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9 GP

第四章83 『相互坦白』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0-07 18:07:03│贊助:368│人氣:9507


羅茲瓦爾刺人的壓力之下,昴意識到自己剛才說的話觸碰到了羅茲瓦爾的思緒中最核心的部分。
羅茲瓦爾現在的笑容,和在那雪中被大兔吞噬之前的瞬間,將自己的想法吐露大半時的那個笑容是一樣的。
既不是死心也不是歡喜的表情,足夠讓昴打起十二分的警戒。
「為~什麼,這麼想呢?」
如今羅茲瓦爾一如既往的輕浮態度讓昴十分不滿地打響了舌頭,然後說著,「總而言之」,
「對於我的提案,你的反應說實話不符合你的作風。無論什麼事都加上了『聖域』解放作為條件,當然會想到其中有什麼緣由。」
「關於這點應該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本來,為了之後的相互合作,需要你提供相應的證明。你會為愛蜜莉雅持續出力的證據────也就是,能夠得到最優解的你會在愛蜜莉雅身邊。只是,需要讓我相信這一點。為此條件就是,『聖域』的解放。」
「解放以外,能夠離開這裡的方法應該還有不少吧。確立證明的機會在這之後應該也是要多少有多少……」
「反過來我想問你」
像是要反駁不死心的昴一樣,這次是羅茲瓦爾豎起了手指。被打斷的昴陷入了沉默,羅茲瓦爾則是悠然頷首,
「你才是,對於『試煉』也太畏縮了吧?簡直是不想解放『聖域』一樣,你難道有這方面的理由?」
「怎麼可能不想解放!早點把結界打開,也想把裡面解決不了的問題到外面解決了啊……但是」
「但是?」
不禁發表反對的昴意識到自己正被羅茲瓦爾主導了話題方向。如果這裡不加思考地暢所欲言的話,這場爾虞我詐中羅茲瓦爾的實力就會更高一籌。
努力冷靜,選擇詞句。
「不想看到挑戰『試煉』而受傷的愛蜜莉雅。」
「所以才是你的權能出場的時候吧。愛蜜莉雅在『試煉』中摔倒的話,你來代替她做就行了。沒問題。重要的是『聖域』的解放本身,正如你說的那樣呢。」
「咕……」
完全被自己說的話反過來擺了一道,昴咬著嘴唇尋找著反擊。但是,在無理之上再添無理來掩蓋的話,也不能成為合理的主張。
「突破『試煉』的是我也好,愛蜜莉雅也好都無所謂……這就算是我也能明白。揭過去的傷疤的試煉對愛蜜莉雅來說實在是太嚴峻了。所以說我來代替……但是」
「難道你是想說,因為『試煉』對自己太難了,想要找近路,這種這種天~真的話吧?」
羅茲瓦爾的視線銳利了起來,緊追的質問也增添了幾分銳利。
對著一言不發的昴,羅茲瓦爾繼續以「難道說難道說」繼續,
「自己的可憐,痛苦……就因為這種理由尋找其他的手段,你對愛蜜莉雅的念想也不過是這~種程度啊。」
「這種事……!」
「沒有?真的?無論如何都能肯定?能讓誰信服?想到愛蜜莉雅的話,多麼痛苦艱難的事,默默背負下來都是理所應當的吧?你如果愛著愛蜜莉雅,能做到這一點不~是當然的嗎?愛蜜莉雅比什麼都重要,愛蜜莉雅比什麼都優先,愛蜜莉雅以外的全部都是為了將愛蜜莉雅推上高處的細枝末節、不值一提的存在,的話……什麼問題都沒有吧?」
像是要勸說昴一樣,流暢地說著話的羅茲瓦爾的氣場要將昴淹沒。
雖然羅茲瓦爾的話很極端,但那是理解了昴『死亡回歸』的基礎上得出的自然結論。
或者說是在魔女的茶會時,莎緹拉說出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前,昴最終沒準也會同意的結論。
────啊,是這樣吧。
羅茲瓦爾當時說「拋棄最重要的以外的一切吧」的時候,昴原本是打算宣稱「我不會變得和你一樣」進行反擊。
然而,如果在這之後的茶會上握住了艾姬多娜的手,昴的生存方式也一定會變得正如羅茲瓦爾所期望的那樣吧。
放棄思考,消除選項,只求結果,鄙夷一切事物。
無論如何傷到自己,只要在目標的未來,愛蜜莉雅和大家能保持笑容,自己就覺得無所謂。
但是選擇熬過了這麼多困境的菜月·昴,是否也能在最後的瞬間,在她身邊展露笑容呢。
────不得不笑,只是被義務驅使而浮現的,乾涸的笑容吧。
「……你所說的話,在某種意義上確實是正確的,羅茲瓦爾。」
「某種意義,是指?」
閉上單眼,羅茲瓦爾歪著頭聽著昴意味深長的回答。
那黃色眼神的注視下,昴像是要全般吐出一樣說道,
「正如你所說,全部捨棄,只保護愛蜜莉雅的話……只有愛蜜莉雅一定能夠獲救。但,這還不夠。」
「不夠……」
「我要拯救愛蜜莉雅。但,只是愛蜜莉雅還不能滿足我。雷姆也好,碧翠絲也好,『聖域』的人們,宅邸的人們,在王都照顧我的所有人……我想要將他們一起救出來。」
「────」
「因一個人而滿足,你這種生存方式,我可做不到。太貪心的究竟是我還是你,說實話還真是不明白啊。」
只想著一個人,為了她能捨棄一切的架勢,在某方面還是很美的。
為『愛』而生,除此之外一切都不足為道,值得尊敬的態度。
羅茲瓦爾的做法,是作為一個男人的生存方式中,完全化的一種也說不定。
然而,做出那樣的事需要壯烈的勇氣,切削靈魂一般將其他重要的事物拋落。昴似乎並不能做到這樣。
一如尋常地,自己的氣概太小了────昴還是,那個任性的小孩一樣。
「……看~上去,你的覺悟還不夠深~刻呢。」
「…………」
「稍微……是的,稍微,期待了你一下啊。說~不定,我能看到我想要的未來。不過……果然還是不~行呢。」
真可惜,這麼說羅茲瓦爾搖了搖頭。
剛才的交涉中,昴對羅茲瓦爾表現出了自己沒有辦法順從他的想法下定決心。
對於想要昴以堅定的覺悟挑戰『試煉』的羅茲瓦爾,現在的昴是偏離期待的次品。同時,他正展露出了似乎看到自己人生終點的樣子。
「究竟,還有多少次,你會讓我氣~餒呢。」
「要是這麼想的話,我覺得你更積極地幫我才更好。如果你不保留地幫我,大部分的問題都能得到解決。」
不能掩藏住失望的羅茲瓦爾得到了昴諷刺的回答。
實際上,對在戰鬥力方面幾乎是零的昴來說,羅茲瓦爾的力量是求之不得的。當初在魔獸森林中降下火焰的超大魔力,和確實擊殺襲來大兔的技術────對於大兔的威脅,羅茲瓦爾的幫忙是少不了的。
反過來說,如果能拉攏羅茲瓦爾,『聖域』一邊的問題能解決大半。
不過,羅茲瓦爾對於昴那輕鬆又確鑿的請求卻搖了搖頭,
「很可惜,這樣不行。幫助這樣的你,對我來說好處太~少了。如果……嗯,假設你借用我的力量就能夠突破這個局面。以你那模稜兩可的覺悟,前進的你和愛蜜莉雅總有一天會碰壁……這樣的時候,還是來依靠我嗎?把原本能在這裡下定的決心推遲,等到不可挽回的狀況才陷入彷徨?」
「…………」
「昴,我呢……為了我的目的,能夠信賴的對方以外,我是無法借力的。像你這樣倚靠我的關係,對我的目的來說毫無必要。所以你無論如何都要讓我認同,看到你前進的覺悟。」
「你的、目的……」
「這次沒有成功真是遺憾。下次機會再說吧。當你真的正確接受了自己的力量之後,呢。」
羅茲瓦爾擺出一副說完了的樣子,脫力地躺在床上。
對羅茲瓦爾而言,『現在』的自己已經失去了生存的意義了。他正打算把剩下的時間當做垃圾時間對待,等著看昴失敗而從頭來過的結局了。
就這樣結束談話的話,昴來到這裡的目的就一個都無法達成了。
羅茲瓦爾表示自己不能好好休息,用手勢催促昴盡快離開臥室,昴只能竭盡全力轉動思維,
「……讓你能夠接受的,我展示自己覺悟的方法是怎樣的?」
「嗯……說真心話,這種事是在你和我交流的過程中就該明~白的,為了知道這個就輪迴好幾次再怎麼說也太費時費力了。」
羅茲瓦爾對昴的話語產生了反應,再度坐起身來手抵著下巴。
「大體上說就是『聖域』的解放。但是,『聖域』的解放中你的行動是不可或缺的要素,你需要擁有無論多少次重來也沒關係的覺悟。『聖域』的解放一旦達成,那也就證明了你下定的決心了。」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雖說那的確是最合乎答案的解,但別的……只是跨過『試煉』的話,和我犧牲一切的覺悟沒什麼關係吧?愛蜜莉雅,也有著依靠自己的力量通過『試煉』……」
「這不可能。」
昴感到羅茲瓦爾的發言太過極端,於是立即提出了反駁。然而對此,羅茲瓦爾的回答卻是冷酷無情。
未曾料想到這麼尖銳的回答,昴露出了掃興的神情。羅茲瓦爾則是搖了搖手指,
「你那不切實際的期待可不會得到結果。愛蜜莉雅,不可能戰~勝『試煉』。那個還足夠強大的內心來做到這一點。」
「……那個,是?」
「是的。可能是因為成長環境或者舊習影響,那個還不行。是個連一個人站起來都做不到的,脆弱的小孩子。被罪惡感和自責驅動的身姿,太過勇敢都讓人覺得可憐。」
羅茲瓦爾淡淡地說著昴至今為止聞所未聞的,對愛蜜莉雅的評價。昴不由得說不出話。
堅強,努力,善良,拚命地愛蜜莉雅。現在由於機緣不巧,她不能做出『試煉』的回答,但假以時日,她一定能克服過去,擁有解放『聖域』的力量。昴如此堅信。
但是,昴即使如此也想要代替愛蜜莉雅進行『試煉』的原因,是因為時間的不夠,也是不想看到受傷的愛蜜莉雅所致。
絕不是,認為愛蜜莉雅不能通過『試煉』,而放棄了的緣故。
「然而你卻說,愛蜜莉雅不可能……那麼,那麼為什麼到這裡!」
「因為有你在。如果有你的存在,多麼無力弱小的半妖精都能以王座為目標。不,能登上王座,這是必然的。除此之外的道路都由你排除,來完成她的理想。你擁有這樣的力量。愛蜜莉雅有價值的,是獲得了被稱為『你』的,最強手牌。」
「我是……最強的牌?」
羅茲瓦爾說的天花亂墜,把昴稱為「最強」的荒誕之辭讓他困惑不已。
那是和無力的自己沒有緣分的詞。而且,羅茲瓦爾的話再怎麼說也太侮辱愛蜜莉雅了,不能原諒。
「開什麼玩笑!你怎麼知道愛蜜莉雅……愛蜜莉雅她多努力,反覆思考,進行了痛苦的回憶來挑戰『試煉』!被挖出不想回想起來的歷史,然而她還是……那麼拚命地努力著!然而你卻!」
「得不出結果就是白費。而且不會有結果。這一點比起我這樣的人,你~應該,清楚的多不是嗎。愛蜜莉雅的努力要是有了成果,你就沒~有到這裡來的理由了呢。」
「────!」
就算發出怒聲,對於不失冷靜的羅茲瓦爾也是毫無作用。不如說他給昴的激烈思考潑上了一盆冷水,讓他閉上了自己的嘴。
的確,羅茲瓦爾的言論是現實的一部分。
就昴所見,愛蜜莉雅在『試煉』中────連第一『試煉』都沒有戰勝過。她雖然拼盡全力地挑戰著,但過去的牆壁阻隔了這種嘗試,每次都消磨了她的心智。
值得依靠的帕克也無法倚賴,狼狽不堪的愛蜜莉雅終於將對昴的依賴誤認為是愛情,處於崩潰的邊緣。
看輕愛蜜莉雅,又對昴的『死亡回歸』抱有過剩期待的羅茲瓦爾。怎麼做才能突破他的固執────想到的瞬間,昴大叫起來。
「你的主張我大概明白了!不過!你的企圖才不會被實現!」
「霍,那是什麼意思……」
「你,似乎想要我代替愛蜜莉雅突破『試煉』……但是艾姬多娜剝奪了我參加『試煉』的資格!你期待的結果,已經不能靠我實現了!真可惜呢!」
對著悠然自若的羅茲瓦爾,昴手貼胸口高聲喝到。
雖然對於昴來說也是糟糕的意外,但這對羅茲瓦爾的意圖來說可謂無比沉重的一擊。就連羅茲瓦爾也不能保持平常心,對著昴露出了讓人厭惡的笑容。
「────資格,被剝奪了?」
嘟噥著的輕微聲響太不明顯,昴遲遲沒有意識到那是面前的羅茲瓦爾發出的。
眼前床上的羅茲瓦爾,在昴的言語下身體都變得僵硬了。然後一動不動地睜開異色雙瞳看著昴,顫抖著嘴唇。
平時胸有成竹的態度,看穿一切的樂觀氣氛,飄然又無懈的強力────這些就像被突然剝落一般。
「怎麼……回事呢。」
「這麼說也……什麼都沒,就這樣。」
被掠過的聲音質問著,昴的聲音不禁激動起來。
和自己所知的羅茲瓦爾不同,完全像是另一個人的聲音的威壓之下,昴感受到了乾渴,嚥了下口水。
「艾姬多娜,取締了我的資格。現在的我別說複製體的指揮權,進入墓室就會讓我頭暈目眩全身脫力。……想要進去,卻被拒絕,和你的境遇一樣啊。」
「為什麼……不,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你,在墓室中接受了『試煉』……要不是發生了這種事的話,這個『聖域』的解放也好,她的夙願也好……」
手抵嘴角,似乎看到了不敢相信的事物,羅茲瓦爾空洞地自言自語。
看到這樣未曾想到的反應,昴意識到自己的賭氣報復產生了更深的效果而一時語塞。羅茲瓦爾的狼狽,別說在這次輪迴,就算是相識以來都是初次見到。剛才自己所做作為到底對他造成了多重的打擊也不能明白了。
昴,只是吸了口氣,
「你的福音書上,寫了我突破『試煉』之類的事嗎?」
「────」
「我知道,如果世界不順著福音書的記敘,你就做好了放棄一切的心理準備。所以如果,你把『聖域』的突破作為我的責任,這麼決定下來的話……這已經實現不了了。」
就像繼承第一『試煉』一樣,魔女們似乎是跨過『死亡回歸』將記憶共有,那個貪婪魔女的城也是脫離這個世界的公理的。
就算『死亡回歸』了,在那個城裡留下的記憶也不會淡去。因此,昴在那個地方感到了救濟,對艾姬多娜也抱有了一定的好意。────因此,現在他明白。
假使現在死去回到墓室,資格也不會回到昴身上。
將失去的資格取回需要艾姬多娜的許可,而艾姬多娜的許可需要昴進入墓室獲得,而沒有資格就無法進入墓室。
────也就是說,昴現在挑戰墓室中『試煉』的方法,已經完全沒有了。
「取回,資格的方法呢……」
「就算有,比起我來說應該是你知道才對吧。你都說不知道的話,我就更不知道了。」
回應羅茲瓦爾的細聲時,昴也在內心注意到了一些可能性。
估計艾姬多娜現在也,在墓室中注視著昴的掙扎和苦惱。像是因為昴拒絕了她的手而慪氣一樣地剝奪了他的資格,實則是她是想看看昴選擇了莎緹拉能做到什麼吧。
如果在這過程中失敗纍纍,最後在無計可施之下向艾姬多娜哭著懇求的話,大概那位魔女也會向自己伸出手來。
────然而,在之後牽了艾姬多娜的手的話,就意味著之前對莎緹拉所說的話,現在這個瞬間所持有的念想,就會被全部捨棄。
就會到達將愛蜜莉雅送向最好的未來,只實現了這一點的未來。
但即使如此,比起在路途中磕磕絆絆,粉身碎骨的結局也要好得多吧。
「通過你的重新來過,能不能回到資格被剝奪以前呢?」
「你好像誤會了,這並不是那麼萬能的力量。不是說毫無代價地就能輕輕鬆鬆地實現輪迴……而且回到的時間點已經晚了。如果輪迴的話,就是回到被剝奪之後。不能進入墓室,還是沒有改變。」
「這樣、啊……」
回答著昴的羅茲瓦爾聲音越發虛弱,對昴來說他簡直像是突然老了許多。
至今為止的羅茲瓦爾,與其說是以年輕示人,不如說是他故意讓人捉摸不透他的年齡。但現在垂頭喪氣的他已經失去了這種氣場。
有的只是,長時間的妄執般的感情在自己力不能及之處被阻隔,而為此苦惱的,染上人類色彩的表情。
小丑服飾下掩藏不住的身形,讓昴初次覺得羅茲瓦爾也是同為人類。
說起來,如果這件事得不到任何解決,羅茲瓦爾只能是滿心的不甘了吧。
「我也是一樣束手無策,羅茲瓦爾。我覺得應該和你進一步商談,找出解決手段。」
「────」
「想要強行得出,你的那本福音書所揭示的結果也許變得十分困難了。但記述應該不會在那裡就終結。只要大概符合……雖說你也許不會認同,但如果有妥協的手段的話……」
「……還不……」
「啊?」
昴通過說辭想要得出折中方案,逼迫羅茲瓦爾做出讓步。但是,羅茲瓦爾彷彿沒有聽到昴說話一樣,以空洞的眼神低聲說著什麼。聽罷昴不由得張開嘴,向前邁了一步。
想要確認羅茲瓦爾的話,是不是自己剛才聽錯了。
於是,前進一步的昴的耳朵裡,羅茲瓦爾的自言自語鑽了進來。那是,
「────我的施壓方式,還遠遠不夠嗎。」
「什麼?」
「具體過程我雖然不明白,但艾姬多娜改變她的決定,也應該是因為和你進行了一定的交涉才對。本來,我就應該在你和她產生這樣的分歧前,讓你堅定覺悟挑戰『試煉』……是啊,我卻做得不夠。」
「────」
「我如果對你進一步施壓的話……早點讓你明白『什麼都要出手相助的話,就會丟下重要的事』這樣的道理就好了。也不會到這個地步……」
「等下,羅茲瓦爾。等等。」
羅茲瓦爾到底想說什麼,昴感覺到他要說些決定性的內容,自己也是非聽不可。然而他卻不知為什麼猶豫著要不要繼續聽下去。
如果繼續聽下去的話,昴就將不能站在這裡了。
他深信。
不,本來,這種懷疑的部分很久以來就有了。
不過,昴以前沒有重視萌生的懷疑,也是自己覺得羅茲瓦爾沒有這麼做的理由而放棄了思考,還有他對羅茲瓦爾再怎麼說也有一點信賴。
這種想法和信賴,也將隨著羅茲瓦爾將要說出的話而決定性地終結。
在這之前,必須要說些什麼。但是,昴在體內無論如何都找不到話。隨著時間的無常流逝,
「知道了加菲爾的態度,還將你和愛蜜莉雅帶到『聖域』來也好……」
「────」
「知道了『試煉』的可怕,還讓愛蜜莉雅進行挑戰,只為了讓你看到她受傷的姿態而奮起也好……」
「等,給我等等。等────」
然後,
「為了讓你明白,力不能及之處的重要事物也會失去,從而讓你成熟也好……什麼,都還做得不夠啊。」
────然後,羅茲瓦爾說出,自己正是一手策劃宅邸慘劇的人。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46059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20 篇留言

阿低普

10-07 18:13

凪のあすから
等好久啦!!

10-07 18:21

夏亞ii(薩克專用機)

10-07 18:22

絕對不是中二

10-07 18:27

凪のあすから
把原本能在這裡下定的決心推遲,等到不可挽回的狀況才陷入彷徨?」是徬徨

10-07 18:32

淋しくて
呃...彷徨沒錯10-07 19:07

...這節沒有與目錄連結(目錄不能點選這節)...
"估計艾姬多娜現在也,在墓室中注視著昴的掙扎和苦惱。像是因為昴拒絕了她的手而'慪'氣一樣地剝奪了他的資格,實則是她是想看看昴選擇了莎緹拉能做到什麼吧。"...是'嘔'吧?

10-07 19:46

KlausLo
主目錄連結沒有更新哦

10-07 20:10


大大,今天只出一章嗎?

10-07 20:27

亞空
最神的豬隊友終於公開身份啦(X)

10-07 20:28

翎天藍
羅茲瓦爾到底在幹三小…這裡想到動畫怠惰的台詞:只專注在不可視的事物,就會忽視了可見的東西。

10-07 20:46

Safe
所以羅茲瓦爾就是艾爾莎的雇主??!!

10-07 22:31

DD
Yes,就是他雇用艾爾莎的

10-08 01:17

Mickcy
真。羅斯瓦爾粗乃丸

10-08 07:27

Mickcy
茲*

10-08 07:27

夏娜
本作的最大廢物即將登場~~~

10-08 09:54

死掉的音無
最強的豬隊友上線啦!

10-08 14:56

餡子好吃
話說羅茲瓦爾說愛蜜莉雅時不適會加個大人(エミリア様),怎麼這節感覺羅茲瓦爾態度變了?

10-08 18:58

超凹天子大ㄐㄐ
因為扯到羅茲最敬愛的老師上?

10-09 12:13

elle10368
樓上 羅茲瓦爾本來就對艾莉蜜雅沒有任何敬意阿 他都說了他是因為透過福音書知道艾莉蜜雅因為有昴這張最強的牌所以必定可以成為王 但艾莉蜜雅成為王不是羅茲瓦爾的願望 福音書可能指示他要達成目的就必須要選一個能成為王的候選人的資助者輔佐者 而且他從來不認為艾莉蜜雅夠堅強可以面對一切困難 只當他是一個軟弱的傢伙 自然會瞧不起他 我想他反而還比較尊敬昴呢畢竟是重要的棋子 當然有人說艾莉蜜雅 有帕克這個超強精靈 但是別忘了羅茲瓦爾他所處的位置跟看法 他可是王國首屈一指的宮廷法師這份實力雖然沒有述說但是要打贏帕克也是有可能的(畢竟同樣是人類的劍聖都打的贏帕克那還有其他人也打的贏不是不可能) 而他的看法多半是他明白自己實力這麼高強也有做不到的事情 可能他以前也是一個有實力又堅強的人 但是後來因為顧及的東西太多導致顧此失彼甚至是失去他最寶貴最珍視的東西 所以才會放棄一切只追求一個目標為了達成目標其他都當成是棋子 這樣就不用傷心了的這種扭曲的想法 而區區一個艾莉蜜雅 頂多就是一個有實力卻軟弱的傢伙 他自然也當成一個沒甚麼特別的棋子來用了

11-20 22:44

elle10368
之前羅茲瓦爾把別人當成棋子來用卻對昴有特殊待遇就覺得他大概有預知能力然後做出的種種只是想要培育昴這個棋子 想讓他成為自己理想中的棋子 也就是跟自己價值觀相同的人 畢竟他知道昴珍視的對象並想要讓艾莉蜜雅成為王這完全跟羅茲瓦爾構想的未來是一致的剩下的就是要讓昴專心一意在艾莉蜜雅身上 大概也是怕他如果不下如此的決心可能就會導致他不想要的未來吧(自己所選的候選人沒有成為王這個達成最終目的所必須觸發的事件) 所以種種目的都是為了讓昴作取捨直到他放棄救所有人這種他認為天真的HAPPYEND之前他都會一直讓昴痛苦吧 另外之前就一直猜測到底艾爾莎的顧主是誰 每次都能預測昴回去的時間 就感覺肯定有個內奸 而昴去過的地方只有聖域跟宅邸 所以選擇非常少 我之前還以為是加菲爾想說他可能不願意聖域的秘密洩漏出去 所以才要清除 另外錯誤的排除了羅茲瓦爾以為他雖然把其他人當棋子但是也沒有這麼殘忍把所有的棋子都捨棄的想法 不過我錯了 他有真福音書而且早在第一章就已經買兇了 那時候昴還不知道聖域是怎麼回事 雖然硬要說加菲爾有福音書如果上面早就有寫的話先行買兇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但有錢有勢的羅茲瓦爾買兇確實比較合理

11-20 23:0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9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82 『爾虞我詐』... 後一篇:第四章84 『否定×否定...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ლ(´•д• ̀ლ
歡迎各位來我的小屋喔ლ(´•д• ̀ ლ(´•д• ̀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