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大元正太遺事》第4章:正太教案 (2/4)

作者:白鳥ヒカル│2016-10-08 16:55:20│贊助:106│人氣:478
這是一個正太特務收集(?)大江南北的各種正太們,重振家業的古風勵志故事~



       「欸?沒想到唐公子在泉州在做秘密組織啊?」「呃呃…可以請你們小聲點嗎……要不就不是秘密了……」與侯菩薩聊到後來聊到我自己的事了。

        「唉呀,年輕人果真是不簡單耶……那唐公子這陣子在忙什麼樣的案件呢?」「呃……都是些輕而易舉的小事情罷了……」其實有雲士琅與修塔空教派的案子,但看侯菩薩等人參加宗教交流法會、怕互有關聯而不向他提起……欸?慢著,難不成他們所謂的交流法會跟修塔空教派有關聯吧?

        為了查證,我刻意問起了他們的法會詳細,但怕會引起湘兒及洛可的不適而先請小絨姐姐帶他們離開。「我有點好奇…老實說我在泉州沒聽說過最近有法會舉行,所以想問問……」

       「喔喔,就是你們的雲士琅捕頭與也里可溫教合辦的…說想做做東西方宗教……」侯菩薩話說到一半,坐在一旁的吐學法師伸手示意制止。

       「抱歉,唐少俠,不瞞您說,我們這是私底下舉辦的法會,多處不宜公開,懇請您見諒。」私底下舉辦的法會?一聽就知其中必有詐!我當下轉身向達瑪桑布問道:「達瑪桑布,你知道參與者有哪幾方人士嗎?」

        達瑪桑布思考了一會。在思考的同時我眼角餘光瞄見吐學法師坐立不安,之後達瑪桑布回道:「嗯…聽說也里可溫教的修塔空門派是主辦者之一,據說是想集結各方修道少年們來做交流,如何交流我就不了解了…不過蠻期待的。」

        ……就知道又是雲士琅與修塔空教派的詭計……如此一來,我能大膽推測之前那場鴻門宴絕對是雲士琅與修塔空教派合謀的,上回他們疑似想將有年幼兒子的父親們一併收拾、這回想集結各方修道少年……如此下流的正太控邪教門派為何雲士琅願意為虎作倀?是賄賂?還是其他陰謀……

       「修塔空啊……我最近有件案子就是要調查修塔空的底細。」「欸?他們有何異樣呢?」

       「嗯…因為有民眾疑似吃了他們的虧,聘我去調查他們,聽說……他們對面容姣好的男孩抱有非份之想,是一窩掛羊頭賣狗肉的糟糕正太控。」「噗!」我話才一說完,正在喝茶的吐學法師疑似受到驚嚇地噴了口茶。

       「咦?吐學法師,請問你…有何不適嗎?」「沒、沒事……」吐學法師頭轉一邊、不敢看我一眼……這個人怪怪的,該不會他也是正太控吧……若真是如此,達瑪桑布會非常難得地去泉州的原因就呼之欲出了。

       「唉…說到正太控啊……小弟我在泉州,這陣子不時受到自稱蒙太正居士的變態神棍騷擾,他總是找泉州男孩們的麻煩,唉,那傢伙成天無所事事,八成平時沒人愛、一輩子孤苦伶仃的可憐人!」「哇華華兒你好毒!」「欸?」

        試探性地說完蒙太正居士的壞話,吐學法師忽然一個跺腳地猛然站了起來並大聲對我喊道。哇華華兒……且慢,這是……

       「咳咳…抱歉、激動了……只是認為哇華、唐少俠就算受貧、受…受那個什麼居士的打擾,也不許口出惡言,這並非君子之道!」什麼吐學法師……這人根本就是蒙太正居士假扮的!連撒謊都語無倫次的,狐狸尾巴都露出來啦!

       「哼哼哼……」「怎、怎麼了,唐公子?」達瑪桑布與侯菩薩疑惑地看著發出冷笑的我,而吐學法師在一旁雖然故作鎮定但亂飄不定的眼神早已吐實了。

        我瞪了吐學法師一眼,接著立刻一腳踏在椅子上、右手迅速伸進裙襬內側準備隨時掏出武器,左手大力指向吐學法師怒斥道:「少在那裝了,你這傢伙分明就是蒙太正居士!」

        吐學法師愣了一下,不久露出一抹猥褻的微笑、道:「呵呵…真不愧是與我朝夕相處的哇華華兒啊…」誰跟你朝夕相處啊!「沒錯……貧僧就是正太們都為之歡欣鼓舞的蒙太正居士!」吐學法師語畢之際拋去了偽裝,其真面目果真就是那個變態蒙太正居士!吼,這傢伙怎麼陰魂不散的啊?連在廣州也遇的到他!

       「吐學法師你……」達瑪桑布與侯菩薩目瞪口呆地望著蒙太正居士。「啊哈哈哈,抱歉嚇著了你們,貧僧聽說有聖潔的小沙彌要來泉州所以就來會會他,但連抱都還沒抱到他就半路殺出了一個哇華華兒!」

       「所、所以吐學法師你是……」「哈,他呀?放心,他安然無恙,貧僧只是暫時讓他在你們昨日在佛山下榻的寺廟多睡了幾個時辰罷了!」看來吐學法師本尊早被蒙太正居士下藥迷倒在隔壁佛山了。

       「你這變態!居然連修道的男孩也想碰!」「呿,我才納悶呢!連出個泉州也遇到你,而且小沙彌竟然也是你朋友!」啥?現在又想反怪我了?

       「哼……哼哼……不錯,換個角度想,能在這裡遇到你我真的很開心,來個重逢大抱抱吧──!」蒙太正居士話一說完便爬上桌子、朝我撲了過來,我當下有點驚慌失措地從椅子上跌落到了一邊,但我又情急之下迅速地整個人往後翻身一滾、接著舉起雙腿翻跳起身,卻在剛站穩住身之際,蒙太正居士又朝我撲抱了過來,最後他雙手緊抓著我的肩膀想把我拉進懷中,我則死抓著他的手奮力反推著、不讓他得逞。

       「我說唐華啊,你不覺得我們很有緣嗎?不管在泉州還是廣州我們倆皆形影不離,而且都是小沙彌的好朋友,如此良緣,你不如直接接受我吧!」「死變態,這分明孽緣!我今日就要讓你客死異鄉!」

        當我和那變態對峙之時,其他餐館裡的顧客們幸災樂禍地在一旁起鬨叫囂著,不斷地喊著「好啊!」「打呀!」之類的,氣死我了!看來蒙太正居士在廣州不是很有名氣。

        對峙了一會,我再也看不下去眼前以一臉享受的猥瑣眼神盯著我看的變態,我微蹲下腳,最後奮力往上一跳、頭直撞那變態的下巴,那變態痛得失去重心、倒向了一邊,我再趁機朝他腹部補上一腳,他終於被我踹倒在地。

       「你這變態給我納命來──!」我舉起椅子準備將他制伏在地當下,達瑪桑布突然開口制止我、道:「唐華,請手下留情!」他話一出我心思受了影響、愣了一下,結果被蒙太正居士抓到了空檔,他一個翻滾、滾到了餐館門口,最後起身笑道:「感謝小菩薩相救,我將來會再來接你和哇華華兒的,後會有期!」

       「這傢伙~~~!」看著逃離我眼前的蒙太正居士,我咬牙切齒地站在原地,而就在同一時間,一個暗色身影衝出了餐館門口…是霧千代嗎……另一方面,達瑪桑布似乎是感到愧疚地走到我身旁說道:「唐華…抱歉…讓他逃走了…但我不希望方才打紅了眼的你因為那位假居士污辱了你的雙手……」

       「呃呃……沒關係,那傢伙是為了引誘我才逃離餐館,他會刻意放慢腳步等我現身的……達瑪桑布,你們繼續用你們的茶,我先失陪去逮那變態!」語畢,我直接衝出門外。

        衝到了街上,我左右各望了一會,發現了在我右邊遠處的兩個追逐身影,我立即往該方向衝向前去,街上的行人們皆一臉茫然的樣子,完全無法理解為何會有兩個孩童追逐著一個男人。

       追逐途中,忽然發現了路邊有一匹被停放的馬,我立刻奔向前去、對站在馬身旁的馬伕丟了一包銅錢、跳上馬背駕馬而去。「大哥,這匹馬租我一下!」「喂喂,那匹馬不是我的啊,小兄弟!」

        因逮人要緊,我先不顧馬的問題,只直瞪著前方逐漸拉近的那韃子的背影,並看見路旁民房屋頂上霧千代也奔跑著,追了不久,我們追進了市集內,可惡,蒙太正居士八成是看準我騎馬、騎進人潮聚集、走道狹隘的市集必造成混亂,果真,我一駕馬追進市集馬上造成人群混亂。

       「啊啊~~小心,有馬、有馬!」「死小孩,誰叫你騎快馬進來的?」「這裡不能騎快馬!」「快點下馬!」人潮一見直衝而來的馬慌亂成一片、四竄到路邊躲避著快馬加鞭的我,為了行動方便以及防止蒙太正居士趁機混入人群,我從馬背謹慎地站起,接著縱身一跳、跳上了一旁的屋簷,繼續追著蒙太正居士。

        過了不久,我視線的遠方出現了小絨姐姐三人的身影,然而卻又注意到蒙太正居士伸起了一隻手,糟了,他似乎發現並盯上了洛可與湘兒!他這個變態每次被我追打時,逃亡途中只要見路上出現正太必定會隨手「偷桃」一把,如此下流絕對不能讓他逞!

       「霧千代,快到他前面,我們前後包圍他!」霧千代聽了我的命令加快了腳步,最後終於超前了蒙太正居士、從屋簷上跳到他前方,令蒙太正居士當場驚訝地停下了腳步。

       「再逃啊!」我停下腳步,掏出了一支繫藏在裙襬內側的金剛杵準備攻擊。在非出任務的時候不會攜帶硬鞭或暗器,但會帶一支一隻手半大小的佛教法器金剛杵代替匕首應急使用。

       「唉唷,哇華華兒~為何要如此窮追不捨呢?別再耍傲嬌了。」誰傲嬌啊!「少主,蒙太正居士、變態、你的精華、衣服、妄想。」欸?霧千代突然開口是在說什麼啊?

        同時,蒙太正居士對霧千代所言也出現了異常反應。「咦?小、小忍者……貧僧聽、聽不懂你說的漢語啊……」這傢伙又再裝蒜!

        精、精華……衣服……難不成是指先前從夢到沐霜的夢驚醒後的那套「那個」的衣服?哎呀,又讓我回想起那難為情的事了……啊,對了,我事後有吩咐霧千代替我處理睡衣,所以……吼~~~!

       「霧千代我問你,你在收拾我的睡衣時那個變態是不是有來打擾?」「正是如此。」「欸~~~?」

        蒙太正居士一臉感覺東窗事發似地想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轉移焦點道:「哼,說到這貧僧才想向你索取醫藥費呢!你家的小忍者很兇悍,貧僧好心想幫忙處理你髒掉的睡衣呢!小忍者不領情就算了,還不斷地朝貧僧胡亂發射手裏劍……啊啊~~~哇華華兒最具紀念價值的首波瓊漿玉液就這麼付之水流了,太可惜啦~~~!」

       「什、什麼首、首波瓊漿玉液…太、太下流了!你去死啦──!」我緊握著金剛杵、憤怒地朝蒙太正居士衝去,這麼無恥下流的正太控不受點嚴刑拷打必遺害人間的!面對我衝動失控的追擊,蒙太正居士仍一派輕鬆地原地閃躲著,看來是我失去理性亂了陣腳。

       「喂喂,別拿修道用的金剛杵當武器打修道的貧僧,這樣根本是褻瀆佛祖,哇華華兒你再這樣貧僧也會想對你掏出我的金剛杵喔!到時你可會嚇到喔、啊──!」這變態到底在說什麼啦!但所幸,蒙太正居士在得意之中似乎忘記了霧千代,被悄悄爬上屋簷的霧千代射箭射中了帽子。

       「霧千代做的好啊!」「小忍者你放什麼冷箭啊!喂…喂喂!」霧千代毫不理會蒙太正居士,繼續拉弓準備發射第二支箭,蒙太正居士見狀立刻掉頭就跑。「算了算了,葛格我今天就陪到你們於此,後會有期!」「你別想跑──!」

        我與霧千代繼續追著想臨陣脫逃的大變態,追了幾分,赫然發現我們三人逐漸衝向了韓炷勒的相親地點,糟了,萬一被韓炷勒發現我們這邊的騷動的話,他的相親必將告吹的!

※        ※        ※

       「陳姑娘,我真的不得不說啊,我和兩位弟弟雖然彼此毫無血緣連結,但我們三人朝夕相處、情過手足啊!一個活像個西域的人偶一樣精緻可愛、令我總是想將他擁入懷中疼惜,另一個充滿陰柔氣質卻又不失男子氣概,真不知道該將他視作弟弟還是妹妹對待…呵呵…呵呵呵……」

        在一間客棧中的一間午後陽光從窗戶灑入的明亮房間,韓炷勒喋喋不休地向相親對象陳姑娘談著唐華與韓湘瑾,陳姑娘聽得不禁尷尬了起來。「呵、呵呵……韓公子跟令弟感情這麼好啊……」

       「真的!我每晚不抱著混血的弟弟便難以入睡,抱著他睡覺真的很舒服,哎呀,想想一抱就是七年了,真擔心他長大之後還會不會讓我抱,十三歲的那位弟弟現在就跟我頗疏遠的,他曾經可是如女孩子般溫柔又貼心呢!」「呃…呵呵……真是羨慕貴府……」

       「…臭韃子給我停下來──!」「咦?是華兒?」窗外忽然傳來了唐華的叫喊聲,令韓炷勒驚訝地從椅子上猛然站起,他望了一下窗外,驚見了追逐的三人,思考了一會,最後連忙收拾了包袱,準備跳出窗外離開。

       「欸欸,韓公子,你忽然要上哪去?」「家弟有難,我現在得過去支援,抱歉、失陪了!」「欸?什麼?」韓炷勒頭也不回地直接跳窗離去,留下了感到莫名其妙的陳姑娘愣在原地。

        韓炷勒離開客棧先向附近市集買了一大塊生豬肉與一條繩索,綁好豬肉且在繩索另一端綁了一個足以套人頭的圈,接著開始拎著豬肉吸引路上的野狗,邊引誘牠們邊快步走往唐華三人的方向,很快地,韓炷勒成功引誘了一群飢餓的野狗群,最後隨著唐華的叫喊聲、在隔壁街先超前他們,最後進入兩街相連的小巷中埋伏、等蒙太正居士前來。

        觀察到蒙太正居士逼近,韓炷勒揮起繩索,最後在蒙太正居士進入他的視線之際拋出繩圈,繩圈幸運地套中了蒙太正居士,蒙太正居士在驚訝之餘野狗群也順勢撲了上去。

       「哇啊──!哪來這群瘋狗啊──!」「欸?這、這是怎麼一回事……」唐華與霧千代停下了腳步,一臉疑惑地望著被狗群撲倒、掙扎的蒙太正居士。

        蒙太正居士掙扎之中猛然站起,並出手拍打搶著掛在自己身上的肉的狗群,沒想到他這一打讓飢餓的狗群起了護食本能反應,憤怒地圍咬他起來。「哇啊,救命啊──瘋狗走開──!」蒙太正居士情急之下慌亂了手腳,繩圈怎麼拉都拉不掉,最後,蒙太正居士拖著生豬肉,在野狗群的追咬之下倉皇而逃。

       「哈哈哈哈……痛快、痛快!霧千代你看,這就是變態落廣州被犬欺,哈哈哈哈……」唐華愉悅地捧著肚子笑倒在地。「少主,何人、手出?」「咦?對喔…是誰出手相助的啊?」

       「呼,你們平安實在是太好了!」韓炷勒從巷內走來說道。

       「欸?炷、炷大哥你為何會在此?」唐華完全沒想到韓炷勒會出現,他愣了一會,立刻生氣走向前去,踮起腳尖、雙手揪著韓炷勒的衣領質問道:「你難不成又中途丟下姑娘了吧?哈?」

        唐華不滿地鼓著臉頰、瞪大著眼湊近自己,韓炷勒尷尬地把臉別去一邊,道歉道:「呃抱歉,我、我很擔心你嘛……」「你這傢伙每次都這麼失禮!」唐華聽了感到十分不滿地雙手輕輕揍起韓炷勒的腹部,讓韓炷勒不禁求饒道:「好啦,好啦別生氣了,對方家長我會去道歉的。我們快、快回去吧!那個變態也已經受到教訓了……」怕又會受唐華責備,韓炷勒話說完轉身就走。

       「真受不了他……對了,霧千代,這次多虧了你,讓蒙太正居士不能如此得意,還、還有…之前保護好我的衣服不被那變態搶走……你還挺能幹的嘛……」唐華一想到那夜夢醒後的尷尬不禁紅起臉來。

        忽然被唐華道謝與稱讚,霧千代驚訝地瞪大起雙眼、嘴巴也微微開了起來,感覺自己逐漸受唐華認同了,霧千代害羞地紅著臉緩緩低下了頭,最後輕輕點了點頭回應。「嗯……」

        見霧千代難得露出害羞的反應,唐華愣了一下,他忽然覺得這樣的霧千代格外可愛。「呃…呃…總之…謝謝。」唐華尷尬地臉別去一邊,猶豫地伸出手、蓋在霧千代頭頂上以示鼓勵。

       「嗚,頭髮好柔順。」當唐華手碰到霧千代的頭髮時,他心中讚嘆了起來。而霧千代也沒有多餘的反應,僅僅順著唐華的手低下了頭來,疑似同意讓唐華撫摸,讓兩人之間的氣氛頓時變著十分尷尬。

※        ※        ※

        在一座河堤上,唐華與韓炷勒曬著春季午後的和煦陽光,目送稍早追打蒙太正居士所帶來的疲倦隨河流離去,儘管兩人看似悠閒,其實唐華心中的思緒正亂成一團呢!

       「要問韓炷勒嗎?這次好像是個好機會……他會有何反應?」唐華躊躇著不知先前夢遺的事能否詢問韓炷勒,這種事對於十三歲懵懂的少年來說可是個害羞到難以啟齒的疑問,因為步思貴是長輩,唐華比較不敢請教,如今他們難得獨處(其實是霧千代躲藏於一隅),他覺得似乎可以請教韓炷勒,但出於面子問題,他遲遲不敢開口。

       「炷、炷大哥……」「嗯?」「可、可以問你個問題嗎……」「好啊。」「那個……那個……」「嗯?什麼疑問?」「就…就就……」唐華眼神四處亂飄,完全不敢直視韓炷勒。

       「你轉過去!」「哈?」「叫你轉沒聽到啊?」「呃…好啦好啦……」對於惱羞成怒的唐華,韓炷勒疑惑地轉過身背對他,唐華吸了口氣,鼓起勇氣緊張問道:「你…你…你從孩童變成成人有…有什麼差別嗎?有…有經歷過什麼步驟嗎?」

        韓炷勒有聽沒有懂地轉回過身問道:「什麼經歷從孩童變成人的步驟?你是想問什麼啊?噗!」問完馬上被唐華打了一巴掌。「不是叫你轉過去嗎!」唐華緊張到惱羞成怒。

        韓炷勒望害臊的唐華望了一會,他終於明白唐華的疑惑、問道:「你是想問長大後身體會有何改變是吧?」「咦?呃…呃……嗯……」唐華害臊地回應,最後,他鼓起勇氣豁了出去,將當天清晨發生的事告訴了韓炷勒(春夢的事除外)。

       「哈哈,原來只是這回事啊……」「什麼叫『只是這回事』啊!」「唉呀,先息怒啊,少爺,你說的我也有遇過啊!」

       「所、所以……」「你現在也十三歲了,漸漸會成長成年,身材會變得更加高大精壯、聲音也會變低沉,也會長鬍子,你那裡會有那些反應也很正常。」「不要對我說淫穢的話!」「喂喂,我是在解答你的疑惑耶……」唐華惱羞成怒地輕輕揍著韓炷勒,令韓炷勒苦笑地求饒。

       「哼,看在你解答我的疑惑的份上饒你一死……」「呵呵,好了,別再生氣了……不過……少爺今日會問我這些問題…其實我還挺開心的。」「咦?」此時的唐華無法理解韓炷勒為何受了他惱羞成怒的責備卻表現出十分欣慰的樣子。

【待續】

若大大們喜歡本篇內容的話,請無私賜予GP或留言分享感言嘎!


【作者碎碎念】


本章提到的被唐華用來代替匕首的鈍器、佛教法器「金剛杵」有多種樣式,其中唐華使用的是圖中左邊的樣式(獨股杵)。


上一段忘記做介紹的張家所招待的「菜粥」我是參考潮州菜「護國菜」一種以地瓜葉為主要材料的菜羹,其起源也是傳說來自宋代末代幼帝南逃至潮州時,受當地僧侶在缺乏食物之下以地瓜葉簡單做羹湯招待而成的料理,不過番薯是在16世紀才傳到中國,事實上或許當初是以其他野菜製作,後才演變成番薯葉。



至於菠菜濃湯則是歐洲常見的料理,但後來查到有關菠菜濃湯的資料發現它最早似乎是出現在15世紀的法國南部,跟《大元正太遺事》的時間點好像有些落差

另外因為菠菜濃湯而去查了菠菜的歷史(?),7世紀時從「頗稜國(今尼泊爾)」傳至唐朝,當時菠菜被稱為「菠薐」,這也難怪台語的菠菜會叫「飛龍仔菜」、日語叫「ほうれん草」(Hou Ren Sou/菠薐草,也有聽日本交換生說過也有「法蓮草」的漢字)。



【預定目錄】

一、正太保鑣俏公子1)(2)(3
二、舶來的天使1)(2)(3)(4
三、正太夜狂熱1)(2)(3)(4
四、正太教案1)(2)
五、正太特務與高級色目人
六、正太特務與正太海盜
七、正太頭領比武招親?
八、四族正太聯萌
九、雙城齊萌
十、正太特務戰記
十一、兩位少主
十二、正太頭領萌起來!
十三、向正太頭領跪拜吧!
十四、晴空中的小雛鷹
十五、擎天會正太的一天
外傳、若忍夜露譚大眾版)(R18版 裏‧上卷:玉子豆腐)(R18版 裏‧下卷:溫泉蛋)
番外篇、21世紀正太控盜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470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正太|正太控|少年愛|BL|輕小說

留言共 5 篇留言

鋼管
其實唐華已經被蒙太正居士帶壞也變成正太控了對吧XD
沐霜和霧千代要選哪一個呢www

唐華:「炷、炷大哥……可、可以問你個問題嗎……那個……那個……你覺得沐霜和霧千代哪個比較好?」(X

10-08 17:26

白鳥ヒカル
可能不算...或許只是他喜歡上的就那麼剛好是正太ww(有差嗎??
又或許是唐華有成為正太控的潛力[e5](別讓主角形象崩壞啊!!

韓炷勒:「當然是湘湘最好囉~~~[e38]」
唐華:「你這死弟控!」(踹飛((X10-08 19:17
塵灝
樓上你忘了洛可Rr

10-08 18:46

白鳥ヒカル
哈哈XD變成後宮向了[e32](本來就是了
沒錯www洛可也有參戰(?[e5]10-08 19:19

唐華的小弟弟模式好可愛呀~~~~!有什麼問題都可以來問哥...(被硬鞭打飛)居士真的窮追不捨呢www湘湘事實上我也很喜歡,不過要是走近,相信會被韓炷勒打死www在論文堆中看到這篇歡樂小故事對我來說已經很舒服了ww另外,我很期待唐華知道沐霜性別之後會如何,但我深信他不會變成變態的!!

10-08 21:52

白鳥ヒカル
這是唐華難得露出小弟弟(?)的一面呢[e5](「(?)」不要亂打!!
其實蒙太正居士這次並非追唐華追到廣州,是純屬巧合,原因到劇情後半段會公開(還要很久的意思嗎?!
寫論文真的會讓人累到虛脫,謙桑辛苦了...
哈哈,如果唐華會因此變成變態的話那也蠻展開的,這點可以考慮[e5](欸?!)不過現在的唐華已經會幻想(?)了,其實也有點變態XDDD(雖然對青春期的男孩來說很正常ww10-08 22:18

另外,樓上對唐華是否正太控的問題,個人看法是"現在不是"。因為唐華認知上還沒有意識到對方同是正太。真的是"剛好是正太"而已。

10-09 10:49


在心理狀態上知道是正太而追求和單純地喜歡上情況未完全明朗的人是差很多啦。

10-09 10:4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Quack100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大元正太... 後一篇:【寫真集(?)】《烏龍麵...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ane8124各位帥哥美女們
《耶雷弗:契約醫生》30 更新,四章結束,在5章開始前先來追上進度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3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