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短篇】Tell Me

作者:凍結│2016-10-05 17:43:42│贊助:16│人氣:255


  若不是那個人,就不能用盡全力去愛嗎?

  「他的心裡只會住一個人。」

  你愛的是我;卻也不是我。你的瞳孔純淨得沒有一絲雜質,我很清楚看見了。那漂亮的眼眸裡,沒有我。



  他不明白自己為何坐在這裡。眼前的咖啡涼了很久,他仍沒有喝掉的打算。

  「怎麼了嗎?你一向很喜歡喝咖啡的。」坐在對面的男子開口問了句。少年的頭垂了下來,「……沒有奶精。」那聲音像洩氣的氣球。

  「這樣啊,那重新點一杯吧。涼了就不好喝了,這次我會記得叫服務生放奶精。」

  男子勾起笑容,重新點了一杯咖啡後,繼續看著眼前不斷拿攪拌棒攪拌咖啡的少年。

  這裡是間咖啡廳。室內的木質地板給人復古的感覺;牆上的壁紙卻選暖色系,莫名的多了股溫馨感。兩人坐在靠窗的位置已經將近一個下午,除了有時服務生會送餐點過來之外,幾乎沒有半點聲響。

  「你的咖啡來了喔,不喝嗎?」男子停下滑手機的動作問。少年愣愣地接過咖啡,意思意思喝了幾口後,「哥,我們是不是該回家了?」

  「不喝咖啡了嗎?」見他點頭,男子寵溺地摸了一下他的頭後,起身往櫃檯走去。

  到底是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我應該要很喜歡哥哥這樣看我的、應該要很高興他只會這樣對我笑的。

  我是什麼時候變的?

  什麼時候產生「能不能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能不能不要用那雙漂亮的眼睛看我?」的想法的?少年斂下眼眸,胸口不禁隱隱作痛。

  那份愛太過深沉、太過濃烈,壓得自己快喘不過氣;卻由不得他說不。哥哥對他的好無疑是種溺愛,而對自己的照顧更是無微不至。然而,無條件的付出令他心生恐懼,不求回報的舉動更是令他顫慄不已。

  自己充其量只是個「負擔」。

  ——是個累贅。

  就因為身上流著一樣的血、就因為你是哥哥,只是這種理由就能讓你不顧一切嗎?

  不是,對吧?

  「若、小若?該走了喔。」我停止思考,哥哥已經結完帳站在我面前。

  正因為你是如此愛他……

  我點頭,接著邁開步伐——



  你有多愛我,就意味著你有多愛他。

  我似乎想錯了。那並不是沒有用盡全力,反而認真過頭了。但為什麼?胸口更痛了呢?

  我一直看著你的背影。你實在太過耀眼、太過遙不可及,我總是看著你漸行漸遠,高大挺拔的背影變得越來越小、越來越小……

  明明知道就算伸出手,也什麼都抓不到的。我還是這麼做了,只希望能夠前進那麼一點。
  ——我只希望你能夠偶爾回頭看看我、能夠偶爾對我感到驕傲。

  「總裁,這裡有份文件要您過目。」
  「放旁邊吧。」
  「是。」
  「另外,三天前給業升集團的期限已經到了。」他頓了頓,勾起了充滿寒意的笑容:「如果他們還不打算讓權的話也無所謂,有必要的話就全部毀掉。」
  「屬下明白,這部分已經叫人去處理了。」
  「很好,先下去忙你的事吧。」

  從咖啡廳回來後,哥哥還是老樣子繼續在家裡處理公司的事。因為我心情不好的關係,害哥哥翹了一整個下午的班。按常理來說應該是要忙得焦頭爛額的,但哥哥解決公文的速度快到根本不像人類。至於怎麼摧殘底下員工跟敵對關係的集團……自從我有次去旁聽哥哥談合作案後,我就發誓從今以後就算死也不要再跟去第二次。
  
  耶式集團囊括了許多中小企業,在業界的名聲不容小覷。由於耶瑟獨到的投資眼光和高超的生意手腕,讓他年僅十六歲就接任總裁位置。自他上任後,耶式集團的勢力以驚人的速度開始壯大。冷靜正確的判斷與領導能力更是受到高層們的高度肯定。

  哥哥是很厲害的,這點我再清楚不過了。哪怕我再努力,也不及他的半分。但這點令我更尊敬他,更希望有朝一日能夠獲得他的肯定。

  「小若,你待在這裡會不會無聊?要不要哥哥陪你出去走走?」

  書寫的聲音驟然停止,哥哥暫時放下了他戀戀不捨的公文山,抬起頭問我。每次只要看到哥哥那張俊俏又精緻的臉,我心裡總會有些不平衡。可惡!老天為什麼這麼不公平!腦袋好就算了,人還長得這麼帥,還要不要給其他人活啊!
  唉,哥哥不會明白我這種平凡人的痛苦的,還是不要再想了,越想越難過。

  「不用啦,哥你已經陪我一整個下午了,很夠了啦。而且你不是說電腦要更新,所以要檢查一下之前的程式需不需要一起更新嗎?」

  雖然還不及哥哥,但是我對我的腦袋還是有點自信的!公司電腦的保護程式跟一些改善機制都是我寫的。後續相關事宜當然要負責到底。但哥哥似乎沒有改變主意,還是維持剛才的姿勢一直盯著我看。
  其實我一直在想,如果哥哥對女生也能這麼溫柔,絕對沒幾個人能招架得住。但能讓哥哥溫柔對待的人除了我之外,已經不在了。

  『小瑟。』

  「真的嗎?」

  『全世界我只能信任你了,請你照顧好小若……』

  「真的。」我笑著回答。

  『我答應你,只要是你希望的。』

  我一定笑得很難看吧?

  哥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雖然你一直都對我很溫柔、雖然你總是對我露出溫暖的笑。但自從那天起,一切都不一樣了。

  你的笑容裡總是參雜著哀傷,我不知道該怎麼說那種感覺。

  哥哥,你已經沒有心了。



  一個人生命中,總會有個無法取代的存在。對我來說,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那就是你,哥哥。

  如果你還繼續用那雙充滿悲傷的眼神對我笑,我真的會受不了的。如果你堅持要這樣,我寧願你恨我。


  我記憶中的那雙手,很溫暖、很溫暖……就像展翅的天使──那是哥哥的手。

  『小若,不要哭了。是男人就要勇敢,努力站起來。』

  我很懦弱,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改變過。不喜歡面對問題,總是畏畏縮縮的。有次我不小心跌倒,我躺在地上哭鬧。很痛,膝蓋破皮了,我抬頭看著你。
  我伸出手,而你卻沒有要拉我的意思。當時的我不懂,你為什麼連這麼簡單的事都不願意幫我。

  『站起來。』

  你仍舊不為所動,只是站在那裏。我賭氣瞪你一眼,你依舊重複著那一句:『站起來。』

  我本想罵你小氣,然而在開口的前一秒停住了。哥哥深邃的瞳孔直勾勾地看著我,那張面無表情的精緻臉龐;在此刻我卻覺得溫暖。陽光灑落在哥哥的肩上,髮色有些淺的頭髮透著光,看起來格外耀眼。
  我愣愣地站起身,哥哥似乎笑了,用唇型對著我說:『做得好。』

  我好像失神了很久,被那個深邃的眼眸盯著看,有時真的會有種全世界他只容得下自己的錯覺。

  我總是摸不透哥哥的想法,但那個時候我看到了,他的瞳孔裡,有我。

  在這個世界每個人都是孤軍奮戰,唯有堅強才能帶來希望、唯有勇敢才能帶來成功。年幼的我不懂事間的險惡,只是自顧自地躲在哥哥的保護下。我以為在跌倒的剎那,我失去了那雙溫暖的手、失去了一個堅固的避風港。

  ——我以為失去了那個會在我難過時,摸我的頭笑著說:「沒關係」的哥哥。

  過了很多年後,我才知道,原來那雙手,我並不是失去。只是哥哥用了更適合的方式,給我力量。

  這是你教我的。全部都是。在我的心中,哥哥是無人能敵,永遠充滿自信的。那時的我並不懂,原來哥哥,也有無法失去的重要事物存在,是足以成為他活下去的重要信仰。

  那個時候,我第一次看到哥哥放聲大哭。

  『對不起、對不起……』

  哥哥當時哽咽的嗓音我仍記憶猶新,就好像有生以來建構的世界在瞬間崩毀了一樣。對哥哥來說就像地獄,對我亦是。

  「哥哥,過了這麼多年了,你還是透過我在懷念他嗎?」

  望著正低頭批閱公文的耶瑟,他若有似無地低語。

  懷念……父親。



  父親,我很愛您,您知道嗎?是您讓哥哥、讓我,誕生在這世界;也是您讓哥哥、讓我,眼眸裡永遠閃爍著悲傷。

  『對不起。』我在心裡這麼說,無法細數究竟這樣度過了多少個年頭。

  耶瑟,我最敬愛的兄長。我永遠欠他一句道歉、我的罪孽永遠無法償還。

  對不起──我說了無數次。

  『小瑟,慢點。跑這麼快會跌倒的喔!』
  『嘻嘻,爸爸難得有空陪我,人家高興嘛。』

  年幼的耶瑟跑著,還時不時回望身後的父親,深怕一不留神父親就消失在自己的視野中。

  『對不起,爸爸的工作總是很忙。』男子有些無奈,輕輕摸了寶貝兒子的頭。耶瑟呵呵笑著,小小的手掌抓著父親晃。

  『沒關係。』耶瑟直視男子美麗的灰色眼眸,那是他最喜歡的顏色,配在父親身上非常適合。他看著,漾起了最溫柔的笑靨。

  『爸爸所做的,一定是為我們好吧。只要是爸爸希望的,小瑟都會做到喔!』當時他並不明白,這句話所代表的意義有多沉重,只是順從自己的想法脫口而出。

  ——由自己創造的,無法擺脫的枷鎖。

  「哥哥。」
  「嗯?」
  「過了這麼久了,你還在想他嗎?」

  我忍不住這麼問,哥哥埋首公文的頭抬了起來,勾起了淺淺的笑容。

  「我覺得,我不該也不能忘記他。我的一切都是他給的,包括你、包括我自己。」

  我不是傻子,即使哥哥想要簡單帶過,我還是知道,他放不下。或許,永遠也放不下。


  『爸爸、爸爸……!』

  耶瑟倉皇地抓著男子的手,男子的襯衫已經殘破不堪,上頭血跡斑駁。耶瑟早顧不得那麼多,猛然抱住眼前的男人放聲痛哭。

  『爸爸在這、在……這裡、喔。』

  這個世界很殘酷,溫柔的人注定會被欺負、會被這個世界背叛。父親就是如此。被自己的員工背叛,甚至為了拉他下台而雇用人去滅口。

  『你們都沒事、真是……太好了、呢,小若、以後……就拜託了。』

  明明知道了出去只會是死路一條,卻還是為了確保心愛的孩子們平安而握住了死神的手嗎?小若知道嗎?知道自己的爸爸為了他因此而喪命嗎?

  『不要!要照顧你自己去照顧!』

  要不是覺得父親太久沒回來所以出來看看,是不是連自己的父親最後一面都見不到呢?可是他真的是這麼殘忍,會這樣不告而別的人嗎?這樣的人真的是總是溫柔摸著自己頭道歉「總是沒能陪在身邊」的父親嗎?

  「小瑟。」
  「不要!我不要!」

  男子看著耶瑟抗拒的模樣不禁苦笑了聲,他放柔語氣:『全世界我只能信任你了,請你照顧好小若……』

  ——『爸爸所做的,一定是為我們好吧。只要是爸爸希望的,小瑟都會做到喔!』

  耶瑟驀地憶起年幼的自己曾說過的話語,眼眶不禁濕潤起來。

  『我答應你,只要是你希望的。』
  『謝謝、被身為爸爸的我道謝……感覺、很奇怪……吧?我還想、拜託你一件事……』


  『哥哥,有找到爸爸嗎?』回到家後,耶若拉著耶瑟的衣角,怯怯問著。
  『有喔,找到了。』他捏捏弟弟的臉頰回答。
  『那爸爸呢?』
  『爸爸去了很遠的地方喔,可能要很久以後才會回來。小若要乖乖等爸爸回來喔!』見弟弟點頭,他看著耶若漂亮的灰色眼睛,又不自覺想起了父親。

  那年十五歲的他,失去了父親、失去了純真,他強迫自己要變得更強,至少不能讓父親的犧牲白費。他僅花了一年的時間就重振了父親的事業,甚至讓集團規模變得更加龐大。

  ——『不要告、訴小若,他還太小。請你、好好……照顧他。』

  父親,這樣的結局真的是你所希望的嗎?

  他憶起了那段話,哪怕死了也絕對不能忘記的。應該說,他有什麼資格忘呢?若不是因為自己、因為小若,父親就不會變成這樣了吧。耶瑟躺在房間裡,已經盯著看了許久的天花板忽地模糊起來。

  在那之後,家裡總是時不時聽見耶瑟哽咽的道歉聲,很久之後耶若才明白,父親永遠不會回來了,就像哥哥純真的笑容一樣。

  永遠不會了。



  一邊是最心愛的弟弟,一邊是敬愛的父親。要我去憎恨,不管怎麼說都是沒辦法的吧。

  「那哥,我就先不吵你工作了喔。」
  「咦、沒關係,其實現在已經差不多快結──」

  啊啊,跑掉了呢。小若永遠都是這樣,替人著想得太過火了啊。耶瑟坐在辦公桌前,眼前密密麻麻的公文已經處理得差不多。他揉揉有些疲憊的眼睛,順帶將略長的髮絲撥到後頭。明明已經沒事了,他還是心煩意亂。

  是不是,太過刻意了呢?明明知道不是的,每次看到小若的灰色眼睛,總是會忍不住想起那個人,再忍不住露出哀傷落寞的笑。這樣的我,真的有資格成為小若敬愛的兄長嗎?

  『哥,你其實很討厭我吧?』
  『什麼?』
  『自從爸爸過世後,你就不再對我笑了呢。我都知道喔,爸爸是因為我才會……』
  『不是!』

  萬般寵愛的弟弟突然說出這種話,當時真是嚇出一把冷汗呢。小若剛上高中時曾這麼說過。父親過世時小若只有十歲,而自己再怎麼成熟,充其量也只是個十五歲的高中生。就算在國中已經自學了許多公司業務方面的知識,被稱為天才的他還是努力了一年才成功重振父親的事業。

  小若難過的眼神直到現在他仍記憶猶新,從那個時候開始,就從「爸爸」變成「父親」了呢。你知道嗎?小若,真的真的不是你的錯喔。

  那並不是弟弟的錯——從來都不是。

  父親的死無法怪罪任何人,只能說他信任了錯誤的人,而導致自己走向毀滅。

  「阿佑。」
  「是總裁,有什麼事要交代嗎?」

  耶瑟看了眼所剩無幾的公文:「幫我查一下小若現在在哪,我想見他。」

  「可是小少爺說他有重要的事,不希望任何人去打……」
  「我有重要的事找他,非常重要。」
  「是,我知道了。」

  那年種下的因,應該要由自己來承擔。那個純真的耶瑟已經死了;然而那個愛著弟弟的耶瑟,從來沒有消失過。



  哪怕是這樣的我,也請讓我守護你的笑──現在,以及未來。

  是我害的。我是累贅,一直都是。

  『爸爸,這麼晚還要出門嗎?』
  『對啊,有些工作上的事。小若要乖乖等爸爸回來喔!』

  父親的手輕輕拍著我的頭,若我知道這是最後一次的話,不管要用什麼方法,我都不會讓他出去的。

  『哥哥,有找到爸爸嗎?』不知道為什麼,我很害怕。我很希望那都是自己想太多,爸爸當時出門的眼神什麼的、摸我頭的時候苦笑什麼的,全部全部,都是我想太多。
  『有喔,找到了。』哥哥捏了我的臉頰,可是這次我卻無法像平常那樣笑出來。
  『那爸爸呢?』
  『爸爸去了很遠的地方喔,可能要很久以後才會回來。小若要乖乖等爸爸回來喔!』

  哥哥你在騙我對吧?你的眼神已經變了喔。所以啊,果然是我害的對嗎?我已經記不得我用什麼表情面對哥哥,只是兩眼失神地一直點頭。真是太糟糕了,這樣的我,糟糕透頂。

  「小若?你很無聊嗎?要不要哥哥陪你出去走走?」
  「哥,這句話你不久前問過了。」
  「噢……對耶。」

  我抬頭,發現哥哥一直盯著我看。桌上的公文在不知不覺間全消失了,我在心裡感嘆了哥哥的強大。

  「我覺得我還是不要打擾哥哥工作比較好,我在這裡你總是不能專心。」
  「才沒有這回事!你看,公文不是都空了嗎?表示我現在很閒,絕對有時間陪——」
  「總裁,這疊公文麻煩您批閱一下,會計部那邊需要統計一下這期的預算。有點緊急要請您馬上處理。」

  阿佑哥搬了一大疊公文走進來,我好像聽到哥哥罵了一句髒話。

  「那哥,我就先不吵你工作了喔。」
  「咦、沒關係,其實現在已經差不多快結──」

  我無視哥哥的睜眼說瞎話,只跟阿佑哥說了句「別讓哥哥來找我」後就跑走了。

  我一直跑,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直到我的腳已經完全沒知覺才停下來。是說,這裡是哪?我抬頭看了一下,周圍雜草叢生,在四周一片綠的情況下,我找了一個看起來比較乾淨的位置躺下。

  『爸爸。』
  『嗯?』
  『你對哥哥是怎麼想的呢?』
  『小瑟啊,是個優秀到連我都覺得自己快被比下去的孩子呢。如果是小瑟的話,就算我早早讓他繼承我的位置,也絕對不用擔心的。』

  閉起眼,腦中浮現了以前跟父親交談時的畫面。從以前就是這樣,哥哥總是優秀到讓我感到害怕。隨著年齡增長,我們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是不是再這樣下去,大家就會忘記我這個人?我很害怕,一直以來都是。

  『小若。』

  哥哥對我很好,很喜歡對我笑、很喜歡摸我的頭。耶瑟就像一塊未經琢磨的鑽石,隨著時間變得越來越璀燦耀眼。我很喜歡這樣的他;卻同時害怕著這樣的強大。

  哥哥,我很愛你你知道嗎?就算我知道我可能永遠只能讓你保護、給你添麻煩,我還是很憧憬你。

  『爸爸會不會覺得我很麻煩呢?我沒有哥哥那麼聰明懂事,甚至還常常惹麻煩。』
  『怎麼會呢,不管是你也好、耶瑟也好,都是爸爸的寶貝喔。』

  口口聲聲嚷嚷著喜歡的我,卻曾經在心底忌妒著你呢,哥哥。你絕對不會知道的,你心愛的弟弟,內心是這麼醜陋不堪。

  『哥,你其實很討厭我吧?』
  『什麼?』
  『自從爸爸過世後,你就不再對我笑了呢。我都知道喔,爸爸是因為我才會……』
  『不是!』

  絕對是這樣的,自從父親叫我要乖乖等他回來之後,他就再也沒回來過。而哥哥的眼神也在那天之後變了,你是不是,也開始討厭我了呢?就算是心愛的弟弟、就算你再怎麼縱容我,也還是無法原諒的吧?

  「如果你能狠下心恨我,那該有多好?」

  哥哥,你愛的是我;卻也不是我。

  ——你絕對不會知道,你最心愛的弟弟,曾經那麼恨你。



  不論前方為何,我想和你一起,永永遠遠地走下去。

  我沒有辦法討厭他,我一直都很明白我做不到。只是總會有些不甘心,希望自己能力可以更好一點、長相能夠再出眾一點,是不是就能稍微接近哥哥一點?

  沒來由的,眼眶濕潤起來。我隨手抓起一旁的雜草,有些茫然地盯著它看。如果我能更加無憂無慮一點該有多好?就像一般的小孩那樣,什麼都不用煩惱。只可惜,只有這點我一點都不普通。

  「小若!」

  我的手被一把拉起,還來不及反應,就跌進一個溫暖的懷抱。該死,我忘記我的手機有被定位了!

  「哥哥我……」

  糟糕,我要怎麼解釋我為什麼會跑到這種鬼地方?散心?狗屁,連我自己都覺得這理由很扯。呃,不小心走到這裡然後不知道怎麼回去?唉算了,這理由要是說出來我恐怕再也別想單獨行動了。

  「不是你的錯。」
  「咦?」

  我茫然看向他,又是那個眼神──那個哀傷的眼神,又來了嗎?又想起父親了嗎?

  「你一定又在胡思亂想了吧,別想瞞我,你每次只要胡思亂想一定會迷路。我上次找到你是在墓園裡面,比起那次,這次算好了,至少這裡除了樹什麼也沒有,看起來還算正常。」
  「……」

  哥哥,我已經不想吐嘈你了,你的價值觀可不可以正常一點?

  「已經沒事了喔。」

  哥哥揚起嘴角,平時嚴肅的表情蕩然無存,看起來很溫暖。只是那樣的表情從來不屬於我,一直都……咦?

  『站起來。』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回憶有點模糊。但我很清楚記得,哥哥當時笑了,雖然很不明顯;卻一樣溫柔、一樣燦爛。

  『我覺得,我不該也不能忘記他。我的一切都是他給的,包括你、包括我自己。』

  是一樣的,哥哥的表情重疊了。我不禁顫抖,原來哥哥他一直、一直都……

  『哥,你其實很討厭我吧?』
  『什麼?』
  『自從爸爸過世後,你就不再對我笑了呢。我都知道喔,爸爸是因為我才會……』
  『不是!』

  他有些激動地對我吼著,我沒有看過那樣的哥哥。哥哥一直都很冷靜沉著,就連父親過世那時,也不曾露出那麼難過無措的表情。

  『你到底在胡說什麼!不管你是什麼樣子,永遠都是我最心愛的弟弟。』

  耶瑟看著我,眼神裡流露著說不出的堅定。我啞口無言,只是愣愣地盯著他看。

  「想哭就哭出來吧,我不會笑你的。不管你是什麼樣子,永遠都是我最心愛的弟弟。」
  「嗚啊啊啊啊!」

  那句話擊碎了理智,我倒在哥哥的胸膛裡哭了很久很久。對不起,原來您是這個意思。

  『爸爸。』
  『嗯?』
  『你對哥哥是怎麼想的呢?』
  『小瑟啊,是個優秀到連我都覺得自己快被比下去的孩子呢。如果是小瑟的話,就算我早早讓他繼承我的位置,也絕對不用擔心的。』
  『這樣啊,如果我再優秀一點的話,哥哥是不是也能多看我一眼呢?』
  『呵呵,小若,這些話可不能讓你哥哥聽到喔。他一定會很生氣的。』
  『咦、生氣?哥哥?』

  他並沒有回答,只是勾起一抹高深莫測的笑。

  爸爸,謝謝您。



  「您好,請問能耽誤您幾分鐘嗎?」
  「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的,對於被指派為耶式集團國外分公司的負責人,您現在心情如何呢?」
  「嗯,緊張興奮參半吧。這是很重要的任務,但我的兄長很相信我,他相信我一定能夠辦到。那麼,就一定不會有問題的。」
  「這樣啊,謝謝您的回答。」

  幾年後,哥哥問我願不願意幫忙他處理國外分公司的相關業務,一開始原本想拒絕的。

  『如果是小若的話,一定沒問題的,不要怕。就連我一開始坐上這個位置時,也很緊張害怕呢。』
  『咦、哥哥也會嗎?』
  『當然,面對從來沒做過的事不管是誰都會害怕的。所以不要擔心,如果是你的話,一定沒問題的。』

  哥哥給了我肯定的微笑,下一秒卻瞇起眼:『不過你一定要常常回來,不然我會丟下工作飛過去找你的。』

  『總裁!請您別開玩笑了!這裡還有很多公文要請您處理!』此話一出,旁邊隨即傳來阿佑哥崩潰的哀嚎聲。
  『不管!弟弟比較重要!』
  『……』

  我認真地盯著哥哥看,確定他真的不是在開玩笑之後,投降應了聲「好」,他的態度才軟了下來。


  「抱歉哥哥,時間拖得有點長,等很久了嗎?」
  「還好,又被記者纏住了嗎?」

  縱使過了好幾年,我們還是常來這間咖啡廳。進到室內,哥哥摘下墨鏡,露出漂亮的雙眼。

  「還是老樣子要加奶精嗎。」
  「當然,啊!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啦!加奶精有什麼不對!不然會很苦的啊!」
  「好啦,你高興就好。」

  咖啡來了之後,我喝了幾口,加了奶精之後味道不再那麼苦澀,還有股淡淡的清香。哥哥有時會抬頭看我,視線交會時會對著我笑。他的眼神沒有改變,都是那麼溫柔,讓我覺得我很傻,傻得徹底。

  哥哥,對不起。我覺得我欠了你不只一句對不起。所以我還是會繼續道歉下去。就請你繼續包容這樣的我吧,請你讓我繼續憧憬你!

  耶瑟,我最敬愛的兄長。他的心裡只會住一個人,那個人不會是我。我不想只待在他的心裡,我想要當能永遠伴他左右的那個人。

  哥哥,你愛的是我;卻也不是我。我已經不再是那個需要你保護的弟弟了,這一次,請讓我守護你。

  「咖啡要記得喝完喔,反正我們不趕時間,你慢慢喝。」
  「哥哥,你確定嗎?阿佑哥有說今天有很多急件喔。」
  「不要理他,和你一起喝咖啡比較重要。」

  我彷彿聽見阿佑哥的哀嚎聲,不過就這樣吧,這才是哥哥。很成熟穩重,偶爾還有點孩子氣。

  請認真地看著我。這一次,我會讓你漂亮的眼眸,清清楚楚地映上我。

  「哥哥,阿佑哥會哭喔。」
  「不要理他。」

  ——已經不再迷網的那個我。


  午安,這裡是凍結。時隔幾個月終於把這篇作品放上來了。這,不是BL(正色

  好啦,這麼說連我自己都有點懷疑了……但這個真的是親情喔!(

  其實不管是哪種感情,我覺得只要很強烈看起來都很像愛情。當時我在動筆的時候稍微想了一下,然後他們之間的關係真的很複雜……嗯。(
  在本文中沒有提到的是耶若跟父親長的很像,尤其是那個灰色的眼睛。所以可以睹眼思人(ㄍ

  對於本文一開始的引言「你愛的是我;卻也不是我」不知道各位有什麼想法?我自己的看法是,一個人會有很多面,好的不好的、想讓人知道的不想讓人知道的,當不好的一面浮現,會覺得驚慌,這是很正常的。尤其是面對自己重要的人時更是如此。

  耶若同時敬愛自己的兄長和父親;卻同時對他們有很深的心結。在他還小的時候不明白很多事情,但是他知道自己不小心忌妒了兄長,害怕他會掩蓋自己的「存在價值」。但是他很喜歡哥哥,就是因為太喜歡才忌妒,因為害怕太完美的哥哥對自己不屑一顧。所以他希望哥哥可以差一點,希望自己可以好一點,讓他們藉此更「接近」。
  矛盾的是他把哥哥視為「完美」;卻又希望他不要「太完美」。

  另外,扯個題外話,有人發現爸爸的稱謂一直變來變去嗎?

  最後,謝謝各位看完它,希望能給我一個感想喔:)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442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白髮控-戮劍心
嚇到
真的以為是bl
不過親情的形式很容易改變的 我覺得

10-05 23:59

凍結
鬧,的確拉。10-06 00:17

原、原來是親情嗎?對不起我把它當BL啃www
父子情深、兄弟手足超級美好,透過弟弟思念父親很正常,尤其是弟弟跟父親的外表有共同點時xD
所以那句“你愛的是我,卻也不是我。”,這邊的解釋是,哥哥同時愛著弟弟與父親,一邊是寵溺的愛、一邊是尊敬的愛,所以才說是親情xDD (但我還是當BL啃下去了 (滾
最後插個題外話,兩兄弟ㄉ母親呢www沒有人思念母親,母親QQ

10-15 10:03

凍結
噓(幹出去
我已經很難說服自己是親情了QQQQQQ
今天是小說合集賣的日子XD10-15 15:37
凍結
母親什麼才不重……(10-15 16:2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con8705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幫宣】十六夜小說合集宣... 後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那...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uroshiro????
放開~擼蛋會傷蛋~~握着我的抱枕~~♪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0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