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1 GP

第四章86 『無視勝算』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0-09 14:38:20│贊助:1,410│人氣:8866


昴因剛才發生的事,吃驚得簡直忘了被揍的痛感。
奧托則是緊盯著躺倒在地上抬著頭的昴。他平時冷淡、帶有職業微笑、不會露出強烈感情的表情,此刻在眼瞳中燃燒的是激情的火焰。
奧托·思文雙眼中寄宿著憤怒,俯視著昴。
「因為不知道怎麼做,你腦子裡已經是一片混亂了吧。」
「────」
「儘是些力不能及的事,自己的手段也好頭腦也好力量也好都不夠,慌慌張張地挨過一天又一天,還拼盡全力地努力著。」
奧托一邊對著沉默的昴說著話,一邊慢慢地拉近了距離。
匍匐在地的昴一動不動,左臉終於因感到熱而痛苦地扭曲。他現在只能抬頭看著奧托。
「沉默,就是沒有否定,也即肯定的意思。至少在我們的世界,這是種會被人抓住把柄的,最差勁的行為了。────你聽見了嗎?」
奧托說著把手伸向了一聲不響的昴,一把拉起他的衣襟,
「你要是聽到的話就給我回答啊!」
「────!」
尖銳而堅硬的物件打到額頭上,讓昴的視野裡出現了一陣火花。
幾乎要昏厥的情況下,昴才知道自己是中了奧托的頭槌。然後奧托對著眩暈的昴又是用一記頭槌從昴的胸口將他頂飛。
額頭的疼痛,臉頰的疼痛,還有被撞飛踩空的感覺讓昴終於保持不了沉默了,
「你,幹什麼……」
「哦?明明只是一味地被打被揍,還保留著意識啊。我還以為自己做了什麼不尋常暴力行為,你都被打得睡著了呢。」
「你說什麼────!?」
昴因為又在鼻子上吃了一發頭槌而溢出眼淚的同時,也任由自己狂怒之下抓住了奧托。不過伸出的手卻被奧托以側滑一樣的動作迴避,反而自己腳下被猛烈地一掃,摔了下去。
「咕!?」
「看到你頭腦發熱,果然這次腳下又疏忽了吧。真是符合菜月先生的行為呢,可悲。」
「是……嘛!」
從摔倒的狀態下一躍而起,昴把摔倒時抓到的一把土扔向了奧托的臉。然而奧托彷彿已經讀取到了這個動作,以手護臉,接近了因為揚土迷眼睛的動作被識破而感到驚訝而遲遲沒有進行下一步動作的昴。然後抓住了倒吸一口涼氣的昴的衣領,手抵著他的腹部把他扔了出去。
背後重重地摔在地上又彈起,昴因為撞擊和痛感一時呼吸困難。
雖然被扔在了積滿落葉的地方,但衝擊力自然沒有被盡數吸收。
手腳發麻,昴痛苦地喘著氣,站不起來。
「搞這種小伎倆,真像是菜月先生會做的蠢事呢。我早就做好了準備才來找你,這種詭計才不會有效。」
「……哈!」
「吶,菜月先生。菜月先生的能力,不過就是如此而已。別說各位騎士和羅茲瓦爾大人,就連加菲爾的力量都遠勝於你。比起我來,都是這副樣子。」
昴竭力向抽搐的肺部輸送著氧氣,奧托像是感到驚訝一樣搖著頭,用話語刺痛著昴。
奧托走近了無言以對的昴,蹲下貼近了昴的臉,
「就算你用白鯨、魔女教之類的事和我爭辯也無濟於事。菜月先生那麼弱,如果被認真地對付的話不知道多少人能用一根手指就把你殺了。這種事你自己也該明白。」
「────」
「那麼,力量不足的部分用智慧來彌補嗎?以我看來,菜月先生雖然像是勉強賣弄著自己的小聰明……但平均下來決沒有高人一等的思維和判斷。連常識都尚有不足。」
不明白奧托到底要說什麼,昴急促的呼吸中夾雜了焦躁。
肺的痙攣,被擲出的衝擊,額頭和臉頰的疼痛正逐漸減弱。對應而來的冷靜之後,昴也不懂奧托連珠炮彈一樣說出的話的意思。
奧托只是俯視著黑瞳中映出不理解的昴,繼續說道。
「力量和智慧都不夠,還有什麼能夠作為補充……也沒什麼特別的了。菜月先生身材短小,就是一個隨處可見的普通人。作為這種人,你卻期望著太多與你身份不符的。」
「你,從剛才開始,到底……」
「認識到力不能及的自己,然後想要退而求其次做些什麼的話,就會更強求自己,追求著自己做不到的事,磨滅自己的存在……帕特拉修的心情我也算是明白了。」
「帕特拉修……?」
突然出現的地龍名字讓昴因驚訝而張大眼睛。
帕特拉修。作為昴的地龍都有些屈才的,昴的黑色愛龍。為了幫助陷入絕境的主人不惜負傷,而當昴表示不理解她為什麼要這樣做時,又教給了他重要的道理的恩人────恩龍。
奧托剛才卻說,明白了帕特拉修的心情。
昴眨著眼,奧托則是把手指伸入自己灰色的頭髮,以急躁的聲音,話中帶刺的說著「那是」,
「你在你愛慕的女人面前逞強,我就不計較了。我也覺得那是必要的虛榮,姑且尊重一下吧。你說著不合身份的話,做著不合身份的行為,嘛,也是沒辦法的事。這些我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大概是指愛蜜莉雅吧。昴,對於愛蜜莉雅的態度。
「而在愛慕自己的女人面前逞強,我也能容忍。這也是有必要的。因為我認為,在愛慕的關係中,被愛的那一方也是有責任的。所以為了愛慕自己的人,耍帥也是很重要的。嗯,我就原諒你了吧。」
這是指雷姆吧。曾經昴在奧托面前說過同樣的話。要在雷姆面前逞強。因為她是喜歡著自己的少女。
「只不過,到此為止吧。」
說完,奧托把臉湊了過來。
這次昴還以為自己又要吃一記頭槌,縮起了肩膀。奧托則是像要吃人一樣,
「還不夠,你是明白的吧。不能及,你也是知道的吧。想要在喜歡的女孩面前,耍威風吧。想要在愛慕自己的女孩面前,成為值得自豪的人物吧。」
「────」
「那麼,在她們,在人們看不見的地方,補足自己,借助他人的力量不也是挺好的嗎。────比如說,朋友之類的。」
臉離開後,將手掌指在自己胸口的奧托說出了最後的部分。
聽著他的話,昴「哈」地吐了一口氣。
說實話,此時此刻昴產生的,只是「原來如此」這樣平淡的感想。
昴也並不是沒有想過像這樣依靠別人,求助於人。這是當然的。如奧托所說,昴也明白自己軟弱、不足之處。如果排除自大的因素,昴也沒有認為自己有做到一切的能力。
實際上,昴就是為了補充自己不足的部分,才奔走求助艾姬多娜和羅茲瓦爾不是嗎。
最後,不僅沒有得到他們兩人的幫助,昴還因為知道了不想知道的事實而受了更重的創傷。
即使如此,昴也並非沒有實行過奧托所說的解決方案。奧托的主張已經行不通了。那條路,已經緊閉了。
「────哈」
「有什麼,那麼奇怪的嗎?」
心裡得出這麼苦澀的結論,昴的表情也不由得把它顯現了出來。奧托看到他這副樣子,有點不愉快地皺著眉,昴漲紅著臉注視著奧托,
「你的想法,是不行的。……我也不是沒有求助任何人。想要做些什麼,能想的辦法也都去做了。那些也許值得依靠的,至少我相信能依靠的人,我都去求助了,然而……」
事實與期待相反,即使如此也不捨得放棄,因而只能抱頭忍受。
最終,昴認為『必須保護』、『必須幫助』的愛蜜莉雅也否定了昴的想法。昴發現自己才是把愛蜜莉雅輕視成『不得不保護的弱小存在』的人。
經歷了各種各樣的經驗,遇到了各種各樣的人,說著很威風的話,吼著要設法做些什麼,否定死的覺悟肯定生的覺悟,這樣做著看上去像是在前進的樣子,結果昴只是在原地踏步。
改變四面楚歌的窘境的手段,一個都沒有。
連自己強顏做出的笑容也已經乾涸,昴的表情變得冰冷而僵硬。
奧托顫動著嘴唇,對昴的無聲慟哭說道,
「……但是,我記得自己還沒有被菜月先生拜託過。」
「────」
「像我這樣的人沒有依靠的價值,沒有求助的意義……你是這麼看我的吧。還是說,在菜月先生眼裡……我是不得不保護的對象呢。」
顫抖的聲音抑制著感情,反而讓感情更為喧鬧。
那是奧托的憤怒、悲傷和難忍的激情一角。
被奧托洶湧的感情餘波撼動,昴注意到自己無意間的話語傷害到了他,趕緊搖著頭,
「不是」
「哪裡不是了。不是這樣的話太奇怪了吧。如果不是這樣,為什麼一言不發地,獨自蹲著忍受呢?」
「我什麼都……嗯,沒有告訴你,不是因為沒有相信你。並不是這樣的。」
「────」
奧托面對著搖著頭,眼神游離的昴,一言不發。
只是,那綠色的雙眼緊緊地盯著昴。
在眼神的壓力下昴向下轉移視線,想要掩飾自己說的話,把手抵在了額頭上。
並不是沒有相信奧托。他在輪迴中拼了命地保護著昴,又在和金錢利益沒有任何關係的現狀中陪著自己,昴真心感謝他這樣的善心。把他稱為朋友也沒有半點謊言。
但是,如何才能把現在的情況告訴這樣的奧托呢。
如果是艾姬多娜或者羅茲瓦爾這樣明白昴的處境的人那就沒有問題。因為即使避開觸發禁忌條件的內容,對話也能夠成立
但是,奧托則不一樣。不只是奧托,愛蜜莉雅,拉姆,還有其他『聖域』相關人員,都對昴的事情渾然不知。
不說出魔女或『死亡回歸』的情況下,昴無法說明自己身處的窘境。就算能告知未來的事,大兔的來襲,宅邸的襲擊,他是如何知道的,根據又在哪裡────這一切昴都是無法解釋的。
這樣的情況下,怎麼樣才能讓對方相信自己的話?能夠懷有這樣的期待嗎?
昴有自己力量不足的自覺,自己智慧不足的自覺,還有自己弱小的自覺。
所以說白了,昴是不可能不借助任何外力達成願望的。他知道自己的任務就是獲得必要的協助,走出正確的道路。
但是,現在昴卻不能實現自己的使命,因而止步不前了。
「什麼我都解釋不清楚。腦子裡已經是一團亂麻……如你所說,亂七八糟的,什麼事……都沒法說明來龍去脈。」
「…………」
「一直都是說了也不被相信……怎麼說才好……這樣想著,對你,對誰都沒法好好地……」
「……說來聽聽嘛。」
「────誒?」
昴表示自己無法給出任何使人信服的證據和根據,奧托卻如此回答。
昴不禁抬起頭來,奧托則是俯視著他,環抱著手,
「所以說來聽聽啊。就算說不清緣由,中途亂七八糟,腦子裡也是一團亂麻說不出個道理來,我也不會打斷你,好好聽完的。」
「不,但是,這樣的話……」
「所以說……快說啊!我不是說了,不要逞強了嗎!」
奧托大喊著,跺著腳,一副無法忍受的樣子。
奧托伸出手指,對著睜大眼睛的昴說道,
「沒有使人信服的證據之類,沒有能說服別人的根據之類,講不出合乎邏輯的事情之類,你有時間反覆考慮這些,還不如把腦子裡想的一切全部都傾訴出來,比原地蹲著有建設性得多吧!」
「就算這麼說……我!為了讓這些亂糟糟的事能聽上去可信……」
「────把這些亂糟糟的全都說出來!然後,在最後說『相信我』就行了!因為我是你的朋友!!」


────因腦子裡紛雜的瑣事而洶湧的感情,似乎被奧托的叫嚷連根拔起吹飛不見了。
他的話毫無根據,從道理上看也沒有絲毫說服力。,
然而,對於止步不前的昴來說,這有著一股力量足夠在他背後推他一把。
「雖然可能不能讓你相信……」
一點一點地,說出自己煩惱已久的問題,卻沒花了多少時間。

※ ※ ※ ※ ※ ※ ※ ※ ※ ※ ※

「然後,羅茲瓦爾讓殺手襲擊了宅邸……想要借此把我和愛蜜莉雅逼入無處可退的絕境……大概是這樣。」
擔心禁忌之手的出現,昴小心翼翼地說完了事件的全部。
奧托則是沒有插話,只是皺著眉,沉默地聽著昴的敘述。
「現在我所擁有的情報……還沒有那麼高的準確性,但總之這就是全部了。毫無、隱瞞。」
當然,不能說出口的魔女茶會和『死亡回歸』就另當別論了。
把這些部分當做空白,關於證據就讓它那麼空著就行了。昴連自己都覺得情報之間的關聯性太過曖昧,這樣說著都感覺到了不快。
因此,昴才十分在意奧托的反應。雖然奧托說只要在最後加上「相信我」就行了,但他到底是怎麼判斷剛才這番話的呢。
「菜月先生……」
「…………」
漫長的沉思之後,奧托放下抱著的手臂看向了昴。看到綠色的眼瞳中映出了自己,昴不禁停止了呼吸。
第一句話將會是什麼呢,昴感覺自己的心跳都有些嘈雜了。
然後,對著僵直的昴,奧托說,
「我是不是不能當做沒聽過,然後逃跑呢?」
「什────啊啊!?」
昴聽到這種與其說是意想不到不如說是離奇的回答,不禁叫出聲來。奧托則是以蓋過昴的驚呼的音量,喊著「因為」,
「將要被大兔襲擊的地方現在被封閉著,而逃出這裡只能依靠成功率有些微妙的愛蜜莉雅突破『試煉』,如果只是想把不被結界影響的人轉移出去也會被一個不通情理的人妨礙,總算能夠回到宅邸又會被宅邸的主人雇來殺手殺害……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我倒是也想知道啊!為什麼必須要被逼到這種莫名其妙的絕境啊!雖然我早就知道了,但是神明大人就那麼討厭我嗎!我也是很煩的啊!」
如果有掌管命運的神,那他毫無疑問厭惡著昴。昴雖然自認為沒有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招致憎惡,但這還是太不講理了。
但是,因此而憎恨神也不會讓事態有前進或後退或變化或難度降低,不過在此之前,
「等等,奧托。你這種狂躁的心情我說實話能理解……但是你相信這麼荒唐的事嗎?」
「────」
「過於棘手的魔獸正在逼近,想要逃跑也不知道愛蜜莉雅是不是能夠成功,加菲爾又妨礙著大家逃出,羅茲瓦爾也因為一些我不明就裡的想法背叛了我們……你相信這些話嗎?」
自己說的是多麼壞事扎堆的事態啊。
最值得推敲的是給不出證據的大兔來襲,和羅茲瓦爾是襲擊宅邸的黑幕兩部分。最致命的問題主要就在這兩部分,而關於這兩點能夠說服他人的材料仍然不存在。
關於大兔,昴是怎麼捕捉到全世界都想知道的魔獸預兆呢。
關於羅茲瓦爾,為什麼謀劃著不利於王選中不得不結盟的愛蜜莉雅呢。
無論哪個,昴都無法說明。
「菜月先生。」
對於昴的問話,奧托只是閉了會眼睛就回答道,
他豎起一根手指,
「我至今為止,遍歷過各種各樣的地方,別看我這樣,也和不少人有過交流的經歷呢。」
「……難道,你看著別人的眼睛就能知道是不是可信嗎。」
「不,可不能相信這樣的迷信啊。商人只要想做,就能用多麼充滿善意的眼神把人引入騙局,這種事我也體驗得太多了。關於這點,我也積攢了豐富的經驗值了。」
雖然是自誇的言辭,但奧托的意思是他一路也是被這麼騙過來的嗎。
重要的對話中不該插入這些瑣事,然而奧托只是繼續對閉著嘴的昴說道,
「嘛,這樣遇見各種各樣的人之後,我也能以自己的方式進行商談之類的工作了。從離開家裡開始行商大概有四年了,不管好壞至少也活了過來。」
奧托的口吻非常輕巧,但這大概也不是輕鬆愉快的道路吧。
他也一定多次遇到過,生死攸關的場景了吧。
這個世界裡,只是跨過平原就有遭遇白鯨的可能,因此昴也能想像很多旅商會遭遇到的危險事態。野狗、夜盜、和諸如此類的威脅。
「這樣的日復一日中,我也算是作為一個商人活了過來……至今為止我有自信按照自己的方法,支持著我計算出擁有更高勝算的一邊。雖然結果不總是這樣……也有過我認為有勝算的一邊在之後遭遇了難以置信的災難而杳無音信的事情。」
「喂、喂、喂……」
「不論結果好壞,我想要至今做的選擇都不會讓自己後悔。想要押上自己的某些東西作為賭注的話,我認為這一點是很顯而易見地有必要的。」
奧托的選擇基準到底是基於什麼,昴雖然不太清楚,但他是按他的方式押在了計算出的勝率更高的一邊,大概是這麼回事。
奧托尋求著和羅茲瓦爾建立關係,而他來到聖域的原因也正是他考慮到之後的影響,想要和羅茲瓦爾增進關係。奧托在這種事上,是完全遵照實用主義的。
因此,昴這種沒有根據就毫無勝算的言辭,還以為奧托根本不會傾聽他訴說────,
「因此,這還是第一次呢。菜月先生。」
「────誒?」
昴張著嘴看著奧托,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奧托則是以一副開心的表情說道,
「無視勝算,加入看不見勝算的一邊,這還是第一次。」
就說了這麼一句話。


※ ※ ※ ※ ※ ※ ※ ※ ※ ※ ※

腿在疾跑。呼吸快要斷絕。
像是在草地上追趕著先行一步的內心,昴激動難耐,身體隨風而去。
穿過早上清涼的空氣,昴大幅度地甩著手臂,大步地向前跑去。
蹬著大地,踩著石頭,沿著勉強稱得上是道路的道路一直線地跑去。
終於,奔跑著的昴看到了目的地的建築。
意外的高亢之下昴的臉有些扭曲,露出了牙。像狗一樣吐著舌頭穿著粗氣,他飛似的把手伸向了建築的入口。
然後,
「────羅茲瓦爾!」
粗暴地打開了門,昴像是翻滾著進入了建築。跨過玄關,穿過與臥室相連的起居室,以差不多能拆了門的力量打開了門。
床上是坐起身的羅茲瓦爾,和勤快地照料著他的拉姆。兩人以同樣驚訝的表情看著昴。
平時一副超脫樣子的羅茲瓦爾和裝著面無表情的拉姆一同露出措手不及的反應還真是少見。
因為自己正準備做件史無前例的事,這種反應稱得上是個吉兆。
看著驚詫的兩個人,昴用手指著至今說不出話的那對主僕,
「────來賭一把吧。賭注就是,我和你的夙願。」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47973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1 篇留言

Tircar
頭香 感謝更新

10-09 14:41

領域外的侯爵
無視勝算,下一回要展開談判了!
這一部分也是相當精彩的橋段呢
太棒了,加油啊兩位!

10-09 14:45

milk乂幻月
這篇...基情四射啊

10-09 18:13


"如果是艾姬多娜或者羅茲瓦爾這樣明白昴的處境的人那就沒有問題。因為即使避開'出發'禁忌條件的內容,對話也能夠成立"...倒過來用'發出'或是用'說出',會不會比較通順呢?

「我是不是'不'能當做沒聽過,然後逃跑呢?」...如果依據接著的話語,去掉'不'字會不會比較能銜接下文?

「我倒是也想知道啊!為什麼必須要被逼到這種莫名其妙的絕境啊!雖然我早就知道了,但'神'神明大人就那麼討厭我嗎!我也是很煩的啊!」...好像多一字...

感謝版大的更新

10-09 19:49

淋しくて
1.是『觸發』的意思,打錯字了
2.原文是這樣敘述沒錯
3.已修正10-09 20:32

"奧托面對著搖著頭,眼神'遊'離的昴,一言不發。"...'游'嗎?

10-09 20:34

淋しくて
10-09 20:37
豪豪
但"神"神明大人就那麼討厭我嗎!我也是很煩的啊!」

是否要打"是"?

10-09 21:59

Mickcy
G情四散!

10-10 10:02

neil841027
神明大人不就是長月嗎 他到底多愛虐486啊

10-14 03:00

lifeagain
「我是不是不能當做沒聽過,然後逃跑呢?」

10-20 18:42

787877778787
感覺這裡有點小BUG 前幾章多娜的4678超級連珠炮昴都能瞬間明白了 這邊奧托幾句話就聽不懂了[e20]

11-03 18:26

elle10368
樓上 我是不是'不'能當做沒聽過,然後逃跑呢? 這句話應該沒問題 要嘛就是"我能當做沒聽過 然後逃跑嗎"這種直問句型或是 我是不是不能當做沒聽過 然後逃跑呢 這種反問句型 他是想表達 "當做沒聽過然後逃跑"這整個是一個動作 而不是把"當作沒聽過""然後逃跑"分開成兩個動作 這樣懂嗎?

11-21 01: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1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85 『話語、心意... 後一篇:第四章87 『鬼在外、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imaiasami>各位大大>
⇒朋友的【遊戲實況宣傳】,還請各位多多指教~ https://www.twitch.tv/daten_tsubasa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0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