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2 GP

第四章85 『話語、心意、拳頭』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0-09 14:15:05│贊助:1,191│人氣:8971


「────誒?」
一瞬間沒有明白愛蜜莉雅說了什麼,昴呆滯的聲音發出了疑問。
愛蜜莉雅看著目瞪口呆的昴,把自己的想法化為形式,
「昴會這樣為我著想,為我行動,讓我非常高興。十分十分可靠,我也十分十分依賴著你。……但是像這樣找逃避的道路,不行。」
「說、說不行……這樣強加的片面判斷!」
「決定發起挑戰的是我。我有著不得不去的地方,和通往那裡不得不經過的關卡。現在我為了跨過它不得不作出努力。這種事情,我不想為自己辯解。」
昴在雙唇緊閉,眼眸中立下決意的愛蜜莉雅面前像是被衝擊痛打一樣。
她毅然的臉龐上滿是強烈意志的閃耀。那並不是需要昴不伸出手來,拉著她前進就止步不前的軟弱少女的身姿。
為何,為什麼。心裡滿是疑問,昴搖著頭,
「愛蜜莉雅,這份覺悟,我覺得很了不起。但是,那份『試煉』和妳太合不來了。對勝算為零……勝算渺茫的戰鬥發起挑戰,我不能認為那是勇敢。」
「……果然,你認為勝算渺茫呢。」
「…………」
說不出什麼彌補的話,昴陷入了沉默。愛蜜莉雅則是苦笑著,眉梢微垂,一副率直接受對自己的評價的樣子。
在這瞬間竟然說不出什麼鼓勵,昴真覺得自己愧於為人。
「至少,等到我找到線索再說吧?只要有時間,我一定……能促成更好的狀況。這樣的話,愛蜜莉雅也能更安心地……」
「唔,不行哦,昴。我,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就是明白。────那個墓室的『試煉』,是沒有什麼近路的。」
「────」
「雖然有些不可思議呢。但我明白。就算花了時間,準備挑戰的我如果不做好心理準備,就也會得到相同的結果,這我知道。」
「啊……」
說不出否定的話。
雖說她不可能如此詳細地知道『試煉』的性質,但關於愛蜜莉雅所感知到的這一規則,昴也只能持相同意見。
『試煉』的內容,和它的性質,無論多少次重複挑戰不會變得緩和也不會變的艱難。同樣的條件,同樣的內容,迎接著挑戰者。『試煉』的性質不變,而根據挑戰者的內心得到不同的結果────聽起來很像是艾姬多娜喜歡的。
對於愛蜜莉雅能看破自己說出的安慰話,又能超乎想像地把握住『試煉』的本質,昴感到吃驚。
然而,即便如此昴仍然想要組織話語,
「吶,昴。────昴,為什麼想要幫助我呢?」
「────」
搶先拋來的提問,是以前也被問過的,擁有重大意義的問題。
為了能夠回答這個問題,昴經過了多少拼盡全力的時間呢。為了能夠傳達到這個答案,又跨越了多少的苦難呢。
所以,面對同樣的問題,昴能夠毫不猶豫,乾脆利落地作出回答。
「我想要幫助妳,是因為我喜歡妳。────我太喜歡,妳的全部。」
「────嗯。嗯。我知道。畢竟昴最喜歡我了呢。」
「────」
「昴的這種心情,讓我十分高興。十分可靠。我也十分依賴著它。昴只要這麼看待著我,我就一定能盡可能努力。」
手抵胸口,赧然閉目的愛蜜莉雅。
將一切的心意注入其中,她繼續說道,
「所以說,昴不要死腦筋地想要去做些什麼。昴只要看著我,我就能夠努力。如果你想為我做些什麼,想要聽我的任性的話,那就在我的身邊吧。我想要,讓你在我的背後支持我。」
「愛蜜莉雅……」
「猶豫不決的時候,如果有背後伸來的手,我一定能站定腳步。像這樣搖擺不定的時候,希望昴在我身邊。」
「────」
「一直走在我前面,為了讓我不摔倒而把石頭移開,為了開闢道路將密林斬開,這樣拉著我的手前進────謝謝。但如果一直這樣下去,我會拖拖拉拉地越來越依賴昴的吧。我,有點懶散的呢。」
「懶、散……」
想要恢復往常的對話形式,卻什麼話也說不出。
昴無法控制內心噴薄而出的情感。那是無法用言語表達,也難以理解的「那個」嗎。但是,為了自己的感情不被強烈地主張著自己存在的「那個」悉數侵擾,昴緊咬牙關與愛蜜莉雅對視。
「撒嬌任性,一直都是這樣撒嬌……所以說,這次我想不這麼做,自己嘗試一下。雖然失敗的話,昴和大家都會為我擔心,這點也讓我有些在意……為了避免這樣,我會盡早地通過『試煉』的。」
愛蜜莉雅對著無言以對的昴露出了堅毅的笑容,
「請在這樣努力的我的身邊,看著我這份努力。────那是,我想讓昴做的一切。」

※ ※ ※ ※ ※ ※ ※ ※ ※ ※ ※

「────!!」
飛快地跑著,內心也急躁無比。
像是要飛過難以立足的斜坡般地奔跑著,枝條擦過臉頰留下疼痛的擦傷,即使不斷地摔倒,只要還有口氣就繼續跑著。
「────!!」
吼出不成聲的聲音,簡直要將喉嚨撕裂。從黑暗中密佈的綠葉縫隙中抬頭望天,凝視著澄澈空氣中格外閃耀的藍白滿月和漫天星光,大喊著。
────就這樣想要從身體裡將那被稱為愚蠢的愚蠢盡數吐出,想要把一切化為空殼。
────最後看到的愛蜜莉雅,寄宿著強烈決意的微笑在眼前揮之不去。
那份微笑,那份宣告的覺悟,和昴自以為的錯覺。和這些交織在一起,昴好不容易明白了內心焦躁不安的膨大感情。
正是明白了這份感情的真實面目,昴才會坐立不安,和愛蜜莉雅道別後立刻,衝動之下衝入森林,如同野獸般四出奔走。
不允許自己站著,不允許自己入睡逃避,一想到愛蜜莉雅就會噴湧的感情────這種感情,人們稱為『羞恥』。
羞恥支配了昴的全身,不允許昴立定。
「我……我……!」
太蠢了。真的真的,無可救藥的蠢。
羅茲瓦爾把愛蜜莉雅稱為「那個」的時候,昴血氣上湧極力辯駁。面露凶相大聲吼著,不允許侮辱、貶低愛蜜莉雅的話語和態度。
在這次交鋒之後和愛蜜莉雅相會,表明了自己想要為她代勞的心意,然後被拒絕了,才第一次注意到。
────最不相信愛蜜莉雅的覺悟、決意、能力的,就是昴自己。
自己想著必須要守護她。不想讓她留下痛苦的回憶和悲傷的感情。
昴以這樣的名義為幌子,為了讓愛蜜莉雅不受苦難而反覆思考著。為了代替她『試煉』,自己發起挑戰,如果不行就尋找不經過『試煉』的捷徑,如果連這都不行────最壞情況下,就算是逃離『聖域』的時限────大兔,只要想方設法處理掉就行。昴就這樣滿腦子都想著,從各種方面考慮著不讓愛蜜莉雅面對『試煉』就能完事的方法。
昴依靠這種自以為是的庇護慾望,為保護愛蜜莉雅而出謀劃策的時候,愛蜜莉雅卻也獨自在深夜堅定了她自己的覺悟和決意,不逃避『試煉』而選擇正面面對。
明明她只是想要昴支持她的這份覺悟。
不是其他人,菜月·昴才是最看不起愛蜜莉雅的人。
「────!」
注意到這一點的瞬間,昴被不可抑制的羞恥狠狠揍了腦門。
愛蜜莉雅想要昴的回答,然而昴含糊地回應了兩句。她面露擔心,昴卻舉著手像是逃跑一樣地離開了。然後他就踏入了這片森林,變成了這副樣子。
曾經在王都,昴也因為同樣的狂妄而傷害了愛蜜莉雅。
渾然不知愛蜜莉雅的想法和覺悟,自恃著剛獲得的權能,沒有將自己剛愎自用的真意傳達給她,造成了愛蜜莉雅與昴的別離。
有了那件事,昴才確立了自己對她的心意,和自己心意的展露方法,他才能像這樣站在這裡。
────然而,昴又一次做錯了。
代替愛蜜莉雅受傷,替代她承擔困難,為愛蜜莉雅開闢道路。
昴即使以此在愛蜜莉雅面前自誇,也不會向他人炫耀。這種做法和以前比起來雖然看上去有所長進────本質上,卻沒有任何改變。
只是將對她的傷害巧妙地隱藏起來了而已。
只是心懷將負傷作為炫耀的資本的傲慢而已。
將自己放在第一位,強加給愛蜜莉雅這樣的想法,然後又宣稱這種做法的正確性。這樣的姿態沒有任何改變。
「我……我……!」
斷了氣,大聲喘著抬起頭的瞬間,一根粗枝打上了昴的額頭。因痛後仰的一剎那,腳下踏空的感覺也隨之而來。
背後的冰冷的大地似乎要吸乾一切熱量,氣喘吁吁的同時昴直直抬頭向天。樹林的空隙間豁開一個口子,讓他可以看見夜空。
沒有路燈的這個世界,刺痛肌膚的清澈大氣中,星星耀眼地閃爍著。在滿天的星空下,昴被不認識的星座所包圍,溶解在了由自己的渺小、看不見前程的不安、和有形的恐怖組成的感情漩渦中。
疲勞突然地襲來,意識也難以再保持清醒。
狂亂的時間。不僅是肉體積累的疲勞,精神上積攢的各種疲勞也將昴慢慢拖入黑暗。
『死亡回歸』。魔女的茶會。羅茲瓦爾的真意。還有自大的自己,和決心獨自前進的愛蜜莉雅。
在這樣的想法中,昴自己究竟怎麼做,答案才會────

※ ※ ※ ※ ※ ※ ※ ※ ※ ※ ※

「嘛,竟然成了這副樣子。」
從睡眠中甦醒的昴,最早感到的是肌膚貼身的寒冷和擲來的聲音。
眼皮因冰冷的日光而顫抖,昴睜開眼睛面露不快。在樹林中一眼看到了太陽,滲出眼淚的同時昴也準備起身,
「嘶、痛……」
發出了關節扭動的聲音,昴的喉嚨因疼痛發出呻吟。
在堅硬地面上睡著的身體,伴隨著土和空氣的冰冷,也變得僵硬了起來,想要活動關節時就會傳來鈍痛的抗議。
「不知道你在搞什麼,不過本大爺可不建議你睡在這種房頂都沒有的地方。『有了屋頂和床,嘎烏蘭便能生活下去』至少有著的說法。」
「嘎烏蘭是什麼……不,比起這個。」
搖著頭,昴向上看著拋來粗暴聲音的人────低頭看著坐在地面的昴,發出犬齒磨牙聲的加菲爾。
同時意識的甦醒也逐漸到來,昴想起來了為什麼會身陷這種境況。
「這樣、啊。……昨天,我那樣睡著了……」
「早上日常巡邏的時候,你小子的臭味從森林裡傳來,就讓我覺得奇怪了。躺成那麼個大字,說不定被誰趁機暗算了都不知道。」
「如果有力候選人的你都沒這麼做的話,誰都不會做的。……現在大概幾點了?」
手摸著額頭,昴稍稍搖了搖沉重的頭,詢問起了加菲爾。加菲爾則是「哈」地哼了一聲,
「你不用這麼著急,現在確實還是早飯時間前呢。起來的大概只有早起的老頭老太們,還有你和我。」
「這樣的話,因為我失蹤該不會引起騷動吧。……在此之前不回大教堂就麻煩了……不,在此之前……」
如果夜裡昴沒有回去,有可能早先回去的奧托就會心生懷疑有所動作。就算這本身沒什麼問題,昴也想盡量避免不安在阿拉姆村的難民間擴散。問題已然堆積如山,再因為自己的不慎引發不和,對昴來說是決不能容忍的禁忌。
「……和昨晚比起來,你的臉色變化相當大啊。」
「啊?」
想要手扶身邊的樹幹而起身,轉著頭的昴被加菲爾投來了這麼一句話。回過頭去,他使勁撓著自己的金色短髮,
「和昨天那種,都不知道你是不是還保持著從容的臉,今天的你小子,怎麼說……倒是一副清爽的樣子啊。」
「────」
「切,好像也有點不一樣。可惡,表述不出來……喂,笑什麼?」
「哈,哈哈……」
昴聽了加菲爾的評價,手摸向自己的臉頰。然後覺得自己的嘴角也鬆動了起來,從嗓子裡面發出了震顫一樣的笑聲。
一開始雖然是低聲悶氣的笑聲,後來卻慢慢大了起來,
「哈、哈哈!我,一臉清爽?這樣啊,原來看起來是這樣啊!」
「什麼啊!有什麼好笑……」
「相反呦,加菲爾。完全,相反了啊。」
「啊?」
克制住笑的衝動,昴指向了加菲爾。
然後,
「才沒有清爽呢。我現在心裡還在砰砰響著,說實話,現在都要炸裂了一樣呢。想要做的事被全數否定,不得不做的事和竭力去做的事都事與願違……該怎麼辦才好,我真的都不明白了。」
「────」
「真的明白自己走投無路之後,反而能笑出來了呢。想要做的一切全都不行的話……又要從頭來過了嗎。」
無力地自言自語著,昴耷拉下了肩膀。
如果最一開始的想法就是錯誤的話,之後堆砌上去的一切思考就都是錯的了。
明明必須找到問題解決手法的期限正在逼近,現在才注意到自己的算式竟然從最初開始就錯的一塌糊塗,昴忽覺為時已晚。現在更是束手無策了,重新面對的諸多問題,只能認為是連解法都沒有告知的難題了。
加菲爾則是因為不知道對消沉中的昴說什麼,皺了皺鼻子。就算問他,估計也不會得到明確的回答,姑且就當他是單純的嫉妒吧。
互相之間陷入了尷尬的沉默────在這時。
「────怎麼做才好,就由我來告訴你吧。」
「────!」
不意間,上方傳來了一個聲音。昴驚慌地回過頭去。而和昴一樣抬頭望去的加菲爾卻毫無驚訝,估計是他已經覺察到氣息了吧。
回過頭看去,目光落在了從樹林的空隙中走來的,
「……奧托?」
「嗯嗯,早安啊。是我喔。」
腳踩枝條發出著乾脆的聲音,奧托臉上堆著有些假的微笑向這裡走來。他的突然出現讓昴翻了翻白眼,加菲爾則是小聲咂了咂嘴,
「話說在前頭,本大爺也是才剛看見這小子。可不是忘了老哥你和他聊了起來。」
「我才沒有那樣懷疑你。菜月先生也是,沒什麼大礙就好。────比起這個,能不能聽聽我的請求呢?」
「……說吧。」
「能不能,讓我和菜月先生兩人獨處呢。有些話想說。」
在搞不清狀況的昴面前,奧托和加菲爾則是一副明白的樣子互相交談著。對於奧托最後的申請,加菲爾咬了咬牙,然後瞥了昴一眼,
「別做什麼奇怪的事。」
只留下了這句話,他就離開了。
加菲爾踩著草,穿過森林返回『聖域』了。目送著他的背影離開,昴用舌頭潤濕著嘴唇,
「好像,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你和加菲爾談過話了呢。」
「在菜月先生忙亂不堪的這段時間裡,我也不是什麼都沒做呢。我還是在一定程度上和這裡的人們,還有難民們加深了交流……嘛,那種事情現在無所謂了。」
為了回答昴的疑問,奧托擺著手中斷了話題。他的雙眼凝視著昴。不,以「凝視」而論,他的視線也都太強了。那已經是達到了「盯」的地步的視線。
「幹嘛啊……」
那種讓人不舒服的視線下,昴含糊地說著話,發出了細弱的聲音。聽罷奧托只是歎了口氣,
「事由,雖然只是一部分,但我還是聽說了。菜月先生,好像還真是走投無路了呢,各種意義上。」
「────」
「詳細之處,因為我被排除在外沒法瞭解呢。無路可走了吧?還說著『怎麼辦才好』之類的洩氣話。」
「那麼,該怎麼做。……你剛才說,你知道怎麼做才好吧。」
聽著奧托有些諷刺的聲音,昴提及了奧托亂入時最初的發言。
奧托闖入昴與加菲爾之間的沉默時,確實是這麼說的。那句話的意思到底是什麼呢。
「你說,你知道該怎麼做……」
「是,我知道。很簡單的事。」
「簡單……」
「想知道嗎?」
這種口吻讓昴不禁有些火大。
昴這麼困惱,落得如此難看。然而對方卻對著自己說著如此逆耳的話。
「當、當然了!別開玩笑了!連你都知道的事,我早就……」
「既然如此,那麼準備一下吧。」
「準、準備?」
「是的。首先請慢慢,深深地吸一口氣……」
向這裡比劃著手,奧托以手示意讓昴深呼吸。就算不明所以,昴還是遵照指示整理了呼吸,閉上眼睛張開了肺────
「────!?」
下一瞬間,猛烈的衝擊打向昴的側臉,昴頓時倒在了地上。
都沒做好準備的摔倒,讓昴的臉重擊在了地面上。昴回頭張望,看著周圍發生了什麼,視線才捕捉到了揮舞著拳頭的奧托,才注意到了自己被打了。
然後憋著氣的昴面前,奧托握緊變紅的拳頭說道,
「在朋友面前。耍威風什麼的還是算了吧。菜月·昴。」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47954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5 篇留言

GGmaster
頭香!!!!!

10-09 14:32

little bread

10-09 14:32

GGmaster
ㄏㄏ

10-09 14:32

一瓶好喝的水
勤勉啊~

10-09 14:39

亞空
奧托開啟戰神之路的第一拳!

10-09 14:39

little bread
輸了QQ

10-09 14:58

NG的凱
奧托神拳!

10-09 14:59

本校不存在霸凌
奧托真是好基友

10-09 15:25

KlausLo
新增基友-奧托.思文

10-09 17:54

Safe
BL線開啟-奧托 (攻略進度:87%)

10-10 00:42

Mickcy
奧托教開始傳教。

10-10 09:54

瘦竹狗
If奧托 斷章

10-11 00:13

787877778787
奧托修正拳

10-22 17:30

elle10368
昴終於要開始覺醒了嗎...之前一副救世主思維總算知道錯了 前面看艾莉蜜雅一直失敗就認為他不行 老實說聰明的人就該主動想辦法和艾莉蜜雅深入交談 了解他的過去想辦法改變艾莉蜜雅從中尋求突破 創造一個不一樣的未來 改變通常都會伴隨著痛苦不過也不能因此就不改變 就像毛毛蟲蛻變如果主動去把蛹殼剝掉而不是讓蝴蝶自己掙脫導致蝴蝶的翅膀發育不全反而是害死胡蝶 不過雖然這種思想轉變是很多人的必經之路但是也不是所有的轉變都一定要靠別人點醒吧...總認為更多的應該是自己能想得出來才對除非整天都不思反省思考...當然看了這麼多其實對於昴也才不過幾個月好像也太苛求了 不過作為讀者真的看得有點無奈就是了 其實這小說除了有可愛的女角以外大概就只對撲朔迷離的劇情抽絲剝繭反覆推敲有興趣 [e34]

11-21 01:22

小翔
終於看起來從聖母明石的那種垃圾思想解脫了嗎?真是令我感動!!!希望可以繼續成長下去

10-22 10:4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2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84 『否定×否定... 後一篇:第四章86 『無視勝算』...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eco9978465大家
威力下去咯88888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0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