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7 GP

第四章81 『光明』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0-06 11:49:17│贊助:808│人氣:8951


接受了奧托和帕特拉修兩人(一人和一匹)的怒斥激勵後,昴總算從內心困境中被救了出來。
實際上,在夢之城中發生的事至今仍有很多不能理解和接受,但現在也只能先將它們當作自己的食糧,慢慢地消化。
「首先,現在開始已經得不到艾姬多娜的幫助了……」
『貪婪魔女』艾姬多娜,披著友好的外貌長期對昴在逆境中的掙扎進行了觀察。雖說經過最後一段時間的交流,昴認為她也不儘是這種想法,但總之魔女這種生物就是永遠不會違逆自己的意志的。
其他五個魔女────塞赫麥特、達芙妮、卡蜜拉、堤豐,還有彌涅耳瓦,都讓昴深刻感受到了這一點。她們,從昴的角度看來,算不上是純粹的惡。但絕對不能說是心善的存在。
即使是把治癒人類作為信條的彌涅耳瓦也不例外。就算失去了自己的手腳也要拋棄一切治療他人的態度,比起高尚來說,還是更顯壯烈的。
然後,最後的魔女,莎緹拉────關於她,真想暫且拋之腦後。
對於莎緹拉,昴感到的是從內測湧出的,不能理解的感情。想要思考出關於這些的答案,現在的昴還感到沒有餘裕,只能以本能將其作為『危險』對待。
最後,離別之際互贈的話語。最後見到的,莎緹拉的身姿────只要想起這些,昴的胸內就簡直要被那瘋狂的感情抓破。
因此,昴有意地避開考慮莎緹拉的同時,把思緒分配給了其它的想法。那即是,是否要完全接受艾姬多娜最後賜予的寄語或是,莎緹拉的話。
『要珍重自己,這麼說雖然不錯……』
和莎緹拉相面對,加上在墓室中的第一『試煉』和第二『試煉』,昴知道了有人不想讓自己死去,也會為昴的死而哀悼。────不想死,昴的內心也意識到了這樣的念頭。
但是,然後怎麼辦呢。能用的上的武器還是一如既往的少。
過於繁雜的問題依然是毫無頭緒。更不用說,能夠倚賴的解決問題的幫手也減少了。
只能說自己的內心稍稍恢復了,但其它的部分別說前進了,現在後退的明顯。
「讓我尋求重視我的人的幫助……話是這麼說但怎麼辦才好啊……」
坦率地尋求幫助,到底是什麼意思。
但是,阻止這一點的不是他人,正是莎緹拉────不,按照當時談話的內容來說,禁止昴將『死亡回歸』說出口的應該是嫉妒的魔女這一人格吧。莎緹拉作為另一個人格,應該也有不同的主張吧。最後那句話的意思是────。
「────所以說,現在不是想這些事的時候。」
自然而然地思緒就向莎緹拉飄過去了,昴趕緊剎住了車。
當務之急的是各種問題的具體對應策略,的提出和分析。
「加菲爾,是畏懼著外面的世界……嗎」
艾姬多娜提供的最後的幫助,說是打破僵局所必要,給予自己的情報。
加菲爾本人已經坦白自己過去曾接受了第一『試煉』,艾姬多娜只是對他的話進行了補充說明吧。
問題是他在那個過去中看到了什麼,才會變得害怕外面的世界呢。
在羅茲瓦爾的宅邸會引發麻煩,沒有跟隨想要離開『聖域』的法蘭黛莉卡,和那段情節應該也不是毫無聯繫。
但是怎麼想這都不是通過正面質問就能老老實實得到回答的問題。
「這樣的話只能詢問看上去知道答案的人了麼……法蘭黛莉卡也好琉茲也好,關於這些都是守口如瓶啊……」
如果相信法蘭黛莉卡的話,她沒有追上進入墓室的加菲爾,作為結果她也不知道『試煉』的內容。相反,將衝入墓室的加菲爾帶回的琉茲,可以推測其中的某個複製體接受過『試煉』的考驗。加菲爾所見的『試煉』內容,也為她所知也說不定。
「這樣的話,雖然不太情願……也只有通過琉茲·梅爾的水晶獲得指揮權,讓她吐出實情了嗎。」
即使是複製體的領導者,擔任『聖域』的代表人物的琉茲,也曾說她歸根結底不能違抗擁有支配權的人物。這一支配權意味著即使是違反琉茲本人的意見也能強制執行的力量。
得到二十名幫手,也應該擁有了收集情報以外的價值。昴想要這樣說服自己。
「────」
在昴腦海中浮現的是,燃燒的『聖域』和白色的兔群。為了逃出生天,指使琉茲的複製體前赴後繼地保護自己,這樣淺薄的記憶。
必須去幫助愛蜜莉雅。以這樣的大義為名分,昴忘我地命令著琉茲們,自己也滿身瘡痍地衝入了墓室。
那個行為之後,自己也沒有反省或者後悔的行為。但現在冷靜地回顧一下,那是多麼輕率的行為,一想就讓自己膽寒。
意識到不想死的念頭和自己的天真之後,這樣的想法就更加深了。
那麼傲慢自負,那麼直截了當地,自己就讓她們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啊。就算自認為並不是出於本意,也難以讓自己信服。
「頭腦發熱……變得太消極了,可惡。什麼都一起考慮的話,腦容量根本不夠用啊。一個一個,從能解決的開始入手解決吧。」
先從答案近在咫尺的問題入手,將它們一個個解決後,把解決的問題結合起來,面向更大的問題尋找對策。
於是,昴開始尋找易於入手的問題,首先,
「『聖域』的解放,是通過了第一『試煉』的我所該做的。沒有必要讓愛蜜莉雅背負更多地負擔了。不如說施加太多壓力的話會讓愛蜜莉雅的精神狀態變得糟糕,這是絕對不行的。」
在白雪皚皚的『聖域』裡,令人憐愛地依偎著昴的,愛蜜莉雅的身姿,仍然歷歷在目。
不斷挑戰『試煉』而心智折損的結果下,愛蜜莉雅變成那樣也是自明之理。讓她繼續面對『試煉』,也不會有好結果。
「把『試煉』作為我的任務之後……讓人在意的果然是第二『試煉』嘛。雖然面對了相當多難受的事……說起來那到底算不算我通過了啊。」
不可能發生的現在────這樣的名字,選擇不同的世界。讓人感受到所謂的平行世界正是第二『試煉』的內容。
『試煉』對於昴以外的人來說,可能只是單純模擬體驗一下,和本來的流程不同的其它世界線,瞭解一下平行世界而已。但僅僅對於昴,『試煉』展露出了它的真實意圖。
昴錯誤的選擇下的各個世界,向他展示了之後的發展。
各種的後悔,各種的慘劇,各種的慟哭為昴的『死』悼念。
以眼睛、肌膚品味到的這一切讓昴的內心化為粉碎。
即使是現在,只要一想到就會不可避免地體會到全身寒顫,手腳麻痺的感覺。
然後在這樣抱頭痛哭,要被內心的哭喊淹沒的一剎那,自己被帶到了夢之城中────那實際上,『試煉』是被怎麼結算的呢。
這個狀況下,應該絕不能說算是通過了。
儘管如此,到底怎麼才能通過第二『試煉』,和第一『試煉』不同,簡直是毫無頭緒。
「就算煩惱也沒什麼用……我必須去做我力所能及的事。」
搖著頭,昴抑制住了儘是迷茫的內心站了起來。手抵著背後墓室的牆壁,注視著入口的黑暗。
陷入沉思的只有昴一人,到剛才為止還擔心著昴並關照他的奧托和帕特拉修都已不在身邊。
對最後的交談感到了無緣無故的羞恥,奧托帶著帕特拉修回到了廄舍去了。在帕特拉修充滿擔憂的視線之下,昴感覺到自己被她的情感所拯救,但現在自己必須將各種事情綜合起來考慮,因此需要獨處的時間。
「主要必須解決的問題包括,『聖域』和宅邸。『聖域』有『試煉』、加菲爾和大兔。宅邸則是碧翠絲和艾爾莎……多線並行也該有個限度啊。」
哪個都是,找不到解決方案的困難問題,讓自己洩了氣。……但沒有洩氣的工夫。問題必須一個一個、確確實實地擊破。
把生命作為消耗品,這樣的樂觀思想必須捨棄。
「首先是,『試煉』的確認。如果是從第二『試煉』再次開始也行,當然如果第二『試煉』已經完成,能從第三『試煉』起手那就更好了。」
至少,如果能盡早解除結界,狀況將大為改觀。加菲爾也不得不考慮下自己的行動方針,最壞情況下即使大兔來襲也能盡早前去避難。就算是加菲爾也該不會在大兔降臨時固執己見。
『聖域』的問題以結界解除為契機,應該很快能解決吧。
想到這裡,昴不禁為眼前投射出的一縷光明而感到心安。
雖然腦中被各種問題攪成了一團亂麻,至少現在可以認為看到了類似於通往解答的道路。

「────」
站在墓室的入口,看著通向黑暗的石路,昴嚥了口氣。
進去之後開始『試煉』的話,也許又要被迫面對「不可能發生的現在」。那種景色對昴來說,看多少遍都不會習慣。
但是,他也深深明白那並不是能夠無視、忘卻、被原諒的事。
不能逃避的話,只能挑戰了。
昴深呼吸了一口,然後屏住了氣息,向前一步。
踏入墓室,為了解放『聖域』而想要挑戰『試煉』────
「────!?」
踏入的瞬間,昴似乎感覺頭頂被重擊了一般,搖晃了起來。
腦中針刺般的疼痛,面前的光亮撲滅的一瞬間腳下也不穩了起來。上身劇烈晃動著,昴都不能保持站立失去了平衡。
猛烈的嘔吐感襲來,胃裡像是要絞出胃液般的疼痛。不斷地咳嗽也不能讓身體感到好受些。
警鈴、警鈴、警鈴鳴響。
一連串體內鳴響的不協調音讓昴喘息著掙扎向墓室外的世界。本能地明白。如果踏入的話,進一步向內的話,這種侵蝕身體的惡意將會更加肆虐。
「呃、咳……噗」
從墓室裡滾了出來,昴手撐在草地上不斷嘔吐。
身體完全離開墓室的一刻,剛才折磨昴的痛苦就消失了。頭痛、嘔吐感,手腳的麻痺都減弱,眼中噙著淚水的昴抬起頭,
「啊,嗚……剛才是……」
一瞥墓室入口,正當昴想要進去尋求突破的時候,墓室內側爆發出了根本上的拒絕感。
這才不是之前害怕墓室『試煉』的感覺,而是次元都不同的體驗。────他完全明白,自己被墓室拒絕了。
「什,麼……」
被拒絕了,在理解這一點的同時,他也明白了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
為了把昴帶出去,踏入其中的帕特拉修受傷了。羅茲瓦爾也,想要進入墓室挑戰『試煉』而身負重傷。墓室,拒絕著沒有資格挑戰『試煉』的人。如果對昴也起效的話意味著。
「這怎麼可能,明明……」
昴果斷地站了起來,步伐蹣跚地向墓室再次發起挑戰。
然而,僅僅在踏入的瞬間昴的頭痛和噁心就席捲而來,壓倒般的負面感覺讓昴連站著都成為了奢望。
「哈……,哈,哈」
後退出墓室入口,大口喘著氣,昴剛才的挑戰讓自己不得不承認。
「那個,壞心眼的……」
腦內浮現的是身穿喪服的白髮魔女。
離別的時候,她向昴問道。
是抓住自己的手,還是選擇莎緹拉的手。
然後昴沒有選擇艾姬多娜,而去抓住了莎緹拉。
如果只是報復他的這個行為,這麼做也太────
「好不容易看見的光明就這樣被……!」
最後的最後,當艾姬多娜向自己提供充滿善意的提示時,好不容易自己對她有了改觀────
『――完全沒有搞錯哦?』
明明不該聽見的,魔女惡作劇般的聲音傳來,昴朝著夜空,
「剝奪資格之類的,我可沒聽說啊!艾姬多娜!!」
────菜月·昴,就這樣失去了解放『聖域』,挑戰『試煉』的資格。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44959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9 篇留言

(╯°□°)╯
[e12]

10-06 11:53

阿低普
ㄇㄉ 沒頭香

10-06 11:55

在下只是個浪人而已
GP發射!

10-06 12:08

KlausLo
最近樓主超勤勉

10-06 15:15

Mickcy
囧了!

10-06 17:14

伊莉雅我老婆(花)
笑了

10-14 11:08

lifeagain
艾姬多娜股....快下市了

10-20 17:44

聖了
多災多難的未來阿www
話說這邊覺得是昴的錯,因為他沒有喝"多娜茶"
貪婪魔女使徒之類的身分應該也都失去吧(理論上)

11-15 13:15

elle10368
沒喝多娜茶也就是沒有簽訂契約 所以應該是沒有使徒身分了 不過既然沒有契約也就不必付出契約的代價 艾姬多娜還願意免費給出關鍵的加菲爾的信息 感覺可以看得出他對昴確實有好感 不然以艾姬多娜的求知性格來說他應該更願意看到昴為了找到這個信息而多走的彎路得到更多錯誤的結果吧 另外憑著昴自己找出拯救所有事物的答案 確實可以稱之為多災多難 而這樣艾姬多娜的求知慾應該能稍微滿足了 題外話我在想羅茲瓦爾他選擇跟艾姬多娜簽訂契約 所以才有那本福音書?而且他該不會也是賢者後補之一 前面有考慮到如果簽訂契約可能會給昴福音書最後向羅茲瓦爾那樣變成福音書的奴隸還真是可憐而且後面小說就沒有多少變化 以這點考慮來看作者是不可能給昴簽訂契約的吧

11-20 20:5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7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80 『粗糙的舌頭... 後一篇:第四章82 『爾虞我詐』...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x87945412阻擋廣告
教你阻擋討人厭的 YouTube廣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