才行呢。那麼,你確定了期限,並把這次作為了最後一次。那麼,你對我又~有什麼要求呢。」
口氣多少恢復到平常模式的羅茲瓦爾。
交涉,會談中提出了雙方的要求並進行交換的同時,昴拍了拍手。
「我的要求十分簡單。這次,如果我的做法打開了局面,接下來的未來就會與你的期望不同。這種情況下,你在和福音書預言不同的世界中會失去活下去的動力吧……這,可不行。」
「不行,是說不允許我失去活下去的動力嗎。不~過,不管怎麼說這作為要求都不得不說有些難呢。當然,表面上我還可以掩~飾一下,但內心裡我怎麼都……」
「其實,羅茲瓦爾。我,也並不是想和你一直敵對下去。」
「────嗯?」
不明白昴的說法,羅茲瓦爾把頭轉了過來。
看到羅茲瓦爾的這種態度,昴用手指擦了擦鼻子,
「你厭惡和福音書不同的未來,和所你指定的道路不同的道路,這我也明白。但是,我就算在這不同於福音書的未來中,為了讓愛蜜莉雅稱王會在你身邊喋喋不休。而且重新來過的能力也一定能夠依靠。────不論過程,最終的結果一定不會偏離你的目的。」
「────」
「羅茲瓦爾,我的要求很簡單。如果我打開了與福音書形式不同的未來……你就把福音書扔了一起過來。讓愛蜜莉雅稱王。為此,需要你的力量。」
無論昴做了多少讓羅茲瓦爾不可原諒的事,為了愛蜜莉雅的目標,他的力量是必要的。從個人的角度,昴也對他抱有不理解和憎惡的情感。在這條時間軸上,這樣下去他的計劃將會引發不可挽回的事態。────不過,昴以自己的手抓住這一事態,迴避關鍵性的深坑。
聽了昴的提議,羅茲瓦爾長長呼了一口氣。
閉上眼,陷入沉思的他摸著自己的下巴,慢慢地張開了嘴唇。
「你追求的談判平衡點……是這個麼。」
「很任性吧。但我最喜歡這種任性的事了。愛蜜莉雅盡她的努力稱王,我在她身邊送上祝福,也要把你拉入夥伴中來。」
「對於長久以來,長~久以來一直堅持著一種做法的我來說真是困難的提案呢。想讓這~樣的我動起來的話……條件也該很苛刻吧?」
「啊啊,是啊。」
羅茲瓦爾閉上單眼,昴點著頭豎起了兩根手指。
感覺到羅茲瓦爾的視線集中在自己的指尖,昴晃了晃其中的一根手指,
「條件有兩個。那是你說過不可能,決不會發生的兩個條件。如果達成了這些條件,那就是賭贏了。」
「如果條件沒有達成,那就是我的勝利了。那你就該給我拋棄你的人性了。」
用低沉的口音說著,羅茲瓦爾雙眼注視著昴。點了點頭,昴在羅茲瓦爾催促著下文的視線中,咬了咬牙慢慢說道,
「首先,第一個條件。────把加菲爾拉入己方陣營,帶到外面的世界去。」
「────」
「把執著於『聖域』內側的他帶出去,你曾經說過這不可能。我也這麼認為。雖然這麼認為……但他的力量,今後也是需要的。就算考慮到『聖域』人們的情感,把他那樣的任性小子這樣放之任之也不行。你曾經斷言不可能的,說服加菲爾這一件事,我會做給你看。」
「────第二個呢。」
聽完第一個條件後的瞬間,羅茲瓦爾的瞳孔深處湧動著陰暗的感情。
但是,他並沒有說出這些而是詢問著下一個條件。昴點點頭,
「────讓愛蜜莉雅,突破『試煉』。征服墓室的『試煉』,解放『聖域』的是愛蜜莉雅。那,並不是我。」
「不可能!」
羅茲瓦爾大聲叫道,手重重地拍了下床。
羅茲瓦爾嘶啞著聲音,面孔因憤怒而扭曲。他展現出威壓,指著昴說道,
「昨天記得告訴過你了。『那個』不可能突破『試煉』。而且,加菲爾也絕對不能拋棄對於『聖域』的執著!」
「這正是,不去做才不會知道吧。」
「這正是,不做才不會知道。然後,你正因為嘗試了那麼多次,才在我面前變得那麼消沉吧!?你那副樣子,加上你這次的覺悟,正是證明他們兩個不值得你寄托期望的證據!」
像大叫一般地,羅茲瓦爾抖動著肩膀說道。他呼吸急促的樣子面前,昴則是以冷靜至極的表情說道,
「還真是充滿幹勁地生了氣呢。」
「你說什麼……?」
「對你來說,對於我來說條件越是嚴苛對你越有利吧。因此條件那麼有利,你卻如此生氣,不是不合道理嗎。」
「這是關乎賭局是否成立的事。即使對你不利,只要把正當性模糊化,賭局的結果也可能會隨之失去價值。我會留心這一點也是當然的吧。」
昴提出對於自己太過不利,對羅茲瓦爾又太過有利的條件,讓羅茲瓦爾似乎產生了不信任。不過,昴對羅茲瓦爾的上述反應扭曲了表情。兇惡地,兇惡地加深了笑容,
「羅茲瓦爾,看來你誤解了吶。」
「…………」
「對我來說太不利?的確,乍看之下毫無疑問是嚴苛的條件。像這樣第一次,修正你長年以來的計劃,又要保留顏面,這份考慮也並不是沒有。雖然不是沒有……但這是另一回事了。」
昴露著微笑對沉默的羅茲瓦爾說道,
「你這麼說過,羅茲瓦爾。」
「────」
「被逼到絕境的我,會成為最強的王牌。────現在你面前的對手,和你的期望雖然不一致,但也毫無疑問是最強的王牌。於是,你還有不服氣的地方嗎?」
昴連珠炮般的發言之下羅茲瓦爾仍然一言不發。
然而他只是直勾勾地盯著昴,調整者呼吸。他的呼吸平靜下來之後,羅茲瓦爾豎起一根手指,
「────契約。」
「────」
「可以。那我就接受你剛才提出的條~件。────把加菲爾從束縛中解放出來,和愛蜜莉雅解放『聖域』。如果你兩邊都成功了,那我就廢棄我的計劃,循著你創造的道路前進。為此我們定下契約。」
羅茲瓦爾豎起的指尖上浮現了暗淡的光芒。
聚集魔力的彩色光芒正像是當初由里烏斯消滅貝特魯吉烏斯時生成的聚合多種屬性的光芒。
「通過『門』,將彼此的契約刻入靈魂。即使騙得了其他人,也無法欺騙自己的內心。────刻在靈魂上的契約能夠跨越距離和時間,甚至跨越世界繼續存在。對於你的重新來過,也是有效果的呢。」
「什麼嘛,不是還有辦法的嘛。……只是,嘛,對我來說這種做法也更方便呢。被彼此的契約束縛的話,也省了我痛打因輸掉而死攪蠻纏的你的工夫。」
「看上去你也不是草率決定……好吧。」
昴一副接受契約的樣子,羅茲瓦爾也沒有多說。
指尖的光芒落入昴的胸口,然後有什麼似乎從那裡滲入了身體裡。然後,全身的似乎都要張開般的波動從體內傳來,昴吐了口氣。
「啊,哈────」
「同樣地,也刻在我的靈魂上。────菜月·昴履行其契約之時,羅茲瓦爾·L·梅札斯也將履行其契約。」
同樣地,羅茲瓦爾胸上閃爍著彩色的光芒。
一瞬間,那光芒傳播到了羅茲瓦爾全身,一眨眼間羅茲瓦爾就變回了原來的樣子。
「這樣就結束了?」
「是結束了。……已經沒法反悔了。」
確認了互相之間結成了無法逃脫的線之後,昴暗暗吸了口氣。
然後,羅茲瓦爾手抵著胸,
「就如你會為達成條件盡你所能,我也會為了讓福音書的記述成真而行動。你不會非難這一點吧?」
「────五天後的降雪你也要重現嗎。」
「……如果不是愛蜜莉雅降雪的話,那就只能是我來做了~呢。」
換句話說,被設定了時間限制。
五天後的大兔來襲。到那時候為止,愛蜜莉雅必須解放『聖域』,昴必須將加菲爾從束縛中解放出來。
「這麼決定了的話,時間就很寶貴了。我要開始行動了。」
「昴君。」
離開床頭,打算立即行動的昴被羅茲瓦爾叫住了。
昴回過頭,羅茲瓦爾稍稍轉移開了視線,
「宅邸那邊,也是同一天。────祝願你能好好奮鬥。」
「是因為我這樣四處拚命導致失敗,下次就能按你的期待行動了吧?」
「────」
羅茲瓦爾對昴的回答保持了沉默。
看到他的態度,昴只能苦笑著在最後指著羅茲瓦爾,
「羅茲瓦爾,你這樣可不正常,還是化上小丑的妝吧。」
「唔,這麼說的話……這還是第一次以素顏見你呢。」
「在這個世界,是這樣呢。」
昴知道自己故弄玄虛的話讓羅茲瓦爾瞪大了眼睛。
昴在背後感覺到了這一點,他向外走去,
「這是我和你的決鬥。同樣是被命運捉弄的小丑────堂堂正正地決勝負吧!」
留下這句話,昴走出了屋子。
賭局的條件已經成立了。────因此,從這裡就將開始。
賭上『聖域』的解放,菜月·昴的最後挑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47992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24 篇留言

混沌只肆個姊控OAO
連三更!

10-09 15:01

KlausLo
勤勉!!!

10-09 15:04

初聞
勤勉啊啊啊

10-09 15:06

GGmaster
史無前例!!!
連三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10-09 15:08

淋しくて
有一份是昨天想二更的,我怠惰了......咳......

10-09 15:10

new head
勤勉!!!

10-09 15:17

啊不就好棒棒
可以 這很勤勉!

10-09 16:02


加油!不停勤勉

10-09 16:58

暗黑小蛇
GGmaster
沒有史無前例拉
颱風天就有過

10-09 17:24

芋頭
昴真聰明,插反flag,所以這次能過(?)

10-09 19:58

東堂刀華
勤勉

10-09 20:20


期待

10-09 20:35


「通過『門』,將彼此的契約刻入靈魂。即使騙得了其他人,也無法欺騙自己的內心。────刻在靈魂上的契約能夠跨'域'距離和時間,甚至跨越世界繼續存在。對於你的重新來過,也是有效果的呢。」...是'越'嗎?

原來,標題是指"鬼"(拉姆)出去在外,"小丑"(羅茲瓦爾,昴)兩個在內...

10-09 20:44

無關霜月
太勤勉了

10-09 20:53

亞空
如果是靈魂類別的效果
似乎死歸也無法干涉啊~

就像第一次喝了多娜茶後,後面都有效了

10-09 21:26

木星地主
可以,這很勤勉

10-09 22:09

Mickcy
勤勉的大大需要gp

10-10 10:08


昴好帥啊>w<~

10-10 16:04

NG的凱
看得太爽了,大大太勤勉了!!

10-10 16:27

夏娜
大腦。。。在顫抖。。。

10-10 22:23

竹炭君
要是羅茲把莉雅或加菲其中一人殺掉,那486就穩輸了吧

10-11 00:47

lifeagain
486 原來不是從外爛到理的一坨屎!!!! 這顛覆了我從根本對這角色上的理解

10-20 19:03

elle10368
樓上 那是不可能的 因為你完全沒考慮到 羅茲瓦爾的行動方針 他一再的說他是完完全全遵照真福音書的指示在行動的 他不可能為了一個賭局就放棄他一慣的行動方針 要是遇到事情就打破誓言 那只會成為一個只會妥協的無能者 而另一方面前面幾個輪迴羅茲瓦爾從來沒有處決過艾蜜莉雅或加菲爾那表示真福音書沒有給殺掉的指示那這個輪迴就不可能會處決 原因很簡單真福音書不是為了讓羅茲瓦爾贏一個小小賭局就會隨便顯示出新的指示 因為真福音書只會指示最終目的 一切過程都完全不會考慮持有者的心情 從前面艾姬多娜的對話就可以知道了

11-21 02:21

御風
「無論昴做了多少讓羅茲瓦爾不可原諒的事」 這裡角色是不是該對調

06-30 07:1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3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86 『無視勝算』... 後一篇:第四章88 『加菲爾的思...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nchnater000all
SRPG 眼中的世界 試玩開放中! 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811070/__Conviction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1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