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3 GP

第四章80 『粗糙的舌頭』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0-05 13:32:29│贊助:607│人氣:10195


────醒來的時候,臉頰上有著被某種粗糙的東西磨蹭的感覺。
當意識回到身上時,昴同時感受到的是侵襲全身的倦怠感。就像在血管中流動的不再是血液而是鉛水,讓人不禁這樣想地全身疲倦。
張口呼吸的同時,乾燥而黏膩的嘴唇登時撕裂,銳利的刺痛感混雜著血味沁入口中。就連唾液也乾涸的口腔內,刺痛的舌頭為了攝取血液中的水分而四處攪動著。
手腳遲鈍,腦袋也像是發燒般無法正常運轉。
連撐開眼皮的力氣都沒有,動了動沉重的眼球後總算睜開雙眼。
然後────
「……是妳啊。」
接收到彩色視覺的瞬間,映入昴眼中的不是閉眼時的黑,而是另一種漆黑的色彩。
呼出帶有動物獨有氣味的吐息,彷彿要安撫沉睡中的昴般,來回舔拭著自己的臉頰。
閃亮的漆黑身軀,纖細洗煉的的外型,銳利而招人喜愛的爬蟲類雙眸,如小刀般削肉如泥的尖齒────吐出艷紅的舌尖,來回舔試著臉頰的是昴的愛龍帕特拉修。
注意到昴已經清醒了以後,帕特拉修縮回舌頭坐下靜待指令。出奇靈巧的地龍,就這樣曲起膝蓋原地坐下。
與帕特拉修正面相視,昴注意到自己正伸直著雙腳靠在某個堅硬的東西上。轉過頭一看,背後是那似曾相識青苔叢生的石壁,看來是在墓室的入口附近。
「我記得自己是在墓室中……怎麼跑到外面來了……?」
根據之前的經驗,從夢之城醒來的時候按慣例都會回到墓室中才對。
當然,如果有人將失去意識的昴帶出去那就另當別論,而如今會進入墓室的,就只有愛蜜莉雅和加菲爾兩個人而已。
要說是其中一人把昴帶出去的,這樣想也未免太不現實了。
「話雖如此,也不覺得是我自己一個人爬出來的,到底是……」
────誰呢。話還沒說完,突然就響起另一個聲音。
從帕特拉修所在的方向遠遠傳來呼聲,一道奔馳的人影逐漸逼近,那個人不僅氣喘吁吁,一路上更是腳步踉蹌。
「喂────!帕、帕特拉修醬,等……等一下……!呼、呼……要是妳擅自跑掉的話,在下可就慘了……咦?」
看到帕特拉修後,一臉放心地停下腳步的灰髮青年────奧托。對帕特拉修鬆了一口氣的同時,看到一旁的昴而疑惑地歪起頭。
「這不是菜月先生嗎?這時候待在這種地方,是在做些什麼呢?」
「一看就知道吧,月光浴啊。你才是,這麼晚跑出來是想做什麼壞事嗎?視狀況而定,加菲爾也可能會殺出來的。」
「雖然不知道為何被認為是想做什麼壞事,這麼晚了在下還得滿頭大汗地跑來跑去,說起來也和菜月先生有關係呢。」
在奧托面前,昴一如往常用著俏皮的口吻掩飾自己的真心。聽到昴的調侃奧托聳了聳肩,哎呀呀地一邊感歎一邊搖著頭。
「跟我也有關係?」
「因為地龍的龍廄有些騷動而去巡視了一下,就發現帕特拉修不太安分。這是怎麼了嗎────該不會是因為關太久而累積壓力了吧────想著說不定是這個原因,如果放牠出來散個步的話……結果砰的,就像這樣了。」
雙手用力一拍,奧托挑著眼角看了一眼帕特拉修那高貴的側臉。可惜,帕特拉修毫不在意奧托的反應,只是專注地凝視著昴。
「完全不把在下放在眼裡啊,算了無所謂。總之,突然被撞飛以後在下就趕緊從龍廄追了出來。雖然也被撞得有點頭昏眼花,要是讓帕特拉修跑掉在下可就麻煩了,就這樣滿心焦急的到處尋找,結果追到這裡了。」
「跑到我身邊來,這點倒是令人安心。」
「嗯,確實如此。菜月先生,你之前有對帕特拉修下達過什麼指示嗎?」
「哪有這個時間啊。除了餵她吃飯以外,就沒多少露臉的機會了……」
「這麼說來,就是在替你擔心了。像這樣急躁地衝出來……」
「────」
擔心,奧托的嘀咕聲,讓昴一時說不出話。
────難道說
心中湧現一個想法,為了證明自己的猜想昴開始檢查自己的身體。然後發現了那個痕跡。
在上衣的右肩有著齒痕與唾液的痕跡,同時,昴的背部也有在泥土上拖行所留下的污漬。
「帕特拉修……」
「────」
圓潤的雙眸直視著昴。
靜候著主人指示的地龍,牠的身姿讓昴不禁為之屏息。
「將我從墓室帶出來的,是妳嗎?」
當然,帕特拉修不可能回答昴的問題。但昴在察覺到身上的污漬後便向地龍看去,隨即發現在帕特拉修那漆黑的肌膚上,也有著好幾道撕裂傷。
覆蓋著堅硬鱗片的地龍的肌膚,就算是動用武器,想要留下傷痕也不是件簡單的事。更何況那些傷口,在昴看來也似乎不是源自外力,而是從體內產生的。
突然間,想起一件事。
────這個墓室,對於沒有資格接受『試練』的存在會予以排除。
在寢室療養的羅茲瓦爾之所以滿身是傷,歸咎起來也是這個原因。一旦不具備資格的存在踏入此地,墓室便將視之為褻瀆者進而展露獠牙────也就是說。
「為了帶我出來,妳才受傷的嗎……」
「────」
「為什麼,要做這麼笨的事……我只是,醒來以後就會像平常那樣出來的,就這樣……就只是這樣而已。妳為什麼要這麼做呢,沒有必要冒著受傷的風險匆忙地將我帶出來吶……」
刻鑿在帕特拉修身上的裂傷,在漆黑的皮膚下方裸露出的鮮紅肌肉,從傷口的形狀隱約看得出是由某種銳利的東西所造成。汨汨流出的鮮血,那淒愴的身姿令人看著都心疼。
然而就算受了這麼重的傷,帕特拉修也要將昴從墓室帶出來────說白了,這實在是件毫無益處的事。
無法理解帕特拉修的本意,對著因此而垂下目光的昴,地龍的鼻子湊了上來。在連伸腳的力氣都沒有的昴的頸側,堅實而粗糙的觸感一次又一次地來回磨蹭。
言語無法溝通,偶爾也想過或許連意識的交流也是一廂情願,方方面面總是如此令人糾結的人龍關係。
「奧托」
「嗯,怎麼了嗎?看起來你們的氣氛挺不錯的樣子,如果打擾到你們的話在下先去四處轉轉……」
「帕特拉修她,救我的原因是什麼……幫我聽一下。」
有著『言靈加護』的奧托,可以和動物與昆蟲等迥異於人類的生物對話。當然,他也能夠與帕特拉修溝通。
帕特拉修對自己是怎麼想的,為什麼甘冒受傷的風險也要把昴帶出來────對於最重要的這件事,暫且先拋在腦後。
但是,對於昴的請求,奧托撇著嘴一副嫌惡的表情。
「說真的,完全不想這麼做啊,菜月先生。」
「別這麼說嘛,拜託了。」
「從帕特拉修的咕嚕聲來看,菜月先生,你該不會是進到這個『試練』────或者說墓室裡面了吧?從早上開始,在下就多少察覺到菜月先生也有接受『試練』的資格,這樣看起來應該是失敗了吧?」
「……啊啊,大概是吧。」
雖然在那場魔女們的聚會上受到過於強烈的衝擊,而讓昴的記憶有些朦朧,但昴記得自己在這一次的輪迴中,並沒有告訴任何人自己已經突破第一個『試練』這件事。只和加菲爾打過照面後,便開始了第二個『試練』,魔女的茶會。
雖然深受打擊的原因不僅僅是『試練』,但也沒打算去解釋這個誤會,昴聽完後點了點頭。
對著這樣的昴,奧托雙肩一垂,鬱悶地吐出刺耳的歎息聲。
「既然如此還不知道原因……你未免也太笨了,菜月先生。再加上在裡面遇上痛苦的事,結果讓愛龍擔心成這副模樣。因為帕特拉修醬的直覺很強,大概也察覺到菜月先生出了什麼事。就這樣把在下撞開後跑過來……傷痕纍纍也是,這些都是原因啊。」
「────」
和昴自己的想法一樣,奧托的說辭也引導到相同的結論。
截至這個部分昴都猜測得出來。問題是,帕特拉修為什麼要做到這種程度。這一點,雖然也希望奧托能夠打探一下────
「那個茫然的眼神是怎麼回事?難道你真的要我用言靈?」
「你說呢,我現在這種狀態還有心情開玩笑嗎?」
「如果是菜月先生的話,在下認為就算變成了爛抹布也有著開玩笑的氣概。就算是這種狀況,聽到菜月先生玩笑話的人還是會笑出來的。────難道說,你是真的搞不懂嗎?」
壓著嗓音的質問聲,昴在奧托的目光壓迫下無法做出反駁。
眼前這副光景簡直令人無法置信,奧托居高臨下地看著昴,那種眼神就像是真的把自己當成了笨蛋。到底是漏看了什麼重要的東西,昴埋頭苦思著。
但即使再怎麼想也是一頭霧水。昴一臉迷茫地緊皺著眉頭。在焦急的心情下不禁坐立不安,額頭更浮出滴滴汗水,但還是想不出更多原因了。
那副模樣讓奧托忍不住再歎息了一聲。
「在下的加護與菜月先生所想的不一樣,這並不是什麼萬能的東西。雖然可以溝通想法,但畢竟不是翻譯。對在下來說雖然能夠明確接收到想法,但如果要在下再傳達給別人的話,很難用言語表達出意思中的感情。」
「────」
「既然這樣就開始吧,看好了。雖然是沒什麼關係……真不知道這麼做有沒有意義呢。」
將嘮叨與不滿放在一旁,奧托勉強聽從了昴的請求。
走近依然用鼻子磨娑著昴的帕特拉修,奧托溫柔地撫摸著那漆黑的背脊。
『────』
奧托輕輕啟口,從喉嚨深處鳴響起高亢的長嘯聲。
人語所無法企及的境界,在『言靈的加護』發動的效果下,作為最適合與地龍的意志溝通的形式,將想法轉換為呼喊。
帕特拉修仰起龍首,以同樣的嘶鳴聲回應著奧托。聽聞響應,奧托再一次開口,就這樣交錯傳遞著嘶鳴聲。
「雖然是結束了……唔────果然要正確傳達意思的話用語言有點困難啊。因為表現情感的方式和人類不一樣,要怎麼說明只有在下能夠理解的內容呢……」
「真讓人焦急。求你了,快點告訴我。」
「原來你也會焦急啊……啊────這可真有點為難呢!話說回來,雖然要傳達這個讓我也覺得有點微妙。」
搔了搔頭髮,奧托幾次抬頭思索,又幾次低頭反覆思考,就在昴坐得不耐煩開始抖腳的時候,奧托吐了口氣。
「是吧,大概是這樣。那就這樣,大概,算是選了一句和意思比較接近的話。」
「啊啊……帕特拉修她,救我的原因是?」
「欸────哆,『那種事情,別讓我說出口啊』,除此之外就沒有了吧。」
「────啊?」
難為情地搔著臉頰的奧托,他那句話讓昴目瞪口呆。
雖然認為應該還有什麼話沒說完而就這樣等著,不過似乎是真的無話可說了。對著發楞中的昴,奧托他「所以啊」地繼續說著。
「帕特拉修醬牠說了『那種事情,別讓我說出口啊』。嘛,在下的意見就────是這樣了。」
「說出這樣的話……那到底是……」
「那到底也好,這到底也好,總之就是這些了。如果要在下補充意見的話,這種事情,不把話說清楚就想不明白嗎?就這樣了。」
看到昴的表情更加困惑,奧托伸出一根指頭後「要繼續補充嗎?」地作為開場白。
「當知道那個人陷入困境,坐立不安的那一刻選擇飛奔而出,即使會讓自己受傷也毫不畏懼地出手相救,直到清醒之前一直陪伴在身邊,看到那個人醒來後呼的鬆了一口氣,安心地笑了────對於這樣的舉動,你會怎麼想?無論是人類或是地龍,我認為都是一樣的。」
「啊────」
「這就是,帕特拉修醬為什麼會說『那種事情不必多說』的原因。都表現出這樣的態度了,還不明白的話也未免太過遲鈍了。真是幸福的傢伙啊。」
聽完奧托那令人驚訝的回答後,昴也多少察覺到自己愚笨的程度。
同時看了一下身邊的帕特拉修,地龍溫柔的眼神堅定不移地凝視著昴,彷彿注意到自己心境的變化,搖晃起修長的尾巴。
「────」
帕特拉修再次將鼻子湊上前,這一次昴伸出手,自然而然地撫摸著。
如岩石般剛硬的肌膚,輕柔撫摸的同時,昴發著顫抖的聲音。
「是、嗎……妳,喜歡著我嗎……」
「────」
「喜歡著,這樣的我,是嗎……」
咚的,有股心頭的悶塞感輕輕落下的感覺。
聽到昴的話語,帕特拉修嘶鳴了幾聲。或許是因為難為情吧,帕特拉修激動地用鼻子在昴的掌心來回磨蹭。感覺到皮膚彷彿被磨破而皺眉的同時,昴正想要開口說些什麼────
「喔,啊……」
「菜月先生?」
忽然間,灼熱的水分沿著昴的臉頰滾滾而下。
是淚水吧。在自主意識之外,有一股奔騰洶湧的感情已經滿溢出來。就算急忙伸手將淚水拭去,也來不及將這副窘態藏起來。奧托早就全都看到了。
「察覺到地龍的感情後竟然哭了,菜月先生……」
「不是……這個,才不是呢……只是,這個時機也未免選得太剛好了吧……可惡,偏偏選在我對這種事情還沒什麼實感的時候,還沒有心理準備的時候答案就這樣飛過來……」
正巧是自己最怯弱的時候,面對著適當其時的超展開,昴拚命忍受著心中泉湧而出的那股情感。
在魔女的茶會上,昴那時所說的『不想死』是發自真心的實話。守護著重要的人的同時,也渴求與重要的人攜手前進。
在此同時,自己所重視的人是否也認為自己有著被珍惜的價值,對這些難以自覺的感情,才剛發誓過要親自去確認。
這時出現在面前的,是帕特拉修無償的忠愛。
明明自己都還沒主動去確認就已經接收到這樣的響應,到底該如何是好。
昴正思考苦惱著,不知從何入手而抱頭思索的問題,清醒過來的同時帕特拉修便送來答案。
至少,當帕特拉修察覺到昴正身陷惡夢時,不顧受傷的風險也要將自己帶出來,給予自己這樣子的想法,對昴而言有著巨大的影響。
「沒想到,第一個教會我這件事情的竟然是妳呢。────謝謝妳,帕特拉修。」
作為那賦予自己的忠愛的響應,昴將情感灌注在掌心輕撫著帕特拉修。似乎對於自己的愛撫相當滿足,帕特拉修毅然挺直背脊站了起來。話又說回來,來回擺動的尾巴也早就悄悄表達出她愉悅的心情了。
「雖然說再一次確認了與帕特拉修醬的羈絆,菜月先生沒事吧?」
「啊啊,幫大忙了,謝謝。……沒事指的是?」
「這指的,當然是身體和腦袋了。裡頭的『試練』相當吃力吧?一副缺乏關愛到快要哭出來的模樣,愛蜜莉雅大人也是這個樣子呢。」
雖然揶揄的部分讓人不禁想反駁回去,不過被抓住的弱點沒有需要更正的地方,昴也就沒有再特別提及。取而代之地,從奧托低聲的話語中回想起愛蜜莉雅的樣子。
「要說輕鬆,確實一點也不輕鬆啊。不過,跟愛蜜莉雅所承受的相比,我這部分要好太多了。話雖如此,你也是一直在擔心我……難道說,你也喜歡我啊?」
「不要突然說些噁心死人的話啊!?搞什麼啊,缺乏關愛也要有個限度吧。也就只有帕特拉修醬會開心吧,對其他人說這種話只會讓人覺得不舒服啊?」
「不可以嗎?說實話,我現在正好陷入自我肯定與否的緊要關頭呢。就算再一個也好,也希望能多收到一些鼓勵自己的信息呢。」
「哎哎,哎哎,一如往常的口吻又回來了真是可喜可賀。……說穿了,在下只不過是考慮到今後的關係而擔心菜月先生而已,這部分還請不要誤會。」
對昴的怪誕舉止擺出一臉嫌惡的表情,兩手一攤後奧托這麼說著。
考慮關係,這樣聽起來確實像是擺架子的商業措辭,為了讓自己作為商人的立場涇渭分明,對他來說這也是必要的發言吧。
「之所以和菜月先生來往,也是為了要與梅札斯邊境伯維持良好的關係。一旦這個部分產生了變化,或者說只要在下遭受到人身安全的威脅,就會急急忙忙地溜之大吉喔。這一點還請謹記。」
說無情也確實是相當無情的發言,與其說是嚴厲,還不如說是為了讓彼此的關係保有默契的內容。果斷地說出這番話,像這樣充分展現出奧托的人格特質,這種事情雖然也沒少過。
「啊啊,是這樣沒錯。你是……不對。」
聽完奧托那充滿現實主義氣息的發言,正準備點個頭同意的昴,突然停下動作。
將他剛才那串開場白聽在耳裡後,突然有一股違和感掠過心頭。
立刻就回想起那個原因,「哈」地一聲,昴吐了口氣。
「……怎麼了嗎?」
「吶,我想起來了。啊啊,原來是這樣啊。」
對一臉訝異的奧托反覆點了點頭後,昴雙手托著後腦杓仰望起天空。
在這一輪以『聖域』為起點的迴圈中,昴有好幾次都是和奧托一起行動的。而對於每一次輪迴的過程,昴都盡收眼底。
所以說,昴所看見的奧托是────
「只要危及到自己的人身安全,就會急急忙忙地……嗎。」
「嗯嗯,自然是這樣。這是理所當然的啊。說到底在下本來就沒理由和菜月先生與其他人休戚與共呢。畢竟生命只有一次……」
「你是不會逃走的。」
「────欸」
對著以輕佻的口氣作出一副現實主義嘴臉的奧托,昴輕應了一聲。
然後昴雙眼直視著瞠目結舌的奧托,說了────
「────你是絕對不會,拋下我一個人逃走的,奧托。」
過去他為了救出被拘禁的昴,無畏地潛入到加菲爾隱密的監禁室。
然後在加菲爾獸化的威脅之下守護著昴,與村民們一起奮力抵抗的事。
雖然戴起壞人的面具說著冷酷的話語,但他並不是這樣的人,昴再清楚不過了。
所以,

「奧托。────因為你是,我的朋友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44060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21 篇留言

Ricky
頭香

10-05 13:33

GGmaster
一天兩篇!!!!

10-05 13:35

孤月
沒搶到 QQ

10-05 13:35

凪のあすから
一天最多就兩篇嗎??感謝翻譯組辛苦了

10-05 13:38

我有問題
今天真勤勉阿><

10-05 13:57

(╯°□°)╯
2篇 太棒了吧

10-05 14:42

瘋狂
不小心買了幾股帕特拉修醬的我是不是哪裡怪怪的XD

10-05 15:05

阿低普
太6了吧 我還以為巴哈壞掉 一天兩篇 !!!

10-05 15:16

Mickcy
地龍教LV UPUPUPUP! 奧托教蘊釀中(,,・ω・,,)

10-05 15:23

小觸尼
奧托股要升了∪・ω・∪

10-05 16:10

亞空
唯一能跟蕾姆並駕齊驅的果然只有帕特拉修啊~

然後真的一堆人畫幾可亂真的第四章偽動畫圖啊

總之翻譯辛苦了

10-05 16:20

阿葆
感謝翻譯~

10-05 16:28

dragon0427
第一句...我污了

10-05 16:45

夏娜
太基了吧...這兩個男人

10-05 19:45

無關霜月
現在入股帕特拉修 來的急嗎?

10-05 23:32

文海
帕特娘呢w

10-06 00:06

MilieMie
地龍股要上漲了嗎!?

10-06 18:41

腰オジサン
這圖真神了……

10-06 21:26

lifeagain
............地龍股都出來了......恐怕哪天 小丑伯爵股都能買了

10-20 17:38

異思者
小丑伯爵的股已經被預訂走了,被誰訂走看下去就知道了

10-29 21:05

elle10368
圖片還不錯[e34] 雖然眼睛眉毛部分不太像 所以有察覺到不是插圖 還以為是動畫的崩壞(沒看過動畫) 另外這次昴終於不會一味的追求合理了 有把過往經驗裡的合情也考慮進去 而得出答案 雖然不一定完全正確 但是這種答案絕對昰更加正面更積極的 在沒辦法下定論之前(這次的輪迴裡奧托會怎麼做還不知道)本來就該先選擇相信對方 不然在還沒做之前就考慮還沒發生的令人害怕的背叛豈不是可笑

11-20 20:2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3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幕間 『賓客散去』... 後一篇:第四章81 『光明』...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ca881690大家
帶種就進來我小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2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