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3 GP

第四章84 『否定×否定×否定』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0-08 15:15:55│贊助:281│人氣:9591


────正在瓦解,逐漸瓦解,從腳下崩壞。
失去了應該存在的立足之地,昴感覺自己從高處跌落一般。
實際上他只是站在了房間正中,睜著眼呆站著而已。
儘管如此,讓他產生這種錯覺的,正是因為之前羅茲瓦爾透露的真相對他的衝擊太過劇烈了。
「手……碰不到的地方……」
「答案已經浮出水面了吧。重要的事物和重要的事物,二者同時陷入危機時人就會被迫做出選擇。選擇出哪個更重要,捨棄相對不重要的,這才是生存方式。這樣,作為完成的存在,被選中的你就能將唯一重要的那個以外的一切全部斬斷。」
「說什麼傻話!完成的存在!?在我看來只是一個傷痕纍纍的大蠢貨,獨自站在風吹雨打的荒野裡罷了!」
「不過,你卻能在綠意盎然的地方,擁抱那保持著無垢美麗的最重要的存在。那比起你自己不受傷來說,優先度還要更高吧?」
多少恢復了平靜的羅茲瓦爾發出了質問,昴則是不說話。
就算被他這麼哄騙,自己也並沒有失去反駁的話語。
只不過是,噴薄而出的感情太過大量,已經不能組成詞句了。
────驚呆到說不出話,這種體驗強到史無前例。
因為那種不明所以的理論和自說自話地做著預言的福音書,然後放棄思考的結果,就是那所宅邸的慘劇嗎。
法蘭黛莉卡也好,佩特拉也好,連碧翠絲也,因為這種隨便的理由死去了嗎。
只是為了完成昴的存在,這種無聊的目的,讓信賴著主人的她們遭受了背叛,為此而殞命嗎。
「羅茲瓦爾……你,真的,腦袋有問題……」
「……是啊。我早就不正常了。自從四百年前,被那雙眼瞳所魅惑以來,我就一直處於這樣的瘋狂之中。」
「四百……!?」
沒有聽懂羅茲瓦爾話的意義,昴鸚鵡學舌般地重複了一遍,臉有些因困惑而抽搐。
又是四百年前────不過,從羅茲瓦爾口中說出來多少有些太不自然了。他,不可能知道四百年前的什麼。然而,現在的口吻,好像他的存在從四百年前一直延續至今────
「菜月·昴。」
眼中滿是疑惑的昴,突然被近處的聲音叫了一聲。
回頭一看,眼前是站了起來的羅茲瓦爾。近在咫尺的高大身材,讓昴要喘氣一樣張著嘴想要後退────但是衣領被抓住,不能逃脫。然後被拉近,連額頭都頂到了一起。
「你認為我瘋了。我也同意這樣的說法吧。毫無疑問,我瘋了。不正常。我的心,已經在幾百年就有主了。」
「啊,啊啊……」
「為什麼你,還這麼的缺乏覺悟呢?跟我一樣,不,比起我來你應該更甚。就算無法達到,也必須挑戰的境地。比起我的追求,你所追求的地方是更高更遙遠的、誰也無法理解的、孤獨的道路,不需要人類柔弱的心,而是堅強、堅硬、像鋼鐵一樣的心,必須是要這樣啊────難道不是嗎?」
「啊、……別、別說了!」
隨著每一句話映入腦海,羅茲瓦爾的聲音似乎包含著將昴拉入深淵的魔力。昴想要把它們揮開,盡力搖著腦袋,在觸手可及的距離撞著羅茲瓦爾的胸膛。
雙腳踩空的狀態下,昴試著用手指去戳羅茲瓦爾的身體,以掩藏不住虛張聲勢的顫抖聲音說著,
「不管怎樣,無論如何,你的如意算盤在我被撤銷資格的時候就已經崩潰了!你在宅邸布下的陰謀也好什麼也好,都是沒有意義的行為導致的沒有意義的犧牲!如果你現在明白了,那就趕緊停止這種愚蠢的行為!」
「我拒絕。────看到你這樣缺乏覺悟,我更能理解這麼做的必要了。你沒有必要作為一個人活下去。直到剝離你的人性,我都會把你逼至絕境,讓你遍體鱗傷,使你不得不依靠愛蜜莉雅。同時,我也會讓愛蜜莉雅變成一個沉溺於愛中,不得不依靠你的存在。你們兩個就沉浸在這樣的關係中,我來選擇無謀的你們的道路。那是我達到目的的唯一方式。」
「做,做這樣的事有什麼意義!不管如何折磨我,失去的資格都不會回來了!即使粉身碎骨,也不會得到什麼好處!」
「那是你的真實想法與否,你自己才應該最明白。」
羅茲瓦爾的聲音凍結了昴的吶喊。
撲通地,重重跳動的心臟也是因為昴理解了羅茲瓦爾所說的真意。無他,很簡單的道理。
和之前自己的想法一致────如果昴認真地重新考慮過,再向艾姬多娜提出求助的話,她一定會幫自己一把。確確實實地走投無路之後,只為了繼續前進的話,昴還是剩下這一種方法的。
然後這件事就被,
「如果能重新得到你的存在,艾姬多娜一定會樂於將資格之類的再次賜給你吧。這是她的性格的自然推論,這種程度的事我還是明白的。」
「…………」
「別太自大了,菜月·昴。理解艾姬多娜的,並不只~是你一個哦。」
那是完全不像是羅茲瓦爾的,充滿了憎惡和怨念的聲色。
被如此強烈的負面情感所擊潰,昴動彈不得。理解了這句話的意思之後,他在第一次明白了羅茲瓦爾的目的。
「你將解放『聖域』放在第一位……是因為艾姬多娜的期望嗎?」
「…………」
「把她設立的墓所『試煉』通關,解放『聖域』……這樣的話就能供奉她之類的,你是這樣想的?」
「……生前,艾姬多娜就在意,在自己死後這裡會變的怎麼樣呢。因此她才將墓室設下了機關,把自己的靈魂寄宿在這裡。但是她所想要的結局,四百年來都沒有出現在『聖域』。」
『聖域』張開結界的四百年來,一次都沒有被打破過結界。
艾姬多娜所期望的,想要看到的結局還沒有降臨。羅茲瓦爾想要的,是讓艾姬多娜看到這個結局,為其鎮魂嗎。
這種想法自己也不是不能理解。雖然在原來的世界自己從沒相信過靈魂什麼的存在,但是昴在這裡遇到了艾姬多娜和其他魔女。
昴和她們接觸後產生了自己的思緒,如果她們對這裡還有留戀的話,自己也想為她們完成這份念想。這種感情,類似於感謝的報恩。
但是如果為此而活著,輕視其他重要的人的生命,那就是豈有此理了。
「這是兩碼事。羅茲瓦爾,艾姬多娜的鎮魂還可以在別的時候去做。我和你約定,我會為此努力。────所以,現在就不要插手宅邸了。」
「我拒絕。我會完成自己的願望,和艾姬多娜的願望。我會做必要的事。只要有必要,就會陷害他人,傷害你,承擔責任。」
「不要因為滿足自己而把別人都捲進來!如果你想召喚她,有想說的話你就自己去做啊!別把想要創造未來的人,還有未來的人,和不相信未來故步自封的女孩子,都化為犧牲好嗎!」
法蘭黛莉卡,佩特拉,碧翠絲,都沒有為這種計劃犧牲的必要。
羅茲瓦爾這樣的自以為是的理由,加上只是為了傷害昴,和她們的人性毫無關係的理由,絕不容許。
「我拒絕。如果想要讓我聽進耳朵,那就只有『順從羅茲瓦爾的話去做』的說法。除此之外一切我都一概不聞。她們的犧牲,是必定的。」
「開什麼玩笑。你在盤算什麼,會引發什麼,我可以揭發這一切。」
「你倒是三思而後行吧。你做那種事,有什麼意義?將我的惡行昭告天下,對『聖域』裡的各類狀況毫無意義。愛蜜莉雅失去了王選的後盾,和難民與『聖域』的居民也自然會惡化。背著負面感情構成的定時炸彈,你還覺得愛蜜莉雅能過『試煉』嗎?你的眼睛到底想看到她多少次崩潰?」
「加,加菲爾的話,聽到法蘭黛莉卡……姐姐會因為你的計劃犧牲,決不會善罷甘休的……」
「如果你還在期待這種事,那你更是看不清現實了。加菲爾,決不會出『聖域』,去幫助法蘭黛莉卡。一想到自己不在的時候『聖域』會發生這樣那樣的事,他就會被虛妄的威脅束縛住動彈不得。這就是加菲爾,可悲,愚鈍的存在。視野狹隘,頭腦頑固,卻只有蠻力。然而只要稍微動動他的腦子,失去了我之後『聖域』會怎麼樣,與此相伴的風險也是不難考慮到的。所以,那個絕對不會順從你的心意行動。────那個,正在保護自己的脆弱世界而拼上性命的孩子。」
拚命的孩子。這種說法讓昴有些吃驚。
那是在魔女的茶會時,艾姬多娜對於一味地犧牲自己的昴做出的評價。現在羅茲瓦爾似乎也對加菲爾抱有這種態度。
在不知道這種評價的情況下,又或是明知如此,加菲爾仍然為自己執念的目的全神貫注地邁進著嗎。
「加菲爾決不會和你站到一起。我也不打算結束我的謀劃。你只要被力不能及的狀況磨滅心智,徹悟成為完全的存在就行了。除此之外都不需要。早點明白吧,菜月·昴────愛蜜莉雅之外的人死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你快點理解這一點吧。」
「別開玩笑了!我!我絕不會變成你這樣!絕對、絕對不會有你這樣的想法!那種思考方式,絕對不是人能做出來的!」
「…………」
「我,是人。不管被賜予了多麼莫名其妙的力量,無論體會到了多麼痛苦的回憶與情感,都不會改變這一點。────我是人。並且將會一直是人。」
以斷言回答了沉默中的羅茲瓦爾,昴後退了一步離開了他高大的身軀。羅茲瓦爾嚴肅的臉龐上只在一瞬間劃過了一絲複雜的情感,然後又聳了聳肩。
「嘛~,沒關係。只要你有無限的機會,那就對我來說也一樣。這次,我就姑且放棄說服你~吧。這件事,就交給下一次的我了。」
「就算這次不行……即使有下次機會、下下次機會,我也決不會對你的提案點頭。我,不會變成你。」
「────離開房間吧。我已經、沒有生存的意義了」
回到床上,縮進被子的羅茲瓦爾只說了這麼一句,就將注意力從昴身上移開了。閉著眼打算睡覺的樣子,正是拒絕與昴進行交流的最好表態。
看著這種態度,昴張開了嘴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
昴保持著沉默,充滿敗北感地走出了屋子。

※ ※ ※ ※ ※ ※ ※ ※ ※ ※ ※

走出了羅茲瓦爾的臥室,昴在月光下開始了漫步。
「────怎麼辦才好。」
口中說出了看不到回答的問題,心裡也是同樣的疑問在反覆糾纏,然而答案卻沒有像回音那樣傳達過來。
問出來的問題也沒有被任何人所聽到,消失在虛空的空虛感如鯁在喉。
顧名思義,走投無路了。
羅茲瓦爾的協助和艾姬多娜的幫助,都不像是能再得到的樣子了。
艾姬多娜的幫助是物理上的不可能,羅茲瓦爾的協助則是心情上的不可能。
作為一種可能性,昴的頭腦中浮現出一種想法。
艾爾莎簡直是計算出了昴的抵達時間一樣。有可能起到帶路作用的法蘭黛莉卡的死亡,秘密逃生通道,還有碧翠絲的禁書庫她都知道。將這些整理起來,主謀只可能是羅茲瓦爾或拉姆了。
然後,迷醉於羅茲瓦爾的拉姆沒有必要對羅茲瓦爾做出不利的行為,根據排除法也只剩下羅茲瓦爾了。────儘管希望自己猜錯了,但又不得不承認只有這一種可能。這種可能性,昴也曾盡力將其從腦中揮去。
「如果艾爾莎的僱主是羅茲瓦爾的話……」
昴被召喚的第一天,愛蜜莉雅的徽章在王都被盜,也是羅茲瓦爾指使的嗎。
福音書中,如果預知了昴的存在────擁有『死亡回歸』權能的存在會出現,然後這一存在又是讓愛蜜莉雅勝出不可或缺的存在的話,為了把昴拉入陣營,那天的那場騷動也是必要的了。
那天的拚命,為了幫助愛蜜莉雅而死去的三次,看到愛蜜莉雅的笑容之後問了她的名字,都是在羅茲瓦爾的計劃之中嗎。
「什麼都按照預知發生……那樣的話,雷姆的存在被奪取,像這樣在『聖域』中陷入困境,到底是遵循了誰的預知啊……」
這樣的話,即使昴在這裡繼續竭盡全力,也只不過是在某人操縱的絲線上走延長線罷了。
未來的答案,只有昴拋棄愛蜜莉雅之外的一切一條路嗎。走向未來的路已經不復存在的現在,已經束手無策了嗎。
「我是傻瓜嗎……不,我就是。按這種想法,羅茲瓦爾已經陷入了思考停止的結果。……如果我也到這種地步就完了。」
福音書不是絕對。這一點,昴因為自己改寫過貝特魯吉烏斯擁有的福音書而最為清楚不過。
指引未來通路的福音書的記述也不是萬能的。實際上,如果發生了與記述相悖的事,羅茲瓦爾就會放棄世界,將期待帶入下一個輪迴────
「────哎?」
剛才,感覺到了奇怪的地方。
慢慢按著順序,思考著羅茲瓦爾的福音書的因果時,昴確實發現了違和之處。那到底是什麼,自己卻不能明確指出。
「什麼?什麼……什麼有些奇怪。但是,的確有什麼東西奇怪!」
像是被提出了個沒有答案的猜謎,昴在迷茫之中尋找著某種光芒。
羅茲瓦爾的福音書。遵照記述的行動。碧翠絲的福音書。魔女教的『福音』。所有者死後就沒有記述的福音書。空白頁面。合乎預言的結果。沒有與預言吻合的結果────那就是和記敘不同的,現在。
「不行。────只差一步,卻想不出來。」
抓到的核心問題的某些碎片,但還沒有結成具體的形狀就四散了。但是,這不是能夠忽視的線索。
至今為止多次的窘境之中,都是從細節出發捕獲了答案,打開了道路。
這次,也要將這些碎片一個個結成答案────
「────昴?」
「誒?」
不經意間被叫了名字,陷入思考的昴的意識也被拉了出來。
臉浮出現實的水面,在黑暗降下微光的月亮下,閃亮銀髮的愛蜜莉雅正盯著昴。
心因為未預期的遭遇而疼痛,昴掩飾不住驚訝抬起手,
「啊,愛蜜莉雅……碳。為什麼在這裡。已經不早了吧?」
「昴也不是一樣。經常熬夜的話,可長不高了哦。」
「我大概已經過了生長期了,這種擔心也已經晚了也說不定……」
和往常一樣,愛蜜莉雅談著有些不得要領的話題。她的回答中昴稍稍取回了平靜,自然地走向了愛蜜莉雅身邊。
這是在『聖域』的中央,像是一個小小的廣場的地方。苔痕在石階上映出綠色,愛蜜莉雅靠著一個像是乾涸噴泉的雕像,銀髮被夜風拂動之餘看向邊上的昴。
帶著憂鬱的紫紺色眼瞳稍顯艷麗,給昴變得脆弱的內心帶來了些許疼痛。
「我睡不著,所以來散了散步……昴呢?」
「……啊,我也是。我是那種換了枕頭就睡不著的類型,而且奧托的鼾聲真是意外地響。」
「昴竟然有著那麼纖細的一面,真───是意外。」
愛蜜莉雅手捂著嘴咯咯地笑了起來。看著這樣的側臉,昴才想到這是『死亡回歸』當日夜裡,第一次和愛蜜莉雅再會。
和昴無關的其他人,即使經歷了輪迴行動應該也是按照原先的流程按部就班地行動。這麼說的話,愛蜜莉雅挑戰『試煉』的夜晚,一定會因睡不著而像這樣散著步。
被招去茶會,被加菲爾行使暴力,在森林深處知道了琉茲們的真正身份,又知道了羅茲瓦爾的恐怖真相,昴做了這麼多事之後,愛蜜莉雅也終於發生了變化。
「……昴,沒什麼精神呢。」
「嗯,是吧。雖然我,不這麼覺得呢。」
「唔,騙人。如果是通常的昴的話,應該還會更……胡鬧一點吧。」
「胡鬧這種說法近來也是不怎麼聽到了啊……」
這種對話終於讓昴在安心的同時舒緩了表情。昴的回答讓愛蜜莉雅指著昴的臉微笑著說道,
「看,終於笑了。昴,一直想要對我露出笑容,然而剛才卻做不到。」
「────」
「有什麼,艱難的事嗎?有煩惱的話……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告訴我呢?」
僵硬表情的軟化也被指出,又被投來關切的話語,昴眼角里突然地一熱,只能死死忍住。
溫柔,慈愛的話語正浸染全身。無計可施,束手無策的情況裡,好不容易看見的光明也已斷絕的窘境中,自己差點就想要抓住那溫柔的手。
自己這樣貫徹不了先前才確立下的決心的猶豫樣子,讓昴感到可恥又後悔。
「那是……我個人的問題。我做不到給愛蜜莉雅增添負擔。」
「…………」
「比起我來說,妳的境況才是更糟吧。『試煉』中慌亂成那樣……現在,那個,沒關係嗎?」
「嗯,那時候給你添麻煩了。不像話地鬧著……對不起。因為心理還沒準備好那突如其來的……」
轉過臉想要轉移話題的昴得到的是愛蜜莉雅無力的笑容。
然後她靠在身後的雕像上,仰著身看向夜空。
「真的,讓我覺得自己完全沒有覺悟。我逃避了很多不得不面對的事,卻走到了這裡……」
「我也不覺得這是壞事啊。逃避討厭的事,那有什麼不好嘛。如果一直面對討厭的事,就能有朝一日克服它嗎?那是必須要克服的難事嗎?逃避之後找到了其它道路,然後決定走這條路的話,就必須要在背後被人指指點點嗎?」
「昴……?」
昴迅速地說著想要說的話,像是組織不起來一樣從舌尖蹦出,讓愛蜜莉雅微微皺眉。然而昴卻完全沒注意到困惑的愛蜜莉雅,
「在墓室設立『試煉』的艾姬多娜也好,然後明白這一切又把我們帶到這裡的羅茲瓦爾也好,明知必須通過試煉卻還要攪局的加菲爾也好,這些人都是那麼自私。明明是你們自顧自做著那樣的事情,為什麼被迫加入的我們還要任你們擺佈啊。然後我們做的稍稍有些差池,就會因為不合心意而被批判一番……搞什麼啊。」
「────」
「頭都要想破了,都想要聽天由命了。仍然,問題在面前堆積成山……結果在最後,卻說都是我自己造成的。別開玩笑了,別開玩笑,別────」
感情上湧,因為不明所以的憤怒而感到眩暈的一瞬。
但後腦勺伸來的是溫柔的手掌,不意間昴被向前一抱倒了下去。頭埋在面前柔軟的感觸中,昴不禁屏住了呼吸。
很熱,卻也很柔軟的感觸覆蓋了昴的臉。
相觸碰的溫暖之中聽到了傳來的心跳,一片空白的思考才逐漸把握了事態────昴終於知道自己被愛蜜莉雅抱在了胸口。
「啊,啊────?」
「慢慢地。靜靜地。慢慢地就好,聽一聽我心臟的聲音。」
「────唔」
「按照這樣的律動,舒緩地吸氣,呼氣……重複。如果平靜下來了,就拍一下我的背。在你冷靜下來之前,保持這樣就行了。」
耳邊輕語的聲音像是在撓背一樣帶來了快感,昴的呼吸反而更快了。剛才激昂的感情因為驚嚇而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折磨全身的血液沸騰。
為什麼變成這樣。昴聽著愛蜜莉雅平穩的心音,自己的心臟卻以激烈的節拍擊打著肋骨。
但是,因為慌張引發的激烈心跳,也隨著愛蜜莉雅的吐息,溫柔地撫摸著後腦的手掌而平緩下來。如她所說,昴通過深呼吸,吸氣與呼氣的不斷循環,平復了自己的呼吸與心跳。
然後他輕輕地拍了下愛蜜莉雅的背部。以此為信號,後腦勺上的手也離開了,昴忍著惋惜站了起來。
「冷靜了嗎?」
「算是吧。」
在面前紫紺色的眼瞳中,昴輕吐一口氣。
回答著「太好了」的愛蜜莉雅浮現出安心的微笑。昴盡力忍住對她的行動感到害羞而臉紅,稍稍偏過頭說,
「有些失態了,不好意思。明明不想這樣給妳添麻煩的。」
「我才不覺得是什麼麻煩呢。」
「但是,比起我來說愛蜜莉雅才更辛苦才對。這是,毫無疑問的吧。……如果我做得到的話,也想幫幫這樣受苦的妳……明明是這樣想的。」
「昴……」
愛蜜莉雅面前的,是總想展現自己帥氣一面的昴。
實際上,昴只是個沒出息、軟弱又自大的人,只是一直竭力吹噓著自己的全力以赴,一直想要在愛蜜莉雅身邊而已。
「什麼事情都不順利,實際上我……剛才,才和羅茲瓦爾談過一番。有沒有什麼辦法,不用『試煉』就能解封『聖域』之類的。」
「誒?」
「實際上,如果我能代你進行『試煉』那當然最好……但是,現在看起來不行了。那麼至少,我也想要拚死找到可能存在的近路,然而那也如此困難。到底怎麼辦才好……幫不上忙,對不起。」
「昴────」
低下頭。多次,通過『死亡回歸』獲得重來的機會,然而自己卻從未找到一個機智的方法。昴為自己的愚鈍感到羞恥。
如果自己能做的更好的話,也大有可能避免把世界引向在第二『試煉』被揭示的,充滿悲傷的那些世界。
像這次的絕境,一定也能找到什麼辦法────。
「但是,我一定能想辦法做到的。不會讓愛蜜莉雅心生痛苦、厭惡。所以,請相信我。」
「……昴」
「啊啊」
愛蜜莉雅潤濕了眼瞳抬頭看著昴。
看著濕潤的眼瞳,昴漸漸動搖的心中,堅定了自己不會扭曲心裡最重要的部分的覺悟。
保護愛蜜莉雅,跨過『聖域』,拯救宅邸,取回一切。
雖然是見不到絲毫光芒的道路,一定能想方設法────
「昴的心意讓我高興。真的很高興。────但,我不能接受這份溫柔。」
然而,剛剛堅定下來的信念,卻被眼中寄宿著強烈信念的可愛少女,從口中斷然否定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46948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1 篇留言

new head

10-08 15:20

吾名惠惠
好看

10-08 15:29

死掉的音無
溺愛emt 過頭囉xdd

10-08 15:33

豪豪
「嗯,那時候給妳添麻煩了。不像話地鬧著……對不起。因為心理還沒準備好那突如其來的……」

是我的問題還是真的把"你"打成"妳"了?

10-08 17:45

淋しくて
已修正,感謝糾錯10-08 20:04
簡單說
現在還加了NEW來標示更新,虔誠的教徒啊,勤勉啊

10-08 18:00

淋しくて
昨天忘記更新目錄才發現,原來有不少人是看目錄來檢查更新,而不是看巴哈通知[e20]10-08 20:05

"失去了應該存在的立足之地,昴感覺自己從高'出'跌落一般。...'處'嗎?

"隨著每一句話映入腦海,羅茲瓦爾的聲音似乎包含著將昴拉入深淵的魔力。昴想要把它們揮開,盡力搖著腦袋,在觸手可及的距離'裝'著羅茲瓦爾的胸膛。"...'撞'嗎?

謝謝版大的更新

10-08 18:05

淋しくて
已修正,感謝糾錯10-08 20:04
夏娜
推勤勉

10-09 00:20


有一個可能...有些人沒有巴哈的帳號,是直接用網址進來的...大多是以目錄的網址當成書籤吧...所以收不到巴哈通知,是以目錄的資料為主...也是有人自動忽略巴哈通知,或是看了通知,卻在目錄找不到...

10-09 14:02

果果
要怎麼用巴哈通知來得知更新啊QQ

10-10 12:36

淋しくて
訂閱後,一有更新 上方會有通知
http://i.imgur.com/xhBzs4S.png10-11 00:15
elle10368
我在想羅茲瓦爾的契約者是不是就是關鍵阿 因為就連碧翠絲的真福音書因為契約者死了所以就變空白 那羅茲瓦爾的卻沒有空白 那到底為何沒空白呢 如果真福音書是梅札斯家代代相傳的書 那契約雙方應該都死光了 應該就會變成空白的才對而且就算沒空白身為羅茲梅爾身為後代也該也看不懂文字才對除非他有魔女因子 也就是必須跟魔女扯上關係 那最有可能的就是代代守護著的艾姬多娜 另外如果真福音書是羅茲梅爾透過試煉跟艾姬多娜簽訂契約才得到的 那應該會變成貪婪的使徒並且有琉茲梅爾的指揮權才對 但是他好像卻沒有指揮權?而且之前試煉的時候他受傷代表他沒試煉資格?那這樣看來真福音書好像也不太可能是從試煉得來的 至於如果傷是裝出來的那指揮權也是故意不取得的?

11-20 23:47

elle10368
另外話說 沒有人覺得昴該燒 從這裡大概就可以知道 艾莉蜜雅還真的是没存在感沒人氣阿...雖然小說裡的插畫還算不錯看就是了...不過感覺魔女也是可以期待的???

11-20 23:5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3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83 『相互坦白』... 後一篇:第四章85 『話語、心意...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t28106262各位勇者
歡迎大家來看我家九瑞的自肥穿越故事!( ´Д`)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