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悠久行者之歌 01.貝瓦松加 --1

作者:綺羅│2016-10-06 03:48:04│贊助:12│人氣:1174
  特倫斯面向柵門,陽光透過欄杆的空隙,在準備區的地上內投下菱形的金黃色方格。觀眾們零散的閒聊從外頭傳來,他大概可以想像觀眾們對上一場比賽還感到意猶未盡,對於待會出場的選手──特倫斯,投以更高的期待。

  「您可以在這裡挑選武器,不過,一但上場就不可以換了,請仔細挑選。」一旁的女僕笑容可掬地解釋,「刀劍都沒有開鋒,所以不用擔心會受傷的喔。」
  「請問,我可以用自己的武器嗎?」特倫斯問。

  「使用自己的武器,請讓我們先做好安全措……」女僕話才說到一半,這才注意到特倫斯背在身後的傢伙,「這是……你用的武器?」

  特倫斯點點頭。

  *

  鈴音朝著休息區走去,有點無聊的踢著地上的小石子。

  比賽比她想像的還要簡單。原本她還以為要彼此用魔法戰鬥什麼的,結果,只是只是在看台前面,對著城主大人展示魔法罷了。
  比較起來,武鬥派的還比較有看頭,至少他們真的有彼此作戰,觀眾的反應也比較熱情,雖然說他們用的都是沒有開鋒的刀劍就是了啦。

  休息區的人已經不多了。一名配著弓的人坐在靠近出入口的地方,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鈴音沒有辦法分辨他是男是女;另外一名年紀跟她差不多的女孩子坐在長椅的角落,鈴音對這女孩有印象,剛剛比賽的時候,她跟自己一同上場,施展魔法飛彈相當熟練;除此之外,還有一名男子,雙手插在口袋,正在瀏覽一旁的傳單。

  男子背對著她,鈴音沒有辦法看到他的表情。從那三七步站姿來看,應該是個年輕人。腰上掛著長劍,應該是個戰士吧。

  鈴音女孩子身旁坐下,有點好奇傳單上的內容寫了些什麼。
  男子扯下傳單,似乎覺得很有趣的哼了一聲,用手撥了撥頭髮。鈴音看到他的耳朵,這才發現他是個半精靈。

  「克里斯先生,請您先去進行準備了。」
  年輕的僕人從外面探頭進來,對大夥喊道,

  「也太久了吧。」半精靈懶洋洋的隨口答道,隨手就將傳單給丟在地上,左手搭在劍柄上走出帳篷。

  「好奇怪的口音,哪裡來的人啊?」鈴音自言自語著,走過去撿起傳單。

  那是這兩天比武大會的詳細時程表,底下蓋了歐利安伯爵的家族徽章。寫的大概是比賽優勝的獎勵之類的,還有詳細的比賽項目內容。這麼說來,鈴音還真的沒有很了解比賽的內容就來參加了。

  「那是什麼?」剛剛坐在角落的女孩朝她走過來。
  「比賽的時程表,」鈴音將搔搔自己的一頭紅髮,「嗯……照上面說的,明天的比賽,好向要團體參加的樣子。」
  「團體參加?」
  「好像是說,因為王都要徵選的是全方位的冒險者團體,所以要看參賽者彼此的團隊默契……我也不太懂。」
  「團隊報名啊……那你現在有跟其他人組隊了嗎?」女孩問道。
  「沒。」
  「這樣的話……要不要,跟我組一隊?我一個人來的,在這邊沒有什麼認識的人……」女孩有些緊張的朝她伸出手。
  「嗯,好啊,我沒差。」鈴音沒有多想,跟她握了握手。
  「我叫做克因絲。」女孩自我介紹。
  「鈴音。」

  還沒來得及寒喧,競技場那邊傳來的喧嘩聲就吸走了兩人的注意,跟比賽結束後那種禮貌性的掌聲不太一樣,像是出現了什麼驚人的狀況一般。

  「怎麼了?」鈴音困惑的望向克因絲。
  「我們去看看吧。」

  *

  雖然想要不去在意,不過觀眾的喧嘩聲還是讓特倫斯很困擾。他試著專注在眼前的對手上,想要忽略兩邊觀眾對著他的武器指指點點。

  長戰戟,將斧頭跟長槍合而為一的武器。除了長槍將威力集中一點的穿刺能力,斧刃也可以在近戰中劈砍,甚至是阻絆敵人。
  然而,這都不是引起騷動的原因──特倫斯手中的戰戟,足足有一般戰戟的兩倍大,攻擊距離幾乎跟一把騎士競技用的長槍差不多![1]

  特倫斯緊緊握著手中的武器,戟刃已經用麻繩緊緊的捆了一層厚布。心裡升起一股微妙的緊張感,手指脈搏的跳動變得好明顯。


  哨音響起。

  對面的壯碩的大漢舉起巨劍,大步衝過來,像是什麼都不管了一樣。特倫斯蹲低身子,隨時準備進行反應。壯漢衝進攻擊範圍,巨劍朝特倫斯劈下。特倫斯移動重心,用戰戟挑開攻勢,四兩撥千金的讓他露出側身的空隙。
  他使力,揮動巨大的戰戟,朝著大漢的左下腹攻擊。對方擊時轉身,用劍身架住了他的攻擊,兩支重武器撞擊,雖然都包裹著油布,特倫斯還是感到一陣踉蹌,對手看起來似乎也跟他差不多。

  觀眾席發出一陣歡呼。
 
  特倫斯來不及站穩身子,這會是對方主動發動攻擊。他連忙用高舉戰戟隔擋,卻沒有想到對方一個箭步鑽進他兩手底下的空隙。在零距離用肩膀衝撞他,特倫斯沒有料到這招,只覺得全世界都開始往後傾,意識到自己快要跌倒了。他連思考都來不及,收回武器,千鈞一髮之際用戰戟的柄底住地板,勉強穩住身子。接著他就看到裹著油布的巨劍朝自己揮過來──

  他幾乎是靠著反射動作,往後一滾,距離近得幾乎可以感覺到巨劍帶動的氣流削過他的臉。他蹲起身,用戟指著大漢,慢慢退後拉開距離。

  觀眾的歡呼跟鼓掌傳近他的耳裡,賽場周圍像是沸騰起來一般。

  使用不符自己身材的武器,會消耗大量的體力,而且在近距離的戰鬥當中容易被卡到死角。特倫斯知道,他必須速戰速決。

  對方再次朝他衝刺過來,這一次,他不再等待。
  他猛力的揮動戰戟,強型阻止敵人接近,壯漢即時煞住腳步。趁著對方還沒站穩,特倫斯舉起戰戟,猛力朝對方敲下。對手勉強用劍身格擋,特倫斯連續攻擊,像是要耗盡自己的體力一般,一次又一次,朝同一個位置出招。
  壯漢格擋、再次格擋,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爆出青筋的手臂彷彿在哀嚎一般。特倫斯全程沒有呼吸,用盡一口氣的力量強行打破他的防禦。
  第七次的攻擊,特倫斯已經逼近極限。若這次沒有成功,耗盡體力的他將無力招架對手的反擊……

  壯漢避開了,戟刃劈進沙堆裡,特倫斯第一時間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兩邊的叫好聲淹沒了他的意識,他看到壯漢狂躁的跨步向前──

  「喝啊!」

  不知哪來的力量,他側身,用斧刃勾住了巨劍的死角,絆隨著一陣天旋地轉,壯漢手中的巨劍脫了手,被特倫斯掃到十尺開外。[2]

  壯漢還來不及躲開,特倫斯已經用戟指著他胸膛。


  裁判吹了哨子,特倫斯贏了。

  *

  「好厲害……」克因絲情不自禁的說,「那麼大的武器,居然揮得動。」
  「可是,看起來好像打得很辛苦耶。」鈴音坐在木製的籬笆上,看著剛剛拿著巨大戰戟的參賽者離開場中,「我還以為武器愈大就愈強的說。戰技還真難懂啊!」
  「伯爵好像很有興趣的樣子。」克因絲指指看台。

  城主大人正在跟一旁一名穿著學者服飾的人談笑,不知道在討論些什麼。

  「那個老頭子是誰啊。」鈴音大喇喇的說,甚至沒有把聲音壓低。
  「……那應該就是盧因大學士吧,他是馬泰爾城的軍師。」克因絲回想起之前在酒館打聽到的消息,「另外一邊坐的是艾娃夫人,跟伯爵的獨生女小黛;坐在伯爵後面的,應該是他的弟弟,凱恩‧馬泰爾吧。」
  「你懂得還真多。」鈴音笑著跳下籬笆。

  *

  「大學士,今年的參賽者素質似乎不錯。」歐利安‧馬泰爾心情愉悅的坐在黃銅坐椅上。
  「是的,大人。」盧因學士恭敬的說。
  「剛剛也有幾個施法者的表現很突出,看來明天的分組競技會很精彩呢。」歐利安伯爵端起一杯子,啜了一口。

  「爸爸,剛剛那個人拿的武器好大喔,」一旁的小黛橫越過母親的大腿,滾到歐利安伯爵懷中,「明天他也會上場比賽嗎?」
  「小黛,大家都在呢。莊重一點!」一旁的家庭教師嚴厲的說。
  「哈哈,今天就讓她自由一下吧。」歐利安伯爵溺愛的抱起小黛,「今天他贏了,所以,如果他有找到組隊的夥伴的話,明天也會上場吧!」
  「哈哈哈、鬍渣好癢喔!」小黛咯咯笑了起來。

  「凱恩,你有特別注意哪個人嗎?」歐利安伯爵轉過頭,看向後面的弟弟,「凱恩?」
  「……」
  「凱恩!」
  「噢!什麼?你叫我?」
  凱恩‧馬泰爾本來正將鼻子埋在書裡面,這會才抬起頭來,看向自己的伯爵兄弟。

  「我剛剛問你,你有沒有特別注意哪一位參賽者?」
  「呃……我,我剛剛在看自己的書……」凱恩有點不知所措的說,「哪一組都一樣吧?我、我沒有很注意在看比賽。反正每年都有不是嗎?」

  歐利安伯爵沒有多說什麼,將注意力移回比賽場中。

  *

  第六紀元十九年,常夏月第八日,第一魔王普利瑪姆覆滅的十二年後。
  英雄列斯塔,還有他所率領的夥伴們,在十二年前的戰爭中,進入了魔族領地的中心,親自手刃了普利瑪姆,結束了九月戰爭,世界再次迎接和平。在戰爭當中立功的英雄們,回歸到王國各地,列斯塔本人也退隱山林,在修道院中持續修行。

  然而,就在所有人以為,這樣的和平會與永遠持續下去的時候,東方的黑影卻再次滋長。魔族的勢力沒有因為拜亡而散落,反而再次集結起來,擁戴著新的共主──第二魔王賽坎德姆。

  在魔族勢力的威脅下,王國開始匯聚來自各方的涓滴細流,冒險者來自大陸各地,有著各式各樣的背景,追逐著名聲和財富而來。他們回應了各地領主的徵召,向全世界展現自己的刀劍以及魔法。

  等待著他們的,是充滿未知的冒險,以及誰都無法預料的危險。

  *

  特倫斯一直到比賽結束後,才真正意識到剛觀眾的歡呼聲到底有多大。
  即使是從競技場返回休息區的這短短幾碼的距離,他都可以聽到周圍的人是怎麼竊竊私語,即使不太想要引人注意,那把巨戟也是怎麼樣都沒有法藏起來。光是走在路上,就可以感覺到自己跟周圍的人格格不入,從以前到現在就一直是這個樣子,他不管走到哪裡、不管做什麼事情,他都是別人眼中那個怪力特倫斯。
  他並不覺得自己因為這把武器而受人矚目有什麼好的,或許更精確的說,若不是這把戟,他大概根本不會出現在這裡。


  特倫斯靜靜的回到休息區的帳篷,自己坐在椅子上發呆,巨戟就倚在身旁。帳篷裡面只剩下背著弓的參賽者安靜的閉目養神。

  「……我還是覺得很沒道理,說要組隊什麼的,對我們外地來的太不公平了。」鈴音邊抱怨邊低頭走回帳篷裡面。
  「話不是這樣說。會舉辦這種比武大會,就是要選拔出小型冒險者隊伍啊。」克因絲跟在她身後走進帳篷。
  「為什麼嘛!」

  「因為,魔族裡面什麼樣的東西都有啊,」克因絲耐著性子跟她解釋,「在普利瑪姆後,魔族內部就已經混入了各式各樣的勢力。我聽說他們到處徵召有有魔法天份的人,還有些跟奇怪的東西簽了契約,甚至還有龍的後代呢!」
  「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嗎?」
  「因為敵人太過多變,所以,單一規格的兵種沒有辦法應付了啊。」克因絲說,「要跟魔族戰鬥,需要得視面對任何情況都能應對自如的全方位作戰單位,所以會這麼積極的培養冒險者嘛。」
  「好麻煩喔。」鈴音在特倫斯左手邊的椅子上坐下,「所以說,我們還需要找哪些隊友呢?」
  「嗯……按照一般冒險團體的規格,至少要有人負責近戰吧,可能還要有負責療傷的神術師,或者是協調隊友行動的角色吧。」

    「嗯……」鈴音歪著腦袋沉思,「……咦?」
  紅髮女孩的視線移向了一旁的特倫斯,好像剛剛才注意到他就坐在自己不遠處一樣,
  「你是上一場比賽的那個人吧?」
  鈴音的視線不免俗的落在特倫斯身旁的武器上。

  「唔、嗯。是啊。」突然被問話,特倫斯有點緊張。
  「你現在有組隊嗎?」鈴音幾乎連想都沒有想就直接問道。
  「呃、是沒有……」
  「那我們就一隊吧。」法師女孩笑嘻嘻的說,「現在我們有戰士了。」
  「……」

  這麼簡單就決定,沒有問題嗎?
  特倫斯心中不免冒出疑問。雖然他自己是沒有什麼問題就是了。

  遠方的號角聲再次響起,群眾的歡呼隨後傳進帳篷裡,下一場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在特倫斯剛剛的戰鬥之後,場中的氣氛已經活絡了不少,觀眾的興奮彷彿會傳染一般,即使在休息區都可以感覺到那股激動。
  「欸,我想去看那場比賽,你要來嗎?」鈴音起身,對特倫斯問道。
  「應、應該沒關係吧。」他結巴了。


  首先進場的,是個有著紅色皮膚的布洛德人,兩側的鬢角都剃掉了,長髮在身後編成辮子,看起來相當驍勇善戰,臉上有著石灰畫成的戰紋。
  「是紅人欸。」鈴音有些新奇的說。
  「看來他的對手會陷入苦戰喔,」克因絲說,「狂暴狀態可不好對付。」
  「他的臉一定要塗成那樣嗎?」

  另外一側的柵門拉開了。從陰影中走出來的,是剛剛在休息區裡面的那名男子。他還是一樣,一派輕鬆的樣子,隨手拎著沒有開鋒的劍,像是一點也不緊張的走到場中央。
  「是那個半精靈欸。」
  「怎麼,你認識他?」克因絲轉頭看向鈴音。
  「剛剛在休息區裡面,我有看到他的耳朵。」
  克因絲皺起眉頭,總覺得哪裡怪怪的。她好像,曾經在什麼地方看過這個人。


  預備哨響起,群眾稍微安靜了下來。半精靈蹲低身子,抽出長劍,臉上仍舊帶著笑,戰鬥隨時都要開始──

  「快把那個人抓起來!他殺了我爸媽!」
  一道聲音從觀眾席當中傳了出來,尖細卻清晰。

  鈴音望向聲音的來向,一名半身人兒童,就站在第一排,滿臉通紅的指著半精靈。
  會場頓時安靜下來,甚至連一旁的守衛都被驚動了,幾個人握住了腰上的配劍。有些人從觀眾席上佔了起來,視線在那孩子跟半精靈之間來回。

  半精靈垂下劍,轉身面對那孩子,臉上沒有什麼表情。

  「他殺了我爸媽,我親眼看到的!」那男孩又再喊了一遍,「他和一大群人入侵了我們住的村子,我是不會看錯的!」

  鈴音看看男孩,又看看周圍的人們,還沒有搞清楚到底是什麼狀況。遠方看台上的歐瓦肯伯爵扶著看台邊緣的欄杆,一旁的盧因學士在一旁焦頭爛額的說著些什麼。

  「喂、為什麼不動呢?快來人啊……」男孩的聲音開始發抖了,驚慌失措的看著周圍沒有任何動作的人們,「快點把他抓起來啊!他是……他是貝瓦松加家族的人啊!」

  「貝瓦松加……」
  鈴音感覺到一旁的克因斯震了一下。有這反應的不只她,一聽這名字,現場許多人倒抽了口氣,空氣一下緊繃起來。

  「冷靜點,小鬼。我沒有打算要傷害任何人,現在沒有。」半精靈似乎想要解釋,見到已經有守衛抽出劍,不耐的嘖了一聲,「我說清楚,現在我……咳呃!」

  一枝箭矢鈴音身後射出,橫越了競技場,還有眾人的視野,精準刺進半精靈的肩膀。

  鈴音驚訝的回頭,在她身後,是從剛剛就一直待在休息區內,不發一語的那個人,手上還拿著長弓。剛剛那箭想必是他射的。

  半精靈朝她們的方向瞪了一眼,在那慌亂的瞬間,鈴音意識到自己也被他看到了。她還沒來得及想要怎麼辦,半精靈已經一個箭步衝向前方。不過不是朝向她的方向,而是那個半身人男孩。

  肩膀上的箭還沒有拔,半精靈一個滾地,混進人群裡面當做掩護。在其他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半精靈已經一把揪住了男孩的領子。

  就在全場觀眾和全副武裝的守衛面前,他糾住男孩的領子,將他舉到半空中。

  半身人的小腳在空中胡亂的踢著,即使隔得如此遙遠,鈴音還是看到他眼睛裡透露著言語難以形容的恐懼。

---
[1]
猴爪(Monkey Grip)
你可以使用超出你體型限制的大型武器。
必要條件:基礎攻擊加值+1

[2]
精通擊破武器(Improved Sunder)
你擅長攻擊對手的武器,盾牌或其他持有物。


───
各位安安,我是綺羅 ☆~(ゞω.)v
這篇故事,是我去年做為DM,所帶的一年TRPG團
使用的系統是DND 3.5r

(想知道什麼是TRPG的,可以點這裡)

託團員們的福,在這一年團當中我也學到了很多,
也很開心有團員把當中的人物角色畫成插圖什麼的。
現在,終於比較有時間,可以從頭開始把這篇故事給紀錄下來。

大部分的內容都是實際發生過的劇情,
因為是小說化的跑團紀錄,所以多多少少會有些修改,尤其在一開始的部份,因為團員時間上的問題,所以有一些小變動。
不過,在本篇故事裡面,我會盡量降低這些三次元因素對劇情的影響,
若是沒有辦法也會用註解的方式讓各位了解,為什麼偶爾會出現些奇葩的狀況XDD

故事的背景建立在架空的愛隆娜大陸,
至於更進一步的細節,就等劇情需要時再做說明了。
因為歷史不少講起來很複雜,所以原諒我吧 _(:3  」∠)_

跑團的時候,我鼓勵玩者設計角色的背景,
(有寫可以拿200經驗值~☆)
劇情中也盡量跟玩者的背景有所互動,團員似乎也滿喜歡這樣子,
所以有一些關於角色的性格刻劃,後續有機會再慢慢分享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448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跑團紀錄|DD

留言共 6 篇留言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10-06 12:22

Gurthang
學長,我106級學弟,冒昧問一下是幾等團啊?

10-07 20:55

綺羅
從一等開始慢慢往上爬的故事
不過有開放選擴充就是了←導致日後強度一發不可收拾的悲劇

是說你怎麼知道是學長發的文?[e11]10-08 02:54
Gurthang
你不是都用綺羅當作ID嗎?在ptt上面看到就知道了

10-08 08:12

綺羅
未滿18歲不可以逛PTT喔孩子XDD10-10 22:29
Gurthang
………………我現在才知道欸,話說擴充開了哪些啊?

10-09 23:27

綺羅
基本上是DM同意都給開
所以崩壞根本必然

猴爪是完美戰力的專長,後來覺得大型武器對一等團太過OP,就在玩者同意下配合劇情Nerf掉了10-09 23:33
Gurthang
完美有些看了會哭欸………真的太強力

10-09 23:55

綺羅
那你說九劍跟靈能那種妖書怎麼辦10-10 22:30
Gurthang
那就絕對不會開啊哈哈

10-10 22:49

綺羅
你要謹記我的慘烈教訓,不要開超過自己能力的擴充啊(遠眺10-11 09:0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fesoll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創角:碧莉... 後一篇:悠久行者之歌 01.貝瓦...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istyrainlin熱愛遊戲的巴友們
小屋內久違的更新開箱及MHWI冥赤龍影片囉!另有其他遊戲影片在YouTube頻道上,還請各位多多支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5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